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自創】落葉


┼舊文重貼(15) 
【自創】落葉 
  我叫森乃伊,是個平凡無奇的高三生,其實說我平凡是太高估我了,在班上我根本是個
幽靈人物,沒有任何存在感的人,其實那也是因為我的刻意迴避吧…
反正無所謂,我本來就喜歡自己一個人,當一個人的時候可以任意的想任何事情而不會有人去否認,可以在人群中當一個旁觀者的我,看的真實也看的自在。 
可是,我卻有一個十分在意的人。 
他不常來上學,〝不常〞實在是個含蓄的說法,應該說〝根本沒來〞才對吧?
那我為什麼在意他呢?因為我是班上唯一見過他的人。 
那是在高一的夏天,那個夏天很悶熱,其實夏天本來就是如此,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那天的空氣裡瀰漫著一種黏呼呼的氣息,風特別的大…卻吹不去那種噁心的感覺,
那天很晚才從補習班出來,準備坐公車回家。 
『已經這麼晚了,還會有公車嗎?』在這無人的街道上,我想著。 
〝咻──〞
喔~為什麼明明是這麼的熱,我會打從心底的發冷呢? 
「你是我弟弟對吧?那麼就要聽我的話嘍。」
遠遠的公園裡站著一個女生,她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嘴上的笑十分的輕挑,不過卻不會
讓人討厭。 
「不要。」
回應她的是一個少年,看起來跟我同年,他那雙茶色的明顯眼眸好像可以穿透一切,
就好像可以看進別人心底的樣子。 
「不要這樣說麻,你可是要繼承家業的唷,我親愛的弟弟!」
女子黏在少年身上,撒嬌似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誰要繼承家業阿?」
少年嘟起嘴,回看自己的姐姐。 
「你阿。」 
「我沒說過。」 
「喔?是嗎?」女子離開了少年身上,手指比了比自己。「那麼…你的意思是要我繼承家業?」 
聞言,少年愣住了,爾後他無奈的搖頭。
「我也沒這麼說啊!」 
「喔?也就是說你想要等我們年邁的媽咪生下一胎嗎?」女子危險的瞇起眼。 
「姊,妳不懂嗎?我是想要…妳跟我一起──」 
「不可能。」女子不等少年說完立即開口。「那你要我的小唯唯他們怎麼辦啊?況且…
我並不想被綁住。」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少年眼看自己驢不動自己的姐姐,索性坦率的點頭,擺出無所謂的臉龐道
「那好,妳不可以逼我去上學。」 
女子挑挑眉,寵溺的一笑。「你阿…也學會交換條件了嗎?」那麼…我就可以放心的
把爸媽交給你了。 
少年低頭不語。 
「好,我不會逼你,相對的…我也必須跟你說再見了。」 
「姊…妳不會再回來了嗎?」 
「Maybe…」 
少年眼眸一暗。
「可不可以──」 
「不要撒嬌,你是我的弟弟,對嗎?」
女子笑了笑,輕輕的在他額頭上親了下。 
少年摸著額頭,點點頭。
「保重。」 
接著,那個女子就出了公園,只留下少年一個人。 
『奇怪?為什麼別人的家務事我要看的這麼認真?』 
就在我納悶的時後,那個少年動了。 
他拿出了一把短刀,偏著頭拿出了打火機,開始燒烤那把短刀。
那表情好像等一下要去做什麼會讓人興奮的事情,看的我心裡直發毛。 
『公車到底來不來?』乾脆做計程車好了? 
「還是乾脆不要回家?」 
在我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那聲音靠我好近好近,好像在我耳邊說的,我下意識的跳開。 
是那個少年,他手上就拿著發燙的短刀。 
雖然他並沒有做什麼,只是站在那裡我都覺得害怕,虧他姊姊還能好整以暇的跟他說話。 
「你…你…你怎麼──」 
「你的注視太燙人了,我怎麼可能沒發現呢?」
少年拿著刀子玩著,上拋然後再接住,眼神卻沒有移開過。 
「你…我不認識你。」 
「恩,我相信你不認識我。」
他笑著應對,依我來看…他跟剛剛溫馴的樣子完全判諾兩人。 
「我要上車了!」雖然那台公車不是我要坐的車,但是…逃離他是我本能的反應。 
「等等…」他大手一抓就將我制住「你錯了,你家坐那台車是不會到的。」 
「咦?」他他他他他…怎麼知道? 
