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聖誕夜 x 日魂

 
   此文為:【死神系列】活動系列文ˇ 
  那是在一個寒冷的天氣,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屍魂界特別的無聊。 
 「聖誕節?」那是什麼鬼東西?  
 「恩…聖誕節是西方的一種節慶,傳說…會有聖誕老公公駕著馴鹿雪橇來送乖小孩禮物唷!」 
 盯著她的臉龐,不大感興趣的揉揉耳朵。 
 「桃,妳去哪裡聽到這種奇怪傳說的?」 
 雛森露出一個燦笑…「是書上,你也有興趣嗎?」 
 那是一本紅色封面的書,上面印著Christmas的字樣,字樣下面是一個雪人跟綠色的聖誕樹,中間綁著一條紅色緞帶,看起來十分溫馨,日番谷只看了一眼,就不甚有趣的拉開和室門。 
 「我說妳阿,有時間看這種怪書,還不如去練習怎麼砍虛!」 
 盯著他的背影,雛森對著書本嘆了口氣…。 
 「小白還是那麼的沒情調…。」 
 聖誕節阿,感覺起來就是一個可以擁有很多夢想的節日,雖然在屍魂界,這種傳說鐵定會被人嘲笑,不過…懷抱著夢想,沒有什麼不對吧?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對吧?」 
 對著書中的雪人,她溫柔的笑了。 
X       X        X 
 「聖誕節阿……。」 
 懶懶的看著窗戶外的景色,今天的屍魂界異常的平靜,靜的讓人有胡思亂想的機會。
 日番谷東獅郎,正是這氣氛的受害者,在他的腦中浮出了那本書上的雪人跟聖誕樹… 
 「真是莫名其妙!」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一個奇怪的老人變態的侵入你的房間,做公德般的丟給你一個禮物,
然後呢?小孩子就會很高興,真是蠢弊了! 
 太陽漸漸下山了,日番谷隨手關上了窗戶,就緩緩的躺回被窩裡… 
 還是睡覺比較實際吧! 
 屍魂界的這個夜晚依然十分的平靜。 
X        X       X 
 魂站在鏡子前,拿著針線笨手笨腳的在填補破掉的地方。
 天底下有哪隻娃娃跟我一樣命苦,破掉地方還得自己去填補,
 要怪就怪自己跟錯了人,遽然跟上了一護那個怪傢伙,他根本不懂得珍惜我,
 所以我決定了,我要在聖誕夜那晚將自己送出去,隨便什麼人都好。
 在這之前,當然得好好的打扮修理一番嘍。 
 「好了…」阿阿…看看鏡子前的我,多麼帥氣可愛吶,簡直就太迷人了嘛! 
 「出發了!」 
 >─────…今天的這個夜晚,恩…看起來還不錯啦。  
 「喲,快看看這是什麼?」 
 阿散井戀次,單手提起了魂,上下打量著…。 
 這是…傳說中的娃娃嗎?哼…看起來還真蠢吶! 
 帶回去屍魂界好了,反正凡間看起來也沒啥好玩了。 
 「戀次,你該不會想帶回去吧?」日番谷東獅郎,看起來雖然是小孩,可是卻是最不屑這種絨毛玩具的人。 
 「喔…你不覺得還滿有趣的?」 
 日番谷看了戀次一眼,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沒想到六番隊副隊長,阿散井戀次對這種東西有興趣,真是大開眼界了!」 
 「喂喂喂,你這小不點,別瞧不起娃娃,會有報應的。」 
 日番谷扯出一笑…「報應?那倒滿有趣的。」 
 「你不信啊?聽說阿…娃娃半夜的時候會自由活動,開始進行報復行動,對他不好的人沒有一個人倖免。」 
 搭配著昏暗的閃爍燈光,感覺起來還真有那麼一點詭異… 
 「哈哈…小不點你嚇到了嗎?你表情變了耶…笑不出來了吧?」 
 瞪著戀次的笑,日番谷低咒了一聲轉過身…「你很無聊,回去了啦!」 
 所以說呢,小孩子還是坦白一點比較好。 
 「小不點,不要做惡夢阿!」 
 「閉嘴行不行?你吵死了!」 
 戀次的朗笑搭配著日番谷的低咒…魂的人生開始變的不一樣。 
 X        X           X 
 冒著冷汗,魂從戀次的手中逃了出來…
 這個人的睡姿實在差到極點,我差點被他壓死…
 話說,我魂的人生怎麼這麼命苦?
