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三十二)

 曾經遭遇的別離 曾經遭遇的邂逅
 無盡的淚水與加快的心跳重疊在一起
 繼續在此等候
 so I could, so I would, you know? 
 吶,跟你說喔,我阿…真的很希望帶給別人幸福,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快樂。 
 但這太虛假了是不是?
 如果我能和你一樣沉睡就好了。 
 『你做不到的,AM君。』 
 將借來的DVD光碟片放進機器裡,聽到老舊的機器運轉的細微聲響,
 還有來自心裡那悶悶的很微弱的聲音,微微笑了下,抱著膝蓋我坐在沙發上直盯著螢幕,
 這部片子叫《東京少年》,講述的是一名少女與內心裡另一個自己的故事。 
 曾經,我也懷疑身體裡有另外一個自己,是那個人傷害了自己心裡最喜歡的人,
 但是其實並不是吧?
 那只是一直潛藏在心底的卑劣想法,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才覺得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簡單來說,只是想逃避而已。 
 所以真的會有人像書上說的那樣擁有多重人格嗎?
 像錦戶是大倉衍生出來的人格那樣,他們知道彼此的存在並且共存,
 但會不會有另一種情況是,多重人格之間並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他們甚至排斥著內心裡自己? 
 果然這麼深奧的問題不適合我吧,是不是呢?大野君… 
 『………』
 大野君?
 『…………小聲點。』
 什麼?
 『我叫你小聲點,魚都要被你嚇跑了。』
 魚? 
 盯著電視螢幕,女主角的另一個人格正在為自己將要消失而悲傷的哭泣中。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家裡很安靜,客廳裡只迴盪著女主角哭泣的聲音,
 與這氣氛不符合的大野的嗓音傳來 
 『我在釣魚阿,剛剛因為你的聲音都把魚給趕跑了。』
 釣魚?你在溪邊?
 『我想我應該在睡覺。』
 所以你這是在作夢?
 『……應該吧。』 
 真是詭異的情況。
 所以大野君是在夢中釣魚,所以他連在夢裡都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咦?那大野君,你如果夢到一些不該夢的我會不會打擾到你啊?
 『不該夢的?……例如什麼?』
 呃……我是說…那個……
 『你的聲音出現就已經打擾到我了吧。』
 啊,我想也是。 
 一邊贊同著大野君的話一邊看著螢幕上的女主角跟男主角說再見,然後女主角轉身露出一個跟剛剛截然不同可以稱之為溫柔的笑容望著男主角,不論是語氣、態度、眼神,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二個人。 
 『你又有什麼困擾的事嗎?』
 咦?大野君怎麼知道?
 『你來找我都是壞事。』
 別這樣說麻,大野君是我的精神支柱阿。
 『不過,我才是有病的那一方吧…』  
 嗯。是呢。
 說起來,我從來不覺得大野君是個心裡有病的人,
 也許是散發出來的氛圍還有說話的方式,緩緩的很明顯就跟其他人不同,
 大野君之所以會在我心裡,只是因為他的嗜睡症吧?
 並不感覺到他有任何的掙扎或者矛盾,好像完全能夠包容跟接受,
 大野君對來我說,就像是黃昏,很溫暖很自然。 
 大野君,你不會想知道我的真實身分嗎?
 『真實身分?那很麻煩吧,不用了啦。』
 你就裝作有點興趣的樣子不行嗎?
 『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看著螢幕變黑,然後開始跑出演員的名字還有贊助廠商,
 我苦笑了下。 
 可以告訴我,怎麼看透一個人嗎?
 『………咦?』
 我想看透手越君,他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還有二宮君,到底藏著怎麼樣的秘密?
 『呃……感覺好深奧。』
 我也覺得很深奧阿,大野君,為什麼人心這麼複雜阿,如果大家都能正面思考不是好很多嗎?
 『那就直接了當的跟他們說,我想看透你們不就好了。』 
 直接……?
 啊啊,對呀,為什麼不能直接面對他們呢?
 總是這樣把自己所有的疑惑都隱藏在心底,這樣實在太辛苦了,
 就正大光明的出擊,告訴他們,我想了解你們,這樣不就好了嗎? 
 哇~大野君,你真是我的燈塔耶,每次和你聊天我都好開心,我好想抱緊你!
