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創】ERROR  雨流X優 》 中。

 
 阿姨在電話裡告訴我,那個男孩是雨流當時唯一的玩伴,
 名字叫做"圭吾",至於姓什麼阿姨也忘了,
 她說他們搬家的時候,圭吾還活得好好的,
 阿姨還很奇怪的問我怎麼會問『他還活著嗎?』這種問題,
 我迴避著沒有回答她,她告訴我老家的地址,還有圭吾只住附近的情報,
 後來我才發現,老家跟公園很近,只需再走十分鐘彎過一個轉角就會看到了。 
 再度踏上宇都宮,少了一些悠哉的氣氛,
 因為沒有溫暖的陽光,還陰陰的打著雷,
 隨時都會下傾盆大雨的樣子。 
 那棟房子現在被廢棄了,上頭的崎原門牌也不見了,
 跟旁邊的古蹟有異曲同工之妙,我開始找圭吾的家,
 但是不知道姓氏很難找,畢竟老式的房子只掛著姓氏的牌子,
 並不會寫上家庭成員的姓名。 
 如果阿姨記得的是姓氏該有多好?
 不過阿姨已經幫我很多忙了,其他的應該靠我自己努力。 
 他還活著嗎…?其實也有可能搬家之後,雨流折回來將他殺掉了,
 否則,那條項鍊怎麼會有血跡?
 不過如果有另外一種我沒想到的原因呢?
 還是找找看吧。 
 我決定向前走去,天空卻也開始下起綿綿細雨,
 看樣子只能找個地方躲雨了。 
 我選擇在一個屋簷下躲雨,雨越下越大,
 不知道要下到什麼時候了…我轉頭望著這棟屋子的門牌,
 門排上寫著"月崎",嗯……搞不好他們也曾經認識雨流一家人,
 對了,問問這一帶人,搞不好會知道"圭吾"住在哪裡呢,
 反正現在下雨,哪也不能去。 
 我按下了門鈴,出來應門的是一個年輕婦人。 
 「妳好,請問一下…這裡有一個叫圭吾的人嗎?」 
 年輕婦人聽了,微微一笑… 
 「你是圭吾的朋友嗎?他現在不在家喔。」 
 咦?難道說…這裡就是圭吾的家?
 我也太幸運了吧,居然誤打誤撞就找到圭吾家了,
 原來他姓月崎。 
 「那麼…請問妳認識崎原────」 
 「你是誰啊?」 
 一個聲音打斷了我的話,我本來是想向她探聽崎原一家以前的事情,
 我轉頭望著出聲的男孩,他拿著一把雨傘看著我,我則走上去緊緊抱住他。 
 「圭吾,好久不見,你忘了我嗎?」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我敢肯定他就是圭吾,
 我低聲在他耳邊小聲的道… 
 「你認識崎原浩實嗎?」 
 聽到這個名字,我發現他全身僵硬,
 我暗暗的笑了笑。 
 「喔~是呢,好久不見,媽,我跟我朋友出去一下,晚點回來。」 
 圭吾拉著我,就這樣遠離了那個家,
 他帶我到一間古色古香的咖啡店,
 一坐下,他的臉色顯得有些不悅。 
 「你問我認不認識崎原做什麼?」 
 他的反應讓我感到懷疑,
 講到以前的朋友應該都是很懷念、很開心才對,
 為什麼他的表情像天要塌下來似的。 
 「你是他從小的玩伴吧?我是他弟弟,不過不是親生的,他媽媽收養了我。」 
 圭吾看著我,那表情像在思考什麼似的,
 忽然,他笑了。 
 「命運還真是捉弄人…你居然成為他弟弟?」 
 「什麼?」 
 他這句話,怎麼好像跟我很熟似的?  
 「你現在應該已經十四歲了吧?」 
 為什麼他會知道?看著他我開始感到有些不安。 
 「你的名字叫做疾風優吧?」 
 「你……認識我?」 
 怎麼可能,我不認識他啊!
 月崎圭吾,是雨流從小的玩伴,
 應該跟我是初次見面才對,但是他知道我的名字。 
 「你真的忘光了?那你來到這裡找我是為什麼?」 
 忘光了?我有遺忘什麼嗎?
