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上】018.逃


【中上】018.逃 
   我要回去妖精的國度了
   請你們不要找我,不要為我擔心,
   該出現的時候我就會出現,再見。 
                          上田龍也。 
 拿著透明的玻璃杯,中丸雄一盯著床頭前的那張紙條,腦子裡很快的閃過好幾個精靈的畫面,
 然後,他像是突然醒了似的拿起紙條就往外衝。 
 「龜梨、赤西~聖、田口~別睡了,起來!」 
 敲著兩戶門,打開的卻只有一戶,田口睡眼惺忪的看著中丸,傻傻的露出一個燦笑道 
 「早阿,中丸!」 
 「早阿…不對啦,現在不是說早的時候,大事不好了,上田他走了!」 
 此話一喊,另一戶的門也開了,探頭出來的是龜梨跟赤西,聖也跑出來想知道在吵什麼。 
 「中丸,你在說什麼?」 
 中丸看了龜梨一眼,將紙條遞出。
 「你們看了就知道了。」 
 四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紙條其實也不需要看了,光看中丸臉上甚少出現的憂慮表情,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四個人又同時無奈的笑了笑。 
 x              x               x 
 「妖精國度?」 
 看著紙條,四個人臉上出現數條黑線,不愧是上田,連逃跑都要跟妖精扯上關係! 
 「對阿,我也不懂他在胡言亂語什麼,你們知道上田最可能去哪裡嗎?」 
 看著中丸,四個人同時搖頭。
 「中丸,你最常跟他出去,這應該問你才對!」 
 「是阿,況且一定是你又做了什麼事情惹上田不高興了!」 
 「就是阿,從實招來吧,你又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中丸吞了口口水,想起昨晚的衝動,他顯得有些內疚。 
 「這個麻…那個…我…沒有怎麼樣啦!」
 這怎麼能說啊?真是不上道。 
 「沒有什麼…那你就自己解決吧!」仁打了哈欠,他想回去睡回籠覺,所以隨便的下了個結論。 
 「對了,中丸,後天有個排演,所以後天之前一定要找到上田唷!」
 龜梨好心的提醒,聽在中丸耳裡卻備感沉重。 
 「等等…你們這麼說,是要我自己去找啊?不會吧?」 
 「你的反應會不會太慢了點?」聖毫不同情的拍拍中丸的肩。
 「好夥伴,好好加油吧!」 
 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像雷擊,刺著他的每根神經。
 「等等啦…聖~赤西~龜梨,你們別這麼狠心麻…田口?」 
 聽到中丸叫著自己的名字,田口微微轉過身,看了看離去的同夥,然後才抱歉的對中丸笑了笑。 
 「對不起阿~那是你們的恩怨,我不能介入的。」 
 「不能……介入?!」中丸愣愣的看著田口轉身走人,他的臉垮了下來。 
 不能介入?老天,我多想他們介入阿!
 好阿,這群沒良心的,遽然就這麼棄我於不顧?
 不過,昨晚明明是那麼美好,為什麼上田要走呢?我做錯了什麼嗎?
 唉…中丸阿中丸,一向八面玲瓏的你,原來也會有這麼一天阿! 
 X            X             X 
 街道覆蓋著蒼蒼白雪,戴著一頂白色帽子的少年佇立在冷列的街道上,映襯出這個冬天的寒冷。  
 「好冷。」少年打了寒顫,雖然很冷,但現在的他不知道該去哪裡,所以只好一直站著。
 想起早上留的紙條,他不禁一笑,哪裡有什麼妖精的國度,那不過是逃走的藉口罷了,
 至於為什麼要逃走…連自己都不太清楚,只是忽然…忽然不想看到那個傢伙,真是糟糕… 
 「中丸雄一…」喃喃的唸著這個名字,上田再度踏出了步伐。 
 都已經晚上十點了呢…紙條是早上留的,中丸卻連電話都沒打來,沒發現紙條嗎?怎麼可能…我明明放在
 最明顯的地方了…  
 想起昨晚的種種,上田又低嘆了一聲。
 中丸雄一,離我最近卻也離我最遠的人。 
 不過現在該去哪裡,又能去哪裡呢?
