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赤龜】妥協(3完)(龜梨生日賀文)


 「你們知道仁在哪裡嗎?」 
 餐廳裡,龜梨看起來氣呼呼的,他的臉上寫著─我‧很‧生‧氣─四個大字,
 正埋頭苦吃的四個人這才覺得不妙的抬起頭。 
 「我們迷看告阿!」聖嘴裡塞滿了食物,導致咬字不清,他輕咳了幾聲,又說了一次… 
 「我們沒看到啊!」 
 「真的沒看到嗎?」龜梨瞇起眼,這群人有點奇怪,為什麼只有聖在回答,其他人都頭低低的悶不坑聲呢?! 
 「真的沒有啦,你找他很急阿?」 
 「啊?」聖一問,龜梨臉上出現了一絲慌張,隨後又恢復正常的道 
 「不是啦,你們不知道就算了,我去問別人。」 
 「喔…一路順風啊!」 
 一邊探頭看著龜梨離去,一邊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聖?什麼事阿?』 
 電話接通了,聖撥的那枝號碼正是剛剛他直說沒看到的仁。 
 「龜梨已經在找你了,他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我知道了,不過還是拜託你們…千萬不要跟他說我的行蹤喔!』 
 聖無奈的笑了下,「好,我們不會說的,你跟吉米好好唸英文吧!」 
 『恩,謝啦!』 
 掛掉電話後,聖發現有三雙眼睛正猛盯著自己瞧。 
 「你們幹麻啊?」 
 「聖,你對仁還滿好的嘛!」
 中丸喝了一口湯才說 
 「才不是這樣,我只是希望他們幸福而已。」 
 「話說回來,龜梨生日是明天耶,來商量一下對策吧!」 
 上田的提議很快受到大家的贊同,不過經過事實證明,他們商量出來的東西
 最多只可以用來搞笑,完全派不上用場!  
 「怎麼會?我覺得這很好耶!」
 中丸還在喃喃自語,其他三個人已經完全不想理他了,直到上田冷冷的拋下一句話。 
 「從現在開始,中丸雄一,你,不‧准‧發‧言!」 
 就這樣,他們的商討依舊在進行中。 
 X            X            X  
 五天,已經五天了!
 龜梨瞪著手機,仁已經五天沒有跟他連絡,連人影都沒瞧見,
 他都在考慮要不要去登尋人啟示了!  
 一個好好的人怎麼會像蒸發一般消失了呢?
 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 
翻著通訊錄,龜梨表情也越來越難看,最後他將手機丟到了一旁,躺在床上,他的眼眶明顯的泛紅。  
〝沒關係,我喜歡你那就夠了。〞  
 都是騙人的吧?如果喜歡我…為什麼要在我生日之前避而不見呢?
 如果這是個驚喜,我一定一定一定會剝了他的皮,永遠不原諒他! 
 「赤西仁…」 
 雖然是那麼想的,但現在…沒錯,就是現在,只要你出現我什麼都會聽你的…。
 扯出一抹苦笑,龜梨將自己悶進枕頭裡。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對了…」 
 猛然翻起身,龜梨快速的翻著他的通訊錄,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充滿希望的名字─JIMMY
 是喔,怎麼忘記JIMMY了?他跟仁也不錯的。 
 『喂~龜梨嗎?』 
 電話那頭傳出聲音,龜梨笑了笑道
 「對,是我,仁有在你那裡嗎?」 
 『仁?沒有阿…他沒有來這裡唷!』 
 「這…這樣阿,那算了…再見。」 
 〝喀喳〞…龜梨快速的掛了電話,然後再度將手機丟向另一邊的床上,倒頭就睡。 
 赤西仁,我不管你了…你不見關我什麼事?你最好永遠都別出現在我面前了,
 通告你也可以不用上了,我要跟你斷交,徹底斷交! 
