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神話】惑(舊文重貼)

 
 估計是05年的作品吧?
 我也不知道耶。
 不過看到當年寫的這篇神話文還是覺得有點好笑,
 而且那個時候的中文名翻譯還是用本名呢(沒辦法那時候彗星跟前進這兩個藝名根本就還沒出現)
 這個故事有點荒唐,不過我覺得還滿值得懷念的,
 所以就放上來紀念一下嘍(笑)ˇ 
>有的時候,明明想要對你生氣,卻總是在看到你的笑容之後煙消雲散… 
「jun jin,我拜託你不要亂丟東西啦,這樣我整理的很累耶!」
真是的,也不想想我們的工作這麼忙碌,還要我這個室友之ㄧ替你收東收西的。 
窩在電腦桌的椅子上的jun jin看起來昏昏欲睡,卻不減他那與生俱來的魅力。
他在min woo要繞過他身邊的時候,趁機抱住了他。 
「阿~你幹麻啊?」
「讓我抱一下麻…我好累唷!」
今天接的案子太多,導致他現在腰酸背痛,就缺少一個抱枕一個枕頭跟一張床。 
Min woo無奈的看著他,知道自己沒辦法反抗他,只能寵溺的任由他去… 
「可是jun jin,我要收拾房子耶,最近hye sung哥動不動就跟我抱怨這個屋子太髒。」
至於為什麼要跟我抱怨,那當然是因為這髒亂是jun jin製造的,而我又是公認的〝jun jin
監護人〞。 
這個屋子是他們六個的小屋,成員分別是-- 
HYE SUNG(鄭弼教)-負責接洽出價人,包刮應酬、洽商、探討。
DONG WAN(金桐元)-負責記錄、處理文書工作,調查資料。
ERIC(文政赫)-負責審核這個案子接或不接,保護其他5人的安危(但基本上都不需要)。
ANDY(李先浩)-負責協助HYE SUNG,保護他的安全,也協助JUN JIN、MIN WOO。
MIN WOO(李旻宇)-負責排除障礙、保護出價人,必要時…必須動手殺人。
JUN JIN(朴忠哉)-同上,只是多加了一項─他必須冷靜的阻止MIN WOO,免的他太過殘忍。 
>沒錯,他們是一個集團──殺手集團。
這個集團大家都稱之為「神話」,也有警告意味,要大家別挑戰神話,否則他就真的會成為
一個〝神話〞,還遺臭萬年呢! 
「好了啦,你累的話就去床上休息吧!」MIN WOO掙脫了JUN JIIN往門口看去
「怪了,這都幾點了…其他人怎麼還沒回來。」
通常,MIN WOO和JUN JIN是一起行動的,ANDY是跟著HYE SUNG、ERIC跟WAN,
只是他們比平常都晚回家,這讓MIN WOO有些擔心。 
「搞不好他們是貼心,想讓我們溫存一下…所以──」
JUN JIN話還沒說完,迎面就被一個枕頭矇住了臉。 
「你再胡說我就不饒你唷!」
MIN WOO渾然不自覺自己這可愛的模樣對JUN JIN來說是一種誘惑。 
「好,我不會。」
嘴巴是這麼說,可JUN JIN還是拉住了他,溫柔的吻住了他… 
>真希望那四個小子能在我們〝辦完事情〞之後再回來。 
////////////// 
JUN JIN的禱告沒有成效!
因為門口已經了出現4個大男孩,他們躲在門邊偷看… 
「JUN…JUN JIN…不要!」 
哈哈~MIN WOO還真可愛!
4人邪邪的一笑… 
「欸~ERIC哥~如果我們現在進去會變成什麼樣子啊?」
ANDY單純的小臉上滿是疑問。
ERIC淡笑
「你就會看到二個光溜溜的人正在床上打滾呢!」
「咦?」
ANDY還是聽不太懂…
「ERIC哥~你別鬧ANDY了,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SUNG道,總不能要我們待在這裡到他們辦完事吧?
且看JUN JIN那副樣子,想必還要很久… 
「去住咖啡廳吧!」
WAN的提議讓3人看向他… 
「這主意不錯。」
ERIC點頭。 
「老大同意,那就是同意啦!」
WAN不由分說的把他們推出大樓。 
於是乎,他們就這麼去了咖啡廳,留給了房裡的二人最甜蜜的時光。 
//////////// 
地點:咖啡廳
時間:晚上七點整
發生事件:SUNG跟ANDY為了爭一塊蛋糕,而選擇用剪刀石頭布的方式決定蛋糕是誰的,
可是ERIC哥卻趁機把蛋糕吃掉了,於是…戰爭上演了。 
WAN好整以暇的看著追逐中的三個人,開心的記錄著事件,這台筆記型電腦已經跟了他很久,
裡面有非常多的資料,都是很珍貴的,更讓人驚訝的事情是,這電腦怎麼摔都不會壞,
還曾經有過被子彈打到卻反彈回去的〝傲電紀錄〞。 
「好了好了,你們再鬧下去這間咖啡廳就毀的差不多了。」
WAN懶懶的看了下四周,除了他四周以外,凡是他們3人跑過的地方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有關係嗎?反正這是你女朋友之ㄧ的咖啡廳不是嗎?」
ERIC邊說邊閃躲SUNG跟ANDY 的攻擊。 
WAN卻搖搖食指,慵懶的道
「我沒有女朋友,是她們自己要把我當成她們的男友的。」
這就是WAN花心的最根本原因,因為他認為是對方一廂情願,根本不是他的錯。 
SUNG停下攻擊,轉而走向WAN
「你這樣不覺得太缺德嗎?她們很可憐耶。」 
「SUNG~少拿你的愛情觀來看我的愛情觀,我們不同。」
WAN說出這般話都能怡然自得。 
SUNG嘟起嘴。
「我明白了,反正我們不同。」
SUNG像是小孩子一樣耍起任性,WAN只看著他…有趣的道 
「你不跟ANDY他們一起玩了嗎?」 
「WAN,你別把他們對我的追殺說成是玩好不好?」
ERIC耳尖的聽到,提出抗議… 
「ERIC哥…你好過份,遽然還有餘力去注意他們。」
ANDY對自己的能力感到悲哀和難過。 
「你都不讓我接近你。」
徒然,SUNG站起了身大喊。
很久以前…他就一直在靠近他,他卻總是顧左右而言他。 
WAN挑眉,ERIC跟ANDY也停止了〝遊戲〞。
「SUNG,別這樣,我知道你最乖了!」
下次連續劇別讓他看太多! 
