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赤龜】035.機率


【赤龜】035.機率 
 ────…有人說,兄妹相戀的機率是百分之二十。
 ────…那麼…兄弟相戀的機率又該是幾分之幾呢? 
                             ────…035.機率 
 不知道是從幾歲開始,當我注意到的時候,弟弟已經闖進我的世界裡了,
 在他還沒出生的時候,我是爸媽唯一的兒子,他們永遠都只會看著我,
 我將這件事視為理所當然,可是當弟弟出生之後,爸媽的目光不再放我在我身上,
 一種地盤被搶走的危機意識讓我對弟弟感到極度厭惡,
 我討厭他搶走我的玩具,我討厭他有意無意的哭鬧,我討厭他搶走我的爸媽 
 可是,我卻很喜歡他天真無邪的笑容。 
 每當他那樣看著我的時候,濃濃的罪惡感會將我掩埋,
 然後我會補償性的拉著他的手,儘管我還有一大推的功課要寫,還是會陪他一起玩到睡著。 
 媽媽說,弟弟跟我的感情很奇妙,在爸媽面前我對弟弟總是很冷漠,可是私底下卻很照顧他,
 媽媽常笑說,我有奇怪的戀弟情結,而且那樣的感情還不願讓別人知道,
 我只是不喜歡看他哭泣,不喜歡看他孤單,久了之後,才發現那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那樣的習慣改不了也戒不掉。 
 「說到這個我就氣,和也第一個叫的人遽然不是媽媽而是哥哥!」 
 媽媽常常在客廳這麼對我抱怨,弟弟那時也在場,但他聽不懂我們之間的對話,
 只是對著我跟媽媽傻傻的笑著,我看了媽媽一眼,對於這件事情我有幾分的得意,
 這代表我在弟弟的心中跟媽媽一樣重要吧?不,搞不好比媽媽還重要,
 雖然心裡很高興,可是倔強的我還是不屑的回道  
 「我才不喜歡弟弟呢!」 
 媽媽會笑著望著我,她很清楚我在說謊,因為她是我媽媽,
 可是我的朋友是看不出來的,他們到現在都覺得我恨死我弟弟了,
 無所謂,我對弟弟的疼愛不需要表現給外人看,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 
 「赤西,你已經十一歲了,弟弟這麼粘著你好嗎?」 
 某一天,我跟班上一個女同學一起回家,她這麼問了我,會這麼問的原因,
 是因為弟弟每節下課都會來我這裡報到,說真的,我並不排斥,雖然我總會
 裝出一副很困擾的樣子。 
 「我當然也覺得不好阿,不過妳不是也很喜歡我弟弟嗎?」 
 每次當弟弟來班上時,班上的女同學總會圍著他打轉,三不五時就會拿出躺果餅乾奉上,
 而那個女生就是其中的一個。 
 「是阿,他總是好害羞的樣子,真的好可愛,不過…這麼黏哥哥的弟弟我倒是第一次看到,
 這樣對你弟弟不好喔,這樣他就沒辦法交新朋友了。」 
 女生的思想比男生成熟,我總算體會到了,是阿…今年9歲的弟弟好像沒有任何朋友,
 他的生活圈似乎…只有我,而我呢?卻有各式各樣的人。 
 雖然我很喜歡弟弟,但也知道不能這麼自私的將他綁在身邊,
 於是我開始躲他,下課就跟朋友出去打球,讓他沒有機會找到我,
 放學就參加足球的社團活動,不到六點是絕對不回家,
 久了之後,弟弟果然不再來找我,雖然放假的時候他還是會持著笑容跟我聊天,
 但是聊的內容都是他交的那些新朋友,沒有我的那些新生活。  
 當我看到他說話時露出的燦爛笑容,心裡雖然會很開心,卻也有些不平衡,
 畢竟他以前的生活只有我,現在…卻有了別人。  
 「沒關係,只要你快樂,那就好了。」…我這麼對自己說。 
  X────────────────────────X 
 時間過的好快,我們兩個都上了高中, 因為某種因素,上國中之後我就不住在家裡了,
 已經有幾年不曾看到弟弟了?
