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禁】查號台與寂寞病 (番外) H

 小山微微的偏頭看著手越手中的東西。
 「你在看什麼?」
 手越將手裡的東西快速的蓋上,問了一個毫無相關的問題。
 「小慶你多久沒整理過房間?」 
 小山愣了一下,想。 
 「我的房間都是成亮整理的,怎麼了?」 
 手越點點頭。
 「因為我幫你整理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個。」
 他將手中的東西晃了晃,小山想抓住卻被手越更快速的閃躲開,他調皮的笑著。
 「我不讓你看。」
 小山嘟起嘴,嘗試性的想去捉,卻總是被閃躲開來,最後他不耐煩的壓制住手越,
 他跨坐在他身上笑著。 
 「這樣你就不能動了吧?」
 「小慶好奸詐,用身高跟體重壓我。」
 「我也只有這二樣贏你阿。」
 「不管,小慶好奸詐!」
 「喂~」 
 手越掙扎著想起身,但被小山身體壓住的手越怎麼可能敵得過他,
 在手越亂扭亂動的催化下,就算是隔著牛仔布料怎麼樣還是有感覺的,
 小山只得紅著臉將他的腰定住。 
 「我說你阿,不要亂動行不行?」
 「嗯?可是不亂動怎麼讓你起來麻。」
 「那不然你把那個東西拿給我看我就起來?」
 「不要。」 
 話落,手越又開始掙扎,於是小山臉色變的更難看。 
 「你再這樣下去我真的不能保證我忍得了。」
 「忍什麼?」  
 很好,這傢伙完全忘記他前幾個禮拜說的話。
 他嘴角上的傷因為還沒完全好,所以手越跟他說這幾個禮拜他都不能碰他。
 『可是…我只有嘴巴受傷,其他部位好好的阿。』
 這真的是小山慶一郎很下意識的想法,就這麼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了。
 『不行,你沒有前戲,我會更痛的。』上次那種疼可是讓他刻骨銘心呢。
 於是小山紅著臉無話可說。 
 其實他的嘴傷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最起碼給愛人一個親吻這還做得到,
 於是他低身堵住手越的唇,手越像是瞬間沒了力氣,所有的掙扎都停下了,
 小山心想,果然還是得用這招吧,否則他一輩子都贏不了這個鬼靈精怪的傢伙。 
 這一吻完全勾起小山幾個禮拜來忍下的慾望,他忍得痛苦沒有人知道,
 尤其手越時不時就露出好燦爛好可愛的笑容誘惑他,香香軟軟的身體也總會很自然的向他靠去,
 每每這時候他都很後悔,當時到底為什麼要讓錦戶前輩打著玩。 
 難分難捨的吻分開,包圍著二個人的熱氣讓他們體溫快速升高,
 眼中都映著彼此的影子,小山終於挫敗的道… 
 「對不起。」
 「什麼?」
 「我必須失約了。」 
 不等手越反應,小山再度封住他的唇,手也沒閒著,很快的將他的鈕扣一個個解開,
 唇舌交纏讓手越沒了想法,他覺得好熱好熱,於是他也開始動手脫小山的衣服,
 黝黑的胸膛顯現在他眼前,小山雖然看起來單薄,其實藏在衣服底下的胸膛是很結實的,
 沒有半點多餘的墜肉,脖子上垂掛著的項鍊跟自己是一對的,就在他看的入神時,
 胸前一涼,他的衣服也被扔掉,相對於小山的黝黑結實,
 手越白皙粉嫩的有如少女的肌膚形成一幅美麗的景象。 
 「祐也…你好美!」
 說完,從他的眉毛開始往下吻,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子軟嫩的嘴唇,
 他吻他的頸、鎖骨、更往下含住胸前尖挺脆弱的胚蕾,突來的快感衝擊著手越,
 無法壓抑的呻吟從口中溢出,他咬住下唇忍著,但小山的吻卻往更隱密的地帶探去… 
 「啊…慶、那、那裡…不、不行…唔…」
 咬著的嘴唇因為過於大力都要泛出血了,小山的手憐惜的撫上他的唇。
 「祐也…別忍著。」 
 在那一瞬間,他將自己埋入他體內,一陣撕裂的疼襲向手越,
 他緊緊的抓住小山的肩背,小山不敢亂動就這麼在他體內停著,等他漸漸放鬆,
 撫掉手越臉頰上的汗水,聞著手越身上甜甜的香味,他吻住他泛紅的下唇… 
 「祐也…對不起。」
 從他們相愛開始,他就不停的在跟他道歉,
 叫法從手越小手一直演變到祐也,這中間傷害了多少人,
 讓他傷了多少的心,他又道了多少的歉,這艱辛的一切只讓他覺得,
 能夠這麼抱著他吻著他擁有他,那是一種幸福。 
 身下的人似乎開始放鬆,痛意漸漸不再那麼強烈,演變成一種慾望,
 他還想要更多更多,手越微微扭動,發現小山臉頰邊滑下更多汗水,
 他更加不安分的動了下,小山悶哼了聲,小山反應這麼有趣於是手越便挪了下身子,
 這個動作使讓他們結合的更加深入,小山滿頭大汗看著身下惡魔般的人兒,
 想要他的慾望雖然強烈卻深怕會弄疼他,所以他還是忍著喘著氣開口了… 
 「你……確定沒事了?」 
 回應他的是一個熱情火燙的深吻。
 小山的理智斷線,他開始在他體內加速衝刺,將他們融入的更深更沉…
 藉著這一次次的結合,感受到彼此之間不可分離的愛意跟牽絆,
 二人的喘息聲將這個美麗的夜晚點綴的更美更漫長了。 
 好痛。
 好痛。
 嗚…小慶,好痛吶。 
 手越拉住小山的衣服晃著,但這一動讓他好不容停下的淚水又氾濫了。
 小山將他擁在懷裡,無挫的猛抽面紙,笨拙的擦掉他臉上的淚水。 
 「很痛嗎?真的很痛嗎?」
 「嗯,當然痛阿…不然你試試看。」
 「試?」
 「對呀,小慶,總是我在下面痛著,很不公平耶!」
 「……我想到我有買果汁耶,我拿來給你…」
 「小慶不准離開床,不然我永遠都不理你了!」 
 這個嚴重的警告讓小山快速回到他身邊,唉唷…他知道下面的人都會比較痛,
 可是……好吧,為了祐也他什麼都願意! 