「不要,你每次都這樣哄我。」
SUNG偏頭。 
WAN嘆了口氣
「你覺得我是那種會隨便哄人的人嗎?」
他們都知道,WAN是不會對自己不喜歡的人說出類似還有機會發展的話。 
「我……」 
「SUNG──小心!」
忽然,一道銀針射出,ERIC反應快即時拉住SUNG,這才沒有被攻擊到… 
「SUNG~你沒事吧?」
ANDY連忙跑過去查看。 
SUNG搖頭… 
「是誰?」
WAN站了起來,往窗外看去… 
「WAN,別追了,他走了。」
ERIC憑他的經驗判斷… 
「WAN哥,我看我們先走吧,你再好好調查一下。」
ANDY冷靜也平靜的道 
「恩。」
WAN看向SUNG,他知道…剛剛那一剎那他的心已經快跳出來了,也跟著憤怒了起來。 
真該死! 
////////////////////////// 
「什麼?有這回事啊?」
MIN WOO一聽聞SUNG被攻擊的事件就激動了起來。 
「恩哼。」
WAN吃著他的冰淇淋,悠哉的道 
JUN JIN看向一旁的SUNG,連忙將他擁入懷…
「你放心,我跟MIN WOO會幫你討回公道。」
敢動〝神話〞的人就要有膽接受〝神話〞的制裁。 
「不過…案子越來越多了耶!」
ERIC在一旁小聲提醒…這也代表他審核的案件通過數增多了。 
「ERIC哥,你存心累死我們啊?」
SUNG、WAN、MIN WOO、JUN JIN、ANDY同時吼道… 
ERIC神態自諾的聳肩…
「說不定喔!」 
「ERIC哥──」 
「我開玩笑的啦…不過我看你們一個個都那麼有精神,是累不死的,
是吧?MIN WOO、JUN JIN?」
ERIC刻意對著他們二個說,MIN WOO頓時臉紅了起來… 
「噯唷~難道就這麼放過他啊?我不服!」
JUN JIN抱怨,他的SUNG SUNG被人欺負了,不討回公道他決不罷休。 
「是阿…我也不服!」
MIN WOO趁機將JUN JIN跟SUNG二人隔開,瞪了JUN JIN一眼,小聲的道
「不要對SUNGSUNG亂來。」 
JUN JIN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ANDY,你的意見呢?」
ERIC笑著問… 
「我沒意見啊!」
ANDY一向如此… 
WAN看著大家都看著他,先發制人的開口
「既然大家都通過,我能有意見嗎?」 
SUNG看了WAN一眼,不悅的彽下了頭
WAN他根本不在乎我…否則怎會這麼隨便… 
「好吧,那就通過立案,WAN…你先查資料啦!」
ERIC說完話,就宣告自己無事可做了,他只需要立案…根本不需要插手管後續的事情。 
「恩…我知道。」
WAN在筆記型電腦上打上了一排又一排的字,開始埋首工作。
再工作期間還會偷偷的看向一旁的SUNG… 
事實上…他的冷靜根無所謂都是裝的,就算他們都反對找出兇手,他還是會
一個人解決── 
>他恨不得能把那個人碎‧屍‧萬‧段! 
