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手機鈴聲/浦一

 
  一開始的動機其實很簡單,只是想趁這個暑假好好打打工…
  然後買一支專屬為自己的手機,而不是露琪亞那支為任務而生的手機。 
「夫妻吵架解決之道?……我哪知道這個要分哪啊?」
一護百般無奈的盯著手中的一疊書,轉轉繞繞的看著懸掛在上面的牌子。
書櫃旁邊都會懸掛著──
『新書類』、『奇幻類』、『文學類』、『食譜』、『武俠小說』、『網路小說』、『推理小說』、『恐怖文學』、、、
等等等…再看下去大概永遠都看不完,可是為了手機,一護還是皺著眉頭苦思著。 
「對了…放恐怖文學好了。」
打定主意,一護將那本『夫妻吵架之道』放在恐怖文學,
事實上,會把那種東西放在這裡的也只有一護了。 
「那這本呢?死神小說……?」
原來死神也有小說?聽說那是本不錯的漫畫…
放哪好? 
一護轉了個角,身為新來的圖書館管理員對這個地方還是不甚熟悉。
「對了,對了…就是這個…。」 
將那本『死神小說』放入食譜區之後,就輕鬆的走回電腦前坐著。
很顯然的,他完全不知道死神是怎麼樣的一本漫畫,更違論是他的小說了。 
不過事實上,沒錯…他只是懶得再走到適合安置他的那個書櫃區罷了。 
「呼~累死了。」真沒想到當個管書的管理員也這麼累,光分配那些書的去處就讓他吃不消了。 
「還好有冷氣。」是阿…在這炎炎夏日中,沒有冷氣的工作真的會死人。 
這讓他想起浦原喜助的臉,不…正確來說是他那家店。
他始終不懂那家店為何還沒倒?看木屐帽子整天晃來晃去,好像很輕鬆麻! 
「不好意思…我要借──咦?一護?」 
一護緩緩的抬起頭,先是看到木屐,然後看到帽子,他大叫出聲… 
「哇~木屐帽子!」真是準阿…我剛剛才想到他,他就冒出來了! 
「浦原喜助,我叫浦原喜助!」浦原拉拉帽子,依舊帶著隱隱的笑… 
「……有差嗎?」 
「打工?」 
「對阿…打工!」
一護將視線轉向他手上的書,喔~那書的封面真是眼熟啊! 
「喔~我是來借這本書的。」浦原似乎發現他的視線,遞出書本來。 
「夫妻……吵架…解決之道?」一護愣愣的唸了書名,然後立即換上不敢置信的眼神。 
「怎麼了嗎?」浦原笑了笑,感覺起來就是明知故問的那種笑。 
「你…有老婆?」一護真的被嚇到了…他不是獨來獨往的嗎? 
「喔喔…你想知道?」浦原笑的可曖昧了,一護轉頭把書匯進電腦裡道 
「少臭屁了,誰想知道阿…!」然後把書丟回給他。 
浦原卻故我的道
「其實我老婆阿───」 
「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不‧想‧知‧道!!」一護瞪向他,感覺到圖書館的其他人全都看向他。 
「書是你排的嗎?」突然,浦原竄出一句沒有什麼關聯的話。 
「呃…是我啊,怎麼樣?」 
「沒什麼…很有趣、很有趣。」
一邊說一邊走到門邊,然後就消失了。 
一護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過了好幾秒才莫名的回過神… 
「什麼啊?什麼跟什麼…很有趣?嘲笑我嗎?」
一護忿忿的收起書… 
忽然,那支專為任務而生的手機響了起來…。 
「……露琪亞,什麼事?」會打這支電話的也只她了。 
「呃…一護,下班了耶!」 
電話那頭傳來她的聲音,可是跟平常不一樣,顯得吞吞吐吐的。 
「幹麻?不會特地打來告訴我這個吧?」一護忽然覺得每個人都變的好奇怪。 
「不…不是,反正…你趕快回來!」露琪亞說完立即掛了電話。 
一頭霧水的一護默然的掛掉電話之後,還是決定先回家看看。
感覺起來…不是很嚴重,可是似乎是很難啟齒的事情?
啊~管它的,先回家再說! 
x        x        x 
「……什麼?!」一護原本皺起的眉頭更皺了,他征愣的看著眼前的露琪亞 
「呃…對,就是這樣…所以要麻煩你嘍!」順便附帶一個笑容。 
「開什麼玩笑?我不要…為什麼我得暫時聽木屐帽子的話?」
一護一口回絕…。 
匆匆忙忙的趕回家,聽到的卻是惡耗,露琪亞要回去屍魂界一趟,而我就得配合木屐帽子執行平常的任務…。 
為什麼?我才不要對他言聽計從! 
