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網王】暗緋 不二價 x (全)

暗緋  不二價 
人物介紹: 
邵龍彧:隸屬東門,是東門的少主,父親對他有很大的期望,但他從來就不把這些職位和權利放在心上,以自我為中心,時常獨來獨往,自從遇到桃城後改變很多。 
軒轅不二:隸屬東門,是東門的總舵主,他的標誌就是微笑,無時無刻都帶著笑容,劍術非常高超又善於算計,被人封上〝天才〞的稱號,是龍彧的好友兼劍術師傅。 
菊 英二:隸屬西門,是西門的少主,個性活潑好動不做作,時常跟大石到處亂闖。 
嚴振塚:隸屬南門,是南門少主,個性嚴肅謹慎,一心想把南門從深淵裡扶起,是個責任心非常重的人。 
蕭 乾:隸屬南門,是南門門主重用之人,精通兵法、文書,負責輔佐振塚。 
沈隆一:隸屬北門,是北門總舵主,有雙重人格,平常溫和有禮…但一提到〝勝負〞兩字就會燃燒的人! 
南宮 薰:隸屬北門,是北門少主,個性陰沉火爆,南門奴婢裡沒有人敢接近他。 
旭 石:隸屬西門,是西門總舵主,個性溫和善良,會照顧別人…每天都忙著照顧英二,真正本名並不清楚,是個曾經喪失記憶的人。 
桃城 武:一個劍術家,從小的夢想就是打敗擁有〝天才〞稱號的不二,跟軒轅家有著難解的關係。 
§楔子§
武林中,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當然不缺武林的統一者,也正因為不缺,所以每個人都搶著要
造成的傷害是一年比一年還要大。
而其中最有勢力的四派分別是東門、南門、西門、北門,這四大派中還分了許許多多的舵,
也造成了不少江湖的紛亂,而如今,四大門都已在江湖上奠定了他們的基礎,一場風暴也就此展開。 
§第一章§ 膳壇樓 
〝膳壇城〞位於東南西北門的正中央,那裡繁榮熱鬧,被人稱之為〝人間仙境〞;而其中最有名的就屬位於城中繁華地帶的交易場所─ 
〝暗晰樓。〞 
暗晰樓自商潮就已建立,那時候還只是個小小的酒樓,並不特別出名,直到最近這十年才慢慢
富興起來,這大概也跟東南西北門之間的分派有關吧,十年前這四派本是一家,卻因為理念不和而分了派各佔一方,處於中立的〝膳壇城〞變成了商業人士做交易的最佳地點,而暗晰樓也順應潮流轉作交易場所,想不到竟一炮而紅,每天進出的客人就如流水淵淵不絕。 
然而;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這樣的交易場所如此成功固是好事,但卻招來了一些不明人士的入侵,那裡已經變成了正反暗明兩面兼具的交易場所,表面上雖然平靜,實質上治安已經亂到無法掌控。 
而一手挑起這間樓子的就是膳壇城的寵兒─穆家四姐妹。從城頭到城尾沒有一個人是不對她們讚不絕口的,無論是美貌、才華、內涵、談吐都深深讓人著迷,不少外地人士還專程來到這裡一睹美人風采。 
大姐穆緋季自然是樓子裡最有權利也最有擔當的人,她並不隨意出現,除非真的有大事情非要露面不可,否則她都會把接待的工作交給其他三妹,自己則在最內部也最險惡的場所接待另一批貴客,這樣的管理經營一直以來都很不錯,只是…… 
[大姊大姊~不好了,今天好像又有麻煩上門了。] 
正在房裡整理面容,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的穆緋季,一聽到二妹的呼喚聲馬上停下了動作。 
[緋凌,妳是個女孩子家,做事不要莽莽撞撞的,就算事情多麼緊急也不該在迴廊上奔跑,下次注意點!] 
〝喔~大姊又來了!〞…緋凌嘟著嘴,縱然對這樣的譴責非常的不滿意,也無法開口反駁些什麼。 
[發生什麼事?]
緋季又拾起了髮簪,小心翼翼的戴在自己頭上,又打量了一會。 
[喔~今天三妹說東門發了一封通知信,說要派代表上樓子做一場地下交易,大姊~妳想東門想做什麼樣的地下交易啊?]
緋凌閃著那雙古靈精怪的大眼看著大姊,緋季拿起了記帳簿,想也不想的回道 
[誰知道呢,樓子理能做的地下交易多到數不清,與其猜測這個不如去做工作實際點。]
緋季的話中有話任誰都聽的懂,這等於是在說〝妳─穆緋凌─還不去做工作?〞 
緋凌聳聳肩,跟著大姊出走出房間。 
[那我先走嘍,大姊今天會出現在本樓吧?]
緋凌又顯現出她的活潑愛發問的習性。 
[不會,東門還不值得我出面,更何況…應該只會派一個總舵主來談生意,不會太注重的。] 
緋凌點點頭。大姊就是大姊~這麼鎮定又精確的判斷力只有大姊辦的到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今天一定會很熱鬧,不如…把我的實驗品拿出來用用吧,就這麼辦! 
緋凌想到這裡不禁笑容滿面,只是……她疏不知,來者比她更不善阿! 
//////////////////// 
『來來來~拍賣這位姑娘的愛情,這位姑娘想把她的愛情賣掉,誰要買啊?買愛情就連人一起送喔!』 
進入暗晰樓,龍彧和不二都為這樣的叫賣停下了談話,其實這樣的奇怪叫賣不止是這麼一件,就連美人擦過的衛生紙都有人賣(買還附贈照片)。 
坐在這裡將近一小時,不二和龍彧並沒有因為自己是東門來的人就浩浩蕩蕩的進入樓子,反而
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人家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會不會勝這倒不了解,至少有個保障。 
[這裡真的有如傳言,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
不二依舊微笑著,頓了噸才又道 
[只是沒看到傳言中的穆家姐妹呢。] 
龍彧連抬頭都懶的抬,今天他很不想來的,要不是被爹逮個正著他才不會出現在這裡,而這個軒轅不二遽然死賴著來,真是瘋了。 
[喂~你還記得我們來幹麻的嗎?]
龍彧懶懶的道,他是真的忘記了─也許該說,是不想記得。 
[當然,門主也真奇怪,為什麼要穆家的三妹來東門坐客呢?]
這次的交易就是這個了─要穆家三妹去一趟東門─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要是這麼單純就不會叫我們來了,那老頭…八成是想幫我添個娘子。]
天真!龍彧滿臉的不耐煩。 
不二笑著。 
[是嗎?原來如此阿,這裡雖然什麼都有賣,可樓子的老板娘也算貨品之一嗎?]
看來這項買賣的確不容易成功。 
[管他,早點失敗我就能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龍彧又喝了一杯酒。 
[對不起~~~~!]
不二對著櫃檯喊著,店小二連忙跑了過去。 
[客倌需要什麼?]
店小二陪著笑,雖然微笑著心理卻極度疑惑。這兩個公子已經在這裡坐了一個時辰了,來到這裡難不成真的來喝酒? 