//////////// 
今天是個晴朗的好天氣,也許就是因為太晴朗,所以才會顯的SUNG很無精打采。 
「哈泥~~你怎麼啦?」
HEE JUN迎面走向他,順勢搭上他的肩…ANDY則溫詢的笑道。 
「HEE JUN哥,早安。」 
「喔~ANDY,早阿,你還是那麼可愛呢!」
HEE JUN笑的很燦爛,活像是一朵向日葵… 
MOON HEE JUN,一個十分雋朗帶點可愛的男子,早在好幾百年前
就跟神話團員有了不解的孽緣,他也是長期顧客之一,時常闖禍…因此
常常需要他們的協助。 
事實上,他跟另外四個人組成一個偷竊小組,只要他們五個人聯手沒有做不到的壞事。 
「JUN~你的TATA呢?」
SUNG趴在桌上,他會這麼隨性完全是因為他所接洽的客人是MOON HEE JUN,
要是換成別人,就算再無精打采也一定會很公式化的進行洽談… 
「他啊…還在家睡覺!」
JUN嘴邊掛上了溫柔的笑… 
SUNG也笑了… 
KANG TA也是偷竊小組的一員,當然啦~那個偷竊小組是有名字的,就叫─
「H.O.T」 
「那麼,這次找你麻煩的人是?」
SUNG重新坐了起來,開始正式工作… 
HEE JUN笑了笑,慵懶的道 
「TONY AN。」 
「咦?!」
同樣的〝狀聲詞〞從SUNG和ANDY口出發出… 
「TONY哥?這……」
ANDY不敢置信的看著HEE JUN 
TONY AN也是HO.T的一員,他們的感情就是神話團員的感情一般濃密…
所以面對HEE JUN道出的人名讓他們感到左右為難。 
「這到底怎麼回事?」
SUNG問…
「這次不是我惹到人家,而是他們惹到我。」
HEE JUN依舊是笑著,沒有半點溫怒… 
SUNG知道事有攜翹,也不再這麼緊張。 
「你就趕快把來龍去脈說一遍吧。」 
「這事就發生在一個晚上…當我們五個摸黑要去一個政治名流家裡偷竊時,
不料受到了一個人的阻擾,雖然我們沒有人受傷,可是能夠阻擾我們也算是有備而來,
看他的身手並不容易對付,所以我們決定找出那個人,可是問題在於…WOO HYUK不准
TONY參與這次的計畫,畢竟這不是偷竊這麼簡單的事情,而TONY自然不高興…所以…
他就每天纏著我的KANG TA,你說…這怎麼讓我不生氣。」 
HEE JUN微微嘟起嘴… 
SUNG喝到一半的咖啡差點沒吐出來。
就這樣?就只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要我們對付TONY?愛情真偉大… 
「我說…我的時間很寶貴耶,別耍我了啦!」
SUNG說完就想站起身,卻硬生生被拉了下來… 
「我是認真的!」 
「在我看來,你只是在意氣用事,醋喝太多。」
SUNG莞爾一笑…ANDY也同樣笑了笑。 
「不是,我委託你們的工作不是殺了他,而是把他丟給HYUK,讓HYUK自個處理他。」 
「這工作你做不就行了?」 
「不行,我可不想被TONY埋怨。」
所謂的壞人他─MOON HEE JUN絕對不會去做。 
SUNG理解的一笑… 
「這需要審核唷!」 
「無所謂,反正審核結果一定是OK!」
HEE JUN很有自信…不,應該說…對ERIC很有自信。 
SUNG無奈的一笑…
也因為這個出乎意料的〝笑話〞讓SUNG恢復了點〝生機〞。 
「好吧,那我就先走嘍。」 
「恩~慢走嘍!」 
SUNG離開了咖啡廳,ANDY連忙湊到他身邊道
「好奇怪,為什麼要這麼麻煩,自己人對付自己人呢?」 
「恩…聽說當盜賊的人的想法都很奇怪,我想就是在說他們,不過你不覺得這也是
他對HYUK和TONY的體貼嗎?」 
ANDY想了想,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恩,HEE JUN哥真的很體貼!」 
//////////////// 
回到居住大樓,SUNG總算能鬆一口氣,他拿出一整疊的委託資料放到了還在睡午覺的ERIC身上。 
「唔…你回來啦?怎麼又比平常更多啊?」
ERIC睜開眼,看著自己身上的資料皺眉。 
審核的工作說起來簡單,但辦起來卻很難,他必須一個一個去對資料,要看委託者所陳述的經過是否正確,有沒有必要接這個任務,還要鑑定他的危險等級,還要不時跟WAN確認資料,是十分麻煩的工作。 
「老大,你別抱怨了,我很也累呢。」
說起來,搞不好動手殺人這個任務還比較輕鬆,真是便宜了MIN WOO跟JUN JIN。 
「這份是什麼東西?」
ERIC才看到第一份就吼道 
「什麼?」
SUNG湊上前去看… 
喔歐…就是hee un那個任務… 
「這個…他是說只要我們把TONY丟給HYUK就可以了,不需要殺他。」
ERIC卻沒有因為這個解釋而放鬆眉頭。 
「不通過!」
ERIC冷冷的道。 
「可是──」 
「怎麼了嗎?」
WAN拿著一碗豆花,興致勃勃的湊近他們… 
SUNG下意識的退後了一點,不讓WAN靠近他… 
「你自己看。」
ERIC把資料遞給WAN 
WAN看完後,大聲的笑了起來… 
「這個好玩,通過啦!」 
ERIC白了他一眼。
「通過個頭,我不要幫別人做那種自相殘殺的事情。」 
「拜託…反正HEE JUN又不是認真的,而且JUN JIN跟MIN WOO也不會真的下毒手,
你不覺得這很好玩嗎?」 
SUNG想了想,道
「我們跟JUN也已經是好幾年的朋友了,不幫就太掃興了。」 
ERIC面對二人的勸說,最後也只能揮揮手點點頭。 
「嘿嘿~我下次一定要叫JUN請我看電影,好報答我對他的恩情。」
WAN奸奸的笑了笑。 
「什麼阿…那應該請我才對啊!」
ERIC不服的反駁… 
「才不呢,要不是我你也不會通過。」 
「那我現在可以反悔嘍?」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喔,老大,你可是君子呢!」 
「你──」 
接下來的對話SUNG全沒聽進去,他只是盯著WAN看。 
什麼時候…你才會正視我對你的感情呢? 
//////////////////// 
這個夜晚,TONY覺得特別冷!
一定有什麼壞事要發生了!
因為自己時常做壞事,所以對壞事也特別敏銳。 
「TONY哥!」 
忽然,一聲呼喚讓TONY微微一愣,然後二個影子從窗戶爬了進來。 
「MIN WOO?JUN JIN?」
我的天,夜晚的時候看到他們絕對不是什麼好預兆。 
MIN WOO燦爛的一笑。
「我們來對付你了。」 
真是辛苦他們了,遽然可以把這種話以這樣的笑容說出。 
「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選在我跟HYUK吵架的時候呢?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因為我們受到了委託!」
JUN JIN笑道 
「廢話,我是說…誰的委託?」 
「不能說,TONY哥你乖乖跟我們走吧。」
MIN WOO笑了笑,溫柔的把TONY拉起來。 
TONY只能照辦,反正他們也不會傷害他。 
「你們要帶我去哪?」 
「帶你回家!」
JUN JIN好心解答。 
「回家?」
不好的預感…… 
「對阿,你跟HYUK的甜蜜之家。」 
我的天,我就知道!
