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楔子】。奢侈品。

 
【自創】。奢侈品。 
楔子 -… 
  曾經有人這麼跟我說:「開心,是一種春藥,過了就沒了。」
他說話的語氣充滿了不屑,好像所有開心的事情都沾不上他的邊,
可是你知道嗎?他過的是人人憧憬的生活,家裡有僕人伺候,飯來就張口的
生活讓他的手成了華麗的裝飾品,那隻裝飾品上掛了上千萬的奢侈品,
經濟學上,也是那麼說那些東西的,說它們是奢侈品,他卻不屑一顧的
一個禮拜丟掉一個,一克拉一克拉的丟,害我想把他家的垃圾桶撿起來放,
不過那大概會換來他鄙夷的眼神,總之,他是個有錢人,人家說的好野人,
而我呢?就請你自己去發現,我不想去說我活在什麼樣的世界裡,那缺乏
一種神秘感,也許你也可以想像我是從垃圾推裡出生的,每天就專吃垃圾,
如果你真的要把我想的那麼悲慘,我不會介意,真的不會! 
  每天每天都有很多人從我的身邊走過,有些人的身上抹了好濃好濃的香水味,
可能他人還沒到,他的味道就到了,說真的,那對鼻子來說不是件好事情,我想
鼻子應該很累,不僅要應付大城市的髒空氣,還得聞這種人調出來的奢侈品,原諒
我叫它奢侈品,因為我沒有比較好的形容詞,你知道,我的作文分數一向不高,
是喔,你怎麼會知道?我在說什麼呢?真是篇奇怪的文章。 
  寫到這裡,大概也有一百多個字了,我到底什麼時候要開始有對話框阿?
我是在寫小說耶,而且是愛情小說(應該吧?),好吧,我來說說這個禮拜發生的事情
吧,你們不需要仔細看,因為根本沒什麼重要的,事實上這整句話就是個廢話,包刮這句話。 
  「咳咳,請問───」 
  「喔喔,你不用說了,我還沒做好!」 
  林經理的臉上冒出了小小的汗珠,你可以想像小丸子常出現的那張尷尬臉,
喔,真是名副其實的小丸子! 
  面對這個濃妝豔抹的女人,林經理一向很沒輒,就算有多麼想把她轟出這家沒前途
的公司,也不得不忍住那份怒氣。 
  我們都很為他感到心酸。 
  「今天就要用到那份報告了,妳不能趕出來嗎?」 
  那個讓他頭大的李小姐還在不停的照個鏡子,真想跟她說,鏡子已經貼著妳的臉,快要看不到了,可是我是個旁觀者,還是謹守本分的好。 
  「林經理…」李小姐閉上眼,抿抿唇…「你現在是想為難我嗎?我告訴你,我根本不需要這份工作,我爸是董事之一,擁有百分之二十的股權,你想要怎麼樣?怎麼樣麻!」 
  任性的大小姐,是有錢女人的代稱,我一直都堅信著。
  光聽到那句『我爸………』就可以知道她是那種狐假虎威的人。 
  林經理被這句話氣到了,卻只能罵在心理,他盡量修改了自己的詞句,好不容易才開口道
  「李小姐,我當然不是要為難妳,不如這份工作交給別人做吧!」
  林經理轉過頭,鋒利的眼正在尋找替死鬼。 
  「裴佳,妳願意幫忙嗎?」 
  我?拜託,我是個旁觀者耶,只是個紀錄人,為什麼會這樣啊?
  可是林經理的眼神擺明了:「拒絕我,妳就死定了。」
  為了自身安全著想,只好硬著頭皮道 
  「好吧。」 
  「哼,早該這樣了。」
  李小姐絲毫不知感恩,開始修起她的指甲,那當下,我還真想建議她,她只裝得了任性的腦袋也該順便修一修了。 
  「經理,有個實習人員要進來耶,你想把他交給誰?」
  拾惠拿著名單簿,匆忙的跑向林經理,公司一向有個傳統,那就是大專剛畢業的研習員都會各有一個負責人,而苦的當然是我們這些正式員工。 
  「這個麻…」林經理的眼神又飄向我,我想依我衰的程度來看,他是想選我沒錯。  
  「我要我要!」李小姐衝向前,才一看到名單簿的照片就喜孜孜的開口。  
  那應該是個大帥哥吧?我無奈的接過本該是李小姐的工作,露出了苦笑。 
  林經理又冒出了小丸子才有的無數條黑線,因為李小姐有個禿頭有錢的老爸,他只好妥協。 
  「好,那就是妳了,拾惠,麻煩妳安排一下。」 
  拾惠的臉抽敘了一下,走過我身邊的時候還跟我對換了一個〝麻煩大了!〞的眼神。
  我覺得她的表情真是有趣極了! 
  拾惠這個人跟她的名字一樣,非常經濟實惠,所以才能當上秘書這種細膩的職務,
像我就絕對不行,絕對會賠家的! 
  說到這個,我姓裴單名佳,合起來剛好是裴佳,我跟你打賭這個名字絕對不是算命來的。 
  「接下來有好戲可看了!」 
  明彥笑的很邪惡,百分百的看好戲,也對,他剛進公司的時候就領教過李小姐的照顧了,
差那麼一點點她就要爬上他的床了,還好他即時找了我擋人,我跟他的交情算不錯,卻也像個
陌生人,簡單說,我們只是互相利用的工作夥伴,擦不出什麼愛的火花,儘管,他帥得可以去當
紅綠燈,為什麼是這種形容詞?因為我實在不想說他的好話。 
  「你真的很邪惡耶。」 
  他看了我一眼,輕啄一口咖啡…
  「妳不邪惡,那妳去拯救那個新來的倒楣鬼啊!」 
  他那是什麼眼神?
  「OK阿,這有什麼問題。」
  助人為快樂之本,沒聽過嗎? 
  「瞧妳說的那麼篤定,救不救得到還不知道呢。」
  大家都知道,李小姐是會不擇手段的得到她要的東西。 
  「你看著就是了。」 
  不知道是哪來的自信,我覺得…我辦得到,
  直覺告訴我,我一定要去拯救那個人,這是上天注定好的事情。 
  可是呢,那想必要經過一番風雨吧?
  此時的我,還真希望我是住在垃圾場的髒小孩。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心情】20080808=欸鬥日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