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翔二】ONE LOVE(2)

 祭典快要開始了。
 榜單放榜也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二宮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爺爺寄信、寄衣服、寄吃的,就是沒有寄給他的話語,
 到底怎麼了呢爺爺…是不是生病了?還是………
 不,二宮和也,不是那樣的,千萬不能有這種想法。
 因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第六感有多麼靈驗,所以不敢繼續想下去。 
 「二宮,你換好衣服了嗎?要不要一起走?」 
 看著和室門的剪影,聽著櫻井開朗的聲音,二宮胸口冒出一團怒火。 
 「二宮?」 
 "唰"一聲,二宮將和室門打開,櫻井太過靠近紙門因為突然的開啟他往後退了一步,
 二宮一把扯過櫻井浴衣的衣禁,眼中寫著滿滿的憤怒。 
 「櫻井翔,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煩?每天在我耳邊囔來囔去的,我都想把我耳朵割掉算了。為什麼你這個人這麼厚臉皮,總該有點羞恥心吧?都擺明了討厭你為什麼還不走?如果你走了爺爺就不會拋下我了,我恨不得你現在就消失!」 
 一連串沒有斷氣的喊完,二宮覺得哽在心頭的東西突然一下子化開了,
 櫻井用有些徬徨明顯被嚇到的眼神望著二宮,二宮才放開他。 
 「無論如何,去看榜單吧,去跟你那些朋友參加祭典……不要管我了。」 
 二宮說罷將和室門關上。
 回到一個人既昏暗又安靜的和室,二宮眼眶不由得泛紅。
 聽聽看,他剛剛說的話多麼的任性,那根本不是櫻井的錯,
 櫻井會被收養也是爺爺的意思,他也只是照情勢去做而已,
 很明顯的,只是遷怒,因為太害怕的關係,所以再也不管了。 
 「二……二宮?」 
 櫻井微弱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頭傳來。
 二宮將心懸著,都說到這地步總該放棄了吧? 
 「那麼,我在這裡陪你吧。」 
 咦?
 二宮將視線轉向門口的影子,那影子縮成一團靠著紙門。  
 「喂~你聽不懂我的意思嗎?我叫你────」
 「是,我懂。」
 「不對,你根本不懂,你───」
 「二宮,你可以聽我說嗎?」 
 也許是櫻井沉穩的聲音使二宮安靜下來。
 他什麼時候沒有聽他說了,這一個禮拜他聽的還不夠嗎?
 櫻井拼了老命的告訴他,他的血型、星座、身高、體重、生日,
 甚至連腳的大小尺寸還有視力測驗的結果都報告給二宮聽了,
 就只唯獨一件事沒說……… 
 「我其實有親人的。你還記得你幾年前對一個陌生人說的預言嗎?」 
 二宮愣了一會。
 沒錯,在一、二年級的時候他的預感特別準確,
 有時候如果察覺到異狀,是會主動去告知那個人的,
 但是他早就不記得了。 
 「你說…他的兒子不可以去留學。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那個人相信了,因為他兒子明天一早就要去國外,因為這件事情,所以他沒有讓兒子去。而後來新聞出來了,他兒子準備撘上的那台飛機失事,乘客全數死亡。」 
 這麼說的話……。 
 「嗯,我就是那個人的兒子。小時後我常常會來看你,你一定不知道吧?
 「爺爺是知道這件事情的,爸媽登門拜訪過爺爺了,爺爺只說如果想要報答他們的話,讓我當他的養子,並且在我國小六年級要畢業的時候過來陪伴你,這也是為什麼我是養子但是並沒有改掉姓氏的原因。」 
 原來…是這樣?
 那麼說櫻井根本不是像他所想的那般可憐麻,
 果然是電視劇看太多了。
 不過說起來這件事情不是更戲劇化了嗎?