不二像看穿了店小二的心思,笑道 
[不知道…有沒有名叫穆家老闆娘的酒呢?] 
店小二馬上就聽出端倪了,在這裡就算是店小二也得要有一定的身手和心機。 
[疏不知客倌要哪位老闆娘?] 
[穆家三妹吧,可以嗎?]
不二極有禮貌的道,店小二又一笑。 
[客倌請稍等。] 
不二看著店小二離去,更加肯定了這裡的複雜。 
[連個店小二都這麼耍心機,真是噁心。]
龍彧漸漸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 
不二微笑。 
[我很喜歡這裡,可以的話我想留久一點。] 
[隨便你,反正你的嗜好總是如此怪異。]
龍彧翻翻白眼,不懂自己的劍術怎麼會輸給這種人。 
[是嗎?] 
怪異阿…搞不好有人比我更怪呢,畢竟這裏無奇不有啊! 
////////////////////////////// 
雜亂的樓子二樓塞滿了客人,穆緋雨一個人縮在櫃檯不敢探出頭來,
現在的她只想離開這個塞滿人的地方。 
從小,身為小妹的穆緋雨就是個膽小懦弱的人,她不像大姊般聰慧精明,也不像二姊般古靈精怪,更加不像溫和能幹的三姊,這樣的自己站在姊姊之間永遠都只能當最後一個被提到的,而她的特徵就是膽小懦弱又愛哭,為了改變自己還特地去學了劍術,事實證明她只是在浪費時間。 
[緋雨小姐,妳有沒有看到緋盼三姐啊?] 
緋雨微微抬頭,用最小的聲音開口 
[我…沒有。] 
說實在,要不是店小二早已培養出一副好聽力,否則在這吵鬧的二樓根本不能聽到她的聲音。 
[我知道了,這下該怎麼辦呢…三姊倒底在哪裡,我再上去找找…小姐,妳這樣怎麼做生意呢?]
店小二看著縮在一團的緋雨道。 
緋雨像是受的譴責一樣,馬上慌張的低下頭。 
[對…對不起。] 
[唉~小姐,妳是小姐…不可以跟我這個下人陪不是的,算了…我幫妳顧二樓,妳上去幫我叫三姊好嗎?本樓現在有客人找她,還有本樓就麻煩妳嘍。] 
[喔~好的。]
總之,只要能脫離這裡就好。 
她從櫃檯走了出來。
在眾人為了她的美貌而發楞時,她已經離開二樓了。 
//////////////////////////// 
§第二章§ 軒轅不二 
三樓的狀況也沒有比二樓好,人還是多到不行,滿遍都是人,而當她出現在三樓時,大家的眼神都轉了方向,一致的望向緋雨,只可惜…神經也非常大條的她絲毫沒有發現。 
[三姊在嗎?]
緋雨走到了櫃檯,問著三樓的店小二。 
[喔~三姊剛剛出去啦,小姐沒看到她嗎?] 
[咦?喔…因為人太多…所以…沒看到。]
其實是因為緋雨一直都縮在櫃檯下,壓根沒看到上面的情況。
了解這點的店小二笑了笑。 
[小姐,妳要加油!]
要努力克服阿……店小二在心中嘆氣。
不過,在這裡雖然什麼東西都買的到,有一樣東西在這裡可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那就是像小姐這樣的純真,雖然有人拍賣純真…但是來到這裡的人連心都沒有了,怎麼可能去買純真這種東西呢! 
但是同時,卻也希望小姐能變精明一點,否則……有一天怎麼被吃掉的都不知道呢。 
/////////////////////////// 
緋雨下了樓,心理正倉皇失措,三姊不在…客人要怎麼辦呢?不知道客人會不會刻意刁難呢?
不知道…唉~有太多不知道了,我最討厭應付這樣的情況了,我果然…自己一個人就什麼都做不到。 
垂頭喪氣的緋雨一走到二樓櫃檯,店小二馬上知道結果了。 
[小姐,二姐不在嗎?] 
緋雨微微點頭,此刻的她一點都不想說話。 
[小姐,妳沒事嗎?怎麼這麼難過呢?] 
[………拓,你來我家幾年了?] 
名為拓的店小二眨著大眼,不懂小姐怎會如此一問。 
[二時有一了吧,我從小就跟著小姐們跑的呀。] 
在小姐們還小的時候,這裡還只是個默默無名的酒樓,那個時候的大姊就已經在學商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負責輔佐大姊,時間過的還真快,如今他們已是二十幾歲的成年人,可以為自己負責了。 
[……我真的很沒用,從小就只會添麻煩,雖然外面都說我們四姐妹樣樣精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根本不夠資格和三個姊姊相提並論,也許…我只夠格當個花盆呢。] 
緋雨越講越是難過,拓嘆了口氣微笑道 
[小姐有其他姊姊們沒有的特質唷,要是沒有妳…我看這個樓子真的沒救了。]
拓把視線放在那些滿臉貪污的人們,又看看自己的小姐。 
[咦?我有那麼偉大嗎?我什麼都沒幫到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而且…] 
[好了,小姐,我們該來想想如何應付本樓的客人,我們已經拖延了很久的時間,他們想必已不耐煩,偏偏三姊又不在,該怎麼做呢?] 
拓把眼珠子轉了轉,最後停在了小姐身上。 
看他們那個樣子,應該是外地來的人,他們不會知道穆家四姐妹長什麼樣子的…… 
[小姐阿,我可以跟妳商量一件事嗎?] 
拓的微笑讓緋雨有不好的預感。 
沒錯,就這麼辦! 
////////////////////////////// 
[真是的,他們在搞啥?]
眼看酒瓶已空,可是該出現的人還是沒出現,這讓龍彧非常不高興。
不二持著微笑,安撫著龍彧的情緒。
[要有耐心阿,少主。] 
這個少主一詞讓本樓裡的客人們紛紛停下喧囂,鋒利的眼神通通移向龍彧身上。 
[軒‧轅‧不‧二!]
這傢伙…分明是故意的! 
[太好了,少主…這樣你就不會無聊了!]
不二依舊笑的那麼親切,可卻讓龍彧恨的牙癢癢的。 
[你們…是什麼來頭?]
隔壁桌的一個魁武大漢剛剛還是醉醺醺的,一轉眼就已變得認真清醒,
頓時之間本樓裡殺氣眾起。 
[欸…不二,沒有酒了!]
龍彧搖著空空如也的酒瓶道,不二還是微笑。 
[是喔,那就再叫一瓶吧。] 
[無聊死了,難道我們還要繼續待下去啊?] 
[耐心點阿…少主。] 
= =ㄦ 
可惡,這兩個人根本沒有把我們看在眼裡,囂張的小鬼! 
〔王八蛋,大夥…上!〕 
魁武大漢一發出施令,那群客人同一時間展開了攻擊。 
[嘖,找死。]
龍彧一閃身,迎面而來的敵人已不支倒地。
[太慢了。] 
[可惡,不要客氣,殺了───〕
魁武大漢話還沒說完,一把鋒利閃著危險光芒的劍已邸在他脖子上。 
〔大叔…你太吵了!〕
龍彧瞇著眼,他就跟他手中的那把愛劍一樣,散發的是危險和陰沉。 
哼~這群還差的遠的傢伙敢惹我! 
