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一秒的天堂(全)

 
 位於塔莉亞安帝國的米西那城鎮,是名列全國十大景點的藝術天國,
 在那裡可以找到稀有且不易發現的名貴珍畫,米西那城鎮裡最有錢的
 就是凡斯特世家,凡斯特不只是珍藏繪畫有名,珍藏的美術品也是
 最完善的,其中就以木乃伊的收藏最為齊全。 
 「嗯……不錯不錯。」 
 一個黑髮少年正張著他那雙顯眼的橘色瞳孔望著這個陌生的城市,
 他只是忽然覺得有些膩了,對於很多事情他都膩了,
 像是殺人、取悅女人、還有努力生活那類的事情,  
 努力生活?他邗唯說實在也沒多努力過,
 只是被時間推著走,時間說〝你該去做了〞,他就無奈的去做,
 反正事情總是會有辦法解決,那何必那麼認真的去思考? 
 「大哥哥,你一身都是黑的耶,感覺好討厭唷!」 
 米西那這個城鎮說特別又不是很特別,大街上除了藝術品跟咖啡好像就沒賣什麼另外的產品,
 而且這個城鎮討人厭的是,沒有黑色的東西…要說深色的物品,大概就是他們拿來磨的咖啡豆了吧? 
 俯視著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小鬼,唯想起多年前就已經入土的人,
 他是他這輩子最贈恨的女人的弟弟,叫做野村昊… 
 他最討厭小鬼了。 
 「喂~死小鬼,你會講日文啊?」 
 被他喚做死小鬼的男孩有著一雙標準的藍色眼睛、金色頭髮…
 儼然就是個外國死小鬼。 
 死小鬼對他微微一笑…「你叫我死小鬼,那你不就是傻大叔?」 
 嘎?這小鬼遽然敢叫我大叔?我邗唯今年也才二十出頭,
 而且還用我往常對女人使出的笑容說出那麼欠打的話? 
 「你該死的滾遠一點!」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原本的邗唯是個擁有黑色瞳孔,
 笑容可掬、待人親切、讓女人瘋狂的男人,
 但是他有些膩了,所以他跑到這個據說是他二位盟友誕生的城市,
 他可以盡情的在這裡把那些偽裝卸掉… 
 「傻大叔,告訴你…你在這個城市不要待太久唷!」 
 男孩在他身後的聲音,唯沒有理會,他只是逕自往前走,
 忽然,他回過頭…… 
 「喂~死小鬼,你告訴我,這裡最美麗的女人是誰?」 
 男孩眨著藍色眼睛,持著他一貫的笑容,
 「她是我媽媽。」 
 哼,死小鬼就是死小鬼,遽然還天真的說什麼媽媽…
 唯蹲下身用不小的力道拍拍他的頭 
 「相信我,你以後就會認為你老婆比較漂亮,快,告訴我…這裡最動人、最美麗,如果她死了會讓人覺得惋惜的女人,是誰?」 
 男孩低下頭…「你……真的要找她?我覺得,你還是趕快離開這裡比較好。」 
 唯挑眉,被一個孩子警告他有些不爽,
 況且,越危險的地方他越愛,怎麼會因為一個微乎其微的警告就退縮… 
 「好阿,我告訴你…她就住在那座山裡,她已經好幾年沒有下過山了,
 可是我們鎮裡的人都很喜歡她,對我們來說她是碰也碰不得,一個神聖的存在,
 她很少讓人碰觸到她,臉上總是堆著天使才有的笑容,看到她的笑容再壞的人都會被暖化,
 不過,除非她想見你,否則你就算上山找她,不是迷路就是會被餓死,不然就是發生意外,
 總之…你上山就會死。」 
 男孩的語氣有些不像那個年紀該有的感覺,唯有發現這孩子奇特的地方,
 總覺得,他有種同類的味道? 
 「那不是正好,我還不知道死亡是什麼感覺呢…」 
 不知道…死的是妳還是我呢!
 唯嘴角勾起一個笑。 
* 
 嘖,真是麻煩的一座山! 
 唯拿著樹枝撥開那些惹人厭的草跟藤蔓,
 他好想放火把這座山燒掉,可是不行…因為,他還有個女人要找。 
 女人?只要她是個女人,對唯來說一切就好辦很多,
 反正,沒有女人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他要她死,她就不可能活! 
 感覺自己體內的血在沸騰,好久不曾感受過的殺人熱情又回來了,
 他這次的目標可是一個神聖的女人呢! 
 「這是什麼鬼地方?」 
 唯走了好久,雖然他還有體力繼續走,但他實在沒耐心了,
 他決定停下來,看看地勢想一想再走。 
 『不過,除非她想見你,否則你就算上山找她,不是迷路就是會被餓死,不然就是發生意外,
 總之…你上山就會死。』 
 哼,所以說…我會死的前提是,她不想見我吧? 