 好像有二年了吧…因為國中有很多的活動、很多的朋友、很多的功課,
 甚至,我交了女朋友,所以跟弟弟碰面的時間越來越少,就算有也是短暫的接觸,
 像現在這樣好好的看著他幾乎是沒有。 
 「……好久不見。」 
 他…該怎麼說?變的比以前更成熟,也更…漂亮了,
 雖然我知道這不是形容男生的詞,但是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你是誰啊?我認識你嗎?」 
 我驚愕的看著他,他的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我知道他認識我,只是…… 
 「你還在為我搬出去的事情生氣?」
 不會吧,都已經二年了耶,我以為時間會讓你平復。 
 「沒有阿,我哪有生氣。」
 他撇過臉,就是一臉的口是心非。 
 「赤西和也…」 
 「不好意思,我已經改成母性了,我現在叫做龜梨和也!」 
 「咦?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他冷冷的眼眸對上我,說出的話讓我心頭一緊。
 「因為你一點都不關心我啊!」 
 說完,他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了,我愣在那裡久久無法言語,
 一點…都不關心他?不,我很關心他…只是…只是…
 我不曉得那樣的關心究竟…是什麼? 
 小時後沒有想這麼多,只是想要照顧他,想要疼愛他,
 但是上小學六年級後,我發現…對弟弟的感覺變了,
 變的…非常不一樣,我不再確定那樣的感情是兄弟之情,
 或許我是膽小的,所以我搬了出去,轉移目標似的交了女朋友,
 認識了很多很多的人,刻意忽略自己心底最真的感覺。 
 「我做錯了嗎?」…那一天,我不停的問著自己。 
 X─────────────────────X 
 「我最討厭哥哥了!」 
 再度見到那張熟悉的面孔,說真的,我有種想哭的衝動,
 已經有二年了,沒有哥哥的日子已經有二年了,
 這二年,我不斷的充實自己,脫離了哥哥,我的生活圈一下子變的很廣,
 交了好多朋友,什麼事情都試著一個人面對,因為我知道…哥哥已經不會笑著在家等我,
 更不會頃聽我的心事了,好像是一年前吧,我不再喚他為哥哥,而是直接叫他
 的全名,常常在媽媽面前,〝赤西仁〞〝赤西仁〞的叫著,媽媽沒有罵我,而是用一種
 奇怪的眼神看著我,好像在說:「這是何必呢?」,而我總是忽略那樣的眼神。 
 「和也,你要不要姓媽媽的姓?你知道…你祖父很在意沒有繼承人這件事情的。」 
 母姓…龜梨…和也?也就是說,我跟哥哥會姓不同的姓?  
 「好阿,那就姓龜梨吧。」 
 改名已經改了一年,當赤西和也這個名字都已經快要被遺忘的時候,
 哥哥卻出現了,赤西仁…他就站在我面前,他似乎變的…更好看了,
 但…那雙眼睛卻不再像以前一樣單純。 
 那算是我的任性吧?我並沒有生氣,真的沒有…我只是,只是很難過而已,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遠離我,為什麼要將我驅逐出屬於他的世界…。 
 我想接近你,可是你卻總是把我推開…這是為什麼?
 你知道嗎?我對你存有好多好多的疑問,那樣的疑問會有解答的一天嗎?會有嗎? 
 X─────────────────────X 
 「媽媽…我想搬回來。」 
 「咦?為什麼?」 
 「前鎮子妳的腰不是受傷了嗎?況且,我考上的大學離家裡比較近。」 
 「我說你這小子…根本就是想回家白吃白喝吧?」 
 媽媽雖然嘴上挖苦著,但語氣理不難聽出她的欣慰。 
 「仁,你應該有成熟一點了吧?」 
 「什麼叫做應該啊?我本來就很成熟啊!」 
 聞言,媽媽很不給面子的笑了起來…
 「你?成熟?以前你還有戀弟情結的時候阿───」 
 「好啦好啦…算我輸了,妳到底要不要我搬回家啊?」 
 「這個家本來就是你的,什麼時候回來都行!」  
 「嗯…。」 
 掛上電話,仁的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容。 
 搬回家當然是有目的的,但是絕對不是媽媽想的這麼單純…
 至於是為了什麼,答案不是很明顯易見嗎?