 我凝起眉,暫時先放下這些疑惑,
 我來這裡找他的目的應該是問那條項鍊的事情。 
 「我再問你一次,崎原是你小時後的玩伴吧?」 
 他點頭…「沒錯。」 
 「那……你送過他一條項鍊?」 
 他愣了愣,思考了很久才回答我。 
 「你指的項鍊長什麼樣子?」 
 「就是……有一條龍,還有……字母。」 
 「我懂了,你是為了上頭的血跡來找我的吧?你想知道崎原從前的事情?」 
 我開始覺得月崎圭吾這個人像占卜師了,
 我什麼也沒說他都知道。 
 「是的,我希望你能告訴我,越多越好。」 
 圭吾依舊看著我,他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告訴你當然沒問題,只是我怕你……會恨他的。」 
 「恨他?為什麼?」 
 「如果我告訴你為什麼不就沒意義了嗎?你是要聽還是不聽?」 
 月崎其實是希望優可以就此放棄離開,因為那個事實對他來說會很殘酷,
 但他都千里迢迢跑來這裡找我了,怎麼可能不搞清楚就走? 
 「你就說吧,我要知道全部的事情。」 
 我隱約覺得,這已經不是雨流的事情而已了,
 這當中…肯定有什麼秘密,是我一直不知道…
 被我給遺忘掉的。 
* 
 「你真的不記得你四歲之前發生的事情嗎?」 
 四歲之前………說真的,一直到小學五年級之前的記憶都很片段,
 總是只記得事情,而不記得遇到了什麼人,所以我的記憶是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增加的,
 不要說是四歲了,就算是十歲的記憶也不太有。 
 「看樣子你真的受到傷害了吧。」 
 「傷害?」 
 「我的確是崎原從小的玩伴,但是……你也是阿,我們三個從前真的很要好。」 
 「咦?」 
 他認真的望著我的眼睛…「也許不該說是三個,是四個,另一個是你已經死掉的雙胞胎哥哥。」 
 雙…雙胞胎?
 我是雙胞胎?怎麼可能!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 
 「前面那裡有一棟沒有門牌的房子,那裡從前是你家。」 
 沒有門牌的房子………是我剛剛去過的房子?
 那不是雨流家,是我家? 
 「崎原以前跟你住在一起,你們的爸媽是交情很好的老朋友,崎原爸爸的公司倒閉,
 把家都變賣了,無家可歸,你爸媽看他們可憐,就將他們接來住了,直到他四歲那年,也就是發生那件事情之後,崎原一家才搬走,隔沒一年你們也搬走了,說是離開這裡對你比較好。」 
「…………。」 
 我不知道我還能說什麼,他說的這些像是別人家的事情,
 真的是我曾經經歷過的事情嗎?我曾經跟雨流住在一起四年?
 那為什麼…為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以前,我們四個人會到處去玩,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果園,
 我們常常去那裡摘果子吃,崎原從小身體就不好,所以爬樹這種事情都是你雙胞胎哥哥在做的,
 我們兩個負責把風,他就在下面當墊背。」 
 「可是意外發生了,崎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承受不住你哥哥的重量,
 你哥哥摔了下來,頭撞上石頭,血流滿地,怎麼樣也止不住,他太慌張了,
 一時也忘了叫人,就這樣看著他的血流乾,我們二個回頭發現時,
 已經太遲了,你哥哥早已沒了氣息。」 
 「那條項鍊其實是崎原送給你哥哥的,並不是我送的…他送醫之前,
 崎原將躺在血液裡的項鍊拿了起來收進口袋裡。」 
 所以,那條項鍊上乾枯的血跡,其實是和我有同一張臉的,哥哥的血?
 這個認知讓我感到一陣暈眩,不可能…怎麼可能會是這樣,
 那打從見面開始,他就一直都在欺騙我,他刻意不告訴我,我所遺忘的那些事情,
 隱瞞著這些接近我,還和我成為朋友…讓我毫無保留的愛上他,
 然後我還和他睡了一晚,他是怎麼看待我的?難道看著我不會想到我雙胞胎哥哥的死嗎?  
 「以上我所講的,是表面上的事實。」 
 「表面上?」 
 圭吾點點頭,他的笑還是那麼雲淡風清,好像這些殘酷的事情根本不算什麼。 
 「崎原一直很喜歡你,他是唯一一個可以分辨你跟你哥哥的人,
 你很喜歡你哥哥,眼神總是跟隨著他,崎原忌妒他,所以…他是故意讓他跌倒,
 也是故意不叫人來救他,眼睜睜的看著他斷氣。」 
 「…………。」 
 這次,暈眩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憤怒和傷心。 
 哥哥多麼可憐,他就這樣因為我被殺掉了,
 如果我不這麼喜歡他,搞不好他就不會死,
 而我,居然毫不知情的愛上一個殺死我哥哥的人。 
 「你還好吧?你的臉色很蒼白呢。」 
 圭吾的話讓我微微搖頭。「再多告訴我一些,後來呢?後來為什麼我會忘記這些?」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崎原搬家之前似乎和你有過爭吵,你回家後整個人都變了,
 大概是從那時候開始,你的記憶就消失了吧,至於你們吵了什麼,知道的人恐怕也只有你和他,現在你失去記憶,一切也只有崎原知道了。」 
 他告訴我的這些,我都在聽。
 但感覺起來卻像別人的事情,一點熟悉的感覺都沒有,
 不過我深信他的話,因為我的確有好一大段的記憶是空白的,
 再說,圭吾沒有理由要編這些故事騙我。 
 所以……打從監護所見面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我是他從小的玩伴,
 他知道我遺忘了這些記憶,刻意不告訴我,讓我傻傻的對著他笑…
 不讓我調查他的過去,也是怕我會知道這件事情吧? 
