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定題】016.影 北山X龜梨X赤西

 
 「吶,是我就不行嗎?」 
 「咦?」 
 黃昏,龜梨站在窗戶旁,那是一個教堂的場景,
 旁邊架設著攝影機,有成千上萬的歌迷圍住他們,
 龜梨張大嘴巴望著眼前的人,奇怪,我明明就記得…劇本裡沒這段啊! 
 就當龜梨仔細回想劇本時,一旁的導演喊卡了。 
 「卡卡卡卡卡…你們在演什麼鬼?北山,劇本裡有這段嗎?」 
 導演生氣的臉活像蟾蜍,龜梨想笑卻不敢笑,他一直覺得這樣的氣氛實在很糟糕。
 「咦?沒有嗎?」北山傻傻的笑了笑,回頭拿起劇本仔細對照。 
 「阿…對不起,我講錯了,對不起…抱歉!」 
 龜梨也正在看自己的劇本,北山這小子遽然把『是她就不行嗎?』說成『是我就不行嗎?』
 差一個字意思差很多,這可不是什麼同志戀曲,不需要搞的這麼刻骨銘心吧? 
 「嘖,好好演,我可是看在喜多川老闆的份上才同意讓你演配角的,要懂得珍惜。」 
 導演跟喜多川是不是有一腿啊?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他拿喜多川的名字來壓他們了。 
 「好,重來…五、四、三、二、一───」 
 唉,我又忘記買飲料了,回去肯定會被仁唸,話說回來…他簡訊上是不是寫了什麼
 『等你回來』之類的話啊?等我回家吃晚餐?那他不是餓死就是得跟我吃宵夜,不知道
 為什麼,一想到仁嘟起嘴抱怨他怎麼還不回家的模樣就感到一陣甜蜜。 
 恩…有個人等著自己回家,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龜梨、龜梨?…龜梨和也!!」 
 「阿啊?是…對不起。」 
 這樣子看來,晚餐是真的是吃不到了。 
 x           x             x 
 「好累好累──」 
 回到休息室,龜梨還來不及喊累,已經有另一張嘴巴替他講了。 
 北山宏光攤在沙發上,安穩的閉起眼睛,看樣子是真的累到了,
 也對,畢竟他不常拍戲。 
 「累就回家休息吧!」  
 龜梨換好了衣服,背起背包關上置物櫃,北山看著龜梨,懶懶的道。 
 「赤西君在家等你?」 
 龜梨差點沒夾到自己的手,他有些錯愕的看著沙發上的北山…
 跟仁同住這件事情連KAT-TUN其他人都不知道,北山怎麼── 
 「呵呵呵…你在說什麼?真奇怪吶…」 
 這時候管他三七二十一,裝傻才是王道。 
 「我知道的,你跟赤西君早就在一起了。」 
 汗顏,他怎麼這麼……看來裝傻是行不通了。 
 「北山,借一步說話!」 
 北山眼神中散發光彩,他立即起身從自己的置物櫃裡拿出一袋食材。 
 「那…我可以去你家吃火鍋嗎?」 
 啥?…吃、吃火鍋?
 「我只是要借一步說──」 
 「反正你們也都要吃宵夜吧,我這裡有現成的不吃白不吃阿,就走嘛!」
 北山撒嬌似的看著龜梨,龜梨望了他許久,才決定什麼重大事情般的開口… 
 「好,就走吧。」 
 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給仁,雖然有點對不起他,但他可能得去住其他人的家了。
 不過…北山他怎麼會知道的呢? 
 X             X                X 
 『我‧不‧要!』 
 想當然爾,仁怎麼可能順從的離開家,苦苦的等待就是為了跟龜梨吃晚餐,現在遽然要他走,
 而且是為了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人?不行,絕對不讓步! 
 「這是為了我們的未來好阿,被發現沒有什麼好處。」 
 人多嘴雑,要是讓他們知道的太多,到時候雜誌報出來被公司冷凍就不好了,
 我是沒什麼關係,但是我不願意讓仁受這種委屈。 
 『未來?我不管什麼未來…小龜,你趕快回家,我等你。』 
 〝咖匝〞…掛了!
 龜梨傻眼的看著自己的手機,最後闔上然後轉頭看著麻煩人物─北山宏光。 
 「跟赤西君聯絡好了?」 
 「就跟你說我不是聯絡他了嘛!」  
 「這樣阿…」 
 擺明了就是不相信,龜梨暗自嘆了口氣,不管了…要演就要演到底,順便來測試自己的演技,
 當做一種挑戰吧,對,沒錯…是挑戰! 
 X            X                 X 
 「我回來了。」 
 「小龜,你回──來了?」 
 仁疑惑的語氣沒有用錯,龜梨在他要撲上來的時候及時推開他。 
 「咳咳…赤西,你下次要跟我借東西要先通知我一聲嘛,怎麼自己就跑進屋裡了?」 
 借、借東西?仁疑惑的眨眨眼,龜梨打算玩什麼遊戲?
