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死神同人文】Mixed up 迷失/一露

 
為了我…這值得嗎? 
我從來就不認為自己在你心中會是特別的… 
X     X     X
朽木露琪亞盯著躺在床上的男人,那個她想念許久的人…
看著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心裡泛出的疼也跟著加深,而心情也越來越沉重… 
『一護他…說了,欠你的就要還,妳改變了他的命運,因為妳他成為了死神,
所以現在…他就這樣為了守護大家而戰…』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就是因為我…改變了你的命運,還讓你傷的那麼深…
無論我做什麼,也無法彌補阿… 
『相信他吧…露琪亞!』 
是的…我會相信,在我看清一切之後…在我還來得及離開你的時候… 
「露琪亞…」耳邊傳來了熟悉卻久違的呼喚… 
對上他的眼,我笑了… 
「你還好吧?」 
聽到問話,他笑著想起身…我卻將他推回床上… 
「你傷的很重,別亂動!」
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差點就死掉了? 
「這麼羅唆,沒事的啦!」 
「這樣啊!」我笑了笑,豪不客氣的往他的腹上一拍… 
「阿阿阿阿…痛痛、痛…妳───」………這個恩將仇報的女人! 
看著他眼淚都快噴出來的樣子,我焉然一笑… 
「你不是沒事的嗎?還嫌我囉唆呢!」 
邊說邊遞上一杯茶,他則有些忿忿然的接過茶。 
「那、那是因為──」因為…我不想讓妳擔心…這絕對不能說出來… 
「因為什麼?」我明知故問的笑道,沒辦法,誰叫他臉上的紅暈這麼明顯… 
他看了我一眼,索性低頭喝茶… 
我知道,我臉上一定推滿了笑意,畢竟,能夠這樣跟他說話,能夠恢復以往的打鬧,只有在夢境中才會出現。  
「露琪亞…」 
「嗯?」 
「還好…妳沒離開我。」 
也許是接近黃昏了吧…澄黃的溫暖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我意外的感到安心,內心的漣漪讓我感到幸福…原來,他短短的一句話可以讓我這麼幸福… 
「我…我去拿吃的東西!」
匆匆的逃離房間,關上那扇阻隔我們的和室門,眼淚卻也不由自主的滑落… 
「大笨蛋……」 
一定是因為接近黃昏…不然我的眼淚怎麼會抹也抹不掉呢?
那是喜悅的淚水…亦或是…悲傷的淚水? 
已經徹底的…迷失了… 
X         X          X 
離開…是為了…不讓自己迷失… 
「該走了!」
獨自站在床前,看著你熟睡的臉… 
放了封信在床頭邊,再留戀的看你最後一眼,
我淡淡的離開了…也徹底的斬斷對你的所有依戀。 
永別了…一護。 
X       X        X 
為貓了貓我,你貓也貓累貓了貓吧?
欠貓我貓的貓你貓已貓經貓還貓完貓了貓…我貓也貓該貓還貓給貓你貓寧貓靜貓的貓生貓活貓…
謝貓謝貓你貓…為貓了貓我貓做貓的貓一貓切貓,真貓的貓…已貓經貓夠貓了。
希貓望貓你貓跟貓纖貓姬貓能貓有貓好貓的貓結貓果貓,我貓…祝貓福貓你! 
提示:貓 
               朽木露琪亞 
「這…是什麼鬼東東?」一護火大的看著手中的信,那個傢伙完全沒有變,留個話還麻煩的
搞什麼提示語! 
雖然不情願,可是一護還是很快的解讀著…接著,他飛快的衝出房間… 
該死的朽木露琪亞! 
>為了我,你也累了吧?
>欠我的你已經還完了…我也該還給你寧靜的生活
>謝謝你…為了我做的一切,真的…已經夠了。
>希望你跟纖姬能有好的結果,我…祝福你! 
「笨蛋!」 
什麼叫做已經夠了?什麼叫做祝福我?…那麼我這麼辛苦到底算什麼? 
為什麼妳就是不懂呢?我要的…是妳! 
X        X           X 
天空下起了大雨,四周散發著梅雨季節的味道…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哪裡…
其實說離開,最終還是放不下,一直在不遠之處徘迴,不斷的走著重複的街道…
因為…還有所依戀吧?已經迷失了,沉迷了…那麼就走不遠了… 
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未來…你是否還會記得我這個人呢?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不該出現在你的生命裡… 
「真可笑…」獨自坐在涼亭裡,嘴角泛起一私自嘲… 
信中的字句寫的是那麼瀟灑,現在卻不是那一回事了…我甚至希望…
希望他…不要忘了我。 
「妳也覺得可笑是嗎?」 
咦?! 
