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macaber sorrow(MS)IV

 於是我們兩個開始了尋狗行動,我問他狗是在哪裡失蹤的?
 他居然很冷靜的回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耶。」 
 傻眼的望著他,「你不知道?那我們要從哪裡開始找?」 
 他想了一下,真的只有一下,他笑著說…
 「我其實跟那隻狗不熟,我女朋友也很少跟我提起那隻狗,所以…我不清楚牠的勢力範圍在哪耶。」 
 「………那你女朋友電話呢?」 
 「不行,我找到那隻狗就是要帶去給她驚喜順便示威的,問她不就漏氣了嗎?」 
 「真是幼稚的想法耶!」申彗星受不了的大喊。 
 「你知道嗎?你第一次跟我說的話就是這句,只是現在熱情多了。」 
 看著他欠打的笑容,我還是不知道該去哪裡找狗,
 對我來說,越快找到越好,這樣我的人生就能盡快結束了,
 所以當機立斷,我拉著他說… 
 「跟我走!」 
 「去哪?」 
 「難不成是去喝咖啡嗎?當然是去找狗啦!」 
 「如果你想喝咖啡也可以呀…」 
 不理會他在後頭滴咕的話,我拉著他消失在大街上。 
* 
 現在的位置是在一個女人家樓下。
 珉宇說,這裡曾經是他的地盤,可是現在他卻覺得有點陌生,
 在這快要日落的傍晚,那個女人的家沒有燈火,估計是不在家裡了,
 本來是想由自己出面,問問狗的下落的,這下子也沒得問了。 
 「喂~你真的有那麼想死嗎?」 
 他看著我失望的表情冷不妨的說。 
 「你不會懂的。」 
 「我的確不太懂,什麼死亡的價值…那你是愛錢還是真的想死?」 
 我愣了下,笑著搖頭…「那你呢?你真的有這麼喜歡你女朋友?」 
 珉宇還是笑著,「我只是想讓背叛我的人後悔而已。」 
 看著他的徹臉,我想…珉宇真的是個不坦率的人呢! 
* 
 經過寵物店,我問他「那隻狗是什麼品種的?」
 他比了比窗戶裡的一隻紅貴賓,「幾乎跟牠一模一樣呢!」
 我說「那就買這隻狗假裝你找到了吧!」
 他笑著將我拉離寵物店門口,「我看你是想死想瘋了吧。」 
 「為什麼?不是一模一樣嗎?」被他推著走的我無法理解。 
 「感情你知道嗎?二種同樣有生命的物體相處久了一定會有感情的,久而久之在她眼裡牠不再只是一隻狗而已。」 
 我望著他眼底的理所當然,這句話對我來說很新鮮。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媽媽為什麼這麼希望我死掉呢? 
 「欸,你覺得如果我死了…我媽媽會難過嗎?」 
 珉宇連想都沒想…「我跟你媽又不熟怎麼會知道啊!」 
 說的也是,珉宇怎麼會知道媽媽會不會難過呢?
 如果要問的話,也應該是去問躺在地底下可能被分解了的媽媽吧。 
* 
 義大利麵、奶茶、麵包跟一小杯紅酒,
 沒錯,我們莫名其妙的在餐廳裡吃著飯,
 珉宇說他要請客,所以我加點了一塊菲朗牛排。 
 「你可真會吃啊!」 
 珉宇看我吃,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空檔回他話…「幹麻阿…怕被我吃垮嗎?」 
 他無奈的遙遙頭。「沒阿…只是你都已經要死了幹麻還要吃飯啊?」
 幹麻多花我的錢阿…… 
 我差點被奶茶給嗆到,連咳了好幾聲,他無奈的拍拍我的背…「申彗星,你吃慢點啊,如果你被嗆死了誰來幫我找狗啊!」 
 我將他搭在我背上的手揮開…「如果我會被嗆死都是你害的啦,說那什麼話麻,就算是死人也有吃東西的權利啊!」 
 珉宇笑著沒有反駁我,倒是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就算拿到保險金你又能怎麼樣呢?這世界上只剩你一個人了,那些錢你打算留給誰?」 
 我有些訝異的看著他,我從來沒有跟他說過我媽媽已經死掉,我已經舉目無親這件事情,
 可是他卻這麼理所當然的說著這句話,真是奇怪…難道我無意中有跟他說過?
