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潤二】Firefly(下)

 櫻井翔殺了我哥哥,但是他不是故意的。
 那是一場交通事故。
 他們一起開車去旅行的時候去了海邊,喝了一點小酒,因此出了車禍。
 哥哥就死於那場車禍中,那台車子面目全非,哥哥用自己的身子保護了櫻井,因此櫻井只受了輕傷,哥哥就在他身上漸漸的沒了氣息。 
 在醫院裡我對他吼,我說你是殺人兇手,如果你不邀哥哥出去就不會有事了!
 哥哥保護了你,你卻沒有保護好他,你們交往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全是一些於事無補而且極度不成熟的話語。 
 櫻井坐在輪椅上包著繃帶,身上多處的瘀傷,睜著一雙徬徨無助的眼神看著我對他吼叫,
 然後他虛弱的說『對不起…但是,潤,那是一場意外,你要相信我是愛他的。』
 我衝上前提起他的衣領,高舉著拳頭最終卻沒有揮下,只是緊緊的將櫻井抱住。 
 「你原諒他…是嗎?」
 在松本懷中的二宮睜著黑白分明的眼珠朦朧的望著松本,
 松本低頭望著他笑了笑。
 「是…我原諒了他。」 
 在這張雙人床上,他們被厚重的棉被包裹著,二宮已經忘記自己是怎麼從沙發到床上的,
 他只記得松本一次次的索取,恰到好處的力道,輕緩卻充滿了刺激…
 但是松本這樣的溫柔,也許…也是給那名叫做櫻井的男子吧,就像他心裡想著念著的是相葉一樣,他跟松本相似卻不一樣,他比他更果斷卻也更冷漠。 
 「就算傷的很深,我也無法像你那樣將他送走或者就此遠離他……我做不到。」
 二宮將松本抱的更緊了些,貼在他胸膛上聽得到強烈的心跳聲。
 「其實很容易…只要壓抑住就可以了。」
 壓抑住所有痛苦,那些負面的東西就當做不存在,欺騙自己遺忘得了總有一天就真的會忘記的。
 「松本,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銀膠菊呢?」
 松本輕笑,笑聲在胸腔裡發出微弱的共鳴。
 「因為我聽得到他的悲傷,被誤認是滿天星的悲傷、大家都喜歡滿天星的悲傷、沒人想碰觸的悲傷、傷害人的悲傷…所以我希望有人能放心的碰觸他而不會受傷。」 
 二宮覺得松本是一個善良的孩子,渴望被了解與關愛。
 「如果…實驗成功的話,我們當朋友吧。」
 松本眼神暗了下來。「嗯,謝謝你。」 
* 
 松本趁二宮洗澡的時候做了漢堡。
 二宮小小的身軀、甩著濕撘撘的頭髮被松本推到桌邊,松本的笑容跟往常不同,
 是一個孩子氣的率真笑容。 
 「我很厲害吧,你說喜歡我馬上就能變出來喔!」
 像是想要得到獎賞似的,二宮也微笑。
 「可是不知道好不好吃阿…」
 「肯定好吃的,我很擅長煎肉排的,不信吃吃看。」 
 二宮拿起盤子裡的漢堡咬了一口,濃郁的肉香起司還有美乃茲的味道融合為一體,蔬菜的脆度恰當的搭配,清爽口感濃而不膩。
 真的很好吃。 
 「怎麼樣?」
 「嗯,好吃。」
 「你看,我就說吧!」 
 二宮一邊吃一邊看著滿臉笑容的松本,意外的是個很容易卸下心防的孩子呢…
 不過這樣的松本比較好,光是這樣看著就讓人感到安心。
 這時候,松本的手機響了,松本看了下號碼,抬眼望著二宮,接著快速接起。 
 「喂~你好…是,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二宮看著松本說話,總算把整個漢堡都吃完了,松本只替自己泡了咖啡,沒泡二宮的份,
