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禁】查號台與寂寞病 (2)

 「我好睏喔!」
 手越揉著眼睛,就這麼坐在車上一動也不想動。
 坐在他身旁的小山有些無奈的搖著他。 
 「快起來了…你這樣子計程車司機會很困擾的!」 
 小山和司機互看了一眼,司機大哥豪爽的笑了笑表示他並不介意,
 突然,一旁的山下終於看不下去道 
 「小山,你把他抱下車吧!」 
 「咦?」
 抱…抱他下車?  
 「難不成你抱不動他?」 
 「怎麼可能抱不動,他這麼小一隻……可是……」 
 他穿著藍色蕾絲裝抱他的情景不是很奇怪嗎?……等等… 
 「山下課長,我們兩個要這樣去吃飯嗎?」  
 山下對著小山驚訝的表情笑了笑,「你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嗎?」 
 這倒是,他只是想著要去吃飯,而且這衣服布料其實穿起來還挺舒服的,
 一時之間也忘記自己的裝扮。 
 山下丟了一個袋子給小山道,「你們二個在車上把衣服換上,我先進餐廳了!」 
 山下對小山說完,跟司機道謝以後就下車往餐廳方向移動,
 小山納悶的瞧著袋子裡的東西。 
 是二件牛仔褲,跟二件………一黑一白……的……情侶裝?
 咦?情侶裝?小山瞪大眼,打從他踏入公司開始,他就被山下課長的行徑搞的錯愕不已,
 他…他真是個我行我素的人啊! 
 「年輕人,我先去上個廁所,你們慢慢換啊!」
 司機大哥數著山下給的一大疊鈔票笑著下車了,車上的密閉空間只有小山跟手越二個人。 
 「喂~手越,你醒醒啦!」可惡,他是吃了安眠藥嗎?
 這個想法的竄入讓小山愣了下,他……該不會真的是吃安眠藥吧?
 搞不好他看似開朗的外表其實內心是十分痛苦的,
 小山看著手越睡得沉,忽然有些不忍心叫他起來,
 可是……衣服還是要換,他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不管了,他先換上自己的再說吧! 
* 
 套上牛仔褲,他選擇黑色那件寫著"I LOVE U”字樣的T-shirt換上,
 將頭上的錨耳朵髮圈拿下來,他看著髮圈想起台上那群少女對著他閃爍的眼神不由得笑了,
 他戴這個真有這麼可愛?他倒覺得他身旁的手越還比他可愛個一百倍! 
 他轉頭看著手越沉睡的臉龐,唉,怎麼還不醒呢?
 再這樣下去山下課長會等得不耐煩的,於是小山無奈的將手越扶起。 
 「對不起了!」 
 小山將手越扶正,手越睡著的身子卻極不配合的往他懷裡倒,
 他愣了下,下意識將他抱緊,在他懷裡的人兒軟軟的,撲鼻而來的甜蜜香氣讓小山有些恍神,
 他遙遙頭,伸手搓搓他的臉頰。 
 「喂~醒醒!」 
 沒有反應。
 這在小山的預料之內,他真的睡的太誇張了,
 穿著這身裝扮活像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
 睡美人要清醒的方法是…………得到王子的吻? 
 鼻間的香氣,還有他越靠越緊的柔軟身體讓小山不由得看傻了,
 他……真的好可愛,應該沒人能夠拒絕這種誘惑吧?
 他低下身子,他的眼睫毛長而濃密,皮膚白嫩透點粉紅,
 那唇飽滿紅潤,他的臉靠他越來越近,直到嘴唇印上一種軟嫩的觸感,
 小山才像催眠後被喚醒的小孩,驚慌失措的抬頭並將他推開。 
 手越感覺到唇邊有一種熱度,但隨即一種力量將他推到窗邊,
 他的頭撞上窗戶,痛的他悶哼了一聲,睜開眼他瞇著眼望著四周。 
 「咦?…這是哪裡?」 
 小山的臉燒紅,他整個人跳開坐到另一邊面對著窗戶,
 他吻了他,他吻了他,他吻了他!
 小山慶一郎,你當真以為他是睡美人?就算他不是睡美人你也不是王子啊!
 更何況回到現實裡,他也不是你的愛人加藤成亮,他是手越祐也,
 你居然做了這種事情,要是被加藤知道你這麼變態,他一定會跟你分手的,
 你認識人家也才幾天?…………怎麼會這樣呢? 
