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macaber sorrow(MS)V (完)

 晚上十一點的城鎮並不寂靜,
 只是那條沒人會去的巷子還是一樣黑暗…
 珉宇看著手錶,想著他居然遲到了…
 不是很想死的嗎? 
 忽然,外頭傳來一陣吵鬧聲,
 珉宇疑惑的走出巷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有一群人圍在一起,
 似乎正在毆打某個人… 
 一種不好的預感讓珉宇走上前看仔細一些,
 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有白皙的皮膚、纖細的手臂,
 雖然是這樣但珉宇知道那個人是個男人,
 因為他就是申彗星… 
 「喂~住手!」  
 朝著那幫人大吼,他們的注意力全在珉宇身上了,
 也更讓他看清楚彗星的臉孔…他的嘴角流血,滿臉的淤清,
 從沒看過他這麼狼狽的樣子,這讓他有些憤怒了。 
 「喂~我說你們不要命了嗎?」 
 那幫混混朝著珉宇的臉大笑。
 「你說什麼?我看你才不要命了吧?」 
 我冷冷一笑,他們真是沒搞清楚!
 我再過幾分鐘就是個殺人犯了,反正都是殺人犯了,
 那再多殺個兩三隻小貓也沒有什麼啊! 
 就在我拿出預藏好的小刀時,一雙手拉住了我的衣服。
 是彗星,他躺在地上困難的拉著我,一邊搖頭… 
 「不要…傷害他們…」 
 我皺起眉頭…「為什麼?」 
 彗星虛弱的一笑…「我不想跟他們共用一把刀……」 
 嘖,原來是這樣。
 我點點頭,想想也對…這可是準備好要了結彗星的刀子,
 怎麼可以拿來對付這麼污穢的人?於是我把小刀收了起來,
 動了動筋骨,記得上次打架好像是初中的時候,
 那個人還在醫院住了好幾天呢…
 只是過了這麼久不知道攻力有沒有退步──混混朝我的臉揮了下去,我往右邊閃躲─
 我想大概已經退步的差不多了吧──混混朝我右邊揮拳,我往左邊閃躲─
 不過,傷害彗星的人是一定要懲罰的是吧?──我往他的腹部用力出拳,順勢閃身打倒他後頭的小弟們─ 
 望著地板上的他們,我微微勾起一笑,轉身朝彗星的方向走去,
 他看著我的眼神顯得有些驚訝,我蹲下身觀看他的傷勢。 
 「申彗星,你想帶著這副傷痕累累的身子死掉嗎?」 
 他嘴角牽一笑…「既然都要死了,也無所謂了吧…」 
 我笑了笑將他橫抱起,他想掙扎,但可能傷口會痛他掙扎不久就安靜下來了…
 「看來今天你是死不了了,我可不想對一個傷患下手啊!」 
 「咦?可是───」 
 「別說話…我帶你回我家。」 
 「回……你家?」 
 看著彗星疑惑的眼神,我才發現…搞不好我根本就沒打算讓他這麼早離開我身邊。
 可能我只是在等…等那個時刻的到來。 
             對不起,申彗星。 
* 
 其實傷口根本不疼的。
 彗星不是從來沒受過傷,相反的他常常在受傷,
 本來看到傷口會很慌張的媽媽,到後來也只是無奈的說"彗星阿,你怎麼又受傷了?"
 可見我真的很頻繁的在受傷,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走路走一走會莫名其妙跌倒,連我自己到後來都搞不清楚什麼是大傷什麼是小傷了…
 像現在臉上的淤清,到底該算是小傷還是大傷?雖然在我眼中那根本不算是傷口,
 可是珉宇此刻的表情卻又讓我覺得…好像真的很嚴重。 
 「珉宇,你會心疼我吧?」 
 他用棉花沾了點藥水,表情有些凝重,他一語不發的端起我的臉龐仔細的擦拭著我的傷…
 藥水馬上起了作用,雖然常常受傷早該習慣這種痛楚,但本能的疼痛神經還是讓我縮了下,
 他看著我低下頭… 
 「是阿,你說的沒錯,我是會心疼你。」 
 珉宇你是不是下不了手?這句話我問不出口…
 我們之間一直存在著一種奇妙的氛圍,
 好像搓破了就會煙消雲散,所以我們不斷的逃避。 
    其實我知道的唷,珉宇你也沒有所謂的未來了,所以我才會這麼擔心。
    不想讓你僅存的未來葬送在我手中。 
 「你記得剛開始見面時,你說你過一個月後就會死掉的事嗎?」 
 他愣了下,我一直不去提這件事情,也是因為珉宇似乎並不希望我提起,
 看他的表情就能明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有這種不用明說就能會心的默契呢? 
