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洗牌 x日雛

 
>>────── 回憶當初我們的好與壞 才發現其實 快樂大於悲哀 
「雛森…」 
輕輕一聲呢喃,一抹白色身影出現在她的身邊。 
躺在床上的她,臉上沒有一絲痛苦,但也沒有一絲生氣,像是死掉了一般… 
好安靜、好安祥… 
「喂~睡夠了沒?醒醒……」
無力的握住雛森的手,日番谷只覺得自己的心在泛疼,揪在一起,沒有法子解開。 
已經幾天了?妳遲遲沒有醒來…自從藍染走了之後… 
>─────什麼時候,可以再看到妳的笑容? 
為了妳的笑容,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但─── 
「妳要醒來唷…雛森!」 
無論如何…!! 
踏出房間,再次碰觸到那刺眼的陽光… 
代表著,一個戰爭的到來…… 
X         X           X 
藍染的事情依舊沒有什麼進展… 
「嗚哈~~好睏喔!」亂菊大大的打了個哈欠,看起來酒意未褪,還呈現在迷濛之中,
藍染和銀走了之後,改變了許多東西。 
至少,他們都同時讓十番隊的隊長和副隊長變了樣。 
想到這個,日番谷有些無奈的扯出一笑… 
「───各位請先回去吧…」 
看吧!還是這樣的結果… 
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都已經這麼多天了,藍染他們為什麼遲遲沒有動作 
各大隊長、副隊長紛紛散去,日番谷不再多想,隨即走向有雛森的那個房間。 
「雛森,我───」 
頓時禁聲,日番谷瞪著大眼… 
那張守護了好幾天的病床上少了某個人… 
病床上空蕩蕩的… 
雛森她─── 
「可惡!」 
下一秒,他衝出了房間… 
X         X            X 
>──────…我們都曾等待下一張牌 讓落敗的愛 能扳的回來  
「雛森…雛森~妳在哪裡?」 
該死,她傷的那麼重,到底是會跑去哪裡? 
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地方…隨即轉了方向,朝那個地點奔去。 
結果,並沒有讓他失望,只是讓他的心情更加失落而已。 
在不遠之處,他停下腳步,望著那嬌小的脆弱身影。 
為什麼?妳依舊那麼固執?在妳傷的那麼重的時候…妳卻只想著他… 
這裡,是藍染〝假裝〞死亡的地方。 
記得那時候的雛森,機乎快要崩潰,不惜對我刀鋒相向。 
一陣風吹來,那嬌小的身子搖搖欲墬…日番谷趕緊上前扶住她。 
「笨蛋,明明就不能下床,為什麼不好好休息?」 
雛森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微微看向他,那眼神空洞的令人心疼… 
「藍染隊長他…他…在哪裡?他應該沒有死吧?逃走了嗎?」 
「那種爛人妳為什麼要這麼關心他?一直以來…他所表現出來的溫柔都是假的啊!」
日番谷搖著她,每一字每一句都刺在雛森的心裡,他是故意的,希望這樣能夠打醒她。 
「………。」雛森只是任由日番谷搖著自己,沒有任何反抗… 
「你騙我…你騙我,你一定是騙我的,為什麼大家都在說隊長的壞話?為什麼……」
雛森搖著頭對他吼著,她沒哭,可是憤怒卻包圍了她。 
這不像往昔的雛森,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溫柔,找不到笑容,也找不到心了。
她的心早就被摧毀的殘破不堪。 
日番谷的心揪在一起,他試過給她時間平復,他試過好多好多方法讓她忘記藍染,
可是事實卻很殘酷── 
「………雛森桃,我不會再管妳了。」閉上眼轉身,不讓自己有心軟的機會…。 
踏步,他走了。
這次他真的心冷了,做過了這麼多,真的該放棄了…。 
雛森征愣的看著前方,一瞬間軟了下來,跌坐在地上。
武裝已久的心總算崩潰了。 
「對不起…。」 
撫著疼痛的心,就這樣…坐到了晚上。 
x       x         x 
>──── 時間,聽說可以改變很多東西…真的嗎? 