 「小慶?你在幹麻?面壁思過嗎?」 
 手越隨口的一句話讓小山扭過頭,拼命搖頭大聲喊道…「對不起!」 
 手越愣了下,不清楚這是為何…「怎麼了?你的臉好紅…而且你衣服怎麼換了?這裡是哪裡?」 
 他不知道!
 小山看著他疑惑的眼睛喘著氣,還好,他不知道! 
 「山下課長要帶我們去吃東西,你先把衣服換上吧,我先去找課長了!」 
 小山說完慌張的開車門消失,手越連想喊住他的機會都沒有,
 他偏頭看著小山逃走的背影,這是怎麼了?
 他幹麻這麼驚慌還跟我道歉?………難道他對我做了什麼?
 手越想起剛清醒時唇邊的熱度,指頭撫上嘴唇,難道說……他吻我?
 可是,他為什麼要吻我?他喜歡我?不,應該不可能…
 還是說那是我的幻覺,他根本沒有吻我?但………咦? 
 手越將袋子裡的衣服拿出,是一件白色寫有"I LOVE U"的T-shirt,
 是情侶裝?跟小慶身上那件是一套的… 
 手越快速的脫掉一身的行囊,換上衣服,
 他決定…要好好問清楚! 
* 
 餐桌上,山下有意無意的會看著小山,實在不是他對小山有興趣,
 而是手越一直偷瞄小山,才讓山下不由得將視線也跟著放在他身上,
 想知道小山是哪個地方不對了?手越幹麻一直盯著他? 
 小山被二道視線搞的有些吃不下,視線真的是個奇妙的東西,
 他是無形的卻會有壓力,搞不好還會殺人也不一定…
 不安的吃著碗裡的烤肉,一旁的山下終於開口道 
 「雖然只有我跟手越,但這也算是你的歡迎會,歡迎你加入我們!」 
 山下端起酒杯,小山連忙道…「我不喝酒的!」
 不喝酒?山下皺起眉頭。「為什麼?」
 「因為……因為成亮不喜歡。」 
 山下的眉頭一下子舒展開來,換上一個看似輕鬆但卻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他的確是不太喜歡別人喝酒。」因為當年他很愛喝吧?山下嘴角扯出一笑。 
 手越聽到加藤的名字立即問口…「你跟他是什麼關係?」 
 小山嚥下肉後困難的說,「我…我也不怕你們知道…」小山喝了口水,拍拍胸口緩和一下才道
 「他是我的愛人!」  
 手越眼神亮了起來,看樣子……那真的是他的幻覺?
 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不可能還會吻他的,
 另一邊的山下笑著道…  
 「像你這樣坦承的很少。」 
 其實普遍大多數國家還是不太能接受這種戀情的,
 朋友間知道就算了,絕不可能高調的刻意讓人知道,
 能隱藏就隱藏,這是山下對這種戀情的看法,
 事實上,他自己也沒有很排斥同性,像是如果可以遇到像手越這樣可愛的男人,
 他也不會因為性別拒絕的。 
 「是嗎?」小山想了想…「你們是我第一個坦承的人!」 
 這樣很值得高興嗎?手越看著小山沉思著,
 怎麼他一點都不覺得開心呢?  
 這飯局繼續,聊著聊著…天也漸漸的黑了。 
* 
 錦戶坐在辦公室裡,搖著辦公椅,他跟最後一個離開的同事揮手。 
 「錦戶,你還不走嗎?」同事投以一個"你在等誰啊?"的奇怪眼神。 
 「嗯,我……再整理一下。」錦戶低頭假裝整理東西,那名同事才點頭離去。 
 等他們全走了,錦戶才原形畢露,
 他拿出手機,才正要撥門口已經傳來喧嘩聲。 
 山下、手越、小山有說有笑的走進來,山下臉紅紅的像是喝酒,
 他一看就知道他們一定去吃飯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看到手越跟小山身上穿的那套衣服,
 情侶裝? 
 「不錯麻,還可以翹班去吃飯?」  
 「咦?小亮你還在等我嗎?」 
 「我……我只是想說等等看而已,你太慢了!」 
 手越抱歉的一笑,「對不起,我馬上收拾東西!」 
 錦戶看著他跑過來,又看了下後頭的小山,
 小山一接觸到他的眼神連忙鞠躬道 
 「我是小山慶一郎,今後受你指教了!」 
 在他印象中,這個男人的脾氣不太好,而且那眼神像在審核什麼人似的,
 讓他皮都繃緊了。 
 這時,山下走進辦公室丟下一句…
 「小亮你不要對人家太凶喔,這樣永遠找不到新人的!」 
 錦戶聽了微微一笑,看樣子山下對這個小子印象很好?
