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棒棒堂】澄色夏季《下》

*  
 炎炎夏日天,教室裡的電風扇翁翁作響,使得安靜的氣氛裡稍稍有了生氣,
 澄瀅就坐在那個教室的正中央,她趴在桌上因為緊張使得她渾身發燙,
 就算電風扇再怎麼吹也吹不去她的熱意,今天的現在是她大考的最後一科,
 考題其實不算難,但她還是緊張莫名,辛苦了那麼久就只為了這一刻!  
 〝噹噹〞…  
 鐘聲響了,監考官大聲的喊〝停筆〞,澄瀅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她敖了這三年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她一定要考上第一志願──屏東科技大學,
 一來也是因為,她並不想離開這裡。  
 「考得如何啊?」  
 澄瀅看到前方來人,她就開心的綻放笑容。  
 「還可以,可是我好緊張!」  
 眼前這個看來斯文的人是她們班的實習老師,
 說到這個實習老師今年二十六歲,可長的一點也沒有二十六歲的樣子,
 如果他坐在教室裡充當考生,人家一點也不會懷疑,雖然是這樣,
 但他腦子裡的東西可就實實在在是二十六歲了,可靠且溫柔的大哥哥!  
 「放輕鬆點,接下來就是填自願嘍,有沒有把握?」  
 澄瀅望著他的眼,肯定的點頭道
 「絕對有把握!」  
 他笑了笑,摸摸她的頭,
 「那我先走嘍,早點回家,不要玩得太瘋啊!」  
 澄瀅愣愣的點頭。
 「好。」  
 看著實習老師走遠,她心頭的那隻小鹿總算是不再亂撞了,
 她臉上掛著一抹笑採著輕鬆的步伐回家。  
*  
 如果你有發現,通常事情順利到一種境界的時候,它就會開始變得不正常,
 所謂物極必反,也可說是風水輪流轉,那次的大考澄瀅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績填出了志願,
 但,她之後才知道,那才是悲慘的開始!  
 「澄瀅,要出來了唷!」  
 緊張緊張,刺激刺激!
 全家人緊盯著小小的螢幕,抱怨它怎麼不跑快一點,
 澄瀅眨著眼,一臉就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那受萬人矚目的網頁正要亮出她所入取的學校,
 好不容易,螢幕下方的藍色部分跑了滿格,忽然又退了一點,接著畫面一白,上面亮出了字─  
  姓名:楊澄瀅
  入取學校:  
           德明技術學院。  
 嗯?
 這下子全家人開始眉頭深鎖,
 澄瀅更是慌了,看不到她想要的學校,反而跑出一個她根本連看都沒看過的學校!  
 「這…這是不是搞錯了?我們再重來一次!」爸爸說。
 「沒錯、沒錯…一定是電腦搞錯了啦!」媽媽發現情況有些不對了。
 「是阿,別擔心,別擔心!」奶奶拍拍她的肩,希望她鎮定點。  
 於是畫面又開始跑了,這次出來的更快,連緊張的時間都沒有,
 而答案……  
         德明技術學院。  
 沒錯,還是那裡,
 接下來不管他們試了幾次,答案就是永遠不變的──德明技術學院!  
 澄瀅真是傻了,她怎麼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
 拜託…誰來告訴她這是一場夢?她努力了三年,結果遽然是這樣?
 誰來告訴他,德明技術學院……………在哪裡啊?!  
*  
 查了無數個知識+,澄瀅怎麼樣也得不到〝德明技術學院在屏東〞這個答案,
 看了學校的網站,她更是在電腦桌前哭的稀哩嘩啦的。  
 德明技術學院,遽然在台北?!
 為什麼它天殺的在台北?她從沒指望德明在屏東,但也不要是台北啊!
 隔天,她就頂著一雙紅腫的眼睛去學校,每個人看到她的雙眼無不嚇得問她──  
 「妳怎麼了?!」  
 澄瀅微微往左邊看了下,是實習老師…
 今天無論是誰問她怎麼了,她就是沒有答話,只是拼命搖頭,
 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填錯志願那可是一件多麼丟臉的事情,
 之前老師都覺得她一定會考上這裡最好的學校。  
 「可以告訴我嗎?」  
 實習老師暖暖的聲音讓她想哭,她忍住眼淚道  
 「我……我可能要離開這裡。」
 「很好阿,德明技術學院不會很差。」  
 澄瀅眨眨眼,「你知道了?」  
 「是阿,我知道了,所以妳不要難過!」  
 話一出,澄瀅更難過了,眼淚也滴了下來。  
 「我不想離開爸媽,我是獨生女,這個家少了一個人會不熱鬧。」
 「總有一天妳都是要獨立的阿,小女孩,要學著長大。」
 澄瀅眼淚像雨一般無法控制的落下…「我不要離開海邊,我不要一個人……我更不要───」  
 看不到你。
 這四個字硬生生被澄瀅吞進去了,實習老師雖然是半年前才來的,
 但她一直都很依賴他。  
 「那是所不錯的學校,雖然是填錯,但是去讀吧…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澄瀅看著他鼓勵的笑臉,低下頭。
 「可是,我怕孤單。」  
 「那麼,我過幾個月就專程去看妳,好不好?」  
 聽到他這麼說,澄瀅感動萬分,也忽然覺得有勇氣了。
 「好,我願意去。」  
 實習老師笑了,習慣性的摸摸她的頭。
 「那就不要難過嘍!」  
 澄瀅點頭,抹掉淚水笑了笑。
 實習老師也笑了,但澄瀅沒有發現實習老師的笑容變的有些………詭異。  
*  
 「我不要!」  
 澄瀅大聲的喊著,爸媽則憂心匆匆的看著她。  
 「澄瀅,妳去那麼遠的學校唸書,總要有個人照顧妳啊!」爸爸道
 「是阿是阿,在台北的親戚也就只有妳堂哥了,妳就去打擾人家一下吧。」媽媽柔聲的勸導著。  
 打擾?什麼叫做打擾啊?
 那叫做委屈吧?想起半年前堂哥來鄉下玩的事情她就想揍人,
 還有那個該死的………想起臉頰上那一吻,澄瀅不由得有些慌了。  
 遭了,去台北的話,一定會遇上堂哥,那不就代表也會遇到他了?
 虧我還說我們不會再見的!  
 「我都已經聯絡好妳堂哥了,不由得妳說不要,在開學之前就給我去住他那裡,開學後再搬去宿舍,就這麼決定,沒什麼好說了!」  
 爸爸突如其來的強勢,讓澄螢嚇了一跳,她可從沒看過一向斯文的老爸發脾氣。
 可見這件事情是真的沒有辦法改變了,雖然是一定會遇上堂哥,但也不必非得要跟他住阿,
 跟他住多可怕,搞不好會變成廉價女僕耶!  