看到我錯愕的表情,他笑的很開心。
「你不用害怕啦,這把刀不是用來對付你的。」 
真的是要對付人的?他要去殺人? 
「你家不是還滿近的嗎?其實用走的就可以到啊!」他認真的問起來了。 
「呃……」天阿…我幾時認識這個人的,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唉…你不認識我雖然是應該的,可是野村昊這個名字你應該聽過吧?」 
野村昊?!………誰啊? 
「不會吧?你真的不知道?」他哀怨看著我,我卻不知該如何回應。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 
「沒記錯的話,你是一年甲班二十七號的森乃伊,對吧?」 
「?!你怎麼知道啊?」 
「你真笨耶!」他突然罵起我來了…然後露了一個天殺的笑容道 
「我是你的同班同學,一年甲班二十八號的野村昊。」 
愣住,是我的第一個反應! 
我記起來了,野村昊,從註冊那天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過的人,我時常拿他來安慰我自己,
還是有人比我更幽靈化,到現在連出現都沒出現過,聽說學校的校長跟他的爸媽是好朋友,
所以他才能繼續存在於這個學校。 
「呵呵…抱歉的很,我還有事…後會有期嘍。」
他揮揮手就不見人影了,而我則繼續呆愣在那裡。 
『阿…真是個怪人阿…我遇到了什麼天殺的奇怪人物啊?』 
不過…他那雙眼睛,還有他的雙重人格…真的是個有趣的人呢! 
想有什麼用呢?
唉~算了,回家吧! 
X         X           X 
>  天亮了! 
呼…頭好痛,遽然夢到那麼久以前的事情… 
有不好的預兆呢! 
「我出門嘍!」對著無人的空屋喊著,唉~喊給鬼聽他們也不一定聽的見!
唉唷~越是這樣想就越覺得有某人在看著我說〝再見〞,天阿…還是趕快走吧! 
「森乃伊…這個名字真奇怪!」遠方的某個少年盯著他離去的背影道。 
「你管人家!」野村昊不耐的道。 
「昊,你跟我說話一定得這麼不耐煩嗎?」小心我殺了你! 
「哼…要不是姊姊拜託我,你死在路邊我都不會管你!」昊偏頭,不想看
那個比他年長的〝大叔〞。 
「我邗唯招誰惹誰了呢,必須跟你這個營養不良的小毛頭玩任務遊戲!」
唯頗不客氣的反諷。 
「跟你這個大叔我才哀怨呢!」 
「是嗎?你這個大叔還比你敬愛的桐子姊姊年輕呢!」 
「年輕個一兩天也要計較,可見你多無能!」 
「你這個乳臭未乾的死小鬼,小心我殺了你!」 
『咳咳…』 
聽到咳嗽聲,二人的口水戰總算停止了。 
「我說你們真不禮貌,把人家的年齡說的這麼大聲!」
桐子掛在諾翔身上,諾翔正拿著扇子幫她搧風。 
「姊姊…」昊一看到桐子就乖了起來,像隻溫馴的小動物,讓唯看的翻白眼, 
果然是姊弟,一樣討人厭! 
「你們要保護的人已經去上學了,你們還要杵在這裏嗎?」
桐子挑眉,一臉〝要是保護人有什麼閃失,我就唯你們是問!〞 
「走了啦,大叔!」昊筆直的往前衝。 
「死小鬼!」唯低咒,下一秒也不見人影了。 
桐子深嘆了口氣。
「小翔翔,我們回去事務所吹冷氣吧,你要泡茶給我喝唷!」 
諾翔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的往目的地出發。 
「至於年齡那筆帳,就留著以後慢慢算吧!」
桐子刻意講給諾翔聽,微微的笑了。 
加油吧,兩個無能的人! 
X        X          X 
伊來到了學校,不過他覺得有一點不尋常,
今天大家都像是突然看的到他了,每個人都跟他打招呼問早。 
這…這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的啊!