 「那…好吧,我讓你在上面,可是只有今天。」
 「今天?」手越大喊出聲,「你一整個晚上沒讓我休息,我怎麼可能還能對你怎麼樣麻…」
 不公平、不公平,他要堅決抗議!
 小山露出隱隱一笑,然後假裝很失望的道。「那就沒辦法了,好可惜唷!」 
 他什麼都可以贏小慶,腦袋總是動的比小慶還快,可以堵的小慶無話可說,
 就只有在床上的時候他贏不了他,不管是力氣、身高、體重都讓他無法輕易壓下他,
 要壓他的唯一可能,就是小慶肯乖乖就範,可是…… 
 手越嘟起嘴,盤著胸賭氣的瞪著前方。 
 「祐也……你肚子餓不餓?還是你想喝水?還是──」
 「我想要你在下面……」
 「咳咳…祐、祐也……」 
 小山看著手越扁著嘴的模樣不禁嘆了口氣。 
 「祐也……」
 「…………。」
 「祐也…小祐?」
 聽到小祐這個暱稱,手越將視線移到他臉上,但一接觸到他閃閃發亮的期待眼神就立即別過頭。
 小山的臉沉了下來。  
 「好啦好啦,我輸了好不好,我讓你壓!」
 手越立即轉頭拉著小山的手興奮的道。「真的?」
 「對,真的,只要你別不理我,什麼我都答應你。」
 「你確定?那很痛很痛喔…你可不能到一半就反悔啊!」  
 反悔這倒是挺有可能的。小山看著手越小巧的臉笑了笑。 
 「你都肯為我忍了,我也一樣可以為你忍。」
 「小慶,我最喜歡你了!」 
 接著撲向他的懷抱。
 小山想,他大概一輩子都會被他吃得死死的。 
 「說真的…你要不要緊?」
 「嗯,我現在肚子有點餓,而且有點渴,不過我現在全身痠痛所以小慶你要餵我!」
 總而言之,就是要充當他的僕人就是了,小山笑望著手越,在他唇上偷了一個吻…
 「等我,我馬上回來。」
 手越乖巧的點點頭。「好。」 
 看著小山踏出房門,離去前還對他露出溫柔的笑容,
 手越很認真的開始盤算他該怎麼壓他好?
 先這樣那樣然後再………呵呵,就這麼決定吧。 
 隨手翻過枕頭下的東西,那是加藤的筆記本。
 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全部…都是關於小山的,
 不知為何他並不感到難受或者忌妒,那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
 雖然那些事情都像這些文字一樣實實在在的紀錄著,
 所以,他更加不會認輸,如果沒有比加藤更愛小慶的話就太對不起這份喜歡的心情了,
 手越是那麼想的。 
 帶著幸福愉快的微笑,已經沒有什麼是比這些更加重要的了,
 所以,手越祐也跟小山慶一郎要永遠在一起。 
                    END 
沁言" 
 麻,請看了的大家告訴我,這篇文有沒有必要在標題上註明H?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這樣簡短的一小段到底該不該算是,
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可以寫H文寫滿一整篇的作者,
只是寫那段的時候出乎意料覺得還挺有趣的,終於知道H文的有趣點在哪裡,
這種文還是不適合我ORZ 
不過這篇算是為後面的櫻相在鋪路,因為櫻相無論如何都覺得一定很好寫H文吧,
就是覺得他們二個很適合H(這句話對我來說可是爆炸性發言吶)
難得的床戲還是給了慶手,咩玩不會再說我冷落他們夫妻了吧(笑) 
以上ˇ 
2009.0107 夜澄沁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