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禁】查號台與寂寞病 (1)

 他的手機裡總共有三百六十五個號碼,剛好是平均一天可以認識一個人,
 但是此時此刻,他發現自己沒有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
 明明他有那麼多的朋友,卻沒有真正令他安心的。 
 腦袋轉了轉,他按下三個號碼,
 對著手機螢幕他皺起眉頭。 
 他居然寂寞到想打電話給查號台人員耶,唉,他什麼時候想法這麼變態了… 
「104您好,敝姓手越,很榮幸能為您服務…」 
 呀…是什麼時候按下的?
 小山對手機眨眨眼,看來他的手指比他的腦袋還要積極呢。 
 「阿……我……」 
 「是,請問要查訊什麼號碼呢?」 
 電話那頭的聲音柔細且悅耳,清晰中帶點甜蜜,讓人聽了就打從心裡喜歡,
 這讓小山原本就糾結在一起的腦袋更無法運作了,
 直到對方用可愛的聲音不停的發出『喂?先生?喂?』的疑惑聲音他才清清喉嚨道 
 「呃……我、我…我想查…查加藤成亮家裡的電話。」 
 「呃…不好意思,請問先生是要查私人電話嗎?」 
 「嗯,是…是!」
 冷靜下來…小山慶一郎,冷靜下來! 
 「不好意思先生,私人電話是無法查詢的喔!」 
 此話一出小山就知道糗了,他還真是個笨蛋…
 哪有人打查號台查朋友電話的麻! 
 「啊,對不起…真的很抱歉,其實…其實我是不小心按錯所以…真的真的對不起!」 
 連聲的抱歉換來的是對方像鈴鐺般細碎的笑聲,
 雖然那聲音很微弱但聽在小山耳裡卻被放大了數十倍,
 看吧看吧,對方一定覺得他很愚蠢! 
 「沒關係,104很高興能為您服務…」 
 對方的話讓小山大聲的喊著『真的對不起!』就匆忙把電話掛了,
 將手機扔在床上,他的心臟還在慌亂的跳動著,
 他怎麼會做出這種蠢事的,要是被加藤知道的話他一定會笑死我! 
 「小山,你還沒醒嗎?………你在幹麻啊?」 
 加藤成亮打開門就看到小山慌張的將手機藏到棉被裡,
 他走進屋內,皺起眉頭打量著他。 
 「我剛剛好像聽到你在講電話?」 
 小山冒著冷汗呵呵呵的乾笑著…「沒、沒有呀,倒是你…去哪裡去這麼久?」 
 加藤將手裡的超商袋子搬上桌,他笑著從裡頭拿出鮪魚罐頭跟二個抱枕,
 那二個抱枕合在一起是一幅完整的圖畫,就讀美術系的加藤一向很喜歡這類的藝術訪製品。 
 「這是梵谷的名畫《星空》,是情侶枕,很特別吧?」 
 小山瞄了加藤一眼,「你一個要放在我家嗎?」 
 加藤將圖後半的抱枕扔到小山手裡,「難道你不想要嗎?!」 
 小山盯著那個抱枕,說真的…比起梵谷他對鮪魚罐頭還比較有興趣,
 加藤見他如此不捧場,沒好氣的將抱枕搶了回去。 
 「既然如此我就送別人好了,看是要送增田還是送──」 
 加藤的話被小山一個大大的擁抱截斷了,剛醒來的小山身體暖暖的,加藤知道他又開始耍撒嬌這招了…
 「雖然我不喜歡梵谷,但是我喜歡成亮喔。」 
 加藤臉上出現笑意,他掙脫出小山的懷抱。
 「你少來了!」
 雖然嘴巴上這麼說還是將抱枕塞回小山懷裡。 
 小山拿著抱枕得意的露出燦笑,隨手將他放到維尼娃娃旁,還煞有其事的對著維尼娃娃說話…
 「吶,幸運小子,這是咱們成亮送的定情物,交給你了,你可要保護好喔!」 