 我只不過是從一個地獄裡跳到另一個地獄──沒有什麼差別。 
 「阿……布娃娃?」 
 跟走廊上的少女對望了一眼…魂的動作就此定格 
 「遭了……!」 
 事情大條了,還是先溜為妙!  
 「咦?別走阿───」  
 那隻娃娃…雛森眨眨眼,並不打算追上去。
 不過,他去的那個地方,好像是小白的房間呢!
 沒想到小白這麼有布偶緣,她單純的笑了笑走回自己的房間。 
 「呼──」
 拼了命的喘著氣,還好之前訓練有加,逃的速度快的跟什麼一樣,否則我會有什麼後果真是不難想像。 
 嗯?…怎麼會覺得…好冷? 
 「哇───」 
 媽啊!
 緊抓著和室門,魂死命的咒罵著…這是什麼怪風?
 強到讓我想吐! 
 「喂~你死了阿,快起床啊!」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魂不由分說的上前拉住他的衣襟…
 這白髮小子好像在哪裡看過?有點眼熟… 
 奈何,他沒有任何動靜,依舊睡的很安穩,魂再也沒有力氣,只好放棄搖醒他的念頭。
 哼,這種小事…我也能自己來的! 
 強風依舊是強風,不會因為魂的決心而變弱,老天也沒有饒過他的意思,風不減反增強。
 該死啊!…魂無奈的罵著,我是為了什麼離家出走的?是為了尋找我的天堂吧?現在可好了,
 天堂沒找到,反而找到了地獄,難道娃娃沒有人權啊?…唉~的確是沒有。 
 快勾到了…魂伸出那雙袖珍布手,使勁的一拉…
 〝啪〞…一聲,窗是關上了,不過因為反作用力,他的身子狠狠的飛撞到一個懷抱裡。 
 「嗯?…」日番谷動了一下,怎麼覺得…被窩裡有東西? 
 遭了遭了遭了…這是今晚的第四次遭了,怎麼一來到屍魂界我就一直碰到衰事?
 我果然一點都不適合這個鬼地方,雖然…這是我出生的地方。  
 「喂~你是什麼鬼東西?」日番谷翻翻白眼,單手拎著魂瞧著他,魂愣了愣… 
 「呃…我、我…對,我是來找你討命的!」喔~忽然感謝起那個紅頭髮的傢伙,因為他說了一個鬼故事嚇過他,我才能順水推舟! 
 果然,日番谷的臉有些抽搐,一張臉稱不上是好看…。 
 阿哈…被嚇到了,不過…這樣嚇他好嗎?這樣好像有點可憐,明明還是小孩子。
 魂才剛覺得有罪惡感,就看到了日番谷陰沉的冷笑… 
 他、他想做什麼?… 
 「討命是嗎?既然這樣我就先讓你死───」日番谷擺出了投球姿勢,大力的將他丟出了窗戶外,然後拍拍自己的手,冷聲道 
 「渾蛋,別再來了。」 
 「好、好痛……」
 嗚…那個傢伙,遽然這樣對我?
 拍著自己滿是灰塵的身體,頗不甘心的瞪著那扇窗戶…。 
 可惡,我受夠了,凡間的人這樣對我,屍魂界的人也這樣對我,
 我生氣了!  