 「媽……」  
 最後的希望都在媽媽身上了,她泛著淚水看著親愛的媽媽。  
 「艾呀…奇煜這孩子很乖,功課也不錯,妳不懂得要好好請教他,要好好相處唷!」  
 媽啊!
 澄瀅真是欲哭無淚了,此刻的她真的無奈的想死。  
*  
 台北的天氣還是一樣熱,提著行李,她一路上都尷尬的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起來,
 原因?只因為她原本以為會看到的人沒有來,來的卻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那個…小煜去考試了。」
 「…………。」
 「那個…妳如果介意的話,搭我肩膀也是可以的!」
 「…………。」  
 澄瀅坐在後座,看到小傑很努力的在對抗空氣阻力講話,她更是抓緊機車後面的把手不放,
 真是,我不是不領他的情,只是……只是……好尷尬,當初我還說的這麼肯定,
 什麼不會見面,現在還坐上他的機車了呢!  
 終於,楊奇煜的家到了!
 她對著這個家的客廳發愣。  
 一個字,亂!
 這個亂的範圍還非常奇怪,只亂在某一個區塊,另一個區塊雖然稱不上很整齊,但是至少是乾淨的。  
 我的老天阿,他能住在這種地方?  
 「不好意思喔,髒的部分都是小煜的,妳可以坐……這裡。」
 小傑指著沙發上一塊地方,澄瀅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你跟我堂哥還真好。」  
 「是阿,住在一起,房租分攤付,不好也得好。」  
 嗯?
 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他是不是說……住在一起?  
 「……你們,住在一起?」  
 小傑頓了下,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是阿,有問題嗎?」  
 澄瀅的腦袋像是被雷擊中一樣,有瞬間的空白…
 他們住在一起?他們住在一起?
 那不就是說,我得跟他們二個住在一起?
 堂哥的話還無話可說,但小傑是陌生人耶,雖然親過我的臉頰,但認識的也不深…
 我以後要怎麼辦啊?  
 「你怎麼了?臉色好蒼白耶!」  
 「我蒼白是一定的。」
 堂哥,一定是堂哥沒有說清楚,否則老爸老媽怎麼放心讓我跟一個陌生人住?  
 「為什麼?」小傑當然疑惑了,他從頭到尾都以為他只是來接她上來坐坐而已!  
 「你不知道?」  
 「知道什麼?」  
 原來,原來他也是受害者,他什麼也不知道!
 澄瀅突然覺得他變得可愛多了。  
 「我從今天開始,要跟你們一起住。」  
 這次,腦袋一片空白的人變成小傑了。  
*  
 小傑的腦袋第一次這麼不靈光,一向脾氣很好的他這次也快氣炸了,
 他二話不說拿起手機猛call,可惜小煜沒有接,小傑這才想起他還在考試。  
 可惡,被他逃過一劫,不過等下可就要好好嚴刑逼問了!  
 澄瀅是第一次看到他斯文可愛的臉上有這種表情,一副想要殺人的樣子,
 難怪人家說,平常親和的人絕對不能惹!  
 接下來的時間全都交給了沉默,二個人就這樣坐在客廳發呆,
 澄瀅也發現,小傑生氣的時候就是沉默不語,而且氣氛會隨著他的心情而凝重,
 其實他沒必要這麼生氣阿,這樣好像有種被嫌棄的感覺!  
 澄瀅想了想,決定來看看早上從電腦上印出的學校資料,
 哎呀,德明的設備還不賴麻,學風也滿開放的,唉…要不是你還不錯我也不會千里迢迢的來這裡唸了。  
 「妳………」  
 澄瀅看向小傑的方向,發現他臉色有些不對勁…該不會是氣到中風了吧?這麼可憐…  
 「怎麼了嗎?」  
 小傑實在不怎麼相信命運這種東西,想當初他也是覺得不會跟她見面才會大膽的親她臉頰,
 現在即將要住在一起是楊奇煜那小子搞的鬼,可是讀同一所學校這一件事情可就真的是個巧合了!  
 「我也讀德明技術學院!」  
 澄瀅傻掉了,怪怪,怎麼會有這種事情?一切都像冥冥中有註定!  
 「所以你是我的………學長?!」  
 小傑無奈的點頭了,「沒錯。」  
 澄瀅眨眼看著他,忽然之間她覺得頭有點暈,
 接著,毫無預警的,〝咚〞一聲────  
她倒下了!  
*  
 影子,有影子!
 澄瀅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只是模糊一片,
 剛剛的黑影已經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就在她直覺頭疼時,一張臉擋住了天花板。  
 「妳這算醒了還是沒醒啊?」  
 澄瀅嚇得跳起,因為這張臉太過靠近的關係她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嚇醒了。  
 「我暈倒了?」
 怎麼可能,從小到大身體都極好,除非………  
 小傑看她一臉蒼白的樣子,順手倒了杯茶給她。
 「妳沒事吧?臉色好蒼白!」  
 澄瀅愣了愣,急忙搖頭。
 「沒事,我沒事!」  
 怎麼可能?應該不會這麼倒楣吧?
 澄瀅不由得往四周看了看,這裡好像是房間?  
 「這裡是誰的房間?」  
 小傑將茶交到她手上,然後道
 「我跟小煜的。」  
 「這樣啊!」
 他跟小煜的?那我現在躺的這張床是他們也躺過的嘍?
 我居然躺在二個大男生都睡過的床上?  
 這樣的警覺讓澄瀅渾身不自在,她也發現小傑正以疑惑的眼神看著她,
 楊澄瀅妳要正常一點,不要讓他發現妳在害羞阿!  
 「妳怎麼了?難道跟我同校有這麼打擊阿?」  
 咦?他不說我還真忘記有這回事了!
 她清清喉嚨。  
 「沒有,我可能是有點驚訝吧!」
 其實她會暈倒是另有原因,只是這原因說出來別人也不會想要信。  
 「對了,小煜他回來了,我有叫他買晚餐,妳休息一下,等下再出來吃吧!」  
 小傑說完起身想走,卻發現一雙手拉住了他,
 一轉頭是澄瀅尷尬的乾笑。  
 「那個…我跟你一起去!」  
 小傑疑惑的偏頭,「好阿…妳確定妳沒事?」
 她怎麼從昏倒後開始就怪怪的?好像在害怕什麼似的。  
 「喂~你們二個很───」  
 突然,小煜禁聲了,但驚訝只維持了五秒,
 他看著眼前的情景微微笑了。  
 「你們感情已經發展到牽手了啊?」
 本來是想來趕人的,現在他只想把門關起來,看來他是打擾到別人談情說愛了!  