等不到人已讓龍彧的情緒非常糟糕,現在這群人剛好成了出氣筒。
不二還是持著微笑,順手擋掉了敵人。 
[……小鬼,我們只是想知道你是什麼身分!]
魁武大漢非常鎮定,看起來似乎常常遇到這樣的事情。 
[喔?你的問話方式真特別。]
龍彧把眼神掃到了二旁的客人身上。 
[放下劍!]
魁武大漢一聲令下,那些人連忙放下劍,但眼神都寫著防備。 
[這樣…可以說了嗎?] 
[不‧要!] 
[你……]
可惡,都怪一時太大意,才讓這小鬼如此囂張。 
〔大叔,選一樣吧…是要死在我手上,還是……自己了結!〕
龍彧的手力放重了一些,魁武大漢的脖子已出現了些微的血跡。 
[你…]
開玩笑,我成武漢混江湖可不是混假的,既然如此我就── 
[慢著!]
突然,不二出聲了,也頓時成為眾人的焦點。
他起身,走到了兩人面前。 
[放手吧,龍彧…我們也有錯阿!]
不二還是笑著,龍彧依舊沒有放手,只是瞪著他。 
[大叔…很抱歉,我們的態度傲慢了點…更何況…]
不二把眼神轉向一個角落。 
[這裡的老闆娘可是會很頭疼的唷!] 
眾人一致轉了方向。 
緋雨真的嚇到了! 
怎麼一來本樓就碰著了這樣的事情?好可怕阿…
他們真的會殺人嗎? 
看著眾人投視的眼神,她嚇的沒當場哭出來。 
[阿…妳就是穆家四姐妹之一?真有如傳言般美麗阿!]
客人們開始竊竊私語,緋雨腦中仍是一片空白。 
那就是穆家三姊嗎?我未來妻子的候選人?
不可否認,她真的很美,美到會讓人屏息──但是,龍彧對她一點都不感興趣。 
[可請小姐出面和解嗎?畢竟…在妳店裡發生這種事不好吧?]
不二還是笑著看著她,她深吸一口氣。 
我嗎?…不會吧?可是我…我…做不到… 
〝妳想一輩子這麼沒用嗎?〞 
〝妳想當一輩子的花瓶嗎?〞 
〝妳要成為和姊姊一樣能幹的人啊!〞 
          >沒錯,我一定……做得到! 
緋雨踏出了第一步,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腳步也沉重到讓她抬不起來。
吞了一口口水,她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他們面前。 
[你們…呃…我…你們…那個…]
我真的好沒用…遽然連講話都結巴了! 
龍彧瞄了眼緋雨,又看向不二… 
[嘖,真無聊。]
他收起了劍,坐回椅子上。
魁武大漢用手抹了下脖子上的血跡,扯出一笑… 
這小鬼,一定會有一番作為! 
他豪爽的拿起桌子上的酒,把酒灌光後才對不二和绯雨道 
[哈哈~老子就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真是糟糕阿…如有冒犯二位,請別在意…
喂~小鬼,你好歹也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他對坐在椅子上的龍彧道,龍彧淡淡的回了三字 
[邵龍彧。] 
[喔~好一個邵龍彧,眾位弟兄…成某先告退了。]
一轉眼,魁武大漢就不見蹤跡了,留下的是一臉恍惚的眾人。 
[嘖,真是埽興阿,咱們繼續!] 
那些人又走回自己的桌子,屋子裡又恢復了上一秒的情景,好似剛剛的打鬥並不存在。 
绯雨鬆了口氣,還好…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但是…… 
緋雨看了下眼前的不二,直覺得這個人很危險,還是少惹為妙。
就當她想逃回櫃抬時,不二拉住了她 
[穆姑娘不是來找我們的嗎?] 
啊?就是他們?要找三姊的……就是他們?! 
////////////////////////// 
§第三章§ 何方神聖 
餐桌上的氣氛十分奇特,對目前的緋雨來說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一切都是那麼深不可測。 
他們找三姊做什麼?還有…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看他們出手俐落,想來不是閒雜人等,
舉手投足之間也是貴公子才有的風範,這樣的人…來這裡到底做什麼呢? 
[穆姑娘好像很緊張?]
這一片寂靜下,不二首先打破沉默,他笑著看向緋雨,绯雨連忙低頭,不敢直視不二。 
不知為何…這個男子身上散發的是一種令人看不透的氣息,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看透了一樣…還有他的笑容,雖然無害,卻會讓人感到不安,還有……我不懂… 
為什麼我會這麼怕他呢?! 
不二笑著,看著她的反應,他直感有趣…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跟著龍彧闖蕩天下,他都快忘記耍人的樂趣了,且…這個女孩單純的可以,所有的情緒通通都寫在臉上,這樣的女子可以掌管暗析樓嗎? 
真有趣阿…… 
〔喂~還坐不夠嗎?開門見山的說吧!〕
龍彧豪不在乎的看著天花板說著,他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過…看不二那副樣子,大概又有壞念頭了,可憐的女孩阿! 
[既然如此,我們就直說了!]
不二頓了頓,看了眼緊張的緋雨才接下去 
[我們想請妳走一趟東門!] 
有那麼一瞬間,绯雨的腦子裡塞滿了一大推東西,有好多好多畫面一閃而過,
且開始變的緩慢和清晰。 
東……門? 
他們是…東門的人?那個扶養我長大的東門?! 
绯雨不自覺的顫抖著,她想哭,但是眼前的情勢不允許她落淚。 
她開始怒力催眠自己。
不對,妳現在是穆緋盼,妳不是穆緋雨! 
[你們…是東門的什麼人?] 
不二和龍彧自然察覺到她的不對勁,但是並沒有多過問,只是回答問題。 
[我是東門的總舵主,他叫邵龍彧,是東門的少主。]
不二簡單的介紹了一遍,又道 
[姑娘可否也介紹一下自己呢?] 
[……喔~我叫穆緋……盼,是穆家三姊。] 
[久仰大名阿!]
不二又是燦爛一笑,緋雨趕緊低下了頭。 
[那麼…穆姑娘考慮的如何?] 
[啊?什麼?]
滿腦子都塞滿東西的緋雨已經快要頭昏腦脹了。 
[到東門造訪的事阿!] 
[呃…我…我不知道耶!]
如果是绯盼三姐她會怎麼做呢? 
[那就麻煩了,我們千里迢迢的來到這裡,如果無法請到穆故娘光臨,那不就白走一趟了嗎?
搞不好…還會被斥責呢!]
不二語氣略有擔憂,笑容也褪去了,這看在绯雨眼裡是何等驚慌。 
[我…我…!]
三姊…依三姊的個性,她會爲了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而答應前行的。 
況且……要是如果是要對三姐不利怎麼辦? 
我曾經住過東門,我熟悉東門的一切… 
我也該……為穆家做點事情了! 
