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禁】查號台與寂寞病 (6) 完

吶,幸運小子,這是咱們成亮送的定情物,交給你了,你可要保護好喔! 
 加藤在躲雨。
 探頭看著白洋洋的天空,現在是大白天,雲層極厚的關係導致雨滴像是從半空中就落下一樣,
 看不到雨水的源頭呢。
 加藤常常在想,這雨水到底是從哪裡落下的? 
 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拿著一把藍色雨傘向他走來,
 小山適合藍色,可以視情況的不同憂鬱或開朗,他一直是這麼覺得的,
 現在的小山是憂鬱的藍色吧?因為他臉上的表情活像剛剛打破教室裡的花瓶一樣愧疚。 
 「對不起。」
 「這句話我已經聽膩了喔。」 
 是立即回答,加藤一腳踏入他的雨傘世界。「你跟我……說點別的吧,好不好?」 
 小山頓了頓,怕加藤淋到雨將傘拉低了點,他另一側的衣服因此全濕了。
 「當然好。」 
 但是換來的是一陣沉默,加藤知道的,那是小山在緊張的證據。
 他微微笑了。 
 「其實我很想問你一個問題的,但是每次見著你時都想『下次再問吧』,沒想到這個下次居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充滿寂寥的情況下。 
 「什麼?」 
 加藤抬起眼看進小山眼底。「你很寂寞嗎?」 
 小山愣了下,你很寂寞嗎…這個問題也曾經困擾著他,
 一個月前,他還因為加藤不在身邊所以寂寞的打了查號台,只為了想要聽到一點聲音,
 那時候,他聽到的就是手越的聲音,這是命運還是緣分?兩者都是吧…他想。 
 「雖然你不曾說過,也不曾在我面前表現過,但我從你眼底總能看到那麼點寂寞,我不會解釋那是什麼東西,但是…我懂,我就是知道,所以我也責怪自己,是不是不夠好所以才讓你這麼覺得。」 
 「不是的。」小山眼神暗了下來,他露出好可憐好可憐的表情道。
 「我沒有欺騙過成亮的,就算我做了這種讓你傷心的事,但是我沒有欺騙過你。」 
 加藤看著他可憐的樣子不禁苦笑了起來。「我好像變成壞人了?」 
 說著說著,他們到了目的地。
 他們相遇的地方,美術館。 
 遇見加藤那天,是小山生平第一次去美術館,
 那種光聽名字就知道很悶的地方是小山的拒絕往來戶,
 他只是說巧不巧的剛好在那一帶,又很剛好的拿到門票,
 而朋友們約會的約會,他又不想回家,所以就跑去看了…
 加藤站在一幅畫前看了很久很久,久到小山都已經繞了好幾圈腳都有點酸他還站在那裡不動。 
 「我那時候還擔心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加藤跟小山一起進了美術館,開始看起每一幅畫,今天剛好有畫展,
 取名叫做Free Style,畫家叫做大野智,是在剛剛的宣傳單上看到的。 
 「只是個陌生人擔心什麼呢?」 
 「可是陌生人也是人啊,而且你真的太專心了…我不禁覺得,不過就是個黑人頭為什麼要看這麼久?」 
 「你這麼說那位畫家很可憐的。」 
 轉過一個彎,加藤看著眼前一幅素描。「每一個作品都有畫家想傳達的東西,是精神或者是執著,這你是不會懂得。」 
 小山偏頭,顯得有些不服氣。「其實我多少也是懂得啊!」別看他這樣,他也有一張大學畢業證書喔! 
 加藤笑了笑,不知不覺這氣氛又恢復的像從前那般和諧而平穩。
 搞不好,就是因為太過平穩所以才容易讓人不安,他們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吧。 
 「小山…」
 「什──」 
 看準了他回頭的時機,加藤將唇湊了上去,他刻意避開才復原兩三天的嘴角於清,
 小山睜著眼就這樣定在那裡,一動也不動,雖然是個短暫的吻,
 但他們之間所發生過的所有點點滴滴一瞬間在腦海裡快速晃過,
 他才了解,這代表最後的分離。 
 加藤退開對著小山發愣的表情露出燦爛的笑容。「其實我也一直偷偷的喜歡著別人唷。」 
 「咦?」 
 不等小山回神,加藤繼續向前走。
 「我跟山下,是青梅竹馬,我從小就喜歡著他,到現在也一樣…但是,我知道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是我內心的一個遺憾,這件事情我放在心上沒有跟你說過,我也必須跟你道歉。」 
 加藤的背影看起來很嬌小,很脆弱。
 小山的心不由得疼了起來,他跟加藤不知不覺已經成了一種必要但是卻也平凡的關係,
 超越友情卻論不上愛情。 
 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也許很早很早以前就是這種感覺,只是無從比較所以才沒有意識到吧? 