 拿起手機,上田默默的想著。 
 X               X             X  
 「怎麼辦啊?」
 中丸雄一無力的攤在桌上,上田會去的地方他已經找透了,但是就是連影子都沒看到,
 上田知道的地方很少,就連那些逛街的地方都是我告訴他的,那麼,他到底跑哪去了?
 該不會真的去了什麼妖精的國度吧? 
 「大哥哥…你怎麼了?」  
 當中丸回神時,身旁站了一個小女孩,她拿著皮球,水汪汪的大眼望著攤在桌上的他。
 差點都忘了自己是在麥當勞裡了…中丸重新振作,對小女孩笑了笑… 
 「大哥哥沒怎麼樣,你媽媽呢?」 
 小女孩看著中丸,平淡的回答
 「大哥哥,我在電視上看過你耶!」 
 聞言,中丸低嘆了口氣,現在的小孩這麼小就在看電視了嗎?
 「恩,要不要哥哥的簽名?」 
 中丸的好意,小女孩完全不領情,很不給面子的搖頭道
 「我喜歡的不是你,我喜歡的是赤西仁哥哥!」 
 『我喜歡的不是你!』這句話給了中丸一大打擊,
 現在的小孩說話都這麼直的嗎?中丸覺得自己的心似乎更疼了些。 
 「我會把妳的心意轉達給赤西仁哥哥的!」
 除了這樣說,中丸想不出更好的應答方法,小女孩並不如他所想的乖乖點頭,
 而是露出快哭的表情道 
 「不要,我要見赤西哥哥!」 
 「咦?」
 她該不會要哭了吧?中丸冒著冷汗想著。 
 「我不管,我要見赤西哥哥啦…嗚…」 
 小女孩說完就開始哭,這個舉動引起旁人的側目,開始有人小聲低語,
 有些人甚至還認出他了。 
 怎麼會這樣啊?中丸自認倒楣,蹲下身安撫小女孩。 
 「妳別哭啦,我…唉唷,妳這樣我會變成壞人的,妳媽媽呢?」 
 「你就是壞人阿…不帶我去找赤西哥哥,你是壞人…嗚~~」 
 我的天阿,中丸差點沒暈倒,這個小女孩怎麼…… 
 「好,乖~別哭,我帶你去找赤西哥哥!」 
 「真的嗎?你騙人…」 
 「是真的,真的…」 
 「那…打勾勾!」 
 小女孩伸出手,無辜的眼寫著:如果你不打勾勾我就哭給你看!
 中丸開始覺得頭很痛,看來沒找到上田倒是找到一個麻煩! 
 迫於無奈,中丸伸出手,小女孩這才抹掉眼淚開心的笑了,  
 「不過…妳跟我走,妳媽媽不會擔心嗎?」 
 小女孩搖頭,「不會,我跟媽媽說我七點要回家,所以我們要快點,快點啊!!」 
 看著向前奔去的小女孩,中丸有些傻掉了。 
 現在的小孩都這麼會奴隸大人嗎?
 唉~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X           X           X 
 「上田,你來我這裡好嗎?」
 仁穿著浴袍,詢問著坐在自己床上的上田,
 上田穿的是仁的衣服,寬鬆的衣服再加上他的躺姿,讓他像一個慵懶的公主,
 仁開始能理解為什麼中丸會對上田這麼死心塌地了。 
 「如果中丸來,你就說沒看到我就好啦!」
 上田的語氣頗輕鬆,仁則倒了杯水給他道 
 「我還是不懂,你們為什麼要吵架?」 
 「吵架?誰跟你說我們吵架了?」 
 「咦?」 
 「是我不想理他而已。」 
 仁差點沒跌倒…「那還不是一樣。」 
 「才不一樣。」上田隨意的打開了電視,完全把這裡當成了自己家。 
 「喂喂喂~你會不太隨性了一點?」
 連龜來這裡的時候都沒這麼隨性了! 
 「會嗎?聽說你在龜梨房裡的時候也是這樣子的啊!」 
 聽到這句話,仁頓時無話可說,此時此刻他才體會到龜梨的心情。
 所以說,這是會有報應的! 