 加藤無奈的望著小山,都已經二十好幾的人了還對著娃娃耍可愛,
 雖然小山在外總是一副鄰家大哥哥的能幹模樣,但…可能是他太過成熟的關係,
 在他面前的小山就顯得幼稚許多,不過…他就是無法不喜歡這樣的小山吶,
 記得他跟小山交往好像是去年聖誕節的事情,
 因為小山那個笨蛋在那麼重要的節日忘記帶家裡鑰匙,
 他抱著背包就跑來我家敲門,露出"我好可憐,你不可以拒絕我"的眼神說…
 『成亮我忘了帶鑰匙耶!』
 對著他閃爍的眼神沉默了好幾秒,『然後呢?』
 他眼中的閃爍漾出一絲詫異…『你不覺得此刻你應該說"那就進來休息"嗎?』
 成亮偏過頭,裝傻道『………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啦。』
 『成亮………』 
 在他的可憐攻勢下,那天晚上我替冷的要死的他放了熱水澡,做了咖哩飯,
 並在睡前替他沖了杯牛奶,
 他嘴唇上沾了一圈的牛奶,笑著說…『我有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
 他的臉逐漸在我眼中放大,毫無預警的他吻了我,
 那是個帶著淡淡奶香味的吻,甜甜暖暖的,
 看樣子泡的太甜了吧! 
 『吶…』
 『什麼事?』
 『跟我交往吧!』 
 在那之後我們理所當然在一起,去超商的時候會順便看對方家少了什麼買回去,
 會打電話問對方晚餐要吃什麼?儼然就是情侶模式。
 但至始至終我都沒說過『最喜歡小慶』這種話。 
 「對了,我幫你找到工作了喔。」 
 加藤的話讓小山興奮的轉過頭…「什麼什麼?」
 小山上禮拜才結束到處打工的生活,
 之後很認真的跟加藤談論到未來的事情,總覺得該找份安穩的工作安定下來,
 於是加藤著手替他尋找工作。 
 「我看看喔…」加藤從包包裡拿出筆記本,上頭密密麻麻記載著一堆事情。
 「找到了!」 
 「什麼什麼?」小山好奇的湊上前也順便想偷看加藤的筆記,加藤快速的將筆記合上。 
 「這工作待遇不錯,我是有認識的人你才可以進去的。」 
 沒偷看到筆記,小山默默在心底埋怨加藤的小氣,那裡面肯定有什麼秘密…
 「是嗎?那是什麼工作?」 
 「查號台專員。」 
 「什麼?」 
 「查號台啊…就是那個"很高興為您服務"的查號台啊!」 
 這他當然知道!
 前幾分鐘前他才剛打過呢…
 不過……這天底下真有這麼巧合的事?  
 「這可是我套關係才讓你進去的,別丟我的臉喔!」 
 加藤的話小山沒在聽,他又想起那個悅耳好聽的聲音,他能跟那個聲音的主人當好朋友嗎?
 不過……希望那個人能把那通電話忘記! 
* 
 手越祐也跟同事正好說到昨天接到的奇怪電話。  
 「那個男的還打來問朋友家裡的電話號碼呢,你說他可不可愛?」 
 坐在他對面的男子生得一張俊臉表情卻不太好看,
 手越舔了下沾在唇邊的牛奶,突然,"框噹"一聲,咖啡廳吧檯出現鍋子掉落的聲音,
 錦戶亮深嘆了口氣。 
 「可愛個頭,我看他們一群男人都是變態!」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斜眼瞄向在咖啡廳吧檯,正目不轉睛盯著手越瞧的男子。
 那是這家店的店長,年紀輕輕,長的很可愛,卻是個變態! 
