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樓上樓下(中)(MW)

 其實他跟政赫幾個禮拜會固定去對方家討論音樂,
 只是這次剛好輪到去政赫家,更何況去他家的機會可能也不多了,
 玟雨這才發現,眼前的文政赫真的下個月就要離開他們去當兵了。 
 二個人在餐廳裡隨便點了些東西就吃了起來,
 聊天的話題始終繞著政赫的家打轉,
 最後玟雨用有些埋怨的語氣道 
 「你可以再搬一次家嗎?」
 政赫笑著…「你真的怕彗星太寂寞會跑來找我?」
 「政赫哥,你知道我一點都不擔心這個的…」  
 政赫將頭低下,「你們真的要結束了吧?」 
 玟雨眼神迷濛語調卻很輕鬆,「我們從來沒有開始阿,不過我想…要有個結果了。」 
 「那彗星呢?他是怎麼想的?」 
 玟雨只是看了他一眼沒有答話,事實上,這個問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彗星是怎麼想的,他不敢問…
 他李玟雨追求愛情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膽怯,唯讀彗星是不同的,
 有好一段日子,他還希望他跟彗星的關係能夠這樣就好,
 沒名沒份但有感情。 
 可是這樣只是將我們的幸福綁死而已。 
 就在玟雨沉思時,政赫的手機響了,
 他看著政赫接起手機,莫名的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幾分鐘過後,政赫結束這通電話告訴他… 
 「東萬說要還我借給他的東西,我得去他那邊一趟!」 
 果然是東萬那傢伙!
 唉,那就只好這樣了…
 本來是想去政赫家討論音樂的。 
 「不然這樣,你先去我家等我吧!」 
 「先去你家……也可以啦。」 
 政赫將鑰匙交給玟雨,他看著手中的鑰匙點了點頭… 
 「那就等會見了!」
 「嗯。」 
 政赫看著玟雨離開了餐廳,
 將手機重新拿了出來撥出了回撥紐… 
 『喂~東萬啊?我在家裡,你把遊戲拿到我家給我好了…嗯,好,那趕快來啊!』 
 掛掉電話,政赫嘴邊泛出了微笑…
 記得剛剛玟雨有說他想要有個"結果",
 那他就送給他一個”結果”吧! 
* 
 彗星將一袋袋的東西搬下車…
 可惡,真是重到他想罵髒話,
 他回頭望了一車的物品,實在很想哭,
 偏偏自己是個戀物的人,很多東西都捨不得丟掉,
 像他這樣的人根本不適合搬家嘛!
 嘆了口氣,他只能繼續扛起袋子往電梯裡放… 
 噢,申彗星,就快到了…加油,電梯就在你眼前而已了,
 雖然這袋扛完之後還有八袋要扛,可是你是個男人阿…
 這點小事難不倒你的! 
 雖然心裡不停的有天使的聲音在環繞,
 但他的紅腫的手還是告訴他─可惡,這麼重的東西居然還有八袋─
 忿忿不平的想著並轉身,但也在同時他在借來的車子前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立即的反應是─躲起來─! 
 那個人正疑惑的看著一袋袋的物品,突然他笑了。
 他走上前將袋子扛起,往電梯移動…
 彗星見他要走向自己這個方向有些驚慌,
 他當機立斷跑到二樓躲了起來,只勉強探出一顆頭看他究竟想幹麻!  
* 
 玟雨輕鬆的扛著袋子進電梯裡,發現已有一個袋子在那裡了,
 他嘴角勾起一笑,轉身對著二樓喊… 
 「申彗星,你不怕你的東西被我拿走嗎?」 
 人家都連名帶姓的叫了,彗星只能走出來了,
 跟玟雨對上眼的那一秒,他立即開了口… 
 「我不是躲起來喔,我只是想看看二樓是什麼樣子而已!」 
 玟雨笑了出來…「是阿,而且你沒有理由要躲我吧?」 
 彗星將眼神移開。
 其實是有的!
 像是他沒有告訴他自己搬新家的原因是想陪陪文政赫,
 畢竟他就要當兵了,更何況這裡環境清幽挺不錯的,
 雖然他跟玟雨不是情侶,但是因為這種心情搬家,他就是莫名有種愧疚感。 
 「這些東西你都留著?」 
 玟雨看著袋子裡的東西,彗星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難怪他知道這些東西是我的,
 因為……這袋東西全是玟雨留給他的,
 無論是項鍊、雜誌、CD、小字條、衣服…這些小東西他全都保存著。 
 嗯,他跟玟雨之間真的有很多回憶。
 但是……但是……
 我們真的喜歡對方嗎?