我是最沒有存在感的人耶! 
「森乃伊…那個…」班上的女花痴興奮的抓著我,然後害羞的笑了笑就跑掉了,
只留下一臉錯愕的我。 
『什麼跟什麼啊?』 
他進了教室,照往常的往自己位置上移動,卻發現自己座位有一個人。 
『奇怪…換位置我怎麼不知道?』 
「早安阿…森乃伊!」 
這茶色的眼眸好像在哪裡看過?重要的是他身上的那把短刀。 
「啊!」伊大喊一聲,嚇得跳開。 
「野…野村同學…」 
「不對,是昊,叫我昊就行了!」
他笑了笑,他這一笑好像引起了其他人對我的好奇,我想他們一定在想── 
〝為什麼野村同學會跟我這麼要好。〞──可是事實才不是這樣! 
「伊…這是你的考卷啊?」 
他手上拿著的白色考卷好熟悉阿… 
是昨天的會計考卷,那張我只考二十分耶! 
「你…還來!」真是太丟臉了! 
「為什麼?」昊快速且輕鬆的閃過我的手。 
「因為──」 
「這題不該是這樣的分錄,你借貸放錯了,而且會計科目寫錯這種錯誤是檢查不出來的,
第八題是權責基礎,不是聯合…你有在聽嗎?」 
他突然抬起頭,我嚇的直點頭。
「有…有!」有才有鬼!
他不是都沒來上課嗎?怎麼都會啊? 
「要早自習了吧?那我就先走了,也許體育課的時候會回來吧!」 
就在他要就地消失之時,我拉住了他,問了一個算奇怪的問題。 
「你為什麼要來?」 
他看了我一下,隱隱的笑了。 
「你說呢?」 
我怎麼會知道啊?我又不是你! 
看見我困惑的表情,他又笑了…我發現他似乎很喜歡耍我! 
就像現在,他據然把唇貼近我的唇,那種感覺還滿奇特的! 
最後,我只看到他焄爛的笑容。
「我會再回來的。」 
喔?會再回來阿… 
「咦?你們幹麻盯著我看啊?」
我看了看四周,一片的寂靜…每個人嘴巴張的老大…
不明所以的我舔了下嘴唇…嘴唇好乾唷,還有點痛痛的。 
「伊伊伊…你…你…你被昊吻了耶!」 
………!!
「你說…誰?」 
「昊!」 
「昊?」
那就是吻嗎?難怪我會覺得嘴唇乾乾的… 
等等──被吻的意思是……不會吧?! 
瞬間,我臉脹紅,他們的的視線突然變的很刺眼。 
『天阿…』 
下一秒,我奔出了教室…直衝後花園。 
冷靜,冷靜…深吸一口氣…那是幻覺,絕對嚇不倒我的!! 
唉~也許吧! 
X           X           X 
>  生平第一次的翹課,就在今天。 
這全都是野村昊害的,我根本不敢回教室,只好一直倒在大樹下,
盲目的直視前方。 
『等一下是體育課,他會回來嗎?』 
森乃伊,你到底在想什麼?他幹麻要回來阿?真煩! 
「隔了…二年了吧?」
從那次之後,這次再看到他,總覺得他變的好多,尤其…是他那把短刀…
明顯的沾染過血跡,他到底都在做什麼事情呢?他的世界…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伊,我來了!」 
說人人到! 
「你為什麼要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我有點生氣了,這樣子嚴重的干擾到我的生活。 
昊的眼眸暗了下來,我的心一縮。 
「你的爸媽呢?你多久沒見到他們了?」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爸媽阿…他們應該早就忘記有我這個兒子了吧?
他們眼裡應該只容的下彼此的情夫、情婦。 
「他們為什麼不離婚?」 
我看著他,不打算去問他為何會知道我的事情。
「你想知道?那請你告訴我…你到底都在做些什麼?殺人放火?」 
他笑了。
「我們這一家世世代代都是做徵信社的,什麼抓姦、尋人、討債…等,麻煩的事情
我們都包,討債多少要剁幾個人的手指頭,那沒什麼關係的。」 
所以說…那年看到他跟他姊姊在公園裡討論繼承的問題,就是指這個家業?