 他追上他的腳步。
 「你……會討厭我嗎?」 
 加藤停下步伐,盯著眼前一幅比其他畫大上數十倍的作品。
 小山也跟著加藤的視線看去。 
 「啊……這是……」 
 加藤看著畫,眼睛裡開始分泌一種液體,它懸在眼裡怎麼也落不下來…
 他完全被打敗了,但是在那一剎那他真的好不甘心,叫做緣分跟命運的東西太過現實,
 讓他無法不接受跟釋懷。 
 那幅圖就是他們相遇那天,他一直盯著的圖呢,上頭的黑人戴著一頂帽子抽著煙,嘴邊掛著很輕佻的笑,終於他找到自己的聲音,帶著笑回頭望著小山,就讓他來劃下個完美的句點吧。 
 「小山,我打算離開這裡,去───」 
法國 
 這二個字不停的在小山腦裡迴蕩,他是怎麼走出美術館怎麼跟加藤分別怎麼回到家怎麼坐在床上喝咖啡的,他真的不知道了。 
* 
 「你真的要去嗎?」 
 加藤很訝異把他約出來問他這句話的人是居然是手越祐也,這是他連作夢都沒想到的事情。 
 「聽說你開始去上班了?」
 「山下課長跟你說的?」
 「是阿。」
 「你還住在他那裡吧?」
 「是阿,打算去的前一天回家一趟整理行李。」
 「這樣阿…」 
 像是老朋友般的對談卻沒有半分的突兀,二個人就這麼喝著咖啡坐在角落裡,
 平靜的像朝陽一般。 
 「你不是因為我們才要去的吧?」
 「你想太多了,我不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
 「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 
 忽然,手越握住他的手,萬分抱歉的喊著…「加藤君,對不起!」 
 「嘎?」加藤微愣,感覺到手越小小的手包圍著自己的溫度。 
 「我剛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懷疑你是想逞罰我們,要讓我們因此而愧疚…
 但是聽你親口說我就相信了,這麼懷疑你真的對不起。」 
 這孩子小小的腦袋想很多呢,看樣子是比小山還要聰明的人,
 這樣的話他就真的能夠放心離開了。 
 「不必感到愧疚,我不會因為你們決定我的未來…所以,你們可不要辜負我的成全。」 
 手越能感受到呢,為什麼小山會這麼喜歡加藤的原因,
 因為在他身邊感覺好溫暖好安穩,就算有什麼大風大浪他也能承受下來的感覺,
 給人一種安全感,他上前給了加藤一個大大的擁抱。 
 「加藤君,請你不要忘記我,並且……讓我也喜歡你吧!」
 「咦?你說什麼?」
 「我說讓我也喜歡你呀…親友之間的。」
 「呼…後面那句話你要早點說阿!」 
 增田擦著碗,一愣一愣的看著手越抱緊加藤,
 直到他腦袋被人重重一擊他才回過神無辜的將視線移到動手的人身上。 
 「小亮,你來了?不過你幹麻一進門就打我…」
 「我沒踹你算客氣了。」
 「咦?小亮你的心情不好呀?工作不順利嗎?」  
 才不是呢。
 錦戶無奈的瞪了增田天真無害的臉龐一眼…
 他怎麼什麼也不懂?
 山下總說他是他們這群人最幸福的一個,而且不停的拿這件事情調侃他,
 總讓他悶得一肚子氣,他才不是最幸福的人! 