 對於這一點我想我們都不確定,
 因為寂寞所以才互相依靠跟真正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吧?
 一段不確定的愛情真的可靠嗎? 
 「你……如果想拿走就走吧!」 
 玟雨沉默了一會,彗星抬起頭望著他…
 久久沒見,他好像又變的更有魅力了些…  
 「我幫你搬吧。」
 「嘎?」
 「搬完之後就結束吧。」 
 彗星愣了愣,看著玟雨低頭轉身開始工作,
 他的心懸在半空中,感覺一切都靜止了似的…
 搬完之後就結束吧,你是那麼想的嗎?
 你終於……開始想結束這一切了。 
 雖然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但他還是紅了眼眶。
 自己愛他嗎?他依然不知道答案,
 他只知道自己在最寂寞的時候會有一個叫"李玟雨"的人可以依靠,
 可是他明白,這並不是愛情。 
 對於這段戀情他只想得到而不想付出,
 是該結束了,對吧? 
* 
 東萬拿著遊戲片、漫畫書跟辣年糕開心的想著"等下可以見到很久不見的政赫哥了”
 當他走近公寓樓下時,卻發現有台車在那裡,而車子旁邊有二個人,
 他們似乎正在交談,他走近了一些… 
 什麼麻,是玟雨跟彗星阿…
 是……玟雨……跟……彗星? 
 這個認知讓東萬停下腳步,他不想靠得太近,
 更不想讓他們看到他,當看到玟雨跟彗星二個人很開心的在交談,
 他的笑容都不知道跑去哪裡了,笑不出來呢…
 他真的沒辦法持著笑容走上去很自然的跟他們打招呼,
 雖然在心裡模擬了好幾次,可是就是一次也沒有做到過,
 彗星才是玟雨的選擇,他們總是在最寂寞最傷心的時候選擇彼此,
 對玟雨來說,他金東萬只是個玩伴而已吧! 
 原來玟雨是要來幫彗星搬家阿,其實就算不是情侶,只是為了朋友的話,
 玟雨也是會來幫忙的,但因為對象是彗星,
 所以他才會覺得這麼……這麼忌妒吧…… 
 「東萬,你怎麼還沒進屋裡阿?」 
 從後頭傳來的叫喚是文政赫的聲音,
 東萬愣了下,這才發現政赫的大喊讓玟雨跟彗星看見他了,
 提著辣年糕站在那裡的東萬,覺得好心慌,
 不行,他絕對不能用這種心情面對他們兩個,
 他怕他笑不出來,他怕他會言不由衷然後傷害到人,
 於是他轉身將手上的東西全交給了後頭的政赫。 
 「哥,東西都在這了,辣年糕就你們分著吃吧…我、我頭有點痛先走了…」 
 說完,東萬就頭也不回的跑走了,用他運動家的全身力量跑走,
 那速度快的讓人覺得"他後頭有怪獸在追他嗎?" 
 政赫拿著那些東西根本來不及喊住東萬,
 只能疑惑的望著他跑走的背影,他轉身看到了二雙疑惑的眼神… 
 「你們別看我阿,他只說辣年糕分著吃,還有他頭痛…就跑走了!」 
 玟雨看到東萬第一眼的感覺是──媽的,他怎麼會在這?─
 東萬分明就很在意他跟彗星,卻總是言不由衷,
 對於東萬的心情,常常睡在他身邊的玟雨是再清楚不過了,
 也是因為這樣他才開始思考他跟彗星的曖昧關係到底該不該繼續?