 因為他的預言救了櫻井,而他爲了報答他當了爺爺的養子陪在他身邊。
 居然會有這麼離奇的事情,想不到他的一句話給未來的自己帶來一個這麼大的麻煩。 
 「所以,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早就不在這世界上了,爲了你不要說是不去看榜單或是參加祭典,要我死我也願意。」 
 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奇異的想像的出來,他語氣中的堅定是如此真誠。 
 「………這樣說,好像你死了都是我的錯似的。」
 雖然討厭他,但是絕對不希望他出事。 
 「二宮,你要怎麼對我都沒關係,你要罵我打我或者是討厭我都無所謂,只是我不希望離開你。
 「因為那是我跟爺爺的約定,我要永遠陪在你身邊。」 
 啪撘一聲,二宮將和室門拉開,對上櫻井的眼睛時他低頭拉住了櫻井的衣擺。 
 「我………陪你去看榜單吧。」
 櫻井閃著一雙寫著感動的眼睛,二宮只是低著頭沒有說話。
 「好,然後再去祭典?現在去的話…看得到煙火吧?」
 「嗯。」 
 有那麼一點點,只有那麼一點點,他覺得櫻井翔說不定是個好人,
 只是說不定啦,搞不好一覺起來他還是會覺得櫻井翔長的像死角一樣讓他討厭。 
*  
 很快就看到櫻井的號碼了。
 他臉上維持著笑容看著位於最頂端自己的號碼,
 他錄取的是鎮上最好的學校。 
 「想不到你還滿厲害的?」 
 櫻井轉頭看著二宮,二宮穿著和他一模一樣的浴衣,他微微一笑握住他的手。 
 「去看煙火吧。」 
 對於包覆住自己的那雙手,二宮感到有些介意,但終究還是沒有甩開。
 櫻井翔是因為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因為對爺爺的承諾所以才留在他身邊的…
 一定不是真的喜歡他吧。 
* 
 煙火在黑幕中綻放出一朵朵燦爛的花。
 從絢爛到消逝都在那幾秒之間。
 櫻井的手從沒有放開過,二宮難得的也乖順的讓他握著,和他坐在樹下吃著冰棒望著美麗的煙火。 
 櫻井只顧著看煙火,手裡的冰要溶化了也不知道,二宮只是默默的看著他手上的冰溶化然後沾上他的手,正常人應該會立即回神才對,但櫻井很顯然的神經大條,依舊專注的看著煙火沒半點反應。 
 「喂喂~冰溶化了啦!」
 二宮終於忍無可忍的出聲提醒。
 「什麼?」
 櫻井嘴上回應著卻還是沒有將視線移開,
 眼看冰漸漸溶化就要滴到浴衣了,二宮一陣慌張。 
 「翔,冰~冰!」
 「…………。」 
 櫻井實在太專注看煙火,這回連聽都沒聽到,
 這傢伙是怎麼樣?沒看過煙火嗎?
 鎮上的祭典跟煙火秀他出生幾年就看了幾年,
 而且每年都一樣,其實要不是櫻井很期待的樣子,二宮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現在比較在意的是他手上快要溶化成糖水的冰棒,
 要是沾到爺爺送的浴衣就不好了,而且要知道這衣服很難洗,
 跟他生活雖然只有一個禮拜,但是從這一個禮拜裡他知道櫻井是個家事白痴,
 飯不太會煮就算了,連衣服都不會洗,每次他從浴室走過看到櫻井正在爲那些衣服苦惱時都很想上前幫他,但最終還是默默的走掉,等到櫻井終於放棄回房時,他才會偷偷的將那些衣服洗掉!
 所以,如果櫻井的浴衣髒了負責洗的人一定也還會是他! 
 於是二宮立即湊上前低身舔去那即將要滴落的冰。
 二宮忽然的接近,還有他身上一種好聞的味道終於讓櫻井回過神,
 他低頭看著二宮,原本握著他的手不由得緊了些。 
 呼,還好沒真的滴下來。不過櫻井的巧克力口味比他的草莓口味好吃多了。
 一邊這麼想一邊抬頭,一抬頭就和櫻井閃亮的眼眸相對,二宮愣了下。 
 「怎……怎麼了?」
 「二宮,我是說…如果喔。」
 「啊?」
 「如果有一天,我對你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你也千萬不能討厭我。」
 二宮只是望著他,「什麼奇怪的事?」
 「嗯……我想想看,小學四年級的健康教育課本應該沒教到吧?嗯…」 
 健康教育課本?那些心臟腎臟的會變成什麼奇怪的事情啊? 
 「想知道嗎?」
 二宮看著他,發現他眼中參雜著一些他不懂的雜質,那是什麼呢?
