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敖傑】守候

 
從前從前,有個人愛你很久,但偏偏雨漸漸大到你看不見。 
 又是個下雨天!
 廖俊傑坐在保母車上看著外頭的雨勢,這雨勢來得不巧,
 敖犬才剛因為生病而在家修養,小傑嘆了口氣。 
 「小傑,別難過了,敖犬沒事的。」
 阿緯遞來一瓶飲料,小傑愣愣的接下。 
 「我不是難過,只是覺得有點怪。」 
 沒有敖犬在的棒棒堂充滿了一種寂寥的氣息,
 也許是因為大家都習慣有他在身邊,習慣一但消失了還真有些無法適應。 
 「放心吧,有人會照顧他的。」 
 「誰?」 
 小傑的話讓阿緯想了想,是阿…誰要照顧敖犬啊?
 據他所知,所有工作人員都忙翻了,在家裡的也只有敖犬一個人,
 可是…… 
 「可是剛剛電話裡,敖犬說有人會照顧他。」 
 小傑跟阿緯同時互看了一眼,他們心裡都很明白,
 根本沒有人有時間會去照顧他,那麼……… 
 敖犬說的,是誰? 
* 
 是個雨天!
 敖犬看著外頭的雨勢發呆,很無聊…他其實可以上場的,
 只是臉色會有點蒼白,會有點虛弱罷了! 
 「那樣不行,敖犬!」 
 一個纖細瘦弱的女孩就坐在他床頭邊,她有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
 眼眸裡透著淡淡的哀愁。 
 「妳來了阿!」 
 敖犬看著她的笑容,已經很處之泰然了。 
 「敖犬……」女孩走上前,用她纖細的手摸摸敖犬的臉。 
 「你瘦了。」 
 敖犬沒有閃開,他只是低下頭。 
 「為什麼要這樣跟著我?妳不累嗎?」 
 女孩淡淡的笑了,「你忘了嗎?我不會累的。」 
 敖犬閃開她的手,道…「我今天身體不舒服,不要煩我!」 
 女孩原本的笑容冷掉了,她露出一抹受傷的表情…
 「我知道你最想要的是什麼,我明明可以幫你得到他。」 
 女孩說話的語氣飄飄然,讓聽的人彷彿會陷入昏迷似的,
 敖犬很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卻無法抵擋他的睡意,最後他眼前模糊一片,只能勉強吐出四個字 
 「不要亂來。」 
 女孩輕輕的撫著敖犬的髮,看著敖犬沉沉睡去的臉龐,女孩嘴角輕輕一勾,
 露出一個詭譎的微笑。  
* 
 保母車開往回家的路途,小傑在車上沉沉的睡著了,
 睡夢中他看到敖犬的病床,那個地方不像是敖犬的房間,
 眼前所及的都是白色系,白色的牆、白色的床、白色的地板,
 白色的窗簾就隨著風狂亂的起舞著,敖犬就躺在床上,棉被蓋住他的身軀,
 小傑想走近一點看他,但怎麼走都走不到他身邊… 
 「如果你不愛他,就不要走近他!」 
 咦?
 那是個女孩的聲音,非常輕柔的嗓音,
 就在小傑納悶時,床有了動靜,覆蓋著敖犬的白色床單居然滲出紅色的液體,
 慢慢的流到床腳,在白色的世界裡紅色液體顯得格外顯眼,
 而那些液體也像是有生命似的,緩慢流到小傑的腳邊,
 小傑嚇到了,他微微後退了一步,卻發現自己踩到一個黏黏的東西。 
那是一攤血。 
 小傑嚇傻了,他跌坐在地上。 
 「那是敖犬的血,敖犬他好痛好痛,你怎麼都不關心他?他好可憐!」 
 又是那個女生!