 他喜歡彗星,但是……不是戀愛的那種喜歡… 
 「政赫哥…你怎麼會把他給帶來了?」 
 本來該由政赫來回答的問題,回應的人卻是一旁的申彗星,他說… 
 「你既然這麼不喜歡讓他看見我們在一起,那就該去好好的跟他解釋吧?」 
 玟雨轉頭望著彗星…「你……」 
 彗星對玟雨笑了笑,拿過政赫手上的辣年糕交給他…
 「東萬應該很喜歡辣年糕的,你拿去給他,順便看看他的頭到底是多痛!」 
 辣年糕在掌心上,熱熱暖暖的…像極了東萬這個人,
 總是笑容滿面,不曾讓人擔心,堅強…
 玟雨對彗星點點頭,就離開了。 
 彗星看著玟雨遂著東萬的方向去,
 他嘆了口氣… 
 看樣子,以後自己的寂寞只能由自己來承擔了…  
 「你嘆氣的意思是什麼?」 
 彗星抬頭,才發現政赫的存在,他笑了下… 
 「想到從此以後我得住在你家樓下我就想嘆氣阿!」 
 文政赫額上冒出了青筋,儘管如此他還是持著一貫邪氣的笑容… 
 「正好,我也是這麼想的!」 
 二個人對看著,眼睛都快冒出火花了,
 "你有沒有聞到燒焦的味道…"
 現在只能聞到申彗星跟文政赫之間的火藥味了吧! 
* 
 阿阿……金東萬你這個大笨蛋!
 東萬抱著頭縮在家裡的床上…
 想到他一時慌亂轉身就逃的情景,他就後悔到不行,
 這樣子不是更讓他們覺得可疑嗎?
 我該怎麼跟他們解釋啊? 
 「你頭痛嗎?」 
 金東萬從床上跳了起來,「啊,對阿,我可以說我頭痛嘛!」 
 接著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臉孔,他正無奈的望著自己…
 東萬立即摀住了嘴巴,只閃著一雙眼睛跟他對望。 
 「說?說什麼?你不是真的頭痛才回來的?」 
 看著玟雨,東萬才想起自己曾經給過玟雨自己家的備份鑰匙,
 雖然他有一個萬能包包,可是那個萬能包要是不見了那可怎麼辦?
 所以他把家裡另一隻鑰匙給了玟雨,希望他能替他保存。 
 「我……我是阿…」虛弱的將眼神移開…
 「那走吧!」
 「走?去哪?」 
 玟雨給了東萬一個鋒利的眼神…「當然是去看醫生啊!」 
 東萬眨眨眼,連忙搖頭…「不、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行,有病就是要去看!」
 「真的不用了啦!」
 「你走不走啊?」
 「我說真的不用了啦…沒這麼嚴重的…」 
 玟雨瞇起眼皺起眉頭,嘖了一聲…「你到底去還是不去?」 
 被這樣的口氣一問,東萬根本不敢說不去,
 但是…他根本沒有病麻! 
 「艾唷~你真的很煩耶…也不想想是誰害我頭痛的,就是你阿…李玟雨!」 
 東萬才喊完就後悔了,玟雨嘴角浮出了一個邪氣的笑容… 
 「終於肯說實話了?」 
 「…………。」東萬無語問蒼天阿,悶到爆了…
 他不想讓玟雨知道自己是因為忌妒才轉身就跑的…
 也希望玟雨千萬不要問他── 
 「為什麼要逃走?」 
 東萬閉上眼睛,嘆了口氣……
 他跟李玟雨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這麼有默契了? 
 「我想起家裡有點事…」 
 玟雨皺起眉頭…「金東萬,跟我說實話,不要再呼弄我了!」 
 東萬低下頭,「你……你幹麻一定要這樣逼我?你自己也在冰箱上留紙條跟我說"今晚該回家了吧?",所以我就乖乖的回家了麻…你為什麼不去找彗星,要跑來逼問我這些啊?」 
 一口氣說完,東萬喘著氣…
 好累,說這段話好像快沒氣了似的,
 尤其玟雨還一直盯著自己看。 
 「你很在意我說要去找彗星的事情吧?」
 「……你、你回去看看我留給你的話,你就知道我一點都不在意的。」
 「騙人,全是謊話。」
 「我才沒有說謊,我是真心這樣想的,我不會再去你家了,我不會再佔據你枕邊的位置,
 我會將那個位置完整的還給彗星的!」 
 玟雨望著倔強的東萬,他就是這樣,堅持在某一個點上,
 還會自己磚牛角尖! 