 所以他端起對面松本的杯子喝了起來。
 松本收起手機。
 「我有說要給你喝嗎?」
 二宮搖頭。「你沒泡我的。」
 「因為只剩最後一包了…真不知道之前是誰說我是老闆你是員工的…」
 二宮舔了下嘴唇。「吶,老闆跟員工會滾床嗎?不會吧?」
 「那可不一定…」松本笑,二宮望著他。
 「…不要再叫我那個暱稱了。」
 「什麼?」
 「我阿…可以說是被你的那句NINO騙到的吧。」
 松本微微一愣,「相葉…他在美國會順利的吧?」
 二宮再度搖頭。「不知道,我已經盡力了,出了日本之後他的人生要自己擔!」
 「但是你還是會掛念他吧…」
 二宮沒有回答,沉默著。 
 「吶~二宮…」
 「什麼?」
 「檢驗報告出來了…」
 「然後?」
 「一切無異。」 
 餐桌上恢復了一片寂靜。
 半晌後二宮才起身道 
 「那就開始做實驗吧。」 
*  
 二宮手裡握著二瓶濃稠體。
 松本緊張的看著二宮,二宮吞了口口水。
 客廳裡寂靜的有些可怕。 
 「我幫你調吧。」
 松本說罷,拿了一個小碗將瓶子裡的香精跟黑色液體倒出。 
 香精的透明沾上漆黑,看起來不像是可以喝的東西。
 松本拿了湯匙開始攪拌,透明融入濃稠裡漸漸被覆蓋。
 松本調完看了二宮一眼,二宮抿著下唇準備接過,
 但松本卻微笑搖頭。 
 「算了,我喝吧。」
 「咦?」
 松本直視著二宮。「我果然不應該讓別人陷入危險之中的,尤其…你是個這麼好的人。」
 二宮睜著大眼微微皺眉。「那我做那些身體檢查受那些苦不就白費了嗎?你不可以這樣!」
 「可是……」
 「我不喜歡欠別人東西,我不會讓你喝的,不是我的話,那你就放棄吧,只有這二種選擇,不是我去就是放棄,你選一個!」 
 二宮的眼神很認真,松本大大搖頭。「我不可能放棄,我是為了研究這個才活到現在的。」
 「那就讓我喝吧,松本…」 
 松本的手開始顫抖,他將碗放下。 
 「不一定會失敗的不是嗎?」 
 松本突然站起身,他一語不發的離開實驗所。
 二宮看著他離去,將視線轉回桌上的藥,他輕輕的將他捧起湊到嘴邊… 
* 
 是一種花香味。
 很濃郁的味道…沒有苦澀,似乎有些太美好了…
 二宮睜開眼睛,看著空空如也的碗。 
 嚥下喉嚨的時候有種溫暖的感覺,但那藥水明明就沒有加熱。
 身體沒有太大的反應…二宮不禁開始懷疑這真的有用嗎?
 松本是說三天這藥效才會起作用嗎?
 他又是去哪裡了……會不會就不回來了呢? 
 才剛這麼想,門被打開了。
 松本捧著新的PSP跟PS2放到他面前。
 二宮愣了會,抬頭看著氣喘噓噓的松本。 
 「你……」
 「你不是想玩嗎?現在開始,你說什麼我都會照做的。」 
 二宮睜大眼睛看著松本認真的表情。
 你喜歡我嗎?松本…
 只差一些些就要問出口了,最終還是選擇沉默。 
* 
 松本成了二宮的奴隸。
 但是松本並沒有到達會在他面前搖尾巴的程度,
 怎麼說…這應該比較偏向於無微不致的照顧,
 二宮想要喝水只需張嘴,水就到他嘴巴裡了,
 連吃飯他都抱著遊戲機,松本一口一口餵他吃,
 但有時候松本剛睡完午覺起來,態度也會很差,
 每當這種時候二宮都會說… 
 「你其實不需要這樣對我。」
 松本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很兇狠,但語氣卻很溫柔。「這三天我都要照顧你,盡我最大的力量…」 
 二宮想,松本只是想要贖罪…
 無法放棄一直以來堅持的東西,卻又害怕傷害人…
 這是非常矛盾的吧?