 唯觀望了下四周,天空已經暗下來,烏雲也越堆越多了,
 看樣子應該是要下雨了吧?
 如果她再不出現,他會有好幾種下場,被餓死、被冷死…但最後的下場都是死。 
 其實,死並不可怕吧?
 雖然我一直都扮演著殺人的角色,但被殺也許是幸福的吧?
 人生苦短,那又何必活的這麼長?
 如果活的一點意義都沒有,那為什麼還要活著呢? 
 雨落下了,唯抬頭看著天空,橙色的眼眸滲進了雨水,
 他閉起眼睛,當再度睜開眼時,他發現雨水消失了,
 他的天空變成一片艷紅,一個甜甜的嗓音外加甜美的笑容侵占了他的感官。 
 「你沒事吧?」 
 那是個像天使一般的笑容,要不是她手上還拿著紅色雨傘,他一定會以為自己真的看到天使,
 唯微微的笑了… 
 「不好意思,我好像迷路了…」 
 「我知道阿,來這裡的人都會迷路的。」 
 她牽起了他,當她暖暖的手握住唯的手時,
 唯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連魂都會被她勾走的感覺… 
 「妳住在這裡?」 
 她回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像花一般美麗… 
 「我就住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你要來嗎?」 
 唯放開了她的手,露出他無害的笑容道 
 「那就打擾了。」 
 麻……只能說,禍害是沒那麼容易死掉的。 
* 
 「外面真的好冷唷!」 
 唯搓搓手,親和的笑臉、感激的眼神,跟剛剛面對死小鬼時的模樣完全不同,
 這是邗唯的習慣,也是他的武器… 
 「不好意思,我家很簡陋,等雨停了我就帶你回去。」 
 唯看著她倒水時溫柔的臉龐,還有走過來坐在他身邊時輕盈的姿態,
 就算她不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也足以讓男人為她神魂顛倒、掏心掏肺… 
 「吶…妳對陌生人都這麼好?」 
 她微微一愣,然後抬起頭迷濛的看著我,
 那眼神就好像在控訴我汙辱了她的純潔。 
 「我……我不輕易跟人講話的。」 
 「所以說…之前那些罹難者,你都是坐視不管?看著他們活活被餓死?」 
 她皎潔的眼對上我的,她難受的低下頭。
 「我沒有,我沒有…我只是…只是不懂他們為什麼痛苦,他們會把我當怪胎…一定會的。」 
 她哭著說,我靜靜的聽…
 「他們會把妳當怪胎?那我…就不會嗎?」 
 橙色的眼眸很快捕捉到她心虛又有些害羞的表情,
 她只是一味的搖頭… 
 「我只是覺得,你……很好。」 
 唯輕輕一笑,是阿…每個女人都說他很好、很完美,從來沒有女人唾棄過我,
 他輕輕的捧起她的臉龐,抹掉那些淚水之後他溫柔的吻了她,她的心跳很快很快,
 然後她閉上眼,覺得這一切都太過美好,覺得她好愛好愛眼前這個男人… 
 「可惜,連妳…也無法避免…」 
 忽然,她從夢幻裡轉醒,她發現唯用一種陰沉的表情看著自己,
 那眼神…好可怕。 
 「妳知道嗎?我是因為活的太過無聊才會來這個城市,當我發現…連殺人也無法讓我開心的時候,我多想殺了我自己,但是我不是我自己的,我是屬於一個陰險的女人的,是她延續了我的生命,也是她讓我活的這麼痛苦,可是我無法擺脫她,她叫做野村桐子,很奇怪…我並不恨她,
甚至…我希望她也屬於我,我可以擁有這麼多女人,就是無法擁有她,所以我殺了好多女人,我讓自己對女人麻痺,我以為…妳可以有所不同,但還是一樣,妳可以讓我吻妳,可以讓我對妳做任何事情,甚至…是殺了妳,對吧?」 
 她迷濛的眼神轉暗,然後她笑了…笑得很悽涼…
 「那…你殺了我吧,反正我活著也感覺不到痛的感覺,我唯一知道的痛就是心痛,所以我隱居到山上,拒絕和別人交談,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眼睜睜看著那些妄想上山看我一眼的男人死掉,
我看著他們痛苦,卻不明白那是什麼感覺,我打從生下來就失去了對疼痛的感覺,不信你看…」 
 她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的刺進自己的手臂,鮮血沾染了她潔白的洋裝,
 她平靜的看著血滴到了沙發、地板,臉上的卻一點疼痛的表情也沒有,
 她冷淡的看著自己的傷口,又將刀拔了出來,血噴上了她的臉,她卻笑了… 
