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赤龜】紫色 x 二(完)

 
 「赤西仁!」 
 怒吼,從遠處而來,仁摀住了耳朵,接受來人無限的抱怨。 
 「你這個傢伙有沒有良心啊?遽然要我大老遠跑來你家陪你,你可知道從我家到你家
 需要多久的時間?一個小時耶…你───」 
 「好啦好啦…」仁無辜的對著眼前人露出抱歉的笑容「我下次不會了啦!」 
 「下次?就算有下次我也不會來了。」 
 「丸子,你真是小氣耶,難得我赤西仁也有想不開的時候,你這個摯友不能幫幫忙嗎?」 
 中丸雄一看著仁,然後無奈的搖頭。
 「想不開?你有什麼事情好想不開的?還有…我不叫丸子啦!」 
 「丸子很可愛阿,你知道現在有多少歌迷都這樣叫你耶!」 
 「他們可以,就你不行!」 
 「為什麼?」 
 「因為…你叫起來就是格外討人厭!」 
 「什麼麻…丸子真是太小氣了!」 
 「赤西仁,你有沒有被我打過?」 
 瞄了眼中丸的臉龐,仁笑了出來。 
 「好啦,不鬧了…陪我走走吧!」 
 恩,果然還是丸子可愛,他總是能讓我開心起來。 
 「丸子,我最喜歡你了!」 
 中丸愣了愣,意味深遠的瞧了仁一眼。 
 「什麼阿,你在胡說什麼…」 
 仁笑著,卻不知道這到底像不像笑容。 
 龜現在在幹麻呢?是不是還在拍戲?
 為什麼只要他一不在我身邊,就會感到如此心慌?
 真的…好糟糕。 
 X             X                       X 
 「丸子,你認為什麼才叫做愛情?」 
 黃昏,公園,盪鞦韆,
 就在這麼老土的場景裡傳出這句話,
 中丸有些錯愕的摸著仁的額頭,皺著眉開口。 
 「怪了,沒發燒啊!」 
 仁白了他一眼,揮開他的手。
 「我很認真耶,你也認真一點!」 
 認真?中丸低下頭沉思了一會。  
 「愛情不就是那樣嗎?」 
 「那樣?是哪樣?」 
 「不就是…很…很…」 
 「到底很什麼啊?」 
 「就是…就是…」中丸抬頭看了仁一眼。「我說了,你一定會笑我的。」 
 「笑你?」仁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笑你的!」 
 這不就笑的很開心嗎?
 中丸有些無奈的看著仁的笑容,唉唉…我敗給的就是這樣的笑容啊! 
 「……神聖。」 
 「你說什麼?」 
 「我說,愛情是很神聖的東西,必須非常純潔,非常…單純。」 
 仁眨眨眼,一時還回不了神,中丸看他沒反應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唉唷~你幹麻突然問這個啦!」 
 仁這才突然回神,接著就大笑出聲…
 「哈…你…丸子你…沒想到你這麼可愛呀!!」 
 中丸被他這麼一說,有些惱羞成怒的開口… 
 「真是的,那你說…愛情到底是什麼?」 
 仁看著他,還是掩不住笑意。
 現在這個年頭,劈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可見丸子真的很重視愛情呢,不…我想他只是單純而已吧?
 不過…至少他對愛情有所謂的定義,反觀我… 
 「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問你啊!」 
 如果一個人不知道愛情是什麼,那不就白活了嗎?  
 「你沒有戀愛過?」中丸瞧了他一眼。 
 仁想了想…「如果我說沒有你會信嗎?」 
 中丸笑了笑…「當然是不會。」 
 仁也回他一個笑容…「那就對了。」 
 「那你怎麼會不知道愛情是什麼?」 
 與其說是愛情…還不如說是龜梨,
 我真的不懂…我和他究竟算什麼?
 愛情?友情?會有人把友情錯當成愛情的嗎? 
