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三十)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學。
 今天二宮君表現依舊正常,好像那晚的事情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但是要我裝做若無其事是不可能的,我這個人肯定藏不住心事,
 所以每當他走向我要與我攀談,我就會用各種藉口逃離,
 斜眼瞄到了後頭二宮疑惑的表情,還帶點之前看過的那種落寞神情。 
 還記得前鎮子二宮君說過他討厭我的,現在也如此嗎?
 我們去看過魔術表演;買了同款的手繩;我替他喝了一瓶牛奶還說要當他的神父:他陪著我等在潤君的病房前…
 都做到這樣也該喜歡我了吧?但是…誰知道呢?
 如果不透過內心的交流,如果不親口聽到對方說,一定不會確信的,
 沒有人有這樣的自信吧,說你百分百喜歡我。 
 今日的內心交流是零。
 並沒有特別封閉起來,只是稍微有些逃避而已,
 只是除了早已習慣的雜音以外,沒有任何人的聲音出現,
 本來就該是這樣的,如果不是自己主動他們就不能與我交談,
 這才是正常的,但為什麼會感到有些寂寞,不希望自己的心情被發現,卻又渴望被發現,
 是不是有點病態? 
 好不容易,二宮君從位置上站起身,拿起書桌旁的書包,回頭望了我一眼,
 我立即佯裝很忙的低頭找東西,他沒有意思要與我交談,轉身就走了。
 那身影好似在說,你以為我希罕跟你說話嗎? 
 也拿起書包我追了上去。
 小心翼翼的把腳步給放慢,跟蹤別人這種事情我還沒有做過,
 但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躲在電線桿後面,腳步還要輕輕的像做小偷一樣。
 二宮君提著包包往像是他家的方向移動,至少之前放學時與他分開他是走這個方向的,
 他完全沒有回頭也沒有發現異狀,走了一陣他才在一個公園前停下腳步。 
 現在才剛下課,而且近黃昏,公園裡沒什麼人顯得很安靜,
 二宮君走上去跟一名男子打招呼。
 因為不能靠的太近,聽不到他們談話的內容,但是光是影像就已經夠我吃驚。 
 手越祐也,現下正站在二宮君面前,依舊是甜美的笑容,
 二宮君臉上的表情也很祥和,和他往常那般接近冷漠的面無表情完全不同,
 在氣質上就相差甚多。 
 怎麼又是他。
 咬著下唇,實在不懂為什麼手越君要這麼討厭我,
 就算我與翔君互相喜歡,但那又如何?
 我不是依他的指示與翔君分手,甚至因此減少了與他的互動,
 難道退一步並沒有得到他的諒解或者好感嗎?
 如此深的厭惡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忽然,手越手裡多出了一疊鈔票,二宮君收下後二人對望微笑,
 二宮君轉過身,我立即往草叢裡縮,看到二宮君步出公園,
 我看了下獨自一人坐在鞦韆上的手越,他看起來像是在發呆,
 我回過神才想起自己該繼續跟蹤二宮君。 
 轉轉繞繞,二宮君停在一家店前。
 是那間PUB。 
 「相葉?」 
 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下,差點尖叫出聲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巴,也在二宮君察覺騷動想轉身時順帶將那名男子拉到電線桿後頭,還好我們都夠瘦而電線桿夠粗,否則怎麼能遮掩住我們? 
 「相葉?」 
 看到二宮君進去屋內我才大大鬆了口氣。
 定神看著眼前的臉,然後將對方推開。 
 「潤君,你怎麼會在這裡?」 
 潤靠著牆壁看著我,嘴角勾起一笑。
 「你不覺得比起我,你出現在這裡還比較不正常嗎?」
 「啊?」是這樣嗎?斜眼望著眼前的潤,他還穿著制服,像是剛放學就來了。
 「這麼說潤君你常來?」
 他的眼神開始變的有些徬徨,「不是、也沒有…以前……你知道的。」
 咦?潤君這是在解釋什麼嗎?我疑惑的望著他眼神裡的不安。
 「這麼說,潤君今天是來會情人的?」
 我的這句話讓他抬起頭認真的望著我。「喂,雖然你出現了,但以前的生活不可能歸零呀。」
 我愣了下,思忖著這句話,然後對他笑了笑。「潤君幹什麼這麼認真,我也只是問問而已。」
 潤君依舊盯著我的眼睛。「你剛剛好像在躲人?」
 我垂下頭閃開了他的視線。「沒什麼,我…剛好路過,那我先回家了,潤君不要喝太多酒喔。」 
 轉過身,我想今天還是算了,被潤君知道這件事情好像會變的更麻煩,
 至少知道又跟手越有關係,還是有點收穫的。  
 「等等。」 
 在擦身而過時潤君拉住了我的手,我轉身靜靜的等著他的下文。
 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是阿,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變的害怕知道…。 
 「你……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
 潤君抬起眼望著我。「你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然後呢?」
 潤一直皺著的眉頭鬆開了些。「其實,你可以試著跟我說。」 
 試著?