「一護?!」 
這怎麼可能?這應該…是幻覺吧? 
「妳那封信是怎麼回事啊?」 
幻覺會說這種話嗎?…唔…… 
「喂~幹麻一臉呆滯啊?」 
呆…呆滯?
現在,她十分肯定站在自己眼前的絕對是黑齊一護… 
「誰呆啊?我看是你吧?我不是已經在信裡說的很清楚了嗎?」 
「說清楚?那妳解釋一下那是什麼意思?」 
「就…就是那個意思!」
露琪亞頓了頓,忽然覺得他的眼神很嚇人。 
「對,在我已經奪回妳之後,妳卻要離開我!」 
「不是的,那是因為…我害怕會成為你的麻煩啊!」 
在發生這麼多事情之後,我真的真的不想再看到倒臥在血泊裡的你,
我好害怕…好害怕你會因為我而受傷… 
「什麼才叫做麻煩啊?讓我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出來追妳,就不是麻煩了嗎?」
真不知道這女人腦袋裡裝些什麼! 
「你…」看著他,內心的譴責更加…
我真的不懂…你為什麼可以為我做到這種地步?只為了還你欠我的情嗎?如果是這樣…
就請你…讓我離開吧! 
「一護…不要再為我…多留一滴血了…好嗎?」
緊緊的拉住他,那是我最渺小,也最真誠的願望…  
他愣了愣,飄落的雨點打在自己的臉上,卻不會感覺到痛。 
下一秒,拉著她,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們回家吧…露琪亞!」 
征征的看著他,久久無法言語… 
我可以把那裏當成自己的家嗎? 
真的…可以嗎? 
X       X        X 
「露琪亞姊姊~不對啦!」 
「咳…咳…什、什麼?」 
露琪亞從油煙裡探出頭來,還附加幾聲狼狽的咳嗽聲。 
「為、為什麼…油煙會…大…咳咳…」 
雖然斷斷續續,但游子還勉強的聽得出她的問題。
「妳忘了開抽油煙機了!」 
無辜的大眼望著露琪亞,露琪亞則回了她一個疑惑的眼神… 
「抽、抽油煙機?」…那是什麼東西?在死神界沒那種東西阿…是機器嗎? 
游子有點被打敗了,她挫敗的舉手投降,正想走上前去打開那顆黃色按鈕,另一雙大手
比她還快的抵達目的地。 
「在搞什麼啊?是這顆阿…!」橘色的頭髮依舊那麼亮眼,緊皺的眉頭也是他的註冊商標。 
「一、一護…那是什麼…」露琪亞受不了抽油煙機帶來的暖風和噪音,狼狽的逃到門口去,再狠狠的深吸一口氣,似乎很久沒有吸呼到新鮮空氣了… 
感覺真要命,那到底是什麼鬼東東?人界特殊的魔術? 
「嘖,游子,妳想毀了廚房嗎?怎麼讓她來這麼危險的地方。」是的,對露琪亞而言,廚房絕對稱得上是危險的地方。 
「我…因為她在旁邊看,所以我就想說……」看著一護緊皺的眉頭,游子再也說不下去了,轉而採取無辜攻勢。 
光看到游子可憐兮兮的眼神,一護就忍不下心去罵她,只挫敗的關掉瓦斯… 
「我說…什麼時候可以吃飯啊?」夏黎佇立在餐桌前,對著不遠的廚房喊著,雖然沒看到裡面混亂的情況,可是光聽聲音也感覺的出來──這頓飯想來是吃不到了。 
「對不起,請你們出去等吧!」遊子將兩個身高跟年齡都比她大卻沒什麼路用的傢伙丟出來之後,就埋首於炒菜鍋裡了。 
被丟出來的兩個人,只能無奈的跟夏黎擠在飯桌前的沙發上,發呆順便看電視,而露琪亞則哀怨的躲在沙發的角落裡獨自嘆息… 
「為什麼……」
這是我的錯嗎?應該是發明什麼抽油煙機的人的錯吧?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按鈕殺傷力卻這麼大,
真是了不起… 
似乎看出她的心思,一護將外套丟到露琪亞頭上,率性的轉著遙控器,還順便將音調調高。 
「…那不是妳的錯…」 
外套下的露琪亞嘆了口氣,扯下外套,然後深深的望著他… 
「一護……」邊說邊把外套揉成一團… 
「妳…妳幹麻?」一護似乎發現她的意圖… 
果不其然,露琪亞猛力將外套丟到一護臉上… 
「你差點悶死我耶…黑崎一護!」 
「阿…不、不是阿…」 