 龜梨對仁眨了眨眼,仁才轉頭道 
 「我知道了啦。」 
 「那北山…剛好赤西也在,就一起吃火鍋吧,好嗎?」 
 北山想了一下,點點頭…「好阿,不然赤西君餓死那就不好了。」 
 這小鬼……完全我行我素!
 龜梨皮笑肉不笑的拉著他進屋。 
 X           X              X 
 「拜託…火鍋不是這樣吃的啦!」 
 仁搶過北山碗裡的肉…「看好了,是這樣吃才對!」 
 「赤西君…你想吃我的肉就說麻,幹麻這樣!」 
 「什麼?誰、誰要吃你的肉啊!」 
 龜梨默默的喝著果汁,嘴角含笑…
 仁這傢伙果然是小孩子,真不知道該說是可愛還是欠揍。 
 「謝謝招待,我吃飽了。」北山闔了一個掌,然後抬頭看著龜梨。 
 「龜梨君…你這裡沾到了。」北山伸手將龜梨唇上的油漬擦去,然後對他笑了笑。 
 龜梨有點愣住了,然後立即點頭道…「阿,謝謝。」 
 〝啪〞…
 仁將筷子丟在桌上,他沉著一張臉,看起來就很不爽。 
 「阿…對不起,我沒注意到,赤西君吃醋了嗎?」 
 仁轉頭看著北山喊道…「我就是──」 
 「他沒必要吃醋啊!」
 龜梨用眼神要仁稍安勿躁,仁只好不爽的閉嘴。 
 悶,悶到了幾點!
 仁轉頭打開了電視遊樂器,然後熟練的去倒茶喝。 
 「總覺得赤西君很常來,都知道茶壺在哪裡耶!」 
 龜梨看著仁,仁也望著龜梨…
 「沒、沒有啦…赤西是有時候會來而已,赤西…你該回家了吧?」 
 回家?我要去哪裡啊?
 仁用眼神對龜梨抗議,龜梨則迴避似的對北山笑了笑… 
 「這裡我來收就好,不晚了,明天還要拍戲早點回家吧!」 
 「嗯?那我到拍戲完為止,可以都來這裡吃宵夜嗎?」 
 「喂喂喂~你不要太──」 
 「當然可以阿,沒問題,沒問題的!」  
 龜梨捏了一把冷汗,這下完了…他可以感覺到仁的怨念,而且那個怨念不是普通的大。  
 「恩,那真是太好了,赤西君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我才不────」 
 「呵呵呵,這樣剛好阿,赤西…你就跟北山一起回去吧!」
 龜梨背對北山假裝要收碗盤,實質上是在對仁合掌說抱歉。 
 仁看著龜梨半晌,最後他嘆了口氣。 
 「我們走吧!」 
 天曉得今天他要去睡哪裡?
 算了,打電話問問看山P家能不能借我睡。
 不過,為什麼我赤西仁要這麼悲慘啊?
 他轉頭看著一旁開心哼著歌的北山,心理的悶是可憐的無處發洩。 
 X           X           X 
 山下智久,今年二十歲,在法律上是個剛成年的健康大男孩,
 可是現在,他極度懷疑自己二十年來是怎麼交朋友的,
 為什麼他會把一個會隨便侵占他家,會隨便拿他的茶杯裝茶喝,
 會隨便躺他的沙發,會隨便……總之就是─── 
 「赤西仁,你太隨便了吧?」 
 將仁擠到一邊,山下也躺下了,拍戲拍了一天累都累死了。 
 「隨便?還好阿,彼此彼此而已。」
 仁揉著惺忪的眼,想在床頭的桌子上拿茶來喝,可惜的是他一直都沒摸到茶杯。 
 「你是來報復我的嗎?」山下輕而易舉的將床頭的茶杯拿了起來,自己喝了一口後才遞給仁。 
 「報復倒不必,只是要你報恩而已。」仁理所當然的接過杯子喝了起來,恩…睡的香甜之後再喝杯茶感覺真不錯。 
 「報恩?你跟龜梨吵架啊?」事實上,山下對龜梨不是很了解,記得中學的時候他們還在公園吵過架,之後就沒再說過半句話,也許是上天覺得我們塵緣未了,遽然讓我一生中最重要的
朋友愛上了他。 
 「我……沒有。」仁垂下眼,提到這個他又覺得這個世界是黑暗的。 
 「沒有?」山下偏頭…「你覺得你騙得過我這個多年好友嗎?」 
 仁看了山下一眼,這才嘆了口氣道…
 「都是北山宏光這小子害,他現在跟小龜合拍一部戲,所以從今以後要來小龜家吃宵夜,
 這麼一來…我不就得滾出他家了嗎?」 
 聞言,山下笑了起來…「那個情景……哈,我能想像,你的臉肯定不是很好看。」 
 「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啊?」仁蹙緊眉頭瞧著依舊笑的很開心的山下。 
 「啊?朋友…是阿,我們當然是好朋友。」 
 「那你要幫我啦!」 
 「幫、幫你?」山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對阿,朋友受到這種不平等待遇,你是不是該出來幫幫他!」 
 山下偏頭想了想…「有點道理。」 
 「有道理那就對了。」眼看奸技得逞,仁放心的又喝了一口茶。 
 「可是要怎麼幫?」 
 開始要落入陷阱了…仁清了清喉嚨。
 「首先呢,我得解決一件事情。」 
 「什麼事?」 
 仁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我要小龜…公開我們的關係。」 
 山下挑挑眉,「原來是他一直堅持不公開嗎?」 
 「當然阿,我怎麼可能不願意公開,雖然……小龜說那是為我好。」 
 「既然他都這樣說,那身為你朋友的我,是不是不應該幫你?」 
 「山P…」 
 山下對上仁盼望的眼神,然後他笑了起來。 
 「我開玩笑的啦,當然會幫你。」
 那總比我…永遠都不能公開,只能看著他拼了命的鬧誹聞來的好。
 我多想…再聽到你喚我的名。 
 「山P?山P?」 
 「什麼?」