 x            x              x 
 「仁,這樣好嗎?」 
 收起手機的JIMMY詢問著坐在他正對面的仁,仁戴著戴好玩的粗框眼鏡,一付想睡覺的看向JIMMY。 
 「不用理他,沒關係!」 
 JIMMY嘆了口氣,「這樣不行啦…你的龜總有一天會跑掉的。」 
 「不會,我相信他會被我感動的。」 
 「問題是…」JIMMY抽出了一本滿滿都是字跡的筆記…「如果你不趕快把這首詩學會,還沒感動就會先被氣跑!」  
 仁看著他手中的筆記,嘆了口氣搶回…「那你趕快教我阿,我可是英文白痴耶!」 
 真累人,不過就是ABCD,為什麼會這麼難背?
 唉…誰叫明天就是龜的生日呢?我又想不出要送什麼,所以才想送一首英文情詩給他,
 想的還比較簡單,英文…是英文耶,我最棘手的英文! 
 「JINMY~救救我!」扯住他的衣尾,JIMMY拼了命的甩開道 
 「找我有什麼用啊?用你的記憶、記憶!」 
 「記憶…不是那個問題啦,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怎麼翻成日文啊?救我啦~JIMMY!」 
 「唉唷~真是麻煩!」搶過他手上的筆記,感嘆自己誤交損友。 
 「聽好了,我說一遍而已唷!」 
 其實也知道仁是學很快的,他的發音很漂亮,差只差基礎太差,很多字都是會唸卻不知道意思…
 要唸給龜梨聽,然後翻成日文…這真是有得拼了! 
 不過,看到這傢伙專心苦惱的樣子還滿有趣的,只能感嘆…愛的力量真偉大! 
 「……所以這句…喂、仁?喂──」 
 往旁邊微微一看,JIMMY無奈的搖頭笑了…
 遽然睡著了! 
 拿起毛毯,往他身上蓋去,然後關掉桌上的立燈,打從內心的嘆道 
 「仁,今天辛苦了!」 
 安穩睡著的仁,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但他根本不知道此刻的龜已經在心裡決定要跟他斷交了。
 看樣子,他離〝安穩〞兩個字還很遙遠! 
 X            X                  X 
 「龜梨,生日快樂!」 
 一早,龜梨都還沒完全清醒,上田等人已經來他房間送上一大束玫瑰了,龜梨穿著睡衣,
 頭髮凌亂的他疑惑的看著他們四個人。 
 「我說…你們這麼早來祝我生日快樂是很好,但…太早了吧?」
 拜託…現在是凌晨三點耶,哪有人會挑這個時間送禮的啊! 
 「別介意麻,這很特別不是嗎?這還不夠驚喜喔…驚喜的在後面,進來吧…仁!」 
 聽到仁這個名字,龜梨也醒了大半,仁?那傢伙怎麼會…? 
 門的後面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仁穿著一身的白西裝,看起來隆重的有些怪異,
 龜梨越看眉頭也越皺,這傢伙在搞什麼?為什麼要用這麼詭異的方式出現! 
 「你來幹麻?」
 想起自己睡前的決定,龜梨忍住想微笑的念頭,將頭偏到了一邊。 
 「我來幹麻?這個麻…今天是你生日嘛!」 
 「廢話,我知道啊,那又怎麼樣?你一點都不會在乎吧?」
 遽然讓我找了這麼久,真是罪該萬死! 
 「呃……」仁將視線投向躲在門後的四人,他們露出了〝我就跟你說了吧!〞的竊笑。
 「龜,聽我說,我不是故意不見你的,我是去…去…」 
 「去幹麻?」龜梨將視線落在他身上,他的眼神讓仁一愣。 
 「這個麻…我是去,喂~你們四個,快推進來啊!」 
 仁對著門後喊著,四個人又再度現身,不過是推著一個大型白板台出現,然後很快就消失了。 
 「龜,你要看好喔!」仁對他燦爛一笑,然後轉身開始動筆書寫。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hear
 you'd staywith me always.  