夏黎早就遠遠的躲到另一邊的沙發上,看著他們這樣打鬧…心中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其實老哥也滿溫柔的麻…只可惜露琪亞…… 
最後,她只漾出一笑。 
算了,能一直這樣打鬧下去,也稱的上是一種幸福吧… 
x          x          x 
>牆腳那朵枯萎的玫瑰 忘了為何要凋謝 
「呼~~」今夜的星空,可能是因為勞動的關係,看起來特別的美麗。
漆黑的世界…卻泛著點點的光明。 
「妳在這裡啊!」 
〝刷〞…紗門被人拉開,露琪亞的視線沒有轉移,那是不用言語的信任感,彷彿他坐在自己身邊是最自然也最正常的事情… 
「…人間界真的好不可思議!」
這也稱的上是一種感嘆吧…雖然來這裡不過幾個月,可是所體會到的卻是那麼深刻… 
「我覺得妳也不賴!」他語氣中滿是笑意。 
「你是說…我是怪人嗎?」轉過頭看著他,他皺著眉頭的側臉卻感覺不到一絲混亂,
微風吹過,彷彿可以看到他嘴角微揚的弧度… 
>   那…就是幸福了嗎? 
「我們都是怪人啊!」 
閉上眼,我淺淺一笑… 
「一護,謝謝你……」 
>  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嗎? 
>  會吧?會吧? 
x         x         x 
  那又是個雨天的午後,悶熱的天氣籠罩著日本的天空,心…也跟著這樣的天氣悶了起來… 
今天的晚餐是…咖哩飯阿,阿…那我吃過,雖然顏色怪怪的,不過還滿好吃的呢! 
「妳今天要點什麼啊?黑崎家的小姐。」 
黑、黑崎家的……?
露琪亞聽到這措辭不禁微愣… 
「我…我姓朽木!」露琪亞有些諾諾的回道,順便蹲下看看紅羅蔔新不新鮮。 
「唉唷~沒差啦,啊還不是黑崎家的人…」攤子老闆娘率性的一笑,露琪亞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以笑帶過這個話題。 
「我要這三條!」選好了菜,她踏上回家的街道… 
街道旁邊的公園還是跟往常一樣,充滿了孩童的歡笑聲…
但不同於以往的是,心裡總感覺不到安詳,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一樣…
想起老闆娘的那句「阿還不是黑崎家的人…」露琪亞淡淡的露出了個笑容… 
是嗎?原來我已經來這麼久了… 
「看起來…好像滿幸福的麻。」 
黃昏,澄黃的斜陽照射在紅髮男人的臉上…他坐在鐵欄杆上,似笑非笑的臉帶著一絲無奈… 
「戀次?」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一絲驚訝的感覺,他的出現沒有帶來任何衝擊…只帶來多餘的不安… 
「你怎麼…」來了! 
「露琪亞…」 
總覺得他叫我的名字的時候…好悲傷…好悽涼… 
「妳大哥死了!」 
啊阿…大、哥…… 
〝啪〞…裝著蘿蔔的袋子掉了,一雙眼張的大大的,直視著那張看了好幾十年的臉龐,
那張臉龐越變越模糊…好像夢境一樣,可是我知道,那不會是夢… 
在夢裡的我…應該不會像現在這樣哭泣… 
「大哥他…」怎麼會…在我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我為什麼沒有侍在大哥身邊? 
「隊長…留了一些話要給妳──」 
〝轟〞… 
打雷了,下雨了,也打散了…幸福的去向。 
X        X          X 
盲目的走著…只是向前走著…
看著前方的戀次,我迷惘了… 
回到屍魂界,見了大哥最後一面…
大哥的屍身冰冷,慘白…也安祥…
可我卻無法面對他…
哭泣?不,早已忘記怎麼哭泣…只是那深藏在內心的悲慟該如何表達,才會真切呢? 
>        『殺了黑崎一護。』 
為什麼?只留下這麼一句話…就走了?留給我失去你的悲慟後…還要去面對另一個死亡嗎?
大哥…這是你的心願,我該達成…該達成… 
「露琪亞…」 
〝咚〞一聲,我撞上了突然停下來的戀次,他背對著我,我撫著頭…
他的背影…什麼時候變的那麼高大的呢? 
