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緋色繃帶


┼舊文重貼(14) 
【自創】緋色繃帶 
朱紅的花盛開 在雪花繽紛的國度 
看不到盡頭的城堡 發出無奈低鳴 
被人遺棄的城堡 長滿綠色藤蔓 
繁衍 侵蝕  
王位上的男孩 左眼綁著染血的繃帶 
他哭泣 哀怨 
這個世界遺棄他  
虛偽的臣子 虛偽的關心 
只剩 腐爛 慘敗 
「王子阿…請您醒醒吧,您的國家已經要毀滅了唷…」 
梳過橘紅的長髮,淡淡的橘子香迴盪在屋裡,帶點血腥味。 
「……」 
王子‧澄緋,是一個傀儡王子,掌控一切的是他的臣子。 
扣、扣 
「抱歉打擾你們了,王子該吃藥了!」
藥師‧長島有一雙冷酷的眼眸,黑眸裡永遠都投射著冰冷跟尖銳。
>   他非常討厭王子。 
「長島,早安!」 
長島瞄了他一眼。
「橘,你少用那種表情對我,你不覺得這樣很累嗎?」 
橘的笑容不改「麻煩你餵藥了,還有,請溫柔點!」 
「哼…」長島二話不說,將一碗藥水飲下,快速的找緋的雙唇,
狠狠的允吻他,刻意將藥水引到他的舌尖,讓他嚐到藥水的苦澀,
動作之精準,這樣的事情可說是他每天必做的。 
「……」緋綁著繃帶的紅色左眼漸漸潮濕,紅血暈開白色的繃帶。 
「嘖,只有這個時候你才有反應!」長島大力的推開他,用手抹掉唇邊的藥水。
「噁心死了!」這是他每天餵完藥的評語,沒有改變過。 
橘坐在貴族專用的椅子上,笑看他。
「你還是這麼討厭他!」 
長島瞪了橘一眼。「少說風涼話,不要忘了…他對你可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可是對我就有呢!」
長島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橘笑,「妳討厭他的原因,是因為你愛我對不對?」 
「胡說!」長島沉下臉,怒斥。「誰喜歡你啊!」 
橘露出邪媚的笑。「我說的不是喜歡,是愛,L─O─V─E,懂嗎?!」
橘只差沒有拍拍他的頭,說:你好乖! 
「去你的愛,你該死的再說一次我就──」 
「你忌妒緋嗎?因為我愛他?」橘自說自話,不打算放過長島。 
「你──」 
〝啪〞──橘一轉身,手一放就將他封在雙臂下,藍色的眸子看進長島的眼裡。
「你不要否認,我會很傷心的。」 
長島一愣,猛然抬頭望著他。
「岸本橘,你不要臉!」 
「謝謝誇獎。」橘笑。 
長島開始感到嘴唇乾燥,雙頰發熱。
「該死的,你閃開啦!」長島狠狠的踹了他一腳,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橘眼前。 
橘撫著肚子,眼中的笑意卻一直沒有散去,但是當他把眼神移回王位上的緋時,
眼神已變的認真且哀怨。 
「緋…你就這麼討厭我嗎?算了──」再去戲弄長島好了! 
橘離開皇宮的同時,緋的右眼滑出了一行晶瑩的淚痕,嘴巴半啟…眼神卻依舊空洞。 
傀儡娃娃阿…你是長大了,還是停止成長? 
第二章 殘 
轉開;開門;門開── 
「咦?」 
高級豪華浴室充滿了熱氣的煙霧,朦朧中有一抹身影唯美的沖著澡,原本盤旋在頭上的黑色長髮
已散落開來,跟他嬌小的身軀形成為唯美的性感。 
橘一眼就認出他是誰了,於是他從容的向前走。 
該死的岸本橘,遽然敢說那種話,下次我不把他踹爛我就不叫長島夜!
唉~說是那麼說啦,可是為什麼我偽裝出來的冷酷總是會被他輕易的拆穿,
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左右我,這、到、底、為、什、麼? 
「夜,需要肥皂嗎?」 
「謝──呀~~~!」最後那聲是難得的尖叫。 
「噓~~不要叫那麼大聲,緋在睡覺!」橘笑著摀住他的嘴。 
「嗚唔~唔──」聽起來像咒罵…長島的眼睛也冒出了火。 
「用炙熱的眼神看我,我是會失去理智的唷!」橘笑,這句充滿威脅的話有效的讓長島移開視線。 
「別出聲,我就放開你,如何?」橘說是這麼說,可身軀卻越來越貼近他,逼的他只能勉強向後退。 
「嗯嗯!」管他的,現在只要逃離他身邊做什麼都好! 