 手越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在看誰,他微微笑著道…
 「小亮總是把喜歡我的男人說成是變態,像吧檯那個也是吧!」
 手越的眼神掃向吧台,於是那個男人手上的鍋子又掉了,手越滿意的轉回視線。 
 看到他這般惡作劇的行為,錦戶亮皺眉,「那是你這傢伙太有男人緣了,喜歡你的男人早就排隊排很遠了。」 
 手越知道自己對男人的魅力,老實說,他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反正他沒什麼損失,偶爾還可以像現在這樣讓他們露出慌張的表情,
 這早已經是他人生中重要的娛樂活動之一了。 
 「小亮為什麼要這麼反對呢?那如果我真的跟男人在一起怎麼辦?」 
 「那我就跟你斷交!」 
 一想到手越窩在別的男人懷裡羞怯的模樣,他一把火都上來了。 
 手越看著他臉上的怒意,甚覺有趣…「那你也喜歡我怎麼辦?」 
 「不會的。」 
 錦戶回答之快速,這讓手越微微蹙眉…「小亮的意思是你不喜歡我?」 
 錦戶很敏感的察覺到,當手越臉色沉下來時櫃檯的那名男子臉上不捨的模樣,
 他重新將視線轉回手越臉上,是,他承認他長的一臉天使模樣,
 純真無暇的白皙臉龐,掛在臉上時淺時燦的笑容,是很賞心悅目的景色,
 男人麻,視覺系動物,就連他都很想得到他。 
 這件事情手越本人並不知情,他還認為他極度討厭他那張臉,
 搞半天,說別人變態,其實他才是最變態的那一個。  
 「咳咳…外面是怎麼了,圍了這麼多人…」 
 這話題成功的讓手越忘記剛剛的彆扭,他用八卦的語氣道… 
 「有人撞車了,在我們公司門口呢。」  
 「搞什麼,這樣很擋路!」 
 「小亮有點同情心麻,飛了很遠的那個人,聽說會成為我們的同事喔!」 
 飛了很遠?錦戶皺起眉頭…好吧,那可能真的挺慘的。  
 「而且呀…那個人是山下前輩的朋友介紹來的…」 
 山下?「他不是很不屑靠關係這種事情?」 
 「所以阿…」手越奸奸的笑著,「山下前輩的朋友肯定跟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怎麼可能阿!」
 錦戶雖然嘴巴上這麼說,卻在心底無限循環的『真的假的?』  
 「你也知道阿…辦公室的大家都對山下前輩很景仰,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應該會有不少人心碎喔!」 
 是沒錯,如果要拿手越跟山下比的話,手越是專吃少女跟少男,山下則是熟女跟熟男,
 在不同的年齡領域裡傷了不少人的心。 
 「好了啦,上班了!」 
 手越點點頭,起身攬著錦戶的手臂走到吧台,
 在經過那名始終不敢正眼瞧他的男子時燦爛一笑。 
 「吶…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情!」 
 那名男子緊張的抬頭,對手越跟他說話這件事情感到受寵若驚,
 這個反應在手越的預料之內,他比了比他的胸口。 
 「我想你應該不叫久貴田增才對!」 
 言下之意就是,他的名牌戴反了! 
 他說完在錦戶的催促下步出咖啡廳。
 增田愣愣的探頭看著他倆的背影消失…
 那個男孩……果然不只身上有甜甜的香氣,
 連聲音都很甜呢!  
* 
 小山真覺得自己衰透了。
 都已經到公司門口卻突然被一台車撞飛了出去,
 飛出去的那一剎那,他聽到自己的心裡冒出一句… 
成亮,救我! 
 加藤沒好氣的推了下小山的額頭。 
 「你以為我是超人嗎?怎麼可能救得了你嘛!」 
 小山撫著自己的頭,將嘴巴張開,加藤極有默契的將切好的頻果丟進他嘴巴裡。 
 他除了臉跟那顆頭是完好的以外,手跟腳都骨折了,
 現在只能躺在病床上讓加藤照顧著。 
 「高司角左麼判?」 
 「拜託你,把頻果吞下再說話!」那是哪國語言? 