 龜梨整了整自己的頭髮,看著仁專心的拼著那些英文單字,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沒有出聲打擾他,
 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他沉思了好一會才開始動筆。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see
 those hands vowing never to leave my own.  
 又是一串的英文句子,龜梨只勉強能看懂幾個英文單字,他依舊不懂這用意何在,
 但看仁這麼認真,他竟感到些微的心動。 
 他閉上眼陷入沉思,偶爾還會念念有詞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唸完後還會對著龜梨笑了笑。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know
 I am not loving in vain.  
 好不容易,他寫完了,擦了下汗水,摸了摸頭轉身道 
 「就是這些…我要送你的!」 
 「送、送我?」 
 「恩…不見的這幾天,我都在JIMMY家研讀英文,不告訴你是要給你驚喜!」 
 〝如果這是個驚喜,我一定一定一定會剝了他的皮,永遠不原諒他!〞
 事實證明,那真的是個驚喜,但…龜梨卻笑了。 
 「沒記錯的話…你是英文白痴吧?」 
 「恩,對阿…我還有翻譯喔,等等我…」 
 仁又再度轉過身,可愛的對著白板上的英文句子做出各式各樣的表情,
 不懂的時候是困惑,忽然了解的時候是興奮,又陷入不懂時會嘟嘴,再度解開時會天真的燦笑,
 這每一個表情龜梨都看在眼裡,這對某些人來說,也許是輕而易舉的,但對仁來說,這些
 不但重要,而且還很惱人。 
 「仁,夠了啦…你別翻了!」 
 笑著拉了下他的衣尾,看他這麼著急的模樣,自己都不忍心。  
 「不行,我一定要翻出來,因為……總之,我不管!」 
 仁是個任性的傢伙,這個沒有人會懷疑,龜梨嘆了口氣… 
 「可是仁,你再翻下去,我會等到睡著的。」 
 「放、放心啦…很快的,再等我一下!」 
 真是固執!
 龜梨真是好笑又好氣! 
 「不然我告訴你好不好?」
 雖然不是那麼標準,但至少大致上翻得出來! 
 「不、不行,你千萬別告訴我,因為……總之,就是不可以!」 
 「那…好吧!」 
 臥在沙發上,凌晨四點了,這些傢伙真是會挑時間啊!
 看樣子是不用睡了。 
 龜梨爾然抬頭,剛好瞄見了仁打哈欠的動作…
 他也累了吧?這麼早就為我準備東準備西的,之前還這麼錯怪他,真是…… 
 「仁,你為什麼決定要用英文寫詩給我?」 
 仁總算翻到了最後一句,他一邊寫一邊道 
 「因為……那是我的心意嘛!」 
 仁笑著退開了,白板上出現了一排排仁的字跡…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hear
 you'd staywith me always.
 我猜我想要聽到的是
 你會永遠陪著我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see
 those hands vowing never to leave my own.
 我猜我想要看到的是
 那些手跟跟誓言永遠不會離棄我 
 i guess what i wanted was to know
 I am not loving in vain.
 我猜我想要知道的是
 我沒有白白愛一場 
 張著大眼看著那些字,那些字雖然不是很好看,但搭配著仁的滿足笑容,龜梨覺得這真的已經夠了,
 自己不就是個最幸福的人嗎? 