 那我怎麼會不記得了呢? 
 「你是不是在想我怎麼會知道你媽媽已經死了吧?」  
 我更訝異的是,他連我在想什麼都知道,含住牛排我點點頭,
 他衝著我笑,接著拿起面紙將我嘴邊的醬汁擦乾淨,
 忽然他捧起我的臉龐,我愣愣的看著他,正想反抗他,他卻在此時開口了… 
 「你的表情告訴我,從來沒有人疼愛過你,你是孤獨的。」 
 我眨著眼,退後了一些,不讓他碰觸到我,
 但我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已經完全顯現在臉上了,
 是徬徨、是無助…被人搓破的心情、不想正視的心情…
 那些東西一下子湧上心頭,逃也逃不掉。 
「少羅嗦了…我是不是一個人關你什麼事阿,反正……我都要死了。」 
 拿起桌上的一杯紅酒我賭氣似的一口將他喝掉。 
 「還是趕快……把狗找到吧!」 
 珉宇再那之後再也沒有說過話了,
 他只是默默的看著我,就只是這樣一直看著我… 
* 
 彗星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是黑暗的。
 直到十歲那年他在花田這種浪漫的地方遇到那個可愛的小夥子之後,
 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是悲慘的。 
 那個男孩說他叫李先浩,是個外地人,
 小時後我居住的城市不是首爾,而是一個我也不知道是哪裡的鄉下地方,
 那個小男孩比我小,心靈像純水般潔淨的男孩。 
 「彗星哥,我以後還可以來找你嗎?」 
 「喔,可以阿。」我低下頭有些害羞的說。
 這是打從出生第一次,有人希望能夠常常來找我,
 以前上幼稚園的時候,我毫無疑問是受歡迎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只在幼稚園裡對我好,
 好像出了校門,我就不是幼稚園裡的那個申彗星,
 就算在大街上相遇,他們也會一臉冷漠的向前走,
 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可是隔天到學校,
 他們又會諾無其事的找我玩遊戲,
 心情會從地獄一下子晉升到天堂,
 這種像在泡三溫暖的心情,時常困擾著我,
 就這樣過了好一段日子,我終於鼓起勇氣問他們… 
 「你為什麼離開學校後就不理我了呢?」 
 同學乙原本笑著的臉沉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瞪視,
 他帶著全世界他最委屈的語氣說… 
 「什麼麻,問這種問題真是奸詐,因為老師是你的媽媽,我們都不想被老師討厭,所以才跟你玩的。」 
 現在再度想起,只是覺得幼稚園的孩子卻已經有這麼深的城府真是令人感到好笑,
 不過當時的我無論怎麼樣都笑不出來,媽媽在學校其實不怎麼跟我說話,
 可能就是怕其他孩子覺得她偏袒我,爸爸跟我說要不是因為交通的關係,
 他一定會讓我轉學的,媽媽其實也很辛苦,
 要是我跟媽媽在大街上手牽手逛街時被那些小孩的家長碰到,
 媽媽一定會收起溫柔的笑容,轉變成一種類似親切卻有點陌生的應酬式笑容跟他們打招呼,
 她通常都會快速的放開牽著我的手,那一瞬間我有種被媽媽拋棄的感覺,
 好像她放開的不只是我的手,還有我們之間無可取代的親子關係。 
 那群孩子隨著時間,漸漸發現他們接近我的這個行為並不會讓老師特別喜歡他們,
 可能也是因為接近我之後,他們的作業簿並沒有比較出色的成績,
 所以他們開始玩起"集體不理申彗星"遊戲。 
 這個遊戲一開始讓我很痛苦,畢竟反差之大讓我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可是一個學期過後,也就是快要畢業的那一年,
 我視懷了這一切,對於他們的無視我不再感到難過,
 畢業之後上了小學,我變的不怎麼喜歡把笑容掛在嘴邊,
 加上天生氣質冰冷,只要不開口就像塊冰山一樣褚在教室的正中央,
 這個位置並不讓我覺得難受,一般像我這麼沉默寡言又討厭交際的人,
 應該會喜歡待在黑暗的角落,可是我不一樣,
 雖然沒什麼朋友,但比起幼稚園被唾棄的形象,對小學時期的同學們來說,
 我更像是一個遙不可及而且性格冷漠又可怕的優等生,沒人敢來招惹我,