 小山好不容易嚥下,道…「我是說,公司要怎麼辦?」 
 加藤放下水果刀替他倒了杯水,「我有跟我朋友連絡,他說沒關係,等你好了再去,而且…他還說要讓人拿花來慰問呢。」 
 小山『喔』了一聲,隨口問道…「你那朋友人真好,他叫什麼名字?」 
 「山下智久。」 
 「喔~你跟他一定認識很多年了吧?」 
 「是…是阿!」 
 加藤轉身,眼神也跟著暗了下來,他該說嗎?其實那個人是他從前喜歡過的人,他完全是基於當初拒絕我拒絕的太狠,因為有罪惡感才這麼幫著我的。 
 「沒什麼啦…對了,我要去幫你辦入院手續。」 
 就在加藤要轉身時,小山突如其來的拉住他的手,讓加藤心驚了下…
 他該不會想逼問他跟山下之間的事情吧?那他該怎麼回答才好? 
 「為什麼……」 
 不會吧?他真的要問嗎?
 加藤的心跳幾乎快破百了。 
 「為什麼我媽沒來呢?」 
 加藤的心跳一下子從百位數揍降,他拍拍自己的胸口。 
 「伯母他去市場,說要替你煮雞湯,手續就拜託我辦了。」 
 小山愣了下,媽媽會把這種事情拜託加藤辦?
 看樣子,她接受了麻… 
 放開加藤的手,他笑了笑。
 前二個月,當他決定要跟加藤交往時,他打過電話給媽媽,
 媽媽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沉默了許久然後默默的將電話掛上,
 所以現在這意思是……她認同加藤了? 
 雖然身體受傷了,但心情卻出乎意料的好。 
* 
 在快要下班的時候錦戶被叫去課長的辦公室,
 手越一邊整理手中的文件,一邊等待錦戶下班,
 可是當他看到錦戶臭著一張臉走出來時不禁好奇的湊上去道… 
 「怎麼了?」 
 「課長說…要我買束花今晚去探望那個車禍的新人!」 
 「咦?山下課長這麼關心他阿…」看樣子傳聞可能是真的喔! 
 「真是麻煩死了,沒事出什麼車禍,等他上班看我不整死他才奇怪!」
 錦戶碎碎念的收拾自己的東西,手越走到門口一臉"又來了"的表情。 
 「每次小亮都這麼說,但結果都不是這樣。」 
 錦戶回敬他一個"少羅唆"的凶惡眼神,手越假裝沒看到湊近他道… 
 「吶吶…他叫什麼名字?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 
 錦戶抬起頭睨著手越興致勃勃的表情,手越雖然很有男人緣,但主動對一個男人有興趣是少見的,因此他鎖起眉頭,他的熱衷讓他不爽極了! 
 「怎麼?你這麼有興趣?」 
 「嗯?…我想看的人不是他啦,是山下前輩的朋友,那個誹聞人物啊,朋友出了這麼大的事應該會在他身邊的吧!」 
 這個回答讓錦戶的不悅降了一格,原來是好奇八卦阿!
 「那走吧。」 
 二個人走出公司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 
 醫院好安靜,小山現在是殘廢狀態,什麼也不能做,
 加藤也出去好一會了,當一個人的時候腦袋就會自動分泌很多想法,
 看著窗戶外的一片景色,他覺得更寂寞了。 
 每次,當加藤不在的時候,他都會覺得自己很可憐,
 好像被所有人拋棄的小孩,沒有人會疼愛他、喜歡他,
 可是只要看到加藤,這些感覺就又消失了,
 這困擾他很久很久,一直無法解決,
 最後他結論出,這是一種病,只要觸發開關就會一發不可收拾的寂寞病,
 這時候無論看到誰,他都會很開心的,只要那個人願意陪他,不讓他落單。 
 『小亮,是這裡嗎?』
 『應該…是吧…』  
 小山看到病房前出現二個探頭探腦的人,
