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八】022.病 x (4) (完)

31 
 睡了一覺之後,我又忘了一些東西,可是那件事情我卻沒有忘記,也無法忘記,
 如果可以我多麼希望我能將它忘掉。 
 「昴,你在想什麼?」 
 微微轉頭,我看到他持著笑容看著我。 
 「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願意告訴我嗎?」 
 「我什麼時候不是有問必答的呢?」 
 「那麼……你究竟在忙什麼樣的研究呢?」 
 他的眼神有一瞬間的飄移,雖然不明顯卻逃不過我的眼睛。 
 「這很重要嗎?」 
 「很重要,我想知道……你在幹什麼。」 
 「………我……是一種精神疾病,至今還無法根治的。」 
 「除了我的病,原來還有無法根治的啊?」 
 我笑著看向他,他垂下眼。 
 「一定有研究對象對吧?」 
 「有。」 
 「在這家醫院嗎?我很想看看他,畢竟我們同病相憐阿!」 
 說吧,你就說吧……為什麼,你不敢說呢? 
 「…………昴,我────」 
 「是我對不對?一切的一切……都是騙我的,對吧?」 
 很平淡的,我沒有哭泣卻也缺少了情緒,我好希望…他的回答是:不是!
 可是,他點頭了。 
 我閉上眼,感覺到心臟的某一個角落空了,那個地方空蕩蕩的卻很痛。 
 「連上床都是一種研究?原來我就這麼好拐?」 
 「不是的,那個真的不是計畫裡的事情,那是之後才發現的…也許一開始我接近你的動機
 不單純,但是後來…我是真的愛上你了。」 
 「是這樣嗎?」 
 我不會傻傻的再被你騙一遍,那時對你露出的微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諷刺。 
 村上看出我眼中的不相信,拉住我的肩,持著那依舊認真的臉龐道 
 「你答應過我,無論如何都要相信我!」  
 因為這句話,我的心抽痛了一下,然後我甩開他的手 
 「因為我是那麼的好騙,所以才會給你這種承諾,那你答應要負責的一輩子呢?
 他們是靠著研究的目的延續下去的嗎?我不需要這樣的一輩子…」 
 你該死,你騙了我…卻還要我相信你,我怎麼能相信……
 我以為,你是唯一一個能溫暖我的人,我真的是那麼認為的…
 如果這一切建築在欺騙跟目的上,那麼…… 
 「接下來我要怎麼做?乖乖的任你們研究到死,還是要我……連你也忘記?」 
 村上的心猛然一緊,他抱住了他。 
 「對不起,我也想過要跟你坦白,但是我很害怕…害怕你會像現在這樣對我,
 不要這樣好不好?我是真的───」 
 「你該死的不要說你愛我,我不想再聽你說這些…放開我,然後永遠消失在我面前!」 
 「昴,我────」 
 「村上信五,你就放過我吧……我們一開始就不應該在一起的,我當初如果堅持一點,
 現在就不會這樣了。」  
 拜託你,就這樣走掉吧,不要再來折磨我了! 
 村上握緊了拳頭,然後放開了他。 
 「我雖然走了,可是我會再來。」 
 「不需要……你不用再來了,但是你放心,我會配合你們的研究,不會有半句怨言。」 
 被自己心愛的人視為研究品,這種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我該哭…還是該笑?
 該哭的是我自己的愚蠢,該笑的是……我,好想哭。 
 原來這世界上還是沒有一個人會真正為我著想,就算有…也是建築在欺騙之上。 
32 
 村上信五每天、每一小時都會來我房裡一次,我卻沒有一次跟他說過話,
 診療我依舊會去,每次診療完我都虛弱的無法站立,他會在外面等我,
 就算診療要二個小時,他也豪不在乎的等著。 
 「………」筆直的向前走,我像是沒看到他一般,視他為空氣。 
 「你很虛弱…我扶你好不好?」 
 繼續走,我沒有停下腳步,卻也堅持不讓他觸碰,只要他碰到我,我就瞪他。 
 這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不讓他繼續欺騙我的方式…。 
 我愛你這句話,永遠都不夠真實,
 愛情,也不是永遠的,就連最基本的性愛都那麼的不可信。  
 聽到他的嘆息聲,我的心一窒,感覺到眼淚快要奪眶而出,卻又拼了命忍下來,
 現在只要他碰到我,我肯定會無法支撐的大哭。 
 「涉谷,你還好嗎?」 
 一雙大手拉住了我。 
 「丸山……」 
 看到他的臉龐,我想起他跟村上說的話──「我只是暫時把他交給你。」
 毫無預警的,我撲進他的懷裡,讓眼淚沾濕他的衣服,感受著他的溫度,
 卻也意外的發現,自己什麼人也無法去相信了。 
 看到自己最在乎的人尋求別人的安慰,那是什麼感覺?