 〝叮咚〞…  
 「誰啊?」
 真奇怪,怎麼我家今天晚上會這麼熱鬧? 
 「搞不好是中丸。」上田看著電視,沒有把視線移開。 
 「咦?不會那麼巧吧…你乾脆說他還會牽著他女兒來找我呢!」 
 仁一邊說一邊打開門,映入眼簾的讓他完全說不出話來。 
 中丸雄一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就站在那裡,中丸甚至還對著仁不好意思的笑著。 
 「這是…什麼情況?不會吧?這當真是你女兒啊?不會吧…怎麼可能!」 
 中丸皺緊眉頭,仁這傢伙在胡言亂語什麼?
 「我可以進去嗎?」 
 「什麼?進去?」仁下意識的望了下裡頭,連忙擋住中丸的視線…
 「不行,你不能進去!」 
 「不能進去?為什麼啊?難道裡面有人?」 
 「有人?這個麻…總之你不能進去,有什麼事在外面說就好!」 
 中丸疑惑的望著仁,嘆了口氣才道 
 「好吧…吶,這個小女孩,她說她想見你。」
 將小女孩往前推,小女孩豪不客氣的撲向仁的懷抱,仁則有些措手不及。  
 「喂喂~這是要幹麻?孩子是你的,別想賴在我頭上啊!」 
 「什麼孩子啊?」 
 「這不是你女兒嗎?」 
 中丸愣了幾秒,然後放聲大笑。  
 「哈哈~仁,你太可愛了啦…你說,這是我女兒?你怎麼會這樣想?太好笑了…」
 難怪剛剛仁的表情這麼奇怪,原來阿… 
 「那她到底是誰啊?」 
 「你的歌迷,我被她纏住,不得不帶她來找你。」 
 仁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同時也鬆了口氣。 
 「好險,我還以為你這麼早就要當爸爸了。」 
 知道這不是中丸的女兒,仁覺得眼前的小女孩可愛了幾分。 
 「開什麼玩笑阿…」 
 小女孩聽到中丸的話,頗不高興的抬起頭,賭氣的道 
 「中丸爸爸,你怎麼可以不要我呢!」 
 「誰是妳爸爸阿,我怎麼可能會有妳這種女兒!」 
 小女孩嘟起了嘴,喊得更大聲了… 
 「我不管,你是我爸爸!」 
 「天啊…仁,阻止一下吧!」 
 仁帶著笑,中丸不止是被上田吃的死死的,連小孩都很喜歡欺負他呢! 
 「我幹麻要阻止呢?是個男人就承認吧!」 
 「就是啊!」 
 中丸好笑又好氣的看著這對最佳拍檔,無奈的攤攤手表示投降。 
 這樣歡樂的氣氛,躺在床上的上田完全無法感受,
 他只聽到小女孩喊得最大聲的那句:『中丸爸爸,你怎麼可以不要我呢!』 
 中‧丸‧爸‧爸?
 中丸雄一這傢伙什麼時候有女兒的?而且聽聲音好像年紀還滿大的,
 該不會是中丸跟以前的女友所生的吧?
 太好笑了,遽然連女兒都有了?那我算什麼啊?
 忽然,上田聽到關門的聲音,他連忙轉身裝睡。 
 仁帶著笑走進房內,那個小女孩還滿可愛的嘛,重點是中丸的反應,欺負中丸果然很好玩!  
 「上田,你睡了嗎?」 
 上田沒有任何反應,仁聳聳肩,他本來還想跟他分享欺負中丸的好玩過程呢!
 仁哼著歌走進了浴室。 
 上田等仁進了浴室才張開眼睛,如果我還醒著仁打算要跟我說什麼呢?
 跟我報備中丸有個小孩嗎?越想上田就越氣,於是他暗暗的在心裡下了個決定。 
 X            X              X 
 KAT-TUN要出道了!
 翻著日曆,還有將近三個月的時間,
 中丸看著日曆發起呆來,如果…一直找不到上田的話,搞不好會拖累錄音的進度,
 但是該找的地方都找了…實在是… 
 煩悶的喝了一口水,中丸百思不得其解,
 想破頭還是不知道上田為何會離開自己…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那天晚上…唉~好麻,算是我衝動,
 但那明明很美好,難道覺得美好的人只有我嗎? 