 看著眼前潤君,覺得他真是個溫柔的人呢,
 我不曾對他們說過自己的事情吧?
 是阿,一直都是我單方面的在挖掘他們的過去,
 反正沒必要讓他們知道阿,因為我很清楚的明白他們的痛苦,
 那何必拿自己的煩惱去增加他們的負擔呢?
 我依然相信,上天會給予我這個能力,是為了拯救他們,而不是使他們更難受。
 我的眼神暗了下來,將潤君的手扯開,努力微笑。 
 「潤君真是瞎操心耶,我這麼笨哪裡有什麼煩惱,我腦容量沒有這麼大的啦,趕快去會情人吧!」
 「…………。」 
 潤君沉默不語,趁這個時間我快速的揮揮手假裝鎮定的離開。
 轉身,大大的鬆了口氣。
 就是太清楚知道他們的痛苦,所以我只好這樣努力的隱藏。 
 『雅紀,你知道你最大的破綻是什麼嗎?
 『因為你從來不承認你很笨的,
 『很抱歉,讓你慌亂了,
 『我必須告訴你,這是我最後一次來這種地方,
 『至少相信我,
 『好嗎?』 
 看著手腕上的紅色手繩,我想我有必要深入了解手越祐也這個人。 
* 
 縱使我刻意的奮力的想揮開還是無法阻擋那強烈的聲音。
 那是一個人對心愛的人說的話語吧?
 不、這一點都不好,別再說那種話了…
 那只會令我變成一個更自私更脆弱的人而已。 
 隔天是個懇親會的補假。
 早上睡到很晚,起床時已經快要中午,滾出房間跟爸媽說我中午去外面吃,
 他們說要去哪?我說…圖書館。
 他們半信半疑的對看了一眼。 
 我是真的要上圖書館。
 等著電梯,但因為實在太慢乾脆爬了樓梯,
 氣喘噓噓的到了六樓。
 一邊想著學校的圖書館沒事幹麻要蓋的這麼高一邊看向櫃檯。 
 圖書館裡滿滿都是人,櫃檯裡卻沒有人,
 於是我開始逛起圖書館。
 分類很廣闊,但除了漫畫區沒有什麼能吸引我注意的,
 轉轉繞繞以後我也有點累,書籍琳瑯滿目看的眼睛都要花了,
 學校圖書館真是大的不得了,冷氣很強又出奇的安靜,是夏季裡適合午休的地點。 
 靠著書櫃,聞著書本的味道,斜眼瞄到了一本書…
 作者是乙一,書皮是白色的,書名叫做《被遺忘的故事》,
 突然背後被重拍了一下,分不清是驚訝的想大叫還是痛的想大叫,
 反正那個人在我張嘴時就用手掌將我的嘴摀住,還是沒有叫出聲,
 將眼睛睜的大大的,手心上傳來一種黏膩膩的菸酒味,漸漸沒了空氣我開始扭動身子掙扎,
 他一把將我按上書櫃,靠的很近很近,在我耳邊低喃。 
 「圖書館禁止喧鬧你不知道嗎?」 
 這我當然知道,只是……
 為什麼?
 就在疑惑的時候,他放開了手,他的手腕上還套著圖書館值日生必須要戴的手巾,
 還標示了名字:大倉忠義。 
 他回過頭對我笑著說。「我等一下就可以走了,你再等我一會…」
 看著他溫文的笑容,我頓了下才道。「啊…我不是要───」
 「你不是要找我對吧?那你找他有什麼事呢?雅紀……」
 因為他是背對著我的,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 
 從以前我就覺得,櫻井翔的肩膀看上去有點斜有點滑,
 好像承受不了什麼打擊。 
* 
 沁曰" 
   才二千多字我寫的快斷了老命。XD
   這故事真的既難懂又難寫,
   八成要跟我有點默契或者想像力十足的人才能懂其中的奧妙吧XD
   雖然我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奧妙之處ORZ
   步調依舊緩慢的嚇死人。
   090515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小二十】小二十要換代了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