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三十一)

 下午四點零五分。 
 低頭看手錶,才忽然想起昨晚洗澡時拔下來放在浴室裡根本就沒帶出來,
 居然現在才發現?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其實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很平常呢,很理所當然的會忘記一直以來的習慣,
 雖然人家說習慣會就此跟隨自己一輩子,想改也改不掉,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就是在某一天大腦會下意識的不照著習慣去做,等到發現的時候往往已經過了好幾天,
 再度想起,然後回去尋找熟悉的事物,就這樣又恢復了記憶中的習慣生活。
 我想,偶爾脫序個二、三天也不會怎麼樣吧,只要能夠想起就好了。 
 瞄了眼左手腕上那條紅色手繩,昨晚洗澡時是跟手錶一起拔下來的,
 看來,我的腦袋會忘記一向戴在身邊的錶,卻不會忘記跟二宮君一起買過的手繩呢。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一個人呢?
 重要的節慶例如生日被遺忘時,才會發現…啊,原來我一直都在等這個人的祝賀。
 二宮君對我到底有多麼重要,我想…至少比現在還放在浴室裡戴了快要三年的錶重要吧。 
 忽然,眼前出現一個綠色的液體,用700CC的杯子裝著,
 抬眼,翔君對著我溫柔的微笑。 
 「蔬菜汁,很營養。」 
 翔君說完坐在我身邊,手上拿著的那杯是黑色的液體,八成是可樂之類的吧。
 微微皺起眉頭看著手中看起來就很難喝的飲料說… 
 「為什麼我喝蔬菜汁你喝可樂?」
 翔君沒有看我只是直視著前方咬著吸管。
 「因為營養阿。」
 「那翔君你不需要營養嗎?」
 「今天我比較想喝可樂,更何況蔬菜汁比可樂還貴耶。」
 翔君露出"我對你很好吧?"的陽光笑容,我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翔君雖然看起來很溫柔,其實會用各種藉口要別人接受自己的想法吧?」 
 翔君的笑容微微凍結,然後他掉開視線繼續直視著前方,吸管被他咬的都扁掉了。 
 「如果…我一開始就告訴你我要買蔬菜汁給你喝,你一定會拒絕吧?」
 「當然。」想都不用想麻。
 「那就對了,我只是覺得這麼做對你是好的。」 
 低著頭,我懂翔君的意思。
 但誰知道對我好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搞不好這蔬菜汁對我很弱的胃腸來說根本無法吸收,那這樣的好意不就白費了嗎?
 而且這真的是好意嗎?明明知道我不喜歡卻還是執意要這麼做,這真的是好意嗎?
 不知怎麼的有些生氣。 
 「為什麼你會在圖書館?」
 翔君眨眨眼,可樂已經喝掉一半。「因為大倉說他今天臨時有事,請我代班。」
 「是嗎……大倉君跟你,好像很熟?」
 「呵呵,難道你會在意嗎?AM君…」 
 忽地從翔君口裡冒出AM君這個稱呼,我把眼睛睜的大大的,一種憤怒從我心底劃過,
 才剛想起身離開,他一把拉下我。 
 「我大概猜的出來你為什麼逃避心裡的交流,但是,你不可以丟下我們。」 
 因為這句話我的理智線硬生生的斷了,我扯開他的手對他大吼… 
 「有哪一條法令規定我一定要拯救你們?你們心裡的病又不是我害的,但是搞到最後…好像都變成是我的責任,手越跟錦戶說的沒錯,因為我的插手害你們更難受,那我何必要繼續存在呢?如果我消失,你們就能回到一開始的生活,這樣不是很好嗎?如果AM君從不存在,那就好了。」 
“啪”一聲。
 我的臉頰感到一陣的刺痛,大口的喘著氣,心臟跳的好快好快,
 眼框泛紅卻始終沒有眼淚,翔君打我是應該的,因為我才知道原來沒了理性,
 我是一個這麼任性這麼自私的人。 
 原本信誓旦旦的說要拯救他們,但發現自己的能力不足,遇到太多的阻礙就開始退縮,
 然後埋怨,如果這一切不存在能夠歸零,就此不是我的責任那該多好。
 為什麼會有這麼卑劣的想法?為什麼說出這種話?