「一護…你不要這麼說麻,浦原雖然個性怪怪的,但是還算是個可靠的人!」 
「可不可靠都沒差,我就是不爽聽他的話!」這是心理上的問題,沒那麼好解決。 
露琪亞低下頭,陰霾的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但是再度抬頭時卻讓一護愣住了。 
『惡魔…簡直就是惡魔!』───…一護汗顏的想著。 
下一秒,露琪亞飛快的拉住他的衣領,將他的臉湊到自己這邊,警告似的看著他。 
「……你,到底答不答應?」 
一護彷彿看到她眼睛在閃著紅光,只要他回答『不』馬上就會被那視線瞪死。 
冒著冷汗,一護決定不要跟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當、當然…當然答應啦!」順便扯掉她拉著自己的手…。 
「早點這麼說不就好了嗎?要好好執行任務唷!」露琪亞漾出大大的微笑,似乎連外面的太陽都比不過她的燦爛。 
一護又愣住了,張目結舌的看著她輕快的爬回自己的衣櫥裡,然後緩慢的關上門。 
…………。 
這是什麼世界啊?
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簡直比虛還可怕! 
嘖…難怪人家說女人心,海底針啊! 
x      x     x 
「嗯…」拿著一包類似包袱的東西,一護站在浦原商店前排徊。 
我要進去嗎?我應該要進去吧?
可是我的腳就是沒辦法很自在的跨進去…
為什麼?唔…不知道。
就是、就是莫名奇怪的感覺! 
「喲…那不是一護嗎?」 
忽然,木屐然後是帽子,他就像一陣風一樣忽然的現身,持著笑,好整以暇的站在門邊。 
「……你該不會早就知道我站在這裡了吧?」一護瞇起眼,總覺得他無時無刻都在耍自己。 
「呵呵…誰叫你要像小偷一樣走來走去,就是死也不進來,我不好意思打擾你啊!」 
「這是什麼爛理由啊?!」 
「看樣子,你很喜歡站在外面跟我吵架,你不覺得熱嗎?」他還作勢揮動著他手上的扇子,一副悠閒的樣子。 
「那我不客氣了!」一護大步大步的走了進去,逕自找到一個像是客廳的地方,大剌剌的坐定位。 
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我沒理由客氣嘛! 
默默看著他的浦原,嘴角扯出一抹笑,也拉開和式門,好笑的坐在他對面。 
「包袱準備好了?該帶的都帶了吧?」 
「喂…別把我當小孩啊!」一護瞪了他一眼。 
浦原聳聳肩。
「你在我眼裡,就像個小孩…橫衝直撞的,隨時都會跌倒。」 
忽然被人這麼一說,一護征愣了好久…
分不清楚他說的是認真的…還是損他用的? 
「嘖…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我都不會改變。」 
「恩,我並沒有說你這樣不好啊…小雨,我要喝烏龍茶,謝謝!」
浦原是面對著一護的,這個房間裡也只有一護跟他,
所以很顯然的小雨就躲在這裡某個角落。 
小雨搔搔頭,從拉門後面出現,還是那張無辜的臉。
「還是被發現了…」小雨晃晃頭上的蟑螂鬚,然後將視線轉到一護身上。
「一護,你要喝什麼?」 
「呃…隨便,都行。」 
待小雨走後,一護才偷瞄著面對他的浦原。
我都沒發現小雨的存在…可見這個男人…很強!!
至少,比我強! 
想起他說自己是個小孩,一護就皺起眉頭。 
「喂~木屐帽子!」 
「是浦原喜助,什麼事?」還是那麼悠哉的樣子。 
「…你比我強吧?」 
浦原一瞬間沉默了,良久才開口道
「你想變強?」 
「對,我絕對要變強!」 
浦原看了一護一眼,又笑了笑…
「真是可怕的眼神吶…」 
「你不要一直說廢話啦!」一護不耐的說著。 
「………好,明天請早起!」
說完就轉身離開和室…。 
等他一走,一護鬆了口氣似的躺了下來。
…我遽然說了,第一次這麼有幹勁,是因為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微小吧? 
