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火影】擱淺

 
   獻給可愛的莉莉仔跟葉妹,答應你們的,眼睛爛掉蓋不負責唷!ˇˇ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會後悔… 
                    絕對不會!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羅,你聽清楚了…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媽媽!」 
「少煩我!」 
當接觸到他的眼神的那一刻,我…停下了腳步。  
他的眼神… 
          依舊是那麼冰冷…
那麼… 
          讓我心疼……… 
我愛羅,我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就是要當你的媽媽,絕對…不後悔。 
◦ ° ◦ ° ◦ ° ◦ ° ◦ ° ◦ ° ◦ ° ◦ ° ◦ ° ◦ ° 
媽媽… 
哼~這個詞不屬於我,我不稀罕什麼母愛…也不需要… 
因為我只是一個…〝愛著自我的修羅〞… 
我只要堅信這一點就好。 
◦ ° ◦ ° ◦ ° ◦ ° ◦ ° ◦ ° ◦ ° ◦ ° ◦ ° ◦ ° 
「手鞠…我…我跟我愛羅說我要當他媽媽耶!」 
微笑,用最輕鬆的語氣蓋過我的失落…與…害怕… 
「妳瘋了嗎?…幹麻主動去接觸那個可怕的人啊?妳搞不好會被殺耶!」
手鞠吃到一半的飯掉到了地上,她大聲的罵著我…責備接近害怕的眼神也直盯著我看。 
「我知道,妳別這麼大驚小怪…。」
還是只能微笑,然後繼續吞飯。 
「什麼大驚小怪?橘沁,妳這樣很有可能會喪失性命耶!」
拜託…身為我最好的朋友,怎麼還這麼不知死活。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說這種話了,這樣好不好?」
手鞠…她真的對我很好,而我也從來沒看過像她這麼冷酷的女生… 
「手鞠…妳為什麼選我當妳的朋友?」
彽頭,想尋求答案。 
「什麼為什麼?是妳先接近我的不是嗎?」 
嘴角,勾起一抹笑。
「這就對了…」 
「妳說什麼?」 
「不,沒什麼啦,手鞠…妳知道我愛羅現在都在哪裡嗎?」 
「妳該不會又要──」 
「放心啦,我不會去找他的,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哪裡!」 
「……我也不清楚,應該河邊吧…」
真討厭,為什麼沁她會對我愛羅有興趣? 
「是嗎?謝謝妳─那…我吃飽了,先走了!」
沁丟下便當,就這麼跑向樹林。 
「妳要去哪裡啊?」 
「找我愛羅阿!!」 
什麼?
她剛剛不是說不會去找他的嗎?真是的── 
一個大白痴!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絕對…不會後悔!」 
樹林裡很寧靜,只有些微溪流的聲音,而這一句話卻是那麼清楚而響亮。 
我愛羅看著河流中的自己,並沒有回過身也沒有多說一句話,就像這句話從來就沒有
從沁嘴巴裡滾出來似的。 
「……你…你有沒有聽到阿?我說我不後悔耶!」
又靠近了我愛羅一些,河流裡的我愛羅身旁出現了沁的臉,我愛羅瞇起眼,把眼神轉開。 
「無聊。」
總算,我愛羅說話了,雖然說出來的話依舊是冷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等等──」
沁拉住了他,但隨即…沙子又把他們兩個隔開了。 
看到這一幕,沁只能收回半空中的手,低下了頭… 
「聽我說…我愛羅,我很同情你─」 
我愛羅瞇起眼,目瞪著她,而沁明白…我愛羅的殺氣已經險露,她不該繼續說下去… 
「所以…我希望給你我所能給你的,我的溫柔,我希望…我能讓你展露笑容,不過…就是這樣罷了!」 
>因為…沒有人生下來就該孤獨… 
我愛羅的殺氣越來越明顯…也越來越沉重,沉重到讓沁感到陣陣發寒
閉起了眼,感覺到我愛羅的殺氣逼近。 
>他真的會殺了我!! 
「……妳…沒資格!」 
掙開眼,發覺自己還沒死,而我愛羅也往反方向走去…消失在樹林的那一頭… 
「我…沒資格?」 
沒錯…我剛剛…害怕了?…
其實…我是害怕他的,這樣的我…要如何給我愛羅溫柔,這樣…對他反而是傷害吧? 