「你答應我的唷!」橘鬆開了手,再仔細的打量他。 
「你該死的在看哪裡?」長島舉起手就是一巴掌,卻準確的被橘抓住,他提起他的手,輕輕的吻著他的手指。 
「你、你、你…」我的天阿…這該死的傢伙到底在幹麻?可是這個動作卻讓他起了反應,
一陣糙熱使他心慌。 
「你滾開啦!」找回理智,他再度踹開了他。 
「好痛…你真不會腳下留情。」橘撫著肚子,這次比剛剛還大力,又是同一個部位,特別的痛。 
「我幹麻對你留情阿?給我滾啦!」可惡…看到他就一肚子火。 
「呵呵~」橘溫柔的笑著。「你現在的激動的模樣要是給別人看到,他一定不會相信那是你。」
長島對人都冷冰冰的帶有不屑,說出來的說也都非常傷人,就像一把刀子,亮而尖銳。 
「哼~我才不管別人怎麼看我呢!」撇過臉,拿起毛巾包裸住自己。 
「是嗎?那我呢?你應該會很在意吧?」 
「你?」長島不敢相信的大喊,「我恨透你了,鬼才會在意你!」 
橘露出邪媚的笑,輕輕的揪起他黑色的髮根,眼神還是直直的看著他。 
「那我如果…非常討厭你呢?」 
長島愣了下,根本就不敢抬頭看橘。「關我什麼事阿?這樣最好!」 
「真的嗎?」橘移開了眼神,走到了門邊。 
「沒有回答我就當是,那夜…你要記住,不要後悔!」 
橘踏出了浴室,只留下夜一個人獨自站在那裡。 
很快的,眼眸泛著淚水,視線都因此而模糊了。 
「我開玩笑的麻…可惡!」 
隔天早晨,橘得到了一個好消息。 
「王子殿下,您康復了?」 
坐在王位上的緋望著四周。 
「這裡…是皇宮嗎?」 
「是的,賀喜王子殿下康復!」橘顯然很欣喜,這讓長島非常的不是滋味。 
「橘,你對我說話是不是太假了點?」緋笑著望向橘,眼中有著溫柔。 
橘愣了下,「王子殿下──」 
「緋──你以前是那麼叫我的!」緋的眼睛轉到了一旁的長島身上。
「原來你不愛我了,是不是?」 
「我絕對不會不愛你!」相反的,我就是愛你愛的太累了,也愛到…差點害死你! 
「可是橘…我受夠你的虛偽了,你根本不愛我。」緋閉上眼睛,他也只剩下右眼可以閉了。 
「緋?!」 
「你是愛我的藍紅色眼睛,所以你把我的左眼挖走,害我封閉了自己,然後你就順勢讓國家變的落後,讓這個地方腐敗是你的願望吧?」緋的語氣很平淡,平淡的不可思議。 
橘眼神暗沉,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緋,那你幹麻要醒來呢?我就是對你太愧疚,才這麼守護你,如果你對我只有恨那還不如不要醒來!」 
「多麼主觀的想法!」緋諷刺的笑了笑。「我醒來…是因為我要告訴你,我不愛你了!」 
橘怎麼想也不會想到,昨天的他還是那個拋棄別人的人,現在他卻成了被拋棄的人。 
「是嗎?橘知道了,那我現在該做什麼?」 
「看我吃藥吧!」緋一說,長島已封住了他的唇。
不要讓緋廢話太多,不然…橘他會崩潰的! 
橘神情陰霾,他盯著他們二個,眼中散發出異樣的情緒。 
「你是什麼意思?」 
夜晚,走廊上,橘跟緋很〝巧合〞的相遇了。 
「今天的月亮好美唷。」緋像是沒聽到質問,這讓橘越來越不爽。 
「澄緋,你知道我是不易發怒的!」橘一把拉住他,將他往懷裡送,深遂的眼直盯著他。 
「你生氣了?」緋笑。 
「沒錯,你不可能不愛我,這到底為什麼?」 
「因為你太虛偽了!」緋不畏懼的看著憤怒的橘。「我當初是很相信你的,
可是你騙了我,得到我的左眼,我難道就不能不愛你嗎?」 
緋垂下眼,眼神中有著疲倦,但是憤怒的橘卻絲毫沒有發現。 
他鬆開了他。 
「我知道了,請您保重,王子殿下!」 
冷風撫過臉頰,好冰… 
>       透明的液體?是嗎?原來那都是謊言! 
>    刻意封閉自己的心,為的…其實只是你的快樂而已! 