 「喂~小子,你還有機會改變對待我的方式,否則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知道!」 
 只聽見房間裡傳來了冷哼,他壓根不受威脅。 
 好阿,你這白髮小子,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等著瞧,哼! 
x       x           x 
 「隊長,你昨天沒睡好嗎?」亂菊撐著頭,躺在榻榻米上對著努力工作的日番谷道。 
 「喂~這裡不是妳的房間吧?要睡回去睡啊!」 
 「這裡比較有氣氛…我昨天好像有聽到隊長房間兵兵乓乓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呃……沒什麼啦。」握著筆的手愣了愣,想起昨天那隻布娃娃,他意外的感到不安。 
 「阿…下雪了。」亂菊看著窗外,「這個冬天好像會很冷,我回去拿件外衣…。」
亂菊說完就走掉了,她一走,房間裡顯得更冷清了…。 
 下雪阿…聖誕節快來了嗎?
 聖誕節?遭了,中毒太深,屍魂界哪來的聖誕節呢? 
 嗯?耳朵怎麼有點癢癢的,有人在想著我嗎? 
 「這個冬天…好像真的有點冷。」 
x            x          x 
 「日番谷東獅郎,原來是叫這個鬼名字!」魂低喃著,躲在樹下感受這個冬天的寒冷。  
 那個傢伙,真的夠狠心,我雖然是布娃娃,可是也是有感覺的… 
 「哈揪…」噢~真的好冷啊,我該不會真的要一直待在屍魂界吧? 
 對我來說,這裡的每個地方都是我的惡夢…。 
 「阿…布娃娃!」 
 嘖,那些隊長副隊長都很閒是不是?尤其是這個女孩,總是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我。
 而我,也懶的再逃跑,反正再遭也不過爾爾。 
 「嗨,如妳所見,我可以跟妳對談,把我檢回家吧,我是很稀有的娃娃喔!」
 不忘大大推銷自己一番。 
 雛森驚喜的看著魂,蹲下身笑了笑…「很冷吧?請進屋吧!」 
 阿…這個女孩…。
 好溫暖,她是神…我的女神啊! 
 「請不要客氣喔!」 
 是的,我絕對絕對不會跟妳客氣的!
 因為我是布娃娃嘛! 
x      x        x 
 「妳說,妳跟那個白──隊長是青梅竹馬啊?」吞了吞口水,我窩在她的懷抱裡…。 
 「恩,是阿…」 
 「那…妳知不知道他有什麼弱點?」哼哼…我可沒忘記要你等著瞧! 
 「弱點?」盯著天花板…「阿阿…我知道了,他的嘴巴很敏感喔!」 
 「嘴…嘴巴?」我、我要這種弱點做什麼? 
 「恩,嘴巴…雖然我沒試過,但那是他的秘密呢!」 
 嘖,有這種弱點別人也無法拿你怎麼樣吧?難不成去挑逗你嗎?
 唔…如果無路可走,我會考慮看看。 
 「你為什麼對小白那麼在意?」 
 「為什麼?因為───」因為什麼?「不,也沒什麼…隨便問問。」
 因為…他讓人火大吧! 
 不過,這個女孩真的好溫暖,跟那種人是青梅竹馬真是浪費了! 
 〝喀〞…… 
 「阿…小白,茶都倒掉了耶!」
 雛森連忙轉頭搶過日番谷手上的抹布…。 
 「妳、妳懷裡……那是什麼?」
 怎麼會?布娃娃?遽然是那隻我以為已經消失的布娃娃? 
 嘖,什麼叫做〝那是什麼〞啊,這麼快就把我給忘了! 