 澄瀅看了看自己拉著他的手,趕緊甩開。  
 「說、說什麼啊?我肚子餓了!」  
 澄瀅丟下二個人,幾乎是用逃的逃向客廳,
 疏不知她的慌張讓氣氛反而更曖昧了。  
 小傑的手還僵在半空中,他疑惑的看著奔出房間的澄瀅。  
 「小煜,你堂妹怪怪的!」  
 小煜臉上掛著邪笑,「她當然怪啦,欸…我不在你都做了些什麼啊?」  
 小傑皺眉,順便送他額頭一掌,「我是說真的,你要多關心一下你堂妹!」  
 小煜揉揉自己無辜的額頭,「你當她堂哥好了啦!」  
 「好阿,如果她姓廖我就當她堂哥!」  
 想也知道不可能,小煜只能嘟著嘴向客廳走去,
 嘖,真無趣,關心他們的事情,還不如去保佑ALL PASS比較實在!  
*  
 一頓晚餐下來,澄瀅一點食慾也沒有,她的眼皮不斷在跳,
 看著堂哥跟小傑被綜藝節目逗得哈哈大笑,她終於忍不住了!  
 「你們二個───」  
 小煜跟小傑同時看向她,怎麼了?  
 喔…天啊!
 這個屋子亂就算了,難道他們真的一點知覺都沒有?
 看著他們不耐煩的眼神,她決定跟他們好好講清楚!  
 「你們不覺得旁邊有個人?」  
 小煜跟小傑互看了一眼,「只有我們三個啊!」  
 「不是,你們旁邊……有個女人!」
 嘖,那個女人還真像個人,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小煜旁邊直視電視。
 她終於想起昏倒之前看到的事情了,昏倒之前她看到的黑影其實是那女人長長的黑髮。  
 聽到她的話,小煜整個人跳開沙發,往小傑那裡擠,
 小傑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什麼女人?妳是說小煜旁邊有………鬼?」
 小傑微微往小煜旁邊的空位看,一股冷意竄入他每個細胞,
 小煜早已擠到澄瀅跟小傑中間了,一想起剛剛身旁一直有人他就害怕。  
 「你們真的……都沒發現?」
 還好他們兩位八字夠重,不然早就嚇死了吧!  
 小傑跟小煜猛搖頭,誰會沒事有這種體質啊!  
 「不過,妳是說真的嗎?」
 小傑還是不太相信,她會不會只是想耍人而已啊?  
 「我想是真的,我堂妹從小只要到那種怪怪的地方就會暈倒,她體質很怪!」  
 什麼很怪啊?說得她像是個怪人!
 澄瀅瞪著小煜,一個邪惡的念頭竄入腦袋。  
 「咳咳…要不要我告訴你們那個女人的近況啊?她好像很喜歡你耶,堂哥!」
 其實那個女人早就消失了,她只是想嚇嚇她那缺德的堂哥而已!  
 小煜嚇得臉早就白了,他拉著小傑的衣服瞪著澄瀅。
 「妳不要亂說,我不要被她喜歡!」
 就算他那雙眼睛真的很電,電到非人類也有點誇張了啊!  
 小傑看著澄瀅嘴邊微微的笑,他發現自己越來越了解她的個性,
 不過他還是不要拆穿她好了!  
 「小煜,你離我遠一點,很熱耶!」
 小傑豪不留情的將他往旁邊推去。  
 「小傑,你不怕嗎?」  
 小傑微微笑了下,「拜託,她愛的又不是我,我又不會電人!」  
 小煜差點沒罵髒話,這一男一女實在太過分,
 他們相處也不到幾個小時,居然就一起嚇我,那以後呢?  
 「澄瀅,妳覺得小傑人老不老實?」  
 澄瀅還沉浸在嚇到他的喜悅中,突然聽到認真的問話有些愣住了。
 她看向小傑。  
 「應該吧!」  
 應該?小傑莫名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那麼,小傑以後載妳去上課好不好?」  
 「咦?」
 「小煜!」  
 男女主角截然不同的反應讓小煜覺得好玩極了,
 想跟他玩嚇人的戲碼,也不看看是誰比較高招?  
 「反正你們同個學校,一起去我也比較放心妳阿!」  
 小煜看小傑想抗議的表情,微微在他耳邊小聲的道
 「你不是要我關心堂妹的嗎?那你就幫幫忙吧!」  
 澄瀅錯愕,剛剛的喜悅全沒了,
 可惡,他一定是故意的,不過…為什麼我要排斥啊?
 其實小傑人很好,對我來說是個哥哥,讓他載一下應該沒關係,
 只怕……他會覺得我麻煩而已!  
 小傑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定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他們學校的狀況,
 他在學校是參加舞研社,因為平常有表演所以有些人認得他,
 如果他載她去學校肯定會害她被誤會,這樣不好吧!  
 澄瀅看著小傑一臉臭臉,心裡有一種難受的感覺,
 這種感覺來得很突然,突然到她很難調整,
 那是一種很酸的感覺!  
 他覺得我麻煩嗎?!  
 一直到進房睡覺,她都沒有跟小傑說任何一句話!  
*  
 早晨還是要來臨的,澄瀅一晚沒有睡好,小煜看來也是疲憊不堪,
 在那之後,他一直覺得旁邊有人,自然就睡不好了,小傑臉色還是一樣臭,
 他只要想到她會被誤會,就覺得不太高興!  
 一間屋子,三種心情!  
 「那我走了!」
 澄瀅背上包包,其實現在還沒有開學,她只是想去學校看看而已,
 這個計畫小煜跟小傑並不知道。  
 「妳要去哪裡?」
 小煜還睡眼惺忪的,其實他還不習慣家裡多了個人。  
 「去學校。」  
 小傑早上心情都不太好,自然他也不想開口說話,
 但聽到她要去學校,小傑皺起眉。  
 「為什麼要去?妳知道地方嗎?」
 小煜真覺得她麻煩極了,沒事幹麻要去學校?
 才剛來台北就亂跑,如果不見了他要怎麼跟她爸媽交代阿!  
 澄瀅搖搖頭,「不知道地方,但是我有地址,而且有去網路上找過了,說是────幹麻啊?!」  
 澄瀅會驚訝不是沒道理的,小傑拿起鑰匙,拉著她道  
 「唉…我要去學校,載妳去吧!」
 本來以為載她去學校是暑假之後的事情,沒想到現在就要面臨到了,果真逃不掉!  
 澄瀅看著小傑的側臉,他剛剛是不是嘆氣了?
 不行,我不能這樣麻煩別人!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  
 「還是我載妳吧,妳又不是台北人!」  
 「可是……這樣很麻煩你耶!」  
 「…………」
 是不會麻煩,只是……情況會有點棘手!
 常常來看他們練舞的那群女生中,有他喜歡的女生,
 如果被她知道,還要費工夫解釋!  
 他沒有否認!
 同樣的感覺擁上心頭,澄瀅更是下定決心,絕對不讓他載!  
*  
 夏天,真不愧是夏天…
 澄瀅現在實實在在感覺到夏天來臨了,好熱…
 為什麼公車站會這麼遠啊?  
 要不是自己那無謂的堅持,她也不必走得這麼辛苦了,
 可是小傑聽到我要自己去還真的不管我了,怎麼有這麼好說話的男人啊?
