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定題】009.火 (山下智久主)

 吶,知道這世界上傷人最深的是什麼嗎? 
 「我愛你,真的…我真的好愛你。」 
 從來沒有人拒絕得了我,
 只因為他們都喜歡我這張純潔如天使的臉龐,
 我對自己想要的東西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得到! 
 「你愛我,我就非得愛你不可,是這樣嗎?」 
 山下智久,他是唯一一個會狠心拒絕我的人,
 他對別人都一般的好,只有對我不同…
 他會在我面前和別人說說笑笑,但卻不會對我展露笑容… 
 「我……我真的,很喜歡、很崇拜、很愛你…」 
 山下嘟起他誘人的嘴唇,這紅潤的唇曾經奪去我的初吻,
 那時他臉上戲謔的笑容,我好想當做我不知道、我沒看到…
 可是心卻一直痛著…狠狠的痛著。 
 「手越,你知道…我對太愛我的人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喜歡的人是像錦戶這樣瀟灑而且放得下的男人…」 
 「山下,我……我知道你是因為赤西的關係才變成這樣的,可是…感情是不能用來玩的!」 
 山下看著手越,那眼神很冷淡,尤其是在聽到赤西的名字時…
 「感情不能用來玩?怎麼會…」
 山下忽然接近了他幾分,兩個人靠得好近好近,他在他耳邊輕輕的開口了… 
 「當初我吻你時,你可沒有閃躲,在那之後…你也沒有跟我要過承諾,要說你有多認真我可不相信,你不也只是眷戀我的身體和臉蛋而已嗎?看看增田、看看小山,他們都是如此保護你、愛著你,你也欣然的接受那些,那你不就也在玩弄他們的感情嗎?難道你───」 
 「夠了,別再說了!」 
 手越終於忍不住緊緊的抱住山下,他哭泣…很大聲的哭著,
 眼淚沾濕了他的臉蛋。 
 「就算…他們有多愛我,我都不要,我想要的只有你,我希望你看著我、想著我、抱著我、只有我,如果當年赤西不那樣對你,你對感情就不會這麼隨便了…」 
 忽然,山下一把推開了他,看到手越悽涼的臉龐,他笑了…
 「別在我面前提到那個人的名字,已經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山下……」 
 「好了,你別在我面前上演哭哭啼啼的戲碼,我陪你也夠久了!」 
 山下轉身走了,手越看著山下的背影,他跪倒在地,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
 我手越祐也最喜歡的人就是你,可是…可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你忘掉過去,
 赤西仁,對,這一切都是這個人害的,他的離開…他的欺騙…他的玩弄,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我要…找到你! 
* 
 赤西穿上衣服,衣衫不整抽著菸的他顯得有些放浪不拘,
 今天的陽光,好刺眼…刺眼的讓他想起幾個月前才結束的一段情,
 山下智久,是個笑起來十分燦爛的男孩,他的身體是我看過最美麗也最誘人的,
 個性也好得無法挑剔,就是男人女人心中理想的戀人… 
 可是我傷害了他,義無反顧的傷害了他。 
 「赤西仁,你開門…開門啊!」 
 忽然,赤西的回憶被大門的吵鬧聲喚醒,他皺起眉將菸熄滅,
 一大吵就這麼吵,是誰啊?
 赤西將門打開,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小的男孩,他張著一雙紅腫又憤怒的眼瞪著我… 
 「喲…是手越阿,怎麼樣?不當小智久的跟班了嗎?」 
 〝啪〞…手越給了他一巴掌,這掌打的結實,赤西的臉頰立即紅成一片… 
 「好痛…你幹麻打人啊?」
 赤西有些惱怒了,他也瞪著眼前這個小步隆冬的傢伙! 
