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慶增】寵物論

 
 「增田貴久,我‧生‧氣‧了!」 
 「咦?」 
 增田滿頭問號的看著嘟著嘴向他走來的小山慶一郎,
 怎麼回事?才剛抵達休息室,增田就發現小山的低氣壓。 
 「你不是有什麼事沒跟我說?」 
 有事?我有事情沒跟小山說嗎?有嗎?
 增田疑惑的看著小山,然後無辜的搖搖頭。 
 「沒有阿。」 
 小山的表情更是沉了幾分,增田慌得都快哭了,
 直到一旁手越看不下去,搭上增田的肩膀道 
 「你接新戲,有跟小山說嗎?」 
 手越一開口,增田這才恍然大悟,他望向小山的眼神顯得心虛多了。 
 「我……我忘記了。」 
 小山瞇起眼,
 「你知道我是從誰口中知道的嗎?」 
 增田有了不好的預感。
 「誰?」 
 「國分太一前輩,我居然從前輩口中知道我的團員到底在幹麻耶,不覺得這太離譜了嗎?」 
 增田倒抽了一口氣,阿,遭了…又忘了…
 「對、對不起…我只是太忙,所以才會……。」 
 「可是手越他們都知道,只有我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這個麻……因為發簡訊的那天很晚了,我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沒有傳到你的就睡著了,然後我就忘記這件事情了……嘛,對不起!」 
 小山看著增田低頭懺悔的樣子,心中一股難以抹去的不甘感還是無法散去,
 昨天,他還一度覺得是不是增田討厭他了,所以才不跟他說,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增田的反應慢,所以都是過了好久好久才能知道他的近況,
 因為這樣昨晚還在意的睡不著覺。 
 「增田貴久,我想,我們還是絕交好了!」 
 他小山慶一郎決定給增田貴久一點教訓! 
* 
  「增田貴久,我想,我們還是絕交好了!」 
 增田愣愣的望著前方,他已經呆坐在那裡有好一段時間了,
 連山下都受不了走上前道 
 「增田,我們出來吃東西,你笑一笑嘛!」 
 增田小心翼翼的睨了眼一旁的小山,小山一接觸到他視線立即轉頭,
 這讓增田的心碎成了好幾片,他眼眶泛著淚看著山下 
 「可是…小山不理我了!」 
 山下看著增田泫然欲泣的模樣,只能摸摸他的頭安慰他,
 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把視線轉向一旁的手越,
 示意他跟小山開導一下! 
 手越嘆了口氣,移到小山身旁道 
 「小山,你就原諒增田吧,你也知道阿…他本來就是比較天真爛漫的人,
 沒有想那麼多麻!」 
 小山看了手越一眼,那是一種十分孩子氣的眼神。 
 「我也知道阿,我氣得是為什麼每次被他遺忘的都是我啊?」 
 手越看著小山,無奈的笑了下,
 好吧,既然小山氣的是這一點,那他真的沒有理由再勸下去了,
 因為他自己本身也很討厭被人遺忘的感覺。 
 不過說真的,為什麼增田跟團員說自己的事情時,總是忘記小山呢?
 難怪小山這麼不易動怒的人會這麼生氣。 
 「這也算是他活該啦,誰叫他每次都忘記人家,人家當然也會忘記你啦。」  
 亮才開口,內就慌的想摀住他的嘴,可惜他還來不及動作亮已經把話說完了,
 他只能乾笑著打圓場。 
 「亮…亮的意思是,你怎麼對待人家,人家就怎麼對待你,所以…亮不是責怪增田的意思啦,這其實是一場誤會麻,我是說───!」 
 「內,你還是閉嘴好了!」 
 內張著嘴巴看著又更難過的增田,才發現自己越描越黑,他低頭道歉。 
 「對不起。」 
 「唉唷,你們幹麻兩個幹麻吵架啊?這頓飯我都吃得胃痛了。」
 加藤受不了的嘆了口氣,小山一聽到他的話,立即翻起包包來,過不久他才從包包裡拿出胃藥。 
 「吃吧,可能會好點!」 
 加藤愣了下,他瞄了增田一眼,發現增田的視線一直盯著他們,
 他笑著接過小山的胃藥。 
 「你們鬧成這樣,等下還有心情跟我去買衣服嗎?」 
 小山低下頭,過不久才抬頭道
 「可以,不要緊。」 
 聽到小山的回答,增田落寞的將視線收回,
 不要緊…他居然說不要緊,小山明明就是最重視朋友的,
 他從來都是笑著對待每個人,這麼溫柔的小山卻對我……