真是特別的工作! 
「我爸媽阿…雖然對愛情不忠貞,可是對我他們卻很尊重,他們說
要給我一個完整的家,不要讓別人笑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所以堅持不離婚,
但是他們不懂…我要的不只是完整,我還要溫暖…他們永遠也不會懂吧!」  
這種事情…我從來就沒跟任何人說過。 
「你不恨他們?」 
搖頭,我笑了。
「不會,反正無所謂。」 
昊嘆了口氣。
「可是…現在危及到你的事情十分的有所謂呢!」 
「嗯?什麼意思?」 
他看了下飄下來的落葉,那畫面美的不可思議,讓我看呆了。 
「有人要殺你。」 
嗯?什麼?他說什麼? 
「對不起,請你再說一次!」 
昊看了我一眼,拉住我的雙肩。
「有人要砍你,而我…是你爸派來保護你的人。」 
看著他的眼,我第一次不為那雙眼迷惑,那句話在我腦袋晃,
無法去過濾清楚。 
「為什麼?誰?」 
「是你爸的情婦,她知道你爸媽不離婚的主因是因為你,所以她認為只要你消失了,
他們自然就會離婚,她就能永遠跟你爸在一起。」 
我愣了下,忽然覺得今天的風吹來怪冷的,我的笑容也快被那陣冷風吹散。
涼涼冰冰的感覺滑落臉頰,摸摸臉頰才知道自己落淚了,但是為什麼要哭…我自己卻找不出頭緒。 
我不是怕死,而是在這重要的時刻,爸媽始終沒有出面來見我,派人來保護我…這到底算什麼?
我不害怕死亡,我只遺憾…無法感受到你們…如此而已。 
昊靠著大樹,默默的坐在我身邊,他並沒有移動…也沒有說任何話,安靜的讓我更想哭。
我想那也是因為他無法安慰我吧,畢竟他有一個溫暖的家。 
「那…你會保護我嗎?」我的聲音在顫抖,老實說…如果這只是工作的話,我根本不想要他的保護。 
「……會啊。」 
「這樣阿!」
我抬起頭來看著他,他又笑了。 
「你不喜歡嗎?」 
我搖搖頭,
「我很喜歡!」 
>   是阿,只要能再多看你一眼,那就足夠了。 
「是嗎?」 
>   是阿…你只是姊姊交代給我工作,如此而已。 
沒有依戀…沒有情感,我不是早就麻木了嗎?在這混亂的現實世界裡。 
X            X           X 
「……唯,他們是誰?」
邵懶洋洋的看著兩個小朋友,雖然他的直覺告訴他,那個茶色眼睛的傢伙並不簡單。 
唯點了根菸,煩悶的回道
「他們要暫住這裡。」 
邵挑眉。
「跟我們?」 
「是阿…」 
「那桃的收藏品怎麼辦?」
收藏品不外乎是眼睛、心臟……人體美麗的器官。 
「我怎麼知道阿,你去問桐子阿!」
唯將抱枕丟向邵,邵一個翻身就輕鬆的閃過。 
邵盯著兩個少年半晌後,才道
「好吧。」 
「恩…那你們二個自生自滅吧,邵…出發了!」
唯二話不說,將邵提起來就往外走。 
「他們好有趣唷!」
等他們走後,我才敢開口。 
「有趣?別靠他們太近,尤其是那個唯。」 
「喔…」
其實…我覺得昊跟他們滿像的阿! 
「好了,我們也出去吧!」
昊拉著我就要往外走。 
「出去?去哪裡?」
我一頭霧水。 
昊給了我一個陰險的笑容。
「去整人。」 
什麼? 
「反正…你靜靜的看就好了。」
他拿出了那把短刀,臉上興奮的表情跟第一次見到他時的表情如出一轍。 
糟糕,有不好的預感呢! 