「我不是山下的跟班,我不准你再傷害他!」 
 「可是我已經傷害了阿,你現在才說有什麼用啊?」 
 「所以你要去挽回他,你知道他現在因為你對感情已經徹底失望了嗎?」 
 「失望?我從來就不曾愛過他,我會跟他在一起只是因為────」 
 「只是因為你想拿我用來填補龜梨的位置。」 
 聲音落下,空氣中瀰漫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感覺,
 手越微微轉頭,然後他看到那張唯美的臉龐,
 臉上透出淡淡的冷漠和微微的怒意。 
 「智久……」赤西睜著大眼,這是他和他分開二個月後再次相見。 
 聽到他的叫喚,山下冷冷一笑,
 「你現在還配叫我智久嗎?手越,跟我走!」 
 手越愣愣的看著山下跟赤西,然後就被山下拉著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時,他看到赤西呆滯的表情,似乎對山下的突然出現有些無法接受,
 當電梯門關上,手越才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是亂的,他偷瞄了一旁的山下一眼。 
 「你還敢偷瞄我?擅自來找他,你到底想幹麻?」 
 手越低下頭,吶吶的道…
 「我……我……我只是覺得呢,他應該要跟你道歉。」 
 道歉?山下不屑的一笑。
 「你認為我會接受他的道歉?當初我是投入了所有的感情在他身上,但他卻把我當成撫慰他心靈跟身體的備胎,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手越低下頭,「那……你可不可以也不要當這種人?認真的…面對感情好不好?」 
 山下看著他,眼中閃過幾分疼惜。
 「何必呢?就算這樣子,我也不會喜歡你啊!」 
 手越遙遙頭,「我不是要你接受我,而是我希望你能變回從前那個山下智久。」  
 山下愣了愣,變回從前那個山下智久?我變的很多嗎?
 這二個月來,我真的變的很多很多嗎? 
 「手越,以後我不准你再這麼做,聽到沒?」 
 手越眨著眼,然後微笑點頭,剛剛那一瞬間他覺得山下親切多了… 
 「還有…手越,如果可以…你就忘掉我吧!」 
 電梯打開了,我的微笑僵在臉上,
 還來不及等我反應,山下已經出了電梯對我揮揮手道 
 「早點回家,知道嗎?還有…增田跟小山在找你,打個電話給他們吧…………再見。」 
 手越愣愣的看著山下從他視線消失,那是什麼意思?
 忘掉他?為什麼他就是不能讓我留在他身邊? 
 吶,知道這世界上傷人最深的是什麼嗎? 
* 
 「小手,你去哪了?一整天都不見人影,我們找你找好久,你───喂,聽我說話啊!」 
 小山的碎碎唸我置之不理,一股腦的就往自家沙發躺…
 增田看到手越失魂落魄的樣子,伸出手摸摸他的頭… 
 「小手在外面一定受到委屈了吧?」 
 直盯著增田,手越發現自己只要一開口,悲傷的感覺就會淹沒他,
 他的眼眶紅了,淚也不受控制的流下… 
 「我今天去找赤西了。」 
 「咦?赤西?那個負心漢?」小山有些緊張,「你找他做什麼?」 
 「我打了他一巴掌,我告訴他…你要挽回山下。」 
 小山跟增田互看了一眼,他們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眼神,
 手越無論何時都很聰明,但是惟獨對山下的事就像個傻子一樣,
 也不管是不是會得到回報,也許這就是愛情,無法用秤去衡量。 
 「我只是想要山下快樂,我只是想陪在他身邊,可是他卻要我忘掉他!」 
 小山嘆了口氣,「他這麼說也沒錯,我想…他也是為了不讓你傷得更重。」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看著他而已。」 
 手越的眼淚氾濫,讓小山跟增田措手不及,
 最後只能放任他哭泣,哭吧…眼淚好像永遠都是愛情無可或缺的東西! 
 「山下跟你就像是二個不同世界的人,你就不要那麼想不開了。」 
 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對,是不同…
 那這場單戀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等等…單戀? 
 突然,手越張開眼睛爬起身,像是領悟到了什麼連連點頭,
 「沒錯,就是這樣!」  
 是阿,山下從來沒說過討厭我,
 我不相信山下沒對我動過心,我要他承認…承認他曾經愛過我,
 然後我再毅然決然的忘掉他,這樣至少不會有遺憾…… 
 是阿,不會有遺憾! 