 我赤西仁想做的事情就非得達成,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方式! 
 X─────────────────────X 
 「什麼?妳說什麼?」 
 「唉呀呀…和也,你吃飯就吃飯,不要亂噴,很髒的!」 
 媽媽好整以暇的坐在電視機前頭吃著飯,她正在看她最喜歡看的〝少年俱樂部〞,
 每次看這個節目就囔著希望裡面其中一個小孩可以當她的孩子,精神會異常的專注。 
 「不是阿,媽…赤西仁那傢伙要搬回來?為什麼啊?」 
 「和也,仁好歹也是你哥,搬回來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可是…哪有人這麼突然的?」 
 「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樣就有人照顧你啦,你們還可以順便敘敘舊,多好啊!」 
 「照顧?我才不需要他照顧。」 
 「好好…媽都知道,不過媽最近腰有點酸,你哥是要回來幫我忙的,你忍心讓媽勞累過度嗎?」 
 媽媽說完還諾有其事的用泛著淚光的眼眸看著龜梨,龜梨也只能嘆了一口氣道 
 「好啦,我知道了。」 
 媽媽聽到回答,立即轉頭開心的看著她的少年俱樂部,一點也沒有察覺龜梨低落的心情。 
 他要搬回來了?為什麼?
 真的是為了媽媽嗎?為什麼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如果他回來了,那我該怎麼面對他呢?
 煩,真的…好煩! 
  X─────────────────────X 
 「我的小龜龜~起床嘍!」 
 大家好,我叫赤西仁,是龜梨和也這傢伙的哥哥,今年二十二歲。 
 「誰是你的小龜龜,給我滾出去!」 
 跟往常一樣,我的小龜龜今天也是呈現易怒的狀態,輕鬆的閃過飛來的枕頭,
 好整以暇的靠著門扉笑道… 
 「既然不喜歡我叫你小龜龜,那你就該認命的叫我一聲哥哥吧?」 
 床上的龜梨已經下了床,對著鏡子自戀的整理起頭髮。 
 「你搬回來都已經二個月了,難道還沒放棄嗎?」 
 「放棄?」仁邪邪的笑了笑…「你是指放棄什麼?」 
 「放棄什麼?當然是放棄要我叫你哥哥的念頭阿,不然你還能放棄什麼?」 
 「我的小龜龜…」仁很清楚的看到龜梨臉上出現陰霾的表情,他笑著繼續道…
 「你知道,我可是從來就沒有放棄要把你吃掉的念頭喔!」 
 「赤西仁,我限你三秒以內離開我的房間!」 
 跟龜梨很熟的都知道,可以讓龜梨怒吼的事情是少之又少的,
 可是仁搬回來的這二個月,這樣的情節就已經不知道上演過幾遍了,
 連二個人的母親都搖頭,對他們這樣曖昧的情景習以為常。 
 「小龜龜,你最好是動作快一點,否則上學會遲到喔!」 
 仁臨走前還不忘親切的提醒龜梨,他笑著走回餐桌,然後好整以暇的和媽媽共享早餐。 
 「仁阿…你就不能一天不惹你弟生氣嗎?」
 媽媽終於看不下去,為自己的小兒子抱不平了,每天看到仁這樣玩龜梨,
 任誰都會覺得龜梨很可憐。 
 「我哪有阿…」仁喝著牛奶,笑的可奸詐了…
 「我這叫做疼愛他,我要填補他空虛的心靈啊!」 
 說完,一對母子在餐桌上笑了起來,直到龜梨穿著制服現身,他們才停止笑意。 
 「和也,你只剩五分鐘耶,這樣來得及嗎?」
 媽媽抬頭看著時鐘,臉上沒有一絲慌張。 
 「當然是來不及啊!」龜梨坐了下來,「要不是某個人一直吵我,我早就出門了!」 
 任誰都看的出來,龜梨是帶著滿腹的怨氣在咬土司的,好像土司就是那個吵他的人。 
 「這樣想你就錯了…」仁絲毫沒有一點愧疚心…「如果我不叫你,你現在還在床上吧!」 
 「是喔,那還真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去死啦! 