 翔君一定很失望吧,他心中的AM君,他眼前的相葉雅紀,只是一個禁不起挫折的普通人。 
 「雖然你說這些全不是你的責任,但你自己心裡明白你是怎麼樣的人吧?否則…你怎麼會來找大倉呢?」 
 我將頭抬起,翔君望著我的眼睛繼續說 
 「你找大倉不就是想要找到答案嗎?
 「你內心雖然猶豫,但是你很清楚你想要做什麼,
 「要我們相信你的同時,你也要相信我們啊。」 
 『我們一定會接受你的一切,不論是好是壞,你的存在就算痛苦也是一種幸福。』 
 翔君的聲音始終暖暖的充斥在我心中,幸福二個字在身體裡發出回音,翔君輕揉著我發紅的臉頰,唇上屬於翔君的氣息使我放心的閉起眼睛。 
 翔君很奸詐呢。
 他永遠都知道該怎麼安撫我,怎麼令我繼續待在他的身邊。 
 「翔君,告訴我吧,你跟手越之間的事。」 
 唇湊上的同時,翔君在心底一一的告訴了我。 
* 
 第一次段考結束。
 櫻井翔獨自一人站在放學後空盪盪的教室窗口前望著一直站在榜單前的一名少年。
 那時的翔還是個高一新生,而被他一直盯著少年穿著他們學校國中部的制服,
 能夠上他們國中部想來腦袋也是不錯的,只是他穿著國中部的黑色西裝外套實在很顯眼,
 瞄了眼手錶,已經過了十五分鐘。
 不知道究竟在看些什麼。  
 就在疑惑的時候,他看到大倉了。
 他總會這樣在教室窗口前看著大倉替他看榜單,然後過不久他書包裡的手機就會有一則報告名次的簡訊,也許他該自己去看的,明明就有腳有手有眼睛的,幹什麼要別人專程去看榜單還要浪費他的簡訊錢,但是…既然有人願意那有何不可?他又沒有拿刀抵在他脖子上,要他替他做這些,那都是對方心甘情願的。 
 他看到那名少年在對大倉說話,他們倆簡短的交談了一兩句,那名少年對大倉鞠躬就跑走了。
 看著他跑走的背影,聽著手機裡的簡訊鈴聲,那是櫻井翔第一次見到手越祐也。 
 新生入學,一向是個麻煩的東西。
 身為資優生榜首人物,翔自然是二年級的學長代表致詞。
 拿著被訂書機牢牢釘著的五、六張草稿,還在猶豫到底要選哪一種版本恰當。
 提著書包走出校門口的時候,一名少年出現在他眼前。 
 他有一雙又大又圓的可愛眼睛,眸子裡好像會散發出星星,很閃耀的一張臉。
 翔不明所以的看著他,翔馬上就認出來他是一年前在公佈欄前看了十五分鐘榜單的少年。
 後來他詢問大倉那名少年問他什麼了,大倉說『他問翔君是哪一班的。』  
 「櫻井學長,請你當我的直系學長!」 
 手越鞠躬大喊,聲音之嘹喨,是個悅耳的聲音呢。
 翔望著手越,然後笑。 
 「為什麼?」 
 手越並沒有起身,只是一直維持鞠躬的姿勢,深怕別人不知道似的再度喊著… 
 「因為我喜歡學長!」 
 翔還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告白,他得承認他很吃驚,不是為他跟他告白這件事情吃驚,
 而是因為這孩子的勇氣跟膽識。 
 翔將他拉起,看著手越有些徬徨的表情,他摸摸他的頭,溫柔的道 
 「我可以不接受吧?」 
 手越看著翔的笑臉,嘴角浮現一笑。 
 「我可以當櫻井前輩的奴隸喔,就跟大倉前輩一樣。」 
 在這所學校裡鮮少有人知道他跟大倉認識。
 大倉的班級在樓下的最邊角,和他相隔遙遠,在學校裡他們是陌生人,
 不曾相見或者交談,但是為什麼這孩子………翔認真的望進手越的眼底,微笑… 
 「就算我不接受你的感情,不讓你這個人在我心裡,你也願意嗎?」 
 手越絲毫沒有考慮,笑的跟花一般絢爛。 
 「只要能當櫻井前輩的直系學弟,讓我一直跟著你,付出一切代價我也願意。」 
 在那之後,翔得知一年級的手越祐也君也是全年級裡的資優生,
 同樣也是一年級的致詞代表,為人親切和氣,人見人愛。
 簡直就是他櫻井翔的翻版。 
 就一個角度來說,他跟手越真的很像。
 不過翔認為,手越比自己還要可怕。 
 他不像大倉,行動之前會知會他,取得他的同意,他可以完全掌握住大倉的行蹤跟行為,