* 
  『只是因為你想拿我用來填補龜梨的位置。』 
 赤西望著手中的照片,那是一張充滿回憶的照片,
 上頭有三個人,站在我左邊的是山下,而右邊的是龜梨…
 我們三個都笑的好開心,真的,都好開心… 
 赤西眨眨眼,這才發現自己陷入了悲傷裡,
 可是他沒有哭,他從來就不輕易落淚,
 而他這一生的眼淚大概就浪費在龜梨的葬禮上,
 那一天,他才深刻感覺到他已經離去的事實,
 看著他入土,然後山下臉上蒼白的抱住我,告訴我如果不忍心看就回家吧,
 『那可是我最愛的人的葬禮,我怎麼可以缺席』
 大家的啜泣聲回蕩在我耳邊,彷彿在告訴我…
 龜梨和也,我這一生最愛的人已經不可能再對我微笑了。 
 我們的故事,既長又讓人難受,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智久……」 
 『你現在還配叫我智久嗎?』 
 我玩弄了他的感情,但這不是我願意的,
 我也以為我能忘記小龜,然後永遠的愛著他,
 可是走到最後,我發現心還是空虛的,
 當我感受到智久強烈的愛意時,居然有一種想逃避的感覺,
 難道我赤西仁這一生,除了龜梨和也就真的無法愛任何人了嗎? 
 「小龜,我……好想你阿!」 
 抱著照片,赤西覺得自己的心疼的隨時會停擺,
 如果……真的停擺了,智久…你能原諒我嗎? 
* 
 緊緊抱著錦戶,剛剛的翻騰覆雨讓他睡的很沉,
 山下卻怎麼樣也睡不著,錦戶亮,一個敢愛敢恨的大阪男孩…
 就算知道我並不愛他,他也一直陪在我身邊,每一晚都像現在這樣擁我入懷,
 可是我不懂,錦戶的內心到底愛誰? 
 他曾經抱著我說,他最愛的人已經不在他身邊了,
 可是他知道總有一天他會回來,到那個時候他希望我能成全他,並且祝福他…
 沒有猶豫,我點頭了,有哪個相愛的人會提出這種要求?我又怎麼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他?
 所以我們並不相愛,我們……只是在互相填補自己心中的空洞而已。 
 「這樣的愛情,不是讓人覺得很可悲嗎?」 
 山下想起手越說的話,他極不認同我和錦戶之間的關係,
 比起錦戶,也許他更希望赤西能回頭愛我。 
 「可是那又怎麼樣?有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啊,剛結束一段戀情,只因為別人適時的關心,就認定了對方,並且承諾永遠,所以現在劈腿吃回頭草的人一般多,那又算得了什麼?」 
 有時候,山下很羨慕手越的單純,他的感情世界太過美好,
 每對情侶都會變成童話故事裡的王子與公主,可是他山下智久不一樣,
 相比之下,他覺得自己污穢很多。 
 他還只是個孩子,不是嗎?
 但是…我卻吻了他,我知道那是手越的初吻,
 我卻裝做我不知道,還惡作劇似的對他笑著…
 那天晚上,我反覆思考自己會吻他的理由,
 我想……我對他的單純還是無法不動心吧?
 但是,不想將他單純的世界染黑,所以……忘掉我吧,
 那樣對你才是最好。 
 忽然,一個吻讓山下從記憶裡回神,錦戶吻著他的眉、他的眼,最後瘋狂的吻著他的唇,
 就在山下閉上眼時,錦戶卻停止了動作… 
 「………亮?」 
 山下再度將眼睛睜開,然後他看到錦戶有些嚴肅的表情。 
 「山下,他回來了。」 
 腦袋有些空白了,好像錦戶所說的話像外星語言難懂…
 他多麼希望錦戶真的是在說外星語,因為他一點也不想聽懂這句話。 
 「……是嗎?恩…那很好,真的……」 
 錦戶的眼神對上我的,他眼中閃過一絲的不捨,
 看到這個眼神,我想…那就已經夠了,只要他有過不捨,那就值得了! 
 「我以後可能不能這樣抱著你,你會感到冷嗎?」 
 山下原本以為他的心早已經空了,但現在他發現,
 他有些難過。 
 「就算沒有你我也不會冷。」 
 錦戶垂下眼,「是阿…在我心中的山下智久,就應該是這麼堅強的。」 
 山下點頭,微笑有些苦澀…
 「你該不會在擔心我吧?」 
 錦戶笑了,「你畢竟是我的……朋友。」 
 朋友,我們的關係從離開這張床之後,就會變成他口中說的朋友,
 山下努力揮開那些足以讓他心碎的念頭。 
 「答應我,好好對待他…不要讓他像我這樣,好不好?」 
 錦戶溫柔的捧起山下無暇的臉龐,他笑著點頭。 
 「好,我會讓他幸福的。」 
 山下對著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然後他閉起眼睛,
 睡吧,睡一覺起來之後再看看我的世界會有多少改變,
 就算會自己一個人,也要堅強的過… 
 我對著自己拼命的說。 
* 
 當手越接到這個消息時,已經是半夜了,
 他被小山的來電吵醒,聽得出來小山很慌張… 
 『赤西自殺了!』 
 嗯…赤西自殺了…
 咦?赤西?自殺?咦? 