 二宮看著松本的睡顏常常會想,這孩子如果沒有他哥哥沒有櫻井翔,
 也許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
 而他呢?如果沒有相葉雅紀他也不用如此吧。
 但是,如果沒有他們,松本潤跟二宮和也是不會相遇的。
 這就是緣分?二宮無奈的笑了。 
* 
 三天其實過的很快。
 就在二宮已經漸漸習慣松本的生活習慣,例如他幾點洗澡睡覺吃飯的時候,
 三天就到了。 
 是今天,他就要進去那透明溫室,他打算躺在那堆花朵裡安穩的睡一覺,
 但誰又知道睡一覺起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二宮希望結果會是好的,否則松本該會有多麼失望。 
 已經到了晚上,松本替二宮擦拭藥水,這目的是要測試喝的還是塗的哪種比較有功效,
 松本將二宮抱在自己大腿上,從後頭環抱著他,細細的擦拭著二宮的雙手,
 二宮始終沒有多說一句話,縱使表面上看來很無所謂,但松本知道他其實很緊張,
 因為他每一次的觸碰都讓二宮顫抖,將二宮放置在床上,他替他擦拭全身,
 他身上有香精的味道,還参雜著沐浴乳香還有……自己身上的香水味。 
 「二宮…」
 「吶,那你要快一點…不然功效很快就過了。」 
 那藥水的功效只能維持二個小時。
 二宮的眼睛如同松本第一次看到那樣可愛而閃耀。 
 「二宮,對不起…」
 「你哪裡對不起我?你給了我一億,還這麼照顧我,現在只是我回報的時候。」 
 松本忍不住棲身吻著二宮的唇,深情而激烈的熱吻使二宮一陣暈眩,
 突然,二宮推開他了。 
 「我會沒事的,對吧?」
 松本望著二宮點頭。「一定會沒事的。」
 「所以不要擔心我了。」 
 二宮說罷爬起身,松本倒在床上看著二宮往透明溫室走去…
 他將溫室的門打開時,松本重重的眼睛閉上了。  
* 
 被一群花朵包圍住是什麼感覺…
 嗯,其實很溫暖,土壤的溫度還有日光燈的照射…
 二宮躺在滿片的銀膠菊裡,剛巧也穿著一身白的他看起來就像融入花朵裡了,
 他想他純白的衣服一定被土壤弄髒了吧,但在他身邊的小花依舊還是潔白的令人喜愛,
 他有毒嗎?二宮摘下了一朵,湊到鼻間聞著。
 說真的,他有一種像在自殺的感覺。 
 不過就算是自殺,這也絕對是很美的一種方式吧。 
 沉睡吧,無論是媽媽、相葉還是誰…
 都在他的腦袋裡沉睡吧。
 只有松本潤,他希望再度見到他時,他能對他露出真誠的笑容。 
* 
 果然腐爛了呀,松潤。
 松本看著自己的手,哥哥帶著微微的笑意看著他手上的潰爛。
 是哥哥拉著自己的手去觸碰那個花朵的,所以他的手過幾天就變這樣了,
 他哭著跟哥哥說,好痛好難受…
 哥哥微笑時就說了那句話,果然腐爛了呀,松潤…
 在那之後,哥哥在他心中也開始美好的腐爛了。 
 其實櫻井說錯了。
 他沒有很愛哥哥,那是因為櫻井愛哥哥所以從他那個角度看去的自己也是如此,
 但其實……他想毀滅他。
 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被視為無害的人。
 哥哥的死他一點也不難過,他只是覺得被櫻井跟哥哥背叛了,所以他才對櫻井吼…
 我……不想那樣的,不是這樣的。 
 松本衝進溫室裡時,二宮就躺在一片銀膠菊裡…
 他的眼淚不停的掉落,他錯了,這樣不是在拯救銀膠菊,
 因為他的自私,而傷害一個人根本只是加深罪孽而已。 
 其實……那藥水根本就沒有功效喔。
 他的實驗老早就失敗了,他無法突破,而櫻井又突然說要去國外半年,
 突然又要變成一個人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他想…找個人陪他一起死吧。 
 二宮過不久就會嚴重的過敏,皮膚會開始潰爛。
 花粉吸入太多會造成的致命的危險…  
 松本在花叢裡跪了下來。 
 「松本?」
 二宮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松本流淚的表情,他微微皺眉。
 「你為什麼哭?」 
 「………我,對不起,其實這根本沒有功效,我騙了你。」
 為什麼做這種事?為什麼不阻止二宮?
 他一定是瘋了吧?
 現在才甦醒會不會太晚也太慢呢? 