 「仁,你今天是找我來談論大道理的嗎?」 
 仁回過神,「可是我不知道我們還能去哪裡。」 
 「晚一點不是有通告嗎?我們就一起去吧,我知道那裡有個夜市。」 
 夜市…恩,好吧。
 反正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就暫時忘記一切吧。 
 X            X              X 
 「丸子…」仁對著中丸笑了笑。 
 「什、什麼?」中丸也笑了,不過看起來像臉部抽筋。 
 「這就是你所謂的夜市嗎?」 
 燈火通明,熱鬧非凡,但是四週的人全都是邁入老年的老夫老妻,
 這讓站在他們之中的兩個人十分顯眼。 
 「我怎麼知道這麼巧,遽然遇到老人聚會…。」  
 中丸嘟囔著,刻意略過那些老人的投射來的異樣眼光。  
 「他們一定在想,怎麼會有年輕人對老人聚會有興趣。」  
 中丸瞧了他一眼,「瞧你說的那麼抱怨,剛剛不是還很高興的在吃炒麵嗎?」 
 仁作勢向後頭看了看,「誰?你說誰吃炒麵?」 
 中丸頗不客氣的敲了他一記,「對阿,不知道是誰耶!」 
 仁摸著頭,嘟起嘴…「愛裝蒜。」 
 「我這叫配合你耶,真是不知感激。」 
 仁白了他一眼,隨後笑了笑…
 「走,我們去玩撈金魚!」 
 就在仁要往前衝時,中丸拉住了他… 
 「喂喂~我們只是順便來逛夜市的,你忘記通告啦?」 
 「阿…對喔。」仁眼神一暗,這表示等一下要見到龜梨了。 
 「幹麻?不想上通告?」 
 中丸拉著他已經走出夜市了。 
 「不是,只是不想見到某個人。」
 唇邊似乎都還留有他的氣息,他究竟…為了什麼要吻我?
 〝你認為…我會吻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嗎?〞──他是那樣說的,
 可是,他也沒說他喜歡我阿…
 真是一個難懂的人。 
 「你是說龜梨嗎?」 
 仁有些吃驚的看向他,「你怎麼知道?」 
 中丸意味深遠的笑著,「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雖然我…一點也不想不知道。 
 「知道?知道什麼?」 
 「你們互相喜歡啊,仁…有車子!」
 中丸一把拉住他,拉近了兩個人的距離。 
 仁滿腦子只容的下「互相喜歡」這個詞,沒有發現自己跟中丸這曖昧的姿勢,
 所以也忘記推開他,中丸也沒有放手的意思,仁的身上有一種清爽的香味,
 很像嬰兒身上會有的味道…。 
 「你們不打算過馬路嗎?」  
 熟悉的聲音讓兩個人轉過頭,仁眨眨眼,中丸則立即放開手。 
 「龜梨,你這麼早就來啦?」中丸故作沒事的對他笑了笑。 
 龜梨也笑著,不過那笑容十分不真實,他的眼神說著他在生氣。 
 「你們對老人聚會有興趣?」龜梨的話散發著酸味,因此中丸什麼也沒說,
 仁則單純的笑著回道。 
 「是阿…其實還不錯玩,對吧?丸子。」 
 中丸冒著冷汗,該死…仁這個單細胞的傢伙,看不出來我有生命危險嗎?  
 「丸子?你怎麼了?不舒服?」仁偏頭瞧著中丸,中丸連忙退了一步。 
 「不,我沒事…。」 
 「沒事?可是我看你怪怪的。」 
 「我真的沒事,我們不是有通告嗎?走吧…」
 中丸匆匆跑開了,仁看著他的背影充滿疑問。 
 為什麼丸子變的怪怪的? 
 「丸子?你什麼時候這樣叫他的?」龜梨冷不妨的開口,向前走著。 
 「今天,我聽到很多歌迷這樣叫他,很可愛的暱稱!」仁也跟了上去,發現龜梨的腳步加快了。 
 「你們一整天都在外面?」 
 「是阿,不然呢?你不是也叫他陪我嗎?」 
 「可是我不知道陪你的結果會是這樣。」 
 「這樣?哪樣?」
 他們兩個…怎麼都變的怪怪的?  
 忽然,龜梨拉著他的手抱住了他,仁嚇了一跳,想掙脫卻無法。 
 就在仁驚魂未定時,龜梨快速的放開他。 
 「快點,要趕不上通告了。」  
 看著龜梨冷冷的背影,仁只是愣在原地。
 剛剛…他的眼神似乎透露著怒意,為什麼?
 我有做錯什麼嗎? 