 「我是──唔唔唔─放…唔──!」 
 「桃,那個…這個布娃娃先借我一下,茶我等下再重倒給妳!」 
 「啊?小───」阿…小白跑的真快,這也表示…他們感情真的是很好吶! 
x         x          x 
 「咳、咳咳……」掙脫掉日番谷的手,魂就開始難受的猛咳嗽… 
 「說,你為什麼會在桃那裡?」 
 撇了他一眼…「誰叫你要趕我出來,我只好窩在姐姐那裡啊!」 
 「不行,你必須立刻離開!」 
 「欸…你很沒良心耶,外面雪下這麼大……」 
 「誰理你阿!」 
 「那很好,我也不會理你,我要回去找姐姐了!」 
 哼,就不信你能拿我怎麼樣! 
 日番谷的確不能拿他怎麼樣,跟一隻布娃娃生氣實在是幼稚過頭了! 
 「好,我答應你…讓你留下來,不過不准鬧事!」 
 魂轉過身,笑了笑…「沒問題。」 
 「對了,我叫做魂,請多多指教啊!」 
 日番谷冷哼了一聲…「不需要多多指教,因為你很快就會回去你原來的地方。」 
 「嗯?你要送我回去啊?」太好了,我才不想跟這個小鬼一起過我的下半輩子呢! 
 「沒錯,再過二天吧!」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阿…我說要幫桃拿茶的!」 
 魂拖著腮幫子,看著日番谷丟下自己去找他的桃,
 恩…再過二天阿,那不就是凡間的聖誕夜嗎?
 『聖誕夜,我要把自己送出去,隨便什麼人都好。』
 當初,說的很信誓旦旦,什麼人都好?那個小鬼?…哼,算了吧! 
 總之,至少不用擔心會被凍死在這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x        x          x  
 「────…那就這樣,你們走吧!」 
 走出房間,魂才從日番谷的袖子理竄出來… 
 「那就是一番隊隊長啊?不過就是個老頭嘛!」 
 「不是叫你不要出來嗎?」冷眼看向他,日番谷道 
 魂一攤手…「沒辦法,因為剛剛實在很無聊,不出來透透氣會死人的!」 
 「如果你會因為這樣就死掉,那我會很高興的!」 
 「嘖,抱歉的很…我非常的韌命!」 
 是阿…想當初是在一顆藥丸裡,每天都在屍魂界發著抖,害怕會被那些死神給消滅,
 要不是真的很韌命,也活不到現在,更不可能像這樣跟他相遇。  
 啊!忽然覺得…能遇到這傢伙真是太好了。 
 「阿阿…你們果然在一起!」雛森小小的身影又忽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果然?」日番谷有些不屑的瞄了眼魂…「有事嗎?」 
 「喔喔…你知道,明天就是聖誕夜,屍魂界一向沒有慶祝這個節日的習慣,所以我想請亂菊姐姐他們一起開個配對,你會來吧?」 
 日番谷愣了愣…「不,不會…我不會去。」 
 「咦?為什麼?」  
 「也沒有為什麼,只是不太舒服。」 
 「真的嗎?沒事吧?」 
 望向她擔心的臉,「我沒事啦…你們好好玩吧!」 
 「阿…恩,如果好一點就來吧,我們會等你的喔!」 
 等我阿,反正也不可能等得到。 
 「那我先走嘍,好好休息吧!」 
 休息?根本就不必休息…我需要的大概是靜一靜吧! 
 「喂~」這個傢伙…怪怪的!「你幹麻不去啊?你明明好的很!」 
 「別說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樣!」 
 「嘖,我真的不太了解你。」 
 聖誕夜…一護,你們都還好嗎?