是阿…我並不想被人看的那麼渺小… 
『至少,那個人不要是他。』 
因為忽然竄過的想法,一護搖搖頭,笑了笑,然後無言的進入夢鄉。 
X        X        X 
「喂~醒醒吶!」 
感覺到冰冰涼涼的東西一直在搓著他的臉頰,一護不耐的翻了個身… 
「喂~這是我房間呢!」 
好吵…到底是誰啊?
什麼房間?…這裡不是我房間嗎?
等等…我房間──? 
「哇~~~~」
一護整個人彈了起來,冒著冷汗的瞧著四周。 
「喲…做惡夢了嗎?」浦原還是持著笑,拿著一把扇子,一副悠閒的樣子。 
「什麼?你…你剛剛有說話嗎?」一護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浦原笑了笑,遞給他一杯冰水道
「我說…這裡是我房間。」 
「什麼?怎麼會?這裡不是客廳嗎?」 
這裡真的一點都不像是個房間,房間的中央擺著一個大大的桌子,大到足以佔去一半的空間,
四周都是冷冰冰的白色牆璧,沒有任何可以收納的櫥櫃,更不用說是有關寢具的任何物品,
什麼棉被、枕頭都沒有…有的,就是那張桌子跟滿屋的榻榻米香…。 
浦原見怪不怪的道
「是阿…這裡是客廳。」 
「什麼?那你剛剛怎麼……」難不成在耍我?一護皺起眉頭。 
「這裡是客廳也是我的房間。」浦原笑了笑,倚靠著牆壁坐了下來。 
一護似乎有點明白了,不過…還是無法理解。
「意思是說…你睡客廳?」 
「答對了,一護好聰明啊!」浦原假惺惺的說著,一護覺得自己正在跟異類說話。 
「這不是我聰不聰明的問題吧?你是這家店的老闆,幹麻窮酸到睡客廳阿?」
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覺得生氣。 
「你想知道?」 
一護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
浦原看著他這個沒反應的反應,嘆了口氣。 
「因為…這裡不算是我的家!」 
如果一護沒看錯,浦原的眼中似乎閃過一絲暗默,不過他不確定…因為現在這個男人又和往常一樣笑著。 
「為什麼?那你的家在哪裡?」 
「一護,我可以明天再回答你這個問題嗎?」 
「為什麼?」一護懷疑的看著他,他笑著湊了過來,然後坐到他身邊,安穩的閉上眼。 
「因為我實在不行了,晚安。」然後立即進入夢鄉,看樣子是真的累了。 
「………。」 
一護征愣的看著前方,一動也不動,只因為身旁溫熱的體溫告訴他,只要動一下就會吵醒那個已經熟睡的人。 
嘖…什麼跟什麼…誰准你在我身邊睡著的啊?
晚安?誰要跟你晚安阿…?! 
一護嚅嚅嘴,努力壓制住微微牽起的那抹笑容。 
X     X       X 
  隔天一大早,沒錯…真的是一大早,凌晨三點左右,連太陽的一點餘輝都沒看到的那種一大早……。 
「喂,木屐帽子!」一護踢了踢身旁的浦原,他拿著扇子,一派的悠哉,好像除了悠哉他沒別的事情可以做。 
「什麼事?」回話,一樣是氣死人的悠哉。 
「………我們為什麼要一大早起床啊?」一護托著腮幫子,額上的青筋立見,隨時會爆發。 
「這個麻…是為了讓你變強。」外加欠打的笑容。 
「那麼……」一護一把拉起他的衣領,憤怒外加瘋狂的搖晃著。「為什麼我們要看著天空發呆,什麼事都不做啊?這樣浪費時間很好玩嗎?」 
浦原呵呵呵的笑著,然後輕易的扯開他的手道…
「這是測驗你的耐性,看來需要加強!」 
「該死的耐性,沒事加強這個做什麼?」一護不耐的瞪了他一眼,他就是受不了他的調調,似乎沒有一件事情動搖的了他。 
「相信我,你會需要的。」浦原抬頭看看天空,帶著一份嘆息。 
一護轉頭看著他,忽然發現這句話似乎代表著什麼,可是他看不清,根本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露琪亞…為什麼要回屍魂界呢?」一護低頭想著,他始終沒有問露琪亞,為什麼?因為他總覺得他不會想知道答案。 
「恩…這個麻,雖然我不希望你知道,但不久…你應該就會知道了。」
浦原笑了笑,沒給一護很多的思考機會,立即拉著他走向了一個房間── 
小雨的房間。 
x       x          x 
「喂喂喂~為什麼我們要來她的房間…等…」另一個等字還沒說完,就被人拖進房裡。 
浦原看著熟睡的小雨滿意的笑了笑,然後轉過身對一護道 
「把她叫醒。」 
「什麼?」
一護擰起眉頭,搞不清楚的看著浦原。 
搞什麼…要我叫醒她?那還不簡單,只要大力的踹下去自然就會醒啦!