 「謝謝你…為了我,這麼辛苦。」 
 「你就知道這很辛苦了吧?不知道是誰還在生我的氣!」 
 「那一定不會是我…」龜梨跟著笑了,再度看著那些英文字,內心是暖到不能再暖,
 明明是一件看起來這麼小的事情,卻覺得這比任何禮物都來得珍貴。 
 「仁,你唸一遍給我聽好不好?」 
 「咦?英文嗎?」 
 「不是,是日文…我沒這麼壞心的。」 
 「那可不一定。」不過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今天我是壽星吧?快啦!」 
 「喔…那,聽好了!」仁清了清喉嚨… 「我猜我想要聽到的是…」 
 「我會永遠陪著你。」 
 仁眨眨眼看著龜梨,然後繼續唸了下去…「我猜我想要看到的是…」 
 龜梨快速的拉起仁的手,笑著道「那些手跟誓言永遠不會遺棄你。」 
 緊握著龜梨的手,仁覺得他真是可愛透了… 「我猜想我想要知道的是…」 
 龜梨整個人投入他懷中…「你沒有白白愛一場。」 
 感受到龜梨的溫度,仁內心也是同樣的溫度,他俯身輕輕的吻著龜梨的唇…
 那美好的甜味宛如糖果,讓人無法克制的喜歡,他將吻加深了,龜梨整個人倒在床上,
 兩個人互望著,可以看到彼此眼底洋溢著的滿滿幸福… 
 「你緊張的表情看起來很好笑。」 
 聽到仁的調侃,龜梨嘟起了嘴…「既然這樣那就不要了!」 
 仁哪可能讓他跑走,他用唇封住了他的動作跟念頭,停止了這個吻,
 仁的眼中閃著難耐的烈火,龜梨覺得自己全身都熱起來了。 
 「龜…我真的可以嗎?」 
 「……恩。」龜梨點頭,「因為…I love you!」 
 仁笑了,再怎麼不懂英文,這三個字是絕對不會不懂的,而他的龜說這句話時,格外
 嫵媚動人,讓人不禁想吃掉他! 
 於是,行動派的仁當然不可能只是想想而已,下一步立即付出行動,
 每一吋肌膚、每一個吻都是那麼的濃烈,充滿了愛戀和眷戀。 
 從那之後,我就認定他是特別的人,不管現在的他是否還記得,至少…我是那麼想的。 
 『你哭的樣子很可愛唷!』  
 『怎麼了?哭的那麼傷心?』
 他一把護住了我,將我整個人擁入他的懷裡,那時候我就發現他的聲音很好聽。 
 『他們說你是醜小鴨吧?』 
 『可是,我覺得你很可愛唷。』 
 〝對我來說,他很特別。〞
 我…是這麼想的。 
 X                X            X  
 那是個真正的早晨,當龜梨醒來時,已經是九點多了…  
 「龜,早!」 
 一醒來臉頰就被親了一記,龜梨臉快速的泛紅,他推開了仁。 
 「你…別一醒來就嚇我!」 
 「嚇你?太過分了…虧我們昨晚還──」 
 龜梨摀住了他的嘴,直到仁快斷氣了才放開他。 
 「看你還敢不敢亂說!」 
 「亂說?你想打死不承認嗎?」
 仁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到底是誰比較委屈啊?別那樣看著我啦…」
 真是受不了! 
 「別這樣?哪樣?你是指什麼?」 
 這傢伙,遽然這麼得意,真是……唉!
 「我知道了…」龜梨忽然領悟了什麼,隨後他瞪向仁… 
 「你學英文該不會…是想卸下我的防備,然後…然後…我被騙了!」 
 對於這項質問,仁苦笑…
 「我沒有!」
 雖然內心有點小期待啦! 
 「我被騙了…原來如此,你真是大惡人!」 
 「遽然連大惡人都出現了,既然這樣,我就當的徹底一點!」 
 「咦?你、你要幹麻?!」 
 龜梨退了一步,仁一把拉住了他… 
 「我是惡人麻…對不對?」 
 「惡、惡人?不、不是…你只是…普通人!」 
 「我才不管呢!」 
 仁是個任性的傢伙,此刻的龜梨深受其害…! 
 真是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到最後妥協的人還是我?為什麼啊?  
 龜小梨阿…因為仁是個任性的傢伙麻! 
 「龜,二十歲生日快樂。」 
 看著他燦爛的笑容,龜梨藏不住嘴邊的笑容。
 如果這樣的妥協能換來幸福…也許,這也不錯啊! 
 〝龜梨和也,二十歲的你,依舊要幸福唷!〞 
              -END-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