 唉,那也是我的報應,就像亮說的,是我活該,
 於是他站起身道 
 「我……我先回去了。」 
 增田站起身就往外衝,眾人將視線轉向小山。 
 「你們看我幹麻?又不是我的錯!」 
 眾人收回視線同時嘆了口氣。 
* 
 小山慶一郎,五月一日生金牛座,金牛座的特點就是愛鑽牛角尖,
 平常不易動怒,但一但讓他生氣就很難讓他消氣,
 因為這樣,他跟增田的冷戰長達二個禮拜,
 這讓團員們頭疼不已,最後他們理出了一個結論。 
 「增田就是因為常把小山遺忘,小山覺得不被在乎所以才會生氣,
 那就讓增田在乎一下小山不就行了?」 
 「山P,你說的容易,但是要增田那個反應遲鈍的人積極的在乎一件事情是很難的!」 
 就在眾人苦惱時,加藤開口了… 
 「昨天…小山拿藥給我的時候,我發現增田一直盯著我們,好像很在意的樣子。」 
 很在意?這麼說的話…… 
 「我知道了,讓增田吃醋不就行了。」 
 眾人互望了一眼,然後同時一笑。 
* 
 「…………。」 
 增田眨眼看著眼前的畫面,小山持著很燦爛的熟悉笑容跟加藤熱烈的在聊少俱的內容,
 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看到小山笑的這麼開心了,只要有他在的場合,小山一定不會笑得這麼燦爛,
 他對待我跟加藤…居然差這麼多,一種心痛的感覺讓他眼眶又不自主的泛起淚水,
 這幾天他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哭的,但是…… 
 他真的不想失去小山。  
 上前拉住小山的衣服,他道
 「小山,你可不可以……跟我談談?」 
 小山愣了下,看到增田那可憐的模樣,他也實在不忍心再對他冷漠了。
 「好。」 
 兩人走出休息室,加藤笑著對門口比了個V
 山下等人則回敬了一個大拇指。 
* 
 「你想跟我說什麼?對不起我可是不接受的!」 
 增田看了眼小山,他決定提起勇氣對小山說─── 
 「我真的很喜歡小山!」 
 小山愣了下,他,怎…怎麼會突然…… 
 「所以…小山像我的家人,總是很溫柔的對待我們,
 在我們不開心的時候當我們的支柱,對團員你總是很認真,
 可能是習慣你的溫柔,所以我常常忘記你,可是我心裡知道,我不能沒有小山的!」  
 聽完增田這翻話,小山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
 他從來不知道那個不太會搶鏡頭,總是傻傻的增田會說出這麼認真的話,
 忽然,他笑了,這讓增田疑惑的看著他。 
 「真是的,我幹麻跟你生氣阿,你阿…上輩子可能是我的小孩吧!」 
 增田見他笑了,這才放心了,這一放心他的眼淚就落下了,
 小山又開始翻包包找衛生紙。 
 「你…你不要找了啦,我只是……」 
 增田話還沒說完,小山已經用衣袖小心的擦拭掉他臉上的淚水。 
 「抱歉,面紙我剛好沒了。」 
 增田拼了命的搖頭,「小山,謝謝你。」 
 小山溫柔的笑了笑,「下次我應該不會從別人口中知道你的事情了吧?」 
 增田又是一陣搖頭,「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小山摸摸他的頭笑了笑,那一瞬間他覺得增田像極了他家的寵物。
 寵物麻,都是需要調教的! 
 遠遠的,手越看著小山跟增田相視而笑的畫面,
 他無奈的低下頭,增田不能沒有小山,其實我也不能沒有增田阿,
 嘆了口氣,他想他該放棄了。 
 「嘆氣是不好的行為喔!」 
 手越嚇了一跳,他轉頭… 
 「山…山下君?」 
 山下看著手越的臉龐皺眉,
 「你剛剛叫我什麼?」  
 「山…山下君。」 
 山下的眉頭更皺了,
 「以後不要叫我山下君。」 
 「那…那要叫什麼?」 
 「手越,我是你的團員嗎?」 
手越點頭,山下笑了笑。 
「那就對啦!」 
 「咦?」
 對?對什麼?
 不叫山下君,那要跟亮一樣叫他山p嗎?
 可是,對我來說山下是多麼完美的存在,怎麼可以這樣叫呢… 
 山下自然知道手越的想法,但他也不多說,
 算了…也許他跟增田一樣,都應該好好的調教一下! 
 看著前方的小山跟增田,他微微的笑了。 
* 
 自從小山跟增田和好之後,小山發現增田常常一臉落寞的看著他,
 然後又故作沒事的對他露出笑容,這太奇怪了不是嗎? 
