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翔二】夜襲(下)

 出了個大太陽。
 聽說二宮發高燒臥病在床的二天裡不停的在下大雨,
 宮外頭變成一片水鄉澤國,潤為了這件事情上朝總是愁眉苦臉,
 還好相葉寶貝的要死的翔的眼球最後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相葉感動的抱著裝著眼球的盒子又是哭又是笑,
 連二宮巴了他的後腦杓他臉上還是掛著帶淚的笑容連痛都不喊了。 
 到底櫻井翔這人是有什麼魅力能把相葉迷惑成這副德性?
 說不定他有在暗地裡施法或者養小鬼之類的,不過他自己就是小鬼應該也不怎麼需要養才是。 
 重病的二天荒廢了不少軍事,那些年輕的兵也趁他不在的時候當作慶祝私下喝的爛醉,借酒裝瘋的去騷擾宮女。
 他為了這件事情莫名其妙被叫去後宮,被那些妃子唸了很久。
 他甚至聽到『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太子暗地裡的勾當,明明就是個男人想勾引誰呀你!』
 欲哭無淚,所以他沉默著,打算把這帳算在那群無法無天的小鬼身上,
 很好,他會讓他們知道什麼是腿快要廢掉的感覺。 
 於是練習場上出現了不少士兵的哀嚎,連相葉看到那情景也直囔著二宮是惡魔,
 二宮只回了他一句『你也想來試試看嗎?』
 相葉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除了閱讀兵書虐待士兵以外他還抽空去了大野的居所一趟。
 但是大門深鎖,每回他來這裡幾乎都能遇到他的。
 路過的宮女說大野曾經被潤叫去房裡,後來就沒回來過了。 
 是怎樣?松本潤當太子就進化到可以把人給吃下肚嗎?
 怎麼去了他那裡一趟就消失了? 
 這個疑惑直到二宮也被叫去潤寢室裡時有了答案。 
 潤鎮定的一改之前稀鬆常態,認真的望著二宮的眼睛說。
 「我們要開始打仗了。」 
 二宮眼睛一謎,淡淡回道。「是嗎?這次是哪裡?您又想要多少人犧牲?」
 並沒有原諒他的,一直都沒有。
 潤遙遙頭。「這次不是我的意願,實在是因為那個國家太有侵略性,過不久肯定會威脅到我們,我們得先發制人,還是你忍受得了我們的人民被欺負?那這仗就別打,我們一起犧牲吧。」  
 嘖,卑鄙的傢伙。
 二宮一邊想一邊坐下。「我知道了,我會去策劃的。」
 潤的眼神暗了下來。「二宮…這次的對手可不像平常那樣輕鬆,之前那些我早看準你一定攻的下,這次…你必須親自上陣。」 
 親自上陣?
 這些年來贏過大大小小的戰役,沒有一個是被要求要他親自上陣的。
 一方面他保護自己的性命也不會滿腔熱血的說要去送死,另一方面也是潤不准。
 他知道的,其實那些大臣總以安穩軍心的理由好幾次要二宮離開宮跟著去戰營,
 但是去戰營多少都有危險性,潤好幾次都回絕了他們。  
 只是去戰營都有危險性,更何況是親自上陣?  
 「事情……真的那麼嚴重?」  
 鄰國的侵略就像是他們國家去侵略別人那樣。
 有土地有銀兩的地方怎麼可能沒有所謂的敵人,
 只是他們一直在找時機罷了,而現在…大概是一切都明朗化無法逃避了吧。 
 「嗯,前陣子聽說你感冒,好點了嗎?」 
 對於潤突然關心,二宮淺淺的笑了。 
 「沒事的,我知道了…親自上陣就上吧,反正誰輸誰贏還說不準。」 
 潤望著二宮思考著,然後才道。「大野他這陣子會不在宮裡,他說他要去取材。」
 「取材?」
 潤聳聳肩。「說是救命仙丹,說不定你會用得著。」
 「………您這是在詛咒我嗎?」
 潤像是沒聽到似的繼續說。「臨走前會辦一個送別宴,主角是你,你務必參加。」
 「送別宴?不需要吧……」搞的這麼盛大就好像最後的紀念似的。
 「你這麼說就辜負相葉幾個禮拜來的練習了。」
 「什麼?」 
 二宮才想起之前相葉和他說他最近在練習表演的事情。
 搞什麼,原來就是在準備他的離別筵席呀… 
 「相葉知道這件事情了?」
 「我不讓他知道,他會難過的。」 
 其實松本潤這傢伙能做到這樣真的非常重視相葉。
 相葉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入那什麼冷宮了,就算他想進去潤也會拼死拼活把他拖出來。 
 「那就好。我走了…」
 二宮踏出潤的宮殿,他忽然想起櫻井在他耳邊低喃的話語。
 等你死的那一天,我們一起走吧。
 所以那靈魂還真有點預知的能力?