 「我根本沒有去找彗星,今天是跟政赫哥討論音樂的日子,
 你打電話給他所以他去找你,我才會一個人先去他家等他,
 剛好遇到彗星在搬家,我幫忙他難道有錯嗎?」 
 原來是這樣……東萬心裡稍稍釋懷了點,
 但隨即,他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你……為什麼要跟我解釋這些?你跟彗星在一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你根本沒必要──」
 「有必要,因為你在意。」
 「我?我在意…沒有,我完全不在意…你跟彗星是天生絕配,我是誰阿…我根本配不上你,我把你的舞給跳差了,我真的沒有想過的…」 
 這下子頭痛的人換成了玟雨,他嘆了口氣…
 「我跟彗星也許…真的有過什麼,但是……我們都很明白我們要的不是彼此,
 我們想要的另有其人!」 
 東萬眨眨眼,「誰?你除了彗星………難道是忠哉?你也滿疼他的不是嗎?」
 「金東萬,你是笨蛋還是什麼來著?你的意思是我就不能挑上你嗎?」
 「挑…挑上我?我?你說我?怎麼可能!」
 「…………金東萬,我不想理你了!」 
 玟雨轉過身,覺得他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東萬這傢伙居然完全把自己給排除了,
 是他平常對他太不關心還是不夠溫柔?
 他對他難道不夠好? 
 東萬看著他,玟雨的脾氣他最了解了,
 於是他扯了下他的衣服… 
 「玟雨…你生氣了嗎?」
 「對,我生氣了,你最好趕快想辦法讓我消氣!」
 東萬愣了愣,畢竟是自己將人家惹生氣的,
 不過他還是不明白,他到底在生什麼氣? 
 「玟雨,你真的會喜歡我嗎?有像……我對你那樣喜歡嗎?」 
 當這句話說出口時,東萬發現自己很開心,
 開心的都要掉淚了,他不知道原來說出自己內心的話是這麼感動的一件事,
 他終於可以…不用隱藏心意了嗎? 
 突然一雙手摸上他的頭,「笨蛋…你有多喜歡我,我怎麼會知道呢?」 
 閃躲過他的手,東萬對上他的眼睛…
 「在你傷心的時候,我希望你知道你還有我,不要總是…尋求別人的安慰。」
 玟雨溫柔的笑了笑,「那是因為,我不想讓你也跟著我難過,懂嗎?」
 東萬搖頭…「我不喜歡這樣,我不能讓你依靠嗎?」  
 突然,玟雨一把抱住了東萬,將他納入自己懷中… 
 「是我想成為你的依靠。」 
 那一瞬間,東萬覺得心中踏實多了,
 不過…
 他忽然推開了他。 
 「你跟彗星說過了嗎?…他諒解了嗎?我可不想被他討厭!」
 感覺就是會被他詛咒,跟申彗星作對的人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玟雨笑了笑,「我跟他之間本來就沒有過約定,我想他會懂的。」 
 聞言,東萬眼神暗了下來…
 「為什麼你跟彗星會是這種關係呢?…感情是說斷就可以斷的嗎?你跟他不會因為結束而難過?」 
 玟雨看著東萬沉思了一會… 
 「對愛太過沒有安全感的話,寧可這樣找個人依靠,我跟他有這樣的共識吧,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跟他也還是朋友!」 
 東萬嘆了口氣… 
 「你知道嗎?我最羨幕你的就是跟分手的人還可以當朋友這一點,如果有一天你跟我分手了我一定會離你遠遠的!」 
 玟雨臉垮了下來…「哪有人還沒開始就說分手這種事的…」
 東萬看著玟雨,表情變的有些調皮…「那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分手了呢?」
 玟雨連想都沒有想…「不會有這麼一天的。」
 「我是說如果啦…你會不會假設啊?」 
 玟雨嘆了口氣,「那我會追著你到天涯海角,讓你怎麼甩都甩不開我!」 
 這下子換東萬的臉垮下來了,「你是說真的啊?也太可怕了點!」 
 玟雨瞇起眼…「你是說每天見到我是件很可怕的事?」 
 東萬點點頭…「嗯,很可怕……」 
 好阿,這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李玟雨難道有這麼差? 
 「金東萬,你────」  
 就在玟雨即將爆發的同時,東萬抱住了他,
 他耳朵裡傳來這樣的一句話… 
 「所以我絕對不會跟你分手的。」 
 一句話讓玟雨的怒氣全消了,
 感受到東萬的溫度,玟雨將他的手握緊,
 他轉身將東萬壓在床上,東萬閃著一雙眼望著在他上頭的玟雨,
 玟雨眼中的熱度讓東萬慌張的移開了視線… 
 「玟雨……你……我是說,對了…彗星跟政赫哥那裡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們去看看他們吧!」 
 東萬說完就想起身,玟雨壓住他在他耳邊說了句…「別管他們。」 
 「咦?可是、可是……我們、我們這樣不太───」 
 好!