 表面上都是他在扮壞人,但是背後指使者一直都是山下,
 雖然他承認自己脾氣也不是太好,很容易沒耐性,
 可是一些刁難的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只是山下總說要磨練他們,他才照著做。 
 「好了,我們走吧。」手越背起包包,走到門口對小山燦爛一笑。 
 「今天那件事情,謝謝你!」 
 眼前燦爛的笑容讓小山又恍神了,不過他立即反應過來他說的那件事是哪件,
 他是在說吃豆腐事件吧? 
 「這沒什麼啦…但你以後要小心點!」 
 手越笑著點頭,「我知道,那我們先走了,明天見。」 
 錦戶聽著他們的對話,越聽越覺得奇怪,
 但他還是先跟著手越出公司才問道 
 「你們早上發生什麼事了嗎?」 
 發生什麼事阿…手越腦袋裡浮起小山驚慌失措的表情,還有唇上的熱度…
 他遙遙頭。 
 「沒什麼阿。」 
 錦戶看著手越,直覺認為,一定有什麼吧? 
* 
 小山疲倦的躺上床,床上冰冷的讓他打了個寒顫,
 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那個吻… 
 「小山?小山?你怎麼了?」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麻,
 為什麼會對他………  
 咦? 
 「小山…你身體不舒服嗎?」 
 小山翻起身,看到的是加藤擔心的表情,
 一瞬間,他的罪惡感全湧上,
 他今天吻了別人,他不能把這種事情告訴他,絕對不行…
 他不要加藤離開自己,絕對不要! 
 他一把抱緊加藤的腰,聽著他的心跳聲,加藤有些被嚇到。 
 「你怎麼了?第一天上班不順利嗎?」 
 小山搖頭,「沒有,他們人都很好。」只是山下讓他錯愕、手越讓他無措、錦戶讓他有壓力… 
 「那趕快睡吧,我也該走了!」 
 加藤雖然有小山家的鑰匙,但從不在這裡過夜,
 也幾乎都是他來小山家,小山很少會去加藤家。 
 「很晚了…」 
 加藤沒好氣的道…「你也知道很晚了?我等你等到現在耶!」 
 「留下來陪我。」 
 加藤愣了下,今晚的小山是怎麼了?
 雖然他會撒嬌,但是…沒這麼粘人的。 
 「乖,我明天還要早起,不然,我…我陪你到睡著吧。」 
 小山妥協了,他放開加藤躺下,加藤將他的被子蓋上,握住他的手。 
 「小山,你要加油喔…」 
 小山看著加藤打從心裡關心他的表情,湊上前吻著他唇。
 加藤起先嚇了一跳,但隨即也沉淪在那個吻裡,
 許久,小山才放開他。 
 「成亮……對不起。」 
 「幹麻道歉呢?」 
 小山閉上眼,「謝謝你替我找到工作。」 
 加藤望著他才笑著道…「快睡吧。」 
 小山眼睛閉著,但卻像吃了安眠藥一樣,遲遲無法入睡。 
* 
 男人風流是常有的事情,這到底是誰說的?
 他就覺得他自己很專情,專情到自從一年半前在咖啡廳見到他第一面,
 他就深深被他吸引,再也沒有喜歡過任何人,
 可是他勇氣不足,只能在他每次跟那個凶巴巴的人一起來的時候偷看他,
 他偶爾會跟他看對眼,為此他可以高興一整天。 
 『你的名字應該不叫久貴田增吧?』 
 增田縮在角落,說真的他有點難過,
 雖然當下很開心他跟自己說話,可是過了一、二天發現…
 簡直丟臉到家了。 
 他會不會就此以為,他的名字就叫久貴田增吧?
 不要啦…拜託,不要! 
 站起身,增田想自己該振作了,他上前洗把臉,準備回家。
 這時門上鈴鐺聲響起,走進來的是那個凶神惡煞…
 增田縮了一下,這是看到他的立即反應。 
 「喂~你打烊時間還沒到吧?」 
 增田愣了一下,比著門口的公告說…「今天是公休。」
 他只是太過無聊才會想說來店裡晃晃的。 
 「是喔…」錦戶一向不在乎公告這種東西,他轉頭打量增田。
 「既然你在,那就煮杯咖啡給我吧!」 
 「咦?」 
 錦戶不管他到底有沒有同意,在吧台旁的椅子上坐定,
 一副就是"還不趕快?"的臉。 
 增田很想說"其實他就要走了",可還是往咖啡機裡倒咖啡。 
 「請問…你要幾杯?」 
 「二杯,我跟手越的。」 
 聽到手越這個名字,增田眼睛亮了起來,動作也跟著快速不少,
 錦戶見狀無奈的一笑。 
 「為什麼你這麼喜歡他?」 
 「什麼?」 
 「你聽到了。」 
 增田手沒有停過,臉紅成一片,「我……我……我……我……我不…我…」
 錦戶皺起眉頭,「好了好了,算了,你當我沒問過!」聽他這樣我下去他都煩躁了。  
 「因…為,因為他全身上下都甜甜的。」 
 錦戶抬頭看著增田,甜甜的?