 很苦澀,很難過,也很…憤怒。 
 為什麼,昴,你不讓我有彌補的機會?
 我是真的在乎你,那些話全都是真的,
 我只是……想治好你,治好所有跟你一樣的人才欺騙你!
 你為什麼不懂?為什麼要投入別人的懷抱? 
 我無法接受! 
 上前一把拉回他,村上臉色鐵青… 
 「不好意思…他該回房了!」 
 丸山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兩人,涉谷很明顯的在抗拒他的觸碰,
 而更讓他感到奇怪的是,這一層樓是精神科,為什麼涉谷會出現在這裡? 
 沒有來得及問清,村上已經帶著他離開了。 
33  
 「………」
 一路上,我沒有開過口,我只是不斷的想掙脫他牽制住我的手,
 就算手腕已經因為摩擦而轉紅,我也豪不在意。 
 一回到病房,他立即鬆開我,我則離他遠遠的。 
 看到這種情形,村上的頭越來越痛了。 
 「拜託你,跟我說句話吧!」 
 我把嘴巴閉的死緊,打死也不看他。 
 「你知道…這樣真的是在浪費時間,如果你想跟我玩吃醋遊戲,那你成功了!」 
 浪費……時間? 
 「你……你不要太過分了,我沒有讓你吃醋的意思,你也不需要吃醋,因為我──唔……」 
 忽然,他封住了我的唇,那個吻帶著前所未有的苦澀,好像在宣訴他的無奈,還有他的抱歉。 
 〝啪〞一聲,我打了他一巴掌,這種情形以前也上演過,但是我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 
 「你不需要這樣的,就算我沒原諒你,我也會接受治療。」 
 他看著我的眼神燃起了火焰,我知道…他生氣了。 
 「涉谷昴,你聽著…研究一點也不重要,我只是想治好你!」 
 「那你剛開始為什麼不明說?這些話現在聽來全都像是一種藉口!」 
 「那好,你要我怎麼說、怎麼做,你才不認為這是藉口?」 
 「那就趕快治好我,然後你在醫療界上出名,我可以去過我自己的人生。」 
 「然後讓你跟丸山在一起,是嗎?」 
 「對,這樣我就原諒你,只要還給我沒有你的人生,我就原諒你。」 
 村上徹底被擊敗了,他輸了…他真的完全輸給他了。 
 「我知道了。」 
 〝啪〞一聲,他出了病房,病房裡一瞬間空盪盪的,安靜的只有我的喘息聲。
 攤在床上,我全身冒著冷汗,眼看又要進入昏迷狀態… 
 這陣子有意識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也許這樣對我們兩個來說才是最好的。 
34 
 院長死了。 
 這個惡耗在凌晨震醒了醫院上上下下的人,我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病該怎麼辦?
 看著窗外還未破曉的天空,我已經不想哭泣了,如果還有人記得,
 一開始的我連哭泣都不懂,是他教會我哭、教會我笑、教會我體會一切情緒,  
 但是他也教會我所謂心痛的感覺。 
 要怪,就要怪我自己,如果我沒有出生,他們根本不必要費力去研究這種疾病。
 我的出生究竟有何意義?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在昏睡中度過,頂多只有那個少根筋的護士會來看看我,
 除此之外我沒有再見過任何人。 
 「涉谷君,你要加油啊!」 
 少根筋護士笑著對我說,那抹笑容有些許遺憾。 
 加油?現在的我已經什麼也無所謂了。 
 「對了,有個人說他非要見見你,你要見他嗎?」 
 見我?會是誰?村上嗎? 
 「……好。」 
 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答應,只是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了,
 其實我內心還是很想見他的?……… 
 從門外走進來的人很熟悉,但是卻讓我意外跟失望。 
 「丸山?你為什麼會───」 
 「是村上跟我說的,他把一切都告訴我了。」 
 看著他我垂下眼簾,「是嗎?感想是什麼?」 
 「我很心疼你。」 
 「不是害怕嗎?」 
 「不是。」 
 「謝謝你,丸山。」 
 他走近我,然後輕輕的拉住我的手… 
 「涉谷,你振作一點,活下去好不好?」 
 活下去?我微微笑了。 
 「可是丸山,這樣活著…我好累阿。」 
 將我的臉埋近他懷中,就讓我撒嬌一下吧…不要管別人是否是真心的,
 讓我稍微撒嬌一下吧! 