 『你……冷靜點。』 
 更何況,你也抱不到呀。
 大野君心底的話傳到我身體裡,我只是將光碟片取出,看著DVD外殼的封面介紹,
 剛剛那部片的結局是最後那名少女的另一個自己消失了,因為唯有那個人格消失她才能得到幸福,而那名少女始終不知道另一個自己的存在,不知道另一個人格決定消失時的傷心與痛苦,只隱約覺得有一個人在支持著自己,但此時那名少女的身邊已有另一個男孩,他是她的男朋友,他們相視而笑,就這樣少女最終得到了幸福。 
 為什麼一定要有所接觸、一定要忘掉心裡部分的自己才能得到幸福呢?
 有什麼辦法,是能讓所有人格都是正面的,都是對主體有幫助並且能夠依靠然後得到幸福的?
 這麼說來大倉君跟錦戶君幸福嗎?
 幾次的交談以來,實在不覺得他們快樂,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綑綁住了。 
 大野君,你喜歡我哪一點啊?
 『嘎?……啊,魚跑了。』
 說說看麻,大野君。
 『什麼啊?……已經是第二隻了。』
 大野君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嗎?
 『那就,現在的你吧。』 
 現在的相葉雅紀?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呢?
 惹人喜愛?還是…… 
 『別管這麼多,就是現在的你嘛!』 
 聽著大野君的話,我內心有種溫暖的感覺。
 大野君總是當著我的精神支柱,我卻無法對他有什麼幫助,
 或許大野君你該自己振作起來對抗睡意的,
 本來我是該這樣對你說的吧?但我卻感覺到你並不會特別討厭這樣的自己,
 而我也害怕,你會就此消失。 
 瞄到了家門旁放置的一把雨傘,那是大野君的呢,下次遇到還給他吧。
 就當作是我最後一次任性,請你就這樣自然的待在我心裡吧,
 因為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而我需要你。 
* 
 踏出家門。
 今天英文有個小考,數學也有個小考,經濟學?嗯……有小考嗎?
 不管了,再去問問二宮君吧。 
 天氣實在很熱,才走沒幾步汗已經從臉頰上滑落。
 進教室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抬頭就看到二宮君正精采的打著PSP,
 對外界的情形一蓋不感興趣的模樣。
 咬著下唇我到他身邊蹲下,扒著他制服的衣角說。 
 「吶,二宮君。」
 「幹什麼?別扯啦…」
 二宮君邊說邊扯開我的手,眼睛還是直盯著PSP的螢幕,看都沒看我一眼。
 「二宮君,你看看我嘛!」
 彷彿看到二宮君的額頭冒出了青筋,冷冷的開口說了。
 「不要。」
 「二宮君,看一眼就好,一眼!」 
 好不容易,二宮君將PSP存檔放下,直視著蹲在他身邊的我。
 我仔細的望著二宮君的眼睛,用各種角度觀賞著他的臉。
 二宮君皺了下眉頭,有些不自在的道
 「你幹麻?」
 「嗯……原來如此,真的不一樣耶。」
 「什麼不一樣?」
 「對了,二宮君今天經濟學有小考嗎?」
 「………你這傢伙真是差勁透了。」 
 二宮君邊說邊轉頭拾回桌上的PSP,又陷入他與勇者還有恐龍的世界。
 看著這樣的二宮君我微微笑了下。
 果然跟放學之後的他是不同的二個人呢,無論是看人的眼神、還是語氣,
 雖然眼前這個二宮君說話刻薄對他的態度極度冷漠,但是卻很熟悉呢。 
 「那…今天經濟學到底有沒有小考阿?」 
 看來二宮君短時間內是不會再理我了。 
* 
 我有時候真的覺得我很聰明。
 不,是本來就很聰明麻。  
 看著桌上的經濟學考卷,再瞄了眼台上認真在批改考卷的老師。
 我拿起筆寫上了名字,相葉雅紀。 
 『雅紀,這種常識問題不是稍微讀一下書就知道了嗎?』 
 對於心裡面的話語我只是嘟起嘴說。 
 翔君阿,所以這題的答案到底是A還是B嘛!