「我不要我不要~放開我!」 
「由不得你嘍,抱歉。」
MIN WOO還是抓著他,拖著他離開了房間。 
/////////////////// 
「雖然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謝謝你們把他送過來,現在…你們可以滾了!」 
WOO HYUK說出這句話就把他們踢出了房間,這讓MIN WOO抱怨了很久。 
「什麼麻…遽然這樣就把我們踢出來,一點情分都不留。」 
JUN JIN笑了笑,從後頭抱住他…整個人掛在他身上。 
「別抱怨了,如果我是WOO HYUK大概也會這麼做。」 
MIN WOO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順便掙脫他。 
「我們回去吧!」 
JUN JIN無所謂的聳肩,對MIN WOO的鬧彆扭早已不以為意。 
他的MIN WOO真的好可愛唷! 
///////////////////////// 
HYE SUNG瞪著前方正悠哉喝咖啡的WAN。 
「HYE SUNG,你怎麼啦?想喝咖啡嗎?」 
「才不是!」 
Wan看了他一眼,才懶懶的嘆了口氣
「你是怎麼啦?從昨天開始就跟我鬧脾氣。」 
「我──」 
〝碰~~〞
撞擊聲,來自屋外… 
「這是怎麼回事啊?」
怒吼聲,同時來自屋外。 
「我…我不是故意要這樣做的,對不起!」 
Sung跟WAN這才從屋內走出來… 
ERIC正對著ANDY大罵,而ANDY身旁多了二個小孩,一男一女…似乎是雙胞胎! 
「如果你撿的是小貓小狗也就算了,妳現在撿的可是個小孩耶…還不只一個,你以為我們很閒阿?還有…如果他們別有居心怎麼辦?別告訴我他們只是孩子這樣的鬼話,小孩子是最可怕的生物!」 
WAN跟SUNG互看了一眼。
ERIC哥真的動怒了,而ANDY也真的生氣了! 
「你怎麼這樣說,從前我都會聽你們的,只有現在我不能退讓,有種就把我趕出去!」 
「你──」
他吃定ERIC不會這麼做! 
「好,讓大家決定留不留他們,如果他們說能我就沒有任何意見!」
這是ERIC能做的最後讓步。 
ANDY緊緊抱住二個小孩,點點頭… 
「就這麼說定嘍!」 
WAN跟SUNG連忙躲了起來,
他們有共識,現在最好當作沒看到,不然一定會被捲入ANDY跟ERIC之間的戰爭。 
「你覺得呢?」
SUNG低聲問道。 
WAN還是一派輕鬆…
「我無所謂,只要不要打擾到我就好,倒是你…如何?」 
「我啊?…我也沒意見阿,況且…問題也不在我們,而在MIN WOO跟JUN JIN身上吧?」
WAN認同的點頭。 
「小孩子阿…還滿有趣的啊!」 
看著WAN的邪笑,SUNG又不由得看傻了眼。 
「我們回來了!」
ERIC跟ANDY總算進屋了,只是二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WAN跟SUNG只能用〝冷眼旁觀〞四個字來當作他們的關心。 
//////////////// 
「!!」
MIN WOO跟JUN JIN同時愣住。 
眼前這二個小孩是怎麼回事? 
「這是幻覺嗎?」 
「不是,這不是幻覺!」
ERIC好心的回答他們。
「你沒看到ANDY 跟他們玩的很高興嗎?」 
「那二個孩子是ANDY撿來的?」
MIN WOO驚呼… 
「正如你所想,ANDY──別玩了,快過來!」
ERIC對他們喊道,他們來到了他們面前。 
「你們先自我介紹吧?」
ANDY開朗的笑道,語氣很輕柔… 
二個孩子互看了一眼,又看向MIN WOO跟JUN JIN 
「我叫做夜,是哥哥!」男孩回答。
「我叫做白,是妹妹!」女孩回答。 
「夜跟白?好特別的名字,你們沒有姓嗎?」
SUNG問道 
二個孩子互望了下,同時遙遙頭。 
「那你們的爸媽呢?」
WAN問 
二個孩子又是互望,又搖頭。 
「好可憐的孩子,不知道爸媽在哪裡耶!」
ANDY又緊抱住他們,眼眶已泛淚。 
「就是這樣才來路不明啊!」
ERIC低聲道,卻引來ANDY的怒視。 
「ERIC哥,你太沒同情心了!」 
「好了,你們別吵了,現在他們要怎麼辦?」
MIN WOO及時阻止他們的爭吵 
屋裡沒有任何聲音,只有大家互望的眼神。 
「好啦好啦,別說我沒同情心,我投贊成票,我要他們留下來。」
JUN JIN打破沉默,做出決定。 
「那我當然是贊成啦,我是很有同情心的。」
MIN WOO跟著道 
「嘖,這樣說不就代表不贊成的人是沒同情心的人嗎?那誰會不贊成啊!」
WAN好笑的喝著他的飲料道 
「就是有人阿…。」
ANDY諾有所指的看著ERIC 
「喔~好啦,我答應這樣好不好?」
ERIC總算妥協了。 
「那就解決了?可以上床睡覺了吧?」
JUN JIN累了一天,他好想念他的床。 
「哼!」
ANDY拉著二個孩子就走進房間,ERIC只有嘆氣的份。 
「算了啦,明天他就會好了,好好睡吧!」
SUNG安慰道,他知道ERIC所在意的是什麼。 
「我真是受夠了,難道他沒有受到教訓嗎?二年前──」 
「別去想不就好了嗎?睡覺吧!」
WAN推著他們,也進了房。 
JUN JIN跟MIN WOO交換了一個眼神,又同時看向ANDY的房間。 
/////////////// 
「JUN JIN,你為什麼要贊成啊?」
果不其然,隔天一早ERIC就把他們叫來〝商討〞──當然沒有ANDY。 