 今年的聖誕節,我想…有人會比你們更需要我的。 
x           x             x 
 聖誕夜,如期的來了…今天的我,是要回去凡間,不過我就是死賴著不走。 
 「欸…你這隻布娃娃真奇怪!」無奈的坐了下來,日番谷已經懶的再去扥他了。 
 「算了,以後就不要拜託我送你回去!」皺起眉,還是不太能接受跟一隻布娃娃說話這件事情。 
 所有小孩子玩的東西,我應該都沒興趣才是…他們過於純真,總是活在安樂中,以為玩具就是他們的一切,有爸媽,有歡笑…可笑的是,離這個年紀很近的我,過的卻是另一種生活。 
 桃他們…應該玩的很快樂吧?這個聖誕夜…我很想自己一個人。 
 「喂喂~你不要搞自閉阿,你的表情越來越沉重哩!」 
 ……看來,這個聖誕夜不會是自己一個人…。 
 「你很煩耶,隨便去哪裡都行,別煩我!」 
 「姐姐那裡也可以?」 
 「行,別吵我!」 
 阿勒…看來這傢伙真的鬱悶到不行了,我得救救他! 
 「吶吶…我知道你的弱點唷!」 
 這招也許真的有效,日番谷視線撇向他… 
 「你說什麼?」 
 「恩…就是呢…」魂一個上前撲向他…日番谷一時無法反應,來不及閃開… 
 「咳、咳咳……你───!」搞什麼鬼? 
 阿阿…這是意外啦,我本來只是想用借位的,怎麼知道一個不小心就吻上去了──
 不過,他的表情還真是有趣吶! 
 「聽說你的嘴巴很敏感?」 
 「啥?…」日番谷抹著嘴唇,「誰告訴你的!」 
 「就是…某個人。」笑了笑,很高興他的活力又回來了。 
 「某人?桃吧?」知道的也只有她啊! 
 「這個麻…你可別怪她,她根本沒想到我會付諸行動。」
 雖然那是個意外啦! 
 「嘖……你可不可以別來煩我!」 
 「我說你阿…幹麻過的這麼累呢?今天是聖誕夜耶!」 
 「聖誕夜、聖誕夜、聖誕夜,我真不懂這到底有什麼好高興的?」 
 不過,就是個夜晚。 
 魂愣了愣…「你是不是沒有童年阿?還是童年失歡?」 
 「你說什麼?」該死,早知道就死也要把他送走! 
 「聖誕節…可不是只屬於小孩的節日,只要會幻想的人…都會期待這天的。」  
 是嗎?…我的生活,一向很實際。 
 「那麼,你幹麻不回去現世過你的聖誕節?」 
 「因為…我覺得某人比他們更需要我!」 
 「少抬高自己的身價了,你只不過是一隻布娃娃!」 
 「瞧不起布娃娃,我可是會報復的唷!」 
 日番谷愣了愣,想起了戀次講的那個鬼故事… 
 「嘖,你趕快回去現世!」 
 真是不坦白的傢伙…。 
 「我…會回去的。」  
 今天,就今天…至少不要讓你一個人。 
 日番谷看向魂,心理沒來由的悶。 
 為什麼?不過就是一隻布娃娃! 
 「以前…我曾經憎恨死神,沒錯…那時候真的好恨拋棄我的你們…」 
 日番谷眨眨眼,不打算打斷他的話,只是靜靜的聽著。 
 「可是…到了現世之後,我發現有人願意接納我,他也算是半個死神吧,從那之後…我知道不是所有死神都一樣無情。」 
 魂盯著布偶的腳,看看自己的手… 
 「雖然…我變成一隻布娃娃,可是我也有想要保護的人…。」 
 那個人…曾經是露琪亞大姐,曾經是一護…現在呢?
 抬頭看了日番谷一眼,『明明就是個小孩,還要裝大人…真累。』
 因為這個念頭,所以我願意陪伴你,我是小孩子最喜歡的東西麻。 
 日番谷眼神一暗,逕自躺下… 
 「喂~我要關燈了…。」 
 這個夜晚…好冷。 
 「那我去找地方睡──」我可不指望這個傢伙會讓我和他窩在同一個被窩理。 
 「喂~你是我的布偶吧?過來吧!」 
 魂的眼神亮了起來,真奇怪…這小鬼又不是什麼大胸部的姐姐,我為什麼會這麼高興呢?
 算了,管他的! 