 想到這個可能,中丸一口灌光了白開水,忽然覺得肚子有點餓了,
 按著手機裡的電話簿,尋找著可以陪他一起覓食的『食友』。
 就在攏長的電話簿裡,他看到了一個名字,
 那個名字曾經很熟悉,但如今也只剩淡淡的陌生,
 『赤木雅美』,那是中丸雄一的第一個女朋友,
 還記得初戀的滋味,甜甜酸酸的,但套句前人的說法,
 初戀的結局總是會留有遺憾,而且對他來說,那個遺憾還非常非常的深,被提起還會覺得有些受傷。 
 「不知道…她過的好不好。」 
 都過了這麼久,現在忽然打去肯定會嚇到人家,不過,他還是按下了撥出鍵,
 就是因為時間過的太久,所以才會如此豁達吧? 
 『喂~』  
 電話那頭出現了一個女聲,中丸一聽就知道那是雅美的聲音,
 她的聲音跟以前一樣,沒有什麼變。 
 「雅美…好久不見。」 
 他刻意壓低了聲音,雅美似乎是認出他是誰了,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道 
 『好久…不見。』 
 「妳過的如何?」 
 『還可以,不過…我以為你早已經把我的電話號碼刪掉了。』 
 「恩,其實我也以為我刪了,剛剛才發現原來還保存著。」 
 『原來是這樣啊!』 
 「跟妳開玩笑的啦,我從來就沒有刪掉的意思。」 
 聞言,雅美笑了起來。
 『中丸,你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風趣幽默。』 
 「風趣幽默?妳以前不是這樣說我的。」 
 『對,我是說你很蠢。』 
 想起當年,兩個人都笑了起來,這樣微妙的熟悉感,讓中丸後悔自己沒有早點打這通電話。 
 『中丸,老實跟你說…其實我已經結婚了。』 
 不知道是驚訝還是怎麼的,中丸的笑容有些僵掉了,不是難過,而是感到很不可思議。 
 「真的?什麼時候結的?妳還這麼年輕耶…過的幸福嗎?」 
 一連串的問號讓雅美笑了。 
 『恩,我早婚麻…四年前結的,都有一個小孩了,當然很幸福嘍!』 
 聽到雅美充滿幸福的宣言,中丸鬆了口氣。 
 「這樣阿…那真是恭喜妳了,是女兒還是兒子?」 
 『女兒,非常的聰明伶俐唷!』 
 之後,他們聊了將近兩個小時的電話,直到中丸的肚子發出抗議聲,才停止了話題,結束這通還算愉快的電話。
 掛掉手機,中丸嘆了口氣,小孩阿…真好,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就在中丸沉思的時候,來了一通電話,是赤西,他說── 
 『怎麼辦阿…中丸,上田不見了!』 
 「不見?什麼意思?」  
 『好啦,現在只能告訴你了,其實上田昨晚在我家,他要我隱瞞你。』  
 「所以呢?」 
 『所以他不見啦…你說怎麼辦?』 
 赤西拋來的難題讓中丸欲哭無淚,要是昨晚堅持進他家,現在也不必煩惱這些了吧!  