X          X        X 
「這…不好吧?」
我可憐兮兮的看向後頭的昊,昊卻危險的瞇起眼。 
「你去不去?」 
看著他陰冷的眼神,只好硬著頭皮走上街。 
人好多唷,在接近晚上的時候夜市就已經這麼熱鬧了,
而我卻沒有任何閒情逸致逛夜市,擔心自己的命都來不及了! 
昊的計畫遽然是要我獨自一人走在熱鬧的大街上,等待那些要殺我的人
行動?簡單來說,昊遽然拿我當誘餌,好成全他想殺人的目的。
怎麼會這樣啊?他不是應該好好的保護我嗎? 
「請問…你是森乃伊嗎?」
一個魁武的大漢走向我,臉上就寫著:我要砍你。 
伊嚇的只能搖頭。「不…我不是!」 
「不是?」大漢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想矇我!」
他說完就拿出西瓜刀,嚇的一旁的行人四處逃竄,我是很想逃,可是雙腿卻不能動,
只能跪坐在地上。 
啊~怎麼辦怎麼辦?昊…救救我啊! 
就在那把刀要砍下去時,一個聲音阻止了他。 
「要是砍下去,你也會沒命的!」 
大漢愣了下,迅速的回過頭,一把槍就抵在自己額頭上,讓他冒出了冷汗。
「你…難道說…這是串通好的?」 
「是阿,你真是太笨了,大叔!」
昊笑的邪惡,跟我平常看到的笑容完全不一樣。 
「等…等等…要殺他的人不只有我,還有其他同夥的,我…我可以帶你去找──」 
「我不需要啦,大叔!」昊冷冷的打斷他。「見一個殺一個,這樣才好玩啊!」 
大漢頓時慌了。「不…不要這樣,我也只是想賺錢而已,你…你會了解吧?我跟你是同業的阿!」 
「同業?」昊眨眨眼。「既然是同業,那麼更該死…你丟了我們的臉呢!」 
「我我我…不是阿…救命!」 
「求救?」昊打了個呵欠。 
「不嫌太晚了嗎?大叔……」 
「阿阿阿阿阿阿……」 
「什…什麼?」 
一片的漆黑,聽到的只有那慘烈的哀號。 
「別看。」 
雖然很溫柔,可是無法平復我的不安。 
『阿~殺人啦…』 
『嗚…媽媽…那個叔叔…嗚~』 
四周的人在吵什麼?他們為什麼要哭? 
『把他們抓起來…』 
「快跑…」昊放開了我,這個世界突然變的很刺眼…而昊臉上的表情更是可怕… 
>   這就是他的世界嗎? 
「滾!」他大喊,我只好向前奔…直到…我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為止。 
X         X          X 
「…妳在做什麼?」 
桐子微微的笑了,手也跟著翻動了最鼨的塔羅牌。 
「小翔翔視力不太好,我當然在算命嘍。」 
「我知道…」諾翔閉上嘴,看了眼她手上的牌。 
「妳弟弟他…」       「噓──」 
桐子比了個禁聲的手勢,悠哉的道。
「天機不可洩漏。」 
諾翔無所謂的喝起飲料,桐子則看了他一眼。 
「我沒有〝西瓜汁〞嗎?」 
諾翔愣了會,將自己手上的那杯遞給桐子。 
桐子二話不說接下,試喝了一口。 
「虧你喝的下去。」一點都不好喝! 
桐子瞧了手上那張牌,又道 
「你知道嗎?我在算的是未來的運勢。」 
「……然後呢…?」 
桐子垂下眼,將牌丟入了鮮紅色液體裡,默默的看著它染紅、沉澱… 
她笑。 
「下場,無庸置疑。」 
>          *  ΧΠ  死神  DEACH 
>        【本意】 逆位  結束、淘汰、變遷、無可避免。 
  「小翔翔,你聽…死神…在哭唷!」 
X               X             X 
>   看到了嗎? 也許遠方的星星 早就熄滅了。 
「伊~出來阿~!」 
夜晚,嘹喨的呼喚聲迴盪在街上,同樣是那條…沾滿血跡的街道。
早上,看過他的人都死了,包刮那些哭鬧的孩子。 
可惡!