 他跟這傢伙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 
 「你盯著手越的習慣不是改掉了嗎?」
 增田無辜的將咖啡乖乖端上,他知道錦戶喝美式咖啡半糖。
 「改掉了阿。」
 在幾個禮拜前,也就是手越來上班的前一天,錦戶在床上抱著他要他答應他一件事情,
 就是再也不准盯著手越祐也看,增田疑惑的說『那如果他跟我搭話怎麼辦?』
 錦戶不悅的道『看著碗說話阿,反正你一天到晚都在吧檯裡擦碗擦盤子的,是不會請工讀生來做喔?』
 增田呵呵笑著回應…『我知道了。』 
 可是錦戶才剛踏入咖啡廳就看到他的視線跟隨著手越,讓他的火氣又都冒上來了,
 他一口飲光咖啡,然後將他白色襯衫上的黑色領帶拉下,唇狠狠的覆上他的,
 增田嚇了一跳,還好剛剛手上沒有拿著鍋子,
 不然鍋子掉到水槽裡的聲音肯定會引起大家的注意,
 他在生氣,而且是非常。 
 他試著推開他,那力量薄弱可能連一隻螞蟻都捏不死,但隨著他的推拒錦戶放開了他。
 「小亮?」
 「閉嘴!」
 「小亮…」
 「我叫你閉嘴!」 
 錦戶亮此刻的心情他想增田貴久一定不懂,他心口上的傷並沒有完全好,
 只要記憶還在的一天,傷口就只會結珈而不會痊癒,雖然他照樣跟手越說話、胡鬧,
 但其實心裡是害怕的,害怕再一次受傷。 
 他看起來不像這麼敏感的男人,他也是這麼覺得的,可是無法控制…可能不知不覺就改變了,
 對於佔有慾如此強的自己,他知道增田會害怕也會擔心,所以他才叫他閉嘴給他一點沉澱的時間。 
 增田看著錦戶,他低下頭沖掉手上的肥皂泡沫,走到咖啡機前開始做咖啡,
 不梢幾分鐘,一杯熱藤藤的咖啡就做好了,他拿著走到錦戶面前送上去。
 錦戶疑惑的瞄了他一眼,剛好和增田溫柔的眼神對視。 
 「小亮,這是玫瑰拿鐵,喝起來有玫瑰的香味,稍微有點甜但是不膩喔。」  
 他以為自己在拍玫瑰拿鐵的廣告嗎?
 錦戶雖然內心吐嘈著卻也還是喝了一口。
 比起他慣喝的美式咖啡,玫瑰拿鐵顯得甜多了,
 隨之而來的玫瑰的香味讓人不知不覺放鬆了不少。
 他抬起眼看著增田,他嘴邊嗜著一個很溫暖很甜美的笑容。 
 「你不…生氣嗎?」如果他被人這樣粗魯的對待他肯定會殺了那個人。
 「生氣什麼?」
 「你是真蠢還是裝傻?」
 「我不會生氣…」增田將所有器具歸位,轉身將手擦乾,很正經的走到錦戶面前。 
 「因為你是小亮阿,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反倒是我,我…有這麼一整年我的視線都追隨著小手的,到最後幾乎成了一種習慣,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明,但是就算看著他我也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我───」 
 突然,一雙手摀住了增田的嘴巴。 
 「好了,別說了,是我不好…………對不起。」 
 增田的眼睛亮了起來,因為剛剛小亮說……對不起?而且他的臉好紅,跟畫過腮紅一樣呢。 
 「不過……你什麼時候跟手越那傢伙這麼親暱了?還叫他"小手"?我跟他也是過了半年才這麼叫的,你不准這麼叫他!」 
 小亮的耳朵好厲害,連他說這麼多話都聽得到那二個字。
 「不能叫小手?那……祐也?」
 「你想被我殺掉嗎?」而且這個暱稱…說實在,他已經聽到不想再聽了,肉麻死了,他改天一定要去山下那裡吵,他錦戶亮要換座位! 