 「我們出去找他吧!」 
 掛掉手機,中丸套上外衣就匆匆出門了,
 對他來說,所謂的幸福全決定於一個人的身上,那是個賭注,也是個投資,
 如果賭對了,他的人生就會沒有任何遺憾。 
 x           x           x 
 獨自走到公園的上田龍也微微的抬頭望著天空…
 天空看起來陰陰的,好像要下雨的樣子,
 總覺得這雨下的很不是時候,心情已經差到一個不行,這場雨更是雪上加霜,
 想起心情不好的原因,他就一陣氣。 
 中丸雄一這傢伙,口口聲聲說愛我,卻有一個這麼大的女兒,
 看起來像是隱瞞我很久的樣子,那天晚上他抱著我入睡,睡夢中叫著我的名字,
 我以為…以為我們不會有任何問題,不會有任何秘密。 
 〝滴答…〞
 雨落下來了,上田並不打算躲雨,反正他也沒地方去,不如淋點雨,不支倒地的時候搞不好會有善心人士把他檢回家。
 就再上田天馬行空的想著時,一個啜泣聲引起他的注意,那是個綁著辮子,長的十分可愛的小女孩,她正坐在盪鞦韆上,
 在那裡哭了好不傷心,可能是因為好奇,上田走了上去。 
 「妳怎麼了?」 
 當小女孩抬頭時,上田愣了下,這個女孩…… 
 「阿…你是kat-tun的上田哥哥!」小女孩喊著,卻感覺不到喜悅。 
 「妳知道我阿!」 
 「恩,前幾天中丸爸爸有帶我去找赤西哥哥喔,我好幸運喔…」 
 〝中丸爸爸〞…上田仔細的看著小女孩的臉,沒有一個地方長的像中丸,
 那麼就是像媽媽嘍?他有些不高興的垂下眼簾。 
 「那妳爸爸怎麼放任妳在這裡哭?」 
 小女孩低下頭…「因為媽媽…她要扣我的零用錢。」 
 上田差點沒跌倒,就為了這個,她可以哭的好像全世界都背叛她一樣,小孩子真是太單純了。 
 「那妳可以去找妳的中丸爸爸要啊!」這句話透著很濃很濃的酸意,但小女孩聽不出來,依然開口道。 
 「中丸爸爸才不會給我呢,他看起來就很小氣的樣子!」 
 「小氣?呵呵…」上田忽然覺得這個小女孩很有趣,她真的很不像中丸的小孩。 
 「雨越下越大了,我帶妳去躲雨吧!」雖然生氣,但小孩是無辜的,他不是那麼沒度量的人。 
 「好。」 
 兩個人手牽手,感情很好的往麥當勞走去,當然,小女孩免費賺到一個兒童餐,也賺到了上田對她的好感,
 但同時,也加深了上田對中丸的誤會。 
 x         x        x 
 「喂~」  
 第二次接到雅美的電話在當天的下午,那時中丸還在外面尋找失蹤少年上田龍也。 
 「妳先別哭,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雅美說,她今天對她女兒發了一頓脾氣,她女兒就衝出家門失蹤了,而她又剛好跟老公吵架,
 只好找中丸幫忙。 
 「妳不是說妳很幸福嗎?」 
 中丸一問,電話那頭沒了聲音,最後只剩啜泣聲。 
 「好~妳別哭了,我幫妳找就是了。」 
 「中丸,謝謝你,謝謝你…」 
 雅美的道謝讓中丸有些感嘆,他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了,現在又要幫別人的忙,存心累死我!
 不過,中丸雄一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永遠把自己的事情放在最末位,他不經意的溫柔經常會讓周遭的人感到窩心。  
 「中丸,你在幹麻?」 
 中丸站在豪雨中,手上的雨傘沒有什麼功效,衣服和褲子能找到一塊乾的地方就已經算不錯了,
 只見他那四個沒良心的死黨走上前,赤西隨手將自己的外套往他頭上蓋,語氣有些許的斥責意味。 
 「中丸雄一,你不是最不會把玩笑話當真的人嗎?」 
 「玩笑話?」他們明明說不要幫我找人的啊! 
 龜梨笑了笑,將赤西推開,溫柔的道
 「我們幫你找吧!」 
 這難得的溫柔,讓中丸感動了好一會,但聖的話馬上讓這種感覺煙消雲散 
 「畢竟,明天還有通告,沒找到上田就死定了!」 
 原來是這樣,所以說根本不是為了我!
