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NewS】永不結束的美好故事-手越祐也篇(全)

 
 「小慶~~」 
 才剛踏進樂屋,小山慶一郎就被手越祐也天使般的燦爛笑容給阻擋了去路,
 只見手越持著那讓小山只感不妙的笑容緊緊抱住他,甜膩膩的開了口… 
 「這麼久沒見,小慶有沒有想我?」 
 小山眨眨眼,實在不忍心傷害一個孩子純真的心靈,
 於是他勉強笑了笑道 
 「有阿,我無時無刻都想著小手唷!」 
 一邊放著包包,一邊為自己這句話感到有些心虛,
 其實嚴格一點來講,他也不算是說謊,因為他想的永遠都是news全體,
 對他來說,news本身就是個很特別的存在了。 
 「小慶,你感覺好敷衍唷。」 
 阿阿…原來你也知道我在敷衍你阿,
 小山無奈的轉頭,正想說些安撫的話時,
 才發現手越已經扒著剛進樂屋的加藤,吵著要他幫他弄造型,
 小山趴在椅子上看著手越豪無心機的臉龐,
 算了…也許,你就是這樣一個單純的孩子吧,
 知道嗎?因為你的單純,要我說再多安撫你的話我也願意的。 
 「小慶,你不覺得…我們這麼疼手越不太好嗎?」 
 很早就來樂屋,一直看著他們的山下終於開口了,
 當他看到小山略帶無奈的溫柔眼神時,一種不好的預感竄入他心頭。 
 「是嗎?」 
 「恩,我想…你真的是太溫柔了。」 
 小山轉頭望著山下,他知道山下總是默默的看著他們,
 如果說他的角色是一個安撫人心的媽媽,那山下一定就是帶領著news的爸爸,
 所以他的這番話,讓他有些愣住了,望著手越的笑容,他嘆了口氣。 
 算了,只要你臉上的笑容不要消失,就算…那樣的溫柔只是個不想讓你失望的謊言,我也願意繼續說下去。 
* 
 全部都睡著了。 
 在車子裡,一行人正要前往下一個巡迴演唱會的現場,
 外面的天氣轉涼了,從早上開始,手越就很後悔自己沒帶外套,
 他整個人縮成一團,不時還會可憐兮兮的望著我身上的棉質外套,
 一接觸到他的眼神,我笑了笑,不加思索的把外套脫下蓋在他身上,
 他睜開眼望著我,然後甜甜的一笑… 
 「小慶,謝謝你。」 
 脫下外套一陣涼意就灌了上來,但看到手越那閃亮的溫暖笑容,
 他突然覺得一點也不冷了,忽然,一隻冰冷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 
 「哇~小慶的手好溫暖耶!」 
 手越的話讓小山笑了… 
 「那是你的手太冰了吧?」 
 「恩……那你不會冷嗎?」 
 小山苦笑了下…
 「說真的,有一點。」 
 「那小慶可以靠著我,我有你的外套會變的很溫暖唷!」 
 一種沒來由的溫暖竄入心緋,光是這句話就讓他的心充滿了溫暖,
 他從來就不知道自己這麼容易滿足。 
 「好啦,你睡覺吧。」 
 「恩。」 
 手越閉上眼睛,緊緊的拉著外套,睡得沉時索性靠著小山的臂膀睡,
 看著他的臉龐,小山再度想起山下的話,他承認有時候他會覺得手越很煩人,
 像是早上沒睡飽的時候,如果不幸接到手越的電話,那一定會讓他心情變的很遭,
 但像這種時候,他又會發現手越真的很需要他,那份依賴的感覺常讓小山不自覺的對他溫柔,
 那實在是很難言喻的關係,絕對不是用『喜歡』跟『不喜歡』可以區分的。 
 手越,我究竟……喜不喜歡你呢? 