 但手越祐也……往往等翔發現的時候,事情已經發生了,然後手越會跳到他面前像天使似的笑,
 純潔至極的表情跟口吻。『翔君不是覺得他很礙眼嗎?』 
 於是智商很高有可能取代翔變成學生會長的同學就這樣消失了。
 而手越依舊一年級人見人愛的資優生。 
 『這世界上,只有櫻井前輩能讓我這麼做。』 
 當手越哭著投入翔的懷中可憐兮兮的說著這句話時,他是真的覺得這孩子可憐。
 手越的執著跟偏激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深,不是百分百的喜歡,就是百分百的討厭。  
 大倉受傷的那一天,翔去病房看他了。
 說是為了買他的生日禮物所以騎車受傷。
 隔天手越來找他,他不經意的提起大倉受傷請假的事,
 手越只是燦爛一笑『什麼麻,我還以為會死呢。』 
 那一瞬間,翔有種咽喉被掐住的感覺,
 他才了解眼前這個瘦弱的男孩所說的那句『付出一切代價也願意』指的是什麼,
 手越會除掉所有妨礙他的人,還有妨礙自己的人。 
 但是很可惜,就連我也不知道手越為什麼會如此喜歡我,
 他的想法為何會這麼偏激,也許跟他的從前有關,
 他曾經說過有個人留下『你不懂愛是什麼』的話就離他而去了,
 那些我都沒有仔細詢問過,總覺得手越並不希望我提起。 
 雅紀,你務必要小心這個人,因為……我有多愛你就表示你有多危險。
 我會盡可能保護你,但同時…請你敞開心扉,至少不要拒絕我。 
 啊,還有那張泛黃的照片應該是掉在你那裡了吧?
 那張照片我是在我家隔壁撿到的,上面寫著─紀念‧再見‧MASAKI─
 MASAKI是不是你我也不知道,我也一直很想解開那張照片的謎底,
 還有二宮君……對不起,我自從確定AM君就是你之後就一直跟二宮君在那間店見面,
 但是我們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他是那家店的駐唱歌手,
 我是被他的聲音給吸引了才會想結識他,就是很單純的喝酒聊天,
 不過,奇怪的是在那家店裡沒有人知道他是二宮和也,他說他叫邗唯,大家都叫他單字唯,
 我曾經嘗試叫他二宮,但他反而有些生氣的問我誰是二宮。
 雅紀,我……應該有什麼可以幫忙你的吧? 
 聽著,然後沉默了一會,我淡淡的開口。 
 「什麼也別做,翔君。
 「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告訴我所有你所知道的事情,
 「然後什麼也別做,就算我跌倒了也請不要對我伸出手,
 「你不希望我的處境更危險的話,我們保持著內心的交流,暫時不要再見面了。」 
 翔君望著我的表情似乎很不放心,我才對他笑道 
 「翔君,我不會從你心底消失的。」 
 他的身體真的很溫暖。
 可能是剛剛那些回憶讓他的心跳有些繁亂,
 對不起,剛剛說了那些任性的話,
 還有對不起,我終究還是欺騙了你,只是早晚的問題,
 你心中的AM君還有我相葉雅紀遲早都要消失的。 
 希望你們心裡的痛都能夠撫平,所以跟你們那段過去牽扯著的我也必須消失才行,
 不只是因為這樣,我想到時我一定也無法繼續待在你們身邊了。
 因為,我會很痛苦的。 
 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退縮了。
 但是,到底該怎麼做呢?
 除了翔君、潤君、二宮君以外,我還能找誰商量這件事? 
 忽然,腦中竄過一個聲音,我微微的笑了。 
* 
 沁曰"
    寫這篇的時候我好朋友來找我,痛的快死掉了。
    是在這種很不悅的情況下寫的,唉唉,真不想繼續寫下去,
    不是我沒有靈感啦,只是麻....天機不可洩漏請繼續看下去(毆)XD 
    這章還是聽TRUTH寫的,聽這首歌寫出來的東西真的都是這種的!XD 
     090519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