 雖然我從來不曾像哆拉A夢裡的胖虎一樣揍過任何人或是咆哮過他們,
 事實上一直到畢業我沒有跟他們說過任何一句話。 
 我知道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別班的女孩下課會不經意的結伴接過我們教室,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過去,然後就會爆出一陣嘻笑,
 "看到了嗎?他真的好帥喔""不過聽說他都不說話的耶""哇,好酷"
 因為這個樣子,男孩子開始討厭我的存在,卻不敢對我怎麼樣,
 他們深怕被自己喜歡的女生討厭,女孩子仰慕我,卻始終不敢踏入那條線,
 只敢遠遠的望著我,他們無論是喜歡還是討厭,都選擇放我一個人孤獨。 
 爸爸在我升國中之後過世,媽媽也把老師的工作辭掉了,
 她每天待在家裡漫無目的的過日子,爸爸的保險金足夠讓我們一家人溫飽,
 更何況爸爸是被人家殺害的,對方也陪了巨額的一筆錢作為回饋,
 爸爸去世的打擊讓媽媽想通了一件事情,她發現人都會死,
 可是要死的能兌現這才是重要的,於是她開始灌輸我一個觀念,
 她每天在我耳邊說,
 "彗星阿…不需要對別人太好,你就盡量讓那些人討厭你,讓他們恨你入骨,如果他們一時衝動殺了你,你的死亡才是有價值的啊,那總比什麼安祥死亡卻換不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還要有意義"!" 
 是這樣嗎?我看著媽媽期盼的眼神,
 我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反正對別人好也不一定能有回報,
 社會上還是有不少被朋友背叛、被情人殺害的報導,
 更何況,本來就沒有人會想接近我,他們只看到我的外表,
 根本不想了解我內心的想法,於是我開始耍一些小手段,
 栽贓同學偷錢、讓原本二個好朋友反目成仇互相傷害,
 搞到最後才發現其實是我在加油添醋…類似的事情很多,
 可是好奇怪,他們還是不像媽媽說的討厭我,
 他們都認為………我是無心的,因為我是那麼優秀,
 也許,要怪只能怪我天生長了一張冰冷卻無法令人討厭的臉龐吧,
 這世界上有些人很奇怪,他們就是天生長了一張讓人看了就討厭的臉,
 這類的人就算不做什麼,或是不小心做錯了什麼馬上就會成為公敵,
 我想那是人生下來與生俱來的氣質所然吧…
 我只能這樣猜測,因為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他們不接近我卻也不討厭我。  
 為什麼我這麼孤獨卻無法怨恨你們任何一個人呢?
 可能比起保險金什麼的,我更在意這一點吧。  
 對了,後來那個叫做李先浩的可愛小子,再也沒出現過了。 
* 
 找狗行動第三天,依然沒有什麼進展,
 老實說我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
 珉宇看起來又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看了就一肚子火… 
 「喂~你之前不是很努力的在找嗎?怎麼現在一點勁都沒有?」 
 珉宇像是剛剛才醒來似的,用慵懶的口氣道…「看到你這麼認真我就不想做了麻。」 
 「李珉宇…你有沒有搞錯阿?你該不會是不敢殺掉我所以才一直逃避吧?」 
 「嗯,搞不好是這樣唷…」 
 「喂~如果找到狗了,你真的會殺了我吧?不會食言吧?」 
 他盯著我,一貫用他那媚惑的笑容道…「如果我說我會捨不得你…你會不會打消想死的念頭?」 
 我恐慌的盯著他,看著他的眼睛我很想看破他的想法…「你不是認真的吧?」
 畢竟願意把我殺掉的人可是很難找的。 
 珉宇閉上眼睛,趴在桌上就要睡了…「別緊張,我開玩笑的。」 
 我鬆了一口氣,「那就好…」接著我馬上回過神…「不對阿,你別睡,我們還要去找───」 
 「彗星……你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因為這句話,我嘟起嘴巴不再說話,只是一肚子怨氣的坐在他身邊…
 不過卻也讓我發現…… 
            從來就沒人會叫我安靜一點呢! 