可是我──我不能棄你於不顧……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放棄,不後悔…也是我的專長。 
屋頂,我愛羅正在上頭休息…眼睛是閉著的,但意識卻是清楚的。 
「我~愛~羅,給你!」 
又來了! 
我愛羅依舊無動於衷,那個聲音的主人卻好像逼近了他… 
哇~我愛羅在睡覺嗎?…我可以這麼近的看著我愛羅耶~
他其實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呀…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命運會這樣朔造他? 
讓他成為一個人間修羅…… 
看著手中的花,笑了笑,伸手把花放在我愛羅胸膛上── 
「痛…!!!」 
我愛羅睜開了那雙修羅的眼,沙子已經包覆在她的手上,那朵小花經不起沙子的揉爛而凋謝。
沁只能張著大眼,有些吃驚…又有些堅定。 
嘴角浮上一笑,閉上了眼。 
>如果…殺人可以給你存在感…那我願意成為犧牲者。 
「動手吧…我愛羅!」
沒有後悔…因為我說過…絕對,不後悔…!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這麼做?妳有什麼目的?快說阿─」 
〝轟〞~
天空開始飄起雨,潔白的雲也染上了一層黑暗,沒有預兆,也無法逃避。 
感覺到我愛羅的猶豫,沁掙開眼…直視著他… 
「目的?我…是那種人嗎?在你心中…我是那種人嗎?」
在三年前,跟手鞠當上好友之後…我就一直看著你的,你雖然不當我是存在的…
可是在你心裡的我…是這樣的人嗎? 
為什麼妳的眼神這麼堅定?為什麼妳還要微笑?妳不害怕嗎?
我無法忍受…無法忍受這樣的眼神… 
「妳以為…妳是手鞠的朋友,所以我殺不了妳嗎?」
太天真了… 
「不…我從來就沒這麼想過,當然…我也不覺得我會死!」
因為…從你的眼神,我看到了你的本性… 
你不是修羅…從來就不是! 
「不會死?我只要這麼一握拳…妳就結束了,妳敢跟我說妳不會死?」 
彽笑…用最輕柔的語氣開口… 
「沒有人會戰勝孤獨…和寂寞…偶爾…相信一個人不好嗎?如果…殺了我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存在,我不會反抗…也不會難過。」 
聲音…很溫柔,但對於我愛羅卻是深深的刺痛…
聲音…依舊飄揚著… 
「我愛羅…我喜歡你,所以…我可以給你我的所有,絕不…後悔!」
聲音…停了,只剩下溫柔的眸子等著我愛羅的決定… 
他…迷惘了,也許…她真的可以給我我想要的?… 
>「我相信…姐姐她一定很愛你,因為你是很重要的人阿。」 
>「姐姐她…根本不愛你,她留下來的是怨念…」 
不…不要,不要再說了…
頭…好痛…好痛,可惡! 
「離我遠一點!」
推開她,我愛羅消失了… 
〝啪〞~
沁被這麼一推,頭擊向地面…使屋頂發出了陣陣聲響… 
好痛… 
努力的…從雨中爬起來,額上的疼痛讓她好暈,直到她看到了瓦楞上的血滴…開始明瞭… 
>我…流血了! 
血液,隨著雨滴流到了地面… 
我不能暈阿…他剛剛的表情好痛苦,我該去找他的…免的他又── 
我…不能暈阿…不能──暈… 
〝啪〞… 
她閉上了眼,倒臥在雨中。 
◦ ° ◦ ° ◦ ° ◦ ° ◦ ° ◦ ° ◦ ° ◦ ° ◦ ° ◦ ° 
頭…好痛,該死! 
>我要把我看到的人通通殺光! 
因為太痛苦…那樣的感覺,好久好久…不曾露面,不,應該說我從來就沒有體會過…
溫柔嗎?…沒有人給我過呀~沒想到… 
>他會讓我感到這麼痛苦。 
「阿~是我愛羅耶!」 
「噓~小聲點,你找死嗎?快走啦,不然會被那個怪物殺了的!」 
談話…雖然小聲,可…清楚的停留在我愛羅腦中… 
氣惱…憤恨…不平… 
〝刷~~〞 
「阿~~~~~」 
手,又再度染手,血花飛散…包含著沙子的怨念… 
>怨念?這不就是妳給我的嗎?──媽媽─… 
>沒有人會戰勝孤獨…和寂寞…偶爾…相信一個人不好嗎? 