昊揮了牆壁一拳,手已經破皮流血了,可見那力道多重。 
「森乃伊…你再不出來,你就別想再見到我!」
他徹底的動怒了,奈何…一片的寂靜… 
該死!
昊又揮了無辜的牆壁一拳,這次換牆壁重傷。 
>   我該拿你怎麼辦? 
 『別理他了,他不過是你人生中的過客,微不足道!』 
>  是這樣嗎? 
  『沒錯,就是這樣…等那些殺手被你玩夠了,事情結束,他就可以滾了!』 
>  應該…不是這樣吧? 
「昊…」 
弱小的聲音引回了昊的思緒,他一看到那害怕的雙眼就一陣煩躁。 
可惡可惡可惡! 
『開口叫他滾!』 
「我找你好久。」 
「恩。」 
「你幹麻躲我?」 
『因為他怕你麻,膽小鬼!』 
「我…我不知道。」只是因為…不習慣吧?昊一直都是那麼溫柔。 
『看吧,他是個該死的人,殺了他!』 
「回去吧!」昊垂下眼。 
「昊…?」
為什麼昊的表情這麼難過?我的行為傷害他了嗎? 
『他怕你耶…野村昊,你該跟以前一樣,格殺勿論阿,何必為他心軟呢?』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昊閉上眼…開始覺得手上的傷有點痛。 
「伊…」 
「嗯?」 
「你會討厭我嗎?」你會跟別人一樣…討厭我嗎? 
也許… 
「我討厭你。」 
…我厭殘暴的昊,在內心深處。
其實…說害怕還比較貼切,我真是個膽小鬼,不是嗎? 
>   『看吧…』 
「夠了!」消失吧!
昊的低喃,沒有被深思中的伊聽到。 
>    『……那就讓他消失吧!』 
下一秒,他抓住他… 
「你… 
                              沒事就好。」 
他拉著他走了,同時也選擇了逃避。 
X          X         X 
『我討厭你!』 
那句話…到現在都好痛。
小學的我…拿過全勤獎,不可思議吧?那時候好天真…
每個人手勾著手,每天想著要去哪裡玩,這樣就好了…
可是我不行…我必須訓練討債技巧、殺人技巧、尋人技巧…偷拍技巧
呵呵…都是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裡面…只有殺人是我的最愛,因為那是最有人格的一件事情, 
我以為,大家都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野村昊,我們不要理你了。』
『媽媽~~野村昊,好恐怖唷…』 
雖然他們沒有說出討厭我,可是那比直接說更傷人…
那眼神,永遠也無法忘懷… 
姊姊從來就沒有受過這樣的訓練,可是我並不埋怨…
因為我知道我是男生,必須好好的保護姊姊…
可是呢?每當我有困難,都是姊姊幫助我的,阿~真是沒用。 
『我討厭你!』
伊……為什麼連你都這樣? 
『扣扣…』 
「誰?」
幾乎是反射動作,他想不想的拿起短刀。 
「呃…那個…是我!」小小的人探出頭來,可愛的臉龐讓昊鬆了口氣。 
「這麼晚了…有事?」 
他眨著眼,欲言又止。 
昊嘆了口氣,一把纜他入懷,聞著他的髮香。 
「怎麼了?」 
「我…」伊稍稍移開了幾分,保持一定的距離,這讓昊失落感倍增。 
「我是想問你…為什麼要殺人!」伊的眼神很認真,昊只是盯著他,接著他又慌了。 
「我的意思是…那個,殺人是不好的行為,就算是壞人也不行,我爸媽有教過我的。」
他們唯一教給我的也只有這件事情,所以我很堅持。 
昊愣住了,對懷中的伊多了幾分疼惜… 
>   你太純潔了! 
「如果我爸媽有教過我就好了!」
他們給我的愛從來就沒少過,他們常說:這種壞人的工作總有人要做,我們不當誰來當呢? 
伊垂下眼。
「昊…我說的討──」 
「我知道…」昊打斷了他的話…笑看著他。「你會怕…也是應該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你要給我時間適應,其實…我是希望你能下手輕一點,我──唔…」 
伊所有的聒噪全都被昊吞了進去,那個吻很溫柔卻不失霸道,可以感受到昊對他的疼惜。 
「我決定了,我不再保護你了。」 
>   『別理他了,他不過是你人生中的過客,微不足道!』 
那麼…為什麼伊臉上的表情會讓我心疼? 