 「請多多指教。」縮進他的懷抱,魂笑著道。 
 日番谷睨了他一眼。「你可不要得意忘形…。」 
 「是、是!」 
 其實…這個夜晚也不是那麼冷! 
X       X       X 
 「哇~白髮小子,你要不要堆雪人啊?」 
 「堆你的頭,還有誰是白髮小子?」 
 日番谷無奈的瞪著魂,「快點,我送你回去現世!」 
 魂眨眨眼,「你為什麼這麼急?我們至少可以堆個雪人再回去!」 
 「你找死啊?要是開發技術局的人發現你,你就哪理都不用去了!」 
 聞言,魂露出了一個奸笑…「嘿~你很關心我嘛!」 
 日番谷的臉上竟出現了一絲的紅暈,他顯得很不自在。 
 「你很煩耶…信不信我把你交給戀次!」 
 「阿阿…那不必了,快…送我走吧!」 
 那個紅頭髮的傢伙,看起來跟一護差不多,就是會虐待我的那型人。 
 日番谷臉上總算出現了笑意,不過卻顯得有些寂寞,他上前打開了入口。 
 「進去吧…。」淡淡的,沒有什麼感情… 
 魂看了他一眼,頗不服的跳上他的肩,輕啄他的唇…
 這個動作馬上引來他強烈的咳嗽…他紅著臉瞪著他, 
 「你在想什麼啊?」該死…這個弱點真是差勁透了!! 
 只見魂慢慢的走進入口裡…回頭露出一笑道 
 「吶…不要忘記我唷!」 
 下個聖誕夜,我一定會來找你玩…這是我們的約定。 
 日番谷愣了愣,考慮要不要把他拉回,但最後他什麼都沒做,
 只是慢慢的看著那扇門阻隔了他們,然後漸漸的消失。 
 日番谷著實愣住了,回過神後才曉得,內心的感覺叫做惆悵…。  
 「好吧…回去了。」 
 日番谷走開後的那個雪地上,出現了二個雪人,一個寫著魂,另一個寫著白髮小子。
 他們都在微笑,為了他們這一年的聖誕夜。 
 下一年,他們還會在這裡相見。……應該吧(?) 
 X           X            X 
 沁言: 
   呵呵,我打完了打完了打完了打完了!(感動流涕)ˇ
   逆王道配對打起來還真有種怪異的感覺。
   尤其是魂吻小白的時候,我竟然腦袋一片空白,總覺得那個景象滿好笑的,
   一個人遽然還會被布偶強吻?真是……XDD
   不過,日番谷小孩子的形象跟魂布偶的形象,其實也滿合的呢!
   能抽到這個配對真是太好了!(笑)ˇ  
   其實這篇文沒有所謂的攻、受之分,在不同的場合中,他們都有可能會是攻或是受。
   畢竟,魂真的不大適合攻小白!(炸)ˇ
   其實魂跟人類配對不是我第一次寫,我之前寫過花魂
   (正確說是魂花,不過因為比較好聽,所以叫做花魂。)
   是花太郎跟魂唷!(笑)←趁機宣傳(炸)ˇ
   我跟魂很有緣呢!(我不要!) 
   難得的甜文第二彈,最近寫甜文的機率好頻繁,有點不習慣。
   打這篇文的時候在聽:南拳媽媽的橘子汽水,跟這篇文的感覺滿一致的,
   很可愛、幸福的感覺,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呢?(笑)ˇ 
   另外,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歡魂,我很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魂很可愛阿ˇ
   雖然個性很差勁,不過如果去看他一些小地方,會覺得他只是比較坦率而已。
   個人覺得他一定很喜歡很喜歡露琪亞大姐,是愛情的那種喜歡吧!
   而且被人拋棄的感覺,他一定很感同身受! 
   阿…扯了好多東西,真是抱歉!XD
   那…就先醬嘍ˇˇ 
   BY.某沁沁ˇ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