JUN JIN好整以暇的道
「你不答應也不行阿,ANDY那麼堅持!」 
「可是──」 
「我知道你在意那件事情,我們也都很在意,但是不能跟ANDY來硬的,我們要換個方法!」
MIN WOO冷靜的道。 
「換什麼方法?」
ERIC總算坐了下來。 
WAN跟MINWOO對看了一眼,爾後一把拉住ERIC的衣袖,ERIC警覺性的一閃,SUNG卻趁機拉起他的衣袖。 
「你們──」
ERIC看向四人。 
MIN WOO笑道
「就是這個,這個傷疤!」 
「放開我!」
ERIC掙脫了他們的手,離的遠遠的。 
那道傷疤大概有15公分長,那疤痕像是用灼熱的刀子劃過一樣,看起來就是很痛的樣子。
ERIC用最快的速度將長袖拉下,並瞪向兄弟們。 
「你們在搞什麼?」
咆嘯是必定的。 
只見MIN WOO、JUN JIN、HYE SUNG、DONG WAN四人同時笑了笑。 
「我們是在告訴你方法耶!」
MIN WOO手一攤,笑的好是邪惡。 
「讓我〝原形畢露〞就是方法?」
ERIC又是一聲咆嘯,
他痛恨死手臂上的疤痕了。 
「你先別生氣,聽我們說完好嗎?」
JUN JIN也開口道。 
「好,你們最好是有個很好的主意!」
ERIC再度坐了下來,MIN WOO才笑道 
「先來回顧一下你這個疤痕是怎麼來的吧!」 
ERIC才想開口拒絕,JUN JIN就搶先搭話 
「我記得呢…那是在一個晚上,ANDY也像現在這樣檢到了一個小孩!」 
「對對對,因為他實在長的太可愛了,所以我們都很疼愛他。」
WAN不讓ERIC有機會說話,搶著說,HYE SUNG當然不讓鬚眉,也接著道 
「就在他跟我們相處了二個月後的晚上,ERIC哥躺在沙發上睡覺,他拿著一把刀緩緩的接近他…」 
「然後阿,他就拿起打火機…」 
「開始烘烤起刀子,臉上掛著詭異的笑,接著就……」 
「割下去了!」 
「嗚~~~~!」 
突然,就在四個人講的正盡興的時候,一個浩大的哭聲從角落傳出。
房裡的五人同時望向角落。 
「AN…ANDY?」
ERIC認出了那個哭聲,上前一把拉出他。 
ANDY哭的淅瀝嘩啦的,紅著一張臉抱住ERIC。 
「對不起,ERIC哥…因為太久沒看到那個疤痕,我已經遺忘了,對不起…要不是我,你就不會有這個疤痕,害你到夏天都要穿長袖,對不起…對不起!」
我真是太差勁了,ERIC哥的顧慮是對的,我遽然還跟他鬧彆扭! 
ERIC只是嘆氣,猜出是怎麼一回事了。
他拍拍ANDY的頭,道 
「我本來就希望你能忘記這件事情,況且…這也不是你的錯,現在…我只怕故事會重演,如果受傷的不是我,你可知道我會有擔心!」 
ERIC抬頭望了下大家。
五人同時感受到了ERIC的用心。 
「老大…謝謝你。」
SUNG代表大家發言。 
ERIC卻只搖頭。 
「ANDY,你現在要怎麼做?」 
ANDY抽泣著,斷斷續續的道
「他們…他們很可憐…讓他們待到明天晚上吧?好不好?」 
五人互看了一眼,又無可奈何的聳肩。 
至少麻…那二個孩子明晚就走,危險也算解除了一半。 
////////////////// 
夜和白相視著。 
他們都聽到了房間裡的對話,夜牽起白冰冷的手。 
「白…妳該攤牌了。」 
「………。」 
「快說吧,這樣他們也才能繼續收留妳。」 
「………。」 
夜看了默默無語的白一眼,緊抱住她。 
「求求妳,跟我說句話話阿…求求妳,白!」 
白空虛的雙眼看不到什麼,她只聽到夜的低喃…淚也從她毫無感情的眼裡流出。 
「……。」 
「不要哭了…就快結束了,不要哭了!」
夜激動的淚沾濕了白的衣服,白卻沒有停止哭泣… 
>哥哥…我好想…好想… 
殺了你。 
我叫做近藤 夜,是一個五歲的小男孩。 
我叫做近藤 白,是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我們,都在那一刻失去了一切。 
「哥哥…我們不回家嗎?」
白拉著夜的手,無辜的小眼盯著眼前的熊熊火勢。 
夜扯出一笑,蓋住了妹妹的眼睛。 
「白…我把爸媽燒掉了唷,從今以後你只屬於我!」 
「哥哥?」
白偏頭,她不解。 
「乖,不要說話。」
白,請妳不要恨我,真的…不要恨我。 
>我只是太愛妳而已。 
////////// 
然而,事實是相反的。 
「我討厭你。」
白,六歲…認清了眼前這個稱之為哥哥的人就是害她沒有爸媽的兇手。 
「白…我求求妳,不要討厭我!」 
面對夜的苦苦哀求,白心軟了。 
「哥哥…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白哭了,不相信一向疼愛自己的哥哥會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 
「因為…我要妳屬於我一個人的。」 
「但是…我們都是爸媽的孩子啊!」 
「不,我不要和他們分享妳。」 
他的眼神是那麼堅定,從他眼中…白看出了〝變態〞二個字。
這是我的哥哥嗎?才不是呢…才不是呢… 
白幼小的心靈承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嗚~我討厭你,你不是我哥哥,你走開…走開!」 
「白!」
夜的眼神充滿了溫柔。 
「嗚~」 
看著白哭鬧不已,夜整顆心都疼了起來。 
「好麻…那我讓妳打,這樣好不好?」 
「嗚~爸爸媽媽都死了,打你有什麼用!」 
「那…那妳殺死我吧!」
只要妳不要再哭了! 