 「你想殺了你自己,至少…在你結束生命的時候你會覺得痛,但是我…不會,像我這樣的人太不正常了,我害怕跟別人不一樣,連死亡也不會有感覺,你想殺我嗎?那你可不可以找一種會讓我疼痛的方式?越痛越好…」 
 唯瞧著她,他點燃了一根菸,對於鮮血他早已經看習慣了,
 但是當他看到她流下的血時,竟泛起了心動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她臉上冷漠的表情,又或是她眼中毫不憐憫、怨恨的那一部分。 
 「我可以讓妳疼痛的死去,但是……妳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 
 「不管什麼…我都答應。」 
 唯的嘴角牽起一絲殘忍的笑… 
 「真的嗎?妳可要……說話算話阿!」 
 我知道妳的痛苦就是沒有痛苦,但是……我會完成妳的願望,讓妳痛苦的結束這一切。 
* 
 『從現在開始,妳不可以反抗我,更不能叫我住手…』 
 她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家床上,唯都還沒從她身體裡離開,她橙色的眼眸直盯著她害羞的臉龐,
 這是她第一次讓一個男人上她的床,並且這樣佔有她…雖然她不懂唯的心思,
 但是她感覺的出來,眼前這個男人對性愛很熟練,而且他已經麻木了,
 而他,根本不喜歡自己。 
 當她再也無法忍受時,唯咬住了她的耳,在她耳邊喃喃的道 
 「懷我的孩子吧…」 
 當她警覺他到底想做什麼時,已經太遲了…
 住手二個字狠狠的吞回她肚子裡,沒錯…她沒有資格要他住手,
 他會這樣子做也是我的要求… 
 「唯,如果…你真的想死,把那個延續你生命的女人殺死,不就好了嗎?」 
 唯身體微微僵硬,他冷漠的語氣讓她害怕…
 「她不可以死,我不允許她死!」 
 這就是愛情嗎?
 明明自己想死卻不允許自己愛著的人死去… 
 邗唯,你心底最深愛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 
 「嘔~~」 
 吐!
 這已經是她第四次的嘔吐,
 唯冷靜的看著她吐著… 
 「妳真的懷孕了?」 
 她抬頭瞧著他,「我……我不知道。」 
 唯點點頭,「好,我們下山…」 
 「咦?」 
 她眼中的不情願跟慌張唯不是沒看到,只是他還是牽著她就想往門口走,
 忽然,她用力的甩開他的手…  
 「我不要,我不要下山…」 
 唯的橙色瞳孔有些轉暗了,他再度拉住了她,那力道大的讓她無法反抗… 
 「如果都是因為妳不去看醫生,結果孩子流產了,妳會怎麼樣?」 
 她的反抗停止了,唯感覺到她的身體軟了下來,
 他抱住了她,笑了… 
 「怎麼樣?要去嗎?」 
 她的眼淚落下,沾濕了地板…一滴、二滴、三滴…
 「我去…我去!」 
 我害怕跟人接觸,我害怕他們異樣的眼神,但是…如果是為了你跟我的孩子,
 我願意付出一切。 
* 
 「小姐,恭喜妳,妳懷孕了。」 
 有一瞬間的空白,她眨著水汪汪的眼望著醫生,
 剛剛照超音波的時候,盯著螢幕她就有一種好奇妙的感覺,
 我肚子裡居然有一個小孩,一個生命?那種感覺好奇怪… 
 「謝謝你醫生,我們走…」 
 唯拉著她就出了醫院,當踏出醫院時,她停下了腳步… 
 「唯…你,會喜歡我們的孩子嗎?」 
 不知道為什麼,喜悅之後緊接而來的是恐懼,
 我想起孩子的父親是邗唯,唯曾經說過要用一種會讓我疼痛的方式死去,
 所以他讓我懷孕的原因肯定不尋常… 
 唯什麼也沒說,他只淡淡的拋下一句話,然後就拉著失了魂的她回到山上… 
 「都要死了的孩子不配讓我喜歡。」 
* 
 『都要死了的孩子不配讓我喜歡。』 
 什麼意思?他不打算讓我生下來?
 那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在醫院的時候你不提出要我拿掉小孩的想法?」 
 唯坐在沙發上抽著菸,他冷淡的看了眼前的女人一眼,
 然後他扔出了一把短刀… 
 「因為我要妳…自我了結。」 
 「咦?」 
 真是天真的女人…唯看著她不敢置信的表情想著, 
 「前幾天不是還說想痛苦的死掉嗎?現在是很痛苦,但……妳捨得死嗎?」 
 她遙遙頭…「邗唯,他是無辜的,他是我們的孩子阿…你不可以這樣…至少讓我生下他,再死…」 
 唯諷刺的一笑,
 「妳開什麼玩笑?這樣子就沒有意義了,妳說妳想痛苦的死掉,只是妳想逃避一切的藉口吧?