「呵呵…謝謝你們唷!」 
二個月的今天,平淡的五番隊擠進了好多的人。 
修兵、亂菊、花太郎、戀次、吉良…
好多好多人…可是就唯獨缺少了你。 
這是當然的,因為你已經不理雛森了…
在好幾次的走廊相遇,我們的插身而過…
你始終沒有開口叫我,很顯然…你還在生氣。 
這也是當然的,雛森一直都當做無所謂,裝做我還喜歡隊長。
雖然你一定不知道‧這麼做…是為了你好。 
「阿~隊長!」 
因為隊長一詞,雛森從思緒裡醒了過來,
直直的看進那個人眼裡。 
「你們…」日番谷環視了眾人一眼…「好阿…你們遽然瞞著我在這裡聚會?」 
「呃…日番谷,找你來也沒用啊,你又不能喝酒!」戀次還大剌剌的喝起酒,故意氣他用的。 
「嘖…別把我當小孩!」日番谷一屁股坐下──坐在雛森旁邊。 
雛森被這個舉動嚇到,正想逃避似的挪過去一些時,柚子卻不經意的被他一扯…。 
「?」疑惑的看著他,不懂他究竟想幹什麼。 
日番谷卻沒理她,依然和大家打鬧。 
雛森默默的低頭喝飲料,一直都是默然的,跟身旁的他成了強烈的比對。 
奇怪,這飲料怎麼這麼好喝?冰冰涼涼的,好好喝…。
既然沒事情可以做,那就來喝飲料吧。 
於是她一口一口的灌,直到聚會結束,大家都倒成一片才停了下來。 
而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她喝的好喝的飲料,名字叫做酒。 
x       x         x 
「笨蛋…還是那麼不會照顧自己。」日番谷搖搖頭…面對這張臉他還是沒什麼抵抗力。 
她睡著的樣子,乖順、清純,那潔白的臉頰似乎還透著淚痕,這讓日番谷皺起眉頭…
輕撫過她的臉頰,溫溫熱熱的…好軟… 
忽然,他抽回了手,看了看四周…
還好,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人是醒著的。 
「真是的……」低頭,埋怨似的瞧著自己的手。 
不是說好了,不要再為妳停留,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絕對不能動搖。
對阿,是絕對…。 
再回頭看看她的臉,嘴角莫名的牽起笑容…
算了,回去吧…這樣不會傷害我,也不會傷害你。 
決定後,日番谷收回視線起身。 
「不…不要走…。」 
忽然,一雙小手拉住了他,力道並不重,隨便一扯就能輕易扯掉,可是── 
日番谷回過頭,雛森那雙大眼正瞧著自己… 
無奈的是,想扯也扯不掉阿…。 
他嘆了口氣,蹲下身…摸摸她的頭道 
「睡覺好不好?…」
他知道,雛森一定還沒酒醒,也許她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
於是他用像是對待小孩的語氣說著。 
雛森卻不耐的搖頭。
「不要…你要陪我睡。」
順便,像貓一樣磨蹭著日番谷的手,安穩的靠在他懷裡。 
日番谷臉一紅,無奈的是他想動也動不了。 
「真是敗給妳了!」
對,我已經徹底的敗給妳了。 
>─────誰能把悲傷重新洗牌 誰能說這不是種安排 
x          x          x 
冬天,已經來了… 
雛森是被冷醒的,她微微的睜開眼,恍惚的瞧瞧身邊的人,
不過這一抬頭可讓她嚇到了… 
「阿~~」雛森摀住了自己的嘴,以免吵醒其他人。 
日番谷?為什麼我會在他懷裡?…
為什麼?唔…不行,越想頭越痛。 
不過也因為她的晃動,成功的吵醒她身邊的人。 
「妳醒了啊……?」
日番谷揉揉眼,不明所以的瞧著臉紅的雛森。 
雛森一看見他醒了,立即跳開來,慌張的看著他。 
「呃…我…日番谷,我是不是做了什麼?真的很對、對不起…我──」 
「算了啦,不用再說了。」
日番谷甩甩自己麻掉的手說著。
一個晚上都維持著同一個姿勢,也難怪會全身痠痛。 
雛森征愣的看著他,抱歉的低下頭。
「我…對不起…。」
為什麼?我這麼沒用?
