分享

【潤雅】Heartquake

 精靈。
 是用來形容你的辭彙。
 你總會漾著單純的微笑伸手撫過我的眉,說
 潤你不可以皺眉。
 我反拉住你的手,將他包覆在掌心裡,
 那你告訴我,你不會離開我。
 你帶著笑卻沉默了下來,那雙溫熱的手卻也漸漸的越來越冰冷。 
* 
 我很快樂喔。
 精靈持著燦爛的笑容拉開窗簾說,我緊盯著他默默不語。
 潤不想知道我為什麼快樂嗎?
 陽光灑在他的半個撤臉上,一半光明一半黑暗。
 那是因為我只有你了喔。
 此時門鈴的聲音響了,精靈對我微微一笑。
 松潤路上要小心。 
 桌上擺著一個相框,相片裡的五個孩子真誠的笑,
 但一個一個,都接連的消失了…
 相葉已經記不起照片裡的孩子分別叫什麼名字,
 他只知道站在自己身邊笑的很開心的男孩叫做松本潤,
 回頭望著門口,相葉嘴邊泛起了一個絕美卻悽涼的笑容。 
* 
 雅紀他,還是只記得我。
 在這世界上,他只記得我,
 沒有我,他不能吃飯、不能喝水、不能睡覺、不能生活,
 甚至不能微笑。
 他爸媽恨我;櫻井二宮大野不能諒解我;雅紀的好友們唾棄我;
 他們說,是我讓雅紀陷入絕盡裡。
 還記得櫻井離去時說過,其實你想毀了他對吧?
 還記得二宮離開我時說過,你是真的愛他嗎?
 還記得大野離去時說過,松潤,你好自為之吧。 
 全部的人都說是我做錯了。對,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對雅紀的愛,是一種接近犯罪的愛,但那就不是愛了嗎? 
* 
 一搓搓髮絲自臉頰上滑落,為白色地板上染上了些許褐色,
 眼睛瞇了起來,一雙冰涼的手握住了他的後頸,從喉結順滑到鎖骨…
 睜開眼睛,和眼前的人對望,眨動著眼睫毛,照慣例對他微笑。 
 潤又要像那晚那樣對我了嗎?
 他的手滑進了他的衣服裡,依然是冰涼的觸感,那雙手上還黏有尚未撥乾淨的自己的頭髮,
 當他的手撫過他的褲檔隔著牛仔褲或搓或摸的磨蹭時,身體躁熱了起來,很誠實的貼近了他一些。
 松本卻在此時縮回手推開了他。
 雅紀的臉好紅喔…
 被他這麼一說相葉的臉更是變本加厲的燒燙了起來。
 你其實一點都不喜歡我這樣對你吧?…
 松本的聲音在相葉的耳邊翁翁作響,他看著松本笑,低下頭將他的手拉往自己的腹部…
 我、我…我很喜歡的。
 解開了自己的鈕扣跟拉鍊,相葉眨著一雙期盼的眼睛看著松本,他卻遙頭。
 雅紀是真的想要嗎?
 相葉臉頰泛紅大大的點頭,松本抽回被他握著手,相葉臉上的表情像是抓空了什麼似的不安。
 那麼,告訴我,這幾個人的名字。  
 在相葉眼前的那張照片,有五個男孩,裡面有自己還有松本…還有……
 相葉抬頭有些無助的看著松本,不懂,為什麼他要問這個。
 說呀,雅紀。
 松本淡淡的說,將相框"啪"一聲擱在桌子上,伸手將坐在椅子上的相葉拉進自己懷中,
 他似乎嚇到了,臉上表情盡是無辜,一手扶住他的腰,另一手牽制住他的後頸,狠狠的,吻上。
 唔…潤…。
 相葉軟軟的聲音很細微,松本將他反壓在桌子上,塑膠杯跟文件夾應聲掉落,
 沒有人注意到,他們所有的心神都只沉浸在那個吻還有對方身上。
 松本退開了些,相葉紅腫著唇喘著氣,他皺起眉頭。
 雅紀,回答我,那幾個人的名字…。
 潤…我、我不知道。
 松本咬著下唇。
 雅紀,你不能不知道。  
 是我,是我害你遺忘了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原本的生活…
 那天,不該因為喝酒就那樣粗暴的強要了你。
 那一定傷害了你,因為自那之後,你就只記得我,急躁的想要我,
 雖然對我露出熟悉的微笑,卻時常一個人呆呆的直視前方,
 我將你牽制住,關在自己身邊,卻怎麼也無法安心。 
 相葉伸手撫摸松本的臉頰,大拇指輕觸他的唇,帶著甜美的微笑…