 小傑吞了口口水。 
 「不對,那不是敖犬的血,敖犬才不會流血!」 
 「不,那是他的血,你看…他流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了,他就要離開你了。」 
 女孩的聲音變的冷酷無情,冷的讓小傑的心都快凍結了。 
 「不可能,敖犬不會那麼脆弱!」
 他是團長,他是男主角,他是棒棒堂的台柱,他不會拋棄我們。 
 「為什麼?」 
 女孩的聲音又變了,變得好無助,好傷心。 
 「因為我相信敖犬。」 
 突然,小傑看到敖犬病床旁多出了一個女孩,
 她深情的望著敖犬的臉龐,然後淡淡的在他額上落下一吻,
 就在小傑看得入迷時,女孩的臉龐突然在他眼前放大數十倍,
 他嚇了一跳,女孩卻抓住了他,那力道大的不像是個女孩的力氣。 
 「敖犬,就交給你了。」 
 瞳孔接觸到的那一剎那,小傑像是被電到一樣,
 他跳了起來,也嚇到了一旁的小煜。 
 「小傑,你幹麻啊?」 
 小傑眨眨眼,這才發現自己流了一身的冷汗,
 而剛剛的病床跟那女孩都不見了,現在這個地方是他熟悉的保母車。 
 那……只是個夢嗎? 
* 
 「敖犬,你這個傢伙不在,都沒人跟我搞綜藝咖,好無聊唷!」
 阿緯一進門就不停的在跟敖犬說話,敖犬身旁圍了一堆的人。 
 只有小傑,他獨自坐在客廳看著敖犬笑著的臉龐,
 忽然,敖犬的眼神和他對到,他連忙轉移視線。 
 敖犬在心裡嘆了口氣,八成又是那個女人搞得鬼。
 那個女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現在身體虛弱她才跑出來。 
 「你們要不要讓我好好休息啊?快走開啦!」
 敖犬逐客令了,四人外加工作人員全退出了敖犬房間,
 接著他們就嚷著要去吃宵夜。 
 「我不餓。」
 小傑先發制人的開口,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下樓了。 
 小傑等他們走了,才小心翼翼的進房間,
 他自認為很小心,但早在開門的時候敖犬就發現了。 
 「你幹麻偷偷摸摸的?」 
 小傑嚇了一跳,他停下腳步。
 「沒、沒有啦。」 
 如果那真的只是場夢,那不就好笑了嗎?
 我居然夢到女鬼把敖犬交給我! 
 「她找過你了?」 
 小傑眨眨眼,「誰?」 
 「她。」 
 不用多說明,小傑明白了。 
 「那真的是你的……朋友?」 
 敖犬笑了,「嗯,我的朋友……只會找我在意的人麻煩。」 
 在意? 
 「她……好喜歡你。」可能比我還喜歡吧! 
 敖犬嘆了口氣,搖搖頭。 
 「可能我真的是雌性殺手吧!」 
 小傑笑了笑,「不過以後沒她出場的份了。」 
 「為什麼?」 
 小傑對上他疑惑的眼神,「因為我會好好照顧你!」 
 敖犬愣了愣,然後笑了。 
 「那真是謝謝你了。」 
 「不過,你要早點好起來,不然久了我也不理你了!」 
 敖犬看著他,「其實我早就好了耶,我─────」 
 小傑的手撫上他的眼,
 「我知道,你有很多夢想,分攤一點給我們,不要硬撐,好不好?」 
 聽著小傑的話,敖犬也放鬆了下來,他點頭。 
 「對不起,我讓你們擔心了。」 
 小傑笑了笑,「睡一覺吧,我會陪你!」 
 敖犬此刻感受到無比的安心,小傑的話像是一種鎮定劑,
 讓他很快陷入夢鄉。 
 小傑看著他的睡臉,臉上也掛著微微的笑,
 他低頭看到手腕上還有些隱隱作痛的手痕,想起那個女孩如此強烈的愛情,
 讓小傑有些許的感嘆,也許,愛情分成了好幾種,有一些可以碰觸得到,
 有一些卻遙不可及,只能默默守候。 
 敖犬阿,你要趕快好起來,讓小傑我…好好守護你! 
                  =END= 
沁曰: 
  是說,我又打了篇奇怪的東西,而且完全不在我的出文計畫裡,
  我只是突然想打有點不切實際的東西,又剛好想起敖犬生病,
  所以打篇文順便祝他趕快好起來,我真是心疼死他了,默默流了好幾滴眼淚,  
也許,愛情分成了好幾種,有一些可以碰觸得到,有一些卻遙不可及,只能默默守候。 
  好吧,我必須承認這是我以歌迷的立場寫的,
  遙不可及但會默默守候,不管是好的歌迷還是不好的歌迷一定都是這樣的吧! 
                  2007.5.30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