 他是在說他自己嗎?柔順的褐髮,圓圓的臉頰,
 看起來很好欺負的無辜眼神,也是跟蜂蜜一樣有甜甜的味道,
 雖然手越那傢伙更明顯。 
 「好了。」 
 增田不知何時將咖啡都打包好了,他笑著遞給錦戶,
 「這就送你們喝吧。」 
 錦戶愣了下,拿過咖啡後在桌上丟了銅板…「我不會白吃白喝的。」 
 「請等等!」
 增田將錦戶拉住,錦戶感覺到他暖暖的手握著自己,轉頭看著他,
 增田以為他是在瞪他趕緊將手放掉。 
 「我、我只是想說,你…你能給我手越的電話嗎?」 
 錦戶看著他許久,「好阿,拿紙跟筆來。」 
 增田聽到他願意,開心的拿出筆將手掌攤開道
 「寫在我手上吧!」 
 錦戶先是愣了下,隨即拿著筆在他手上書寫,
 他的手掌皮膚粗粗的,好像做過很多粗活一樣,
 開店不是那麼簡單,他應該也是辛苦過來的人吧。 
 「好了,我走了。」 
 錦戶說完就快速消失,增田聽著門邊鈴鐺再次響起,
 低頭看著手掌上的字。 
 104 
 查號台號碼?
 增田抬起頭看向門口,真是的……害我還這麼期待!
 不過,他說的也是,打查號台的話也是一個辦法吧! 
*  
 小山上班第二天,他連電話都碰不著,
 已經成為稱職的錦戶傭人。 
 「把這杯拿去給山下課長!」 
 錦戶一進門就將咖啡遞給小山,為什麼不自己去呢?
 小山疑惑的想,而且為什麼幫課長買咖啡的不是小妹而是錦戶呢? 
 他言聽計從的拿著咖啡敲敲課長室的門。
 沒有回應。
 他又敲。
 一樣沒有回應。
 他還是敲。
 還是沒有回應。 
 「對不起,打擾了!」 
 小山低聲說著,將門給打開,
 發現山下正撐著頭,好像被剛醒來的樣子。 
 「…………你有事?」 
 山下的語氣冷漠,讓小山皮繃緊緊的,
 「錦戶前輩說,這咖啡要給你的。」 
 「你耍我嗎?」  
 「什麼?」 
 「我不喝咖啡的。」 
 真的?小山心裡慌了一下,那為什麼錦戶前輩要……  
 「你為了這個把我吵醒,真是的…別開玩笑了,我好睏你知不知道?快走吧,別再來煩我了!」  
 山下煩悶的趴在桌上碎碎念,小山這才喊了句抱歉匆忙退出辦公室,
 不過這時間不是應該辦公嗎?很明顯是偷懶麻…
 真搞不懂他們到底崇拜他什麼地方? 
 小山將咖啡拿回座位,錦戶才像剛剛想到一樣…
 「阿,我說錯了,這是要給手越的。」 
 小山無奈的轉頭看著錦戶,他的座位在錦戶右邊,而手越的座位在錦戶左邊,
 基本上,錦戶只要把咖啡往左邊放就可以,而且他才不相信他真的說錯了! 
 「錦戶前輩,你為什麼要這樣讓我去被課長念呢?」 
 錦戶笑了笑,「我是要讓你記住,這個時間山下課長都在睡覺,你是絕對不能去吵他的,用說的不夠深刻,直接被念才是最簡單的方式!」 
 不愧是前輩呢!
 小山低下頭,唉,不愧是前輩…連整人都有很好的理由耶! 
* 
沁言:
  是的,這故事真的好長,明明出現的也就N團那六個而已卻可以這麼亂,
  可想而知N團真的有很多可能!
  最後一段其實我是寫好玩的,覺得錦戶整小山的畫面應該還滿有趣的,
  這篇奉獻了我百年難得一見的慶成,有寫的奇怪的地方請見諒XD 
 2008.12.21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