 這麼說…這場仗注定會敗嗎? 
 不,他才不會認命。
 他不會死在戰場上的,無論如何都不想就這樣被犧牲,
 更何況如果他戰敗了那些人民該怎麼辦? 
 推開了房門,滿腦子都是那些有的沒有的。
 如果知道自己不久後就可能會死,那種心情該怎麼形容呢?
 有點不現實吧,好像除非劍已經抵在脖子上了才會認知到那個事實,
 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死掉的樣子。 
 「二宮君…」 
 微微轉過頭,櫻井還是像上次那樣的打扮躺在自己床上,那雙眼睛像是被人仔細擦拭過般的明亮閃耀,二宮忽然覺得煩躁,他皺起眉頭。 
 「你要帶著眼球去哪裡都無所謂,但可不可以不要來找我?」 
 櫻井愣了好一會。「是嗎?……」
 櫻井收起臉上的笑,面無表情的飄下床走到門邊。
 在跟他擦肩而過時二宮拉住了他。 
 「我真的……逃不掉嗎?」 
 櫻井的眼神變的溫柔,他轉身將二宮抱住。
 二宮只感到一陣冰冷。
 嘖,有沒有這麼可悲?他居然讓一個幽靈安慰自己? 
 「你跟雅紀有個共通點,知道是什麼嗎?」
 「不想知道。」跟那傢伙有共通點是該開心還是該難過?
 「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其實你們都很為別人著想。」 
 是阿,他大可以放棄這場戰爭,然後逃到很遙遠的地方。
 可是一想起背負在自己肩上的責任跟那些可憐的人民,
 他就是無法這麼做。 
 「所以我會戰敗嗎?」
 櫻井搖搖頭。「問我可是犯規,命運是可以被改變的吧?」
 靠在櫻井的胸膛上,二宮無力的嘆了口氣。 
 「不過你放心,你就算死了也會有我在的,我們可以一起去投胎。」 
 櫻井這傢伙真的會安慰人嗎?
 二宮這麼想卻也笑了,然後一把將他推開。
 「我才不想跟你去投什麼胎勒,相葉找不到你的眼球會慌張的,快回去!」 
 櫻井嘟著嘴,望著二宮離開自己的懷抱。
 「可是我不想還回去。」
 「為什麼?」
 「因為────」 
 櫻井的話還沒說完,好不容易修好的門又被踹開了,
 進門的依舊是快哭的相葉雅紀。 
 「小和小和…你聽我說,翔君的眼球好奇怪喔,會跟我玩捉迷藏耶…又不見了,真的好奇怪!」 
 二宮下意識的瞄向一旁的櫻井,看到櫻井對著自己笑,跟個變態似的,
 相葉真的完全看不到櫻井的魂魄,櫻井的手沒來由的搭上二宮的肩。 
 「你看,雅紀這模樣不是很可愛嗎?我最喜歡看他為我著急的樣子了。」
 二宮甩開櫻井的手大喊。「你這變態。」
 相葉那邊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看過來。「小和你說我變態?」 
 二宮真覺得自己快瘋了。
 誰來告訴他這只是一場夢? 
 「相葉雅紀,你不要有事沒事就往我這跑,我也很忙耶…快給我滾。」
 二宮把相葉推出門外,門碰一聲的關上,這時候正好瞧見櫻井一派悠哉的姿態。 
 「櫻井翔,你也一樣,快給我消失。」 
 櫻井只是笑著。
 「我也該走了…真惹他哭就不好了。」 
 聽到櫻井要走了二宮才大大的鬆了口氣。
 他們每個人都一個樣,害他總像個刻薄的老媽子,
 其實他心地很善良的,是這群人實在不吼不成氣候他也沒辦法呀。 
 「不過二宮君……你要記住我對你說的話。」 
 咦?
 二宮抬頭,房間裡只剩自己一個人了。
 他的眼神暗了下來。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跟櫻井翔去投胎了,
 他希望自己生在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那裡有繁華的都市,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雖然常常說他們很煩人很吵,但是…
 如果下輩子他們也還能一直在一起,那就好了。 
END 
 沁曰"
    我其實沒什麼要講的(不出來廢話就是不甘心)
    我覺得NINO對同人界來說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角色。
            以他當主角的文章我都會打的很順。 
            櫻井桑雖然領便當但還是把他給扯出來了。
            有種久違的感覺。(笑) 
            090428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