伊快哭了,
「我完全沒有這個意思阿~你誤會我了…你──」 
「別說話,我手上的傷口還在痛,需要休息。」 
『野村昊,你也知道痛是什麼嗎?』
『你痛的…根本就不是手。』 
伊將眼神轉向那傷口。
「至少…讓我幫你包紮吧?」 
「………」這樣我會離不開你! 
「好不好?」 
>  你很溫暖,真的! 
「恩。」 
>   就這麼一次吧,讓我稍微撒嬌一次吧。 
『不要撒嬌,你是我的弟弟,對嗎?』 
姊姊…請妳像往常一樣,來救救我空虛的心靈吧! 
X              X           X 
「……」
桐子聽完唯的〝偷看〞過程後,陷入深思。 
這是第一次,她如此的認真在考慮一件事情。
諾翔偷偷的嘆了口氣。
>  如果妳也能認真考慮餵飽我的事情那該多好? 
「既然如此,唯,換你去吧…」
最後她攤在諾翔身上,算思考結束。 
「啥?」唯不悅的瞧了桐子一眼。 
「有意見?」 
「………沒有。」嘖…魔女! 
「那…散會散會,別擠在我房間。」
趕人了… 
「桐子…我…咦?邵?!」桃一看到邵就雙眼發亮,立即黏過去。 
「…文桃,妳活膩了?」桐子瞪了她一眼。「妳現在的實驗禁止觸碰男人,
你忘了?還是妳覺得邵不是男人?」 
桃嘆了口氣,只好乖乖離開邵的身邊。
糟糕…回去會長疹子了,真是討厭的實驗! 
邵的眼睛沒離開過桃,不過最後只淡淡的道
「走了。」回家睡覺! 
「邵……」桃看著他離開,失落感很大。 
「人都走了,妳可以告訴我實驗的進度了?」桐子對桃燦爛的笑了笑,那不是普通人
能得到的笑容,只有對她有利的人才會有的笑容。 
「喔…已經完成了!」終於解脫了! 
「恩,謝謝妳嘍,桃!」 
恩~有趣的東西等以後再用吧! 
X         X           X 
>   他走了…在那之後… 
「可不可以告訴我──」 
「我什麼都不知道。」唯不等他說完就急著打斷他的話。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可別哭!」唯瞪了他一眼,他討厭別人哭! 
「我不會哭!」伊咬住下唇,昊他真的一點東西都沒留下,他的氣息全被濃濃的芬香精取代。 
「難道…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棄?」昊…我說了…要你給我時間的啊! 
「嘖,是誰說不會哭的?」唯點了一根菸。 
「去找桐子,她會給你答案。」 
桐子?昊的姊姊?
抹掉眼淚,伊離開了屋子。 
  桐子的房間被藍色的煙霧壟罩,那是桃的實驗品之一,那是一種特別
的菸草,有點像是毒品的東西。 
伊坐在沙發上跟眼前的少年大眼瞪小眼。
這少年…好奇特! 
「來,先抽張牌吧!」桐子不知何時出現,比了比桌上的塔羅牌。 
伊愣了下,點點頭,抽了一張。 
「不要看,給我。」桐子快速接過牌。 
「果然。」第一次,桐子的笑容不再。 
這是你們的宿命嗎? 
「什麼?」我只看著她,眼前美麗的女人。 
「沒什麼…你可以走了。」 
「咦?請問──」 
「昊不在這裡,也許消失了吧!」桐子的眼神很冷很冷。 
「?!…怎麼可能,請妳告訴我…」 
「對不起,我累了…。」 
伊本還想繼續説下去,但看到桐子刷白的臉,他不敢再問,不好的預感也隨之而來。 
「打擾了。」
出去找找看吧。 
〝啪〞…門關上了。 
「桐子?」諾翔輕輕的點了下桐子的臉頰… 
>   溼溼的… 
突然,他被抱住了。
「桐子?」他再次呼喚,桐子的不尋常…讓他也跟著不尋常。 
「……我再也無法保護他了阿…!」 
 死神… 
   在每個人的心理…是否都下雪了呢?   