 『咦?是C吧,你真的連猜題的運氣都沒有耶。』
 唉唷,我靠的是實力不是運氣啦。
 『前提是,你靠的都是我的實力吧?』
 翔君,快,下一題。 
 沒錯。
 因為煩惱太多事情了,腦容量都被手越君二宮君翔君大倉君錦戶君潤君大野君給佔滿了,
 哪裡還容得下英文君數學君跟經濟學君的位置啊?記憶體會如此不夠說起來也是他們害的麻,
 所以讓其中最聰明的翔君回報我一下也不算過份阿。 
 只是麻,有點對不起台上的經濟學老師就是了,
 他是這麼相信學生不會作弊從頭到尾都埋首在批改考卷的工作上,
 不過認真一點來說,這樣的作弊方法絕無僅有,又有誰會發現呢? 
 『AM君,你們這樣太奸詐了吧。』 
 就在答案完全寫完,我跟翔君都鬆了口氣,我想著要怎麼感謝翔君的同時,
 一個悅耳好聽的聲音傳來,不用想,那是手越的聲音。 
 手越君,如果你不讓我這麼煩惱的話,我一定不靠翔君也寫的出來的!
 『你們這叫作弊,不怕我去告密嗎?』手越君說。
 『告密?……呵呵,那不是連我也遭殃了嗎?』
 翔君的語氣聽起來很平緩,但我感覺到手越那裡的雜音變多了,是在慌張了嗎?
 『櫻井前輩,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了,我會當作不知道的。』  
 嗯,手越真的很喜歡翔君呢,這份感情絕對超越了我對翔君的吧。
 但是愛一個人是這樣的嗎?
 怎麼也無法認同。 
 這時下課鐘聲響起,考卷被收走後,
 我看到二宮君趴在桌上眼睛半閉,看起來就是剛睡醒的樣子。
 二宮君上課時間其實大部分都在睡覺呢,寫考卷的速度也是快的驚人,
 成績卻總能保持在十名以內,到底是什麼時候唸書?晚上?  
 「二宮君二宮君…」
 我跑到他身邊搖搖他,他難得的呈現還沒睡醒的失魂狀態。
 「二宮君,聽說你是一個人住對吧?」
 他沒有反應,於是我繼續說…
 「那我去你家住吧?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就打擾你了,請你多多指教。」 
 我說著還對二宮君漸漸睜開的眼睛燦爛一笑,半晌後我聽到二宮君緩緩開口說… 
 「………什麼?」 
 我依舊笑著。「因為我喜歡二宮君,所以我要徹底的了解每一個你,這樣最快啊!」 
 嗯,想了很多種方法,想要掌握住二宮君的每一面,想要了解他,
 果然還是每天跟他膩在一起是最好的方法吧? 
 二宮君盯著我的臉,然後將手掌貼在我的額頭上。
 「沒發燒阿……難不成是接連的考試把腦子考壞了?」
 他的手很冰,明明天氣這麼熱,因為很舒服所以我沒有閃躲。
 「二宮君,我是認真的,你不可以拒絕我。」 
 這還是我第一次用這種強硬的態度對二宮君說話吧?
 他將手抽回,用一臉實在很麻煩的表情看著我,
 當接觸到我堅定的眼神時只好趴回桌子上悶悶的說。 
 「隨便你啦,到時出了什麼事情我可不負責。」 
 看著二宮君將小小的臉蛋埋進手臂裡,不知怎麼的,心裡忽然擁上了一些期待,
 如果…能夠更接近二宮君一點的話,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那一面,都會令人感到開心吧。
 重要的是我得在一禮拜的期間內解開二宮君的秘密才行,因為…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 
 沁曰" 
    這篇開頭真的打了很多使我必須動腦的話語,打完就讓我筋疲力盡了XD
    前半段根本就是堀北真希東京少年的心得XD
    我這個懶人拿來文裡用了一下,其實一個小時多的電影我只看了二十分鐘,
    因為中間有段女主角記憶喪失一直在重複,不過劇情很好懂是真的。
    推薦倒是還好,只是因為我很瘋狂的在找尋類似的題材作品XD 
    大野君出現了(灑花),大野君一直在片場外等戲唉!XD
    打這篇在聽NINO的秘密,所以後面變的比較輕快(笑)
    秉持著發一篇休三天的精神持續中(毆) 
    090522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