 「我記得。」 
 「告訴我事實好嗎?就當作是……我最後的心願吧。」 
 珉宇抬起頭來看我,他的眼神有些脆弱…
 雖然我很希望那是我的幻覺,因為珉宇在我眼中一直都是那麼意氣煥發的,
 他從不讓人知道他的無助跟難受。 
 「在醫院裡…醫生說我得了狂犬病,他說這種病有潛伏期,最長是一年以內會發作,最快一個月或是一個禮拜?這期間我會慢慢的衰弱,誰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掉,但終究會死,所以我才會答應完成你的心願,反正是不是個殺人犯,未來怎麼樣我一點也不在乎。」 
 我聽著,卻感受不到傷感。
 可能對我來說,死亡是非常理所當然的。 
 「所以你真的會殺了我對吧?」 
 他沉默著關緊藥水蓋子,抬頭望著我,笑了…「你可以跟我一起消失在這世界上嗎?」 
* 
 時間過的很快。
 一轉眼一個禮拜一個月就這樣過完了,
 不過我一點也不擔心時間的流逝,我反而希望能夠趕快過完他,
 因為這樣我跟珉宇才能因為時間到了而死亡。 
 那些保險金要留給誰?其實我根本還沒想到,
 於是珉宇帶我去了育幼院。 
 他開著車,不知道這台車是從哪弄來的,
 他有些無奈的說…「你就乖乖坐著不行嗎?」
 嫌我管太多了吧…我看著窗外的街道沒說什麼。 
 育幼院到了,一下車就有一群孩子站在門口看著我們,
 他們的眼神都充滿了疑惑,有些孩子的眼神還很戒備,
 就像我們的到來會破壞了他神聖的城堡似的。 
 「珉宇,你還好嗎?」 
 院長走了出來滿臉笑意,珉宇和他們似乎很熟練,
 他領著我走進屋裡頭,我回頭苗了那些孩子一眼,
 這其中將會有一個人成為我在這世界上遺留下來的親人吧?
 就算我們現在還非親非故的。 
 「彗星……?」 
 聽到他的叫喚,我連忙跟了上去。 
* 
 桌上放滿了照片。
 院長開始為我們解說。 
 「這個孩子很乖,只是稍微有些自閉,幾年前的一場大火燒掉了他的家還有他唯一的親人…
 從那之後他就不怎麼跟人說話了,一直到現在都十歲了還是這個樣子。」 
 「這個孩子的話,他有天生的心臟病,身體不好,母親也拋棄了他…不過個性很溫和很乖的。」 
 才聽院長說二個案例,我深深感覺到這世界上這樣可憐的人真的是很多,
 跟他們相比我以前所遭遇的那些,哪裡算是什麼不幸…
 至少我的爸媽並沒有拋棄我。 
 「彗星…你覺得呢?」 
 「什麼?」 
 「哪一個孩子你比較喜歡?」 
 我沉思了一會…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  
 「由你決定吧。」 
 珉宇看著我想了想…「如果要當彗星的孩子的話,個性溫和的比較好。」 
 我看著他…「為什麼?」 
 「因為你脾氣壞阿。」 
 「什麼麻…」我伸出拳頭想打他,他卻笑著將我的拳頭檔了下來,順勢牽住我的手,
 對於他手中的熱度,我感到有些不自在,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想縮回的念頭,
 只是讓他這樣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那就這樣決定了,就是有心臟病的那個孩子…我們去外面看看他吧?」 
 「嗯。」 
 我忽然覺得,那個孩子彷彿不是我申彗星一個人的,
 雖然以後他會改姓申,他會拿到我的巨額保險金,
 可是我卻覺得……他是我跟珉宇的孩子,
 這麼想的我,是不是有些奇怪了呢? 
* 
 那個男孩有一張雪白的肌膚,像個女孩似的,
 眼睫毛也很長很漂亮…一張無可挑剔的臉龐,
 可是他看起來好像隨時都會倒掉。 
 「跟你還真是像呢…看起來就虛弱到不行。」 
 「你說誰虛弱啊?」 
 「沒什麼。」 
 看著那個男孩,我想伸手去擁抱他,但他卻害怕的躲掉了。
 我有些失望的望著男孩,這也是…一個陌生人從今以後是自己的親人,
 這是讓人很難接受的吧? 