 潤,是最重要的,只有你能這樣對我,只有你……能這樣對我…只有你…這樣……對我……
 相葉低喃,眼神渙散,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徬徨著,松本拳頭緊握,指甲掐進肉裡,卻不感覺到痛。
 說吧,雅紀,不要再逃避了,記起他們,然後到他們身邊去,離開我。
 相葉忽然低笑了起來,他伸手勾住松本的下巴,一點一點的輕啄他的唇,不帶半分色情或者慾望,淡淡的像在對他說話,說什麼松本並不清楚,眼眶是熱的卻始終沒有水氣。
 你在說什麼?潤…我只認識你,我是你的。
 相葉緊緊的擁住他,緊緊的,像是要將他整個人融入身體裡那般,令他難以呼吸。
 別這樣,別再這樣了雅紀……
 輕緩的說,再度拉開他,轉身,一雙纖細的手握了過來,看起來虛弱卻充滿了力量。
 太奸詐了,潤…你太奸詐了…
 話語中帶著濃濃的鼻音,相葉吸著鼻子,松本始終沒有勇氣轉頭看他。 
 那天……你對我做的一切我都沒有忘記喔…一點都不溫柔,殘暴,不帶有一絲的憐憫…我是你的玩物吧,就算我懇求你,你也不放過我…我是你的玩物吧,我很疼很痛…我不要當你的玩物…我要把你綁在我身邊,永遠…… 
 相葉說著,將眼淚忍回眼睛裡,鼻子塞住了卻吸得到淚水的味道,
 不想哭的好似很可憐,那是身為男人最後的自尊了。 
 毫無預警,松本壓下他,粗魯的吻著他的唇,甚至咬破他的下嘴唇,淡淡的血腥味溶在彼此的嘴巴裡,相葉痛的想閃躲,松本卻咬住了他的頸子,在那上頭留下齒痕…
 好痛…。
 這感覺深深烙印在心底,層層的回憶浮現,相葉一陣的暈眩,忽然聽到衣服被撕開的聲音,胸前一涼…相葉倒抽了一口氣…
 等等,潤……等…
 松本的耳朵像是聽不到任何話語了,他恣意的動作,不管相葉的驚慌,將他一件一件剝光。 
 那天潤身上有香水的味道,卻無法掩蓋那濃郁的酒氣,
 潤的眼神比平常還要鋒利,他的黑眸裡映著自己驚慌的模樣,
 本能的想逃卻被一雙大掌拉了回來,潤抽出了他繫在腰際上的皮帶將他綁在床頭,
 動彈不得,只能任由他恣意妄為… 
 眼中的場景從回憶變回現實,他的手被拉起,再度被綁在這張熟悉的床上,
 潤的眸子依然殘酷的深不見底。
 不要…潤…不要…
 只能低頭如此低喃,咬住唇將眼淚忍下。 
 那時他沒有放過他呢,現在也不會吧…只是希望,一點點也好,能被溫柔而有愛的對待。
 松本湊近相葉時,他緊緊的將眼睛閉上了,事實上從那以後松本就沒主動碰過他了,
 都是他單分面微弱的在索取,松本只會帶著分不清是疼惜還是哀傷的表情望著他,
 松本現在的每個動作都讓相葉緊張。 
 不要怕。
 松本在他耳邊說,磁性的語調中帶著滿溢的溫柔。
 雅紀,告訴我,那些人的名字,我就將你鬆開。
 他的唇輕觸他的臉頰,相葉才緩緩的將眼睛睜開,他看到的是松本的微笑。
 相葉的胸口像卡了什麼東西似的,盤旋在胸口散不開也嚥不下,他聽到自己顫抖的聲音…
 櫻井……翔。 
 松本的眸子暗了些,事實上聽到他這個名字從他嘴巴裡吐出,一陣痛意在心裡翻攪。
 繼續說,雅紀。
 松本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將他全裸的上半身包住,然後再緊緊的抱住了他,聽著他繁亂的心跳聲。
 二、二宮…和也…
 相葉一邊說一邊眨著眼睛看著松本,他的體溫很暖很暖。
 松本將他抱的更緊更緊了些,相葉猶豫著該不該繼續說的時候,松本抬頭輕啄他的唇,笑道
 繼續阿,雅紀。
 相葉低頭,他覺得嘴巴漸漸的乾燥了起來。
 大野…… 
 智。
 這個名字被松本含進嘴巴裡,用舌尖抹去,雖然他沒能說出口,但松本知道,已經足夠了。
 當皮帶被松本拆掉的同時,相葉將松本壓下,松本看著上方的相葉,他的臉蛋雖小五官卻精緻,
 笑容總是那麼美那麼燦爛。 
 潤…我、我……該怎麼做?
