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山赤】038.彩 (微血腥)

【山赤】038.彩 
   標題的一開始,夜曲,一首悲傷的弔曲…。 
   螞蟻,啃蝕著殘破的雙手,毫不在乎的忽視你; 
   我相信,痛,依然存在。 
   ────…=「朋友的定義」 
 「赤西仁?」 
 教室裡飄來老師點名的聲音,他用點名板拍擊著桌子,好像桌子跟他有仇一樣,
那雙邪惡的雙眼也直盯著位於角落的山下,聰明如山下,他當然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於是他開口… 
 「你看我也沒用,我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你不知道?」台上名為老師的傢伙冷冷的笑著「你們不是最要好的嗎?山下同學?」 
 縱然山下有百般的不願,但一向扮演著資優生角色的他,還是從容不迫的開口 
 「我跟他已經很久沒連絡了。」 
 「哼,可憐的傢伙,連資優玩伴都不理他了,這就是做人失敗的下場阿!」 
 看著他不屑的嘴臉,山下眨眨眼,嘴角卻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 
 ─────…我不願看到你受委屈,就算…你已離我遠去。 
 X              X               X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悽慘的叫聲難聽的刺耳,搭配著日落的暉映,顯得更加難堪。 
 穿著整齊制服的少年將領帶拉鬆,那雙眼眸淡淡的,卻有些複雜的痕跡。 
 「好像太大塊了…。」山下偏頭,露出他狡好的面孔,有些苦惱的表情簡直誘惑至極。 
 而他手上的刀,也一再的徘徊在男人的肩上;也許該說是已見骨的肩上。 
 忽然,他笑了…笑的非常悽涼。 
 「我很傻吧?是不是?」 
 他將刀移向男人的臉上,巧妙的劃開男人的嘴,男人難耐的發出哀嚎,就在那一剎那,
刀猛力的刺進,頓時血花飛濺,沾染上他的臉,可那一身潔白的制服卻依舊純白,
山下的表情是麻木的,不帶任何感情,不久之後,男人也不再哀豪,也許是無聊了,山下甩開身邊的男人,拿出衛生紙擦拭著刀鋒,純白的衛生紙快速的沾滿鮮紅的色澤,山下嘆了口氣。 
 ────…這只是一再證明我的放不下,一切都像毫無意義般的無聊…… 
 當山下有意識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身邊圍繞著許多白鴿,他們在尋找食物,而那個食物,
無疑的,是倒臥在血泊裡的那個男人,連同剛剛被割下的肉,一點一點的被啃蝕著,牠們潔白的
羽毛立即沾染上鮮紅。 
 「吃吧,多吃點。」 
 牠們想必餓著了吧?現代人已經沒有那種閒情逸致會來餵鴿子了,尤其是禽流感之後,
他們對於牠們更是避而遠之,而牠們也飢不擇食的選擇了屍體,純潔的象徵?一切都只是假象。 
 山下微微露出一個笑容,然後他踏步離開了這裡,不久之後,這裡會圍起黃色的布條,成了命案現場,可是山下不在乎,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全校第一名,可說是品學兼優的少年會殘忍到這種地步, 
 其實,就連山下自己都很意外。 
 可,沒有人是真實的,不是嗎? 
 X           X            X 
 命案發生不久,山下就在家門前看到一個熟悉卻也陌生的身影。 
 他愣了下,考慮著該不該走過去,那個身影的主人卻像是熟知他的一舉一動般,
 快速的出現在他眼前。 
 「你……有什麼事?」 
 該說故做鎮定嗎?山下看著眼前放大版的臉,有些冷漠的偏過頭。 
 「我來找你的。」仁衝著山下直笑,那笑容讓山下眨了眨眼,他退了一步 
 「找我做什麼?」 
 「找你做什麼?山下,如果沒記錯,我從小是跟你一起長大的。」 
 「那又如何?」 
 「山下,你真的很遲鈍,我是來關心你的。」 
 山下皺起眉頭,狐疑的看向他,他會疑惑不是沒有道理的,都已經半年沒連絡的人,忽然跑出來說要關心自己,這似乎異於常理。 
 「對了,不介意請我去你家坐坐吧?」仁微笑著開口,山下只盯著那抹笑容良久才點頭。 
 「進來吧。」 
 ───…這一切都異於常理,可是我心甘情願。 
x              x            x 
 「喔喔…你家還是和以前一樣,乾淨的不可思議耶!」 
 仁很自動的坐到沙發上,笑著看著四周。 
 山下聳肩,倒了杯茶給他。 
 「你家還是和以前一樣亂?」 
 仁輕酌了口茶,遙遙頭。 
 「不知道耶,很久沒回去了。」仁將視線投向外頭的一棟紅色屋子,再度開口。
 「前面很熱鬧,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山下倒臥在沙發上,眼睛已經閉上了,今天的他很累。 
 「山下,你很累嗎?那我不打擾───」 
 「你明知故問。」 
 山下睜開眼,那眼神鋒利的可以刺穿人心,仁一瞬一瞬的看著他,笑了。 
 「兇手真的是你?真是讓人驚訝。」 
 「可惜你臉上的表情一點也不像驚訝。」 
 山下沒有笑,他笑不出來,一種被看透的感覺使他很不悅。  
 仁移到他身邊,手輕輕的撫上山下姣好的臉。 