不,不好… 
                             >因為,我只相信我自己。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哪裡?
陽光…好刺眼。 
我… 
「我愛羅~~~~~~!」
喘氣,看向一旁… 
「佐…佐助?…」
汗…滴到了棉被上,緊握著手也冒著汗… 
為什麼佐助會在這裡? 
「……不要那樣看我,是鳴人那個白痴救妳的。」
佐助靠著門,依舊是那酷樣… 
「?…鳴人嗎?你們──」
〝為什麼在這裡?〞─這句話並沒有機會說出口,因為鳴人已經走進了病房…打斷我的話─ 
「妳醒啦?為什麼妳會倒在屋頂上啊?」 
唉~我都還沒發問呢…他就先問起我這個病人了… 
「我…我出點事情,不過那不重要…你們有沒有看到我愛囉?」 
佐助和鳴人互看了一眼,又同時搖頭。 
「妳的傷…跟我愛羅有關?」
還是佐助比較敏感,沁眼神一暗,嘆了口氣 
「別說了,對了…你們怎麼在這裡?」
砂之國雖然和木葉是同盟,但是他們的出現還是很奇怪。 
「我們是來修練的,小櫻也有來唷!」
鳴人開懷的一笑。 
修練?那麼說…… 
「卡卡西也有來?」
他…不知道過的好不好? 
「沒有,他要我們再這裡一個月,叫我們自己成長,我看他是想偷懶!」
鳴人有些抱怨,沁則輕笑 
「是嗎?那這一個月你們要加油了。」 
微笑,可以給人溫暖和力量,我一直堅信著。 
「恩,那當然!」我一定要贏過佐助那傢伙。 
「妳好好休息吧!」
佐助拋下一句話,就走出了房間。 
「阿─佐助妳怎麼可以先走─沁,這是小櫻的房間,她等一下就會來看妳,那我先走了─等等我!」 
鳴人一溜煙就跑掉了,沁則無奈的ㄧ笑… 
「還是老樣子!」 
很奇怪吧?我這個砂之國的平民怎麼會認識木葉的人呢? 
會和他們結識…是因為卡卡西,當久違的卡卡西帶他們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大吃了一驚,
因為─── 
                   卡卡西…是我在木葉最敬愛的老師── 
沒錯,我…曾經是木葉的學生…… 
◦ ° ◦ ° ◦ ° ◦ ° ◦ ° ◦ ° ◦ ° ◦ ° ◦ ° ◦ ° 
 是木葉先拋棄我的,就在簽同盟和約的時候,我被派出去當那個交換學生─說白一點,就是人質。 
 『我被拋棄了。』 
 來到砂之國,我才意識到這件事情,卡卡西雖然曾經想救我這個年幼的學生,可是失敗了,
我帶著對他的感激來到這哩,有那麼一瞬間我忘記了我是誰,不是木葉的一員,不是砂之國的
一員,我──到底是誰? 
 等我大了一點,懂的孤獨是什麼之後,我發現我遠離了人群…不,正確來說是他們遠離了我,
我懷疑起自己的存在,不知道…有沒有人喜歡我?在意我?從他們的眼神看來我來是沒有的,
他們並不罵我,並不打我,因為…他們視我為〝無〞。 
沒有眼神,沒有對話,就是透明的活著── 
孤獨,讓我想死,可是我不能死,因為我是人質,我一死…很有可能造成兩國的戰爭,我不願意
看到戰爭奪走人民的性命,所以我存活著…可是至始至終我都是個〝無〞,無法抹去的記號…… 
於是,我學會主動接近他們,就算得到的是冷眼;是責罵,我都還是笑著,因為我學會了不放棄。 
微笑,可以帶給人溫暖和力量,我一直堅信著─
>因為,我就是這樣存活下來的。 
 第一次看到手鞠,她殺了我在砂之國的第一個好朋友,雖然目睹朋友的慘狀,
我卻不驚慌;不害怕,對於朋友我早已經麻木了,他們在我生活裡扮演的是讓我勇於
存在的角色,不過是一顆小小的維他命─不吃不會死,吃了會更有精神─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所以,我對殺了〝維他命〞的手鞠露出笑容,我想…她會是新的維他命,而且非常的苦澀。 
如果…卡卡西知道了他曾經想救的年幼學生變成這副墮落的樣子,他會怎麼說?