[我知道了,我答應你們,不過…一路上,你們得要保護我的安全,還有…你們要在這裡買下一件東西!] 
不二睜大眼和龍彧對看。 
[保護當然沒問題,但穆姑娘希望我們買什麼呢?]
說話的依舊是不二,龍彧還是那副不感興趣樣。 
緋雨眼珠子轉了轉,最後把視線停在一個花瓶上,那花瓶外觀並不特別的精緻,應該說根本不值得一看,也沒有什麼價值,但是绯雨的直覺告訴她,就是這個了! 
[那個花瓶。]
緋雨指向它,不二愣了下。 
[那個嗎?沒問題。]
又是那個招牌微笑,緋雨倒抽了一口氣,趕緊低下頭。 
不二看著她的反應又是一笑,然後轉而走向那個花瓶的賣主,準備談價錢。 
餐桌上只剩下緋雨和龍彧。 
他叫邵龍彧嗎?門主的兒子?…要是我還在東門,我應該是他的妻子吧? 
〔妳幹麻一直看著我?〕
龍彧實在無法忍受她的視線。 
[喔~我…對不起,緋…緋盼失態了!]
真是糟糕,我怎麼會如此放肆的盯著少主看呢,我真是太無禮了。 
龍彧看著她緊張兮兮的樣子,嘆了口氣。 
[………我是不是見過妳?!] 
[咦?] 
他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 
[我是說…那個花瓶,還不錯!]
我剛剛到底說了什麼?…我怎麼可能見過她呢! 
[啊?喔…是嗎?你喜歡就好!]
奇怪…我剛剛聽到的應該不是這句話吧?大概是我真的聽錯了。 
[少主,穆姑娘…可以出發了!]
不二抱著那個花瓶出現在他們面前,他的出現也剛好打斷了二人的沉思。 
[走吧!] 
未來的路不只遠…還會非常艱辛。
//////////////////////////// 
§第四章§   
在我的心理,藏著一個秘密,只有我們穆家的人才知道的秘密,
那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哪怕是一個字也不行,那攸關著我跟穆家人的性命,
但是…心裡還是免不了惆悵… 
現在呢?我踏上回去的旅途,還能回頭嗎? 
[緋盼姑娘在想什麼?] 
走在幽暗的林間,不二不知何時來到她身邊的,而龍彧還是照著自己的步伐快步的走著,
壓根不管後頭的人是否跟的上。 
[沒有,沒什麼…]
绯雨淡淡的扯出一笑,疏不知這樣的苦笑已顯露出她沉重的心事。 
[緋盼姑娘一直都是這麼緊張的嗎?]
不二的話讓绯雨疑惑的看向他,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聽他這麼說自己了。 
緊張?原來我看起來是這樣的嗎? 
[我們不會傷害妳的。]
見她不答話,不二從容補上了一句。 
[我知道你們不會傷害我,也許是因為我怕生吧!]
低頭,想掩飾情緒… 
[是嗎?在我看來…妳是刻意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
微笑,有著肯定。 
堅…強?!绯雨征了下…
而後皺著眉頭看著不二,臉上寫著擔憂,而美美的眸子呈現的是慌張。 
不二低頭竊笑… 
[妳真是個有趣的人!] 
既然妳這麼有趣…我怎麼可以暴殄天物呢,當然要善加利用了! 
/////////////////////////// 
[可惡!] 
遠遠的,西邊的一處森林裡傳來咒罵聲,而伴隨的是涓涓細流的溪水聲。 
該死…該死的菊 英二!
早知道就不跟他出來胡鬧了,現在可好了… 
大石再度張望四周,期盼著能看到那隻貓影! 
已經整整五天了!
英二不見了整整五天,都怪我太大意,遽然聽信英二最擅長的謊言,
什麼只去看東邊看看,一會就回來,這一會可是不偏不埼的五天。 
他八成是溜達到哪裡去玩了,唉~在這裡待著也不是辦法,也是時候把
那隻不知好歹的貓抓回來了。 
////////////////////////////// 
  午後,太陽爺爺依舊高掛在正中央,毫不吝嗇的給予人們熱力,而這午後的膳壇城的大街上自然是不會有人的,大家都悶在家裡躲避暑氣。 
而他──菊 英二,正優遊自在的閒逛著,他長的十分俊俏可愛,炯炯有神的眸子好像隨時都
釋放著活力,一身淡青色的衣裝讓他看來像是個什麼都不懂,只一昧向前衝的少爺。 
而現在,他的吸引力也就跟他的長相成正比,不少商家的目光都停在這名少年身上,而多半是
好奇─這麼一個貴家公子怎會來這裡?─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那名少年的腳步停在暗析樓前時,臉上同時多了份擔憂。 
這個公子哥看起來就一臉會被騙的樣子,上天保佑! 
英二疑惑的微微回首,那些商家也立即把視線收回,英二聳聳肩,走進了暗析樓。 
/////////////////////// 
唉呀呀~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我又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我只知道我來到東邊後(事實上,根本就沒有。)就迷路了,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眼前這棟建築物偏偏又是這麼美麗,讓他忍不住想進去玩玩,而他的調皮基因也就此引爆。 
才剛踏進暗析樓,他就聽到不少怪異的拍賣聲。 
原來這裡是交易場所啊,我好像聽大石說過,有一憧樓子位在東南西北門的正中央,那裏什麼都賣,該不會就是這裡吧?難道我連東邊都還不到嗎?(終於發現了) 
[喂~這位仁兄,你擋到門口了。]
真是的,他是生來擋路的嗎?
穆緋凌氣沖沖的走進樓子,她剛剛奉大姐的命去收債錢,卻收的一肚子氣。
那些男人總是想趁機吃我的豆腐,也不想自己是什麼貨色。 
英二回頭瞧見了眼前這個說話很衝的女孩,不知為什麼注意力全集中到她身上了。 
氣息,沒錯…那種氣息…
他一笑。 
[抱歉,姑娘…我不是有意的。]
通常,沒有什麼人抗拒的了這麼陽光的微笑,偏偏绯凌就是那個例外。 
[這不是廢話嗎?難不成你是故意檔在門口的?你居心不良嗎?] 
[不,我沒有那個意思阿…姑娘誤會了。]
這位姑娘怎會如此咄咄逼人呢。 
[是嗎?也對啦…看你這副樣子就出生在貴族世家,想必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公子哥,
要耍心眼還有的學呢,我勸你還是別進來的好,這裡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
唉唉~我真是好心啊…還懂得要救人一命,要不然我看他連衣服都會給人騙光了。 
绯凌遙遙頭,不再跟他哈啦下去,她得趕緊去找大姐告狀! 
[咦?]
英二才剛回神,绯凌已經消失了。
他左右看了看,偏頭想著…… 
我看起來真的有那麼好騙嗎? 