 山下因為聽到自己的名字而醒了過來,只是當他看清叫他的人是仁後,臉上失望的表情很是明顯。 
 「你是不是…也遇到難題了?」 
 是阿,我的難題還跟你很像,比我幸運的是…你們可以在一起。  
 「別管我了,說吧,你要我怎麼幫你?」 
 這個夜還很漫長,然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龜梨絲毫沒有任何警覺。 
 X             X            X 
 早晨又到了,龜梨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早起睜開雙眼的那一剎那,
 不想起床、想一輩子躺在這裡的廢人慾望會讓他想哭,
 通常,都有一個人會將自己喚醒,然後溫柔的用他的吻覆蓋這一切的感覺,
 可是今天……今天?… 
 仁呢?! 
 「對喔…」龜梨起身,整整自己凌亂的髮,差點忘記仁暫時不在這裡。 
 真是…我遽然會感到這麼不習慣,習慣…還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梳洗好臉,用最快的速度出了門,這中間龜梨只覺得家裡安靜了那麼一點,大了那麼一點,空了那麼一點,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不一樣了。 
 「小龜,睡得好嗎?」 
 才剛踏出家門,前方就有人擋住他的去路,是仁。 
 「睡得如何?還不錯阿。」 
 還不錯?仁有些失望的低下頭。「沒有我你也睡得不錯阿。」 
 龜梨望著他笑了笑…「只是醒來之後…沒見到你的感覺……不好。」 
 那小聲又簡短的不好讓仁的臉掛上了一個好看的笑容,不過隨即又將笑容收回。 
 「吶,小龜……」 
 「什麼事?」 
 「我…我今天晚上不回來了。」 
 龜梨原本要下樓,此刻也停下了腳步。 
 「為什麼?」龜梨轉過身,卻看到仁剛好轉身背對著自己。 
 「因為…也沒什麼,反正…反正我也不能在這裡住下了對吧?」 
 「仁…你該不會在生氣吧?」 
 仁吞了口口水,連忙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有點事情。」 
 龜梨看著他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錶…糟糕,快來不及了。
 這件事就先擱著吧。 
 「我會打電話給你的。」丟下這句話,龜梨下樓了。 
 仁等他下樓,這才轉身東張西望的尋找龜梨的身影,然後直到那抹身影消失才甘願收回視線。 
 小龜…抱歉了。 
 X            X           X 
 山下撐著下巴,靜靜的看著坐立不安的仁。 
 「喂,仁君…雖然你特地來拍片現場找我是很好啦,可是你會干擾到我!」 
 仁轉頭看著山下,「不這樣的話…記者怎麼會報我來探班的事情啊?」 
 果然,現場已有不少記者出沒,山下無奈的嘆了口氣。 
 「更何況,也順便宣傳你的戲啊!」仁坐下來對山下笑了笑。 
 「可是仁君,我不大需要這樣的宣傳耶。」 
 「山下智久,你可以再對我用敬語沒關係啊!」 
 山下偷偷的笑了笑,然後起身道…「我先說喔,我可是什麼忙也沒幫,我只是默默的准許你這樣做而已。」 
 仁也懂這箇中的道理,微笑道…「放心吧,有事我負責。」 
 「自作自受。」 
 「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山下對仁回以一笑後就投身拍戲現場,仁則望著山下的身影像忽然放鬆似的大大吐了一口氣。 
 這樣做是對是錯我也分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們會因此而改變,而且會變的更好。 
 X             X                     X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我在說什麼,她愛你…她真的…很愛你。』 
 「好,卡…休息!」 
 導演的一句休息讓龜梨跟北山都鬆了一口氣,很難得這個鏡頭是一次OK,
 不過北山的眼淚卻似乎停不下來,就算導演喊卡他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你沒事吧?」龜梨關切的遞上衛生紙和一杯水。 
 「謝謝…嗚……」 
 北山乾脆蹲下來哭,龜梨愣愣的看著北山。  
 「龜梨…」 
 「啊?」 
 「你真的去愛上那個女主角好不好?」 
 「什麼?」 
 龜梨錯愕的驚呼,北山認真的抬起頭,那雙眼泛著淚光。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好難過。」 
 龜梨想了想,拉起北山道…「你只是入戲太深,沒事的。」  
 「可是…龜梨,你喜歡的人…真的是赤西嗎?」 
 龜梨愣了下…「誰…誰跟你這麼說過了?我喜歡的…是女生。」 
 「那你真的去喜歡女主角好不好?」 
 「…………。」 
 面對北山的問話,龜梨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回答,
 喜歡…女生嗎?可是我現在所在意的人…偏偏不是女人。 
 對了…好像該打電話給仁了! 