 如果他再堅持一下,看著太陽如此大的份上,我肯定二話不說跳上他的車!  
 「很熱吧?」  
 「對阿,我快熱死────你不是走了嗎?!」  
 澄瀅又再次被他嚇到了,他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嚇人?
 只見小傑拎著一袋東西道  
 「我去買早餐,也幫妳買了一份,妳還是不上車嗎?」  
 開玩笑,怎麼可能不上車,我腿都快斷掉了!
 這麼做才是正確的,先生,你好極了!
 澄瀅二話不說安安分分的戴上安全帽,跟之前一樣緊抓著機車後把手。  
 小傑笑了笑,真是個固執的女生,
 不過很奇怪,他居然覺得這樣的她……很可愛!  
*  
 果真!
 小傑才剛踏入社團教室,就看到某個耳朵大大的人在認真練舞,
 而他身旁還有幾個學妹,她們一看到他就賊笑了起來。  
 「學長,我們都看到了唷!」  
 「看到什麼?」  
 小傑放下包包,急著加入練舞的的行列,但那幾個學妹卻不放過他。  
 「我們看到你載著一個女生來上課耶,是誰?女朋友嗎?那你之前幹麻對小琪這麼好?」  
 名為小琪的女生正在看敖犬練舞,她從頭到尾都靜靜的,沒有出聲,直到聽到她的名字,
 她才加入那幾個女生的陣營。  
 「說那什麼話,我家小傑對任何女生都很好啊,對不對?」  
 其實之前他們就會這樣玩了,她對敖犬也是說〝我家敖犬〞,
 這樣子玩也成了一種習慣,他們也不以為然了。  
 「她是我室友的堂妹,妳們別亂想。」  
 「室友?那她該不會住在你家吧?哇~好刺激唷!」  
 小琪聽了,看著小傑道,「真的嗎?」  
 當下,小傑有些尷尬了,說是好像不太對,但說不是又違反事實,
 可是被喜歡的人這樣盯著看,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傑喔…練舞啦!」  
 敖犬的叫喚拯救了他,他笑著跑過去,也順勢把這個問題轉移,
 他以為這樣就會沒事了,但他沒想到女孩子的心都是敏感的,
 小琪望著他的背影沉思著。  
*  
 澄瀅實在受不了外頭的炎熱,於是跑到圖書館避暑,
 本來圖書館是非學生進入的,但小傑早上把學生證借給她,
 不由得讓她覺得,他真是個細心的人呢!  
 發現自己一直在想他,她搖搖頭,不行,我幹麻因為這樣就感動萬分?
 他只是代替堂哥照顧我而已,沒錯,只是這樣…
 況且,他搞不好還是覺得我很麻煩,搞不好會很討厭我。  
 澄瀅沒發現自己又陷入想他的漩渦裡,更沒發現她身旁多了個人。  
 「妳是學妹嗎?」  
 澄瀅一轉頭就看到一個標準型男的臉,她眨眨眼。
 唉呀,真是長的很型男啊!  
 「我不是。」
 真的,現在還不是!  
 「別騙人了,妳都有學生證了。」  
 「這學生證不是我的,不然你看!」  
 澄瀅亮出小傑的學生證,那個型男笑了笑。  
 「那是男朋友的吧?」  
 「才不是!」
 澄瀅收回學生證,忽然發現這樣亮別人的學生證好像不太好,
 畢竟小傑學生證上的照片跟他現在實在有點差距。  
 「都無所謂啦,這是我們社團的招生傳單,妳可以考慮一下!」  
 社團?
 熱音社?聽起來不錯玩耶!  
 「好,我會考慮一下…」  
 「妳還說妳不是學妹,學生證果然是男友的吧!」  
 澄瀅想了想,決定這樣回答──
 「關你什麼事阿!」  
 接著她就跑開了,型男看著她跑開,
 又細細回想剛剛照片上的男孩,一直覺得那個男的很像一個人,很像………  
 阿!
 那不是小琪說的好像有意思想追她的男生嗎?  
*  
 小傑真的後悔載她來學校了,因為今天一整天一直有人問他什麼時候交女朋友的?
 甚至有人問,比較喜歡小琪還是她?拜託,我跟她根本什麼也沒有啊!  
 好不容易到了放學時間,他牽車要走人,卻發現車棚有騷動?
 他微微走近,看到的人居然是那群學妹還有小琪跟………澄瀅?
 她還沒回家?  
 「妳不是小傑的女朋友?」小琪小心翼翼的開口。  
 「我不是,我怎麼會是!」澄瀅真覺得莫名其妙,這群女生她根本就不認識!  
 「那……你們住在一起?」  
 「是阿,但是還有堂哥!」  
 小琪好不容易輕鬆下來的表情又凝重了起來。  
 「你們真的住在一起?」  
 這個女的還真是奇怪,都跟她說還有堂哥,為什麼非得說的好像我們同居似的!
 不過大家都是女生,這個女的那麼在意小傑,肯定關係非比尋常吧?  
 「妳……是小傑的女朋友嗎?」  
 小琪想了想,點頭。「對!」  
 真是糟糕了!
 我居然沒想到小傑會有女朋友這件事情,真是不應該讓他載的!  
 「對不起,妳一定誤會什麼了,我跟他真的沒有關係,只是順路而已!」  
 看到澄瀅誠懇的眼神,小琪也軟了下來,但她其他姊妹們可一點也不相信。  
 「可是熱音社的說,妳拿著小傑的學生證,關係非比尋常!」  
 熱音社?
 真是……我怎麼會倒楣到這種地步?  
 「我說沒有就沒有,你們不信幹麻來問我啊?」
 你們誤會到死算了,解釋也沒有用!  
 澄瀅說完就想走,但她那群姊妹擋住了她的去路,
 小琪急著圓場。  
 「你們不要為難人家,我相信小傑不是腳踏兩條船的人!」  
 其實看的出來,小琪的個性溫溫的,就是男生看了會想保護的那種女生,
 只可惜,嘖嘖…交友不慎!  
 「你們一定有問題,搞不好小傑不喜歡妳,是妳一直纏著人家!」  
 什麼?我纏他?
 「不然我要怎麼證明,我跟他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妳搬出去住我們就相信!」  
 搬出去?敢情他們是怕我會搶走小傑嘍?
 我也很想搬出去,只是爸媽不讓我搬啊!  
 澄瀅咬著下唇,正在沉思的時候,一雙手拉住了她。  
 「你們在討論什麼?」  
 是小傑!
 小琪跟那幫女生有些心虛的對看了一眼。  
 「我們沒有惡意,只是────」  
 「我是妳男朋友嗎?」
 小傑看著小琪,這是他第一次對她這麼兇。  
 「我……其實我也一直想說,我願意的。」  
 哇哇~好精采的告白畫面!
 澄瀅完全沒有警覺到現場氣氛不像是告白的氣氛!  