///////////////////////////// 
[大姐~~妳說,氣不氣人啊?那些色胚~一輩子都不得好死,真想不到那種人還可以活在這上
,要是我是他們我就不會這麼苟延殘喘的活下去,一定會挖個坑把自己活埋,喔喔~不好,搞不好還會污染到大地,那我看他們還是直接蒸發掉好了,喔~我忘了這樣還會浪費水跟陽光──] 
绯凌口沫橫飛的罵著那些對她伸出鹹豬手的人,而大姐─穆緋季始終沒有抬頭看她一眼,
只是低著頭拿算盤算帳目。 
[大姐,妳有沒有在聽我說阿?]
绯凌總算發現大姐根本沒有在聽她說話。 
绯季嘆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筆,總算抬頭看了自家二妹一眼,不過隨即又低頭撥起算盤。 
[妳阿…盡是把時間花在嘴上,偶爾用妳的心做事情好嗎?]
大姐的語氣很輕柔,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绯凌很是不滿。 
[大姐總是這樣,這樣怎麼會有樂趣呢?人生都花在帳目上不是很無聊嗎?] 
[夠了,二妹…妳去幫小妹顧店吧,我怕她應付不來。]
大姐揮揮手,示意要她走人,绯凌只能嚅嚅嘴,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下樓。 
暗析樓總分五樓,第一樓是本樓,是普通客人就能上來的樓層,不需要任何資格,
所以在本樓很難找到稀有珍貴的物品,而那裡的人多半都不會是常客,通常都由店小二顧著。 
而上樓後是二樓,
那裏的客人會比較複雜一些,東西自然也較為五花八門,以老常客捧場居多,他們都只是
來那裡打發無聊時間,看看熱鬧,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交易的顧客,所有就屬二樓最安全,也最穩定,二樓也一直都是由小妹掌管著。 
來到三樓…
三樓是一個十分明亮的地方,那裏所賣的物品通通都是稀有且正當的東西,沒有一件東西是
搶來、偷來、騙來的,這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你不會買到贓物,雖然是如此,可三樓也不是
很單純的,反而是最常發生激烈爭執的地方,因為物品稀有且品質保證,所以不少買主會為了一樣商品而大打出手,三樓是歸三姊─穆緋盼管轄,她的溫柔和美麗總是成功的化解了很多糾紛,
又加上她生來就有一顆聰明至極的頭腦,總是可以在臨危的時候而不亂,不只不亂…還可以讓
雙方都滿意。 
接下來是四樓,
四樓是所有層樓裡最黑暗的地方,那裏的客人雖然少,卻十分險惡,那裏拍賣的東西
無不是名劍就是一些至人於死的武器,還有一些猛獸類,想要僱請好的保鏢替你做壞事
來四樓絕對可以找到,甚至是…娼妓,所以那裏被視為危險地帶,稱之為內部,連穆家的
人都無法隨意逗留,只有大姐─穆緋季可以來去自如,她也是穩定那裏的一大因素,要是沒有她
四樓大概會大亂而無章法。 
剩下的就是最後一層樓─五樓。
五樓是穆家四姐妹的居家,還有一些是傭人們的房間,不過是在最裡面,
穆家四姐妹的房間各居東南西北,以大姐為中心,五樓是可以放鬆休息而不
必怕被暗殺的地方,也是顧客的禁忌之地,可惜的是…他們都過於忙碌,顯得
五樓死氣沉沉毫無生氣,這大概也是穆家人的悲哀吧,這一生她們注定要為暗析樓
賣青春甚至是賣命! 
好不容易,緋凌來到了二樓,卻意外發現櫃檯後的是店小二─拓。
她偏頭,有著不好的預感。 
看拓那副緊繃的樣子,難不成發生大事? 
[拓~拓!]
緋凌搖了搖拓,這才把拓給搖醒。
他猛然跳起,像是剛醒來般。
他嘴巴半啟,看著緋凌的眼神很是驚慌。 
〔你怎麼啦?小妹呢?!〕
緋凌皺起眉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我…二姐…我……]
拓話還沒說完,就開始放聲大哭,贏得二樓裡所有人的注目。 
〔嘖,一個大男人哭啥阿?發生什麼事了?〕
緋凌瞪了那些旁觀者一眼,那些人連忙掉開視線。 
〔我…嗚~~二姐…我該怎麼辦?我不想離開穆家阿~~〕
拓越說眼淚也掉的越兇,惹的緋凌越來越火。 
[所以我說了,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拓才二十一歲,難不成已經患了重聽? 
[是…事情是這樣的……。] 
待拓把緋雨替代三姊去見客的事情完整說了一遍之後,
緋凌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什麼?!你的意思是…緋雨她跟著東門的人走了?]
緋凌重擊桌子,桌子都快裂開了。 
[呃…嗚~是的…都怪我,我不該出那鬼主意的,只是我萬萬想不到要見三姊的客人
遽然是東門的人,也沒想到…小姐會跟著他們走阿!] 
拓抽泣著,一想到他所犯的錯誤他就想切腹謝罪,眼淚也越來越氾濫。 
[夠了,你怎麼哭個沒完啊?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昨…昨天。] 
昨天?!…沒錯,昨天的確是有東門的人來談生意,怎麼好死不死剛好選在三妹
出差的時候要求見她呢,這大概有什麼陰謀吧?東門的人絕對惹不得阿… 
小妹…… 
緋凌深深嘆了口氣,現在她的心情是盪到谷底,沒有心情胡鬧了。 
[你現在就去稟告大姐這件事情,馬上!] 
拓縮了一下,就因為害怕所以遲遲不敢告訴大姐阿。 
[快阿~還看!] 
[是……。]
拓咚咚咚的跑上樓,緋凌不由得握起了拳頭。 
該死,心情真是壞透了,下樓去找找樂子吧。 
/////////////////////////////////// 
§第五章§ 
才剛剛下了樓,店小二─老劉就衝向她,結結巴巴的指著不遠處的木桌。 
[二…二姐…他他他他……我我我我…那那那些客人…二二二姐…他──] 
[厚~又發生什麼事了?你這樣講我哪聽的懂啊!]
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待在穆家多年的店小二結巴的結巴,哭泣的哭泣。 
搞什麼啊! 
[二姐…那個男人,那位公子…已經賭光了客人的家當啦,連我們準備要賣的商品也
都被他贏走了。]
老劉總算恢復了些鎮定,把他結巴的來由道出。 
那位公子真是厲害的緊,只靠一枚銀幣就贏得了這麼多東西,運氣真是太好了。 
[賭?…你說他們圍在一起是在賭博?]
緋凌比著那群人,眼睛閃爍著火燄。 
[是…是阿!] 
很好,本姑娘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賭博,今個兒我也想找人玩玩…我就跟你賭賭。 
緋凌快步走向前,順手推開了不少客人,為自己開了一條路。 
而那些客人會心甘情願讓她推開,無不是認出她就是二姐─穆緋凌。 
哼哼~那位公子贏了我們不少銀子,讓我們損失慘重,而眼前這個姑娘是膳壇城裡最
惹不得的姑娘,就讓她幫我們出一口氣吧! 
就這樣不費任何力氣,那群圍觀的客人全退到後頭,挑了個視線良好的位置準備觀戰。 
[咳咳……] 
木桌旁的男子正喜孜孜的觀看他的戰慄品,無視那些客人投來的憤恨視線。 
[咳咳……]
嘖,這傢伙也重聽啊?我咳的這麼大聲了耶,不過…沒想到賭贏所有人的,會是這個公子哥?!