* 
 手越祐也一下車就生龍活虎的在會場裡竄,彩排也非常順利的在進行著,
 但小山卻覺得自己極度不舒服。 
 「你還是去休息一下吧!」 
 山下走來二話不說將他拖到休息室,小山虛弱的趴在桌上。 
 「山下,我覺得我好像快要死掉了耶。」 
 「不要亂說啦,不過…我可是看到了唷。」 
 「看到什麼?」 
 「你把外套給小手穿了吧?」 
 小山遲疑了下,點頭。 
 「我就說我們太寵他不太好。」 
 小山眨眨眼,「說真的…也許我,喜歡上那個傢伙了也不一定。」 
 「咦?」 
 「雖然小手這樣黏人,但是我卻覺得我被需要了,那種感覺真的很好,所以…我怎麼樣都沒關係,只要他或是你們每個人都很好,那我就放心了。」 
 聽了這番話,山下笑了笑,雖然說NEWS的隊長是他,
 但他充其量也只是個默默看著NEWS成長的人,
 要說最愛NEWS,而且珍惜著我們每個人的一定就是小山了。 
 「我知道了,你在這裡好好休息吧,吃飯時間我再來看你!」 
 小山點點頭,看著山下的背影,他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了,
 山下的身影也跟著越來越模糊,最後他還是不勝睡意沉沉的睡去。 
 一個男孩無聲無息的走進休息室,他看著小山的眼神十分的認真和溫柔,
 最後他脫去身上的外套,小心的蓋在他身上,最後俯身輕柔的在他唇上留下一吻。 
* 
 等到小山醒來已經是二個小時過後的事情了,他揉揉眼睛想起身,
 才發現自己身上蓋著外套,難怪他總覺得暖暖的,而且在睡夢中他一直聞到一種好聞的味道。 
 「慶醬~有沒有好一點啊?」 
 休息室的門被打開了,加藤和手越兩個人開心的拿著食物晃了進來,
 才剛想開口說些什麼,一陣咳止住了他想說的話。 
 「小慶沒事吧?」 
 手越低身看著他,當對上手越充滿擔憂的歉意眼神時,
 小山將他推開了。 
 「你不要靠我太近!」 
 手越愣了愣,被小山這一推他腦袋有一瞬間的空白,
 空氣就這樣凝結住了,還好是加藤說他房間有小抱枕可以給小山用,
 才化解了那短時間的尷尬。 
 「那…我們晚點再來唷。」 
 小山咳著對他們揮揮手,他不是沒看到手越那有些錯愕的表情,
 但他實在不想讓成員裡任何一個人感冒了。 
* 
 小慶推開我了。 
 他從來就不曾推開過我,連試著掙脫的時候都沒有,
 那是因為我害他感冒的關係嗎?  
 「咦?小手…小心前面……阿…」 
 增田的話還沒落,手越的頭就硬生生的撞上轉角的牆壁,
 他痛的蹲下身,增田則慌張的跑上前。 
 「小手,你沒事吧?有沒有怎麼樣?我看看…」 
 增田小心翼翼的看著手越的腫包,輕輕的揉著… 
 「恩,還是叫小慶幫你擦藥好了,他的手最巧也最溫柔了…不然的話P醬也可以阿,只可惜我不能幫你,我笨手笨腳的,只會害你更痛。」 
 手越看著增田的臉龐,低下頭道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依我呢?你們不覺得我很煩?」 
 聽到這句話,增田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一向以自我為中心的手越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笑了笑。 
 「小手就是小手阿,沒有什麼煩不煩的…走啦,我帶你去找P醬他們!」 
 手越看著增田,心中就是有一種悶悶的感覺一直散不去,
 他想起山下跟小山說的那句:『我就說我們太寵他不太好。』
 阿阿…出乎意外,有一種受傷的感覺呢! 
* 
 「小手怎麼了?」 
 山下躺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正準備小瞇一下,
 就看到增田跟手越走了進來,手越正帶著委屈的表情看著自己,
 而他頭上的大腫包也成功的讓山下從沙發上跳起來。 
 「小手走路撞到牆壁,你幫他擦藥好不好?」 
 走路撞到牆壁?
 山下疑惑的看著增田,然後才把視線轉回當事人身上… 
 「來,坐下,增田,幫我從小山的包包裡拿藥。」 
 增田應了一聲,然後開始找藥,
 山下看著手越低著頭,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心裡一陣不捨,其實他也沒什麼資格說小山,
 他也比任何人都還要疼愛手越。 
 「怎麼會撞到的呢?」 
 「我在想事情…」 
 「是我跟小山說的那些話嗎?」 
 手越抬起頭看著山下,「你……知道了?」 
 「不,我是猜的…能讓你這樣失魂落魄到去撞牆壁的,大概也只有這件事情了吧。」 
 手越聞言只是低著頭玩他的手指頭,忽然,一陣疼痛讓他往後一躲,
 沒想到這一躲就不偏不倚的落入一個懷抱裡。 
 「聽說你去撞牆阿?怎麼會這麼蠢?」 
 手越抬眼一看,亮正皺著眉看著他,
 他索性就這樣賴在亮身上,也不打算離開了。
 從以前開始,他就常常這樣賴在亮的身上,
 原本以為以亮的個性一定會很不耐煩的推開他,
 沒想到他並沒有拒絕,有時甚至會主動攬他入懷。 
 「我偶爾也是會有煩惱的阿。」 
 話才剛說完,一隻手輕易將他拉正,山下的臉龐就近在眼前,
 他用十分輕柔的方式揉著他額上的腫包,雖然有點痛,但是因為山下的溫柔讓手越忘記喊疼,
 看著山下如此專心的神情,他忽然抱住了山下。 
 「喂喂~你怎麼了?」 
 「山下君,對不起…都是我害小慶感冒的,其實我是故意不帶外套的,因為我最喜歡賴著小慶了麻,我───」 
 「我知道…」山下嘴角揚出了一個笑容…「我之所以說,不要太寵你,就是因為我們無法不寵你啊,我正為這個而煩惱著,所以才對小慶說的,絕對不是討厭你!」 
 聽著山下的話,手越眼淚不斷的掉,想起小山痛苦的樣子,他就好自責,
 而他們對他的包容,也讓他好感動好感動… 
 「我……我要去找小慶。」 
 山下笑了笑,點點頭,看著手越快速的離開他的懷抱,
 他和亮互望了一眼。 
 「亮,我是不是真的太寵他了?」 
 亮坐在沙發上,看著山下後頭一臉失落的增田,不加思索的道 
 「你們還真是無藥可救耶。」 
 山下對亮笑了笑…「你不也是嗎?」 
 唉唉…會發展成這樣要怪誰呢?