 X           X            X 
 仁盯著手機,差點沒把手機盯出一個洞來,可惜的是他所期待的人依舊沒有打來。 
 現在的他正在山下的房間裡,山下還在在拍戲,反正記者該拍的都拍完了,所以他就打道回府了,悶的發慌的他只好看看漫畫,但是他發現他完全沒辦法專心。 
 『我會打電話給你。』難不成我幻聽?小龜其實根本沒說過這句話。 
 〝鈴…〞 
 終於,電話響了,仁開心的接起… 
 「小──中丸?什麼事阿你!」 
 『仁,你的態度未免太冷淡了吧?』電話那頭的中丸似乎還滿開心的。 
 「什麼事啦?」此刻的仁只想接龜梨的電話,因此他很想趕快掛掉這通電話。 
 『沒什麼阿…只是聽說你昨晚被趕出家門了?』 
 「哪…哪有阿,我才沒有被小龜趕出去……」 
 『這樣阿,原來是〝小龜〞趕你出去的阿!』 
 仁想了想,這才發現自己說溜嘴了。
 遭了…這下子不就被他們發現我們同住了?
 等等,被發現有什麼不對?我本來就是要大家發現。 
 「恩,我現在跟小龜同住。」 
 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 
 「中丸?你還在嗎?」 
 『……這樣阿,其實我們早就猜到了,你們終於想對我們誠實了。』 
 聽到這句話,仁這才領悟到…
 原來,他們不是一無所知,而是知道的很多,所以一直都在等我們告訴他。 
 「不好意思喔…中丸,還有你們大家,都在聽吧?」 
 沒錯,分機很多,全部都有線,也都有人。 
 『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說吧!』 
 「真的嗎?你說真的?」 
 中丸沉默了半晌,將話改成了…『如果可以幫忙的話啦!』 
 「這個忙很簡單的,只要你────」 
 鋪路,是為了走向未來,而未來…是希望能過的更好。 
 X            X              X  
 〝嘟嘟嘟──〞 
 通話中?!
 龜梨偏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仁這傢伙…有點古怪。 
 「不好意思喔…還要你來安慰我。」北山跟他並肩走在一起,龜梨笑著道。 
 「這也沒什麼阿…你能入戲這麼深,也算是好事吧。」 
 「是嗎?對了…我今天帶了烤肉耶,再跟赤西一起吃吧!」 
 「北山,他…不會來。」 
 北山看了龜梨一眼…「別裝了啦,其實你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只是故意不說而已。」
 這就叫做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龜梨淺淺的笑著,也懶的否認了…「他是真的不會回來了。」 
 北山看著龜梨那抹笑容,忽然覺得自己手上提的烤肉似乎更重了些。 
 X             X              X 
 「小龜有來電,可是我沒接到…。」 
 早知道就不要跟中丸扯這麼久。 
 「好,你這傢伙到底要不要讓我睡覺啊?」 
 山下半睜著眼,說真的,要不是仁早已習慣,否則誰受得了山下這樣撩人的樣子。  
 「好啦…你睡你的吧,晚安!」 
 仁也順勢躺了下來,明天…報紙就會報出來了吧?
 小龜會有什麼反應呢?是生氣…還是難過,難過?不不不…我不能讓他難過的啊,可是…… 
 「阿~~好煩阿!」 
 「赤西仁,你安靜一點啦!」 
 山下家的夜晚,難得的十分熱鬧。 
 x             x              x 
 又是一個早晨,龜梨這次不再拖泥帶水,只是一向不在家裡吃早餐看報紙的他,
 今天卻很反常的吃了早餐看了報紙。 
 『 赤西山下好哥們 排擠龜梨和也 』 
 這真是好一個令人吐血的大標題阿!
 龜梨繼續咬著土司,但是卻沒有任何味覺了。 
 『 今天下午兩點,山下拍攝的新戲現場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沒錯,就是跟他私交甚篤的赤西仁,兩人所屬團體不同,卻長年以來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另一方面,同樣跟赤西是好友的龜梨卻曾經被報出跟山下曾經鬧過不和。  
 赤西跟龜梨之間的嫌隙? 
 龜梨跟山下不約而同的拍了日劇,但此次赤西卻出現在山下的拍戲現場裡,這不免讓人懷疑赤西跟龜梨是否已不和,畢竟兩人是團裡最受歡迎的人,是否會因此而造成嫌隙,實在很耐人尋味。 』 
 尋味?他們是要尋什麼味?又能了解些什麼?