前一秒她還說他連衣服會被騙走。 
英二這才抬頭看著緋凌,喜出望外的大喊。 
[阿~~妳是那個被我擋到路的姑娘!] 
嘖,認出就認出喊這麼大聲幹麻?他是怕身在五樓大姐聽不到嗎?
不對…要是如果讓大姐知道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她大概會崩潰。 
[是阿,就是我!]
看看他身後的那堆物品,雖然不是什麼價值連城的古董貨,但也算的上是中等的好貨,
再把視線往桌上那枚銀幣看去,就是這東西讓他不靠半點力氣贏得那些的? 
[喔~~那麼姑娘妳要去看看醫生,妳剛剛咳的那麼大聲…恐怕連肺都給咳出來了,
要小心唷!]
英二陽光燦爛的一笑,卻惹來了緋凌的瞪視。 
這傢伙…好樣的! 
緋凌拉開了椅子,文靜的坐了下來,然後給了英二一個溫文的笑容。 
[公子對賭如此厲害,何不讓小女子領教領教?] 
英二只是睜大眼,炯炯有神的盼子眨阿眨的。 
[好啊,只是我怕妳會輸的很慘耶!]
這可是英二的真心話,他不願看到她輸,但是也不想讓自己輸,唯一的辦法就是停戰。 
什麼?!這麼瞧不起我?好啊你… 
[放心吧,就算是輸我也會願賭服輸,再論…公子你更加要擔心自己阿。]
我會讓你輸到沒臉出暗析樓。 
[擔心自己?]
想來英二是不解這是什麼意思。
好吧,既然這麼堅持…我就稍微放水好了。 
英二拿起桌上的銀幣。 
[這是我們要賭的東西,規則很簡單,在還沒擲銀幣之前,分別在紙上寫下
是正是反,贏方就可以要求輸方給他一樣東西。] 
緋凌瞇起眼,不滿的看著他手上的銀幣。 
[我怎麼會知道那枚銀幣你沒動過手腳?] 
英二一聽又是一笑,不過這次的笑像是取笑。 
[我不會這麼小人的,不過也罷…就讓妳檢查檢查吧!]
英二把銀幣丟向她,她一伸手就接住了。 
奇怪,這枚銀幣怎麼沒看過?這不是普通的銀幣,好像是…特製的?
他到底是哪家公子啊? 
在伸手接起的那一瞬間,緋凌手掌心裏也暗藏一條棉線,順勢的貼到了銀幣上頭。
那條棉線可不普通,那是前鎮子在三樓挖到的東西,這條棉線只有使用者看的到、摸的到,
普通人可是完全沒感覺的,說也好笑,三樓的東西雖不偷不搶不騙,可東西的用途可是又搶又偷又騙阿,尤其是到了她手中,有不拿來惡搞的道理嗎? 
緋凌把銀幣丟到桌子正中央,笑道 
[公子的確君子,咱們開始吧!]
天底下的君子都是笨蛋啊!
緋凌扯出一笑。 
店小二趕緊拿來了硯台和狼毫筆,二人開始寫下自己的答案。 
[就由你來擲吧!]
緋凌道,反正誰擲結果都一樣。 
英二又是可愛的一笑,卻在拿起銀幣的那一瞬間皺了下眉頭,才下一秒就又換上了
平日的微笑。 
銀幣懸在天空,正反兩面反覆的旋轉著,大家都屏息以待,彷彿那過程是用慢動作落下的。 
緋凌眼睛一瞇,扯了下手掌心的棉線。 
一定是正! 
〝鏗~~〞~ 
銀幣落下了,還在桌上轉了兩圈才躺平。 
[是……正?!] 
緋凌開心的攤開手上的白紙,湊到了英二面前。
英二愣了下,又換上苦笑。 
[阿~我輸了!]
英二看了下緋凌才道 
[姑娘要些什麼?] 
緋凌眼珠子轉阿轉的,轉到了他後頭那些東西,那些東西少說也有一百二十樣,
這麼說…我得贏一百二十次…不,一百三十次才能讓他輸到不敢再賭, 
這太麻煩了! 
[我們協議一下…我要你後頭那全部的東西,可以嗎?]
緋凌露出了親切的微笑,內心盤算著讓他答應的第二辦法。 
[好啊,反正這也不是我的,我只是想玩!]
這是多麼簡單易懂的道理阿… 
嘖,難道只有我這麼認真嗎?…他剛剛都是在玩?…可怕的傢伙! 
[再來一局嗎?]
英二道 
[當然!] 
銀幣再度懸在天空,眾人的目光卻不再跟著銀幣轉,而把視線留在緋凌身上,就連英二。
也一樣,不同的是…他看她的眼神藏著一絲不悅。 
阿~那小子遽然輸了?從他踏入本樓開始他就一局都沒輸過,而緋凌卻讓他輸了?
穆家姑娘的確不輸男兒阿! 
銀幣掉了下來,依舊是……正! 
[我又贏了!]
這是當然的。 
英二這次笑不出來了,他無奈的聳肩。 
[說吧,這回妳要什麼?] 
緋凌點頭,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我要你身上的衣服!] 
什麼?! 
眾人連同英二都驚訝的瞪著她看,只見她溫文的開口 
[我想要你那件衣服,很尊貴呢!]
是阿~這質料是用上等棉質,那清清淡淡的翠綠更能襯托出穿者的高貴。
這下子緋凌不得不開始懷疑他的身份了。 
英二比任何一個旁觀者都快恢復鎮定,他淡笑 
[姑娘一定要如此咄咄逼人嗎?]
那另一個意思就是─別想耍我! 
緋凌笑出聲來。 
[笑話,本姑娘會跟你賭就是為了這個,你想賴嗎?] 
英二依舊是那淡笑,他起了身,解下腰間的佩玉。 
[我是西門的少主─菊 英二。] 
眾人倒抽了一口氣,比較快反應過來的人開始緊抓自己腰間的劍。
英二不是沒有感覺到這屋子的殺氣,只是他還是笑著。 
[那又如何?西門少主吃飯都不付錢的嗎?]
緋凌鎮定的跟鬼一樣,就算是天皇老子輸給了她,她照樣討回她要的東西。 
[這是西門少主的徽章佩玉,沒有這個我就不能顯示自己的身份。] 
緋凌看向他手上晃來又晃去的佩玉,頓時被納佩玉的色澤和精緻給迷住了。 
好美好美,就算是上三、四樓也不一定能找到這麼美的佩玉。
況且…奪走了佩玉對他而言應該是件麻煩事吧? 
[成交,我不要你身上的衣服了,用這個抵吧!]
她喜孜孜的想拿佩玉,誰知手腳還是慢了英二一步。 
[妳得要答應我…讓我不用拔劍也能安全走出暗析樓!]