 相葉的眼淚滴在他嘴唇上,用舌頭舔掉嚐得到鹹味。
 他溫柔的伸手將他的眼淚抹去,然後將相葉推開,他將外套批在他身上,
 相葉抬起頭望著他,哭泣使他眼睛紅腫。
 離開我,去他們那裡吧,相葉。 
 你是我的精靈。
 永遠都是。
 但是,我曾經傷害過你,他們也都說我無法好好愛你。 
 相葉的身體軟軟的,看著他的眼神好可憐,像隻被遺棄的小狗,
 他刻意不去理會只是抓過放置在床邊的襯衫替他套上,扣好釦子,
 替他穿上內褲拉回牛仔褲,相葉只是看著松本,沒有一絲的抵抗和話語。 
 我會有一個禮拜都不在這裡,把你的東西整理好都帶走吧。
 話落,下床,轉身,關門。 
 屋子裡很安靜。
 相葉坐在床上坐了好久好久,將袖子湊到鼻間,那是潤的味道…
 他身上充滿了潤的味道。 
 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潤佔有他以後卻不要他。
 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潤佔有他的心之後叫他滾蛋。
 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有一天自己身上會聞不到潤的味道,而他會漸漸忘紀那份混雜的痛楚。 
* 
 松本去流浪了。
 他決定短暫的離開那裡一個禮拜,希望盡快能夠忘記相葉,心情能豁然開朗。 
 欸,你有在賣嗎?
 松本看著眼前的男子,他抽著煙,他說他叫赤西仁。
 喔,有呀。
 輕挑的笑,他將男子嘴上的煙放在自己唇上。 
 知道嗎?
 這叫贖罪喔,雅紀。 
* 
 顧家。
 是相葉常常做的事情。
 他可以隨意的翻著他的衣櫃、他的冰箱、他的抽屜,
 可是,明明就沒有什麼是他相葉雅紀的東西呀,因為他的東西就是潤的東西,
 那是帶不走的。 
 相葉像是忽然發現什麼似的眨眼,爾後他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  
 宿醉。
 松本撫著微疼的頭開了家門。
 屋子裡是暗的,就算現在已經夜半也沒有燈火。
 那當然,因為相葉已經走了。 
 遙遙晃晃的摸黑走到了餐桌,想倒水,但眼睛很花很霧,
 無法測量物體的距離,因此放在桌上的杯子他摸空了二、三次。
 靠,真煩!
 踹了下桌角,跟一只杯子生氣的自己也真的很靠很煩! 
 松潤不要生氣。
 黑暗裡,分不出是幻覺還是什麼…
 松潤想喝水對吧?
 唇被一雙濕潤的吻侵占,白開水裡混雜著甜蜜的氣味,將水嚥下,他緩緩的睜開眼睛。
 雅紀……?
 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確信他不是幻覺。
 松潤,怎麼辦?
 松本想移動去開燈,卻被身邊的人抱住。
 雅紀?
 他在笑,用他黏膩的嗓音。
 潤,怎麼辦?……我沒有東西……可以帶走。 
 松本內心裡卡著東西忽然崩塌了,不斷的有種暖意流過。
 可是雅紀…我…這樣對你……
 相葉搖頭,但感覺卻像是寵物在摩蹭主人的胸膛。
 以後,對我溫柔一點……好不好?不要讓我憶起那天的事…就好。
 松本將他抱緊,聞著他的髮香。
 真的不要緊嗎?真的可以嗎?  
 潤知道嗎?我沒辦法和自己不喜歡的人做愛,我會想死的。
 但是如果是你,我只會難過你不夠愛我,不夠疼惜我。
 忘記他們,是我想讓你更愛我的證據…
 那不是逞罰唷。 
 心臟跳動的厲害。
 松本是,相葉也是。 
 如果我又喝酒,又對你……怎麼辦?
 松本的問題,相葉沒有回答,只是再度給他一個吻。 
 那麼,我也沒辦法,誰叫我這麼喜歡你。
 松本從那個吻中聽到了回答,他欣喜的將他襯衫的鈕扣給解開了。 
END 
 沁曰" 
   1.殘暴的過程敝人懶的寫,應該有含有SM的鏡頭請自個想像,把你腦中最不堪的●虐待給他套進去就是了!(踹)
   2.松潤喝酒有這麼可怕?酒精真是我文章裡的好朋友,愛用梗。
   3.這文說穿了就是相葉埋怨松潤不夠溫柔把第一次的小雅紀給嚇到有陰影卻還是想要這樣(大綱?)
   4.雅記遺忘三隻是不想讓他們出場卻要有點虐的作用,我只是還是想表現團員愛(茶)
   5.Heartquake,心臟跳動的意思。
   6.全文嘗試用沒有對話框的方式去寫,如不懂錯亂請告知,我替你解釋XDD
   7.這是篇MV式小說。一邊聽這首歌,一邊打的文,很好聽,
     簡單來說,如果他有MV我想拍成這樣的一個故事!XDDDD
   8.以上,ENDˇ 
 0702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