* 
 珉宇花了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在睡覺,我趁著這個空檔跑了出去,
 自己一個人開始在首爾找一隻狗,我才明白珉宇之前的辛苦,
 在這麼大的城市裡,漫無目的的找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東西,
 真是絕望的感覺呢… 
 懷著絕望的心情,我走回咖啡廳,
 卻在推開門之後發現珉宇身邊多了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身材高挑面孔狡好,她眼眶泛紅的看著珉宇,
 從我這個角度看不出珉宇的臉,只能看到他的後腦杓,
 我走近了一點,想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珉宇,對不起……我真的錯了,我才明白我是依賴你的,如果你還愛我可以原諒我嗎?」 
 珉宇會原諒她的…
 我心理很明白,其實珉宇找狗是為了要挽回他們之間的感情,
 根本不是像他嘴巴上說的想去示威或是想讓對方後悔。 
 「………也許過不久我就會成為一個浪及天涯的殺人犯,也有可能會坐牢,
 就算是這樣,妳也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什麼?」女人楚楚可憐的臉孔皺起眉頭。 
 「我將會殺了一個叫做申彗星的男人,我想…我是喜歡他的,可是我必須完成他的願望好讓妳開心,你不是因為遺失了一隻狗才跟我分手的嗎?」 
 女人愣了下…「那個…珉宇,對不起,我說謊了…我給你看的那張狗照片是我以前養的狗,牠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 
 我心裡的震驚是沒人可以明白的,我差點就要衝出去了,
 我不懂珉宇此刻怎麼能這麼鎮定?他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在找一個已經死掉的生物,
 怎麼可能找得到! 
 過好久,我才聽到珉宇冷淡的說… 
 「我想我們沒什麼好說的了…妳走吧。」 
 「珉宇………對不起…」 
 「不要和我道歉,相反的我該感謝妳,妳讓我跟一個奇怪的小子認識,雖然他過不久就不在人世了…可是我還是慶幸遇見了他…」 
 女人聽著那些話,眼淚不斷的掉落…
 然後她在珉宇的安撫下獨自一人離開了咖啡廳,
 正式結束了一段感情,當她從我面前走過,
 我真的好想罵罵她幫珉宇出氣,可還是忍了下來! 
 「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歡躲在角落?」 
 猛然轉過頭,我撞上了一個結實的胸膛,
 他將我圈在自己的懷裡,偏頭對我笑… 
 「你聽到了多少?」 
 我看著他,用微弱的聲音道……「如果我說全部你會怎麼樣?」 
 他放開我,轉身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那我想你差不多可以死了。」 
* 
      「那我想你差不多可以死了。」  
 在那一瞬間,想死的念頭不再這麼深了,
 不是我不想死了,而是……… 
 「珉宇…你不生氣嗎?你一直都在找一個已經死掉的東西耶…那個女人一直都在欺騙你的感情對吧?」 
 珉宇低下頭…「這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沒有狗可以找了,那你就能趕快結束生命,你可以領保險金,我可以去坐牢…沒什麼不好。」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坐牢什麼的你不在乎嗎?這樣就好像我破壞了你的一生。」 
 「彗星…你都已經要死了還擔心這麼多做什麼?你不是想完成媽媽的心願嗎?剩下的是我自己的未來阿…跟你沒有關係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頭很暈…
 對於他的話他淡然的笑容…明明是不以為意的語氣我卻覺得很凝重…
 這樣對嗎?申彗星…你為了完成一個已經死掉的人的夢想,而要去殘害另一個人的未來,
 更何況你很清楚,那完全是媽媽的無理取鬧…她告訴我的那些都是不對的,
 可是,我一直都是為了這一點而活的,如果沒有了這些…我該怎麼孤獨的活下去? 
 「好吧,你選個黃道吉日還有死法,我會照你想的去做。」 
 收拾情緒,我決定好了。 
 「明天晚上十一點在那條巷子裡見吧…至於死法,由你決定就可以了。」 
 「那條巷子……就是當初我被狗咬的那條巷子嗎?為什麼選那裡?」 
 我笑了笑…「你對我的壞印象應該是從條巷子開始的吧?那就從那裡結束吧。」 
             請相信我,我是真的…那麼想的。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