 「我可是你摯愛的哥哥,一點小事不算什麼。」 
 「你………算了,懶的跟你說!」龜梨放棄吃早餐的念頭,有這傢伙在他根本沒辦法吃。 
 「懶的跟我說?怎麼這樣…我本來還想載你去學校的,這樣你一定來得及的說!」  
 「咦?」龜梨愣愣的看著一臉奸詐的仁,他真的快要恨死他了! 
 「沒關係,我不需要,遲到就遲到嘛!」總比欠他一份情好! 
 「和也…」這時,媽媽開口了。 
 「什麼事?」 
 「讓哥哥載你去吧,你可是沒有遲到紀錄過的,這樣對你不好。」 
 這下好了,媽媽都開口了,龜梨還能有什麼推遲的藉口…
 仁笑著拿出鑰匙在龜梨面前晃了晃… 
 「太好了,我的車可以派上用場了。」 
 龜梨憤恨的瞪著眼前的仁,不知為何他覺得他的笑容可惡的像極了惡魔。 
 「走啦!」龜梨生氣的走出了屋子裡,在外面的他拼了命的咒罵著仁。 
 仁看著他甩門出去的背影,臉上的笑容始終沒有退去。 
 「媽,那我們出門了。」 
 「好。」 
 媽媽看著他們出去,感動的嘆了口氣,
 能這樣真是太好了,雖然跟小時後的相處模式不太一樣,
 但…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和平吧? 
 X─────────────────────X 
 「龜梨,你哥哥好帥喔…」
 「對阿,叫什麼名字啊?」
 「讀什麼學校啊?那種王子的氣息…一定是明星學校吧!」
 「哇~好厲害喔!」 
 搞什麼鬼!
 龜梨才剛剛坐下來,一旁的女同學全都像發了瘋似的圍上來,
 用少女漫畫般的語氣談論著自己的哥哥。 
 搞什麼?怎麼會有人說他是王子?他離王子還很遠,離惡魔還比較近一點! 
 「他是我哥哥。」沉著臉,她們沒有看出我的不悅,高分貝的驚呼著… 
 「真的?好好喔…好帥的哥哥,你們的感情很好吧?你媽媽好會生,你們都好帥耶!」 
 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龜梨暗自喊累…「不好意思,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真的不熟,都是他自己靠過來的! 
 「不熟?他不是載你上課?」 
 「那是他的一相情願!」 
 話才剛剛喊出,老師已經持著燦爛的微笑站在我面前了。 
 「龜梨同學,你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宣布嗎?」 
 「沒、沒有。」 
 「很好,那請你站著聽課。」 
 「是!」 
 緊握著課本,暗自在心底發誓,今天一天,要是我跟那傢伙說任何一句話,我就不叫龜梨和也! 
  X─────────────────────X 
 跟啞巴說話是什麼感覺?赤西仁深深體會到了。  
 「小龜龜…你說句話麻!」 
 龜梨只是盯著電視,壓根不理一旁閒的發荒的仁。 
 「小龜龜?龜?龜梨?我的胞弟?親愛的弟弟…喂~你理我一下好不好?」
 仁終於沒耐心了,但是龜梨就是吃了秤駝鐵了心,就是不打算回應他,連正眼都沒瞧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不到我啊?這麼說…我可以對你上下其手也沒關係嘍?」 
 龜梨的眼神飄移了一下,似乎有些動搖了,仁看了他一眼,將自己的位置移到他身邊。 
 「你真的無所謂嗎?你不說話,那我就當作你是默認嘍!」
 仁說完,就作勢要吻他,龜梨也沒有閃躲的意思,那眼神好像是在說:你有種就吻啊! 