 這個病房裡只有他一個病患,旁邊那個位置是空的,所以那二個人應該是找錯病房了吧!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加藤從他們二個人後方出現,由於那二個人擋著路了,所以他才不得不開口請他們借過,
 左邊金髮的白皙男子看到他笑著道 
 『請問小山慶一郎先生的病房是在這裡嗎?』 
 加藤愣了一下,『你們找他什麼事嗎?』 
 『喔…我們是山下課長那裡來慰問的。』 
 加藤聽到山下這個姓氏眼神閃爍了下,立即道
 「你們好,他在裡面,請進吧!」 
 加藤領著他們走到小山的床邊,小山遠遠的就看到他們了,
 他好奇的瞧著迎面走來的二個陌生男子。 
 手越看著那個叫做小山的男子,他的手臂上了石膏,腳纏著繃帶,
 雖然他的情況有些慘不忍睹,但那張臉倒是挺好看的,只是眼睛好像……小了一點。 
 「你好,我叫手越祐也!」
 「我叫錦戶亮。」 
 錦戶慵懶的語調顯得手越的招呼十分親切,而小山總覺得……這親切悅耳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 
 「你們好,我是小山慶一郎。」 
 加藤看他們介紹了彼此,連忙跟著道…「我是加藤成亮。」  
 加藤成亮?手越耳朵豎了起來,他轉過頭認真的打量著加藤。
 「你說你叫加藤成亮?」 
 加藤被他這樣的眼神跟疑問有些嚇著了,不過跟他對視的感覺是─他長的真是好看呢─
 「我是阿…怎麼了嗎?」 
 「不…只是,昨天有個人打來說要查加藤成亮的電話,好巧…跟你同名呢!」 
 加藤更疑惑了,「怎麼有人這麼離譜,打查號台查私人電話?吶…小山,你以後也會遇到這種怪人,要學著應對喔!」 
 小山在一旁聽的冷汗直冒,他懂了,
 難怪他覺得那個叫手越的聲音非常耳熟,那個時候接到電話的一定就是他,
 小山看著手越,原來…他長這個模樣,跟聲音一樣,是個甜美的人呢! 
 手越看著加藤,心想…這個人就是山下課長關係匪淺的朋友嗎?
 原來他叫加藤成亮……這樣說的話,打那通電話的人極有可能是他身邊的朋友吧?
 那個朋友其實也挺可憐的阿,寂寞到想跟查號台人員聊天。 
 「謝謝你們專程來看他,幫我跟山下問好吧!」 
 果然是。
 手越朝錦戶投了一個"我猜中了"的眼神,
 錦戶則不以為然的開口… 
 「花也送到了,人也看到了,我想我們就告辭了!」 
 手越雖然覺得錦戶這樣說不太禮貌,但想想他們是該走了,
 反正人也看到啦! 
 「不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們先走了…小山先生,希望你早日康復!」 
 手越對著小山燦爛一笑,小山看著他,這個笑容真是他近期看過最好看的笑容了。
 「謝謝你們來看我,我會盡快去上班的。」 
 「好的,我期待著喔,對了…小亮是負責帶你的人,他───」 
 「好了好了,你說夠了沒?讓他們休息……我們先走了,再見!」 
 錦戶拎著手越就出了病房,加藤跟小山目送他們出去,轉頭,二人對視了一兩秒。 
 「他們人好像還不錯喔?」加藤說。
 「嗯……」那個叫錦戶的……似乎脾氣不太好呢。
 「對了,我買了麵喔。」 
 加藤將麵倒在碗裡,小山這才想起什麼似的道 
 「我媽她真的有來看過我嗎?」
 「有阿,可是那時你還在昏迷。」
 「可是……她不是說要燉雞湯給我的嗎?」
 加藤沉思了一會,將麵端起…「我也不知道耶,她把雞跟食譜給我以後就說她有急事,拜託我照顧你了。」 
 真是的,加藤又不是未過門的媳婦,幹麻連雞湯都要人家煮啊! 