「好冷阿~!」 
在這冰天雪地的國家裡,每年至少會有一百人被凍死,
無論是流浪漢,還是剛滿週歲的嬰兒,或是年邁的老年人、虛弱的中年人
都逃不過寒流的侵蝕。 
但是今年,皇室命令,所有材火都必須運送到皇宮裡來,不准外流,要是看到火光
就格殺勿論,因此…街道形成了屍街,到處都可以看到被凍死的屍身。 
橘髮少年踏過地上的屍體,冷漠的看著白色的世界,右眼的緋紅繃帶如同他的名字般,
紅的不可思議,已漸漸的變的潮濕,左眼卻連半滴眼淚都沒流。 
已經不會哭泣了嗎?這樣也好… 
「王子殿下,您該進屋了!」夜盯著緋瘦弱的身影,內心的情緒是複雜的。 
「喔。」緋轉過身望向夜,溫柔的一笑。「你也要多加件衣服唷!」 
夜愣了下,對於緋的關心讓他感到好沉重。「我幫您換繃帶吧!」 
「恩。」 
進了屋內,皇宮裡火光四起,溫暖的會讓人感覺到熱。 
繃帶緩緩的被撕開… 
「好痛…」因為血已乾枯,又加上夜的粗魯動作讓緋不禁皺起了眉頭。 
「會痛是吧?」夜一點也沒罪惡感,只是當他看到緋的右眼時著實愣住了。 
那是一個血紅的洞,跟緋的美麗的左眼形成詭異的畫面,也還好幫他換繃帶的是
夜,普通人看到這一慕早已跑出去吐了。 
而夜卻尷尬的覺得這樣的緋好誘人,於是他轉開了視線。 
「夜,你害怕嗎?」緋笑問。 
夜拿起白色的乾淨繃帶替他換上,「我不會怕。」 
「是嗎?」緋用右眼看著夜的臉龐,他們靠的很近很近,彼此都聽得到對方的心跳聲。 
「夜…」
「什───唔…?」 
冷不妨的,緋用生澀的唇吻著他,淡淡的橘子香回繞在口中,似乎都能嚐到橘子的甜味,
像中毒似的讓人不可自拔…就當夜想得到更多時,緋卻退縮了… 
「對…對不起…。」
他喘著氣,貪婪的吸著空氣。 
夜的意識漸漸回覆。「王子殿下,您為何──」 
「夜,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怎麼樣?」 
「你──」怎麼可能阿,我最痛恨的緋? 
可是從緋的眼中找不到開玩笑的痕跡。 
「王子殿下,請您別跟我說這個,我會很困擾!」 
「………」緋垂下臉。「謝謝你幫我換繃帶。」 
「恩。」 
也不知過了多久,緋獨自坐在王位上,也再度的哭泣了,原本白色的繃帶
迅速的染紅。 
>   我好寂寞…好寂寞…寂寞到好想好想你。 
而在門外的夜,眼神散發出尖銳的光芒。 
「緋他說了謊,你有沒有聽到?橘!」 
橘逕自看著書,不大感興趣的望著窗外。 
「橘…拜託你正視這個問題好不好?」夜不放棄,他拉住橘逼他看著自己。 
「你覺得我該相信自己討厭的人?」橘諷刺的笑了笑。「而且你跟我說這麼多幹什麼?
出於關心?還是怕我傷心?還是來炫燿緋愛你不愛我的事實?」 
「橘!」夜氣的想打他一巴掌。「好,這可是你說的,既然你不相信緋還是愛你的,那我就把他搶走!」才不是這樣…我最愛的人…明明就是你! 
橘冷眸掃過他臉上,隨後扯出一笑。「隨便你。」 
「這次換我跟你說,你千萬不要後悔!」 
〝碰〞…夜甩上門,氣呼呼的走掉了。 
橘眼睛不離書本。「緋…我絕對…不會讓你被搶走。」 
緋走到了夜的房間。 
今晚,夜邀我來他的房間。 
扣、扣 
「請進。」 
緋打開門,卻看到夜躺在床上,手中端著紅酒。 
「這是──」 
「緋,喝一杯吧?」 
緋也不考慮,立即接過紅酒,做到了他身旁。 
「為什麼這麼突然?」 
夜笑。「因為…」他喝口紅酒,一把抓住他…將酒往他嘴裡灌。
這樣的動作十分熟練,就跟餵藥沒兩樣,可是緋的感覺卻不同,
平時的吻只是工作,現在的吻卻帶著很深的感情,至於是什麼情感
,他不確定──也許恨比較多。 
夜的吻卻繼續向下游走,雪白的頸間種上了紅紅的印子,雖然痛…但是緋卻
不感到討厭。 
「等…」緋推開了他,喘著氣看他。「夜,你不是喜歡橘的嗎?」 
夜咬住了下唇。「那你呢?」夜狠狠的瞪著他。「你不要跟我說…你會為一個
你不愛的人哭泣!」夜氣瘋了,為什麼橘跟緋要這樣呢?讓他…夾在中間
不知所措。 
緋的眼神朦朧。「原來你知道了。」 
「是的,請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騙他?」 