 仁邪邪笑了笑,他們的距離好近好近,近到能夠聞到龜梨身上淡淡的馨香,
 那是屬於龜梨的味道,以前小時後也常常在他身上聞到的味道。 
 「你以為我不敢親嗎?爸媽可是不在家的。」 
 龜梨眨眨眼睫毛,依舊不肯開口說話。  
 「那我就不客氣了。」仁說完,唇就湊上去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以前交女朋友的時候也有過接吻的經驗,
 可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感覺,龜梨的唇冰冰涼涼的,卻也讓仁想用自己的熱情溶化他,
 這個吻他們持續了很久很久,直到龜梨覺得自己快斷氣了,才掙扎著推開他。 
 接、接吻是這樣的感覺嗎?會讓人喘不氣、心跳加速、全身燥熱嗎?
 為什麼跟以前在報章雜誌上看的不一樣?雖然甜甜的感覺是有啦…
 不、不對,我現在幹麻分析這個吻阿?重點是…他吻我耶! 
 仁悠哉的看著龜梨大口大口喘氣,然後聽到開門聲… 
 「二個寶貝,我們回來嘍!」
 爸媽走進屋裡,今天是爸媽的結婚紀念日,兩個人想必玩的很瘋,
 從媽媽滿面春風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有多開心。 
 「和也做了什麼?怎麼臉紅通通的?」爸爸關心的用手撫上龜梨的額頭。
 「奇怪…沒發燒阿。」 
 「爸,他只是累了而已,我帶他回房間。」 
 仁不由分說拉著龜梨進房,二老疑惑的看著他們的背影發愣。 
 「奇怪…他們感情怎麼突然變好了?」 
 「一定是他們想通了!」 
 「……大概吧。」 
 二老相視而笑,他們最大的盼望不就是這樣嗎?
 看到兩個兒子平平安安的長大,然後和睦相處。 
 X─────────────────────X 
 回房間後,仁立即關上了房門,但是並沒有放開龜梨,
 而龜梨也默默的沒有開口。 
 「不開口要我把手放開嗎?」 
 龜梨愣了愣,依舊無語。 
 「喂~你到底怎麼啦?該不會是為了早上的事情生氣吧?」
 怎麼會,我已經這樣鬧了他二個月了啊,還是他累積過度,終於爆發了? 
 「龜──」 
 「你真的很煩。」 
 龜梨終於開口了,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仁的心冷了一大半。 
 「你知道嗎?因為你…我的世界開始變的一團亂,所有事情都不在我的計畫之內…」 
 聽了他的話,仁放開了他… 
 「那你剛剛…為何不反抗?」 
 「因為…」龜梨無奈的看向他…「因為我以為你不會……吻我。」 
 仁笑了…「為什麼這麼篤定?」 
 「因為…我們有血緣關係啊!」 
 仁愣了愣,是阿…我們有血緣關係,但是…決定要搬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想清楚了,
 就算是親兄弟,就算…是不能公開的戀情,我就是非他不可了。 
 「那你認為,我會因為你覺得我很煩就放棄嗎?」 
 「放棄?」龜梨冷哼…「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 
 「我想要的就是你,完整的…你。」 
 龜梨的眼對上了仁的,然後他飛快的將眼神移開。 
 「爸媽他們…不會接受的。」 
 「那我們就保密,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願意的話…到最後,他還是那麼的可惡,遽然把決定權交給我,
 這可是全世界最困難的難題。 
 「跟你在一起之後,你還會不會欺負我?」 
 「咦?」仁偏頭想了想…「會吧。」
 欺負他真的很好玩,他的反應可愛的讓人想疼惜。 
 「你───」 
 「可是,我會好好愛你。」 
 看到他這麼認真的表情,龜梨臉不禁紅了起來… 
 「你、你別說的那麼認真,我會被騙。」 
 「我沒有騙你阿…我真的會──」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答應就是了。」 
 「真的?」 
 「恩…只要你別再說出那種噁心的話。」
 『噁心的話』其實就同等於『讓我招架不住的話』。 
 「原來你不喜歡我說啊?那我以後會多說一點的。」 
 「咦?不、不用了…真的。」
 那種話聽多了會讓人溶化的,絕對不行。 
 「龜,你真的好可愛唷!」
 仁說完就將他撲倒在床上,龜梨只能吶吶的喊著… 
 「別這樣…我快喘不過氣了,拜託──」 
 龜梨雙手合掌,眼眸中閃著無助的希冀,仁看著這樣的他也只能投降,他勉為其難的起身道 
 「你明天還要早起吧?我會來叫你起床的。」 
 然後就消失在龜梨的房間裡了,躺在床上的龜梨滿臉通紅,他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臉。
 怎麼會演變成這樣?本來不是說好不要跟他說任何一句話的嗎?現在呢?