英二諾有所指的話和眼神都是針對那群觀眾。 
緋凌回頭瞧了一眼,這才發現屋子裡已有不尋常的氣息。 
[好,我答應你。]緋凌搶了佩玉,就回首對那群人喊道 
[誰敢傷害英二公子,就是跟我過不去!] 
眾人紛紛對看了一眼,無奈的放下刀劍。
這裡有誰敢傷害緋凌阿…更何況他們都是大男人,豈能傷害一個弱女子─雖然她並不弱─! 
她轉頭笑著對英二道
〔這樣可以了吧?〕 
[恩~姑娘…呃…姑娘芳名是?] 
[穆緋凌,穆家二姐!] 
[喔~原來我是在跟這個樓子的主人對局阿~唉~!]
英二嘆了口氣,轉身走向大門口,同時也略下了一句話…… 
[妳的棉線在哪買的?挺特別的。] 
丟下這句話的英二很快的就消失了,這次倒抽一口氣的是緋凌,她
衝向大門口卻發現英二早已消失。 
天阿…他知道耶~他知道我動了手腳?那麼…… 
菊 英二…太可怕了,以後看到他一定得躲,不…我一輩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 
  龍彧一行人總算從幽暗的森林裡出來了,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市場,
那繁盛的情況跟膳壇城有的拼。 
[我們得先找個歇腳的館子,現在有了穆姑娘隨行,我們得去找馬匹代步。]
不二逐一說出等會要做的事情,龍彧當然是聽到了但也沒應聲,反正放手給不二去做就好。 
[抱歉…我害你們得去找馬匹,不過…其實我不需要的,別看我這樣…我也滿能走的呢!]
緋雨低頭,不改自己善良的本性。 
[緋盼姑娘就別客氣了,妳要是硬撐的話我們才會更累呢!]
不二莞爾的笑容一點都不上配他的話,不過他說的也是事實,要是她半路暈倒或是
無法再走,只會拖延他們而已。 
[看,那裡好不好?]
龍彧總算停下腳步,佇立在一憧看來不太顯眼的客棧前。 
[好啊…走吧!]
不二微笑,推著緋雨走進客棧。 
這一路下來都是不二在照顧緋雨,也跟她談談東門的事,她也理所當然的說起了
穆家的事蹟,讓不二明白她們四姐妹的辛苦和用心。 
[客倌~你們要住宿還是吃飯?]
店小二左肩披著抹布,一看到客人上門連忙上前招呼。 
[兩個都要,住一夜。]
龍彧淡淡的回道,不二依舊負責付錢。
付好了錢,店小二這才領著他們上樓。 
[就這三間了,剛好連在隔壁,沒問題吧?]
店小二露出了他親切笑容。 
[好的,謝謝你。]
不二笑著應對。 
[如有問題再找我,客倌好好休憩吧!]
店小二就這麼走下樓,不二把視線轉向緋雨。 
[妳好好休息吧,這一路上妳也累了,有什麼事情敲我的門就好,阿…當然,
龍彧的門妳也可以敲。] 
緋雨笑了笑,如果真的發生事情她才不會去找龍彧呢…他看起來…好自負,也好難親近。 
[休息吧!]
籠欲走進最左邊的房間,不二的房間是中間,緋雨的在靠牆壁的右邊。 
走進房裡,緋雨總算放鬆了戒備。
雖然不二很親切,但是…就是哪裡不對,每當看到他的笑容,她就會全身不對勁,
那種感覺很難形容,而且整個臉也都像被火燒到似的燙…真是奇怪! 
東門……那個最不想去的地方…
會不會被門主發現我就是那個被他們領養的孩子呢? 
看著鏡中的自己,她的樣貌多了些許不安和疲憊。 
『緋盼姑娘一直都是這麼緊張的嗎?』
『是嗎?在我看來…妳是刻意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 
是嗎?原來…我的表情是這麼虛偽阿,我真的…越來越不了解自己了,
我…到底是誰?沒有任何野心的我,為什麼會想這樣的事情…
我想讓自己有一個目標可走,我的目標是讓暗析樓永遠旺盛,但是我忘記了…
我跟東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我的存在很可能危害到姐姐們。 
我離家…姐姐們會如何呢?希望三姊千萬別跟來啊! 
/////////////////////////////////// 
〝鏗〞… 
五樓的大姐房間傳來了擊碎聲。
原本拿在大姐手上的杯子現以碎在地上成了一塊一塊的碎片。 
拓跪在地上,淚早已在地板上匯集成一灘水。
他已經跪在那裡五個鐘頭了,大姐就像鐵了心要處罰他一樣,已經五個鐘頭沒有開口說
半句話,連責罵都沒有。 
[……唉~為何你會如此糊塗呢?虧你還曾經跟著我跑…這件事情不許讓其他
人知道,除了你,還有誰知道這件事情?] 
[二…二姐!] 
大姐又嘆了口氣。 
[尤其三妹,她今晚就回來了,千萬別讓她知道,就說小妹是出差了!] 
[是,那…大姐…妳…不罰我嗎?] 
[罰是當然的,你就等著我的處罰吧,下去。] 
[是!] 
拓一聽到要處罰,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還鬆了口氣,眼淚也倏地停住。 
要是大姐沒有處罰…那才是最嚴重的處罰,
不過…他還是由衷的希望,那個處罰不是要他離開穆家啊! 
///////////////////////////////// 
§第六章§ 
午夜子時,拓的房間裡亮起了一盞微微的亮光。
而他的人正怯伶伶的看著桌上那封信。 
事情大條了! 
不只大條,還進展的非常快速! 
『 拓:
事實上,我並不想處罰你,不過…我接下來要交給你的任務也該算的上是一種處罰了,
我要你去調查東南西北門的動態還有那裡的資料,查到越多越好,凡事警慎低調些,
有什麼消息傳信給我,明早就動身,還有,務必找回小妹,最後,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天阿~光看信中最後那句─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他的腳就一陣軟,大姐怎麼會把這麼重要又艱難
的任務交給我呢?雖然沒有離開穆家…但是想來我的命也會不保了。 
不對,既然大姐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那是我的榮幸啊!
為了穆家…我會加油的!! 
//////////////////// 
緋盼走在深幽的林間,她喘著氣似乎跑了很久。  
怎麼會……  
因為出差的工作早了一天辦完,所以她沒有告知大姐就偷偷跑了回來,
想給他們一個驚喜,沒想到…在大姐房裡聽到的才真正讓她驚訝。  
小妹代替我…去了東門?!  
這到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妹怎麼可以回去東門呢,那裡是我們穆家最不想招惹的地方阿!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東門跟兩個渾蛋把事情說清楚!  
她─穆緋盼,才是穆家三姐啊!  
小妹………  
/////////////////////////  
[英二~~該死的菊 英二,我限你兩分鐘以內出現在我面前,不然我就──]  
〝碰~~〞  
強大的撞擊聲是從林間傳出的,也就是大石的後方。  
咦?!  
大石轉過頭,驚訝的發現躺在地上的正是他找的要死的少主─英二!  
他還真的在兩分鐘以內出現了耶…而且看起來好像是摔下來的?!  
摔下來的?!  
[英二~~~~~!]  