 要怪就怪手越這傢伙,他真是太黏人,太煩人,又…太過於可愛了吧。 
* 
 小山已經清醒很久很久了,他閒極無聊的搓著加藤給的枕頭,
 原本以為,少了一個常常會黏在他身邊的煩人精應該是一件非常愉悅的事情,
 但好像就是缺少了些什麼,對…應該就是太安靜了吧,安靜到很懷念那孩子在他身邊打轉的日子。 
 『這麼久沒見,小慶有沒有想我?』
 『有阿,我無時無刻都想著小手唷!』 
 阿阿,我想那一定是報應吧,當初用來敷衍的話,如今居然成真了,
 真的是一睜開眼睛,想的都是小手的笑顏,還有他偶爾邪惡的整人行為,
 記得加藤的名字會被拿來當替換歌詞唱的事情,也是手越先開始的,
 還有他偷偷把我的便當吃掉的事情……想著想著,小山嘴角揚起一抹笑容。 
 「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小山愣了愣,然後他轉頭看著手越。 
 「呃…沒有啦,只有你一個人?」 
 手越點頭,小山這才發現他額上的腫包,他下意識的將他拉近。 
 「怎麼會受傷了?你做了什麼?」 
 手越感受到小山的慌張,他笑了笑,
 俯身封住了他的唇,小山先是微愣,想往後退時卻被手越拉住,
 他加深了這個吻,小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在外套上也曾經聞到的,
 那是專屬於手越的味道。 
 「等…等等…」 
 突然,小山像清醒似的推開了他,
 手越則疑惑的看著他。 
 「怎麼了?」 
 「我現在是病人耶,你離我這麼近,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手越眨眨眼,他笑著投入小山的懷抱裡。  
 「小慶真的好為我著想唷!」  
 「我一個人感冒就夠了,你不可以也跟著感冒,那我借你外套就沒有意義了。」 
 躺在小山的懷裡,他笑了。 
 「小慶,其實我是故意不帶外套的,因為我最喜歡這樣跟你撒嬌了,你會不會怪我?」 
 「當然不會。」 
 「你連想都沒有想耶。」 
 「這種事情不需要想。」 
 幸福的感覺也許就是如此吧?
 非常甜蜜,非常感動,非常喜歡。 
 「未來…就算NEWS變成了老公公,我也會這樣纏著你,所以小慶要一直跟我在一起唷。」 
 小山想了想,最後還是無奈的點頭了… 
 「雖然這樣聽起來很浪漫,但有時候我還是會嫌你煩呢。」 
 「恩…那我不管,反正小慶點頭了麻!」 
 真是標準的手越式回答呢,小山緊緊的抱住了他。 
 「對了,你額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想事情的時候撞到的。」 
 「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看著小山皺眉,手越趁機吻了他一記。 
 恩…其實他並沒有跟大家說,這個傷不是不小心,而他是刻意去撞的,
 不這樣做,怎麼會聽到山下的真心話,還有得到增田跟亮的關心,
 外加小慶深情的吻,跟這些比起來,他撞的這一下可是超級划算的呢。 
 經過了這個事件,大家對手越祐也這傢伙想必是加倍疼愛了,
 他希望這樣的NewS永遠都不要離開他的身邊,
 對他來說,這就是專屬於他手越祐也的Never Ending Wonderful Story,永不結束的美好故事! 
                      END 
沁言: 
  麻麻,這篇文的動機其實超級單純的耶,
  就是想寫出小手這孩子被NEWS的大家疼愛著的樣子,
  不過描寫的可能有些失敗了吧,
  最後的那個結局,好像有點心機到了,
  不過小手本來就是會耍一點小小小小小手段的孩子麻,
  這篇文的CP其實應該是繞著小手打轉的,文裡的小手跟每個人都有一點關係,
  只是最後我將他許配給小手最喜歡黏的對象─小山慶一郎,
  真是皆大歡喜,皆大歡喜呢!(慶:哪裡歡喜了?)
  好吧,就先醬子嘍。 
           2007.10.11 凌晨1點11分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