 遽然還答應跟他在一起…我是怎麼了?龜梨和也,你一定是瘋了…沒錯,你一定是瘋了! 
 這個夜晚,龜梨一晚未闔眼,因為只要一閉上眼,滿腦子就都是仁的臉龐,
 這對龜梨來說,就像是甜蜜的折磨。 
  X─────────────────────X 
 不知道為什麼,在天快亮的時候睡意忽然全都擁來了,
 不知不覺中龜梨睡著了,睡著的時候照理來說應該是不會有任何意識的,
 但是他卻有一種被人抱在懷裡的錯覺,那種感覺意外的並不討人厭,
 『如果能一直停留在這一刻,那就好了。』他如此的想著。 
 「我的小龜龜,請床嘍。」 
 「哇~~」 
 龜梨一睜開雙眼就是大叫,還好仁動作快的摀住龜梨的嘴。 
 「幹麻忽然尖叫?我有長的這麼可怕嗎?還是我太帥了,所以你尖叫?」 
 看著仁近距離的笑臉,龜梨掙扎著想掙脫出他的懷抱,仁看著他因為掙扎而涨紅的臉笑了。  
 「小龜,你臉紅通通的,像蘋果一樣,好可愛!」 
 這個人是變態嗎?──龜梨看著他的燦爛到不行的笑容想著。  
 「我、咳…放開我!」 
 經過龜梨的提醒,仁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還沒從龜梨嘴上移開,他連忙放開了他。 
 「阿…對、對不起喔,我忘記了。」 
 「你差點害死我。」
 連咳了幾聲,龜梨才定眼看著眼前的仁。 
 「誰說你可以躺在我的床上抱著我的啊?」 
 「咦?」仁故做思考的看著天花板…「這個麻…你也沒說不行啊!」 
 「我…我是沒說過。」龜梨低下頭,露出敗給他的無奈表情。 
 仁看著他笑了笑…「你知道嗎?我好想就這樣一直抱著你。」 
 我不會放手,絕對不會,如果你推開我,那我會很努力的拉住你,
 絕對不會讓任何事情拆散我們。 
 「昨天…你是認真的嗎?」龜梨不敢看仁的眼睛,他的眼神好燙人,燙的讓人手足無措。 
 「你懷疑我嗎?」仁知道龜是刻意不看著自己的,而他也不強迫他,
 其實,只要他還能這麼看著他,那就夠了。 
 「當然不是…」龜梨有些猶豫…「只是我們…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在很多時後,我是膽小的,我害怕著那樣的不定數,我害怕…會永遠失去你。 
 「要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我不要!」 
 幾乎是下意識,龜梨對自己衝口而出的話感到些微震驚,對上仁的眼神時,
 他看到他的眼裡寫滿了疼惜和感動。 
 「你看吧,所以說那些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你也喜歡我。」 
 「我也…喜歡你?」龜梨低頭反覆想著這句話,想了解他、想靠近他、不想失去他,這樣是否就是喜歡?我不知道…從小到大我沒有碰觸過愛情,自從仁離開家之後,我就一直活在虛偽的世界裡,不再像以前一樣坦率的表達自己的情感,現在呢? 