 「草野…今天有空嗎?一起去吃東西好不好?」
 草野看著一臉開心的增田,不忍的道 
 「可是今天我跟龜梨要去逛街耶。」 
 果然,增田開心的臉垮了下來,看到增田如此燦爛的笑容消失,
 草野的不捨達到最高點。 
 「小山今天不是很閒嗎?你們一起去嘛!」 
 突然被點名的小山看向增田,才剛想答應,增田馬上轉頭道 
 「阿,對了…手越應該有空,我去問問他!」 
 小山疑惑的看著增田的背影,沒有多想,他手一伸就將他拉住。 
 「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在躲我?」
 不知道是誰前陣子還說不能沒有我的,現在卻躲成這個樣子! 
 增田倒抽了一口氣,他對小山笑了笑。
 「沒、沒有阿…」 
 「那幹麻不約我?」 
 「因為…因為…你應該跟加藤…有約了吧?」 
 加藤?小山鬆了口氣。
 什麼麻…他還以為是他做錯什麼了。 
 「沒有,加藤今天要去拍戲現場啊!」 
 增田眼神轉暗,他低喃著…
 「原來是這樣才沒有約會阿…」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我突然想到我好像沒帶錢耶,還是不去了!」
 增田笑笑的就想走開,小山卻再度拉住他。 
 「我借你!」 
 增田將眼睛睜的好大,卻總是不敢正視小山。
 「這樣不好啦!」 
 小山看著增田有些生氣了,還說他沒有…明明就是在躲我! 
 「不管,我想逛街,除非……你根本不想跟我去!」 
 增田遙遙頭,「我……好啦,我去。」 
 小山看著增田難過的臉,一種受傷的感覺擁上心頭,
 增田他…到底怎麼了?難道……我真的做錯什麼了? 
* 
 一路上,增田都沒有說話,他只是默默的走在小山身邊,
 這是非常不尋常的事情! 
 「增田,你有什麼煩惱嗎?」 
 增田遙遙頭,勉強露出一笑。
 「沒有阿,怎麼了?」 
 「因為你…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唉…還是表現的太明顯了嗎?
 可是…我沒辦法隱藏那種難過嘛! 
 「真的……沒什麼。」
 說出來總覺得好丟臉,而且…我幹麻要吃那種莫名其妙的醋阿,
 加藤跟小山很好,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小山看增田不想說,他也不想勉強他了,
 只是內心一陣的悶。 
 「算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少俱的表演不是嗎?」 
 「那…我走了!」 
 小山點點頭,看到增田轉身時那落寞的表情,
 他的直覺告訴他,增田難過的事情一定跟他有關,
 可是他不說又有什麼辦法啊? 
 唉,寵物也會有不想理主人的時候阿! 
* 
 小山已經快要悶死了!
 增田一直都在躲他,就連在台上也一樣,
 少俱訪問時也總是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今天更是離譜,他居然沒等他就自己先走了,
 他明明告訴他,要他等他的。 
 「增田貴久!」 
 增田停住步伐,他直覺的拉住一旁的手越,
 手越疑惑的看著前方的小山,小山好像跑了很久,不斷的喘著氣,
 而增田好像被主人逮到的貓,驚慌的不像話。 
 「你幹麻躲我啊?」 
 增田的喉嚨像是被哽住了,只能不斷搖頭。 
 小山喘了一陣,為了找他,他繞了好幾圈才終於找到他!
 不過他跟手越在一起? 
 「我不是要你等我?」 
 增田點點頭。 
 「可是你沒有,還跟手越在逛街?」 
 增田咬住下唇。 
 小山真的是忍無可忍了,他想,如果是亮遇上這種事情,
 他可能早就把對方大謝八塊了! 
 「小山,我們不是要去逛街啦…」
 手越看小山都快冒火了,只能無奈的解釋 
 「那是要去哪裡?」 
 「我們是要去做tegomasu的宣傳啦!」 
 小山一聽,這才稍稍冷靜了下,他轉向增田。 
 「你怎麼不跟我說?」 
 增田低下頭…「我知道你一定會問我,為什麼要躲你。」 
 「當然啊!」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問,我以後一定不會躲你了!」 
 聽聽他在說什麼?
 他躲的這麼明顯,卻不讓我問?
 還說以後不會,這樣太奇怪了! 
 「不要我問的理由是什麼?是我做錯事了?」 
 增田遙遙頭。 
 「那到底───」 
 「我就是不想告訴你!」
 是因為我居然會這麼在意你跟加藤的事情,
 在意到我發現我好討厭加藤,這種感覺好可怕。 
 小山頭微微泛疼,看樣子他是真的不想說。 
 「那個,兩位…快要遲到了!」
 手越無辜的比比自己的手錶,以示他不是故意要打擾他們的! 