 「為什麼現在才說?妳不是拒絕我了?」
 其實小傑生氣的是,他有種被愚弄的感覺,非得要有競爭者她才會點頭答應嗎?
 那她是真心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東西被搶走呢?  
 「澄瀅,我們回家!」  
 澄瀅一愣一愣的,搞不清楚狀況之下他們騎車離開了校園,
 留下錯愕的小琪和那一幫的女生!  
*  
 一路上,小傑是用飆的,害得她無法選擇只能抱住他的腰,
 而他至始至終沒有說話!  
 她知道的,當他在生氣的時候就是悶著不說話,
 而其實他生氣的時候也非常少,只是遇到這種事情他不生氣也不行了吧!  
 回到家,澄瀅覺得自己好像環島六十天才回來一樣,
 疲憊的快要死掉了!  
 「你還在生氣啊?」  
 她洗了一個舒服的澡,用毛巾把濕搭搭的頭髮擦乾,
 她洗澡都要花上半個小時,可見他氣多久了!  
 「先生,生氣有害身體耶!」  
 小傑看了澄瀅一眼,他真沒想到最後結果是這樣!  
 「妳一來好像改變了很多事情!」  
 擦頭擦到一半,澄瀅停住了,她抬頭看著他。  
 「所以我是個負擔吧?」  
 「不是。」
 連想都沒有想,小傑自己都很訝異。  
 「怎麼可能不是,如果沒有我你也不會跟她吵架,你也喜歡她吧?」  
 小傑沒有答話,澄瀅皺起眉。  
 「我決定搬出去住!」  
 小傑看向她,「沒必要吧!」  
 「我實在不想再帶給你困擾了,如果我是你的話,應該會想把我大謝八塊吧!」  
 聽到她的形容,小傑笑了。
 「妳不可以搬出去住,妳堂哥也不會准。」  
 「是嗎?我覺得沒有我他一定很開心!」  
 看著她的神情,小傑突然想到半年前她在海灘上哭了的事情。  
 「妳跟小煜是不是有一段過去?」  
 澄瀅原本開心的小臉僵了下,
 「過去?哪有啊!」  
 「不可以騙我!」  
 澄瀅嘆了口氣,「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我有愧疚而已!」  
 「愧疚?」  
 澄瀅點點頭,
 「是阿…我不是有奇異的體質嗎?那時候堂哥跟我還很小,我們一起去海邊玩,
 那時候我看到一個女生想把堂哥拉下水中,我沒有救他,反而嚇得跑走,
 還好是爸爸下去救了他,要是爸爸沒有來,我可能就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掉,
 那時候堂哥喝了好多水,做了好久的惡夢,我好自責,所以長大後他說什麼我都會照做,
 只是那種恐懼一直深刻的烙印著,很難散去!」  
 小傑懂了,難怪小煜對澄瀅的態度別於其他女生,就是因為這件事情的關係吧,
 不過……  
 「小煜其實很關心妳,否則他也不會答應妳爸媽要照顧妳!」  
 「真的?」  
 小傑笑著點頭,「我不會騙妳。」  
 好神奇,小傑的話像是一種鎮定劑,
 很輕易就能安撫人心,也很能讓人信賴。  
 奇怪了?本來不是我要安慰他,怎麼變成他來安慰我了?  
 「欸,我對你來說是什麼?」  
 「咦?」  
 澄瀅眨眨眼,奇怪?我剛剛好像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
 真丟臉……!  
 「沒有啦,沒────」  
 很熟悉,那種溫熱的感覺曾經烙印在臉頰上,
 只是這次換了個位子,換成了………  
 澄瀅驚訝的睜大眼睛,他他他他他…他吻我?
 雖然她不像偶像劇一樣,每個女主角都是初吻,
 但是為什麼他要吻我?一時衝動?還是剛剛失戀一時想不開?  
 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你………為什麼?」  
 小傑也是滿臉通紅,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吻她,
 只是她身上香香的,又加上氣氛,所以……所以……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
 小傑雙手合十,雙眼緊閉,雖然她承認這樣的小傑是滿可愛的,
 可是……  
 「你有慣性會吻別人嗎?」  
 小傑連忙搖頭,猛搖頭。  
 「算了啦,就……忘記吧!」  
 忘記?
 小傑突然又不想要她忘記這個吻,但他又不確定自己對她是什麼感覺。  
 「但………別再這樣了!」  
 小傑對自己又氣又急,為什麼會在身體行動了之後,腦子才開始運作?
 我喜歡她嗎?  
 「那我回房了,晚安!」  
 小傑愣愣的看她走回房,嘆了口氣。  
 真是太糟糕了,在她心目中我會不會變成一個色狼啊?
 我才不是!  
 這個夜晚,看來又有人要失眠了!  
*  
 獨自坐在咖啡廳裡,澄瀅雖然很想裝裝氣質看看書,
 但是濃濃的睡意不斷向她襲來,不是她貪睡,而是她一晚沒睡,
 雖然她嘴上說是要忘記,只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說忘就忘呢?  
 阿~真煩,難道就沒什麼事情好做了嗎?
 突然好想念家門前的沙灘,還有蔚藍的海,也好想好想爸媽,
 台北雖然方便,但是怎麼說還是自己的家最好,
 不行,別想了,再想下去我都要哭了!  
 突然,手機響了,也讓澄瀅渙散的精神清醒了點,
 楊奇煜……堂哥?好難得他會打電話給我耶!  
 『喂~妳跑哪去了?』  
 一接起電話就是堂哥的吼聲,她愣了下…  
 「咖啡廳……」  
 『妳有朋友來找妳,快回來!』  
 「喔……。」  
 朋友?我在台北哪有朋友啊?
 而且剛剛掛電話的時候好像聽到堂哥說了句『麻煩』?
 嘖,臭堂哥…!  
 澄瀅半帶抱怨的收拾東西回家去了。  
*  
 澄瀅眨眨眼看著客廳裡的人,她一度以為自己看到了幻覺,
 是不是自己太思念家鄉,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不切實際的幻覺,
 但眼前的人笑得如此熟悉,怎麼可能是幻覺!  
 「實習……老師?!」  
 實習老師站起身對她笑了笑,「原來妳跟妳堂哥住阿!」  
 澄瀅看向態度不太友善的小煜跟一臉疑惑的小傑,連忙道  
 「你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  
 「想給妳個驚喜,所以……是不是打擾到妳了?」  
 澄瀅搖搖頭,事實上能看到他,她是開心的,
 因為台北的一切都還很陌生,能看到熟悉的事物就覺得特別親切!  
 「我們出去走走吧!」  
 留在這裡,總覺得一直被堂哥跟小傑監視著,怪可怕的…!  
