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三十五)

 你們聽得到我的呼喚嗎?
 如果有一天聽不到了怎麼辦? 
 躺在大床上,偏頭看著緊緊抱著我的二宮君,
 他抓著我的襯衫的那雙手好用力,像是要把什麼東西給折斷那樣,
 看著二宮君的臉龐我忽然強烈的希望他能永遠都不要睜開眼睛,
 害怕再度睜開眼時他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忽然,二宮君的眼皮動了,緊抓著我的那雙手卻沒有鬆開,
 我得承認我有點緊張,不知道為什麼心臟不停的狂跳著,不過就是二宮君要把眼睛睜開而已。
 低頭,他張著黑眸直盯著我,我並沒有閃躲只是給他一個微笑。 
 「早阿,二宮君!」 
 聽到我的話,他的眼神變的朦朧,他放開緊抓著我的手揉揉眼睛。
 「……是啦,我是記得你進門了。」二宮君打了個哈欠,眼角泛出了點淚。
 「但後來呢?為什麼我們會睡在一起?」
 「這個麻……」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二宮君的問題,轉轉眼球我對著他笑道…
 「二宮君是不是常常會遺忘什麼呢?」
 二宮的臉正對著我,沒有多遠的距離,面無表情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忽然他爬起身道
 「你不先去用浴室的話那我就去嘍?」
 「……喔,好。」 
 我依然躺在床上看著二宮君起身,走到浴室裡,進門給關上。
 然後我又陷入納悶裡了。
 二宮君知道自己是有問題的,卻始終沒有去面對他,甚至不想去理會他,
 就只是因為麻煩嗎?
 而那個曾經傷害二宮君的人又是誰呢?
 為什麼他會不記得他了?
 二宮君的從前到底怎麼了? 
 眾多的問號使我的頭又毫無預警的痛了起來,我爬起身,順道將床旁邊的小燈給關上。
 小燈旁雜亂無章的堆滿了一堆的書籍,二宮君睡覺前有看書的習慣嗎?
 忽然我瞄到了埋在一堆書本下露出一截的紅色封面書籍,
 不知道為什麼那顏色總使我感到眼熟,我將那本書抽出,
 當看到書名時我都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將那本書打開從裡面掉出了一個東西… 
 「相葉,換你了。」
 我慌張的將那本書放回原位,二宮君一臉狐疑的望過來。
 「怎麼了?」
 「喔…沒、沒有……」
 「既然沒有那趕快梳洗換衣服阿,我可是不會等你的!」
 「喔,好啦……」 
 走到浴廁前頭,我背對著正在換衣服的二宮君,手觸上了浴廁的門把,
 我發現我的手居然無法使力,於是我只是一直站在那裡盯著浴廁的門,
 垂下頭,我的腦袋頓時變的一片空白…
 也許是站的太久了,二宮君忽然一把將我拉過,皺著眉頭大喊… 
 「喂~你到底是───」 
 當二宮君的手接觸到我時,我下意識的一把將他推開,
 他明顯是被嚇到的表情喚回了我所有的力量跟思緒,打開浴廁的門我躲了進去,
 很安靜,無論是浴廁裡面還是外面都一樣,早晨的鳥鳴只是使我的腦袋更加混亂而已。 
 蹲下身,我拼命的在想,其實那也沒有什麼吧,也許是巧合?
 那也不過就是一本在他家書櫃裡也有從來沒被他看完,叫做《解離症》的書,
 還有裡面夾著一張從翔君那裡拿到的一模一樣的泛黃相片,上頭的二個孩子臉孔也變的模糊,
 但其中一個孩子的臉上除了模糊外,還佈滿了像是被針狠狠刺過的小洞……  
 這二樣東西的存在,使我無法相信這是巧合,
 腦袋裡的訊息是那麼直接的告訴我…
 『二宮君就是給你那本書的人。』
 『他就是寫上紀念‧再見‧MASAKI的人。』
 『而搞不好一直以來傷害著他的那個人,就是你。』 
 老實說,這個想法讓我想吐,而且完全沒有道理,
 我對那張照片一點印象都沒有,再說我跟二宮君小時後怎麼可能會認識?
 更何況我也沒有在那裡拍過什麼照片的記憶……
 看樣子,應該還是要由照片來著手吧?但為什麼擁有這張照片的人是翔君呢?
 二宮君應該不認識翔君的…
 姑且不論照片的話,現在至少可以肯定的是…… 
 二宮君就是在我抽屜裡放那本《解離症》的人吧?
 而我至今都還記得二宮君那時對我說過的話,他說…
 『送你這個東西的人是不是有病?你要小心一點比較好。』
 小心一點?那又是…什麼意思呢? 
 轉開水龍頭,水嘩啦啦的流,那聲音使我感到鬱悶。
 我希望二宮君能獲得幸福,也希望能夠治癒他,
 但是現在,我居然開始懷疑二宮君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了。 
 * 
 沁曰"
   才1514個字,已經耗掉了我很多的精神力!
   打這篇精神要很集中呢,很怕打錯會有什麼影響到後面的地方,
   算是有點進展了?(笑)
   如果打到8月這個故事就滿半年了,到目前為止總共有七萬多字, 
   如果要完結大概真的要破十萬了吧(摸) 
 ‧夜澄沁‧   0627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