 「加藤…我…跟我媽說過我們的關係了。」 
 加藤正在幫小山把麵弄到湯匙裡吹涼將麵塞到他口中…
 「我知道呀。」 
 小山咀嚼了好一會才道…「為什麼你知道?」  
 加藤對著他笑了笑,「打從你媽媽給我那隻雞時,我就知道了…她是把我當成自家人看待吧?」 
 小山真覺得加藤的腦袋很神奇,什麼事情他都能很有條理的分析,
 這是他絕對做不到的事情。 
 「成亮……」
 「什麼?」
 「辛苦你了。」 
 加藤依舊吹著麵,「笨蛋,知道我辛苦的話,就趕快把傷養好吧!」 
 剛剛的寂寞像是從來不存在一樣,吃著麵,小山覺得自己幸福極了。 
* 
 藍色的蕾絲公主裝配上迷你飄飄短裙,
 頭上還掛著一對引人犯罪的貓耳,腳上穿的是藍色蕾絲娃娃鞋,
 胸口還有一個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就是宅男會喜歡的女僕裝扮。 
 小山死也不想就這樣踏出辦公室! 
 山下智久滿意的盯著小山那套衣服,頻頻點頭道
 「不錯呀,連高的人穿都很好看,好了…我們出去把你介紹給外面的人認識吧。」 
 眼前這個濃眉大眼,外表帥氣,近乎完美的男子正是加藤口中的朋友,
 記得要去之前加藤還特地打電話來要他好好配合人家,
 只是誰知道一踏進辦公室就被他塞了件衣服強制性的換上了,
 看著鏡子裡穿著飄飄裙的自己,他窘的想死,
 他他他他…他真的不能這樣去見人啦!  
 「我們快出去吧!」
 山下轉身就要走,小山猛然拉住他。
 「等等,你要我這樣跟大家見面?」
 他可不想第一次見面就把人家嚇死。 
 山下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奇怪,「怎麼了?這樣不好嗎?」 
 加藤成亮常說我沒有神經,我看他的神經根本沒有長出來過,他怎麼會認為這樣很好?
 如果不是他神經有問題就是他故意要整我! 
 「實在是因為…我們要辦一個活動,跟動漫展聯合舉辦,臨時找不到人才選擇你的,時間緊湊,你就先穿著吧。」 
 山下的話讓小山無奈的嘆了口氣,他能說什麼?
 總不能說就不幹吧,再說加藤已經不知道在他耳邊說過幾次要他好好做這句話了! 
 算了,要丟臉就丟吧,他已經無所謂了。 
 「其實,你穿起來很好看的呀。」 
 小山嘴角抽畜…「是、是嗎?」最好是啦,要是被加藤看到肯定又是笑話一則。 
 「真的,一點都不輸給手越喔…好了,沒時間了,我們走吧!」 
 咦咦?他剛剛是不是說了…手越?
 就是那時候有著甜美臉蛋跟聲音的男子…
 嗯,如果是他的話也許會很適合這種服裝吧,
 光是想像就……… 
 山下才剛把小山推出去,辦公室所有人的眼睛都直盯著小山,
 小山還聽到『哇~真可愛』的評語讓他有些苦笑不得。 
 「這是小山慶一郎,新來的同事大家要好好相處,好了…介紹完畢,手越我們走吧!」 
 「好!」 
 手越從位子上起身,他頭上有一對貓耳,一身的粉紅色洋裝突顯出他玲瓏有緻的身材,
 連胸部的部分都處理的很完美,讓女性看了都自嘆不如。 
 錦戶坐在位子上不耐的瞪向猛盯著手越看的男性同事,
 他們真是讓人火大……一堆變態! 
 山下領著他們二個就上了計程車,山下坐前座,小山跟手越坐後座,
 小山尷尬的偷瞄著手越,手越發現他的視線轉頭笑著道… 
 「你好,你還記得我吧?我叫手越祐也。」 
 笑容依舊那麼燦爛,還有不得不注目的那雙白皙大腿,
 他只差把身分證上的性別欄改成『女』了。 
 「我…我…我是小山…慶一郎。」 
 頭低的不能再低,他真的不想以現在這個模樣介紹自己,
 藍色洋裝耶…嗚嗚 
 「嗯,我記得的…你穿這樣好可愛呢!」 
 小山虛弱的對手越笑了笑,「你真的覺得我這樣可愛嗎?」 
 手越開朗的點頭,「因為小慶本來就長的很好看麻!」 
 比起他稱讚他長的好看,他更在意的是,他叫他……小慶?