白停止了哭泣,看著夜半晌才道 
「好,我會去找可以殺死你的人。」 
你的眼神太過溫柔,讓我…更恨你。 
隔天一早,他們四人同時出現在客廳裡吃早餐,一般而言這是很難得的,因為他們平常都很忙,餐桌上會出現的就只有WAN跟ERIC。 
今天的反常自然是有原因的。 
「早。」
許久,ANDY才領著夜跟白走出房間。 
「早,快來吃早餐吧!」
SUNG拉下ANDY,MIN WOO則配合的把二個孩子拉下。 
「最近阿…真的好累人啊!」
JUN JIN伸了伸懶腰,眼角餘光卻看著二個孩子。 
「對阿,沒辦法…賺錢嘛!」
WAN跟著附和。 
「不過還賺來不及花呢,我們的飲食費、水電費什麼的都快應付不了了!」
ERIC悠哉的開口。 
「真的好辛苦啊!」
JUN JIN洋裝很累的樣子閉上眼睛。 
嘖,小鬼…要是有良心就主動開口說你們不想打擾我們啊! 
「………。」
夜聽出他們的絃外之音,眼神一暗,看向一旁的白。 
「………真的…有那麼想賺錢嗎?」
白總算開了口,可眼神是非常空洞無神的。 
五個男人一愣,等著她要說的話… 
「我可以付你們錢…只希望你們幫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
五人極有默契的開口。 
夜盯著白,頭一低,眼一閉…實在不想聽到她將要說的話。 
「請你們…殺了我。」 
?!
夜睜開了眼,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白。 
驚訝的人不只是夜,在場的五人也是。 
「為什麼?…難道妳……」
SUNG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才幾歲的小孩就已經對人生無望了嗎? 
「白…妳為什麼這麼說?這不對吧?不是這樣的吧?妳說話阿!」
夜突然激動的搖起白,依舊沒有任何反應的白,眼眶卻出現了淚水。 
「妳不是憎恨我的嗎?為什麼要提出這樣的請求?」 
憎恨?這對兄妹是怎麼回事?
五人看的是霧煞煞。 
「………。」
白只是一昧哭泣。 
「夠了…我求妳,說話!」
夜緊抱住白,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的擁抱跟懇求了。 
「對不起,打擾二位…先告訴我們,你們怎麼回事?」
ERIC禮貌且莊重的道。 
夜抬頭,抹掉了眼淚,緩緩道出他們的從前。 
五人聽的是目瞪口呆。 
這個夜…遽然這麼變態!
喜歡自己的妹妹就算了,甚至還殺了自己的爸媽,正常人會這麼做嗎?
ANDY更是受到震驚。 
「哥…哥…!」
白在一片混亂下,小聲的開了口,雖然小聲卻讓夜興奮不已。 
「白…妳終於…!」 
「哥哥…讓我死。」 
夜的心停擺了,眼淚也跟著滴落。
白終於跟我說話了…可是…卻是這樣的話,不堪…好不堪。 
「對不起…白,是我讓妳這麼難受,對不起!」
要是一切可以重來那就好了。 
「哥哥…我好累,我好想休息…在你身邊我好難過,我會想到爸媽,我好想念他們…是不是飛上去就可以看到他們了呢?」 
白望著天花板,眼神早已飄到別邊去了。
夜只是哭。 
「對不起…」
他落下這句話就衝向牆壁,五人根本來不及阻止。 
「天阿…」
SUNG驚呼… 
ANDY扶住夜,慌張的查看他的傷勢。 
「快,拿毛巾跟紗布來!」
ERIC喊著,MIN WOO跟JUN JIN奔向廁所。 
「怎麼辦?血流不止耶…」
ANDY快被嚇哭了,WAN及時接手。 
「你去旁邊,我來就好。」
WAN熟練的暗住頭步的穴道,ERIC則在一旁拭血。 
SUNG從頭到尾都盯著白。 
她沒有太多反應,只是眼神無神的看著前方的情況,然後把視線落到了血跡的牆壁。
她輕輕的觸碰了下,像是領悟到什麼似的一征,接著哭出聲。 
「嗚~~~哥哥,哥哥流血了!」 
眾人被她的哭聲嚇到,夜也在一旁掙扎著,似乎是想叫自己的妹妹不要哭。 
SUNG一把拉住白,搖了遙她。 
「你哥哥快要死了,你知道嗎?」 
白無助的看著SUNG。 
「如果再不跟他說話,就沒機會了。」 
白倒抽一口氣。
然後抹去淚水,走到夜身邊… 
「哥哥…為什麼…我這麼愛你,可是你卻殺了愛我的人,我…」
無法說出口的愛戀,無奈…也矛盾。 
夜緩緩睜開眼,看著白哭泣的臉,他笑了,那笑容寫滿了滿足。 
「白…妳哭了!」 
白的眼淚越掉越多,無法開口。 
「這幾年來…我都沒有看過妳的喜怒哀樂,現在…妳能為我掉眼淚,我真的很感動!」 
「哥哥……嗚…」 
「可是…不要哭了,好嗎?」夜眼眶佈滿了淚水。「我會…很心疼唷!」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求求你們…救救我哥哥!」
白轉過身,淚眼汪汪的看著六人。 
Min woo嘆了口氣,聳聳肩──他早已習慣了生離死別的場面。
JUN JIN比MIN WOO多一些同情心,他蹲下身摸了摸白的頭。 
「救了妳哥哥,妳會開心嗎?」 
白看著JUN JIN,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夜,很用力的點頭。
「會,我會很開心…很開心!」 
JUN JIN笑了笑,轉身道
「你們不救人啊?」 
ERIC扯出一笑,
「ANDY…快去做白工吧!」 
ANDY不知從哪拿來了一瓶藥水,他用了一些沾到棉花上,然後小心翼翼的貼到了夜的傷口上。 
「大哥哥…你不止血嗎?」
白抹去眼淚,愣愣的看著夜的臉龐。 
ANDY微微笑道
「這是我的獨門配方,任何傷口都可以抹,而且立即見效,可說是一瓶神水,所以…妳不必擔心。」 
白聽了才鬆了口氣
「謝謝你們…大哥哥…謝謝!」 
對於白的道謝,六人只能相視而笑。 
真沒想到…我們六人也有被真心道謝的時候。 
////////////////////// 
93年11月19日 天氣 晴 心情 ? 