 「如果你不確定,至少要讓我待在你身邊,讓你發現你是愛我的,好嗎?」 
 聽了這番話,龜梨點點頭,對他露出了一個許久不曾見過的燦爛笑容。 
 仁立即將他擁入懷裡,輕輕的他額上留下淡淡的一吻,兩人同時抬頭相視而笑… 
 我將幸福的鑰匙交給你,等著你開啟的,是一段雖然有缺陷卻也甜蜜的愛情。 
   X─────────────────────X 
 多虧了仁叫我起床,今天上學又差點遲到了,最後還是在媽媽的逼迫之下,
 乖乖的讓仁載我去上課,坐在後座,我的手一直緊握著後面的手把,
 雖然有了早上的那些承諾,但是過多的矜持使我有些害羞,也許該說,
 對於這樣快速的變化,我還沒完全習慣吧…。 
 「小龜,你真的有上車嗎?」 
 他會這麼問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的身體幾乎都沒有碰觸到他,保持好一段距離。 
 「你、你騎車專心點。」 
 為了掩飾不自在,只好隨便說幾句話敷衍,他也體貼的沒有再開口說話,
 從後座看著他的側臉,隨著風可以聞到一種清爽味道,那是屬於仁的味道,
 我知道我應該不顧一切的去愛他,但是…但是… 
 「小龜,到了。」 
 「喔…好。」 
 連忙下了車,調了調背包才定眼望著他道… 
 「再見。」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那表情有些許的無奈。 
 「為什麼離開房間之後,你整個人都變了?」 
 「咦?變了?什麼意思…」 
 仁靠近了我一些,輕輕的在我耳邊道 
 「你變的…很像一個害羞的新娘。」 
 害、害羞的新娘…?!
 龜梨眨眨眼,他覺得自己的臉肯定已經紅透了,他退後了一步,吶吶的道… 
 「你、你別開我玩笑了,快走啦!」 
 仁臉上的笑容雖然很可惡,但是我的心卻因為這個笑容而感到暖暖的,無法言喻的幸福。 
 「好,那你去上課吧…別太想我喔!」 
 「誰會想你啊!」 
 話還沒喊完,他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學校。  
 真是的,一大早就被他這樣鬧,心臟哪能受得了…
 看著他離去的那個方向,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X─────────────────────X 
 有人說,這世界上不會有百分百的幸福,幸福到最後都將成為虛幻,你認為呢? 
 「自助旅行?」 
 看著爸媽的臉,我再度低頭看著手上的傳單。 
 「沒錯阿,我們全家很少聚在一起,不如趁這個暑假,我們去自助旅行好不好?」
 爸爸興高采烈的說著,我則偷偷的瞄了一旁的仁一眼。 
 仁也在看傳單,但是沒有任何反應,應該說從回家到現在他還沒有開口說過任何一句話。  
 「和也?和也?」 
 「啊?什麼事?」 
 「你在幹什麼?心不在焉的。」 
 看到媽媽疑惑的眼神,我連忙搖頭道 
 「沒什麼,那麼決定去哪裡玩了嗎?」 
 「已經決定好了,是爸爸朋友開的一間農場,他還說可以免費把別墅借給我們住。」 
 「這樣阿…那很好阿。」
 一邊說,一邊偷偷的看著仁,仁雖然是睜著眼睛的,但我卻覺得他像是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雙眼無神的讓人擔憂。 
 「那仁呢?覺得怎麼樣?」 
 三雙眼睛同時看著仁,仁這才像醒了似的淡淡回道 
 「我沒有意見,媽…我先上樓了。」 
 仁說完就起身消失在客廳裡。 
 「咦?仁這小子是怎麼了?難不成…和也,你跟仁吵架了?」  
 聽到媽媽的問話,我搖頭…「沒有,我們沒有吵架。」 
 「那這小子是怎麼了?難道是失戀了?」 
 失戀了?我挑了挑眉,將視線移向樓上那個略顯陰暗的房間。
 仁怎麼了?坐在這裡猜測,還不如直接找他問還比較快,打定主意之後,他起身上樓。 
  X─────────────────────X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