我想他會很失望,位我心中的污穢想法感到可恥,可是無論別人怎麼想…我還是得
找出活在這裡的理由,繼續編造讓我更開心的世界─縱然,我不想。 
「我愛羅……」 
額上的傷口還是隱隱作痛 
>『離我遠一點……』 
同樣是孤獨,可是我們走的路卻不一樣,當我看到他…我不由得笑了─發自內心的笑。 
你在哪裡?我愛羅…想必…又殺人了吧?
為什麼你這麼傻?─ 
>當你繼續傻下去的時候,我的心卻漸漸感到欣慰,甚至…是欣喜。 
我比我想像的還要污穢…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羅~滾出來!」
〝啪〞,房門被踹開了,我愛羅瞇起眼,沒有任何表情的打量著進房的人。 
「我都聽說了,是你讓沁受傷的,對吧?」
鳴人一開口就是質問,佐助靜靜的待在一旁,等我愛羅開口。 
「是又如何?」
毫不在乎的態度激怒了鳴人。 
「她哪裡惹到你了?」 
是的,她哪裡惹到我了?─對我愛羅而言,這個問題他回答不出來。 
「接近我的人就該死!」
沒錯,殺光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 
「但是她沒死。」
久久沒出聲的佐助出聲了,這ㄧ句話顯然激怒了我愛羅。 
吵死人了,囉唆! 
「要打一場嗎?」
佐助又開口了,短短二句話讓房裡充滿了殺氣。 
我愛羅冷冷的轉身… 
「來吧。」
已經沒辦法用腦子思考了,因為這樣的情緒是陌生的,那就殺人吧!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好了,沁!」
小櫻破門而入,對房裡正在拆傷口的沁喊著。 
「什麼不好了?」該不會是我愛羅怎麼了吧?不會吧…我不過是一下下沒去看他阿,
不會有什麼事吧? 
「佐助他…他…」
小櫻喘著氣,一聽到佐助的名字,沁放下了懸在半空中的心。 
「慢慢說,不急!」
笑容,再度浮現… 
「什麼不急,佐助跟我愛羅正再戰鬥。」 
笑容,再度停擺! 
………我愛羅他─ 
「快,帶我去找他們。」
必須阻止…不能這樣子─絕對不能! 
◦ ° ◦ ° ◦ ° ◦ ° ◦ ° ◦ ° ◦ ° ◦ ° ◦ ° ◦ ° 
走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一個空曠的場地,這個地方平常是小孩玩樂的空地,現在
卻成了擂台? 
「聽我說,我們應該阻止他們。」
不能繼續下去,絕對不能… 
「我也知道,可是我們根本不可能阻止他們,至於鳴人他也──」 
「我怎麼了?」
鳴人不知何時出現的。 
「你…你嚇死我了,鳴人!」真是的,他還這麼悠閒! 
「啊?對不起阿…你們剛剛在說什麼?」 
「我們應該阻止他們。」
小櫻跟沁同時說出口,鳴人卻只是笑了笑。 
「太遲了,已經沒有人阻止得了這場戰鬥了。」 
「可是──」 
「小櫻,妳應該相信佐助,而且對佐助而言這也是他的修煉,我們誰都不能打擾。」 
鳴人…… 
小櫻把眼神看向他們… 
「也對,我要相信他。」
鳴人…有的時候你比我還了解佐助,我離你們越來越遠了… 
不對,我應該是這樣的,無論是誰贏…都是我不願看到的,我該如何做?只能當個旁觀者嗎?
我愛羅…求求你,停止這場無謂的戰鬥吧! 
然而,戰鬥卻不會因為他們而停止, 
佐助射出了一苦無… 
「哼…少天真了。」
苦無是傷不了我的! 
砂子彈出了苦無,保護了我愛羅,卻在下一秒,佐助冷不防的出現在我愛羅面前,重重的給了
他扎實的一拳… 
「吾…。」好快的速度!! 
我愛羅被擊中了?佐助…這麼強嗎? 
「住手…快住手阿──」
想上前,卻被拉住了。 
「鳴人?」 
鳴人笑了笑,道 
「妳上前阻止會沒命的!」 
沒命?我寧願── 
「我愛羅不會希望妳干擾的!」
鳴人眼神堅定,沁低下了頭。 
我…我到底該怎麼辦?我不要他再殺人了,可是我又不希望他受傷,甚至…是離開人間,
如果他死了,我就──沒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碰〞 
強大的撞擊聲從二人之間傳來,現場出現了濃霧,是誰發出攻擊?是誰被擊中…沒有人看的清楚! 