 X           X              X 
 『現在讓我們歡迎,KAT-TUN!』 
 歡樂的音樂聲搭配著歌迷的尖叫,六個人和往常一樣帥氣的登場,
 有多少歌迷為的就是那麼一刻,但是他們不知道,此刻笑著的六個人心裡都各懷
 心事。 
 「喂~那兩個傢伙怎麼了?」趁著攝影機沒照到他們的空檔,聖推了中丸一下。 
 中丸盡量不讓自己的眉頭緊皺,可惜不是很成功…「我想都是我害的吧。」 
 「吶吶…他們從進棚到現在還沒開口說過話!」龍也也小聲的參與討論,由於六個人的
 個性都南轅北轍,因此吵架是常有的事,但這樣的冷戰倒是頭一回!  
 「怎麼說呢…」田口望著剛好坐在一起,卻看著不同方向的兩個主角。
 「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他們像極了情侶在吵架。」 
 此話一出其他三人臉上出現不少黑線… 
 「拜託,你這小子要遲鈍到什麼時候?」
 聖無奈的瞧著田口。 
 「咦?什麼?」
 田口還是一臉不明所以。 
 「他們本來就該是一對啊!」  
 忽然,攝影棚安靜了下來,這句話的回音還停留在棚裡擴散。
 聖愣了愣,發現大家都在看著他們,連忙笑道 
 「呃…抱歉,繼續、繼續。」 
 理所當然的,這種時候導播就要出來罵人了。 
 「喂~六個小鬼,認真一點啊!」 
 小鬼?說真的,被叫小鬼還真有點不爽,不過這個圈子就是這樣阿,
 長幼有序,而且錯的是他們。 
 「不好意思!」開口道歉的是龜梨,他轉頭看著他們。 
 「你們在談什麼?」 
 四人冒著冷汗,總不能說…我們在談論你的戀情吧? 
 「沒有,我們是說…濱崎步跟長瀨智也是一對的事情…。」 
 「不是分了嗎?」 
 被龜梨這麼認真的眼神一看,四人只能傻笑。 
 仁在一旁看著,想告訴他們現在應該不是討論別人緋聞的時候,
 不過…算了,懶的說些什麼了…。 
 也許我跟他…就像是黃昏跟黎明,很近,卻永遠碰觸不到。 
 X               X             X 
 「唉…」 
 人家說三聲無奈,但仁嘆一聲就已經很無奈了。
 望著天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仁…」 
 「丸子…。」 
 中丸愣了下,到他身邊坐下… 
 「你以後還是叫我中丸吧。」 
 「為什麼?」 
 「我怕某人會不高興阿…。」 
 某人…「你是說龜梨?」 
 「恩…。」 
 仁眼神一暗,「他究竟在想什麼?丸子你知道嗎?」 
 中丸瞧著他的撤臉,雖然也知道仁是有名的單細胞生物,但有的時候還真想一拳打醒他。  
 「如果你不趕快發現,我真的會發瘋。」 
 為什麼明明是相愛的二個人卻要待在原地不動呢?不斷的給了我不該有的……機會。 
 「發現?要發現什麼?」 
 當仁轉過頭看著自己的那一剎那,中丸忽然有種衝動想─── 
 「阿…好痛,你幹麻打我啦!」 
 咦?我的手怎麼不受控制的自己動了起來?
 可見這個小子真的欠打到一個極致了!
 中丸看著仁無辜的表情,暗自嘆了口氣… 
 「你阿…就是這樣,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所以你才看不到…看不到別人對你的情感。 
 仁愣了下,眼神也跟著轉暗。
 「我給你添麻煩了吧?果然不該問你這個的。」
 是阿,問題得要自己解決才行,這麼依賴中丸是不行的。 
 「嘖…你什麼時候不給我添麻煩的阿?」 
 「……中丸雄一,你聽不出來我是在說客氣話嗎?」 
 「是嗎?我以為你是在說真心話。」 
 中丸笑了笑,「我們回去吧!」 
 仁看了他一眼,才緩緩點點頭「好。」 
 回家的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直到走到不得不分開的巷子時
 才極有默契的同時抬頭。 
 「那明天見嘍!」
 「嗯!」  
 仁看著中丸轉身,心是複雜的。  
 「中丸…」 
 中丸停下了腳步,不過並沒有回頭。 
 「……謝謝。」 
 中丸停頓了片刻,爾後什麼也沒說的走掉了。  
 仁看著他的背影,想著的卻全是龜梨生氣的表情…
 為什麼他會生氣,我真的一點都不了解。
 一點…都不了解。
 x           x               x 
 真是氣死人了!
