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日桃】CANDY。糖果

 
【日桃】CANDY。糖果  
>───────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哈哈哈…笨蛋!」  
空曠的空地響起了孩童們的打鬧聲,他們臉上都掛著無邪的笑容,
少了大人們臉上的憂愁,他們所擁有的東西,就叫做快樂。  
「阿…痛、痛…對、對不起──阿……!」
孩童迎面撞上了個大姐姐,他撫著頭,嘴巴張的大大的,似乎在驚訝些什麼…  
大姐姐笑了笑,蹲下身來,給了他一個肉包子。
「來,給你吃…你要不要緊呢?」
末了,還不忘關心孩童…  
看著大姐姐的親切笑容,孩童臉一紅,匆忙的搶過肉包子就跑走了。  
看著孩童的反應,雛森有些恍惚,她聳聳肩,繼續向前走去。  
「…這裡還是沒變。」  
>──────究竟是過了多少時間? 漸漸淡忘的那些日子  
「雛森…妳晚回來了!」  
雛森拉開木門的那瞬間,一個滿頭銀髮的男孩竄入眼簾…她笑了笑。  
「對不起唷…來,這是午餐。」坐到了他的身邊,我拿了個包子遞給他…  
「拿去吧!」  
日番谷一愣一愣的看著雛森…  
>───她的笑容…變了…  
猛然一甩頭,日番谷用力的拉開那扇無辜的木門。  
「我出去了。」  
「咦?小白…你要去哪裡?…午──」  
「我不吃了…還有,不要叫我小白啦!」  
〝碰〞…門關了。  
雛森高舉的手放了下來,望著木門…她開始沉思。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呢?為什麼他看起來好像很生氣?
今天,是藍染隊長特地放我假,我才能跟他回來這裡看看的…  
>────是不是你離我遙遠的關係 關於你 我越來越不了解   
X           X            X 
日番谷找了一個無人打擾的河畔坐著,太陽要下山了,他的心情也像這太陽一樣…
越來越下沉…  
「……真是的!」有些無奈,有些感嘆,有些不甘…
日番谷拿起石子就往河裡丟…  
記得這裡是以前我跟雛森常來玩的地方…重回舊地,卻只剩下我一個人。  
「唉~」
低下頭,清澈的河水上浮出雛森的笑靨…
她的笑容變了,不再是那個…只對著我笑的雛森…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妳尊敬妳的隊長,無時無刻…想著他、擔心他、關懷他…
那麼…妳是否也愛著他?妳的笑容…究竟是為了誰而綻放?  
「真煩!」又投了個石子到湖裡去,湖水起了漣漪,落葉隨著波浪越飄越遠,
而河裡倒映的那個笑容卻越來越明顯,清楚的好像就在自已身邊…  
這怎麼可能呢?  
>─────有的時候,妄想也是幸福的…  
「呼~啊…日、日…」  
〝碰〞一聲,有人跌倒了,而且還跌的不輕,臉部直接朝地…肯定痛的可以。  
日番谷閉上了眼,又緩緩的睜開眼,下一秒,他氣沖沖的跑上前…帶著擔心、帶著…心疼。  
「桃…妳沒事吧?有沒有怎麼樣?」急急忙忙的將她從地板上牽起,偏頭看著她佈滿灰塵的面孔,
很仔細很仔細的看著,內心既擔心又著急…  
「手呢?」他又慌慌張張的拉起她的手,沒事…可是也髒了…  
「小…日、日番谷…」  
聽出雛森差點說漏嘴的那個小字,他眉頭微皺,卻只是看著她,想聽清楚她想說些什麼。  
「你剛剛是不是叫我桃了?」  
「啊?」日番谷差點沒跌倒,本來以為她會笑著說〝我沒事〞,這樣的話實在出乎他意料之外。  
「是不是?」她卻很堅持要問清楚…  
「那、那是混亂中…所以才…」難不成她很在意?「妳不喜歡嗎?那我就───」  
「不…不是的…」雛森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很喜歡!」  
>────夕陽倒映著妳的笑容 是為了我…嗎?  