 龜梨看完是一肚子氣無處發,只好將杯子裡的牛奶一口灌光,
 這真是…太過分了。 
 天曉得過分的究竟是那篇報導,還是報導底下那張圖,那是一張赤西跟山下笑的很開心的照片。
 難怪…昨天仁的電話會不通,這就是他所說的『有事』? 
 好一個有事! 
 大力的打開門然後再踹上門,誰知一轉身就撞到一面肉牆。 
 「昨天…抱歉,我沒接到你的電話。」 
 「你不需說抱歉。」龜梨閃過他繼續向前走。 
 「小龜……你看到了嗎?」 
 龜梨停下腳步,爾後笑著轉身…「看到什麼?」 
 對喔,差點忘記小龜沒有早上看報紙的習慣。
 仁釋懷的笑了笑。 
 「我今天晚上也不回來了。」 
 龜梨的笑容持續,他轉身…「知道了。」 
 赤西仁…你這個,天殺的大渾蛋。
 龜梨帶著帶著笑如此的想著,然後越走越遠,越走越遠。 
 x           x            x 
 「咳咳…好難得赤西會請我吃東西!」
 北山喝著柳橙汁,欣賞的看著桌上滿滿的蛋糕。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西洋古董洋菓子店』,戲裡面的蛋糕聽說就是這裡的蛋糕耶!」 
 「所以你才會選在這裡碰面?」赤西深感自己當了冤大頭。 
 「恩…」北山毫不掩飾的點頭,「可是你放心,我會全包回去讓龜梨也嚐嚐。」 
 「你好像特別粘他?」 
 「那當然,現在這齣戲可說是我跟他相依為命。」 
 連相依為命這種詞都用上了,真是不要臉的傢伙!
 仁內心的吶喊沒人知道,他繼續端坐著說 
 「我知道…你已經知道我跟龜梨關係了。」 
 北山點頭,開始勤奮的包蛋糕。「然後呢?」 
 「所以你到底想怎麼樣啊?來拆散我們的?」 
 包蛋糕的動作停止了,北山看著那些蛋糕的眼神微微偏了些,就好像想到了什麼人。 
 「我……不是來拆散你們的,我只是想…跟你借龜梨。」 
 借龜梨?這是什麼用語啊? 
 「我從小就沒有爸爸,雖然一直隱藏的很好,可是當我看到龜梨時我才知道…我很渴望父愛,
 不要說是父愛了,只要他像哥哥般的照顧我,我就覺得很幸福了。」 
 龜梨這傢伙…已經不知道告訴他多少次,不要亂釋放感情,他不知道他對別人的影響力,
 可是我…好像也是因為這樣才喜歡他的,矛盾,真的很矛盾。 
 「既然要跟我借幹麻不明講?」 
 「因為龜梨不承認,所以我也不想承認。」 
 轉眼間,北山已經打包完畢。 
 「那篇報導…是你的傑作嗎?」 
 阿…這傢伙怎麼會──
 就一個方面來講,北山很聰明。 
 「對,托你的福,我想讓龜梨對外承認我們的感情,至少…不要否認。」 
 他只要否認一次,心就無意識的抽痛一次。 
 「我了解,龜梨這樣真的很傻,不過…他是想保護某個人啊,如果被媒體知道,公司不會置之不理的!」 
 「………我無所謂。」 
 「就算不是為了你自己,你也要為他著想。」 
 北山的一句話讓仁愣了愣…是阿,就算不是為了我…… 
 「今天晚上回來吃宵夜吧,我會帶酒去。」 
 「……再說吧。」 
 「雖然他不說,但是你不在,龜梨看起來很失落。」 
 「我知道了…」仁站起身,臨走前還不忘提醒…
 「如果我沒去的話,龜梨他酒量不是很好,別讓他喝太多。」 
 北山什麼也沒說只是給他一個笑容再加上…蛋糕的帳單。 
 x             x               x 
 今夜的風吹來很涼爽,少了夏天常有的悶熱,只是龜梨的心情卻一直在下沉,
 他很在意,在意那篇報導,在意仁這兩天的行為,在意…他跟山下之間的感情,
 他常常在想,仁跟山下真的只有好友的情誼嗎?
 如果要說日久生情,那仁跟山下不是最有可能的嗎?他對山下…究竟是怎麼想的? 
 「龜梨,什麼都不要想,喝酒吧!」 
 北山給了他一瓶啤酒,看樣子今天赤西是不會來了,其實赤西的感覺北山也了解,
 他之前是一直在忍耐,忍耐無法公開只能否認的日子,也許這就是我們藝人的悲哀,
 跟那些媒體記者玩心機的遊戲。 
 龜梨灌了一大口酒,才這麼一口他的臉已經紅了。
 「北山,我跟山下誰比較好?」 
 酒話嗎?北山愣了下。
 「你們…不能比的。」 
 「不管,我要比。」 
 「這個麻……你的臉很紅,別喝了。」
 真沒想到他的酒量是這麼不好。 
 「好,我不喝。」雖然演很多偶像劇,但是最好醉死這種觀念他半點也沒有學習到。
 「可是北山…你要陪我聊天。」 
 「好阿。」對於龜梨的感情,就像是家人,就算他因煩惱而痛苦,北山依然覺得相依相偎的感覺很溫馨。 
 「我───」龜梨才講了一個字,就〝咚〞一聲倒在北山身上,北山有些慌張的看著他。 
 「龜、龜梨?」 
 北山看著不醒人事的龜梨然後笑了。 
 「你果然……不會是我的。」 
 赤西君…我可沒有讓他喝太多,我只讓他喝一大口而已唷! 