X        X        X 
昊…你在哪裡?可不可以不要遠離我…
我跟你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請你出現吧! 
「哼…你是森乃伊?」 
抬頭,我看到十幾個壞人
都是你們害的! 
「我沒空裡你們!」我淡淡的拋下這句話… 
「遽然小看我們?」 
你們在說什麼?我不知道啦!
反正昊也不在了。
?!…也許…我遇到危險,他就會出現? 
於是,面對迎面而來的子彈,我沒有閃躲,只是在等待奇蹟… 
〝喀〞…碰─── 
「好痛…」
什麼東西…壓到我了? 
「伊,你是笨蛋…嗎?」 
熟悉的臉龐…可是… 
是血!都是血……倒在我身上的人,都是血,他怒視著我,我卻不再害怕。 
「你……」不是吧…不是吧…不是這樣吧? 
「我差一點…就沒辦法…救到你。」 
窒息的感覺,有種衝動想殺了我自己…
我遇到危險的同時…也是昊遇到危險的同時啊! 
「不是這樣的…你絕對不是我深愛的人。」
可是淚水…卻不爭氣的滑落。 
「你…愛過我?」昊好像很驚訝,那語氣…讓我好討厭自己。 
我點頭,淚水不斷的滴落在他臉上,我胡亂的想抹去他的血,還有我的淚。
「我好愛好愛你。」 
昊愣住了,血卻越流越多…
「……伊,如果你早點說就好了。」 
如果…如果能重來,我一定會緊緊的抱住你。
就像現在這樣緊抱住你。 
「對不起,我可能沒辦法再幫你處理掉其他的嘍嘍了…」 
「昊…」顫抖著手,指甲掐入肉裡,想忍住悲傷。「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昊溫柔的看著我,點頭。
「好啊…我要住頭等病房唷!」
他抹去我早已氾濫的淚水… 
>    《天上的風 被誰推開》
>    《溫暖的手 是你的愛》 
「別哭!」 
然後,他閉上眼,很安詳的睡去… 
對阿,他一定是在睡覺…一定是的。 
昊…請你等我,等我處理好,我就陪你一起睡。 
抬起頭,那些人退了一步…有點害怕的看著我。 
>   為什麼… 
「……去死吧!」 
>  爸媽說:不可以殺人,就算是壞人也不行。 
「通通…都去死。」 
>  ───《龍舌蘭的花朵 不代表訊絢麗》
>  ───《選擇燃燒了自己 將真愛延續》 
告訴我,這就是…我等待的奇蹟嗎? 
X            X            X 
  葬禮,浩浩蕩蕩的,棺材裡裝的;是人… 
>  我最深愛的人! 
  「真的不去參加?」唯看了我一眼…知道我的心在滴血。 
  我笑了,搖頭。  
  「我該長大,對不對?」 
  唯也笑了。 
  「恩。」  
>我還在等待 等待你的愛 
  緊靠著枯萎的樹,看著路過的葬禮行隊,我始終沒有哭泣。 
>   《天空晴朗 心情很藍》
>   《緊握的手 決不鬆開》 
  昊… 
>   《怎麼不回來 怎麼不回來》
>   《刺鳥呼喚》 
  你聽到了嗎?
   我正在為你哭泣… 
>   《我穿越焄爛 最美的傷害》
>   《是你的愛》 
落葉阿…你聽見了嗎? 
  在我無法回頭的時候… 
>    請你…給我一個微笑  
  如果聽不到,請化為落葉…永遠與我同在。 
               END 
沁曰: 
啊~結局打完了(YES~花了二天,終於!)
FIR的刺鳥歌詞我改了一下!(汗)
搭配著聽吧,會很難過嗎?至少…我很難過。 
尤其是昊說要去醫院住頭等病房的時候,
雖然覺得老套,可是融入伊這個角色的我真的很悲傷
救連桐子都… 
唉~這算是打給我自己看的文吧ˇ
(天:你哪一篇不是這樣說的?= =)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