打定主意之後,一護緩慢的抬起腿,不過就在要踹下去的時候,小雨翻了個身…
一護的動作也就此停格…。 
糟糕…她的臉這麼無辜,我哪踹的下去啊?算了算了…還是用比較正常的方式好了。
於是他收回腳,蹲下身搖著她。 
「喂~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起床了啦!」 
小雨還是躺的很安穩,絲毫沒有受任何影響。 
一護不死心,再度加強力道搖著。
「喂~警告妳,快起床啊!」 
奈何,躺在那裡的小雨完全沒動靜,一護額上冒著青筋,恨不得能拿一旁的桌子砸向她安穩的臉。
但偏偏在這種時候,身旁好死不死的竄出一句話… 
「我不介意你用任何方式叫醒她。」 
一護先是看了浦原一眼,再看了小雨一眼,最後只能無奈的拿起小型桌子,默念幾句抱歉之後,閉上眼砸向她,並且等待著劇烈的聲響。 
不過,事實上…他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奇怪?難道沒打中?…一護疑惑的睜開眼,不過才剛爭開眼,一記拳頭毫不留情的揮向他,
沒有防備的他立即被打飛,硬生生的撞上白色牆壁。 
『好痛…』靠著牆壁,一護甩甩頭,看向前方…。 
小雨…那雙無辜的眼已經不再無辜,瞳孔泛著恐怖的紅,像是隨時都會爆炸的炸彈,
而那顆炸彈用飛快的速度衝向他,還好是一護即時跳開才沒被打中。 
『真是好險…。』一護冒著冷汗,不過沒太多的休息時間,小雨的拳頭又揮了過來,一護想擋…
不過就在要碰到手的那一剎那又退縮了…開始轉為閃躲。 
『媽阿…這種拳怎麼能擋?手一定會廢掉。』一護躲著,也不放棄的喊著… 
「小雨…我是一護阿,我只是想叫妳起床而已,我…哇~」可惡! 
「沒用的,現在的小雨聽不到任何聲音。」浦原靠著門,揮著扇子像在看戲般的笑著。 
「浦原喜助,你這王八蛋,你陷害我啊?」
一護一邊躲一邊喊著,浦原卻只看著外頭的天空嘆氣…。 
「這是修練…修練!」 
一護沒時間理他,開始專心的想著怎麼對付她。
沒想到小雨發瘋這麼恐怖,以後得對她好一點才行…。 
經過一來一往的對打,一護漸漸發現自己能看得到她的動作了,也同時發現,
小雨的左邊防禦力比右邊來的弱,所以說……一護眼一瞇,閃身躲過一記攻擊,然後猛力的往她的左頰揮去,打是打中了,可是小雨只有擦傷,並沒有倒下去… 
『完了!』一護心裡默唸,閉上眼準備迎接攻擊時,〝咚〞一聲… 
四周都變寂靜了,還聽得到蟬的叫聲。 
「好了好了,安全了!」聽到浦原的聲音,一護睜開眼…愣愣的看著前方。 
甚太一手拿著大鎚子,一手扛著小雨,還是一臉欠打的樣子。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你們快來吃吧!」說完就帶著小雨走出房間。 
一護征愣的看著他走掉,放鬆似的跌坐在地上。 
「很恐怖吧?」 
聽到問話,一護轉頭瞪著他… 
「就算討厭我也不必這樣吧?」 
浦原有些詫異的看著他,那是非常認真…看的非常徹底的眼神, 
『他好像…從來就沒有這麼認真的看過我!』
一護默默的想著,卻不由自主的轉移視線。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阿。」浦原有些感嘆的看著天花板,隨即又笑著道。 
「好嘍…愉快的早飯時間到,別浪費時間了!」浦原逕自推著他離開了房間…。 
「喂喂喂~別推我,我自己會走!」
該死的…他剛剛的認真是假的吧?是假的吧? 