這天早晨,夜和白那對打擾了我們好幾天的兄妹總算向我們告別了,夜在ANDY的照料下恢復的很健康,白開心的大哭了一場,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我們,要不是他們幸運遇到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總之,笨兄妹,你們要加油樓! 
「喂喂~~你們快來看!」 
WAN打字的動作停下,接著就被MIN WOO拉去電視機前面。 
「MIN WOO,怎麼啦?」HYE SUNG懶懶的走出房間。
「就是阿…難得今天我們休息耶!」JUN JIN略帶抱怨的黏在MIN WOO身上。
「JUN JIN,別鬧了…不是,快看這則新聞!」 
〝接下來是社會新聞,今天凌晨二點,一對雙胞胎兄妹被人發現陳屍在河岸邊,據判斷…應是自殺………〞 
「雙胞胎兄妹?」
ANDY跟ERIC同時喊道… 
「難道──」 
六人互看了一眼,不好的預感湧向他們,接著…他們的預感實現了── 
螢幕清楚的出現二張熟悉的臉龐,那是夜跟白! 
「怎麼會?!」
ANDY摀起嘴,眼眶很快的就泛著淚水。 
他們的厄運好不容易才過去,為什麼上帝要這樣對待他們呢? 
頓時,客廳佈滿了沉重。 
「我想…他們應該不是自殺!」
ERIC冷靜的道 
「是阿,他們走的時候,明明這麼開心,屬於他們的幸福就在眼前,怎麼可能想不開。」
WAN也跟著發表高論。 
「這件事情…需要調查!」
ANDY哭著道 
「我們不能插手!」
ERIC的話讓五人同時看向他。 
「為什麼?」
JUN JIN只是淡淡的問道 
「我們有我們的工作要做,對他們我們已經仁至義盡了。」
ERIC身為一個首領該即時提醒他們的職責。 
「可是──」
「ANDY,就到此為止吧,也許這就是他們的命運,我們別再插手了!」
JUN JIN拍拍ANDY的肩。
「是阿…反正…死了也都死了!」
MIN WOO是裡頭看起來最輕鬆的人,畢竟他殺過無數的人,對生死看的沒有這麼重。 
「WAN…你也贊成他們嗎?」
ANDY把最後希望放在WAN身上,WAN看了看他們,埋怨自己老是當那個最終抉擇者。 
「ANDY,我只能說…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
WAN抱歉的笑了笑。 
「哼~你們都一樣。」
ANDY賭氣的進了房間。 
五人對看了下,除了深深的嘆氣之外,沒有其他的法子。 
////////////////////// 
之後又過了五天,雙胞胎兄妹事件似乎越鬧越大了,新聞也不停的播報著最新消息… 
〝專家指出,二位患者頸部都有被銀針刺到的痕跡,在死前他們應該是有過激烈的打鬥…然後屍體才被丟入河裡,絕對不會是自殺,警方正在著手調查………〞 
「真是笨耶,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是自殺。」
MIN WOO吃著棒棒糖,哈哈大笑著…
從以前開始他就覺得那些警察無知的好笑。 
「MIN WOO哥,你看著這種新聞還笑的出來啊?」 
「為什麼笑不出來?」
MIN WOO看著憤憤不平的AMDY道 
「他們曾經跟我們相處好幾個月耶,我們還…還救過他們!」
一想到他們曾經自他的手中獲救,ANDY又開始掉淚了。 
MIN WOO無奈的一嘆,摸了摸ANDY的頭
「人阿~真的很脆弱,只要用刀子刺個一刀就可以了結,生命也不過如此,活著根本不值得讓人特別高興,所以…別難過了。」 
ANDY搖著頭,抱住MIN WOO哭了起來。 
「唷~你們怎麼趁我們不在的時候搞親熱啊?」 
MIN WOO瞪了站在門口的JUN JIN一眼。 
「你們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啊?」 
「都是WASN跟HYE SUNG啦,二個人為今天要煮炒麵還是炒飯吵了老半天。」
JUN JIN沒好氣的瞪了走再後頭的二人一眼。 
「明明就是炒麵比較好吃。」HYE SUNG小聲的抱怨
「才不是,是炒飯!」WAN不甘示弱的反駁。 
「好了,你們二個…今天誰要下廚啊?」
ERIC剛爬上來就聽到爭吵,趕緊將他們拉開。 
六人互看了一眼,屋子裡只剩下ANDY的抽泣聲。
他們心裡都有底,無論是哪個人下廚…做出來的東西都不能吃。 
「所以我才說要出去外面買嘛!」MIN WOO嘆了口氣。
「我們也得要學煮飯阿,出去外面買多危險阿,搞不好會被人放毒藥之類的…要以防萬一!」
HYE SUNG頭頭是道的說著。 
「諾…那你來煮!」ERIC把材料扔給了HYE SUNG。
「咦?!怎麼這樣…」
「是你自己說要學,當然要由你做模範啦!」
ERIC笑道,HYE SUNG則把眼神投向其他四人。 
「不要看我們唷~我們煮的東西你們要吃的話我也無所謂啦!」
WAN代表大家發言。 
SUNG嘆了口氣,
真是的…都不懂我的苦心,我是怕他們危險麻,我們的敵人多的可以組成一個國家了,怎麼能不仿呢! 