 就這樣看著看著,櫻井也不知不覺離他越來越近,他的臉變的越來越模糊二宮不由得將眼睛緩緩的閉起。 
 從嘴唇上傳來櫻井暖暖的氣息,櫻井將他拉近了一些也順勢將這個吻加深。
 二宮雖然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是唇上軟軟的觸感,好像還嚐得到一些甜蜜的感覺,
 嗯,對了,這是巧克力跟草莓混合之後的甜膩味道。
 櫻井退開了,看到二宮微微睜開朦朧的眼睛,他輕輕的親了下他的臉頰,在他耳邊輕聲道 
 「吶,你喜歡嗎?」 
 二宮只覺得他吹撫過耳邊的氣息癢癢的,他睜著一雙不明所以的眼睛看著他,並下意識的與他保持了一點距離。 
 「知道這叫什麼嗎?」櫻井對著二宮燦爛一笑,並輕鬆的舔了一口早就該溶光了的冰棒。
 「這叫接吻,是只能夠跟自己喜歡的人做的事情喔。」 
 接……吻?
 二宮愣了下。
 雖然不太明白但是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看,煙火!」 
 二宮看著天空中的煙火綻放,櫻井眼中倒映著煙火的光芒,
 如果能夠這樣過下去也不錯? 
 「煙火真的好漂亮喔!」
 「嗯,是很漂亮,但告訴你我已經看過八百遍了!」
 「咦?是嗎?」櫻井沉思了一會,隨即又抬頭對他笑道。
 「那下一年我們再一起來吧?」 
 下一年阿……
 二宮忽然想起在東京的爺爺,
 每年他都是跟爺爺一起來的……
 抬起頭看著櫻井的笑臉,他大力的甩開他的手。 
 「我要回去了。」
 「咦?為什麼?」櫻井看著被甩開的手一臉納悶。
 「我累了,我想回去不行啊?」
 二宮沒有停下腳步繼續走,櫻井則連忙跟上。
 「可是我還想───」
 「那你就留下來看呀!」
 「不行。」
 望著一旁嘟起嘴顯然覺得掃興的櫻井皺眉。「為什麼不行?」
 「因為你還小,我不能放你一個人在家。」 
 嘖,他是我的誰嗎?管的這麼多……
 二宮一邊在心裡抱怨卻也默默的讓他走在自己身邊了。 
* 
 這個暑假對二宮來說真的非常特別。
 今年沒有爺爺的陪伴,只有爺爺每周寄來的信件,
 還有一些吃的東西,像是冰棒、果凍、布丁一類的東西,
 內容都是希望他們二個要和睦相處不可以吵架,
 完全沒有問及他過的好不好或者想不想他之類的問題。 
 其實現在的第六感跟小時後比起來應該說是衰退了不少,
 現在比較不常感應到那些事情,有時候還會感應錯誤,
 所以二宮也不知道一直盤旋在心裡的不祥預兆到底是真是假…
 不過這樣等待一向不是二宮的作風,某一天當櫻井又被學生會的邀去踢足球回來,
 他正色的告訴他… 
 「我要去東京。」 
 櫻井愣了好一會,擦汗水的動作倏地僵住,他目不轉睛的盯著二宮。 
 「我行李都整理好了,明天就要去買車票,我只是跟你說一聲而已,免得你去報失蹤人口。」
 二宮說完就要回房,忽然櫻井黏膩膩的手拉住了他。
 「你是要去找爺爺嗎?」
 「當然,不然我沒事去東京做什麼?」
 「………不要去。」
 「為什麼?」二宮回頭望著皺著眉頭的櫻井,他瞇起眼。
 「我一直覺得你跟爺爺有事情瞞著我,你知道的對吧?」
 櫻井遙遙頭。「我不知道,但是爺爺說如果你要去東京,一定不能讓你去!」
 「爺爺說的?真的?」
 「嗯。」 
 二宮靜了下來。
 為什麼不讓他去呢?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原因! 
 「二宮,答應我你不會去。」
 望著櫻井認真的眼神,二宮最後只能無奈的道
 「知道了啦。」
 然後轉身回房。 
 他知道歸知道,但是絕不可能輕易罷休,
 他們不讓他去肯定有什麼原因,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去東京。 
* 
 沁曰"
    目前俢到這裡XD
    很難得我居然在修文耶(揍)
    而且改了大半的劇情。
    因為大宮跟潤二絲毫沒有靈感只好修文了XD
    明明沒什麼內容居然也有三千多字(汗)
    這篇文比我想像中的還長ˇ
  ‧夜澄沁‧  090606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