 就在我這麼想時,珉宇一把上前抱住了那個男孩,
 男孩在他懷裡恐慌的掙扎著,卻怎麼樣也無法將比他大也比他壯的珉宇推開,
 看到男孩哭泣,我有些不忍的想讓珉宇放開他,
 但此時,他卻突然開口了…不只讓我愣住了,也讓男孩停止了掙扎。 
 「過不了多久我們二個都會死,死亡是什麼你知道嗎?」 
 我愣住的原因是,他怎麼能這樣對待那個男孩,
 他才十歲阿,怎麼能告訴他這麼殘酷的事情。 
 男孩睜著大眼望著珉宇,眼眶懸著眼淚堅定的點頭。 
 「…他們都說,如果我病發的話可能會死掉,就是會消失的意思吧?」 
 我看著男孩的眼神一定很溫柔。
 因為我發現他雖然才十歲但死亡居然離他這麼近。 
 珉宇將他抱緊…「所以,我們二個會好好珍惜你,你也要好好珍惜彗星哥哥好不好?」 
 我望著珉宇,他只說了…我的名字,而不是"我們"。 
 「大哥哥…那你不需要我的珍惜嗎?」 
 我看到珉宇搖頭,他抬頭對上我的眼睛,用堅定的語氣對男孩說… 
 「你就把全部的愛都給他吧。」  
 我還是將眼神移開了,我在逃避,逃避那激動的心情,
 其實只要我念頭改變,我隨時都可以反悔說我不要死,
 可是珉宇不一樣,他是被迫死亡的…而且要說到原因的話,
 是我害他變成這樣的。 
 這更加深我想死的念頭,我不會反悔的,
 也算是對你的贖罪了吧。 
 我蹲下身緊緊的抱住了他們。 
*  
 申珉浩 
 那是那個孩子的新名字。
 是我給他取的,珉宇看著這個名字好像不太滿意。 
 「申跟珉是你跟我,那那個浩呢?」 
 「這個麻……沒什麼啦。」 
 我打哈哈的帶過,事實上,那個浩就是李先浩,
 是那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男孩,說要來找我卻再也沒出現過的男孩,
 他給了我人生中第一次的期待,然後落空。 
 「喂~申彗星…」
 「幹什麼?」
 「告訴我啦!」 
 珉宇皺著眉頭嘟著嘴,似乎真的很想知道,
 我站起身想離開他身邊,他卻一把將我拉回他懷裡,
 落入他懷中的我微愣,他溫熱的體溫使我無法離開。 
 「彗星…我曾經說過從來沒有人疼愛過你,但是現在有我疼愛你就夠了對吧?」 
 我聽得到他的心跳聲,非常的繁亂…  
 「我現在可以說是為了你而活的,如果你沒有得病…我早該被你殺死了吧。」 
 「如果我沒有得這種病,我一定不會答應殺掉你。」 
 「為什麼?」 
 「因為我會愛上你。」 
 這是第一次,從珉宇口中這麼真實的說出愛我二個字,
 一直存在心理的疑惑一下子解開了,
 我的眼淚卻無法制止的流,為什麼感到如此悲傷?
 珉宇和我的相遇原本就是為了死亡才存在的,這不是早就明白的事情嗎?
 可是在他懷中的我竟然…… 
 我抬頭吻了他,二片唇瓣相貼…從小心翼翼的探索到熱情的深入,
 我才知道我是如此喜歡這個人。
 他拉開我們的距離,深情的眼神火熱的會將我溶化,
 我的臉頰發燙,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我這是在勾引他嗎?我為什麼要吻他?
 一下子讓他靠的太近,我有些慌了…正急著想退開卻被一個身體壓住了,
 感受到地板的涼意,我睜著大眼膽怯的望著在我上頭的他… 
 「珉宇……我們還是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怕你……我怕我們無法承受。」 
 珉宇沒有聽進我的話,他吻著我的唇、我的眼…他咬住了我的耳朵,
 我微微縮了下,忽然…我聽到了一個綿密又深情的聲音… 
 「彗星,跟我們的孩子一起活下去吧。」 
 不,不要。
 我下意識的搖頭…不斷的搖頭,
 我害怕的就是這個,不要這樣好不好?