 「小亮…你……你可以鬆開手了嗎?我覺得空氣好稀薄喔。」 
 錦戶回過神,才發現自己的手還壓在增田嘴巴上,他想了想將手抽掉,
 輕輕的親了他的唇一下。 
 「我先走了。」
 增田因為那個輕柔的吻恍神了一會,在錦戶開門要踏出咖啡廳時他才喊道
 「我晚上有事情會提早打烊不能等你下班了喔。」 
 錦戶踏出的那隻腳頓了下,他微微轉過頭。
 「這種事情你應該先講吧?還有…你會有什麼事情?」 
 增田將視線轉向那邊的加藤,手越正緊緊的抱著加藤,直說加藤君的身體好溫暖之類的話。
 要是小山看到真不知作何感想。  
 「對不起,小亮…這件事情我不可以對任何人說。」 
 錦戶看著他許久,最後只丟下一句『回家後打電話給我』關上門就消失了。 
 增田看著門上還在晃動的鈴鐺微微笑了。
 小亮…其實是一個好溫柔好溫柔的人呢。 
* 
雖然我不喜歡梵谷,但是我喜歡成亮喔。 
 「你真的要去嗎?」 
 加藤成亮轉過頭,他正想按二十八台,但是按了二之後就愣住了,
 他轉頭望向剛洗完澡的山下,他正在用毛巾擦拭頭髮,因為他的踏入和室的地板上出現了水滴。 
 「你現在問會不會太遲了?我等一下就要回去整理行李。」 
 加藤轉頭大力的按了二十八,山下卻一把將遙控器搶走關掉,
 逼的加藤只得回頭看著山下。 
 「你……你那是什麼眼神?」
 「什麼眼神?」
 「你在生氣?」 
 對,跟他接觸到視線的是山下眼中的冷漠,
 非常寒冷非常冷淡。 
 「對,我在生氣。」
 「為什麼?」
 「因為你們全部一個一個都要離我而去!」 
 山下坐下來,頭髮未乾還濕漉漉的,他帥氣無暇的臉蛋皺了起來,
 嘟著嘴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孩子氣,就像買不到玩具的任性小孩。 
 「……我還會回來的。」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這麼說的,可是最後…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為什麼你們都不陪我?!」
 「山下……」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 
 山下說著這段話的時候並沒有哭泣,他只是將嘴嘟的老高,一副因為實驗失敗所以想找到原因的實驗家,不停的囔著"為什麼?",加藤輕輕的上前抱住了他。 
 「我知道了…」加藤感受到山下原本激動的心跳漸漸平緩,他溫柔的道。
 「你的堅強…只是因為你不得不堅強,是吧?」 
 可能是山下身上有薄荷香味的關係,加藤紅了眼眶,眼淚就這麼滴滴答答的落下了。 
 「我都沒有哭了,你幹麻哭?」
 加藤將他抱的更緊,像是想融入身體裡似的。
 「因為你真的好孤單麻。」 
 可是對於山下的孤單,他愛莫能助。
 他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去尋找屬於他的東西,
 也許更好也許更壞,但這就是人生吧?
 也許幾天幾個禮拜幾年後山下也會找到願意一直陪著他的人,
 未來的事情,怎麼也說不準,所以現在的悲傷不代表永遠。 
 加藤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祝你,一路順風。」 
 最後,他聽到山下這麼說,加藤說『謝謝你』,山下只是微微笑著回應他…  
 「謝謝你。」 
 謝謝你陪我住在這個好大的房子裡。
 謝謝你因為我的孩子氣發言而哭泣。
 就算在這之後我可能找不到人陪伴,
 但我會記著你的故事還有這所有的一切。 
* 
 增田攬了計程車,坐在車上他對著加藤說『有沒有什麼東西忘記帶?』
 加藤笑著搖搖頭『不該帶的沒帶以外,其他都帶了…』
 『不該帶的?』 
 對呀,例如那個分割成二半被小山交給小熊維尼保護著的抱枕,
 還有他怎麼找也找不著的筆記本,老實說,就算找回來了他還真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
 能怎麼樣呢?這些東西既不能被想起也不能銷毀丟棄,
 最好的方式就是將他留在記憶裡的某個小角落,偶爾想起來的時候會不以為然的笑笑,
 依然將他留在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屬於他的位置。 
 「為什麼瞞著大家走,還只讓我來替你送機呢?」