『沒錯…一定是假的!』
看著他,一護斷定。 
X      X       X 
「真、真是…非常的抱歉,對不起…」 
一進飯廳,一護就被小雨突來的道歉嚇到,他還忘不了剛剛那個瀕臨瘋狂的小雨。 
「噯呀~邊吃飯邊說吧…」浦原很快的拉他們進屋內,用力的將一護拉下,安穩的安置到自己身邊。 
「真的…很抱歉!」小雨喃喃自語著,還在為早上的事情自責。 
「這傢伙,只要把她吵醒,就會失去理智的攻擊別人,也聽不到別人說的話,怎麼改都改不掉,真是沒用!」甚太一把搶過小雨裝飯的工作,還是嘴硬的罵著她。 
「甚、甚太好過份喔…。」 
「哪裡過份?妳說啊?對付這種人也會受傷,不是沒用是什麼?」 
「這種人…是哪種人?」一護瞇起眼…。
『這小子說話真讓火大。』一護不悅的想著。 
「就是你這種人阿,很弱…需要別人保護的人。」 
「甚太…」小雨低下頭,因此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不過等他們看到她的表情時,已經來不及了…甚太已經不支倒地了。 
一護還是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
『女人,果然都很可怕。』沒有理由的,他想起露琪亞的臉。 
「今天我有事情要辦,所以你們就好好玩吧!」 
『玩?原來小雨跟甚太那樣叫做玩嗎?』會不會太恐怖了一點? 
「一護…」 
「啊?」 
「你…覺得身體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不會覺得頭暈嗎?」 
「為什麼要覺得頭暈?」 
「因為……」 
那一瞬間,在我眼前晃過的…是他抱歉的笑容, 
你問我之後怎麼了?我不知道…我很希望我知道,但是…但是… 
「一護,好好睡一覺吧…晚安!」 
那是我最後聽到的話語,眼前一片黑暗,可是意識卻非常清楚… 
我不能讓他走,我知道…可是能做什麼? 
那時候的我終於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渺小。 
x     x        x 
「一護、一護…。」 
朦朧中,聽到細細的呼喊還有雨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 
誰…是誰?為什麼都是水? 
「一護…」 
第三次的呼喊中,我醒了過來,可是…卻無法動彈,只能睜大雙眼看著那個呼喊我的人─ 
「木屐帽子……為什麼?你沒事嗎?」 
眼前的他依舊散發著神秘的氣息,不過他的笑容溫柔的讓我發寒…。 
怎麼會…? 
為什麼會是那種笑容… 
就像是…跟人道別時的…那種笑容。 
無意識的,我皺緊眉頭…而他卻摸摸我的頭,他的手透著冰冷。 
「印象中…總是看到你皺眉頭,你有笑過嗎?」 
「混帳,當然有阿…!」什麼爛問題! 
「那這樣就太不公平了,你總是對我大吼大叫。」 
「嘖…那是因為你的態度讓人火大!」 
浦原笑了笑,收回手嘆了口氣… 
「一護…如果你快死了,你會做什麼?」 
微愣…皺眉。「嘖,什麼做什麼…我才不會做這種假設!」 
「可是現在,我需要你給我一點意見。」 
看著他的笑容,他的話很輕柔,可是我聽起來卻很沉重… 
「你這是…什麼意思?」吞嚥口水的動作變的困難…很希望他說出的會是我心中的那個答案。 
他拉拉帽子,笑道 
「一護,雖然很不幸…但是我已經死了。」 
「別…別開玩笑了吧?你明明就還站在我身邊,還摸了我的!」
他在開玩笑?一定是的…一定是玩笑,絕對!
那個很強很強的傢伙…怎麼會死…不會的! 
「你不信?你看…我胸口有鍊子的。」 
眨眨眼,將視線移向胸口…
訝異的發現他的胸口真的有一條鍊子,還有他渾身上下都是溼的。 
「不可能…怎麼可能,你這麼強,怎麼可能會死,不會的…。」 
「屍魂界的人…要來抓你,我為了阻止他們…不過,會死的確也是我太輕敵。」
他笑著說,我卻無法回應他的笑容,要不是身體無法動彈,我一定會起身揍他一拳。 
「你說什麼?…到底在說什麼?你幹麻自作主張…什麼為了我阻止他們,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保護,根本不需要的啊!」 
想哭,甚至…想殺了我自己。 
差勁,沒用到了極點! 
「…唉~怎麼又生氣了,我以為你會很感動的。」 
「浦原喜助~你別開玩笑了…」我哪裡會感動?笨蛋一個… 
「一護,在現世裡,我唯一牽掛的就是你,我希望你能變強,有能力能保護自己,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所以…要好好保護自己。」 
「什麼麻…說什麼好好保護自己,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   沒錯…我當然知道,因為總有一天,我要強到沒有人能夠傷得了我。 
「有這種想法很好阿…。」 
>>   這也算是…為了你吧? 