〝叮咚〝~
突然,門鈴響了。 
「我去開!」ANDY咚咚咚的跑去開門… 
「嗨~ANDY哥!」 
=口=←ANDY 
「FANY?你怎麼會──」
ANDY的話還沒說完,FANY已經飛快的奔進屋裡大哭了起來。 
屋裡的六人一臉錯愕的看著他。 
「你怎麼啦?BRAIN呢?」
HYE SUNG湊近他,FANY馬上撲倒在他身上溪哩嘩啦的哭了起來。 
FANY跟BRAIN是一組,是他們公認的天使惡魔搭檔,個性完全是相反,
吵架是他們的專長,可事過之後又如膠似漆,他們也老早就習慣了這對怪搭檔。 
「我說你這個天使阿…又怎麼了?」
ERIC語氣輕鬆,神態自諾的道。 
FANY瞪了ERIC一眼,又大哭了起來
「BRAIN他…他…他不要我了~嗚~~~~!」 
六人摀起了耳朵,不堪FANY哭聲的荼毒。 
「所以我才問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啊!」
ERIC有些不耐,FANY更抱緊了HYE SUNG,斷斷續續的道 
「他一直欺負我的小圓圓,我…我只是說他一下而已,他就不理我…離家出走了,嗚~~~~」 
「小…小圓圓是什麼東西?」
JUN JIN有不好的預感。 
FANY抬起頭,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是一隻很可愛的蛇唷,你們看…!」
FANY邊說,邊把手伸直,衣袖裡跑出了一條長長的生物… 
「媽阿~~!」
SUNG倒退了幾步,卻被FANY拉住。 
「怎麼了?你們不覺得他很可愛嗎?」
FANY閃著一雙淚眼汪汪的大眼看著他們。 
「我…我們當然沒這個意思!」
SUNG乾笑了下,盡量離那隻蛇遠一點。 
「那你知道BRAIN在哪裡嗎?」
WAN嚴肅問著,趁機把SUNG拉回來。 
FANY看著WAN的表情後,才恍然的笑道
「我不知道,反正不重要了!」 
「不重要?你不把他找回來嗎?」 
「才不呢,每次吵架都是我先低頭,這次我要他自己來跟我道歉,所以呢…我決定要在你們這裡暫住幾天,你們有意見嗎?」 
「嘖…看來天使也是會被惡魔帶壞的。」
ERIC小聲的自語著,FANY雖聽到了卻也當沒聽到。 
「好吧,不過我們這裡可沒有房間唷!」
MIN WOO道 
「這還不容易,MIN WOO你跟JUN JIN睡阿。」 
「我不要!」MIN WOO
「好啊!」JUN JIN 
二人對看了一眼,
「MIN WOO,你不想跟我睡?」
JUN JIN以假哭來換取同情,卻只換來了MIN WOO的白眼。 
「沒錯,誰都可以就是不能跟你。」
開玩笑,要是跟他睡,我看我就不用睡了。 
「那這樣吧…SUNG你去跟WAN睡!」
ERIC提議道 
「不要!」
二人即有默契的同時喊道。 
「你為什麼不要?」
WAN問著SUNG 
「你自己都不要了還問我!」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真是……可惡! 
「我是因為──」 
「哇~~~SUNG的房間好乾淨唷,這床好舒服耶!」
FANY不知何時摸到SUNG房裡的,就大搖大擺的躺在SUNG的床上。 
「SUNG哥…我看你認命吧,住WAN哥房裡其實也沒啥不好,只是亂了點…」
ANDY安慰道,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真是的…給我電話,我要把那小子給找出來!」
HYE SUNG氣急敗壞的拿起話筒,就想撥號時卻被ANDY阻擋。 
「幹麻?」SUNG看了ANDY一眼,防備的道「你該不會想讓他留下來吧?」
ANDY不置可否的道「現在已經很晚了,況且……」 
「況且我們現在肚子餓死了!」ERIC順著ANDY的話接下去。 
FANY的廚藝是一等一的好,連餐廳的大廚師都望塵莫及。
基於這一點,除了WAN跟SUNG二個人,其他四人都投贊成票。
SUNG無奈的放下話筒,感到頭有一點暈,WAN笑看他,忽然覺得這樣也不錯。 
「好吧,那現在誰來勸FANY那小子下廚啊?」
FANY只有心情好的時候才會下廚,其他時候他一概不理。
MIN WOO笑了笑,頗有自信的道
「我來吧,他一定會聽我的!」
聞言,JUN JIN蹙起眉頭,憤憤的道
「不准,我去!」
MIN WOO不耐的看向他。「你憑什麼不准啊?我偏要!」
「LEE MIN WOO!」 
喔~又來了,這一對無藥可救的冤家!
ANDY嘆了口氣,渡步走向SUNG的房間。
要等他們吵完,哪還用得著吃飯,我看還是認命的大方奉獻。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