 要上飛機的時候,增田這麼問了加藤,加藤笑著道。
 「因為你讓我覺得…這世界還是單純的。」
 「唔……你是在說我笨的意思嗎?」
 加藤笑了笑,「笨蛋得到幸福可是會加倍的唷…」
 「是嗎?」 
 加藤看看手錶,是該登機了,他起身向他揮揮手。 
 「你要好好保重,還有……有問起我的人,也請他們保重。」 
 增田大力的點頭,加藤都懷疑他的脖子會因此扭傷。 
 「再見。」
 「再見。」 
 再見,這所有的一切,希望下次回來面對你們的時候,我也是個擁有幸福的人,
 做得到嗎?一定做得到吧。 
* 
 加藤走了之後的隔天,手越跟小山二個人一起來找增田,
 手越哭著說『加藤君好過份,這樣就走了』,小山什麼也沒說只是緊緊握住手越的手,
 小亮跟他說『那二個人就算得到原諒,心裡肯定還是不好受,那是活該!』
 山下終於因為小亮照三餐的疲勞轟炸讓他換了座位,不讓他夾在小山跟手越中間當電燈泡,
 讓他常常上班上到一半跟瘋子一樣大吼『你們去開房間啦!』
 山下則像是從來沒認識過加藤,沒有跟加藤一起住過似的照常搖著董事長椅,
 時間一到就不允許任何人打擾他的睡覺時間,用課長的身分持續帶領大家偷懶。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的太過簡單了,增田覺得這一切其實沒有那麼遭,
 大家還是安穩的過著日子,真是太好了。 
 就算偶爾會難過會寂寞會感傷,可是某一天坐下來喝杯咖啡時會發現那已經過去了。  
 『那是你這個人的腦袋太過簡化才會這樣想啦!』 
 唯一不變的,小亮的嘴巴…還是那麼不饒人吶
 增田苦笑著凝視天空的某一個角落,雲很白天很藍…
 能夠彼此相遇真是太好了呢! 
                 END 
沁言"
   (淚眼)這個後記將會非常的長,不想看的請跳過謝謝(但可以留個言我不會介意的)。
   不知道是不是音樂太過動人,還是因為完結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多,
   我的感傷全都擁上了,覺得好難過好難過,一陣悲哀在我心頭蔓延,
   雖然說穿了不過就是外遇,但是加藤君好偉大,我也想跟小手一樣抱住他然後說我要喜歡你,
   真實世界真的有人是這麼偉大的吧?只是朋友做不做得成這真的是不知道了,
   至少在我的設定裡,加藤是原諒了他們並且也接納了,這心情真的太難受了,
   看完這文應該能替加藤加分數吧,雖然我不知道真實的西給沒有這麼寬大的胸懷啦! 
   最後選擇讓我本命君MASU來完結,因為這個故事裡最有資格說幸福的人就是他了,
   他暗戀小手一年,雖然失戀卻也希望小手好,甚至還間接的安慰到受傷的小亮,
   凡事不想太多的個性是最適合給這個故事劃下句點的人,
   因為他們每個人的腦袋裡都想太多事情了! 
   小手跟慶醬能不能幸福,就像小亮最後說的『就算得到原諒心裡也不好受』
   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堅定的握著手走下去吧,
   因為這是犧牲了某些東西才換來的,格外珍惜這份感情然後得到幸福這也是有可能的,
   修成正果的幾年以後,大家會忘記之前的那些事情,反而會給予他們最大的祝福吧,
   其實我是用想像的,我也沒劈腿過不知道是不是這樣。XD 
   山下也是一個讓我心酸的角色,有一度他囔著為什麼我真的好難過,
   好埋怨自己,為什麼要讓P醬這麼孤單,
   斗真跟赤西的事情我並沒有寫出來,但是總而言之都是無可奈何的拋下他了,
   他本身的個性沒有不好,臉蛋完美無暇,悠哉不對外人輕易吐露心情的個性,
   使他看起來很堅強,但其實一點也不,他只是不得不堅強而已,
   這一點我像是在寫自己的心情?  
   寫了很多,看到這裡其實你已經不知不覺看掉35621個字,
   寫的我很心酸糾結,就不懂我自己編的故事為啥我要這麼難過,
   這不是自找的嗎?(笑)
   這一篇後半段完全是用我以往的寫作風格去寫的,
   從以前我就是悲文主義者,想寫出能讓人印象深刻的悲傷文章,
   我看只有我自己覺得很悲傷很深刻吧!(毆)
   為了彌補這種感覺,所以我又寫了篇翻外,麻....看了就知道(笑) 
    09年結束掉的故事+1,請多多指教回覆。 
   2009.0107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