 實習老師點頭,轉身對小煜跟小傑道  
 「剛剛叨擾你們了!」  
 小煜瞄了他一眼,小傑搖搖頭,只淡淡說了句…「不會。」  
 兩個人就這樣出了家門,等他們消失在這個家裡,小煜才開口說話…  
 「小傑,那個傢伙怪怪的!」  
 「我知道。」  
 二個男人同時對著緊閉的大門沉思著。  
*  
 「老師,你來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在這裡我都被他們欺負,好可憐的耶!」  
 才剛離開那個家,澄瀅馬上就說起屋子主人的壞話,
 其實她剛剛差點說出小傑吻她的事情,還好是止住了。  
 「真是辛苦妳了!」  
 實習老師冷不妨的伸手捧住她的臉,她嚇了一跳只能愣愣的瞧著他。  
 「老師?」  
 「阿…不好意思,只是太久沒見了,我有點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
 「老師,你是不是累了?還是我明天再────」  
 「不要!」  
 實習老師突然的大吼讓澄瀅更覺怪異。
 今天的老師怎麼好像怪怪的?  
 實習老師拉住澄瀅的手,深情款款的道
 「妳知道嗎?我一直很想念妳!」  
 澄瀅想抽回手,卻發現老師的力道大的嚇人,漸漸的…她有些想逃了!
 「那個…老師,我有點不舒服,我想先───」  
 「妳想走?怎麼可以…我好不容易才把妳弄來台北,就是要脫離妳爸媽的監視,
 我怎麼可能讓妳走!」  
 弄來台北?監視?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力量,她抽回手。  
 「我會來台北……是你搞的鬼?」  
 忽然,實習老師笑了,笑得近乎變態…
 那跟平常溫文儒雅的他完全不一樣。  
 「我把妳的志願卡改了,其實妳該感激我,我幫妳挑了家台北還不錯的學校!」  
 澄瀅睜大眼睛,回想起那天她在他面前哭泣的事情,
 難怪他會知道我考上德明,難怪……不過,為什麼?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妳爸媽的存在很礙眼,我是實習老師,要是我追妳他們一定會反對,
 所以我就先把妳弄來台北,再來台北跟妳會合,我為妳做的是用心良苦,妳不會怪我吧?」  
 澄瀅完全愣住了,什麼不會怪他?什麼用心良苦?
 她之前所流的眼淚有一半全是因為他,沒想到設計她的人居然就是她最喜歡的人,
 一陣打從心底泛起的惡寒使她生氣,她起身道。  
 「不要再來找我!」  
 「等等…澄瀅,妳不可以拋下我,我這麼喜歡妳,妳不是也喜歡我嗎?」  
 澄瀅看向他拉著她的手,很不爭氣的,她有些猶豫了,
 畢竟感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旦投下的感情一瞬間要收回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但是…  
 「你錯了,你這樣做,並不是愛我!」  
 她甩開他手,快速的離開咖啡廳,實習老師看著她離去,
 被甩開的手緊緊握成拳頭,發紅的眼寫滿了憤怒。  
*  
 發呆!
 澄瀅第一次覺得發呆是幸福的,讓腦袋空空沒有思緒突然變成一件好艱難的事情,
 吃著桌上的早餐,她一點食慾也沒有,所謂食不知味啊!  
 「妳有心事?」  
 澄瀅回過神,錯愕的看著自己的堂哥。  
 「你怎麼知道?」  
 小煜無奈的笑了下,「拜託,白痴都知道妳有心事!」  
 澄瀅皺眉,有那麼明顯嗎?
 我還以為我只是一臉呆樣而已,
 就在澄瀅陷入自己思緒時,小傑伸手將她嘴邊的屑屑撥掉,
 澄瀅下意識的躲開了,當二人眼神相觸時,又尷尬的移開視線。  
 糟糕了,我明明要裝做不在意的,但是那個吻……居然比她想像的還難忘記。  
 「我吃飽了,去上課了!」  
 小傑說完拿了鑰匙就想走,一雙手卻拉住了他。  
 「要走就把那個傢伙帶走!」
 小煜指了指還陷入掙扎的澄瀅,小傑搖搖頭。  
 「為什麼?」  
 「因為,我女友要來我家,幫個忙!」  
 小傑翻翻白眼,又來了!
 他看向一旁的澄瀅嘆了口氣,算了…反正我也想找她談談。  
 「澄瀅,要不要跟我去學校?」  
 澄瀅眨眼看著他,「你怎麼還敢讓我去阿?不是被誤會的很慘?」  
 小傑笑了笑,「反正都誤會了,還能怎麼樣?走啦!」  
 小傑拉著她就出門了,把她的掙扎跟亂叫忽略,
 小煜看著他們出門,無奈的笑了笑。  
 堂妹阿,不要說我對妳不好,
 我可是找了一個人來安慰妳了呢!  
*  
 「我們不去學校嗎?」  
 澄瀅走在牽著機車的小傑身旁,他們出了門才發現忘了戴安全帽,
 澄瀅本想上去拿,但被小傑阻止了,二個人就這樣並肩走著,
 而走的方向很明顯不是學校。  
 「不去。」  
 「那要去哪裡?」  
 澄瀅實在不想再走了,於是她停下腳步,
 小傑也跟著停了下來。  
 「妳……沒事吧?」  
 因為這句話問,馬上讓澄瀅想起實習老師的事情,
 她是如此的喜歡他,但是結果卻是這樣,
 為什麼每件事情她都不能做好,沒有考上理想學校,又只會給別人添麻煩,
 又笨又糊塗,老是讓爸媽擔心,總是別人在照顧這樣差勁的我,為什麼?  
 「我………好想回家。」  
 想念那片海灘,想念媽媽溫暖的懷抱,
 她好想找個地方哭泣,卻不知道能夠依靠誰。  
 「那就回家吧,如果妳覺得這樣最好。」  
 澄瀅看著小傑的背影,這其實是在趕我走吧?
 也對,我不能總是跟他們撒嬌,他們有他們想守護的人,
 我不能老是奢望他們會來安慰我。  
 「我……我會回去的,就算是那裡最爛的學校,只要我有能力還是會闖出一片天的,
 我不想再給別人添任何麻煩,我會變堅強的!」  
 說這段話時,她的內心一直像個音響,不停的在強烈跳動,
 分離是不是就像她嘴上說的這麼簡單?沒有別的感情存在,說回去就可以回去的?  
 小傑的感覺很複雜,因為一直背對著她,所以他的失落澄瀅看不到,
 他轉身給她一個溫暖的笑容…  
 「妳要加油!」  
 看到那個溫暖的笑容,澄瀅好想大哭一場,這是場遊戲嗎?
 為什麼這麼不真實?喜歡半年的人居然就是害她離開家鄉的人,
 而現在,她明明有滿腔的不捨,卻不能講,面對這樣的笑容,她卻好想哭。  
 「好,我會加油。」  
 不能哭,楊澄瀅,
 妳,不能哭。  
*  
 「要回去?」  
 小煜差點沒把小傑給砍了,他非旦沒有安慰她,還讓她想離開?!