 不要讓我失去你之後一個人孤獨,
 雖然我一直都是孤獨的,可是……沒有你,孤獨多了點痛意, 
 「李珉宇,你不可以這樣對我,是你說…要一起消失的。」  
 他一語不發,低頭深情的給了我一吻,
 這是在回覆我嗎?那那個答案是什麼…
 你真的…會殺了我吧?
 眼淚又無法制止的落下了,他停下動作望著我,
 伸手溫柔的將我的眼淚抹掉… 
 「你不要哭,我會心疼的。」 
 「你……你明知道這樣會讓我更難過…」  
 他嘴角微微上揚,「我要你永遠記住我。」
 來不及開口說些什麼,他進入了我的身體…
 我用指甲掐著他的皮膚,很深很痛吧… 
 我們一起共度了這個夜晚,我卻也知道…
 我們再也無法分開了。 
* 
 從那天之後,我盡可能的減少我們之間的親暱互動,
 例如我不讓他抱我抱的太久,我不讓他吻我吻的太久,
 還有,我不讓他在孩子面前觸碰我,就算是一根手指頭也不行,
 因此,我最近常常跟孩子在一起。 
 「珉浩阿…你長大後想做什麼?」 
 珉浩現在暫住在育幼院,所以我幾乎整天的時間都待在育幼院裡陪著他,
 珉宇去了醫院做例行的檢查,我隱約覺得他對於檢查什麼的豪不在乎,
 我這個想死的人實在沒那個資格要他好好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所以也就沒說什麼了,珉浩現在是我唯一的希望,
 他已經不再懼怕我們,珉宇上次對他說的話似乎還印在他腦海裡,
 他也漸漸的會對我們展露笑容了。 
 「我長大後想和哥哥們一樣…找一個愛我的人活下去。」 
 聽聽看,這像是十歲小孩會說的話嗎?
 更何況…他剛剛說的"想和哥哥們一樣"有點偏差了… 
 「珉浩阿…你覺得彗星哥哥很喜歡珉宇哥哥嗎?」 
 珉浩想了想…「我覺得珉宇哥哥愛彗星哥哥多一些…」 
 原來連小孩子都看得出來呀…「那我們珉浩呢?喜歡我還是喜歡珉宇哥哥?」 
 「珉宇哥哥!」 
 死小孩,居然連想都沒想…虧你還姓申呢!
 我無奈的遙遙頭… 
 「你別看珉宇哥哥好像很溫柔,他哄人功力一流,是個騙子唷!」 
 「咦?」珉浩露出疑惑的表情。 
 「原來我是個騙子。」 
 忽然,我轉過頭,珉浩朝著我後頭的方向大喊了一聲…
 「珉宇哥哥!」接著跑了過去抱住他的腳,珉宇將他抱起望著我。 
 「你怎麼可以灌輸孩子錯誤的觀念,我可沒有騙過你唷!」 
 「…………嘖,我也希望你不要騙我呀。」 
 可惡,居然被抓包了…
 我轉過身悻悻然的想。 
 「剛剛醫生說……我可能撐不久了。」 
 我愣了下,沒有轉身…「是嗎?」 
 「彗星,那天晚上我對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彗星,跟我們的孩子一起活下去吧。』 
 我遙遙頭…「不記得了。」 
 「珉浩沒有你他會很孤獨的,不是為了我活下去,也為了他吧!」 
 心亂如麻是什麼感覺?我想我感受到了…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刺著我的神經,
 一再的讓我的心屈服他。 
 可是……我害怕沒有你的日子,
 我不想在沒有你的世界裡生活,
 可是這樣對珉浩太殘忍了,他好不容易才重拾笑容,
 卻又要接受我們二個人的死亡……
 珉宇沒辦法帶給他希望,可是我可以,我卻放棄了…  
 李珉宇…你真的好奸詐阿。 
 「你讓我想一想吧。」 
 含著淚水,我說。 
* 
 珉宇在醫院待著的時間變長了。
 那是第一次我見到他的媽媽…
 她滿臉的憔悴跟悲傷,珉宇向媽媽介紹了我,
 他是這樣說的… 
 「這是我很重要的朋友,申彗星。」 
 原來不是"這是害我得病的人,申彗星"嗎?
 如果是這樣介紹的,那李媽媽還會對著我笑嗎?
 肯定會恨我入骨吧? 