 x            x              x 
 「咦?要上少俱?」 
 原本以為是什麼事情,結果是要他們全部的人去上少俱,話說回來也很久沒看到kat-tun其他人了。 
 『恩,上少俱,交換信的單元你跟仁可以嗎?』 
 上田的話讓龜梨愣了愣…要在這麼奇怪的節骨眼上寫交換信嗎? 
 「一定…要嗎?」 
 「你不要的話…我就不知道要找誰了,畢竟…赤西跟山下已經寫過了。」 
 上田還是那麼不會說話!
 不過也是事實麻…所以才會輪到我! 
 「好。」 
 這聲好龜梨答的委屈極了,怎麼會這樣呢?交換信上我該寫什麼?
 總不能寫『我討厭你跟山下在一起』這樣的話吧? 
 要,寫什麼? 
 x            x             x 
 「上田,謝謝你喔!」 
 「還好啦,不過…這樣我會被他認為很不上道的。」 
 『其實你本來說話就滿不上道的阿…』…仁沒有勇氣說出來,他不想在半夜跟上田打架。 
 「阿,你家就順便借我睡好了!」 
 「什麼?你不會去山下家睡啊?」 
 「他說他有點事,不能回家麻。」電話裡山下說的匆匆忙忙的,來不及講清楚就掛掉了。 
 「………。」上田只是看著他,然後偏頭道 
 「其實…北山,有一點你的影子呢。」 
 「北山?你說北山宏光?」 
 「是阿,北山他在螢幕上…有那麼一點你的影子,雖然下了台就完全不一樣了。」
 你比較呆!上田笑著想。 
 仁低頭,「哪裡像阿?我才沒有他…那麼孤單。」 
 「什麼?」 
 「沒什麼啦,晚安!」 
 拿被子蓋住自己,仁忽然很想念很想念龜梨的笑容。 
 x             x            x 
 思考了一整夜,龜梨沒有睡的思考了一整夜還是什麼都沒寫出來,
 最後,他決定先去找一個人。 
 「你找我有事啊?」山下匆忙的趕來,才剛坐下來就先灌了一大口茶,還直呼茶好喝。 
 「拍戲…很辛苦吧?」 
 「還好,你不是也是這樣嗎?」 
 「可惜,沒有人會來探我的班啊!」 
 聽到這句酸溜溜的話,山下淺淺的笑了。 
 「你很在意吧?」 
 「我……」龜梨看著山下半晌…「我不在意阿。」  
 「唉…你想隱瞞到什麼時候?你們的關係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何不坦然一點?」 
 「坦然…如果公司能接受,我就會坦然。」 
 「沒有人要你承認,可是也沒有人要你否認啊!」 
 「嘎?」 
 山下對疑惑的龜梨嘆了口氣…
 「那篇報導是仁精心策劃的,算是對你的抱怨吧,每當你在外否認一次,仁的信心就會被打垮一次,那累積到最後是很嚴重的!」 
 龜梨的表情有些動搖。 
 「再說,你現在身邊有個北山擋在你們之間,如果你一直否認也會讓別人有機可稱。」 
 「北山,不是這樣的人。」 
 「他當然不是這樣的人,可是仁會擔心麻,同樣的道理…我跟仁之間沒什麼,可是你還是會擔心吧?」 
 一語穿心,龜梨徹底的認輸。 
 「抱歉…我想我,知道怎麼做了。」 
 山下笑了笑,「那就太好了…我先走嘍。」 
 拿起桌上的帳單山下離開了咖啡廳,這也算是他彌補自己所不能做到的缺憾吧。 
 瀧澤,我…做對了吧? 
 x         x             x 
 「仁,你知不知道?」 
 仁抬頭看著聖,「知道什麼?」 
 「我看你無精打采的樣子……就有種衝動想打你!」 
 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仁又嘆了口氣。 
 「小龜他…還沒來嗎?」現在他們是在準備室。  
 「還沒。」 
 「他肯定是討厭我了吧?真不想聽他的信,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聖聳肩…「我倒是很贊成你的想法,本來就該坦然一點,只是我不贊成你這樣拖拖拉拉的做法,
 你應該牽著他的手,大聲的向大家宣布他是你的。」 
 仁睨了聖一眼,「喔?那你跟田口什麼時候要這麼做?」 
 「………我跟他又沒什麼。」 
 傻瓜!
 仁暗地理笑了笑。 
 「龜梨,你綁公主頭滿可愛的耶!」 
 遠遠的,就聽到田口持著笑容開心的跟龜梨走了進來。 
 「可、可愛?」……被他一講有點不想綁了! 