每次…都只能跟他說這句話… 
「對不起!」再度鞠了一個大躬,緊閉著眼,希望能取得他的原諒。 
日番谷被這個舉動嚇到,眸子也跟著垂了下來。 
「妳…還是老樣子,還是…放不開他嗎?」 
雛森愣了下,抬起頭,逃避似的看著牆壁上的一點。 
「你是指什麼?」 
日番谷銳利的眼看向她白皙的臉, 
「藍染…。」 
果然!雛森咬著下唇,眼睛直盯著地板。 
「我…我不知道…。」 
「什麼叫做妳不知道?那個爛人還值得妳這麼執著嗎?」 
>>    甚至,值得讓妳放棄我…。 
「…對不起,日番谷…對不起。」 
相信我,我並不想放棄你,只是在我還理不清的時候,不想給你希望罷了。 
>>    所以我…決定讓你放棄。 
「日番谷…聽我一句,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了。」 
「浪費…時間?」日番谷注視著她,像是想把她的臉看破似的。 
「是阿…妳說的對,我真的是在浪費時間,還浪費了不少年呢!」
日番谷說完,一揮手就走出了房間,雛森只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沒有任何動作…。 
事實上,我自己都迷糊了…
搞不清楚,我內心裝的究竟是隊長…還是你。
可是我知道,這樣子最好…你浪費太多太多的時間在我身上了。 
>>   因為,我並不值得你去等待阿! 
「笨蛋…。」 
轉過頭,看到的是亂菊責怪的臉龐…而我,卻反常的笑了。 
「這個…我知道。」 
>>    時間,聽說能改變很多東西…可是卻改變不了你跟我之間的關係。
>>    很可笑…是嗎? 
XX 
都過了兩個多月,藍染的事情還是沒有什麼進展… 
對雛森而言,這場會議是殘酷而且難熬的, 
可能是生病以來第一次出席隊長副隊長的會議,所以覺得不適應, 
總覺得大家看著自己的眼神都很異樣,為什麼?很明顯…那是因為我是五番隊副隊長。 
「大家就先解散吧。」 
預料中的,還是這個結果,大家都習以為常,反正一開始參加這個會議就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雛森…妳沒事吧?」 
抱著書,看著走廊地板的雛森不明所以的抬起頭。 
「我有怎麼樣嗎?」偏頭問著眼前的女孩…她好像是開發技術局的人…。 
「什麼怎麼樣?妳看起來遭透了,真的不會覺得不舒服?」 
女孩有些驚訝的看著雛森,雛森卻只遙遙頭。 
「謝謝妳,不過我真的沒事。」遭透了?…說起來,這陣子過的迷迷茫茫的,根本就沒有心思整理自己的外表。 
「是嗎?可是妳的臉好蒼白,還是建議妳給四番隊的人看看吧!」 
看著眼前的女孩,雛森忽然覺得很溫暖,在屍魂界…十三個番隊之間一向只有上官下屬甚至是仇敵的關係,很少會有這樣的慰問。 
「我知道了,謝謝妳。」感激的對她笑了笑,女孩也笑了。 
「妳還是笑著比較可愛呢…阿,我往這裡走,那就再見嘍!」女孩轉過身,很快就消失了。 
雛森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溫馨的笑容一直都掛在臉上,
抬頭看看天上的白雲,忽然覺得一切並不是那麼糟糕… 
〝妳還是笑著比較可愛呢〞…是嗎?曾幾何時,笑…對我而言變成了一種偽裝。 
「藍染隊長……。」 
你還是我的隊長嗎?如果不是,那我能…捨棄你嗎?真希望你能告訴我。 
XX 
〝啪〞…雨水落在地面的聲音。 
真是掃興,剛剛…明明還是那麼好的天氣。 
雛森看著窗戶外的雨勢,忽然想起一句話──
〝可是妳的臉好蒼白,還是建議妳給四番隊的人看看吧!〞 
蒼白?真的嗎?可是我並不覺得不舒服啊!