心跳的節奏亂了,日番谷連忙轉過頭…
笨蛋、笨蛋…她說的是喜歡我這麼叫她,不是說她喜歡我啊,我臉紅什麼勁呢!
忽然有種,臉不是自己的…的感覺。  
「阿…妳的腳!」拉住她的腳,發現她的膝蓋在流血…
難怪她的臉、她的手都沒事…  
「妳不覺得痛嗎?」比著那個傷口,我問。  
雛森愣了下,大眼睜得好大,然後紅著臉笑了笑…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有點痛…」
他剛剛東模模西模模的,光是臉紅都沒時間了,哪來的思緒想其他的?  
「痛、痛…」突來的刺痛感使雛森叫出聲,再有些無辜的看向日番谷…  
「你…你幹麻突然…」  
「擦一擦阿…比較不會細菌感染…」連這都不懂,真是…令人擔心的傢伙!  
>─────擔心妳,我希望…那是我的專利  
「喔…喔…」恍然大悟後,雛森抬頭看了看天空…  
夕陽下沉的很徹底…夜晚要來臨了,螢火蟲都跑出來在這河堤上玩耍,她低頭…  
「…小…日番谷…對不起!」  
日番谷征了征…
她果然很在意我的那句〝不要叫我小白〞…  
「算了啦…妳想叫什麼都隨妳吧。」  
>─────反正…也只有妳能這樣叫我。  
「……妳可不可多在乎我一點?」  
當回過神的時候,來不及了…我已經說了!
她用一種錯愕、訝異的表情看著我…
這也是正常的反應吧…多麼,莫名奇妙的話!  
拉住恍惚的她,我眼神堅定…
「我跟藍染,妳要選哪一個?」  
「什、什麼?」雛森腦袋一片空白…「我…不懂。」  
「不懂也要懂…因為我───」喜歡妳!
開不了口…真是!
放開了她,日番谷又沉陷自己的懊悔中…  
>─────你在做什麼呢?日番谷 東獅郎…  
「欸…」雛森搓了搓他的肩…「打起精神來嘛!」  
>───我要怎麼打起精神啊?如果是這樣,我還寧願回去當我的十番隊隊長,再也不跟妳見面  
「這樣好了…我表演魔法給你看!」她的語氣輕快,我轉過頭…  
「什麼魔───」法…  
咦?───咦?  
>────像糖果一樣甜的魔法 那是屬於妳的魔法嗎?…  
「那個、有螢火蟲耶!」雛森笑著跑向螢火蟲堆,雖然看起來是在趕螢火蟲,
看到她荒張害羞的樣子,日番谷嘴角掛上了一個笑  
「小心點…別──」跌倒  
「阿~~~」  
沒錯,跌的很徹底…日番谷也笑的很開懷…  
雛森爬了起來,在一推螢火蟲裡掙扎…  
「你……」無辜的看著他,沒想到他會這麼沒同情心…  
日番谷背著她,蹲下身…  
「上來…」  
「什…?你要背我?」雛森眨眨眼。  
「對。」臉上滿是笑意…從來沒有展露過的笑容。  
「謝謝。」  
  走在無人的河堤旁…看著營火蟲圍繞我兩身旁…  
忽然漾起的笑容,像糖果那般的甜……  
「欸~~」  
睡著了……。  
「謝謝妳的吻…桃。」  
在他背上的雛森,睡得安穩…臉上的紅暈泛著甜意。  
>────好甜好甜 是桃子的魔法唷!  
後記:  
難得的甜文,希望你們會喜歡(當然是不太可能的!)  
呀~這篇完成的時候我爸在趕人~那就先醬!  
回覆請按兩者都要!  
2005/5/22  candy。糖果  ‧夜澄沁‧ 
舊文重貼,在整理倉庫(WORD)的時候發現的文, 
我遽然寫過日桃的甜文耶,真是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炸)ˇ 
不過這篇看的出來甜的很不自然,我當初在想什麼呢?(汗)│││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