 一瞬間,他清醒了不少,
 掛掉電話,他決定先去找一個人,
 找一個他手越祐也最愛的人。 
* 
 錦戶離開了…
 當山下躺在自己的床上覺得床好大時這麼想,
 嗯,他真的…不會再回來了,這時候的山下無可避免的想到了赤西,
 但他想到的不是赤西溫暖的胸膛,而是赤西失去龜梨的感受,
 應該就類似這種感覺吧,覺得好寂寞、好冷、好難受…
 可是我還看得到錦戶,我還能像早上一樣打電話給他,
 但赤西卻永遠也無法見到龜梨了。 
 忽然,山下嘴角勾起一個笑…
 小龜,也許我該原諒你家那個笨蛋了,
 現在的我才深刻的體會到,失去心中的依靠是多麼難受的事情。 
 電話響了,總覺得最近的自己實在太過多愁善感了…
 這就是失戀的症狀嗎? 
 『山下,赤西他自殺了!』 
 「咦?」 
 自殺?怎麼可能?
 為什麼? 
 掛掉了電話,我奔出了家門。 
* 
 赤西的家著火了。
 赤西的家手越只去過一次,是山下跟赤西還在交往時,山下帶著手越去的,
 由於赤西的房子是獨棟,所以燒起來頗是壯觀…
 就好像一場盛大的火葬…… 
 消防車來了,手越緊緊的抱著小山的外套,雖然穿著睡衣但他一點也不覺得冷,
 看著自己的手機簡訊,手越嘆了口氣,赤西…一直到最後你都沒能自己說出口。 
 「手越,他、他…赤西他…仁他,怎麼會這樣?」 
 山下慌了,真的徹底的慌了,尤其是看到這麼盛大的火場時,
 看這個樣子,情況很不樂觀,山下腦中閃過的是最後一次他對赤西說的話…
 『你配叫我智久嗎?』,山下發現自己在發抖,因為他開始害怕…害怕這樣的分離。 
 「山下,你放心,赤西他……他……」
 手越說不出〝他會沒事〞這四個字,因為眼前的火大的讓人嘆息。 
 「我……赤西……你這個笨蛋,我…我都還沒原諒你,我都沒原諒你…你怎麼可以───」 
 手越看山下全身都在發抖,他扶住了他,
 他們只能這樣看著這場火,看著消防隊員拼命滅火,什麼也幫不上忙,
 手越發現自己意外的冷靜,也許是因為,他相信…赤西不會感到遺憾。 
* 
 山下握著手越的手機握了好久,
 當消防隊完全將火撲滅已經快要天亮了,
 他們現在坐在警局裡,等著確認死者的身分…
 死者?我遽然用這種辭彙形容他?
 山下將手機握的更緊,當他看到小山備至呵護的將外套蓋在手越睡著的身軀時,
 深深的嘆了口氣。 
 為什麼,別人的幸福這麼的單純?
 而我想要獲得的幸福,到最後都是如此的下場?  