 他跟他有熟到這種地步嗎? 
 手越哼著歌望著窗外,小山想…他一定要找時機跟他說,他穿這套衣服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愛呢。 
* 
 那個場次來了很多人,那是查號台舉辦的活動,
 吸引了不少宅男宅女前來,宅男們無不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
 不過小山也有察覺,盯著他的幾乎都是女性,而手越那裡則是男性居多。 
 而山下呢?他就坐在一旁的貴賓席上,悠哉的喝著咖啡看熱鬧。
 活動進行過了三十分鐘,主持人開放他們讓人家拍照以外,還抽了幾名女孩男孩上台合照,
 其中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上了台,手越一看到他驚訝的低聲喊了句…
 「遭了,怎麼是他呢…」
 小山聽到了,疑惑的看著那名上台的男子,突然,手越貼近他,附耳跟他說了句悄悄話。 
 小山恍然大悟,原來那個男子是長期以來一直騷擾手越的追求者,
 不過………追求者居然是個男的?而手越對這件事情好像也很習慣的樣子。 
 輪到那名男子跟手越拍了,因為是公眾場合,手越沒辦法拒絕,
 所以還是乖乖的站在他身邊,突然…那名男子的手就這樣摸上手越的臀,
 手越下意識的想退開,照相的人卻喊了聲『請不要亂動喔!』
 他應該要反抗的,但是要是這樣的話就會節外生枝,他實在不想帶給公司麻煩,
 只好又站回他身邊擺好姿勢,這時那雙手又摸上他的臀部,他強忍著想推開他的衝動。 
 突然,身邊的變態男子被某個人牢牢的抓住他犯罪的手,小山皺著眉頭嚴厲的道
 「這位先生,請你放尊重點!」 
 台下的人開始喧嘩,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手越心想不妙,趕緊將他們二個分開道
 「沒事、沒事的!」
 這時候主持人才出來圓場,把那名男子給請下台。 
 手越鬆了口氣,小山卻握緊拳頭,氣憤的道…
 「他是個變態,你幹麻要這樣容忍他?」 
 手越遙遙頭,「被吃一點豆腐也沒辦法,我們是山下課長帶出來的,最好不要出狀況。」 
 小山有發現,辦公室裡的每個員工都對那個叫山下的課長十分崇拜,
 雖然不明顯,但那個男人身上的確也有領導者的王者風範,
 他就算只是悠哉的坐在那裡也有能陣住場面的感覺,
 對他們來說也許他是精神的象徵吧。 
 活動就在一片混亂下結束了,山下跟廠商寒喧了幾句就帶著他們坐上車,
 山下戴著墨鏡,帶點黏膩的鼻音對後座累的半死的二人道… 
 「現在回公司還太早,這樣吧…我們去吃燒烤怎麼樣?」 
 「咦?」 
 小山納悶的望著山下的後腦杓,他的意思是…要帶著他們摸魚嗎? 
 二人沒有反應,山下笑著道…
 「沒關係,這可以請公費,算是慰勞你們的。」 
 「我…我是無所謂啦,只是手越睡著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如何耶!」 
 是的,手越上車沒多久,就在搖晃的路程中靠著窗戶沉沉睡去,
 小山只好代表發言。 
 「那就代表贊成,司機先生麻煩你去───」 
 小山看著手越沉睡的臉龐,想起早上他被那名男子吃豆腐還忍耐著的委屈表情,
 不禁覺得有些生氣,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就連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可能是換成別人的話他也會這麼生氣吧,這是他的正義感作祟? 
 但又隱約覺得,他只是不喜歡看他露出那種困擾的表情而已。 

 沁言: 
 這個故事完全是個意外,
 雖然很想一次完結,但還是想先PO出來好了,
 各位,如果你看到這裡,不想讓這個故事沒有結局的話,
 麻煩請回覆給我喔,回覆是作者最大的動力,這樣我才會盡快把他完結,
 才不會像之前那些坑一樣可憐(其實這通通是我的藉口XDDD) 
 2008.12.17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