大石驚呼,連忙上前抱住英二軟軟的身軀。  
英二半睜著眼,看到大石的雞蛋頭扯出了一個無力的笑。  
[大石…我…我真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  
〔英二,你在說啥傻話阿?〕
這六天他到底在幹麻?受到了什麼委屈啊?
等等…不對阿,照理來看…應該是別人受到英二的委屈才對吧?  
〔英二~你醒醒,六天不見你要給我一個交代阿!〕
大石搖著他的身軀!  
怪怪…他身上沒傷啊?難道是中內傷?那那個高人的內力肯定很強勁!  
[大…大石…你要交代我可以給你,但你有必要現在討嗎?…我都快要…快要…]  
啊!是阿~我真是太過分了…忘記了英二現在身受重傷。  
[對不起英二,快告訴我你哪裡疼?]
大石眼裡閃爍著不捨和心疼。  
英二比了比自己的肚子。  
天阿~遽然傷在肚子?大石不由得把英二抱緊,然後深深的給了英二一個吻。  
咦?怪怪…大石為什麼要把嘴唇貼著我的嘴唇呢?
這底是為什麼呢?有什麼意義嗎?  
只見英二扯住大石的衣服,然後轉開臉。  
[大石…我已經快要…  
               快要…餓死了!]  
=口=│││b  
[啥?]  
大石放開抓著英二的手,差點把他丟了出去。  
[你幹麻啊?…我從剛剛開始就很想跟你說,我好餓唷~身上帶的銀子也用光了,
欸~你帶我去吃包子好不好?我知道前面的都市有一間很有名的包子店,阿~不過你的付錢唷!]  
= =││  
[菊‧英‧二~~~~~~~~~~~~~~~~~~~!!!!!!]  
這傢伙~這小子~這渾蛋~  
我就知道,有他在一旁絕對不會發生好事!  
不過…我剛剛為什麼要吻他呢?唉~~  
[欸~好不好麻?還有阿~你要背我去唷,我已經餓到走不動哩…大石,你有沒有在聽呢?!]  
我輸了!!我真的徹底輸給這隻貓了!!  
/////////////////////////  
一早,太陽公公又顯露出來,照亮了客棧的房間。 
緋雨老早就梳洗好,準備出房用早膳了。 
我要不要先跟不二公子和籠彧公子說說呢?
這應該是最基本的禮貌吧?免的讓他們以為我不見了,
但是現在還早呢…會不會打擾到他們睡眠呢? 
緋雨一向喜歡杞人憂天,操一些不必要的心。 
出了房門,在不二的房前猶疑了很久,她總算咬緊下唇敲了門。 
「……不二公子?…你起床了嗎?抱歉…我…」
緋雨話還沒說完,門卻微微的開啟了,想來是風把門給吹開的。 
呀~~怎麼辦呢?我要進去嗎?可是這樣好嗎?男女授受不親耶!
等等…她只不過是進去留個字條告知去向,哪裡有〝授受〞呢?
我在想什麼阿~>////< 
毅然的決定後,緋雨踏進了房間。 
陽光…灑在房裡的一個角落,不二安然的躺在床上,陽光照射在他臉上,散發了金黃色的色澤,
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王子,一個高貴到不能再高貴的王子。 
緋雨看的著迷,連眼睛都捨不得眨。
這個男人…遽然如此的俊朗,讓人看了就好放心…
不過,那僅止於他睡著的時候,他要是清醒,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就會蔓延。 
「吾……」 
突然,床上的人有了動靜,緋雨不由得退了一步,心理緊張的七上八下。
好險,不二只是翻了個身,並沒有清醒。 
呼~~嚇死人了!!! 
緋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發現了桌上的一把劍。 
那劍外殼是深藍色的,上面雕刻著一個十字,看上去手工非常精細。
這把劍一定價值不斐。 
我好想…好想拿拿看唷! 
她們穆家的人不知為什麼,對於難得精緻的東西總是特別執著,為了那些東西
她們可以不顧一切── 
穆緋雨,同樣也是的! 
緋雨緩緩靠近桌子,凝視著那把劍,這把劍就跟主人一樣…會讓人看的目不轉睛,且有一種
吸引人的魔力在。 
她用顫抖的手觸碰了那把劍。 
好美好美的武器,不,這根本就是一種飾品,那劍的材質想必是用上等的玉去琢磨的。 
緋雨也不顧得什麼仁德了,拔出了劍。 
頓時,光芒四射,以那劍的明亮程度可看出它的鋒利程度,所謂劍跟人是相像的,
一定是在說不二跟他的愛劍吧? 
緋雨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著了迷的行為,她的手開始微微發抖,這也是她放棄劍術的原因。 
「很美吧?」 
一轉身,緋雨就撞到了不二的胸膛,她緊抓著劍,手心都出汗了。
不二只是綻放出笑容,什麼話都不再說。 
他在欣賞,欣賞她手足無措的模樣,就是這個時候的她最美麗了。
緋雨早已慌的沒有主意,她想開口解釋,可是不二的視線看的她更慌。 
好不容易,不二退離了她身邊。
要是不放過她…他想她大概會當場昏蹶,這可不好玩。 
緋雨看到他遠離,立即鬆了口氣,這一放鬆劍也掉了下去。 
「阿~!」
緋雨驚呼也閉上了眼睛,只是她遲遲沒聽到劍掉落的聲音,等她張開眼時,不二已經拿著他的劍持著微笑道 
「籠彧應該已經下樓了,我們也去樓下用早膳吧!」 
征了好幾秒,緋雨才〝喔~〞的一聲跑過去。 
他…好厲害,只用那麼一瞬間就輕鬆的接到劍?
果然是深藏不漏阿! 
//////////////////////////////////// 
「你們來晚了!」
一下樓,籠彧已經吃完了早飯,慢條斯里的控訴他們晚到的事實。 
不二笑了笑,拉著緋雨坐下。 
「抱歉,有事情耽擱了!」 
籠彧眼睛一瞇,嘴角扯出一笑 
「是嗎?你玩的還真開心。」 
「嘻嘻~~。」 
?!
總覺得他們的對話好奇怪唷…我都聽不懂,算了!
緋雨彽頭吃著包子,忽然,她的斜眼瞄到了坐在隔壁桌的男孩。 
那個男孩…看起來好像快餓死了?!而他旁邊的那個男子嘴巴不停的動著,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快餓死的男子正挨著罵呢! 
緋雨看的出神,沒料到那個挨罵的男子會忽然轉頭對她笑。
她趕緊轉回視線,驚慌的啃著包子。 
不二在一旁笑著,把視線遷到那個讓緋雨慌張的男子身上時,笑容全數消失,
他睜開了雙眼瞪著他們。 
籠彧低頭竊笑,這真的是好笑到一個不行!
軒轅不二遽然會吃醋?不如…幫幫他吧? 
籠彧一出手,桌旁的劍衝向那個快餓死的小子腦袋上。 
「哇哇~好險好險耶!」
英二一躲,有驚無險的拍著胸膛,而那把劍被大石截了下來─這些全都發生在那一瞬間。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