 「他叫做赤西仁,今年二十二歲,沒錯吧?你們可知道他可能縱火自殺的理由?」 
 當警察如此詢問時,手越睜開了眼,
 他看到小山很緊張的看著山下,山下的神情看來有些冷淡…
 他的臉色就跟當初參加龜梨的葬禮時一樣蒼白,手越原本以為山下會把手機交給警察,
 但他只是默默的將手機收回口袋裡… 
 「我不知道。」 
 詢問的時間相當的長,長的讓山下有些疲累了,
 一直到赤西的父母出現,然後他們抱著山下哭泣,山下才微微有了表情。 
 「伯父伯母,對不起,請你們要節哀。」 
 那是懺悔的表情沒錯,至少手越是這麼覺得的,
 手越將視線轉回一旁的小山臉上,小山也是一臉的疲倦。 
 「你是怎麼知道赤西自殺的?」 
 小山看著手越,「我想是天注定吧,我那時睡不著,就打了通電話給赤西,我跟他說有關於……山下的事情。」 
 「山下的事情?」 
 「是阿,後來,他哭了,他告訴我他很後悔這樣對山下…」 
 「你為什麼…會去跟他說山下的事情?」 
 「那是因為………因為,你很在意不是嗎?所以我想幫你……」 
 手越看著小山,小山則低下頭。
 「電話掛了之後,我就想來找他,隱約覺得他有些不對勁,然後就看到那場大火了,
 搞不好,他會有自殺的念頭,都是我引起的,如果我不跟他說山下的事情,那就───」 
 「小山,你不是說這是天注定嗎?那不是你的錯,搞不好……是龜梨太想念赤西,才將他帶走的。」 
 至死不渝的愛情,真的太過於悲傷了…
 手越無奈的想著,他看著遠方的山下,山下正在盯著他的手機出神,
 他走了上前。 
 「山下……」 
 山下像醒了似抬起頭,「手越,抱歉,這、這手機快沒電了。」 
 手越遙遙頭,「沒關係,如果沒電那就最好了。」 
 山下的眼對上手越的眼,好像望著彼此,他們能更沉靜一些。 
 「赤西他……至少曾經愛過你。」 
 山下看著手越有些羨慕的眼神…
 「我……雖然不到愛的地步,但我也曾經對你動過心唷!」 
 手越有些驚訝山下會說這種話,
 他笑了。 
 「手機,可以還我了吧?」 
 山下看了下手機,有些惆悵的道 
 「赤西那個笨蛋,一直到最後都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給我,但他卻給了你。」 
 「他是給我,但他想要傳達到的,是山下的心唷!」 
 山下愣了愣,「是阿…用這樣的方式,不傳達到也不行了啊!」 
 我服你了,我敗給你了…赤西仁,我真的對你完完全全的投降了,
 雖然你讓我的愛情世界變的複雜,雖然你曾經這麼深的傷害我,
 但是…原諒你,我多麼希望這句話可以親口對你說。 
 小龜,你把赤西帶到身邊去了吧?
 從以前開始你們就是這樣,有時候會丟下我一個人,二個人很開心的玩,
 這次,你們永遠丟下了我,但我卻無法抱怨什麼。 
            我知道你一直都深愛著智久
            我想由你來傳達一定會是最好的
            其實我,真的很愛龜梨
            愛到沒有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這是我從以前開始就知道的
            所以我會選擇跟山下在一起
            只是因為他愛我愛的實在太深
            我不想讓他失望,讓他傷心
            可是,我卻不知道那樣子才會讓他傷心
            我愛過他,真的…當他傷心時我才明白
            我真的愛過他。 
            智久,請讓我在最後這樣叫你
            因為現在不叫,我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
            我希望你原諒我的自私,我必須徹底的離開你
            如果我死了,你會原諒我嗎
            如果你會,那我義無反顧
            不過請不要認為我的死是你害的
            我實在太想念小龜了
            我想到他身邊跟他續前緣
            還有…還有…最後,
            我一定要跟你說的話,也是我從來不曾說的話 
            對不對,真的對不起 
            下一次…你不要再遇到我像我這樣的人了,
            我會在天上看顧你的幸福。  
                           赤西仁 
 山下智久閉起眼,然後再睜開眼,仁…我好久沒這樣喚你了,
 既然對我有虧欠那就好好的實現對我的諾言…
 那是你第一次對我許下承諾,也是最後一次…… 
              你要跟小龜在天上好好的看顧我的幸福唷! 
  吶,知道這世界上傷人最深的是什麼嗎?
  對我來說,不是拋棄、不是寂寞…
  而是那場奪走你性命,美麗卻教人悲痛的大火,
  它讓我真正的變成一個人。 
          所以,我原諒你,赤西仁 
    =END= 
 沁曰: 
    麻麻,突然冒出來的一篇,
    從晚上十二點開始動筆,
    現在是凌晨四點零二分了,
    花了將近四個小時多的時間打完,
    很多地方都沒有描述的很仔細,
    那是因為這篇還會有後續,
    那些刻意略過的部分,會再詳加解釋,
    發現我欠的文越來越多,挖的坑越來越多吶…
    不知為什麼,只要扯上赤西跟龜梨的文大多都會被我寫得很悲傷,
    可能這就是他們夫妻的宿命吧(XD) 
    那,請多回覆嘍XD 
     2008.1.14  凌晨04:06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