 那個好字被硬生生的接收了。
 他李玟雨會放過這個機會那才有鬼! 
 至於彗星跟政赫那裡就……自求多福吧! 
* 
 彗星在新家客廳跟一個從外星來的人對看著,
 那個外星來的傢伙露出"我也沒辦法阿"的表情看著桌上一個裂成兩半的項鍊!
 都怪文政赫這傢伙太粗魯了,才會不小心把他珍藏的盒子打翻,
 虧他還這麼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他居然一碰就裂掉了…
 遇到他果然沒什麼好事! 
 「你不能全怪我阿…誰叫你不把盒子封緊一點,它才會掉出來的!」
 申彗星瞪了他一眼,「如果是我的東西就算了…這個是要拿去還給玟雨的,可是裂掉了我怎麼跟他交代啊?」  
 玟雨的……「那還不簡單,我去跟他說不就行了!」 
 「重點才不是這個呢…!」 
 「那是什麼?」 
 「這是他送給我的東西,我無論如何都想完好的還給他。」 
 看著彗星,文政赫嘖了一聲…
 「是你自己放玟雨去找東萬的,既然這樣你何必這個在意這條項鍊?」 
 政赫的話狠狠的刺進了彗星的心…
 是阿,是他自己放玟雨走的,可是他不會選擇我的,就算我挽留他也不可能,
 忽然,彗星笑了。 
 「…你說的沒錯,我是不該在意的…」 
 盯著那條項鍊,彗星有種錯覺,那條裂成兩半的項鍊似乎就像他跟玟雨,
 已經不會再恢復到從前的樣子了,既然這樣的話…既然這樣就丟棄吧…
 他一把拿起項鍊將他塞到政赫手中。 
 「喂,這條項鍊既然是你用壞的,就交給你處理了!」 
 「啊?」政赫用一種"真是麻煩"的眼神看著彗星。 
 「我不管,幫我處理掉啦!」 
 政赫看著彗星半晌,只能嘆了口氣拿起項鍊放口袋…「我真是搞不懂你。」 
 『我真是搞不懂你…』
 根本就沒人能夠了解他吧,
 就連玟雨都無法了解,更何況是他極力排斥的文政赫,
 這世界這麼大,人這麼多,我怎麼會這麼寂寞呢?
 都是文政赫這傢伙的錯,害我越想越難過了! 
 彗星瞪了一旁不明所以的政赫一眼。 
 「喂~你不覺得你該走了嗎?」 
 「你都是這樣的嗎?利用完別人就急著趕人走?」 
 「請你搞清楚了,我是只對你這樣的!」 
 「我哪理惹到你了?你總是對我有偏見?」 
 「誰叫你喜歡惹花拈草,我才不想當那些花跟草呢!」 
 「我惹花拈草?那總比你跟玟雨這樣的關係好吧?」 
 政赫才剛把這句話說出口就後悔了,因為他看到彗星臉上出現了受傷的表情… 
 他惱怒的站起身走到門口… 
 「算了,好心沒好報,我走了!」 
 彗星看著門"啪"一聲關上,家裡又恢復了寂靜,
 一瞬間,他的世界沒有別人,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終於他的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
 他不斷抹掉淚水,告訴自己不可以哭,卻只是越難過而已… 
 申彗星,你怎麼會這麼狼狽呢? 
 文政赫在另一扇門後聽著彗星的啜泣聲,
 握著手中裂成一半的項鍊,
 事實上,他早就知道這是玟雨的東西,
 因為那條項鍊就是一個大大的『M』字…
 所以他才故意將它摔壞的,他想知道彗星對玟雨的感情有多深…
 沒想到這個"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看樣子,他不應該再繼續沉默下去了。 

 沁"言: 
    這是瓊瑤劇這樣XDD
    我好久沒打肥皂泡泡劇情了,
    總覺得好懷念阿(閃亮亮)
    這類故事是我以前的最愛耶!(汗)  
    阿~真的好肥皂啊!(自己都受不了)
    可是打的很開心,哈哈哈X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