「阿阿…天要亮了。」 
「嘖…你該不會說你該消失了之類的話吧?」 
>>   至始至終,我沒有相信過…這個事實…。 
浦原笑了笑,坐回他床邊。 
「沒錯…我是該消失了。」 
>>   你要相信,那個事實… 
「不過…其實我並沒有消失,記得嗎?我的家不在這裡,也許…那裡才是我該去的地方。」 
「你是要說,你不屬於這裡嗎?」 
笑,除了笑沒別的了…你總是說我皺著眉頭,那麼你呢?總是一派悠哉,你…有為誰哭過嗎? 
「沒錯…所以一護,忘了我吧,如果能再見…那就是你死了之後的事情,所以我並不希望再看到你。」 
「可笑…難道你要我變成不死之身?」 
>>   是阿,人都會死,你只是早了那麼一些… 
「那樣最好,否則……我絕對會難過的。」 
「………別說這種肉麻的話。」 
「呵呵…可是那是我最後能留給你的話了。」 
>>   你會消失,在這個世界裡消失…在我的生命裡,消失。
>>   …會嗎?會消失嗎? 
  再度睜開眼,晨曦的署光照射入屋內…好亮,好刺眼。 
  第一次希望,這道薯光能消失… 
「是夢嗎?」盯著天花板,眉頭皺得死緊。 
「一護…你這個混帳,給我出來。」 
有人踹著房門,怒吼聲讓我的眉頭始終無法鬆開。 
「都是你…都是為了保護你,店長才會死的…混帳!」 
>>   死?是嗎? 
盯著天花板,我莫名的笑了,皺著眉頭笑的… 
>>   原來…那不是夢…。 
『可笑…難道你要我變成不死之身?』 
『那樣最好,否則……我絕對會難過的。』 
>>    我寧願,讓你難過…。 
「這感覺真差勁…。」 
發瘋似的,我用笑代替了悲傷… 
笑,其實是這世界上,最殘忍的東西。 
浦原喜助…你說,對嗎? 
xx 
  今天,是第七天…。 
  浦原喜助這傢伙死後的第七天…。 
  那天…我被打了,被甚太狠狠的揮了一拳… 
  其實我閃得過,但是總覺得應該要有人對我這麼做, 
  很差勁,不是嗎? 
  中國人說,人死後第七天靈魂會回家看看家人。 
  這就是我今天在這裡的理由。 
  你會回來嗎?會回來…看我嗎? 
  不管如何,你也該回來看看小雨跟甚太他們, 
  嘖…還是說,中國人的習俗是騙人的? 
  真是的,那我現在為什麼要等? 
  我其實…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吧…? 
  能再見你一面嗎? 
  可是,現在已經凌晨3點多了, 
  你睡著了嗎?還是迷路了? 
  為什麼這裡還是那麼安靜…… 
 「就說了,是騙人的嘛!」 
胡亂的躺下,胡亂的閉上眼,還是覺得很不甘心。 
 「可惡,你這個混帳。」 
我不甘心,絕對的不甘心…。
保護我…不應該用這種方式。 
  好睏…看樣子真的是騙人的。
  晚安了,地球。 
朦朧中,我看到一個身影…是他綠色的帽子和木屐的聲音…
可是卻無法阻擋自己的睡意。 
「真是的,我不來都不行呢。」 
>>    似乎聽到了這樣的話… 
「晚安了,一護。」 
>>   你一定是笑著的,對吧? 
「晚安了,木屐帽子。」 
>>   笑著,我說。 
             -end- 
沁言: 
  =口=!
  對不起,這篇真的沒啥靈感了!(炸)ˇ
  所以最後的結局這麼唬爛,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已經很努力了啦!(逃)ˇˇ 
  這篇其實打了很久,大概四天左右!
  這次也改變了一些東西…
  像是這次沒有血染的畫面,也沒有感人的互動,
  感覺起來就是一護在ㄍㄧㄥ,不斷的說著一些違心之論。
  所以這篇應該不是會讓人覺得很難過的那種文了吧。 
  浦原先生(?)在我的心中,就是一個很悠哉的人。
  似乎什麼事情都動搖不了他,可是心機卻很重XD
  我覺得,就是這部份讓我喜歡吧!ˇˇ 
  對了,關於木屐帽子,其實我忘子了一護是怎麼叫他的,
  所以只好亂取(死炸)ˇ
  木屐帽子滿順的阿=ˇ=(歐)ˇ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