煙霧,慢慢散開來了,而拉住他們的人是── 
卡卡西!! 
他一出手,又把他們丟了出去。 
「卡卡西老師!」小櫻大喊,臉上出現了笑容。 
卡卡西…如果是他,一定可以阻止的! 
「真是的,佐助你太心急了,雖然我是要你們修練,但不該找這種對手。」 
「哼…現在才出現嗎?你不是一直跟著我們?」
佐助站了起來,相對的,我愛羅也是! 
「………我不打了!」
我愛羅轉身,消失在眾人面前… 
「我愛羅……」
他很少說這種話的…不行,現在不能讓他一個人。 
「沁,妳要去哪裡?」 
問話,沒有回答,卡卡西把眼神望向她離去的方向。 
>這就是…妳的選擇嗎? 
◦ ° ◦ ° ◦ ° ◦ ° ◦ ° ◦ ° ◦ ° ◦ ° ◦ ° ◦ ° 
穿梭在林間,沁慌張的找著他,突然…一個拉力嚇的沁尖叫… 
「別吵!」 
「我…我愛囉?」
還好,他的情緒還很穩定!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腳一軟,卻馬上被我愛羅拉住。 
「謝…謝謝。」
他…怪怪的! 
我愛羅一直盯著她,像在想什麼事情,被看的不自在的沁只能不停的轉換視線。 
「……妳真蠢。」
突然,我愛羅推開了她,她一征。 
「為什麼要追來?你不怕我失控殺了妳嗎?」
看著他許久,沁放鬆的一笑… 
「我想…你一直不把我想當你媽媽的事情放在心上吧?」
不,也許…連我這個人你也從不放在心上。 
「什麼媽媽…我不需要!」 
「你需要…我看的出來。」
因為…我也曾經以為我不需要朋友… 
〝啪〞
我愛羅手一放,把沁困在他雙臂之下,她只能再一征…定定的望著他。 
「妳看到了什麼?不就是一個怪物…我是修羅…這就是我媽媽留給我的一切,妳覺得我需要
媽媽嗎?」 
沁把眼睛睜大,這麼激動的我愛羅讓她有些欣喜。 
「我什麼都沒看到,我只看到一個偽裝著自己的純真小孩。」
笑容,可以給人溫暖與力量我一直堅信著。 
>我會給妳我的所有…我的溫柔…
>我只是想讓你展露笑容,就這樣罷了…
>偶爾…相信一個人不好嗎? 
「我不會後悔,我喜歡你阿…我愛羅。」 
「夠了──」
我愛羅大喊,緊緊的抱住了她,她的身體很溫暖,這種感覺很幸福─如果,這就是幸福的話。 
我愛羅的體溫…是冷的,不,是冰的,好讓人心疼…
但是,我跟你是相同也相反的,我的內心早已沒有了溫暖和力量,
那裡就像你的體溫,是冰的! 
拉開他,給了他一個笑容,然後── 
我……吻了他… 
就連唇都是冰的,我緊抱著你,其實…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妳有什麼目的?快說──』
目的?問我自己喜歡你的理由是什麼?答案明確卻不堪,我害怕讓你知道… 
推開了他,他的砂之面具已經劣掉了大半。 
「對不起!」
彽頭,掩飾我的害怕和不安…只是,他接來下的話讓我再度抬起了頭… 
「我…還是妳…兒子嗎?」
他偏頭,我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好,而可以肯定的是─ 
我並不高興! 
「對不起──」 
於是,我逃了,就此逃的遠遠的…遠遠的…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面的陽光好美麗,屋內的我卻只能深嘆… 
「我該開心的。」
喃喃自語…心裡想著好多好多事情…
前天的事情是歷歷在目,我愛羅的話也回盪在耳邊,原本…我是該開心的! 
可是─我卻躲了他二天,甚至…都快把自己關在房裡了,我果然只是個平凡人… 
「妳在幹麻?」 
嚇!
「手…手鞠…妳不要嚇我。」 
「嚇妳?妳以為是誰?」 
「……妳找我幹麻?」
刻意略過問題。 
「其實,前二天…妳跟我愛羅的事情,我看到了。」 
「妳…看到了?」
我該做何反應呢? 