 「哼…你說的沒錯,真是命運捉弄人,我……居然愛上了一個傷害我最深的人。」 
 淚,不知不覺流下了,怎麼樣也止不住,
 我哭著,無法忍受那樣的悲傷,
 再怎麼說,我也只有十四歲,這些東西太過殘忍了。 
 「所以我才說了,你知道後…會恨他的,你別哭了!」 
 他拿出一條手帕給我,我接過閃著一雙淚眼望著他。 
 「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 
 也許,我這麼想要知道雨流的過去,
 是因為淺意識希望我發現這個秘密,
 本能的恨意讓我不斷的想挖掘這些東西,
 讓我知道,我其實是恨他的。 
 但是,我只覺得悲傷,只覺得遺憾,
 卻沒有恨意,我還是……無法不愛雨流,
 可是……心臟好痛,好悶…好難受。 
 雖然愛他,卻無法繼續待在他身邊了。
 雨流劍兒或是崎原浩實,他們只是一個殺了我二個哥哥的殺人犯而已。 
* 
 東京
 再度回到這個城市,改變了很多事情,
 像是我對雨流的感情。 
 遇到圭吾之前,我是那麼深刻的愛著雨流,
 想要了解他、想要擁有他的全部,
 可是現在我只想拋棄這些,離那個人遠遠的…遠遠的,
 了解越深也傷害越深,以後我再也不會想要去深入了解一個人,
 有時候不要了解才是一種了解。 
 東京的地板是乾的,看來東京並沒有下雨,
 可是宇都宮市卻下了這麼大的雨,簡直像在為我哭泣,
 所以回到這裡的我,不能再哭下去了,
 我必須有個選擇。 
 選擇,恨雨流,
 還是假裝不知道,繼續深愛著他。 
* 
 到家時,天已經黑了。
 手機因為沒電早就關機了,
 折騰一整天,現在我的只想躺上床好好大哭一場。 
 我的心還是漂浮不定的,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我想,到那段記憶恢復之前,我都不可能恨雨流,
 因為那些事情雖然可恨,卻不像是我親身經歷的,
 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你去哪裡了?」 
 抬頭,我看到一張熟悉的臉龐,
 是雨流。 
 「你……這麼晚了怎麼會來?」 
 「其實我一天會有二個時段來看你,這只是其中一個時段而已。」 
 「你說你無時無刻都看著我,也是騙人的吧?」 
 我刻意偽裝冷靜,將這句話以最輕鬆的方式說出口,
 但可能演技不夠好,他還是發現我語氣裡的冷淡,他挑眉。 
 「你今天一整天都去哪裡了?」 
 我拿出鑰匙的手在顫抖,「隨便走走。」 
 "啪",門開了,我轉身看著他笑了笑。 
 「很晚了,我想休息了,晚安。」 
 說完,我立即閃進屋子裡,門關上我才鬆了口氣,
 我剛剛是不是笑得很不自然?看起來是不是快哭了的樣子?
 希望沒有讓他看出什麼才好。 
* 
 洗了個澡,我將自己甩上床。
 好軟…好舒服。 
 看著床頭櫃旁散落的照片,照片裡的雨流笑的很純真,
 才發現在我的人生裡,雨流占了好大的份量,
 從四歲之前我們一直生活在一起,十年後我成為他的弟弟,
 我現在在他的房間,躺在他的床上……  
 這床還留有雨流身上的香味,就算他人不在這裡,
 也深深影響著我。 
 這樣的我該怎麼離開你?這太殘酷了。
 你對我,真的太殘酷了。 
 "嗶──"是簡訊聲,我剛剛把手機拿去充電了,
 關機時傳的簡訊大概已經傳來了吧。 
 我爬起身,拿起床頭櫃上正在充電的手機,
 一則簡訊,送信人是………雨流劍兒。 
 帶著疑惑,我將簡訊打開,
 內容讓我愣了好一會……
 接著,我將手機關機,整個人縮回被子裡,
 被子裡一片漆黑,我在沒有天空的黑暗裡放聲大哭。 
 『…………月崎圭吾人還不錯吧?』 
 簡訊時間正是我跟圭吾在咖啡廳裡的時候,
 他肯定是在某個角落看著我們吧? 