 所以我找了個藉口想逃出病房,他卻拉住了我的手。 
 「媽…我有些話想跟我朋友說…」 
 李媽點點頭,體諒的退出了病房。
 我握緊了拳頭,緊張的有些顫抖… 
 「你不必覺得自責,反正我媽什麼也不知道,我也不怪你阿。」 
 「珉宇……你想讓我活著是為什麼?我活著要背負的東西太沉重了,會很痛苦的。」 
 珉宇溫柔的望著我,伸手小心翼翼的摸著我的臉龐…「因為我知道,我下不了手,絕對。」 
 我的手在顫抖,結果…和以前一樣,
 沒有人殺得了我,他們不討厭我也不接近我…
 只是珉宇是他們之中的例外,因為他不討厭我…還深愛著我。 
 閉上眼睛…我點頭了,屈服了。 

      『我會讓你知道……你惹到的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唷。』 
 是的,我知道了。
 珉宇,謝謝你,謝謝你。 
* 
 我帶珉浩來看珉宇,他天真的說『以前我也住過這裡耶』
 所以,我下定決心要好好保護他。 
 珉宇的臉色很不好,神情有些恍惚…
 這是病發的症狀,看著這樣的他,很難想像以前他是那麼意氣煥發。 
 「珉浩…跟珉宇哥哥說說話吧。」  
 珉浩看著珉宇半晌,還維持著恍惚狀態的珉宇只是看著病房角落的某一角,
 沒有理會我們。 
 「珉宇哥哥……你要死了吧?」 
 孩子童言無忌,我聽的心酸,珉宇眨了下眼睛…
 雖然沒有回應但他的嘴角泛出了笑意。 
 「珉宇哥哥……謝謝你,你要保重唷!」 
 我的心疼的快要裂開了,我不能讓孩子繼續待在這裡了,
 他太純真,對死亡太淡然,讓人看得更難受。 
 不過有那麼一瞬間,我也希望我能像孩子一樣,
 單純的希望他保重。 
* 
 珉宇走了。
 那一天我沒有陪在他身邊,
 而是跟珉浩走過了首爾的鬧區,
 我就是在這條電線桿前看到珉宇努力貼海報的身影,
 我騙了他…害了他,這是一切的開端,
 在那之前,我還覺得我非死不可… 
 走過了那條黑暗的巷子,狗兒們已經不知道被抓去哪裡了,
 那裡已經沒有狗了,我卻還能看到珉宇被狗咬的樣子,
 太恐怖了…於是我將視線移開,拉緊了珉浩的手,
 在這條巷子前,我被一群人毆打,是珉宇救了我…
 他替我療傷… 
 走到了那間餐廳前,珉宇說他要請我吃飯,
 所以我大大方方的點了牛排,也是在這裡…他說「從來沒有人疼愛過我」
 現在最疼愛我的人,就是你了吧? 
 珉宇…你終究是決定放我一個人在這世界上了…
 雖然你給了我珉浩,但是……我要你記住,你是無可取代的,
 任誰都無法勝過你的存在,因為你說過你愛我的。 
  「彗星…我曾經說過從來沒有人疼愛過你,但是現在有我疼愛你就夠了對吧?」
   「如果我沒有得這種病,我一定不會答應殺掉你。」
   「為什麼?」
   「因為我會愛上你。」 
 「彗星哥哥…你怎麼哭了?」
 「阿…珉浩,對不起…」
 「彗星哥哥你不要說對不起,你要說……我愛你,珉宇哥哥是這樣跟我說的喔。」
 「說什麼?」
 「珉宇哥哥說…如果彗星哥哥說對不起,他要我跟你說,我愛你唷!」 
 眼淚無法停止了。  
 「嗯,…我知道了。」 
        你在我心底的最深處,永遠不會消失。
        你的笑你的一切…我會承擔那些回憶,
        照你說的活下去,是為了你,不是為了別人。 
           macaber sorrow
           關於死亡的憂傷
         是遺憾;也是活下去的所有力量。 
      「那我想你差不多可以死了。」
       所以我就說,你是個騙子了吧。 
                    END 
 沁言: 
   糟糕阿糟糕,突然變成這樣了(汗)
   沒想到打的比我想像中的還難受,
   是因為一邊打一邊聽痕跡還有彗星王子的『你是風』這首歌的關係嗎?
   真是忽然覺得心都擰了,打到一半還在想"我真的要把珉宇寫死嗎?"
   事實上我有點害怕把他們寫死,因為……感覺不太吉利,
   哥哥們又這麼會受傷,我真的很不想觸衰阿,
   但是又覺得還是得打呢!(笑) 
   悲文至上主義又來了阿!XD
   終於,不是斷頭文了ˇˇ 
  2008.9.4   10:28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