 「是滿可愛的啊!」 
 龜梨將眼神投向沙發上的仁,仁則假裝在看外面。 
 ……還是綁著吧!
 龜梨下了決定,然後準備室就沒有任何聲音了。 
 x             x           x 
 「歡迎大家收看…少年俱樂部!」 
 今天龜梨不是擔任主持的角色,而是由上田跟小山擔任,
 他只需要乖乖的當個來賓就好,也因此閒閒沒事的他眼神總會不經意的飄向仁。 
 他總覺得他們之間多了份尷尬。
 等一下真的會順利嗎? 
 『來問北山好了,你覺得愛情是怎麼樣的呢?』 
 外頭的話讓龜梨仔細的聆聽著。 
 『恩,愛情不是吃二、三次的宵夜就可以得到的。』 
 『這話有點難理解…。』 
 『簡單來說,愛情要勇於承認。』 
 『這樣阿…恩恩,那請下去準備。』  
 聽的出來,上田很巧妙的想轉移注意力。 
 『恩,愛情不是吃二、三次的宵夜就可以得到的。』
 仁聽到這句話就笑了起來。 
 『簡單來說,愛情要勇於承認。』
 龜梨聽到這句話也笑了起來。 
 ……我們真傻吶。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更改了交換信的內容。 
 x            x            x  
 優美的音樂,溫馨的氣氛,仁跟龜梨站上了舞台,
 他們眼神沒有交錯,沒有談話,一片的平和。 
 「給龜梨…」 
 仁才說了三個字現場就出現了喧嘩聲,仁露出往常的傻氣笑容。 
 「打從進傑尼斯開始就認識你了,對你…我有很多的感覺,我知道你很多的習慣,
 像是早上不會看報紙,平常假日喜歡穿夾腳拖鞋,出門通常只帶手機,你喜歡獨處,
 卻害怕孤單,從來不知道自己很溫柔,常常不經意的害jr.們愛上你,而我……也是。」 
 這句「也是」讓台下的歌迷激動不已,仁等歌迷平靜後才繼續道 
 「你的優點比我的缺點多,我真的…是個不會表達的人,雖然我外表看起來應該很會表達的,
 可是…你也沒有比我好,所以我們算扯平。」 
 龜梨有些苦笑不得,但是他始終是低著頭的,事實上…他是害怕看到他自己會無法克制的臉紅。 
 「我放棄對你的抱怨了,事實上,我那樣的抱怨也有點任性,常常會惹你生氣的我還可以……守護著你嗎?我是個永遠會站在這裡等你的仁。  赤西仁。」 
 龜梨頭低到不能再低,他心裡暖暖的,甚至…有點想哭,可是他沒有,他選擇…表達。 
 「給仁…」 
 歌迷已經呈現暴動的狀態了。 
 「你是個笨蛋,常常會惹得我哭笑不得,想法也總是很新穎,但是你在我身邊的時候就是個最真實的笨蛋,雖然說你笨蛋,但是我常常依賴你,受你照顧…謝謝了。」 
 龜梨停頓了一下,因為他感受到仁投來的視線。 
 「我一直不承認我有你這樣的……朋友,就算我們可能比朋友關係還要好,為了彌補你,
 我今天要大聲的說出,赤西仁…你是我一輩子的……朋友。 龜梨和也。」 
 其實凡是有『朋友』字眼的,信紙上全是寫『情人』,龜梨感到臉有些泛紅了,他抬頭對上仁的視線。 
 「一輩子的朋友?」仁看著他露出燦爛笑容。 
 「對,是一輩子的。」龜梨也笑了。 
 眼看兩個人的濃情密意就快要化不開,中丸即時出現了,還推了一個蛋糕,
 音樂也改成了生日快樂歌。 
 『仁,祝你七月四日生日快樂!』 
 仁跟龜梨都有些錯愕,中丸身旁是北山。 
 「仁,快吹蠟燭,事情的始末我會再跟你說。」 
 中丸低聲在仁耳邊說,然後節目又開始了,只是是怎麼結束的仁跟龜梨都不太清楚了。 
 x             x                 x 
 「到底怎麼回事?」 
 龜梨跟仁不約而同的道,兩夫妻有志一同。 
 「你們先別生氣麻…」田口為了緩和氣氛只好這麼道 
 「我們沒生氣,只要說清楚就好!」 
 騙人,仁的眼裡都冒火了,怎麼可能說清楚就好! 
 「那個…」北山有些膽怯的開口了…「其實我是無辜的,我只是剛好跟龜梨一起拍戲所以才被扯進計畫裡來的。」 
 「就是阿,還有…山下也是,不過大家都是想給你驚喜嘛!」籌畫人中丸開口了。 
 「所以說,北山一開始就是故意的?」 
 「是阿,一直都是,連我跟你說的很孤單那些…都不是真的。」北山越說聲音越小。 
 龜梨看著北山微微的皺了下眉頭…「那你們幹麻連我都騙。」 
 「我怕你演不下去阿,畢竟對方是你最重視的人。」 
 龜梨點頭沉默了。
 這的確是會演不下去,不會吧…我還為此去找山下耶。 
 壽星仁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心裡下了一個決定。 
 「好吧,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反正…你們也幫了我大忙。」
 能聽到龜梨的真心話,這已經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 
 大家都集中注意力專心的聽仁想說什麼。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蛋糕到底什麼時候要吃?我肚子很餓耶,趕快吃好不好?」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笑了。  
 笨蛋果然還是笨蛋! 