 妳內心深處根本就沒有死的勇氣,妳說妳害怕跟別人接觸,只是因為妳害怕妳會受傷害,雖然不是肉體的傷,可是心痛也是一種痛,所以妳隱藏住妳自己,不讓別人接觸,來阿…現在可以痛苦的死掉了,我還給了妳一個孩子陪妳一起死,我對妳…算好了吧?」 
 唯的話讓她心頭泛疼,哽咽的說不出任何話,
 他說的沒錯,我只是想用死去逃避所有的事情,
 害怕讓自己受傷害,其實我是個膽小鬼,
 我根本就沒有死亡的資格… 
 「唯……我,我錯了…我可不可以不要死?」 
 唯熄掉菸,他抬起她顫抖的下巴,看著她害怕、後悔的眼神,
 他無情的遙遙頭… 
 「妳知道嗎?死亡對我來說,不是個玩笑,也不可能後悔,妳只有一次說死的權利,一旦說出口就沒有後悔的餘地,所以…妳只能死後再去後悔!」 
 眼淚佈滿了她的臉龐,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她都能感受生命在她體內竄動,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還不想死。 
 「走開…滾開!」  
 她像發瘋似的將唯推開,她奔向門口不停的不停的跑著,
 在這個樹林裡不停的跑,直到她發現她來到一個極其安靜的地方時才停下腳步,
 她跌坐在第上,全身都在顫抖。 
 惡魔…魔鬼,邗唯這個男人根本就是魔鬼…
 他口中說的痛苦已經超過我可以接受的範圍,
 不可能…我不可能傷害自己的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吶,如果是可以接受的痛苦,就不叫痛苦了,那妳一輩子都死不了了…」 
 她全身的細胞都變的冰冷,她聽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她微微轉過頭,然後她嚇得跑開… 
 「你……你……」 
 「我怎麼樣?說阿…親愛的,我可以聽妳最後的…遺言!」 
 「魔鬼,你是魔鬼…我怎麼樣都想像不到,你可以傷害一個還沒出生的生命,就算是讓我痛苦,你也不能──阿~~~」 
 鋒利而閃亮的短刀刺進她的肚子,血噴灑在樹林裡,
 唯緊緊的握住刀子,他的衣服沾上了她的血… 
 「妳太囉唆了,我不接受出爾反爾的話,記得我一開始跟妳說的話嗎?」 
 『從現在開始,妳不可以反抗我,更不能叫我住手…』 
 血不停的流,她看著自己的肚子流著血,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死亡,
 她看著唯臉上冷漠無情的表情,心中的悲痛已無法形容,她真的懂了…真的懂了,
 這世界上最痛苦、最無法忍受、最不可能痊癒的……就是心痛。 
 「唔………」 
 在最後的最後,我總算是死了,可是,死亡的感覺意外的痛苦,
 以為肉體感受不到就不會那麼痛苦,孩子……媽媽愛你,對不起,對不起… 
 唯抽開刀子,她一動也不動了,然後他默默的看著她倒在地板上,他用衣擺擦拭著刀子,
 就在唯走近她,想確定她是否已死時,她忽然動了…… 
 「唯……我愛你。」 
 將死之人的唇冰冷的讓唯嫌棄的反射性推開,
 當他聽到那句『我愛你』時,眼中閃過一絲的觸動,不過很快就消失殆盡… 
 總是這樣,每個女人死前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都是我愛你…
 她們為什麼不怪我?為什麼要原諒像我這樣的人? 
 雨,開始下了…
 可以洗淨一地的血腥,卻無法洗去曾經受過的傷。 
                愛是聽覺 愛是嗅覺 愛天真無邪
                愛是錯覺幻覺 愛可能是個 那甜蜜的魔鬼 
* 
我要的 愛有一種魔幻 一秒的天堂
會讓我 奮不顧身去闖 去受傷
再讓我 吞下時空膠囊 迷茫的輾轉
好像我 明明到過天堂 卻忘了 
 少年來到了樹林,他停在一具剛剛被雨侵蝕過的屍體旁,
 他蹲下身仔細的看著女人的屍身,然後他開始哭泣,不停的哭泣… 
 『媽媽…』 
 傻大叔,我是死小鬼……知道嗎?我真的是個死小鬼。 
 我是一個提早來到這世上的靈魂…… 
              我是你兒子。 
沁言: 
  麻,邗唯好久沒出現了,有看過我以前黑暗系的文都知道這隻的存在吧?
  無所謂,那已經被遺忘很久了,黑暗的這一群人被我塵封在WORD裡好一段時間了,
  我很喜歡唯的個性,在我的設定裡他是個很完美的男人,但是打死我我也不想認識這種人,
  好久沒打稍稍黑暗的題材了,感覺真令人開心… 
  果然還是打這種文才讓我有一種抒發壓力的感覺呢(笑)。 
  他們這一群人的故事究竟還能不能繼續寫下去,是謎。 
   2008.1.21  12:38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