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火影同人文】泥娃娃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她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會眨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她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說話 
 她是個假娃娃 不是個真娃娃
 她沒有親愛的爸爸 也沒有媽媽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我作她爸爸 我作她媽媽
 永遠愛著她〞 
這首歌迴盪在我腦中的時候,我還沒生出來。 
應該…是在媽媽的〝肚子〞裡吧?所以聽起來會有淡淡的迴音… 
「為什麼…」
踢著地上的小石子,石子〝咚〞一聲滾進了湖裡… 
泥娃娃…泥娃娃…一個泥娃娃… 
「…原來你在這裡啊!」 
「不要過來!」 
「鳴人?!」 
泥娃娃有名字的,她叫做漩渦鳴人… 
泥娃娃有保鑣的,他叫做宇智波佐助… 
「鳴人…妳怎麼了?」 
鳴人無辜的大眼…不會眨─… 
「……妳又想起那首歌了嗎?」
佐助只是輕輕的道…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 
「他…為什麼要做出我?」
我不是生出來的…我是個泥娃娃──實驗品 
「妳說博士?我也不知道…」
佐助只是輕描淡寫的回道… 
「鳴人,博士在找妳。」 
「……我不要…」
那夢魘…沒這麼快能忘掉… 
「那妳要如何?繼續待在這裡自怨自艾?」 
「……帶我走。」 
泥娃娃不想被束縛… 
「……好。」 
幫助泥娃娃…到底有沒有罪呢?─… 
他─宇智波佐助無條件當罪人。 
大街上,泥娃娃看著四周…由於她眼睛不會眨…所以沒有錯過任何人的表情──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 
『媽媽,這個姐姐好奇怪…』 
原來…外面的事情就是如此, 
〝外面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妳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邊就好…〞 
博士,儘管你說的沒錯,我還是要出來… 
「要不要我殺了他們?」 
原本就很大的眼眸這下子瞪的更大了… 
「不要。」
他們沒有罪,有罪的是我… 
「休息一下吧?」 
「不要。」
我還沒好好的…看夠這個世界… 
手被他拉住了…
他的表情…好凝重好凝重… 
「鳴人…休息一下吧!」 
該說什麼?只能點頭了… 
「恩。」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她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會眨 
『不要…放開我。』
當泥娃娃沒有了保鑣…沒有了輔音器的時候… 
「妳一個小姑娘在旅館亂晃是很危險的唷…讓大哥哥來安慰妳吧!」
千篇一律的台詞,在鳴人耳中聽來卻很新鮮… 
只有電視上才聽的到呢… 
「妳怎麼不說話啊?這代表同意了是吧?」 
『不…不要…』 
「雖然妳看起來怪怪的,姿色倒是有幾分…」
她的臉被人扳起, 
「先來試試味道吧!」
那人奸奸的笑著,臉湊近了鳴人… 
『不要…救命…』
好可怕…好可怕… 
唇上的觸感讓鳴人掉下了眼淚,無力的任憑人玩弄她… 
「…………。」 
〝刷〞~ 
血腥味讓鳴人睜開了眼, 
一個全身是血的人就倒在她身上…她顫抖著,比起剛剛…她更怕現在的情景。 
突然,一個拉力將他拉進了一個懷抱… 
「……妳為什麼不反抗!!!」
怒氣…漸漸蔓延… 
鳴人緩緩抬頭,她的身上都是血──別人的血… 
泥娃娃…不會流血。 
『……你為什麼要殺了他?』
眼神,透出了無力… 
「不能嗎?」 
『告訴我原因…』 
「因為我愛妳…。」 
堅定的語氣滲透進去的不是愛意,而是怒意… 
佐助怎麼樣都沒想到,他的告白會是在這樣的情形下發生… 
「阿~~~有…有死人。」
一個女生放聲大叫… 
「快走…」
佐助拉著鳴人消失在旅館裡… 
『佐…佐助!』
鳴人〝噗咚〞一聲掉進了水裡─兇手…是充滿怒意的佐助… 
「把妳自己洗乾淨…」 
水只到她的胸部…所以她還能勉強站穩。 
『佐助……』
鳴人想觸碰佐助的手,卻被他拍開了… 
「妳的輔音器呢?」
佐助偏過頭,背對著她… 
『壞掉了…所以我丟掉了。』 
「………故意的吧?輔音器不會壞掉的,因為它就在妳體內!」 
是的…我只是假裝捨棄了它… 
『我不要博士給我的東西…』 
「妳也不要自己了嗎?妳也是博士的東西不是嗎?」 
鳴人低下頭… 
『……都不要了。』 
「……所以你才不反抗,讓人觸碰?」
佐助回過頭怒視著她… 
『………恩。』
我說謊了,我那時…是多麼害怕! 