拿起許久沒使用的小鏡子,說真的…我也該好好整理自己了。 
打開了鏡子盒,鏡子裡照映出一名少女的臉,很顯然…那是她自己的臉。 
「怎麼會……?」對著鏡子喃喃自語,雛森皺起了眉頭。 
在鏡子中,她看到了一個臉色蒼白,沒有什麼生氣的女生。
看起來…好像隨時都會倒掉。 
雛森嘆了口氣,收起了鏡子。 
〝轟〞…打雷了。 
雛森急忙關上窗戶,深思著… 
這樣下去…真的不行,我還是去請亂菊幫我打扮打扮吧…。 
決定之後,雛森踏出了步伐,不過只向前跨了一步就感覺到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她倒了下去。 
XX 
「桃……!」 
>>    我從來就沒想過,再度睜開眼看到的…會是你。 
「日番谷?為什麼…?」 
日番谷抬起頭,壓住了想起身的雛森。 
「妳這個笨蛋,看看妳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日番谷嘴裡罵著,可是眼神是騙不了人的,充滿了許多的擔心…。 
雛森看著他的眼,忽然覺得很想哭…於是她哭了。 
日番谷頓時荒了起來,埋怨著自己這張嘴。 
「雛森?妳……我…我其實不是罵妳,我只是…只是…。」 
雛森卻遙遙頭,隨著動作,懸在眼眶的落水也跟著滑落,這讓日番谷一陣心擰。 
「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啊?」日番谷微愣,不知道該對正在哭泣的雛森怎麼辦。 
「我根本就不值得你付出任何關心,我是個放不下隊長的笨蛋,你應該不要理我的。」 
>>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看到你的那瞬間,我感到沒來由的放心。 
日番谷嘆了口氣,認真的坐了下來。
「沒錯,妳是個笨蛋。」 
雛森閉上眼,繼續聽著他將要說的話。 
「可是…妳要我不要理妳,我告訴妳,我做不到…。」 
雛森抬起頭,那張臉因為哭泣而恢復了一些生氣。
日番谷看著她,深深一嘆 
「妳可真是個麻煩的傢伙,不但不會照顧自己,還會不斷的折磨自己,妳看吧…沒有我在妳身邊,馬上就倒下了…。」 
>>   我放不開妳的理由,是因為妳總是做一些讓人不放心的事情,折磨妳…也是在折磨我。 
雛森抹掉了淚水,雖然眼睛哭的腫腫的,但心理卻很溫暖,這二個月以來,所有的逞強都罷了工。 
「…對不起。」到頭來,我能對他說的話還是只有這句。 
「……幹麻跟我道歉啊?身體是妳自己的耶!」 
「可是,你會擔心我吧?」抹掉了淚水,雛森漾出了笑容。 
>>    我想,我已經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內心真正的答案。 
日番谷只是看著她的笑容發愣,爾後低下頭,輕輕的擁她入懷…。 
「日番谷?」雛森眨眨眼,一瞬間的溫暖讓她狠不下心推開。 
「…謝謝妳。」 
「嘎?」我不記得我有做什麼啊,為什麼日番谷要───! 
「能看到妳的笑容真是太好了。」 
>>   我曾經說過,為了妳的笑容,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就為了…我的笑容,所以你這麼努力嗎? 
「…日番谷,謝謝你。」 
>>   除了對不起,我還能跟你說…謝謝你。 
如果沒有你,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藍染他──」 
忽然,雛森冷不防的上前吻了他一記。
日番谷愣了愣,感覺到唇邊的溫度才恍然回神,訝異的看著她。 
她卻露出了甜笑,道 
「……我已經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唷!」 
日番谷依然愣在那裡,一時還回不了神。
不過當他回過神,就立即抓她著猛問… 
「那是什麼意思?…什麼怎麼做?雛森桃…看著我!」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啦!」 
>>    是阿,你只需要用心去感受。 
「什麼我不需要知道?喂~說清楚!」 
雛森笑著看向他認真的臉龐,心理所有的不安總算是放下了。 
「你別問了啦,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的,話說回來,我好餓唷。」 
日番谷還想開口,但還是只能收回話,轉身道 
「等等,我去幫妳拿吃的。」 
拉門被打開,看著他踏出房間,雛森的眼中充滿了幸福。 
>>   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讓你知道… 
>>   因為,那是不需要言語來說明的。 
>>  長久以來 愛情是種意外 讓我輸了你 曾為我存的愛  
───「吶…我一定會永遠陪著你的唷!」 
>>   對阿,是永遠。 
        ─END/完─ 
沁言: 
  唔…這篇為了什麼而生呢?
  我想是因為情人節吧?=口=
  可是我完全沒把感覺寫出來阿阿阿阿阿阿阿啊!(泣奔)ˇ
  最近已經找不到靈感了,這篇是硬擠出來的說!(倒)
  虧我還難得寫了一個過程很悲可是結局是好的文。
  其實開頭已經寫很久了,大概是手機鈴聲/一露篇還沒出之前就有了。
  老文一篇,沖沖版面唄!(炸)ˇ 
  對了,映妹,由於這種東西我實在不想送妳(汗)
  所以嘍,我打算送妳鋼鍊的黑爾文!(死炸)ˇ 
 2005/8/14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