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still alone  柒。

 
柒。 第七回 《 哭泣,是沒有用的 》  
  那個早晨,十分的灰暗,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睡不好…
也也許是某人擋住了光芒,所以才顯得漆黑…。  
  不知道該說是今天還是昨天的這個夜晚,顯得特別的漫長。  
  天…亮了嗎?  
「………。」  
浦原喜助緩緩的爭開雙眼,看到的不是往常的刺眼陽光,而是一個坐在他床緣邊的男孩!
他低著頭,看起來像是在睡覺,不過卻又像是醒著的。  
「小朋友,你是誰啊?」浦原沒打算起身,依舊躺在那裡看著他,等他抬起頭。  
「我叫日番谷東獅郎,是王子殿下的弟弟。」  
男孩抬起頭,簡短的自我介紹,那雙眼看起來像是沒睡飽,浦原笑了笑…  
「他不是獨子嗎?」  
「是的,如果只算人類的話,他的確是獨子。」  
浦原挑眉…「你不姓黑崎?」  
「……我沒必要說明。」  
浦原了解的點點頭。「現在呢?不是專程來我房間打坐的吧?」  
「我沒那麼無聊。」日番谷起身走到他身邊蹲下,這個高度剛好和他四目相交。  
「……謝謝你。」簡短的說完三個字,他就用最快的速度轉身走人,讓浦原想開口也沒機會。  
……謝謝我?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沒想到獨來讀往的一護遽然也有弟弟?
雖然不是人類,不過血緣關係應該是斬不斷的,那麼為什麼一護從來沒提起過?
而且從剛剛的眼神相交裡,我看到了感激的神色,感激什麼呢?
看來這個皇宮…不,應該說這個國家,果然怪透了。  
〝碰〞…  
忽然,他聽到樓下有東西被撞倒的聲音,然後是〝咚咚咚〞的跑步聲,
那聲音往樓上來了,還越來越靠近自己…  
浦原下意識的望向空無一人的門口…果不齊然,粉紅裝的女孩出現在那裡。  
「浦原先生,請您請床。」  
浦原跟她對望,她的神色…該怎麼說呢?微微帶點…憎恨。  
「發生什麼事了嗎?」他依然無動於衷,好整以暇的開口。  
女孩的眼中燃燒著憤怒,「這要問你了吧?浦原先生你到底跟王子說了什麼?」  
好可怕的氣勢呢…浦原笑了笑。「他怎麼了?」  
「王子他…他失蹤了!」  
女孩眼中不再染著憤怒,反而被過多的擔憂跟淚水覆蓋。  
「什麼時候失蹤的?」浦原一如往常冷靜,悠哉的不可思議。  
「不知道…昨天王子進了房後,就沒出來過,我真的不知道…。」
女孩的淚水落下,沾濕了粉紅色衣裝。  
「原來你們也會哭泣嗎?」  
「浦原先生,如果王子出了什麼意外,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帶著淚水,說出的話卻可以很鋒利,活像是被威脅的人就是她自己。  
浦原起了身,走到了她身邊。「哭泣,是沒有用的。」
留下這句話,他下了樓,也終於知道那位王子殿下的弟弟,為何要道謝了。  
看來,他們感情實在不好呢!  
望著天空,浦原深吸一口氣,嘴角牽起了一抹深高莫測的笑。
沒有人看的清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過,他本來就是個謎樣的人物,不是嗎?  
X       X       X  
一抹白色的人影出現在離皇宮不遠的郊外,他佇立在小木屋之前,
那雙眼帶著深深的憂愁。  
「雛森……。」緩緩的喊出了一個人名,那是個令他心疼…讓他心碎的名字。  
「小白?…小白…是你嗎?」
燭燈的晃動,讓屋內的雛森直覺外面站著一個人,於是她緩緩的打開木門。  
「小白?」沒有人嗎?難道是我的錯覺?不可能…  
日番谷難過的看著眼前嬌小的身影,  
雛森…我一直都在妳面前阿。  
可是我卻沒有勇氣跟妳說…。  
「奇怪?」真的沒人嗎?看來最近真的太累了…。  
雛森轉過身,小小的腦袋已經被思緒給佔滿了,所以早已忘記自己的家門前有一塊門檻,
就這麼筆直的撞上去…  
「阿……!」好痛。  
突來的疼痛,讓雛森蹲下身皺起了眉頭…雖然她看不到,不過也知道自己的膝蓋肯定已經淤清了。  
「唉~」低聲一嘆,責怪自己的不小心。  
「下次絕對要小心點!」重新站起身,雛森眉頭已舒展開來,她一向是個樂觀而且簡單的人。  
不過才剛剛說完,雛森的頭又不爭氣的撞上門的木板,〝扣〞一聲頗為響亮,雛森都覺得自己的眼前冒出了金星。  
日番谷瞇起眼,實在是無奈到了極點,這個雛森…一個星期沒見果然沒有太大的改變。
不過,我又能奢求她有什麼改變呢?這樣對她反而比較好。  
日番谷再度一嘆,
今天…還是不要打擾她了,見面的越多次,只會越放不開而已。  
「阿…好痛…!」  
「該死,我受夠了…!」  
管他什麼放不放得開的,我只知道不能繼續讓她站在這裡,否則她身上一定會多出不少新傷口!  
「咦?」雛森頓了頓,四處探望著,就算是看不到,她的嗅覺跟聽覺還是能洞察四周的情況。  
「不用找了,我在這裡!」日番谷抓住她的手,免的她的手自己去撞放在鞋櫃上的剪刀。  
雛森愣了愣,爾後樣出一個微笑。「我就知道一定是你。」  
日番谷翻翻白眼「既然知道幹麻不進屋,非得在這裡自殘妳才高興?」  
雛森下意識的撫著頭上的大包,笑了笑。「我沒事的,我只是不小心而已。」  
「據我的觀察,妳每天幾乎都是那麼的不小心!」  
雛森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我…別說我了,進來坐吧!」  
日番谷點頭之後才發現,她根本就看到不到,只好拉著她就往屋裡走,
這樣也好,免的她又撞東撞西的!  
唉~對於她,誰能告訴我…應該怎麼做?  
X       X        X  
沁曰:
  恩,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很想讓日番谷當一護的弟弟,
  可能是髮色都很特別,而且二個人的個性感覺起來就是
  會吵在一起的兄弟,這個故事真的不算是個有趣的故事,
  還滿悲傷的說!(茶)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