 小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  
 「喂~廖俊傑,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想讓她走。」  
 他語氣的認真讓小煜愣了愣,他靜靜的看著他。  
 「可是,她在這裡好像很痛苦,這樣會開心嗎?」  
 小煜嘆了口氣,「小傑,你摸著你的良心,你喜歡澄瀅嗎?」  
 小傑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想的都是她的每個表情,
 生氣的樣子,哭泣的樣子,害羞的樣子,開心的樣子,
 現在才知道原來他記的這麼牢,這麼深。  
 「喜歡。」  
 否則看到她哭的時候他不會安慰她,否則她被欺負的時候他不會出來幫她,
 否則他不會吻她。  
 「那就對了,她這一走可能不會再來,你這麼忙怎麼有時間回去看她?別傻了…她一走,你們就沒了!」  
 小傑笑了下,「可是她想回去,除非……她說她不想走。」  
 小傑太單純了!
 小煜嘆了口氣,單純就算了還滿固執的,
 他不知道女孩子都是要讓人挽留的嗎?
 小煜搖搖頭,決定不管這件事情了。  
*  
 隔天早上,澄瀅把小傑給搖醒,
 小傑一睜開眼看到澄瀅不禁嚇了一跳。  
 「妳……怎麼了?」  
 澄瀅笑了笑,「我只是想請你載我去學校,我想跟德明說再見,這是最後一次麻煩你了!」  
 小傑愣了愣,「好,我要先換衣服………」  
 澄瀅這才發現自己在二個大男生的房裡,她尷尬的笑了笑。  
 「我……我在外面等你!」  
 小傑看她退出房間,才鬆了口氣,
 一轉頭就看到小煜大大的眼睛。  
 「喂~要好好把握時機!」  
 「我說過了,除非她說不想回去,我出門了!」  
 小煜趴在床上跟他揮揮手,
 唉,男人麻…他就不信他會真的讓她走,沒有人會這麼豁達的讓喜歡的人離開的。  
*  
 這裡還是一樣,也是啦…才短短的二天怎麼會有改變呢?
 澄瀅看著車棚笑了笑。  
 「小琪還好嗎?」  
 小傑搖搖頭,「我不知道,她在躲我吧!」  
 澄瀅低下頭,「對不起,都是我害的,如果沒有我───」  
 「不關妳的事,別亂想。」  
 澄瀅看著他笑了笑,「我可以再對你做出另外一個請求嗎?」  
 小傑挑眉,「什麼?」  
 「跳舞給我看。」  
 小傑睜大眼睛,然後他點頭了。  
 「我帶妳去社團。」  
 澄瀅點點頭,開心的往前跑去,
 雖然呢,這裡跟她是沒緣了,但是……她要好好記住這裡的每個角落,
 然後,記住他。  
*  
 強烈的音樂,隨著他的舞蹈跟著熱鬧了起來,
 原來他們的舞蹈就在擦地板麻!  
 「不對不對,是Breaking啦!」  
 澄瀅看著眼前的男孩,他有一對顯眼的耳朵,
 不過,說不上來為什麼,是個看了就很有好感的男生。  
 「敖犬,水!」  
 小傑流了滿身的汗,順便遞了水給敖犬,
 澄瀅看了小傑一眼。  
 「你們好厲害,像我只會同手同腳的舞蹈!」  
 小傑灌了一大口水,為了她一句話他可是拼了命在跳!  
 「以後我可以教妳……」  
 才剛說完話,小傑就知道自己說錯了,
 他對上澄瀅的笑容。  
 「我也希望你能教我,很可惜……不行。」  
 敖犬是第一次看到小傑臉上出現這種表情,
 好像很寂寞,很失落的樣子,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不追回來呢?
 於是,他在他耳邊低喃。  
 「小傑,喜歡要去追,不能讓她走掉!」  
 敖犬拍拍他的肩,就跑去另一攤玩了,
 只剩下小傑跟澄瀅。  
 「敖犬是個好人吧?」  
 小傑悶悶的點頭,「基本上是,我也不確定。」  
 澄瀅看著他,發現她比較喜歡他的笑容,
 不喜歡現在這樣,悶悶不樂的樣子。  
 「為什麼不開心?是因為我任性的要求嗎?不好意思唷……」  
 小傑立即搖頭,「不是,我是因為妳要走,所以───」  
 「捨不得嗎?」  
 澄瀅跟小傑對看了一眼,澄瀅笑了笑。  
 「不會吧?你會捨不得我嗎?從此以後你再也不用照顧我這個傢伙了耶!」  
 小傑看著她的笑容,忍不住緊緊抱住了她,一接觸到他的溫度,澄瀅的笑容滑落。  
 「妳想離開嗎?」
 這是最後一次問她了!  
 我不想離開你!
 但是,我不能這樣霸佔著你,你有你的生活,
 你不該照顧我,你不該陪伴我,你不該安慰我!  
 「會來這裡其實是實習老師的陷害,我該回去屬於我的地方。」  
 小傑緊緊抱著她,他不想放手,卻還是放開了。  
 「老話一句,妳要加油!」  
 澄瀅眼眶盈滿了淚水,她不想讓眼淚滑落,於是她轉過頭。  
 「我想回去了!」  
 「我載妳回去。」  
 「小傑……」  
 「什麼?」  
 「我希望你跟小琪合好,那原本是你的幸福,是我打亂了一切。」  
 小傑看著她,沉重的點頭了。
 「嗯。」  
 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他心裡還有她的一天,他跟小琪之間就不會有任何結果。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  
*  
 其實分離本身並不是件難受的事情,只是感情牽絆我們太深,
 所以走的時候會難受,會落淚,但她楊澄瀅,絕對不要這樣的分離!  
 「你們不用送我,不是都要上課的嗎?」  
 真搞不懂堂哥跟小傑為什麼一定要送我坐火車?
 他們明明都有課,這一翹課不是很麻煩的嗎?  
 「有代點了,反正都來了,妳就閉嘴就好!」  
 小煜的話讓澄瀅不滿的看著他,什麼麻…我是好心,怕他們有麻煩耶!