下一秒,佐助拉住了她,狠狠的吻了她… 
粗魯的動作嚇到了鳴人,他不由得後退了些…張著無辜迷茫的大眼看著佐助… 
「可惡…」
佐助低咒了一聲,轉身離開了湖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冷風撫過這微涼的湖畔… 
還會感覺到冷嗎?也許我的命運早就被選擇好了。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她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說話 
『佐助…我要回去。』
跳到了驚訝的佐助身邊,我微笑著… 
『畢竟…我還是太奇怪了。』
因為我是娃娃…不會眨眼睛,不會說話…
到底是誰這麼規定的呢? 
「鳴人…」佐助輕聲喚著,眼神一黯。「對不起…」
都是我…因為憤怒所以… 
『佐助…該說對不起的是我,你走吧…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消失在我的
生命裡了。』
打從〝出生〞那一刻,佐助就一直待在我身邊…監視我! 
『從現在開始,你不必再管我了。』
打從心底漾出的微笑…原來微笑就是這麼回事… 
「鳴人,我不會離開妳。」
佐助的語氣依舊那麼堅定… 
『可是我會離開你。』 
終究,泥娃娃不該生在這塊土地上。
如果沒有了實驗的價值…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那就讓我看妳離開吧。」 
她是個假娃娃 不是個真娃娃
她沒有親愛的爸爸 也沒有媽媽 
「謝謝你…佐助。」
你讓我感受到溫暖…真的好不可思議…
也許,閉上眼睛不想這麼多一切會好很多。 
「你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跪在地上的我已經忘記了什麼叫作難過…
因為已經做好準備了 
『請您…讓我消失吧。』 
同時,有兩個人愣住了… 
「鳴人…妳在說什麼?」
佐助站在沙發旁邊,不停思考著她所說的〝離開〞。 
─…這就是…離開? 
「佐助,你何必這麼激動呢?」
博士冷冷的笑了笑,佐助皺起眉頭望向他… 
「其實…我造妳只是為了實驗,現在那個實驗已經宣告無用,妳自然沒有理由
活下去。」
人生,就是如此現實…
如果你活在這世界上沒有理由,就不該活下去… 
「…你在說什麼?」
佐助衝上前一把拉起鳴人,  
「我不許…」 
「難不成…你已經對這隻娃兒動心了?」 
「……」 
鳴人抬頭看著佐助,內心對他的感動是不用說的,但是… 
「佐助…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我本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
我想…我大概沒能力完成這首歌了。」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我作她爸爸 我作她媽媽
永遠愛著她 
──…已經…不可能了 
「我愛妳…你懂不懂?妳的存在…可以為了我。」
佐助拉著鳴人的手臂搖晃著…鳴人卻像呆掉了一樣… 
「………對不起,我沒有勇氣…可以百分百的愛你。」
我不確定…因為… 
─…泥娃娃…也沒有心 
「讓我走吧。」 
閉上眼睛可以忘記很多事情,包刮死亡… 
「………好…」
佐助離開了她…面無表情的走回沙發旁。 
〝就讓我…看妳離開吧。〞 
「準備好了?…要死這還不容易,只要關掉……這個就可以了。」
博士走到她身邊,輕輕的按了她的頭頂一下… 
嗶──── 
就像急診室裡宣告死亡的機器…它發出了死亡的彽鳴… 
『機器已關閉 謝謝您的使用』 
「噯呀~原來我把這個都裝上去了,難怪我找不到這套機器。」
博士瞄了眼一臉鎮定的佐助,又笑道 
「那隻娃娃就留給你吧,傻人。」
博士帶著輕鬆的步伐走出了房間… 
留給我?
留給我一套未啟動的機器要做什麼呢? 
「鳴人…」 
鳴人?她存在過嗎?什麼時候? 
淚…無言的道出了事實──… 
她…上一秒…還存在著。 
泥娃娃 泥娃娃 一個泥娃娃 
我作她爸爸 我作她媽媽 
永遠愛著她。 
          EN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