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嵐禁試寫】解離症(二十九)

 陽光普照的早晨,我是在自己的床上清醒的。
 像往常一樣套上制服,然後提起書包,看到爸媽跟弟弟在吃早餐,
 隨手拿了一瓶牛奶繫上鞋帶就要出門,此時左心臟的地方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 
 『雅紀……?』 
 有些恐懼,帶點痛意,我隔絕了他的聲音。
 我沒有資格生氣的。
 提起書包走在暖暖的街上。 
 事實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那張寫有自己名字的照片、二宮君跟翔君的事情…
 這些留下來的疑惑他該去向誰求解答?  
 「相葉前輩,你好慢喔…」 
 抬起頭,看到一個甜美的笑容,這個人真的長的很無害不是嗎?
 跟天使一樣,於是天使笑著開口說… 
 「我們一起去上學吧。」 
 無法拒絕,因為那是個句點而不是問號。 
* 
 並肩走著。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去學校的路有這麼漫長。 
 「你知道嗎手越君…」
 「什麼?」
 「我阿,很少這麼安靜的。」
 身旁的人還是笑著。 
 「所以你真的傷害到我了。」 
 眼角的餘光發現手越的笑容消失了,換上個有些委屈的表情,
 好似剛剛有千百個人罵過他那樣,嘖,到底誰比較委屈? 
 「手越君,如果有這個能力的人是你,你能治癒他們嗎?」 
 語氣裡沒有半分的責怪,只是一個單純不過的疑問,
 不斷的思考著。
 如果,那個人不是我,他們會不會比較幸福? 
 「我能喔,相葉前輩……」手越偏頭對我甜甜一笑。「我絕對做得到。」 
 不知不覺已經踏進校門口了。
 手越踏上階梯對我揮揮手,離去時的背影被陽光暖暖的籠罩著,
 直挺挺的,擁有理所當然的自信。 
 是嗎?
 原來是這樣。 
 我拉開教室的門,同學和往常一樣喧鬧著,二宮君擦著黑板突然轉頭望著門口的我,
 時間要說就此凍結也不為過吧,我的眼中只剩下二宮君,他的瞳孔裡也只倒著我。 
 「幹麻這樣看著我?」 
 咦?
 二宮君皺起眉頭,有些不耐煩。 
 「我說,你幹麻這樣詭異的看著我?我臉上有沾到白飯?」
 「啊…不,沒有。」 
 一路低著頭走到自己的座位放下書包。
 坐在座位上還是不敢抬起頭。
 剛剛那個是……怎麼回事?
 閉上眼,我已經不想管這麼多了,反正橫豎都是一死的話,那就揮霍一點吧。
 努力的尋找著二宮君的那條線,好不容易在邊角很隱密的地方找到,
 拉扯住並使勁的搖晃。 
 『又是你,幹什麼?』  
 是二宮君的聲音,滿是不耐煩與怒意。
 已經有許久沒在內心跟二宮君對話了,
 但對於我的出現他似乎沒有多大的驚訝或者說他很習慣,
 那可能是因為他其實一直都能隱約的聽到我的聲音,
 不過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跟翔君說話了,依照之前的設定,
 他只能聽到我跟翔君對話才對,二宮君,為什麼能這麼鎮定呢? 
 二宮君,請你別管為什麼,你可以告訴我,你認識櫻井翔嗎? 
 我相信我的第六感,如果說這真是我猜想的那樣,
 那我大概可以知道二宮君的問題是什麼,而我為什麼會在他身上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氣息。 
 『櫻井翔?………他誰啊?』 
 從內心湧出的情緒應該是叫做興奮吧?
 好像發現破案的關鍵點似的,我笑了起來。 
 二宮君,謝謝你。 
 斷線以後,我依舊盯著講台上擦著黑板的二宮君,
 低頭從雜亂的書桌抽屜裡開始胡亂的翻找,
 從一堆成績不太好看的考卷跟課本裡面抽出一本名為《解離症》的書,
 翻開書本有一張紙條夾在裡面,我一直都沒有丟棄他,
 上面寫有 相葉君常常發呆呢 的字樣,欣喜的微微一笑,
 另一手將書包拉過,快速的找到一張泛黄的照片,將字跡比對。
 雖然照片上的字較為醜陋潦草,但基本上的型體是差不多的,
 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在照片上寫這行字的人其實就是送我這本書的人?  
 再度閉上眼,與剛剛不同,我很快速的找到那個人的線然後開口… 
 翔君,請你別管為什麼,你可以告訴我,你認識二宮和也嗎? 
 翔君那裡的呼吸聲很大,似乎壓抑著什麼情緒,他說 
 『………我認識的那個人,不叫二宮和也,但他是。』 
 二宮君走向我,我將那本書快速的丟進更加雜亂的抽屜裡,
 上課鐘聲也終於響了。 
* 
 沁曰"
    硬是給他趕出來了(丟)
    雖然一個小時半前就把WORD打開,但胡亂瞎逛之後,
    實際上認真的打只有三十分鐘XD  
    相葉君開竅了(歡樂)
    這章會有種之前是在拖什麼的感覺(?)  
    但對於我的出現他似乎沒有多大的驚訝或者說他很習慣
    這句話發生一件跟嵐盡是血一樣讓我囧的事情。
    驚訝居然手誤變成了精液.....真是嚇的我都回魂了XD 
    這篇真的很純潔啦ˇ 
    090513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歌詞】棒棒堂-愛情學測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