 龜梨走在街上,表情十分嚴肅,剛剛他看到仁跟中丸走在一起,
 不可否認的他很擔心,如果仁跟中丸在一起,那該怎麼辦?
 要他若無其事的繼續對他們笑根本就是天方夜譚,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在腦中,他晃過一個他從未有過的陌生想法,
 我不想…不想看到仁對著別人微笑。
 這樣的我,陌生的連自己都感到害怕… 
 走著走著,他才發現自己是漫無目的的在前進,
 抬頭一看,看到的是一棟很熟悉的房子,龜梨先是征愣幾秒後,無奈的笑了笑… 
 遽然本能的走到仁的家來了,話說回來…他會在家嗎?
 還是跟中丸待在某個我不知道的地方?
 可惡,真是越想越生氣! 
 龜梨轉頭就想走,大門卻在此時開了… 
 「哎呀…這不是龜梨嗎?」 
 走出來的是仁媽媽,她親切的喚著他的名,害他想走都沒辦法。
 仁的媽媽十分的年輕,聽說很早就生下仁了。 
 「你來得正好,我正愁沒有人幫忙呢!」 
 仁媽媽說完就推著龜梨進屋內,龜梨只能莫名其妙的被推著走。 
 「那、那個…伯母,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不是──」 
 「哎呀,這已經不是重點了,看到客廳那個小子了沒有?」 
 龜梨正才定眼看著沙發上的人,他就躺在沙發上,睡的十分安穩。 
 「伯母…這是…?」 
 「那個小子,回來之後就倒在沙發上睡著了,大概是太累了吧,我不捨得吵醒他,
 可是睡在這理會著涼的,所以只好請你背他上去了。」 
 「咦?可是背他也會吵醒他阿…」 
 「不會啦,他沒那麼容易醒的。」 
 既然仁媽媽都這麼說了,龜梨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他背起可能比自己還重的仁上樓了。  
 這傢伙,要睡也不會挑地方睡…! 
 打開了仁的房間,快速的找到仁的床,將仁輕輕的放到床上去。 
 「唔……」
 似乎是動作太大,仁調整了一下位置,好險他沒有醒的跡象。  
 龜梨甩甩手,這才定眼看著四周,仁的房間還是這個樣子,
 桌上擺了一張他自己的個人獨照。 
 「什麼麻…這個自戀的傢伙。」對著照片裡笑的很燦爛的仁喃喃自語著…  
 「…唔…」 
 忽然,後方傳來聲響,龜梨驚訝的轉頭看著揉著雙眼的仁。  
 這這這這…仁媽媽不是說不會醒的嗎?不過,不知道看到我他會是什麼反應?  
 仁眨眨眼,這才真正看清眼前的事物,
 恩,那是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不過這張臉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恩…是在哪裡? 
 「哇哇哇哇哇哇~~~龜梨?你是龜梨?」 
 龜梨無言的看著仁,怎麼他的反應會這麼慢?
 龜梨不自覺的牽起一抹笑。 
 「是阿,我是龜梨和也,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你怎麼會在這裡?」 
 龜梨聞言,露出了受傷的表情… 
 「原來你想看到我?虧我還這麼辛苦的把你背上來呢!」 
 「背?阿…」是阿,我是睡在客廳的,這麼說真的是他把我背上來的?
 仁望著他失望的表情,連忙開口… 
 「當然不是不想看到你,我…我超級想看到你的,真的!」 
 龜梨因為他這番話愣了愣,「真的想看到我?我以為你會比較想看到中丸。」 
 「咦?」仁驚呼了一聲…「關中丸什麼事?」 
 龜梨挑眉,「你以為裝傻就可以了事嗎?」 
 「裝傻?怎麼你跟中丸說的話都這麼難懂,你們乾脆配成一對好了!」 
 龜梨有種想砍人的衝動,他決定打醒這個小子。 
 「赤西仁,你給我聽清楚…我喜歡你,你聽到了沒有?我‧喜‧歡‧你!」 
 仁完全愣住了,怎麼龜梨告白的態度會這麼的…激動?!