 二宮微微一笑,他伸手抹掉松本的眼淚。
 「我其實一直都很感激你的出現,因為你…相葉才能得救,所以無論你是否欺騙我,都沒關係。」
 「二宮,我送你去醫院吧,這不是無藥可醫的!」 
 二宮看著松本,爾後遙遙頭。
 「你知道嗎?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他恨相葉,他恨他帶走了媽媽,他恨他讓自己陷入愛與恨的沼澤裡痛苦不堪。
 他希望他死卻不希望他死,那已經讓他快要無法承受了,所以他將他送走,
 縱使知道,相葉因為他的決定每晚都在哭,相葉在他面前裝的堅強,
 但是他還是知道的,相葉沒有他會有多麼難受,帶著那樣的心情對他的病情絕對沒有幫助的。 
 「我一直覺得,銀膠菊出生一定有他的目的,他的目的就是破壞,這本身沒有什麼不好,如果沒有他這世界都很歡樂,那也太過安逸了吧…」
 二宮抬眼望著早已淚流滿面的松本,他微微一笑。
 「還記得我說如果實驗成功我們當朋友的事嗎?」
 松本只是聽著,點頭。
 「現在失敗了,我跟你算什麼呢?」
 松本咬著下唇,搖頭。
 「我們是戀人喔,松本…你喜歡我吧?對不對?」
 二宮眼神暗了下來…
 「既然如此,殺了我吧…我早在相葉離開的時候,就不想活了,也是如此才答應你那個要求的。」 
 沉睡吧,無論是媽媽、相葉還是誰…
 都在他的腦袋裡沉睡吧。
 包括二宮和也這個人。 
 松本看著二宮冷靜的表情。
 是呢,他第一次見到二宮就覺得他是個豁達的人,
 不在意的事情很多,隱藏著許多無法傾訴的悲哀。
 就和他說的,全部都被壓抑住了。
 但是,他也是一樣的。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瓶香精,跟一只打火機。 
 松本還沒認識二宮之前,一直在假設,如果那個人發現這實驗注定會失敗他會怎麼做?
 從腦袋裡竄出的想法就是,殺了他。
 所以當他知道這香精易燃的時候,就起了這種想法。
 就和銀膠菊一起消失吧。 
 知道銀膠菊最徹底的剷除方式是什麼嗎?
 松本抱住二宮,在他耳邊問。
 二宮說他不知道。
 松本將香精倒在他們周圍,扭開了打火機。
 就是燒了他喔。
 將唇覆上時聞得到銀膠菊淡淡的花香味,還有燒焦的味道。 
 火很快就蔓延了到日光燈的電線,燈泡應聲破裂,
 屋子頓時只剩強烈的火光與熱源,二個人相擁在花田中央沒有掙扎沒有情緒,
 只是緊緊的依靠著彼此。 
 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呢?身為人類放不下的東西果然還是太多太滿了,
 那些傷害彷彿永遠都深值在他們心底,因此他們相信想要超脫的方式就是重生。 
 當二宮再度睜開眼時他真的看到了,松本的笑容,
 他也對他笑,火光漸漸的吞噬掉他們。
 那些火苗像是夏季裡的螢火蟲那般,雖然閃耀壽命卻極短,
 在那一瞬間燃燒殆盡,然後撤底墜落。  
* 
 報導對這場火災的評論很有意思。
 標題大大的寫著,銀膠菊的悲傷。
 然後在各大評論節目上,一一的把二人的身世、遭遇激烈的討論一番。 
 櫻井翔用筆記型電腦看著這些節目,當自己跟另外一名少年的身分變成A君跟B君的時候,
 他心想這群人真是該死。
 本來打算有大概半年都不會回來日本的,但用電腦觀看日本新聞時才驚覺,
 松本潤死了,而且還是殉情,那個殉情對象令他感到莫名極了。
 二宮和也,他是誰?
 在機場大廳,他看到一個人正拿著那篇報導哭泣著,
 他疑惑的看了他許久,然後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你別難過了。」 
 少年淚眼婆娑的抬頭望著那個男人,他有一張溫柔的臉龐,看起來很親切。
 他放聲大哭。 
 「NINO你為什麼要這麼傻……」 
 櫻井看少年喊著那個暱稱,他沉默了下來。
 他也很想問,潤…你怎麼這麼傻。  
 「我……會被原諒嗎?」少年開始無助的顫抖。
 櫻井遞出手帕給他,摸摸他的頭微笑。
 「別哭了。」
 看著少年愣愣的接過,滿溢的悲傷使櫻井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了機場。 
 櫻井決定帶滿天星去參加他們的葬禮。
 他希望讓他們知道,縱使銀膠菊不願,滿天星也會堅定的守護住他們的。 
END 
 沁曰" 
 嗚嗚~我好累好累好累(死)
 這挑戰真是不得了,從1號開始趕到現在真是太可怕了,
 一度有落淚,只是因為沁沁是一個感性的婦女XD
 其實我有點懷念,我真的太久沒有寫這種會領便當的文了!(笑)
 燒花園殉情那裡其實我腦中的場景很美的說XD
 各位看倌辛苦了,下一篇是大宮,只剩明天了呢,應該會很短ˇ 
 然後這篇取名叫FIREFLY,只是因為曲風很適合這篇文而已,
 如果可以搭配著看會更好喔(現在才講也太晚)以上ˇ
 然後我得承認,這篇文受魔王影響極大這樣(但小大從頭到尾只在這裡被我提到而已XDD) 
 ‧夜澄沁‧  090616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