35 
 村上信五,做事認真而且溫柔待人,凡事都樂觀積極,
 但是這一切都在遇上一個人之後變樣。 
 在病房外看著昴跟丸山,他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被撕裂了,
 這陣子因為處理爸爸的葬禮,一直都沒有時間來看他,
 只好拜託丸山來陪陪他,雖然知道這樣會讓自己很難受。 
 他好像又變瘦了?到底有沒有好好在吃東西? 
 看著昴這陣子的檢驗報告,他的眉頭皺了起來,很明顯的…他毫無活下去的意願,
 一個正常人的心理本來就會影響生理,更何況是昴的病情,
 如果他沒有求生意識那做再多都是沒用的! 
 這…都是我害的。  
 「我問你,你究竟想負什麼責?」
 「你的一輩子。」 
 不是開玩笑的,我真的想保護你一輩子。
 從很久很久以前。 
 小時後,我就知道有一個長的很秀氣,而且眼神中常常透著寂寞的男孩的存在,
 好幾次我從他身邊經過,他都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那裡,
 好像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不關他的事,爸爸說,他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爸爸是個很有企圖心的人,從他小時候就開始計畫該如何研究他,
 事實上,我不喜歡爸爸把人命當作實驗品的心態,那已經接近變態了,
 可是常常這麼看著他,我有一種想治好他,然後想看看他綻放出笑容的臉蛋,
 他笑起來一定很可愛的,憑著這股傻勁,我跟著爸爸一直在研究他的病,
 直到他上了中學…… 
 他變的不一樣了,雖然常常露出笑容,卻不是我想要看到的那種,
 從護士長那裡拿來的日記一切正常,但是我知道…他比小時後還要嚴重了,
 再這樣下去他總一天會自我毀滅。 
 「你是涉谷昴,對吧?」 
 我看著他微笑,我決定要讓他進入我的世界,
 讓他明白…他不是一個人。 
 「信五,爸爸的實驗一直沒有突破,你去美國學點東西吧…如果可以把涉谷也帶去,方便觀察!」 
 我很討厭爸爸的一點,就是他把昴徹底當作白老鼠,在他面前我都謊稱對他的關心只是假象,
 也許一開始真的沒有這麼深,可是越是看著他,想保護他的感覺一天比一天還要深,
 然而,他沒有選擇跟我一起去美國,我們分開了一年,這一年我都在醫院裡走動,
 雖然偶爾會出去玩玩,可是大多時間都在醫院裡。 
 「信五,回來吧…我找到突破的方法了。」 
 歷經一年,我再度踏上熟悉的家園,一切都沒有變,只是老爸想做的事情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你是說……讓他跟喜歡的人……上床?」 
 「恩,這樣子的赫爾蒙激發,然後讓他得到關懷跟安全感,也許可以讓他轉好。」 
 「但如果沒有呢?」 
 「……也有可能會變的更糟。」 
 那是一場賭注,賭的東西很多,有他的性命,還有他對我的感情,
 如果他不愛我,那說再多都沒有用。 
 一年了,他還……記得我嗎? 
 「我不認識你。」 
 很令人痛心的一句話,雖然我沒有表現在臉上,
 經過一年他變的更成熟,但是也更複雜了… 
 跟很多人問了他的住處還有連絡方式,遽然沒有一個人知道,
 橫山因為說溜了嘴才不得已告訴我。 
 見到他之後一切都走樣了,尤其是他口口聲聲的討厭,還有眼淚,
 心疼在我心理擴散,本來是不想這麼早就擁有他的,可是……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讓我感到高興的是,他還愛我,可是更讓我擔憂的是爸爸的話── 
 「恩,這樣子的赫爾蒙激發,然後讓他得到關懷跟安全感,也許可以讓他轉好。」 
 「但如果沒有呢?」 
 「……也有可能會變的更糟。」 
 如果變的更糟,那該怎麼辦?而且……這不就是間接騙了他嗎?
 雖然我沒有那個意思,可是,認真說起來這還是有目的的。  
 「昴,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對吧?」  
 我開始害怕了,害怕你知道真相之後的反應,
 我害怕你會就此離開我,我很害怕,但是還是想要治好你,
 不想再看到你痛苦的表情了。 
 現在,爸爸死了…一時之間全都亂了,
 我不曉得現在該怎麼做才好,而昴的求生意識也不斷的在下降,
 這是我當初沒有想過的結果,最初,我只是很單純的想看到他燦爛的笑容而已。 
 也許我該走了,我留著對你也毫無幫助! 