 好像他說的不是喜歡我,而是想打我…。 
 「你怎麼都沒反應的啊?」龜梨有些不自在的開口…真是的,我怎麼也沒想到我的告白會是在
 這樣不浪漫的情形下發生。 
 反應?要做反應?可是要做什麼反應?
 我喜歡龜梨?沒錯,我喜歡…
 可是我也很喜歡中丸跟大家啊…不過…  
 「龜…你過來一下…」 
 「什麼?」 
 就當龜梨靠近之時,仁沒有多想的拉住了他…
 兩片唇瓣相貼,龜梨眼睛睜的老大,一時之間還無法回神,
 仁本能的抱住了龜梨,讓這個吻變的更甜更深… 
 「等、…等…」龜梨好不容易總算回神,他推開了他… 
 「你…你幹麻突然吻我?」 
 這麼可以是這樣?這篇文章的設定就是龜x赤阿,怎麼可以又變成赤x龜了?
 不對…我在想什麼! 
 仁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是你叫我做反應的阿!」 
 龜梨差點沒昏倒,「拜託,不是這個反應,我是要你答覆我!」 
 「答覆?」仁笑了笑…其實阿,無論再怎麼遲鈍的人到了這刻也該醒了,
 仁勉強(?)不算笨,所以他當然懂龜梨要的是什麼答覆。 
 「龜梨,怎麼換你變笨了呢?」 
 「什麼?」 
 「吻你,當然是代表我…」 
 「你…?」 
 仁看著龜梨緊張的表情,笑了笑… 
 「不告訴你。」 
 「喂喂~你是想說你喜歡我吧?為什麼不說!」 
 「龜,我發現你很破壞氣氛耶,這是曖昧,你懂不懂啊?」 
 「……曖昧?」龜梨徹底被打敗了…
 「算了,我要回去了。」 
 仁看著他依舊止不住唇邊的笑意…「龜…你真的要回去?」 
 「當然阿,不回去要───」〝幹麻〞兩個字在仁的眼中找到了…
 龜梨連忙低下頭… 
 「那個…你媽還在樓下吧?這樣不太好…你知道,這樣真的不太好…」 
 「龜…」仁絲毫不管他說了什麼,擅自翻開了被子,拍了拍身邊的空位…
 「我只是想抱著你睡覺而已。」 
 「啊?」龜梨有些錯愕… 
 「天氣很冷,兩個人比較溫暖,快點啦…」 
 龜梨嘖了一聲,最後還是乖乖的躺上床。
 兩個人躺在床上什麼也沒有說,但也沒有人睡得著…
 直到天色漸漸轉亮,仁才緩緩的開口… 
 「龜,你要不要聽聽看我寫的新歌?」 
 「新歌?好阿…」 
 仁清了清嗓子…「龜,你是第一個聽到的人唷!」  
 〝你身邊還有別人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見了面
 兩人一起看過的黎明  那是很美的紫色對吧
 一直到能夠緊緊抱住  無意間流露寂寞神色的你的那天為止
 說不出口的再見  能讓自己變得坦率
 雖然不擅於言詞  「喜歡你」的心情卻催促著我
 如果那是溫暖的地方  你會一直讓花盛開嗎?
 越是接近你  卻越是感覺你正離我而去
 如果那是溫暖的地方  你會一直讓花盛開嗎?
 原本早該放棄  但我直到現在仍然只愛你一個人
 那天所看見的紫色
 如果能再一起去看有多好〞 
仁的聲音依舊充滿了他獨特的味道,龜梨聽完笑了笑。
「這是你寫給誰的?」
仁愣了愣,沒有開口。
「喂~我在問你話!」
「沒有,沒有寫給誰…。」
「是我吧?對不對?」
「就說不是了…。」
「你想取什麼歌名?」
「歌名?」仁燦爛的笑了笑…「紫色!」
「紫色?那就是在說我嘍?」
「就說不──」 
那個〝是〞字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龜梨以吻取代了。 
「欸,你確定今天什麼事情都不要做?」仁眨著大眼無辜的看著龜梨,
龜梨臉一紅,拼了命的搖頭。 
「你、你放過我吧…」
「龜,我是說真的,你真的什麼也不做?」
「不要、不要,我說不要──」
「龜…你確定───?」 
在龜梨的「絕對不要──」的吶喊下,天也漸漸亮了,
而他們看到的那抹紫色,似乎也對著他們甜蜜的笑著。 
     =en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日本男公關】Conforto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