緋起身,藍紅色的右眼凝視著窗外的明月。 
「這隻眼睛…是他想得到我的原因,可是…這並不是主因,他想毀了我,
當他取我的左眼時我就知道了,他想毀了這個國家還有我,外頭的人民受凍
,下那個不人道的命令的也是他,我不知道我該愛他…還是恨他,可是…
沒有他我好寂寞…」 
「那你就接受他阿~橘他已經改過向善了!」 
「呵…」緋諷刺的笑了。「改過向善?夜你看的真不真切。」「橘他…看我的眼神好恐怖,
尤其是我的右眼,因為沉睡的時候右眼是閉上的,所以他無法得到它…也才會守護著我,
你一定被他的能言善道騙了吧?」緋一笑,帶著悽涼。 
「那你幹麻要說喜歡我?」 
「這是報復,我知道對橘而言最重要的就你跟我,所以我要搶走你。」 
夜愣住了,但隨後又笑了起來。「你才是笨蛋呢…橘根本不在乎我,我知道的!」
所以我的心才這麼痛。 
「所以說…我根本不是人嗎?」 
冷冷的聲調,讓二人寒毛直墅。 
「橘……?」 
橘一笑,拿起夜的紅酒。「反正最了解我醜陋那一面的緋什麼都說了,我何必隱藏呢?」 
「為什麼?橘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夜大喊,他發現自己根本不了解眼前的男人。 
「哈…」橘低頭狂笑。「你們阿…都愛上我了,對吧?」 
二人同時一愣,無法否認…橘的一切讓他們深深著迷…可是這樣的人往往會讓人傷心。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記得你們剛剛親熱的很開心嘛!」橘眼中散發光彩。 
「橘…我是為了你才──」 
「夜,你閉嘴。」橘冷聲截斷他的話,筆直的看著低著頭的緋。 
「緋,你想要繼續當個傀儡娃娃嗎?你的人民都在受苦唷,只要你把眼睛給我,我就放你的國家自由。」 
緋漂亮的眼眸閃著恐懼。「你真的…那麼想要嗎?」 
「沒錯…本來我是不想這麼做的,可是你們背叛我!」 
「好,我給你,但是請你告訴我…你的真心話。」
我的要求只有這樣,如果你愛我…我怎麼樣根本就無所謂。
只要虛偽的他破例跟我說句真心話就足夠了。 
橘笑。「我的真心話啊?」他起身抱住了緋,他吻著他的眼,
鼻子、耳朵,最後是深深的一個吻…狂野的吻讓緋不能承受,
他的舌尖引誘著他回應他,直到他的嘴唇紅腫才放開他,笑道 
「緋,你是我最愛的人。」 
「真…的?」阿~好想哭阿…他說了他的真心話了! 
「真的!」橘笑的更加溫柔。 
「那我就死而無──」憾。 
血花濺開,自緋美麗的瞳孔裡濺出,就像外頭的雪花般美麗。
血帶著透明的液體流出,那是淚水──欣喜的淚水。 
橘慢慢的取出眼球。「好美…好美…」藍紅色的眼睛正大大的瞧著橘,
好像也有生命一樣。 
但是在這時候,橘才猛然發現另一個人的存在── 
〝碰〞… 
夜愣住了,他想打開大門,想逃跑…可是── 
「夜,你想去哪裡?」
聲音好近好近,就在耳邊… 
「不…不要,橘…我──」 
「你放心。」橘將眼睛收到口袋裡。「還記得嗎?我是恨你的。」 
〝啪〞…門開了。 
「夜,答應我,好好管理這個國家,不要…讓它毀滅。」 
阿…橘的笑容好漂亮…好溫暖,他真的是剛剛那個橘嗎? 
橘消失在黑夜裡,雪越下越大了…夜的心卻像失落了一般,
跟著雪冰凍,眼淚卻不曾停止,無意識的滑洛。 
「橘……」最後,也只剩悽涼的悲嘆。 
遠方的橘扯出了撒旦的邪惡笑容。 
「我總有一天會帶走你的,夜!」 
                你…又被我騙了嗎? 
‧END‧ 
沁:
趁著有靈感趕快寫下來!(揮汗)
最後變的怪怪的,而且也變的不黑了!= =
不過橘&緋&夜這三個人最歹命的鷹該就是緋了,
不但死了、眼睛被挖走、最後橘還是欺騙了他。
橘這個角色我寫的很開心,因為橘所說的話沒一句真心的,
非常好寫,看到這裡如果你也曾認為橘深愛過緋或夜,
那我可以肯定,你絕對被他騙了!
很抱歉讓一部原本看起來很健康的BL文變成這個樣子│││ 
2005/7/56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