 「你的手……好冰。」山下微微的縮了一下,仁不以為意的收回手。 
 「為什麼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 
 「做什麼?」 
 「殺人。」仁沒有感情的語調,讓山下深信,殺人這件事情對仁來說並不陌生。 
 「因為他汙辱你。」 
 聞言,仁露出了一個痛苦的表情,那是山下從未看過的。
 「不要再這樣了,這只會讓我罪惡感越來越深。」 
 「罪惡感?」山下臉上也露出了仁從未看過的表情;悽涼。
 「原來你有罪惡感這種東西?那當初為什麼要殺了我媽媽?」 
 時間彷彿暫停了,二雙眼睛對望著,沒有人開口說話,諾大的客廳只聽得到
 二人的呼吸聲,最後,仁移開了視線,他向後退了一步,攤坐在沙發上。 
 「我果然…不應該回來,不應該…回來。」
 他將頭垂下,雙手抱著頭,像再掙扎什麼似的喃喃自語。 
 沒錯,赤西仁,從小長大的好友,他殺了我媽媽,在四年前。
 這也是他開始失蹤的原因,我很明白他在躲我,想一個人承受罪孽,
 無論…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而警察自然抓不到兇手,而我…也不打算追究,日子依舊一天一天的過。 
 「那只是意外,我沒有想到會這麼不小心,我──」 
 「所以…」山下拉住了他的手「仁…我並沒有怪你!」 
 仁睜大雙眼,「你在說什麼?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是個殺了你媽媽,害你孤獨的殺人兇手耶!」 
 沒有多說什麼,山下抱住了仁,仁全身都是冰冷的,事實上出現在山下的面前這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一接觸到溫暖,仁也顧不了這麼多,現在的他只想暫時任性一下。 
 山下抱著他,內心的感覺很複雜。
 「仁,聽好了,殺人,是為了讓你注意我,拜託你,不要讓我孤獨一個人了,好不好?」 
 仁搖搖頭…「可是我是個大爛人。」 
 「沒關係,只要你…不要讓我孤獨一個人就好了。」 
 我,害怕孤獨,無法接受回到家後,面對的是冰冷的牆壁,
 活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下空虛罷了。 
 「對不起,山p,我…對不起。」
 我所認識的山下,是怎麼樣的呢?已經被淡忘了吧?  
 聽到自己的暱稱,山下笑了…「仁,你不需要向我道歉的。」 
 仁抬頭看了山下一眼,眼淚已經佈滿了眼眶,但是淚卻無法滴落。 
 「仁,為什麼…你會這麼冰冷呢?」 
 山下的笑持續,但是眼眶卻紅了,仁眨眨眼… 
 「為什麼…你要哭呢?」 
 山下咬住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看著仁,他的心猛然一緊。 
 「吶,赤西仁…你早就已經死了阿。」 
 你忘記了嗎?你忘記了吧?
 我知道我的希冀只是幻想,真的…都只是幻想。 
 仁皺緊眉頭,他伸手想撫去山下的淚,但他發現他辦不到。 
 「山p?」 
 一陣風吹起,吹散了至於桌上的報紙,在社會版頭條上有一張黑白圖片,上面大大的貼著一張少年的照片,仁微微一愣… 
 那…是我,那是我? 
 「山p?」 
 山下猛然的推開他,他站起身抹去淚水。 
 「你……離開這個世界吧…望來生,你不要再遇到我了。」 
 是阿,赤西仁,你千萬不要再遇到我了,
 我們對彼此來說都是一種傷害。 
 仁垂下眼,「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回來陪你,我不會讓你孤獨。」 
 不會…讓我孤獨?
 山下諷刺的笑了。 
 「我的孤獨,早已經隨著你的離去定案了…我的人生就是這樣。」 
 「我沒辦法…彌補什麼嗎?」 
 山下抬起頭,堅定的望著他。「沒辦法,已經…太遲了。」 
 有些事情是自然而然發生的,誰也沒有去安排,情勢就隨著命運走了,
 我踩著堅定的步伐跟他說再見,沒有悲傷…也沒有快樂。 
 赤西仁,再見了…再見了。 
 『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回來陪你,我不會讓你孤獨。』
 有你這句話,那就夠了。 
 赤西仁,再見了…再見了。 
 隔天,太陽依舊綻放著,山下智久依然背著書包,掛著溫文的笑容上學,
 繼續扮演屬於他的優等生角色,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雙手早已佈滿了沒人看得到的血腥。 
 「山下,早啊!」 
 山下猛然回過身,那是一張燦爛的笑容…「早。」 
 「聽說老師死了,你知道嗎?」 
 山下的笑容依舊,他望向公園裡那群象徵和平的白鸽。 
 「怎麼會這樣呢?真可怕。」 
 「是阿,而且手段還很殘忍呢。」 
 白鸽飛走了,山下將視線收回淡淡的一笑。 
 「放心吧,那個人會有報應的!」 
 〝那個人會有報應的。〞 
 ────────…仁,這就是我的報應吧?
 ────────…就像天空的彩虹一樣,美麗的孤獨。 
 是的,跟彩虹一樣─────…只剩孤獨。 
                        =完=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