 中丸暗自嘆了口氣,不過他了解,這是那死個傢伙表達關心的方式。 
 「那走吧。」
 赤西說完就想向前走,但隨即被中丸叫住了,他們同時疑惑的看著他。 
 「我想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麥當勞。」 
 看到四個人疑惑的眼神,中丸自己都覺得奇怪,
 為什麼會突然想去麥當勞?就連自己都搞不清楚。 
 X        X          X 
 「吶,玩了這麼久該走了吧?」 
 上田看著吃著聖代的小女孩。 
 「可是我還沒吃完,媽媽說,不能浪費食物!」 
 聽了小女孩的說辭,上田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阿…那個人不是中丸爸爸嗎?」 
 上田轉過頭,這才發現中丸、赤西、龜梨、聖正往這裡走來,
 他站起身道 
 「妳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吧?我要先走了。」 
 「咦?」 
 小女孩看著上田跑掉,還來不及反應,中丸等人已經站在她身邊了。 
 「怎麼又是妳阿,一天到晚往外跑,不怕妳媽擔心嗎?」 
 中丸對她笑了笑,小女孩則不高興的道 
 「那又不關你的事。」 
 中丸上下打量了她,這才發現她的頭髮全濕了。 
 「妳怎麼了?跑去淋雨?」 
 「喔…因為早上跟媽媽吵架,所以才──不過我有遇到上田哥哥喔!」 
 聽到〝上田〞二個字,中丸激動的拉住了小女孩,猛問 
 「在哪裡?他人呢?」 
 小女孩似乎被她嚇到了,愣愣的回道 
 「…是在公園,他剛剛才走的,好痛喔。」 
 聽到小女孩的抱怨,他才放開她,張望了下四周,還是沒發現上田的蹤影。
 中丸疲累的垂下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失望過度,他開始覺得有點冷了。 
 「中丸爸爸,你的臉好紅唷,跟蘋果一樣耶!」 
 龜梨聽到這句話,摸了摸中丸的額頭… 
 「果然,你發燒了!」 
 「中丸,別找了,我們會幫你的。」聖開口說,中丸卻搖頭。 
 「不行,明天有個通告,更何況都是因為我他才會離開的…。」 
 聽到這番話,赤西、龜梨、聖互看了一眼。 
 「如果你現在生病,明天的通告你也無法出席的,回去吧!」 
 聽到這句話,中丸才點頭答應回家,三個人這才放下心。  
 「小妹妹,妳也要快點回家喔!」
 龜梨蹲下身對著小女孩道,小女孩望著遠方,然後喊出了一個名詞── 
 「媽媽…」 
 中丸轉過身,見到的是一張曾經很熟悉的臉孔,那就是雅美。
 難道說…這個小女孩的媽媽就是雅美?我的初戀女友?
 不會吧? 
 「中丸?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阿,中美妳怎麼頭髮都溼透了?!」 
 「中美?!」
 赤西、龜梨、聖四人同時望向中丸,這個小女孩叫中美,而小孩的媽媽還認識中丸,難道說… 
 「這個小孩該不會真的是你生的吧?」
 聖說著,中丸則給了他一記白眼… 
 「怎麼可能阿…你們要相信我,雅美,原來這是妳的小孩阿?」
 中丸不禁想起雅美形容自己女兒的話『聰明伶俐』,果然很貼切! 
 「媽媽認識中丸爸爸嗎?」 
 「什麼中丸爸爸,中美不要亂叫。」
 也許是有疙瘩在,雅美有些尷尬對著中丸笑了笑。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雅美對他們鞠躬,中丸這輩子還沒被女生鞠躬過,他有些慌張的揮手道 
 「妳別這樣,孩子找到就好。」 
 雅美對他點了點頭,「看來我女兒也給你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會啦。」中丸撐起虛弱的身體,給了雅美一個勉強的微笑。 
 「那麼,我們也該走了,中美,爸爸要帶我們去吃燭光晚餐唷!」 
 小女孩一聽開心的投入雅美的懷抱裡…「哇~爸爸最棒!」 
 雅美看到中丸注視她們的眼神,笑著道…「我跟我老公已經沒事了,他要我好好向你道謝!」 
 「恩,以後多聯絡吧。」 
 「好的,中美…我們走吧!」 
 中丸看著她們越走越遠,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初戀女友?」 
 赤西的問話讓他笑了笑,「我們回去吧!」 
 「好,回家吧!」 
 四個人踏出了麥當勞,坐在車上,中丸的心情稱不上是好,
 還是沒找到上田,就因為討厭我,連工作都不顧了嗎?