 對你的感情之複雜,
 我愛你、恨你、怕你,
 卻注定離不開你。 
* 
 我收拾起行李。
 但我發現我帶來這個家的東西少到連小型的行李箱都裝不滿,
 而我在這個家又沒有增加什麼東西,基本上只要人離開了,
 這個家也不會少掉什麼。 
 看著窗外,搞不好我收拾行李的動作也被雨流監視著,
 至今,他對我而言還是一個無法掌控的存在,
 我想,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拿起行李,我走出了屋子,我準備去寄一封信,
 是給阿姨跟叔叔的,告知他們我要搬出去住,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一個十四歲的孩子該怎麼在外面獨立生活,
 不過雨流辦得到我一定辦得到。 
 看著郵桶,我將信投入小洞裡,
 今天的天空是藍色的帶點白色的雲朵,
 看起來很自由。 
 再見了,這所有的一切。 
* 
 雨流感冒了。
 事實上,他幾天前就感冒了,
 但他還是拖著身子去家裡樓下看望他,
 但今天屋子裡沒有燈光,
 雨流開始覺得奇怪了,他唯一想到他可以去的地方,就是他的故鄉…宇都宮市。 
 沒有猶豫,他咳嗽著坐上電車,
 他覺得自己已經發燒了,不過他還是要去,
 因為……他不能讓他知道真相,
 那對他太殘酷,如果讓他知道我是那樣的人,
 那還不如讓他消失在這世界上,不想看到他憎恨我的表情。 
 下了電車,他很快朝老家的方向走,
 在轉角的巷口就看到一個許久不見的面孔,還有優…
 他們二個往大街上走,我連忙跟了上去。 
 是咖啡廳…
 圭吾一定會在那裡把一切告訴他,
 該來的還是來了。 
 為什麼,優…你就不能這樣待在我身邊?
 其實我早就該把你殺掉,但是終究是下不了手,
 現在你知道了真相會怎麼做?恨我?
 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很遺憾了。 
* 
 雨流比優早一步回到自己租的公寓,
 不行,他覺得自己已經到極限了,
 冒著冷汗,不知不覺他睡著了。 
 他夢到跟優有著同一張臉的雙胞胎哥哥,
 他在嘲笑我,瘋狂的笑聲刺耳的還有回音,
 然後他說… 
      你是個污穢至極的人。 
*  
 他一睡,就睡到了晚上,
 醒來後才發現這是第二天晚上,
 他睡了整整有一天的時間,不過也總算是退燒了,
 只是喉嚨還很痛,痛的無法出任何聲音。 
 他套了件外套,準備做他例行要做的事情,
 昨天他有發一封簡訊給優,也算告知他,他已經知道他跑去見圭吾的事情,
 其實不難想像他的反應,他會離開的吧? 
 如果你真的離開了,對我簡直像是一種背叛,
 因為我是如此愛你,如此信任你,
 沒有殺你,一部分也是因為……我相信就算你知道真相也絕對不會離開我,
 你可能會恨我,但是…不會離開我。 
 只要去了就知道,知道你的決定。 
* 
 當雨流看著空著的屋子時,他諷刺的一笑。
 離開了…真的離開了。
 這個感冒來得太不是時候,如果是平常他一定會發現他妄想離開,
 可是現在,連挽留的機會都沒有。 
 疾風優…雖然我欺騙你在先,雖然我傷害你,
 但是……你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我,
 不留隻字片語…你可以恨我,但不要離開我。 
 握緊拳頭,他轉身離開了那個地方。 
* 
 幾年後。
 要說是幾年?
 大約是二個人都二十四歲的年紀,
 從十四歲到二十四歲,改變的東西很多,
 例如雨流,他在新宿歌舞伎町開了一家男公關店,
 擅用他吸引女人的氣質跟臉龐,成了店裡的紅牌,
 每天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晚上的歌舞伎町帶著糜爛的味道,
 剛好適合他這一類的人。 
 優曾經聽說過歌舞伎町有一個叫做"雨流劍兒"的人,
 所以他從不輕易踏入這個地方,就算只是經過也是快步的離開,
 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他都不想靠近這個有雨流在的地方,
 這十年,他過的很痛苦,對於四歲之前的記憶他依舊沒有記得,
 但是圭吾說的那些話卻每天在他的夢裡盤旋,就這樣做了十年的惡夢,
 不過這惡夢裡,雨流從來沒有出現過,他甚至夢過自己的哥哥,
 有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龐,連我都以為那是我自己,
 雨流能分辨出我們的不同,所以當時他是真的很喜歡我吧,
 那麼現在呢?我離開他,他對我還會這麼喜歡嗎?
