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macaber sorrow(MS)II

 
macaber sorrow  
                 關於死亡的懊悔。 
                ─────────φ 
* 
 珉宇睜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讓他稍微愣了下。
 記憶像是開始運轉的幻燈片,映在白色天花板上有畜生跟酒精混雜著的味道,
 他轉轉頭,確認自己的脖子是不是還跟自己的身體連接著,
 很開心的,他發現他還活著。 
 「珉宇,怎麼樣?還可以吧?」 
 推開白色那扇門的是媽媽,她一直都是以我為榮的,
 雖然她總說我調皮,可是在外人面前她總是稱讚我,
 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兒子是個人。
 我並不討厭這樣的媽媽,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我完美到不行,
 所以我才無法原諒那個女人的離去。 
 「媽,那些狗怎麼樣了?」 
 媽媽望著我,沒想到我第一句說的事關於那些兇手的事情,
 她遙遙頭。 
 「大概被相關單位的人處理掉了吧,比起這個,珉宇阿,你怎麼會進入那條巷子的呢?」 
             「如果……………我叫彗星唷。」 
 我總算明白那個人的用意,要怨也要有個名,
 但我總不能跟媽說"因為彗星吧?",第一她會因為我為了女朋友找狗這件事情心疼,
 第二她會因為我輕易相信陌生人的話而生氣,第三當我說出彗星這個名字時,
 她會認為我腦子壞了。 
 「沒什麼,一時好奇。」 
 媽媽露出放心又無奈的表情,「你阿,打從小時候就很頑皮,不過這也是你的優點。」 
 我"嗯"的一聲點頭,對這個結論沒有異議。
 彗星阿,他八成早就知道我進入那條巷子裡的下場,
 一定會被那群瘋狗咬死吧…當牠們張開利牙,流著不斷分泌的口水,
 像在咬肯德基一般的扒住我的腿不放時,
 想像著這些的彗星,他白淨透明的臉龐會露出什麼表情? 
         惡作劇的孩子都會被討厭的。
         更何況他是個漂亮的孩子。 
* 
 將鑰匙夾進書本裡。
 彗星常常閱讀的一本書叫做"自殺的藝術"
 他卻覺得自殺是好笑的行為,
 沒有回報的死亡是不值得一提的,
 他拼命買各種保險,就是因為猜不到自己會因為怎麼樣的方式死去,
 他只知道,如果是自殺,那他一毛錢都拿不到,
 他必須要在拿得到巨額保險金跟能夠讓別人犯罪這二者都成立的情形下死去才是完美的。  
 將書本歸位,其實他並不是待在家裡,
 他在一個說好聽點是書店,但不知不覺變成大型商業圖書館的地方,
 那本書總擺放在書櫃的最角落,他一直以來都用自家備份鑰匙當作書籤的,
 就算一個禮拜不去動它,它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是因為在角落的關係還是沒人會對這種書有興趣?
 反正這樣也好,他就不必真的花錢買這本書回家了。 
 他踱步走出書店,忽然有種被鎖定的感覺,
 跟平常出書店的感覺不一樣,
 他打了個哆嗦消失在轉角裡。 
* 
 珉宇依舊沒找到那隻狗,他跟女朋友的隔閡一天比一天深,
 一直到前幾個禮拜都還如膠似漆的人,現在已經讓他想不起來了,
 她到底哪裡吸引他?珉宇覺得自己瞎了狗眼了。 
         的確是瞎了狗眼呢,不然他怎麼會一直都找不到呢? 
 反而是那個叫彗星的,他在書店二樓的角落看到他的身影,
 感覺還是那麼俐落乾淨的人,誰能想到他會是害他受傷住院的人呢?
 還好他的腳還可以跳舞,不然此刻可不是平淡看著他從面前走過這麼簡單而已。 
 他在看著他離開書店後一秒,進了書店。
 他立即走到了最角落,一本書吸引了他,
 "自殺的藝術"…吸引他的不是書名,
 而是那本書以非常不自然的方式篷起,
 怪怪的呢… 
         他攤開了書本,掉出一把鑰匙,清脆的聲音讓他眨了眨眼。 
 這是什麼?
 他瞇著本來就不大的朦朧眼睛撿起鑰匙,將它夾回書本裡歸回原位。 
            只不過,書裡多了一張尋狗啟示而已。 
* 
沁"言: 
     很輕鬆又很有發展性的一個故事。
     MS給我的感覺跟WM不一樣,
     WM屬於比較熱情的感覺,MS比較唯美,
     剛好適合這種逐漸變冷的故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