 他不知道,其實上田已經比他早一步回到他家了。 
 X           X           X 
 才剛開房門,連燈都沒開,中丸就已不支倒床,
 好熱、好累、好難受,就像發燒的病菌正在腐蝕著自己,
 忽然,額上冰涼的感覺湧入他心坎裡,那陣不適感微微的解除了一些。 
 上田龍也坐在床緣,拿著毛巾擦拭著中丸額上的汗珠,
 從來就沒看過他這麼難受的表情,在大家面前他總是開朗,
 扮演被欺負的角色,也不曾為了什麼而生氣,更感受不到他的負面情緒,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上田就是能感受到中丸的情緒起伏,看著中丸的臉,他的嘴角牽起了一個笑,
 雖然他隱瞞我女兒的事情,但…感情都已經放了,要拿回來是何等的困難! 
 「上…上田?」 
 當上田回過神時,中丸已經睜著雙眼看著自己了,上田連忙抽回手。 
 「我…我不是擔心你才來照顧你的,我是…是…」 
 就在上田詞窮的時候,中丸一把抱住了上田,上田還能感受得到他的溫度。 
 「拜託,那已經不重要了,能看到你真好。」 
 聽著這句話,上田的罪惡感加深了,「抱歉…為了我,你很累了吧?」 
 「累是還好,但為什麼…你要逃離我?」 
 提及這個,上田咬了咬下唇,他一直不願意把那個理由說出來,連仁問的時候他都沒有鬆口。 
 「到底為什麼啊?」中丸拉開了彼此的距離,上田看著他的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理由有點…奇怪。」 
 「恩,你本來就滿奇怪的。」 
 中丸的話讓上田瞪了他一眼,隨後中丸才改口道 
 「我是說我啦,快說吧…到底為什麼?」 
 「那天晚上…」 
 果然跟那天晚上有關,中丸嘆了口氣…「我嚇到你了嗎?」 
 嚇到?上田冷冷的笑了一下,他嘆了口氣看向中丸。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這個…」中丸低下頭,要他坦率的說喜歡是一件很掙扎的事情。 
 「我知道,你一定不是那麼的…喜歡我吧?」 
 「怎麼會,我當然…喜歡你。」 
 中丸的臉紅的跟什麼一樣,上田笑了笑,中丸則故作生氣的道 
 「你問這個跟你逃離我有關係嗎?」 
 「有,有非常大的關係。」 
 「什麼關係?」 
 「你……」上田愣了愣,深吸了一口氣才說
 「如果你喜歡我,那天晚上…就不該只是吻我而已。」 
 中丸有些發愣了,那天晚上的氣氛很好,所以他才情不自禁的吻了他,
 在那之前,他們可沒有這麼親暱的接觸,本來以為是衝動,結果卻是『不夠衝動』。 
 中丸有些失笑了,上田則垂下眼簾…「所以…所以我才不想說出來麻。」 
 「上田,如果是這樣你更應該陪在我身邊,不應該逃離我。」 
 「可是…我總覺得你對我沒有興趣。」 
 「如果沒興趣怎麼會吻你,更不會每晚抱著你入睡。」 
 「可是…你始終不碰我,也許…玩玩也是有可能。」 
 中丸完全被上田打敗了,原來他覺得是尊重,卻造成了反效果。 
 「而且…你有女兒這件事情不也沒有對我坦白?」 
 有女兒?中丸眨眨眼,不明所以的看著上田。 
 「你別裝了,我都知道了…我還跟你女兒見過面,她是個聰明可愛的孩子,不過完全不像你。」 
 中丸聽完,無奈又好笑的笑了起來,天阿,他誤會了阿,都怪那個小女孩亂叫惹的禍。 
 「她當然不像我,像我那就可怕了。」 
 「怎麼說?」 
 「上田,她根本不是我女兒,如果硬要攀關係,她也只能稱的上是朋友的女兒!」 
 「可是她叫你爸爸!」 
 「那是她愛亂叫的,這真的是誤會,天大的誤會!」 
 看到中丸據以力爭的模樣,上田不禁笑了出來。 
 「你真的…沒騙我?」 
 「那當然阿,我不會騙你的。」 
 上田看著他點頭,「好吧…姑且相信你。」 
 中丸鬆了口氣,這樣誤會就化解了吧?