36 
 今天外面的天氣很好,我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到了外面,
 換上便服我整個人覺得清爽多了,一直待在充滿藥水味的地方實在是很難受的。 
 我逃出來了,沒有跟任何人說。 
 經過店家的櫥窗前,我看到一個臉色蒼白,黑眼圈很深,眼神毫無生氣的人,
 這個人是我嗎?出乎意料的,村上消失之後我過的好像更糟了。 
 人都是犯賤的,明明知道那樣不行卻無法割捨。 
 經過遊樂園,吸引我的是那輪大大的月亮──摩天輪。
 一個人搭乘摩天輪肯定很無趣,但是這也將會是最後一次,
 我的身體我很了解,他已經發出警訊了…能遺忘的東西也幾乎忘光了,
 只記得一家很模糊的店,店名是什麼我已經忘記了,裡面有什麼人?我在那裡做什麼?
 我不知道,能記得的只有村上信五這個人,還有他欺騙我的事實。 
 「想坐嗎?」 
 在摩天輪下有一個身影,我唯一還記得的身影。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阿。」 
 他對我露出往常的溫柔微笑,我的心好像快被這抹微笑擊垮了,調開視線 
 「我只想一個人。」 
 手突然被他拉住了,他笑著說 
 「忘掉吧,昴……連我也忘掉吧!」 
 「咦?」 
 「我要放棄這個研究,你也不需要再做痛苦的診療了,我會離開這裡,照你的意思
 還給你你的生活,所以……活下去,就算忘記我也無所謂,活下去吧。」 
 我只盼望你能活下去,什麼都無所謂了。 
 「忘記你………」 
 我不要,我不想忘記…從中學的見面一直到現在,我不要忘記…
 可是我記得的好痛苦,為什麼我有這種病?如果沒有,我跟你該有個好的未來。 
 原來我最想遺忘的,是我自己。  
 「上來吧…」 
 他拉著我就坐上摩天輪,摩天輪行使的速度很慢,我看著外面的景色,努力不讓自己的表情太難看。 
 「昴,如果我說…我現在還很愛你,你相信嗎?」 
 「………信。」 
 我轉頭看著他,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他,然後對他笑了笑。 
 「這是最後一次了,我相信你的…最後一次。」 
 村上抱住了我,聽著他的心跳聲,我的眼淚滑落了…
 這種結局…很爛,可是必須接受。 
 「我告訴你,我現在也很愛你,所以如果明天醒來,我發現我殺了你…那怎麼辦?」 
 「那也無所謂。」 
 大家都說村上信五這個人很理性,可是在我看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現在對我的包容已經大的讓我想哭。 
 我主動吻了他。 
 這是最後一次了,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37 
 我病危了!
 說真的,這真的有點誇張,只是某天早晨醒來覺得有點冷,
 然後全身不停的冒汗,所有的痛全都集中到我身上來了,
 隱約聽到護士說,這種痛已經達到七級了,腦袋迷迷糊糊的,只聽到村上的聲音。 
 「昴…我愛你,所以給我活下去!」 
 活下去?可是我好痛苦阿,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情,真的不是。 
 緩緩閉上眼睛,最後一次看到他…他的眼眶是紅的,神情充滿疲憊…
 我好希望你能對我溫柔的笑一笑,對我笑一笑吧! 
 然後,你真的笑了,可是帶著淚水。 
 「村上,對不起………」 
 閉上眼睛就什麼都結束了,結束了一個故事…結束了我們之間的未來,
 我該慶幸到最後我可以帶著你給我的記憶死去,是的…我是記得你的。 
  還記得那年的夏季嗎?我跟你相遇的那個夏季? 
 那個令人心碎,卻無可避免的夏季。
 還記得那年的夏季嗎?我跟你相遇的那個夏季? 
               我在另一個夏季裡默默守候。 
                             -END- 
 沁言: 
      0-0
      阿哈哈,結束了結束了,長達28382個字的故事結束了,
      不過還有翻外篇,是內跟亮的故事,不過應該會很短吧…
      越寫到後面越覺得想哭耶,連我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先別對我扔垃圾,至少這篇文我奉獻了自己少之又少的H部分
      雖然還略顯青澀,而且不夠open,但是…至少我寫了麻,
      天曉得我寫的多麼害羞,只有這種時候我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純情(啥?),
      不過這個故事好像也沒什麼人在看,阿,那就這樣嘍,下次見!ˇ 
     2006.10.8    ‧022.病.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