 龜梨笑看著身旁的仁,如果要說幸福…其實也就是如此而已。 
 「北山…」 
 「什麼事?」北山正在對蛋糕發呆,被這樣一叫突然回過神。 
 「我們出去外面走走好嗎?」 
 北山眨眨眼看著龜梨,點頭。 
 x             x               x  
 今天沒有什麼風,但是在這悶熱的夏季裡,只要是一點點的風都會讓人感到愉悅。 
 「謝謝你配合他們演這場戲。」 
 冷不妨的,龜梨竄出這句話。 
 「我才要說抱歉…我本來是不想這麼做的。」 
 「但是…你是真的都在演戲嗎?」 
 「嘎?」 
 北山停下腳步,看著自己前頭的龜梨,龜梨轉身對北山投以一笑。 
 「有沒有人說過,你有仁的影子?」  
 「什麼?」 
 「跟你吃那些宵夜不是吃假的,你有時候…很孩子氣,而且不容易妥協,這二點跟仁很像,
還有最後一點,就是你們…都會把孤單放在心裡。」 
 北山愣了愣…
 「我…的確,因為是在配合他們演戲,所以…我就很放心的把我的脆弱全告訴了你們,不過,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說過,你有仁的影子。」 
 「因為是影子所以才不能替代嗎?」 
 「什麼?」 
 北山看著龜梨半晌…「吶,是我就不行嗎?」 
 龜梨眨眨眼,「這不是你說錯的台詞嗎?」 
 北山笑了,然後他繼續向前走…「其實,沒有錯。」 
 影子,終究只是影子,無論我怎麼模仿他的最愛,影子…還是怎麼踩也踩不到,
不真實的影子。 
 『有沒有人說過,你有仁的影子?』 
 就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奢望你能多看我一眼。 
 遠方的仁看著他們,同樣也在這夏季裡沉默了。  
 x            x           x 
 『我們要去夏威夷度假,請不要找我們,再見!  仁、龜梨。』 
 「這…什麼東西?」聖看著這封信,明知故問的道。 
 「報復,仁這傢伙在報復!」中丸不知道在說什麼。 
 「這封信還蓋手印,真認真啊!」上田看的角度顯然跟別人不太一樣。 
 「他們真的出國了嗎?」 
 田口的話讓其他人同時看向他。 
 是阿,真的出國了嗎? 
 x              x                 x 
 「恩恩…我們真的出國了。」仁把自己跟龜梨的手機電池拔除。 
 「找不到就同等於出國嘛!」仁笑著對龜梨道。 
 龜黎撐著下巴,他真的覺得仁這傢伙很會玩弄其他同伴。 
 「他們根本不會相信我們出國。」 
 「那又如何,讓他們找啊,他們奮力找人的時候,我們在悠哉喝咖啡呢!」 
 龜梨笑了…「我覺得我們會被他們唸很久。」 
 「搞不好還會被上田揍!」上田的打架事蹟不是蓋的! 
 「小龜…」 
 「嗯?」 
 「我……今天晚上可以回去住了吧?」 
 龜梨看著仁,忽然有些害羞的轉移視線。「那…那個,我們談點…別的。」 
 「那就談點別的,我的生日禮物你還沒給我對吧?」 
 怎麼扯都是要扯到這裡!
 龜梨認命的看著仁熱情的眼神。 
 「好,我知道了。」 
 「真的…有這麼痛苦嗎?」不會吧?至少我很享受啊,難道以前都是假的嗎? 
 龜梨臉一紅,趕緊喝了一口咖啡。  
 「還是我讓你不舒服了?喂…你別只是喝,回答我啊!」 
 「我……沒、沒有啦。」 
 「騙人…你是討厭哪個部分?是吻你的時候還是───」 
 「赤西仁,你再說我就聯絡上田他們喔!」 
 仁的臉浮現了陰霾,然後黯淡的讓龜梨有些心疼。 
 「我……我很喜歡的,我只是……害、害羞。」 
 仁的眼睛亮了起來,「那是可以嘍?!」 
 「我能說不嗎?」 
 仁仔細的想了想,回答…「不行。」 
 龜梨笑了起來,這傢伙… 
 「吶,北山他…還好嗎?」 
 龜梨的笑容停頓了下,隨後又笑道。 
 「不錯阿,至少…看不到你的影子了。」 
 「是嗎?可是我還是覺得他不像我,我比較帥!」 
 「是、是、是!」 
 「他哪裡像我?你說一下麻…究竟哪裡───」 
 唉,為什麼你不能明白呢?就是那一點很像阿──── 
                愛我的那一點,很像。 
                   =完=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心情】兔仔椰醬的紀錄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