 他累的好像逛了地球一圈回來的感覺,他攤在床上,這麼一放鬆頭也開始痛了起來。 
 「中丸…你沒事吧?」 
 「我看起來很好的樣子嗎?」 
 上田重新拾起毛巾,往他額上貼。 
 「你看起來真的不大好,要不要去醫院?」 
 「算了吧…都這麼晚了。」 
 「可是明天還有通告,你會太累的。」 
 「沒關係,只要你多照顧我一點,那就無所謂了。」 
 上田覺得這句話比〝我喜歡你〞更讓人害羞,他刻意掉開了視線。 
 「照顧你…也是可以啦。」 
 反正每次UN的排序都是在旁邊,只要上田在的地方一定看得到中丸的身影。 
 「等我好了之後………」 
 「什麼?你說什麼?」 
 「我說,等我好了之後………」 
 不知道是刻意的還是怎麼樣,中丸後半段的話總是含糊不清的,上田更靠近他一些。 
 「你到底要說什麼啊?」 
 「等我好了之後……」中丸看著近距離的臉,在他耳邊道。 
 「我要你成為我的。」 
 一句話,讓上田倒抽了一口氣,他退了幾分,滿是害羞的看著中丸。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希望阿,只是不喜歡那種不安的感覺。」
 真是的,他不會把我想成飢渇的那種人吧! 
 「不過,這樣你就永遠都無法逃離我了,可以嗎?」 
 遽然問我可不可以,上田暗自在心裡罵他笨蛋。 
 「聽著,我不會再逃離你了。」 
 這次的逃,讓他感冒,那下一次呢?不會是出車禍之類的吧…
 不不不,感冒就夠讓人不捨了! 
 聽到這句話,中丸安心的閉上眼睛,他好累,可是有上田的陪伴,
 這樣的累好像也不算什麼了,反正…他注定是逃不開我了! 
 對他來說,所謂的幸福全決定於一個人的身上,那是個賭注,也是個投資,
 如果賭對了,他的人生就會沒有任何遺憾。  
 我想,我是賭對了。 
 X           X             X 
 TO:中丸爸爸 
   我是中美,這是我們搬走後的第二天,好想念麥當勞喔!
   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上田哥哥在麥當勞裡說了很多你的事情給我聽喔…
   我知道你是個溫柔的人,上田哥哥真的很喜歡你,他說話的時候眼睛閃閃發亮,
   真的好漂亮喔! 
   因為我想要認上田哥哥為媽媽,所以你要多加油一點,不要讓我失望唷!  
                             中美 
 中丸是帶著笑意看完這封信的,雅美他們搬到北海道也二、三天了,
 中美還會寫信給他,這是他出乎意料之外的,不過他們搬走對他來說是好事,
 免得上田存有疙瘩在,畢竟那還是初戀女友的小孩。 
 「在看什麼?」 
 「嚇死我了…上田,你走路不出聲的阿?」 
 「幹麻?做什麼虧心事?」 
 「虧心事?我看是你吧…」 
 「我?我做了什麼?」上田還是依舊冷靜,中丸繼續道 
 「上次在麥當勞,你對那個女孩說了一些我的事情吧?」 
 說到這個,上田臉可疑的泛紅。 
 「我…我沒說什麼。」 
 「那還是有說吧?你到底說了什麼?」 
 「這個…你不要問了。」 
 「可是我想知道。」 
 「你不是要吃藥了嗎?」 
 「上田…告訴我嘛!」 
 「趕快吃藥啦。」 
 「上田──」 
 中丸的哀求策略沒有任何效果,上田就是死也不說,他打算把那句話當作自己心理的秘密。 
 ────…『 我逃離他,是因為…我愛他。 』 
 這是上田龍也心裡永遠的秘密。 
                     -END/完-  
 沁言:好感動,打完了…這篇文打的很順,這是我的第一篇中上小說,
    之前都是打赤龜,偶爾換一下配對也很不錯,最近想寫
    赤西跟中丸的配對(想寫很久了),不然就是山下X赤西,
    不然就是小池X赤西(或龜梨),小池X赤西有點逆王道的作用在,
    那就,敬祝閱讀愉快嘍!(XDDD)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