「……照著自己的心去做吧!」 
戀次…
盯著他高大的背影,眼神暗了下來… 
「奇怪…」 
〝滴滴答答〞…不是下雨了,而是…眼淚滴了下來。 
混亂…真的…好混亂! 
X         X            X 
>      散在地上撕落的歲月 又一天 又一年 沒感覺 
「我回……來了…」
才剛踏入家門,一護一家人全都站在玄關看著我,似乎在等待什麼… 
「你們…有客人要來嗎?」 
「是阿…客人,妳怎麼到現在才回來?」一護還是緊皺眉頭,極力裝作他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我……」
該從哪裡啟齒…又該怎麼說? 
「先進來說吧!」夏黎淡淡的走回沙發上說著… 
「我…要回去屍魂界了!」 
在歡樂的九點綜藝節目電視機前,我冷不防的開口… 
沒有人有反應,就連一護都沒有…過了好久好久,他才發出一個單音節 
「喔。」 
就這樣…就這樣?我看著他的側臉…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回房了!」一護忽然起身,轉身就將我們拋在客廳裡。 
「露琪亞姊姊,妳也早點去睡覺吧。」遊子走回房間前,好心的叮嚀著,
我只給她一個無心的微笑代表回答。 
夏黎專注的看著電視,電視激發出爆笑聲…我的心情卻沒有感染到他們的快樂因子,有的…也只是惆悵吧?… 
「晚安!」 
當我回過神,夏黎已經關掉電視起身走回房了… 
晚安…是嗎? 
>   我以為會持續很久的幸福,已經被黑夜埋葬… 
>   到頭來…我有資格擁有那麼多的幸福嗎? 
>   答案是,沒有… 
x           x          x 
  窗戶,透著閃閃發亮的光,那是手中小刀的銳利光芒… 
看著一護的房門,手中的刀子都快拿不穩了,我想我的眼神一定是徬煌無助的… 
『殺了黑崎一護。』 
哥哥的遺言還迴盪在耳邊…我無法反抗,縱使我很想… 
輕輕的推開那扇熟悉的房門,訝異的發現自己的手抖的不像話,腳也頓時沉重的無法踏出步伐… 
房中的人氣息規律,靜謐的房間裡只有主人的呼吸聲,安靜的連針掉下來都聽的一清二楚,
露琪亞緩緩的靠近床邊,雖然力量全失,但走路不發出聲響這一點她還能做到,盯著床上
那個睡姿稱不上好看的男人,眼神不由得轉柔… 
我怎麼捨得殺你…我又怎麼能殺了你… 
『……照著自己的心去做吧!』 
舉起刀的那雙手頓時停止了動作…
我想殺他嗎?不,不想…那我為什麼─── 
下一秒,一個拉力輕易的將她的手往下刺。 
雙眼,被模糊了視線… 
分不清那是什麼,腦袋也無法思考,直到… 
被單沾染了鮮豔的紅色液體… 
「一…護…」 
嘴巴開啟,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想抽回手,卻被那雙包覆著她的手給按了下來。 
血暖暖的不斷湧出,來自一護的胸膛… 
他的眼神清澈,沒有後悔…沒有疑惑,堅定的讓我害怕… 
「為、為什麼…」淚水早已佈滿了面孔,那雙罪惡的手上染滿了他的鮮血… 
「你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不想殺你…不想…」我吼著,卻無法停止我的淚水,
只讓淚水越流越多… 
「露琪亞…我早就知道了…」床上的他扯出一抹無奈的笑容,我頭痛欲裂…
再也無法克制的撲向床上的他…並且想拔開他胸前的刀子… 
「痛…」 
「對、對不起。」我哭著,開始慌了… 
「怎麼辦?…我…我叫夏黎他們──」 
「不要去…」 
被他拉住的手感覺不到溫暖,我搖著頭…痛恨自己的無力,
也痛恨…自己的決定。 
>  早知如此,當初…我就該頭也不回的離開你 
>  我早該知道,我們之間…沒有所謂的幸福… 
「妳如果去了,就對不起妳哥哥了!」 
一護放開了我的手,我微愣…難過的快要窒息… 
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我到底做了什麼呀?
大哥的遺言…有什麼意義嗎? 
『……照著自己的心去做吧!』───我,該死的沒有做到啊! 
