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情】決裂。


 本來是不想打這篇網誌的,之前也一再的說不會再打,
 但是,就當我食言吧,我還是不爭氣的打了這篇網誌,
 我真的快要受不了了,完完全全的受不了,原來忍耐到一個限度爆炸開來的威力是這麼強大,
 就連自己都感到有些害怕。 
 我總算找出自己快樂不起來的原因了,因為我的思想很飄移不定,
 想要維持表面上的平和,但是一旦討厭的事情發生了之後,就又開始受不了,然後想要逃避,
 一直都是這樣,不斷的重複著,這樣子我當然開心不起來,
 今天軍訓課的時候很無聊,自己一個人想了好多,最後我理出一個頭緒,
 那就是,我不想再當虛偽的人了,我想勇敢的面對我此刻的情緒,要對我自己的感覺負責,
 而不是當感覺升起時就不斷壓迫他,讓他累積越來越多,然後繼續無動於衷的笑著,
 從今天起,我不會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也許以前都是隨口說說,但這次我一定會做到,
 當我們獨處的時候我不會理你,更不會跟你說話,最好也不要靠近你,我會離你遠遠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討厭你,不是沒有理由的討厭,是非常多的理由累積下來之後的討厭,
 這之後我也不想看到你說什麼:我很爛之類的話,對,你是個大爛人,我從來就沒看過像你這樣爛
 的人,我就像一個白痴一樣,不管我做什麼你都無動於衷,就像在對牛彈琴一樣,甚至比牛還糟糕,
 不要逼我承認爛就是你的天性,天性是改不了的你知道嗎?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樣,那是天性,
 就算過了一百年也改不了的爛個性。 
 當一個人從本來的提醒,一直到死心,這中間需要流多少眼淚,花多少時間你知道嗎?
 難道你以為以前我給你的那些信都不需要花時間去寫嗎?
 難道你以為我寫那些信的時候心不會痛嗎?難道你以為我寫完就算了,不會流淚嗎?
 我已經哭過不知道多少次了,只是沒有人看到,這個問題已經在我心理造成了陰影,
 散也散不去,現在要拔除更是難上加難,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你,也許該說,
 我根本不想去面對你,甚至看到你我就覺得想逃,當我看到你在笑的時候,更是感覺噁心,
 你知道嗎?當體育課我跳繩沒過的時候,你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任何安慰的話都沒有說,
 當我覺得你不理我的時候,你又拿了衛生紙過來,然後繼續開心的跟別人聊天,
 在當下我一點都不感動,反而覺得有點噁心,這種關心的方式我承受不起,
 沒有任何話語,而給予實際上的幫助,就算汗乾了又如何?心卻在滴血你知不知道?
 還有,有些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心機很重,你的心機真的很重,對別人就客客氣氣,快快樂樂
 對自己人卻可以冷淡隨便,你自己也知道你會這樣吧?這樣真的讓人感到很噁心,說白一點這不叫依賴,這叫虛偽,
 我討厭你這副死樣子,像今天你從廁所出來,遽然第一個就問:阿游勒?然後就跑去找他,
 是怎麼樣?你就算討厭我,EX你也不理嗎?你總是這樣,當初說討厭某人的也是你,
 然後喜歡某人的又是你,然後義無反顧的把我拋下,你曾幾何時有來主動拉著我?找過我?
 呵,到現在還這麼想的我一定很蠢吧?你根本一點都不想來找我,一點也不在乎我的感受,
 你只在意你自己,自私到無可救藥,像是去買東西,你跟阿游遽然自己決定好就好,其他人都
 不用顧的?這就是我討厭跟你們出去的原因,因為你們兩個自己看上一家店就超高興的自己逛自己的,
 搞不好後面的人出車禍都還不知道,不然就是決定好事情之後,也不用事先跟我還有EX說,
 到要去買的時候,才超酷的拋下一句:我要吃XXX,然後自己跑去買,是怎麼樣?這樣我幹麻跟你出
 來買啊?我自己買好自己上樓不就好了?阿游還會跟我說,你什麼都沒有,保持你自己一貫的沉默,
 一點團體意識都沒有,差勁到了幾點,還有,不會每次都潑我冷水,當我們說出一句話的時候,
 你就會用你自己的論調去反駁我們的話,難道你沒有發現嗎?要是你很高興的再說"小德德好帥"的時候
 我拋下一句"還好吧,我覺得誰誰誰比較有形,他真的不好看",你的熱情不會受損嗎?
 如果一次還OK對吧?如果每一次、每一天都這樣,你不會瘋掉嗎?
 我真的受夠你自以為是的理論,這麼愛反駁別人的感覺,那你去參加辯論賽不就好了?
 我保證你可以得第一名,沒人可以跟你比,大一歲又怎麼樣?比我們多吃一年的牛奶就可以這樣打擊
 別人的自信心嗎?真是可笑。  
 寫了這麼多,好笑的是,我就像是個加害者對吧?相信我們班的人看到這篇網誌,
 肯定會覺得"許宗惠好可憐,被沁說成這樣,沒一點好耶,太誇張了吧!",
 我是不知道你會不會受傷啦,反正每次吵架我都像個瘋婆子一樣,在文字的世界裡歇斯底里,
 而你呢?你就像隻受傷的小羊,可憐兮兮的說一句"我無話可說,都是我的錯",然後回家在
 房間裡哭,然後看起來做錯的人,好像又變成我了?靠,這世界上只有你有眼淚嗎?這世界上
 只有被指責的人會哭嗎?我的心老早就被你傷的體無完膚,現在說的每一句可能會傷害你的話
 就像是利刀般狠狠的插到我的心上,我無力的任他流乾,然後帶著傷疤繼續微笑,直到下一次
 傷疤發炎,繼續流血,然後再乾枯... 
 這樣的日子我還要過多久?
 忍受你的日子,我究竟還要過多久?
 我想要轉學,我想逃離有你的地方,可是我不甘心,為什麼放不下的人會是我?
 我有傷害過你嗎?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在乎,又為什麼我會這麼在乎?
 我這樣很像傻瓜對不對?人家都不在乎只有我在難過,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  
 我很難過,你卻笑著,我笑著,你會難過嗎?對了,都不會在乎了,又怎麼會難過呢?
 所以,從今天起,我要討厭你,討厭許宗惠這個人,只有這樣我才會不在乎,
 這樣我們才能狗都笑著,你笑著,我笑著,沒有人會難過,也沒有人會在乎了。 
 遺忘的不該是我國中的回憶,我遺忘的是高中時期許宗惠這個人,
 我討厭你,我現在真的很討厭你,很有理由的討厭,但是,我依舊會在四人幫理,
 只是我們不會有任何交集,這只是方便分組,還有,我喜歡阿游,我不想因為你放棄他,
 所以我依舊會在四人幫理,依舊會存在的透明人... 
 心已死,說再多都沒有用,心沒有死,現在也只是消失了而已。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反正你不會在乎麻,就當我放了一個好大的屁,
 就當做一個瘋婆子在潑婦罵街,但是,請不要當做沒看過這封信,
 那麼,我就不只是討厭你,而是恨了,我是這麼寫,但你決定怎麼看待這封信那也是你的選擇。 
 我決定了,在20號那天,在你誕生那一天,我要跟你完全斷離關係,
 我會把你送我的生日禮物退回,那個就是你的生日禮物,你去送別人吧,
 現在的我,看到..只會更難過而已。 
 我無力的任他流乾,然後帶著傷疤繼續微笑,直到下一次傷疤發炎,繼續流血,然後乾枯...  
 我不會繼續傻下去了。 
 以上。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