 不過就算他還是喜歡著我,我也不可能接受他的感情了,
 這是一段受詛咒的感情,我絕對不能跟一個傷害我如此之深的人在一起阿。 
 手機裡雨流劍兒的手機號碼還存在著,他很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會按下撥出鍵,
 但又捨不得將他刪除,這是心靈上唯一的聯繫,因為雨流除了這支電話號碼,
 從來沒有給過我什麼,我也才想起,自己也沒有留給他值得懷念的物品,
 就算此時此刻他忘記我,我也不覺得驚訝,人家不是說,痛苦會隨著時間過去嗎?
 可是為什麼,我的痛苦不減反增呢? 
 就在我都快要忘記雨流長什麼樣子時,月崎圭吾出現在我眼前,
 但不是真實出現在我面前,而是在電視機上,
 那是一則社會新聞,月崎被當成殺人犯被警方查訊,
 那一瞬間,我的腦袋有些混亂,下一秒我想到一件事情…
 他會不會告訴警方四年前的事情?小時候的意外其實是一場蓄意殺人,
 不過時間都過了二十年了,案件也早就過了追溯期,不過…雨流還是會被偵訊,
 留下紀錄的吧? 
 我越想越覺得應該要設法見圭吾一面,一方面也是想關心他為什麼會跟殺人案件扯上關係,
 可是該怎麼樣才能見到他? 
 我決定坐電車去找圭吾的母親,要她帶我去見圭吾,
 如果是親人想要見面,警方應該會同意才對。 
 我拿著外套出了門。 
* 
 圭吾的母親顯得很憔悴,這十年對她來說改變了什麼我無從得知,
 但我在她臉上看到了淡然的悲傷。 
 「謝謝你,這麼關心我們家圭吾。」 
 走在去警局的路上,我不知道該怎麼跟阿姨說,
 我其實是為了另一件事情才想見他的,根本不是像她所想的那麼溫馨,
 不過…算了。 
 後來,警察將圭吾帶了出來,隔了一個透明的版子,
 圭吾看起來沒什麼改變,還是十年前那個樣子,
 我本來以為他會很難過,但是沒有…被關這件事情他似乎豪不在意。 
 他看到我,一點都不驚訝,
 他跟母親好好聊過之後,就設法將母親引開,
 只留下我一個人和他對看著。 
 「怎麼?事隔這麼多年,你也會關心我這個老朋友?」 
 我看著他,一點都笑不出來。「我關心的不是你,我是在想……你會不會把小時候的事情也一併說出來?」 
 他挑眉。「所以,你是為了封我的嘴才來的嗎?你跟崎原還在一起?」 
 「沒有…其實他現在不叫崎原,他叫雨流…而我,早在十年前就離開他了。」 
 他點點頭,眼神中帶點同情。「既然你都離開他了,還這麼關心他?怕他會留下紀錄?」 
 我搖搖頭。「你搞錯了,我來…是希望你把全部的事情詳細的說出來。」 
 「呵呵…所以說,你是來背叛他,不是來保護他的?」 
 「………你會說嗎?」 
 他愣了愣,想了想。「其實我根本沒想到那件事情,不過你要我說也是可以。」 
 「嗯,謝謝你。」 
 「你不問我,為什麼會殺人嗎?」 
 「如果你要說,就會像現在這樣問我了吧?」 
 他笑了,「沒錯,我殺的那個人…曾經是我很愛很愛的人,因為愛的太轟轟烈烈,所以承受不了這麼多,才殺了他。」 
 聽著他的話,我想到了我跟雨流的感情,
 搞不好,總有一天我會選擇殺了他,或是…他會殺了我,
 因為我們很相愛,卻愛的太辛苦了。 
 「是不是跟你和崎……雨流……很像?」 
 我愣著看他,他的笑好灑脫。 
 「不要走上我這條路,優…」 
 他語重心長的話,我會銘記在心,
 雖然我什麼表情也沒有,也什麼也沒說。 
 踏出警局,我正在做的事情算是一種報復、一種背叛,
 藉由圭吾的手,我背叛了他,
 這樣就夠了,這樣我就能拋棄你的一切了吧? 
*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