拿起一旁的衛生紙,我胡亂的用顫抖的手擦拭著傷口,想讓那傷口停止流血… 
「不要再流了…對不起,不要再流了…一護…求求你。」 
>  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這個世界。 
「露琪亞,妳記不記得那天的星空?漆黑的天空…泛著點點光明,我說我們都是怪人,我想是的…因為我甘願為一個人犧牲,而且沒有後悔,呵…很奇怪吧?」 
我拼命的擦拭著,染紅了我的雙手,我像瘋了一樣,低喃… 
「…不要…我不要。」 
「妳還記不記得,妳說不要再為妳而多流一滴血,很抱歉…我沒有做到,妳看…我流了好多血,
對不起…對不起…」 
>     【 傷痕在心田 滾燙的蔓延 煙繞過髮間 你訴說著抱歉 】 
緊握著他的手,他的手失去了恆溫,漸漸的冰冷…我慌張、焦急,可是怎麼哭泣、怎麼慌張都無法挽回一切,在這種時候…我卻只能哭,哭又有什麼用呢?露琪亞… 
不希望…再看到倒臥在血泊中的你。 
>  可我萬萬沒想到,讓你流血的會是我…是我…是我! 
>  【 風吹破欺騙 妳無法兌現 那年的夏天 妳許下的誓言 】 
「我去叫遊子來好不好?不要管我了,拜託你──」 
>  記得嗎?我不值得任何人為我付出阿! 
「你已經為我犧牲過了,已經夠了…」 
黑崎一護…已經夠了,不需要…對我這麼好。 
但是,我只看到他虛弱的笑容…他說 
「朽木…路琪亞…我…黑崎一護…喜歡妳,一直…一直很喜歡。」 
淚水,又無助的滑落…
「既然這樣那就──」 
「…好好的待在人間界,照顧我的家人,好嗎?」 
記住…是好好的,不要受傷…不要出任何意外,好好的…快樂的活下去。 
傷口像被撕裂了一般,生理的痛能被撫平,那心靈上的痛呢?撫不平…永遠都無法。 
最後,我扯出了一個笑容,一個非常溫柔…非常…幸福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 
他的身體好冰好冰…我的心被挖空了,也跟著冰冷了… 
他漸漸的閉上眼,天空也漸漸的亮了,窗戶再也無法照射到刀子反光。 
睡吧…就這樣睡著吧…沒有任何遺憾的睡著。 
為了我,你也累了吧? 
…請你…要走的安詳… 
縱使…我還是會活在這個世界,不斷的…不斷的…責備自己。 
我會停下來看看你,不會走的太遠…。 
>  【 斷了的琴弦 彈奏著從前 一起走過的路線沒有終點 】
>  【 昏黃的光線 照射陳舊的水面 映出那朵玫瑰思念的畫面 】 
「朽木露琪亞…我‧黑崎一護喜歡妳,一直一直喜歡妳。」 
再次露出屬於你的溫柔笑容,在你的幕前我放了朵小花…橘色的,是你的顏色… 
「黑崎一護…我‧朽木露琪亞喜歡你,一直一直喜歡你!」 
>    【 妳走的那天 我決定不掉淚 迎風撐著眼簾用力 不眨眼 】 
             幸福…就是你,但你離我好遙遠,幸福早已幻化為混亂,代替悲傷的我…
       如果可以,請你回應我,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未來…我會再度想起你。 
                                         END  
後記: 
天啊~我打的這是啥鳥東西~(崩潰)
我有傳達到悲傷的感覺嗎?而且說也奇怪,雖然套用的是jj的無盡的思念,
可是現在在聽的卻是刺鳥,總之…聽刺鳥有益悲文的誕生… 
不對,這不是重點! 
這是我的第一篇死神文,能夠順利寫出一露我很高興呢!(轉圈圈)
下次要寫日桃還是銀露還是戀露呢?
其實我本人對銀露的興趣比較大呢!(不要打我啊阿阿阿阿~~) 
可憐的纖姬被我遺忘了,算了…一切都等我有靈感再說,
再說啦…又沒有人會期待,是吧? 
至於,白栽大哥的壯烈犧牲,我在此根白大哥迷們說聲抱歉,
因為有他那句『殺了黑崎一護』才有此文的存在呢~
至於為什麼他的遺言是如此,………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阿阿阿阿~
(暗:你想讓看這篇文的人砸電腦嗎?= =) 
啦啦啦~不早了,那,下次見樓! 
 2005/5/22  2:04  Mixed up ‧夜澄沁‧    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