「我並不驚訝,我知道我愛羅缺乏你所擁有的東西,事實上,我也很喜歡妳的溫柔。」
因為他們是姐弟嗎? 
「而我…也知道妳的想法,沒錯,妳的外表很溫柔,可是妳的內心卻不是那一回事,
我很清楚,但妳想…要是我愛羅知道了妳的內心他會怎麼樣?他一定會氣的殺光所有人,
所以我才要妳別接觸他!」
手鞠說的全是事實也正是沁所煩惱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不懂我自己了。」 
「也罷,妳就別出現了,讓你們淡忘一切是最好的!」
手鞠說完就走了。 
淡忘嗎?忘的了嗎? 
◦ ° ◦ ° ◦ ° ◦ ° ◦ ° ◦ ° ◦ ° ◦ ° ◦ ° ◦ ° 
逃避,不能逃一輩子。
總是會有被抓到的一天… 
「為什麼躲我?」 
那天,我出了房門,才剛踏出一步,馬上就看到了我最害怕看到的面孔。
他在等我嗎?等我自己出房門? 
偏頭,選擇不正視他… 
「說阿─妳不是我媽媽嗎?」 
「我……」
是的,我真的很想當你媽媽…可是─ 
「對不起,我愛羅…」
閉上眼,心卻在淌血,她好想好想殺了自己… 
「其實我…一點…都不愛你。」 
寧靜,凍結了時間… 
「…是嗎?」 
睜開眼,我愛羅的眼神讓她腳軟,只是這次再也沒有人會扶起她。 
>殺了我吧,我已經無法忍受這樣的我了。 
是否會造成兩國戰爭這個問題我也沒餘力去想了,我已經活的那麼辛苦了…不要再
繼續下去了… 
「妳…有遺言嗎?」
我愛羅的眼神又變回從前,不…也許更冷了?而心又更疼了,自以為是救他,卻是傷害他。 
罷了,真的! 
「我一直不敢跟你說的,一直逃避你的,不愛你的理由…因為我不是真的喜歡你,
自從我知道有你這個人之後,我活的更有意義了,因為有一個人…他比我還可憐,
想起他的悲慘,我就覺得我好幸福,很卑劣吧?我拿別人的悲慘當作自己的幸福…
而那個人,就是你─我愛羅,對不起,我一直都抱著這樣的想法接近你,只要接近你
我就覺得我可以活的更開心,傷害了你…真的很抱歉,但是最後…我還是要說聲… 
謝謝你──。」 
「不要…再說了!!」 
妳…和她一樣… 
>姐姐根本不愛你… 
妳…和她一樣… 
我是愛著自我的修羅,再也不會改變… 
〝滴滴……〞 
眼淚,落在地板上─那是她的眼淚。 
「……不,不要哭。」
頭…又開始痛了,該死,真的很該死。 
>我要讓妳停止哭泣… 
砂子包覆住她的全身,沁直視著他,眼淚又滑過了臉頰。 
「動手吧!」
這次真的結束了,太好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我的存在,也許…這也很幸福。 
「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還要靠近我!」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要靠近我!! 
「……對不起…對不起…殺了我吧!」
什麼…都不要多說了,那只會讓我更厭惡我自己。 
砂子,原本應該越來越緊,而我…應該也會越來越痛苦… 
可是─ 
〝啪〞
砂子離開了我,我摔了下來,雖然是這樣卻不感到疼痛…因為─砂子當了我墊背。 
……為什麼?
「你不殺了我嗎?…動手阿…我愛羅…求求你…」
難道我連死亡的資格都沒有嗎? 
抬頭,看到了我愛羅的眼淚…他…哭了!
不…不該是這樣…不要為我而哭! 
「……妳要活下來!」
誰叫…妳曾經給過我可以擱淺的幸福… 
腳步聲漸漸走遠了,留下來的只是那句話─ 
『妳要活下來…』 
我,只能呆望著前方,已經忘記了流淚,那句話還在迴盪…
倒在地上的我已經不想爬起來了─ 
最後…我還是沒死,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死的,從什麼時候…我愛羅變成了我
的重心。 
我讓你流淚了,對不起…我愛羅…… 
也許這也是一種懲罰… 
>我真的…不能死嗎?   
『我要當你媽媽…絕對…不後悔!』 
>對不起… 
                                 我已經後悔了…  
             =EN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心情】夢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