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修留】紫色

 
   你看到了嗎?你看得到嗎? 
   那片天空呈現的紫色,我知道,你從不曾抬頭注視過。 
   那裡的某一片白雲,在和你打招呼,你看不到,看不到。 
   知道嗎?那是,屬於我的微笑,你不會懂的,我的微笑。 
   X            X          X 
 「小劍將~!」 
 〝啪〞一聲,和室門被一個嬌小的女孩打開,她興高采烈的奔向躺在塔塔米上的男子。 
 「小劍將~小劍將~不要睡覺啦!」女孩想也不想就往男子身上坐,還拼了命的拉扯他的衣服。 
 「小劍將~!」 
 奈何,身材魁梧的〝小劍將〞並不理會她,應該說…這樣對他來說還不足以吵醒他。
 女孩嘟起嘴,頗為不悅的擰起眉… 
 「哼,小劍將最討厭了。」 
 女孩最討厭的,就是她的小劍將不理她的時候,難以言喻的失落感會將她掩埋…。 
 「紫色?」 
 清晨,八千留逕自對著那片鑲著紫色的白雲發呆…
 感覺起來好像也有風的聲音,淡淡的捉摸不定。 
 ──────…在你的那片天空裡,呈現的是什麼顏色? 
 今天的她還是穿著和服,風打亂她桃紅色的髮,她卻絲毫不在意,
 只是呆呆的盯著天空的某一角。 
 「…八千留?」 
 忽然,一陣風吹來,夾帶著細小的低語,八千留依舊不為所動。 
 「……八千留!」 
 風吹得她有些寒意,來者還是不打算離去,他佇立在不遠的柱子旁,看來有些疑惑。 
 「八千───」 
 〝啪〞── 
 八千留微微的動了,楓葉也跟著她的動作飄起,
 下一秒…楓葉在他的臉頰上劃出了一道細微的血痕。
 葉子就像是有生命似的,又被風吹回八千留手上,緊握著那片葉子,她轉過身道。 
 「你知道,我心情不好。」 
 來者笑了笑,抹去了血痕… 
 「我看得出來…。」 
 八千留看著眼前的男子,偏過頭…
 「修將,你為什麼接近我?」 
 修兵盯著八千留可愛的臉蛋,笑了笑… 
 「因為我跟你都是副隊長。」 
 「可是……」八千留將眼神望向天空,露出甜膩膩的笑容。「可是…我是個差勁的人。」 
 修兵微笑,「那剛好,我也是。」 
 「你?」她搖頭「你才不是。」  
 「不,我是。」
 修兵看著遠方的天空,從他那雙眼眸裡看不到任何東西,無法看透的深不見底。 
 「咦?算了,修將高興就好。」 
 ────…他就是這樣,不斷的…不斷的得到不該有的…妥協。 
 「劍八隊長又不陪妳了嗎?」
 修兵可以從那雙眼睛裡看到紫色的倒影。
 那原本是不屬於那雙眼睛裡的東西。 
 「恩…一直都是這樣啊!」
 在他的世界裡,感情也許是一種浪費…。 
 「所以一直都是我陪著妳的。」
 修兵淡淡的說著,盡量不把語氣放重,說真的…他很忌妒…忌妒著能讓她在意的那個人。
 「……妳改名字好不好?」 
 下意識的,從修兵的嘴裡竄出這句話,當他瞄到八千留的眼神時才面不改色的道 
 「我是說…取個匿名之類的!」 
 「匿名阿…」八千留輕鬆的笑了笑…然後轉頭堅定的看著他。 
 「這是不可能的唷。」  
 預料中的結果…
 修兵苦澀的對著地板笑了… 
 「阿…你看,太陽出來了耶!」 
 指著前方的太陽,八千留拉著他的手笑的很燦爛。 
 修兵則習慣性的將八千留拉近懷裡…
 她安穩的看著太陽,對於修兵的寵溺她一向視為理所當然。
 而眼前的太陽卻漸漸的變了樣,跟另外一張臉龐重疊,然後被取代。 
 ────…現在才知道,那道紫色容不入你的眼…
 ────…在哪裡可以找到你要的東西?
 ────…我會用我全部的生命去灌溉它。 
 * 
 如果那是夢,那就請讓我醒來,因為那場夢太溫暖,溫暖的讓人無法承受。 
 當八千留醒來時才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是隊長的房間。 
 「妳醒了?」 
 「小劍將?」 
 為什麼小劍將會在這裡?不對、為什麼我會在小劍將房間? 
 「是修兵送妳來的。」 
 修兵?再度眨眨眼,喔…是修兵啊! 
 「小劍將這個時間怎麼會在房間裡?」 
 這個時間應該是『獵物時間』不是嗎?
 小劍將最熱衷的戰鬥遊戲,是任誰都阻止不了的。 
 「沒什麼,只是有點無聊。」 
 八千留偏頭看他,「自從小一將回去之後,小劍將就沒有笑過了。」 
 「笑?」劍八鄙夷的看向她。「我哪有笑過…」 
 看著劍八,八千留打從心理笑著。
 她最喜歡的…就是一心只為戰鬥的小劍將,雖然那讓他略過了很多東西。 
 「小劍將戰鬥的時候都笑的很開心唷,就像這樣!」 
 八千留用手指在他臉上拉了一個笑容,只是那看起來實在詭異極了。
 看著自己的傑作,八千留笑的更燦爛了。 
 「唉唉…我真是拿妳一點辦法都沒有。」 
 「恩,是阿…你就是對我沒辦法!」 
 笑著,我是笑著的,你呢?從那一臉的無奈中看得出笑意嗎?  