 小山跟增田對看了一眼,小山什麼也沒說的轉過身,
 增田則鬆了口氣。 
 「…………。」
 手越疑惑的瞧著他們。 
 他們這是在上演哪一齣戲啊? 
* 
 加藤聽著小山訴苦,他總算是理解了。 
 「小山,其實…我覺得你應該沒那麼遲鈍的。」 
 「什麼?」 
 「增田,他只是吃醋而已,可能…他自己都被這種感覺嚇到了吧,所以他也很慌,
 你就不要逼他說出口了!」 
 吃醋?
 小山想了想,的確啦…他是常常跟加藤一起出去,
 但是…… 
 「我知道了。」 
 加藤笑了笑,他知道小山是聰明人,一定能把他家的寵物安撫好的。 
* 
 增田躲小山也躲了將近一個月,這天他得知小山得了重感冒,
 他既擔心又不知該如何低頭去找他,畢竟是自己一直躲著人家的。 
 突然,手機響了,是小山的電話號碼…
 咦?小山打給我?他立即接起。 
 「咳咳…加藤嗎?」 
 增田的腦袋空白了好幾秒,討厭加藤的感覺讓他好想哭,
 他掛掉電腦,一個人哭了起來! 
 為什麼會這樣呢?一開始只是記住小山的存在,
 卻慢慢的發現自己的視線離不開他,然後…對常常跟他在一起加藤產生厭惡感,
 這不是正常的增田貴久阿! 
 哭著哭著,手機又響了,還是小山… 
 「增田嗎?咳咳…我…咳…對不起,我打錯電話了,但是…咳…你可以來我家一下嗎?」 
 增田愣了愣,沒有多想他道 
 「我馬上過去!」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不能沒有小山的。 
* 
 小山發現自己打錯電話時,頭是一陣的痛,
 他怎麼會在這麼敏感的時候打錯這通電話,
 這一定會讓增田難受的。 
 門鈴響了,增田的速度還真快!
 小山拖著疲憊的身子上前開門。 
 印入眼簾的是增田充滿擔憂的紅腫眼睛。
 果然是哭了啊! 
 「進來吧。」 
 「你……沒事吧?」 
 小山倒在沙發上,增田摸了摸他的頭。
 好燙! 
 「有藥嗎?」 
 小山比了比桌上,增田則開了藥拿著開水將他扶起,然後小心的將藥餵入他口中。
 小山勉強睜開眼看著增田。 
 「謝謝你。」 
 增田遙遙頭,「你對我們大家也是這樣這照顧的!」 
 「增田,不要再躲我了好不好?」 
 增田愣了愣,其實我也不想躲你阿,只是……我以為這樣就能不那麼喜歡你,
 看樣子,我是不可能不喜歡你了。 
 「好,就算,你喜歡的是加藤,我也不會再躲你了。」 
 小山微微伸出手,往增田的包子臉頰一捏。 
 「好…好痛…」
 增田撫著他自己的臉,委屈的看著小山。 
 「笨蛋,咳咳…你什麼事…咳…都傻傻的,只有這件事情…咳…你真的想得…咳咳…太多了!」 
 小山斷斷續續的話,增田並沒有真的聽進去,他只想讓小山閉嘴好好休息一下。 
 「好好睡一覺吧!」 
 好好的睡一覺,然後…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 
 「小山,早安!」 
 剛踏進休息室,增田閃亮的笑容讓小山微微發愣。
 這是他大並初癒的第一天上工,能夠看到增田如此治癒的笑容,小山的心情都暖和起來了。 
 「早安。」 
 「那個…小山……」 
 「怎麼了?」 
 增田低下頭…
 「前陣子…我會躲你的原因是───」 
 「我知道啦,你不覺得最近我跟加藤比較少出去了嗎?」 
 增田眨眨眼,什麼麻…他知道的。 
 「小山,我果然…還是不能沒有你的。」 
 增田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小山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
 不管寵物再怎麼任性,最後還是會回到主人的懷抱。 
 對小山來說,這樣的寵物論也許是再幸福不過的了。 
                =END= 
沁言: 
   恩,這篇文打完了,
   只是純粹想打一篇慶增的文,
   因為發現這樣的配對好像還滿少的,
   我卻覺得慶增還滿有淺力發展的,
   只是這篇的小山似乎是比較不像他一點的,
   但是愛情本來有時候就是會讓人改變得麻,
   小手跟P醬在這篇文裡有一點小明顯,
   如果可以,我也很想打一篇他們的故事呢,
   小手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呢=ˇ= 
  2007.9.17  凌晨01:54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