 突然,澄瀅笑了  
 「到最後,我好像還是在給你們添麻煩!」  
 小煜跟小傑對看了一眼,小傑推推她的頭。  
 「誰說妳是麻煩了?」  
 澄瀅摸著自己的頭,「我不麻煩嗎?」  
 小煜翻翻白眼,「如果覺得妳麻煩,就不會讓妳來台北了,結果忘恩負義居然要離開!」  
 澄瀅笑了笑,「好啦,我的車來了,你們可不要哭著送我喔!」  
 「誰會啊!」  
 提著行李,澄瀅轉過身,結束了,我在台北的日子…
 真的,都結束了,我陌生的一切…
 突然,澄瀅轉身抱住小傑。  
 「小傑,我會想你,要來找我唷!」  
 小傑嚇了一跳,然後他回抱住她。  
 「不過,妳要等我。」  
 澄瀅推開了他,在眼淚滑落的時候她上車了,
 他沒有跟他們揮手,沒有尋找他們的身影,只是盯著前方努力不讓眼淚掉落。  
 聽說,屬於我的澄色夏季結束了。  
*  
 某一天,也忘了是哪一天,已經開學有一段時間了,
 澄瀅每天上即時通,等小傑上線成了她最喜歡的時刻,
 她會跟他說她回來這裡之後發生的每一件事情,
 當然,她有時會等不到他,但那也沒關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沒有看他上線過了。  
 「堂哥……你說,誰昏迷不醒?」  
 某一天,也忘了是哪一天,她心血來潮打電話給堂哥,
 堂哥聊天的時候隨口說了小傑昏迷不醒,他要去醫院照顧他,
 她的心臟都快停了。  
 「為什麼他會昏迷不醒?堂哥?說話啊!」  
 電話那頭遲遲沒有聲音,最後只聽到嘆息聲。  
 『妳那個實習老師不是什麼好東西,好像被學校辭職,又追不到妳,所以他就找上小傑,
 他開車撞他,現在已經坐牢了。』  
 澄瀅皺著眉頭,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又是因為我嗎?我………  
 「我上台北找你們!」  
 『澄………』  
 唉,他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如果澄瀅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傑肯定會哭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  
*  
 看到病床上的小傑,澄瀅難過的快停止呼吸了,
 他靜靜的睡著,閉著眼睛,沒有笑容…  
 「對不起,都是我害的,對不起!」  
 澄瀅放聲大哭,不停的道歉,如果不認識我你也不會這樣吧?
 還說我不是麻煩,你就因為我而受害了,我說要變堅強,可是沒有你的加油,
 我要怎麼堅強?  
 「澄瀅,醫生都說他只是暫時昏迷,又不是不會醒,妳不要擔心這麼多啦!」  
 真是的,搞的像是芭樂小說裡會有的情節,男主角昏迷不醒女主角悲痛萬分又不是隨便都有人可以遇到!  
 「可是……可是我好心疼。」  
 「好好,我知道…先等明天再來看他,好不好?」  
 小煜是第一次看到澄瀅哭成這樣,就算是小時候他溺水要死了,也沒見她哭的這麼傷心,
 唉,情人跟親人還是有差別的吧!  
*  
 隔天,小傑果然醒了,他當醒來看到澄瀅紅腫的眼時,笑了笑。  
 「妳以為我死了嗎?」  
 澄瀅猛搖頭,「你不會死的。」  
 「那幹麻哭的這麼慘?」  
 「因為……因為我喜歡你!」  
 澄瀅抱住了他,也不管他身上還帶傷,直到他喊痛,她才放開他。  
 「阿……我忘記你還有傷,抱歉啦…。」  
 小傑看著她的笑容,「妳過的好不好?」  
 澄瀅望著他,眼淚又不爭氣的滾下,
 小傑有些慌了。  
 「妳…妳幹麻哭啊?」
 我有說錯話嗎?  
 「你為什麼要這樣?」  
 「哪樣?」
 真是搞不懂女孩子在想什麼?一會笑一會哭的,好難捉摸。  
 「你自己都帶傷了,幹麻還關心我過的好不好?你要先擔心你自己啦!」  
 原來是這樣!
 小傑鬆了口氣,「笨蛋,這只是意外,妳不要什麼都往壞處想!」  
 「會嗎?我很樂觀耶!」
 在遇到你之前是很樂觀!  
 「都哭慘了的人居然跟我說她樂觀!」  
 澄瀅對上他的眼,笑了笑。
 「對不起,我要堅強才行。」  
 「沒錯,加油!」  
 嘖,每次都這樣,本來都是我該安慰他,後來都變成他在安慰我,
 我該怎麼在你的保護之下變堅強呢?我會因為這樣而怠惰的吧?  
 看著小傑為自己加油的臉龐,她嘆了口氣。
 算了,這樣也許也是一種幸福啊!  
*  
 打開電視,有個節目叫做模范棒棒堂,
 那裡是型男實現夢想的殿堂,所有人為了一個夢想而努力,
 每個人互相打氣,相輔相成,絕不放棄,
 裡面有一個人叫做小傑,本名廖俊傑,他曾經因為某個女生而昏迷了一天,
 那個人是他心裡的秘密,在節目上套不出來,私底下更是沒人知道。  
 喔,唯一知道的人他會裝憂鬱也會順便裝傻,他叫做小煜,本名楊奇煜。  
 「快,看你堂哥在電視上呢!」  
 楊澄瀅,今年十九歲,從來不追星的她現在有了目標,
 那個人叫做廖俊傑,對於自己認識明星,她一點也不高興,
 不過,她已經決定把小傑當作她內心甜蜜的秘密,不張揚不討論,
 她是他的頭號FANS,唉,誰叫他為她住過院呢!  
 「夏天……好像又要來了。」  
 她想起第一次見到小傑的情形,他靦腆的樣子,
 她生過他的氣,他親了她的臉頰,那些都好像還是昨天的事情?
 誰能預料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也許他成了萬人迷,而我另有新歡,
 但是至少現在,默默支持他那才是最重要的!  
 小傑,夏天來臨了,帶著我們的回憶,實現你的夢想吧!  
                  =END=  
 沁言:  
    哇~打了好久的文耶!
    應該有幾世紀那麼久(其實才三個禮拜而已),
    而且其實都在混比較多呢,之間罷工了好多次,
    現在熬夜終於把他給寫完了,好累阿…(攤泣)
    楊澄瀅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喜歡澄色,而且本身名字有同音字,
    算是私心啦,但是這是作者唯一的好處麻(笑)!  
    打的時候一直覺得我把小煜形容的很遭,好像一個態度不佳的花心大少,
    但是,這只是應文的需要,真正的小煜應該不是這樣的吧(這應該也只有他們知道了)
    至於小傑的設定是最困難的地方,因為他要很普通但是又要有一點特別,
    不像小煜的個性很好界定,一開始我還差點覺得女主角可以跟小煜在一起,
    好不容易才轉回小傑身上,費盡我千辛萬苦阿(死毆)!  
    很久沒有打正常向的文了,很過癮,很好玩,
    雖然有些劇情還是有點芭樂,可是放眼望去,誰的故事沒有重覆鏡頭呢?
    只是寫作筆法會有差異吧,我很期待你們對這篇的感覺,
    無論怎麼樣,有看過就請留言,就算打看過,我也可以接受的,
    悶著不說我會很難過的,還有,有錯字可以幫我挑出來,謝謝大家,
    如果你真的很有耐心看到這裡了,那你就是神了(我說是就是)!  
    其實有點捨不得這個故事,還滿有趣的,但是已經二萬字不能再多了,
    否則我好想繼續掰下去啊!(笑)  
    對了,悲傷的地方聽北極星的眼淚(張棟樑的歌)還頗有感覺呢(笑)ˇ  
     ‧澄色夏季‧    2007.6.2  凌晨5點07分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