 「對了,我要出去一下。」 
 「去哪理?我也要去!」 
 「不用了,我是要去出任務。」 
 「出任務?很難搞定嗎?」 
 「哼,反正都是些小角色,難不倒我的。」 
 從那雙眼裡,可以看到的是對自己的自信。 
 「好吧…不需要我那就算了。」 
 ───…在你身邊的我,是否…很不可靠呢? 
 「生氣了?」 
 「沒有阿,我相信小劍將。」 
 ───…就是太相信,才顯得很難堪。 
 「那我走了。」 
 「恩!」副送一個燦爛的笑容。 
 ───…有你,所以才會有我,因此,我從不迷惘。
 ───…可是呢?在反映真實的鏡子裡,我,看到了什麼? 
* 
 這個冬天很寒冷,冷的感受不到太陽的溫暖。 
 「真是不好玩。」 
 坐在涼亭上,八千留抬頭看著滿天的烏雲,
 看樣子,今天會下雨。 
 頭一次沒有跟著出任務,感覺真是無聊透了。 
 「我回來了!」 
 沒有抬頭,只是燦爛一笑。
 「歡迎回來!」 
 ───…我的相信從未失誤,你一定會平安回來,一定。 
 「前面怎麼了?鬧轟轟的!」 
 「喔,只是,有人受傷了。」 
 「受傷了?」不知道為什麼,不大想去關心,反正傷的又不是我們隊裡的人。 
 「聽說是修兵,他太輕敵了。」 
 修兵?…
 阿阿,是修兵阿…  
 「小劍將,我可以去看他嗎?」  
 「去阿,為什麼不去?」 
 笑了笑,遙遙頭。
 「我看,還是算了吧…。」 
 太過依賴,換來的是過多的情感,
 而我,並不想要那份情感,
 打從賦予我八千留這個名字的那一天起,我的心就已經是小劍將的了。 
 『聽說…檜佐木副隊長病危呢!』 
 依舊在涼亭裡,冷風撫過我的臉。  
 病危…嗎?
 難怪最近都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了。 
 八千留,妳無所謂嗎?…
 『無所謂阿。』 『無所謂啊!』 
 莫名其妙的,遽然會感到心痛…
 可是…不是那樣的吧?
 我是八千留…心是小劍將的,是小劍將的! 
 『妳無所謂嗎?』 
 ───……真的無所謂嗎? 
* 
 「咳、咳…」
 病房裡,修兵吐了一口氣,這冰冷的病房他已經看膩了,
 可自己的病情似乎越來越重,這當中,不少人都來探過病
 可,心,卻是空虛的…。  
 「咳咳、咳───」又是一連串的止不住的咳,腹部感到一陣刺痛…。
 累,真的好累。 
 「…你、沒、事、吧?」 
 印入眼簾的是粉紅色的身影,她正用她那細小的手指頭戳著他的胸。 
 「八千留?」
 打從心裡感到幸福,只要看著這個滿臉笑容的女孩,任何事他都覺得無所謂了。 
 「你好沒用唷!」
 八千留嘟起嘴,修兵無奈的笑了笑… 
 「抱歉,我真的很沒用。」 
 「吶,你會好起來嗎?」
 八千留看著他肚子上的繃帶說著。 
 「會的…我…咳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他又是一陣的咳。
 大概…傷到內臟了吧?
 修兵悽涼的扯出一笑。 
 「不要騙我了,修將你快要死掉了吧?」 
 聽到自己在意的人這麼簡單的宣布著自己即將死亡的事實,
 不免讓修兵感到心酸。 
 「是阿,我的確快要死了。」反正…妳不會在意,妳不會。 
 八千留嘟起了嘴,「不行…我還想跟修將玩!」 
 「咦?」 
 「修將是最疼我的,對不對?」 
 「恩。」 
 「那就好了,探病時間結束!」八千留露出往常那樣可愛的笑容,隨即她轉身。 
>         『吶,修兵,不能讓我一個人看著天空唷!』 
 「咦?」 
 病房裡沒有一點聲響,桃紅色的顯眼身影也消失的很徹底,但修兵彷彿聽到了這樣的話語; 
 對著天空,他笑了。 
X                X                   X 
>    沒有人會哭泣,也沒有人會傷心,不准哭泣,也不准傷心。 
 「小劍將…」 
 「嗯?」 
 八千留的嘴角掛著笑,眼神遠遠的注視著天空的紫色角落。 
 「生命,果然很脆弱。」 
 「怎麼了?看起來怪里怪氣的。」 
 怪里怪氣?
 從八千留的眼眶裡流下了淚水,縱管如此她還是笑著,只是那笑容不那麼燦爛了。 
 「小劍將,生命,是很脆弱的啊!」 
>         『吶,修兵,不能讓我一個人看著天空唷!』 
   你看到了嗎?你看得到嗎? 
   那片天空呈現的紫色,我知道,你從不曾抬頭注視過。 
   那裡的某一片白雲,在和你打招呼,你看不到,看不到。 
   知道嗎?那是,屬於我的微笑,你不會懂的,我的微笑。 
>        你選擇在天空上,看我微笑。 
                 =END= 
沁: 
  =口=,什麼?老調牙?
  這個麻……偶爾復古一下也不錯阿,
  新奇的配對配上老調牙的劇情,也是另一種風味吧?
  腐爛的風味!(笑)ˇ
  好久沒打這樣的悲文了,真好ˇ 
        【修留】紫色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