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美術品


┼舊文重貼(9) 
【自創】美術品 
位於塔莉亞安帝國的米西那城鎮,是名列全國十大景點的藝術天國,
在那裡可以找到稀有且不易發現的名貴珍畫,米西那城鎮裡最有錢的
就是凡斯特世家,凡斯特不只是珍藏繪畫有名,珍藏的美術品也是
最完善的,其中就以木乃伊的收藏最為齊全。 
「凱伊‧凡特斯?」輕巧的身影踏入房間,床上的男子正熟睡著,那俊酷的睡勢
不知會擄惑多少少女的心。 
很快的,桃的目光也落到了男子身上,她輕笑…慢慢的繞到床前,貪婪的盯著熟睡中的他,
眼神散發出異樣的光彩。 
「阿…──唔──!」 
邵的舌很快的侵占桃的櫻唇,霸道的勾引著桃的舌與他交纏,狂熱的吻讓桃
漸漸的感到癱軟難耐,將身子更貼近邵一點,冰冷的手也緊緊的抓著邵的衣服,
渴望得到更多、更多… 
「桃…」
性感富有磁性的聲音讓桃一陣迷亂,只能癱軟的倒在邵的懷裡。 
「恩?」 
「妳剛剛不是想要對我下藥吧?」
性感的聲音透著一絲的興味。 
桃輕笑,深深的封住邵的唇,爾後在他耳邊低喃… 
「被你發現啦?」 
邵的橙色眼眸盯著桃精緻的小臉上,難得的露出溫柔的神情,他淡淡的把她推開。 
「很抱歉讓妳掃興了!」 
「不會,我最愛的就是你這點。」總是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停止我想殺掉你的念頭。 
「那是什麼?」 
「喔~是信!」桃笑「是一個叫做凱伊‧凡特斯的傢伙寄來的唷。」 
邵睨了他一眼,「寄來?是嗎?」 
「艾唷~簡單說就是搶來的嘛!」桃燦爛一笑,把信湊到邵眼前。 
「是〝他〞喔!」 
邵不甚有趣的躺回床上。「然後呢?」 
「那還用說…」桃的眼神變的火紅「當然是去報恩婁!」 
「恩。」
邵靜靜的躺在床上,眼睛已漸漸闔上,只短短的發出單音節作為回應, 
桃望著他的臉龐,又抬頭看看窗外的明月… 
>          這次,該用哪種方法才能贖罪呢? 
「對不起~不要殺我,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你吵死人了,閉嘴!」 
「不要~求求你~」 
「哼…」「你還不懂嗎?來不及了,你的罪孽已經無法洗淨了…」 
>    我重生的那一天,好像是夏天
不,應該說,我確定是夏天。 
已經多久了?已經幾年了?被塵封在泥土裡的日子。 
連月,是一個組織,應該說…是一個超能力組織。
我永遠都記得那個人的橙色眼眸,帶著深深的無情和冷酷,
在他的世界裡應該沒有所謂的感情,反正一切就是那麼無聊,
似乎只有血才能喚醒這名少年,這是我在他眼中所看到的東西,
可笑的是…他動情了,因為猶豫…他跟我都被塵封在這冰冷的泥土之下,
我們沒有意識,沉睡就是我們所有的興趣。 
春夏秋冬…我們到底輪迴了幾次? 
當我們再度見到陽光,看到的是一個華麗的大殿,大殿上的所有貴賓都瞧著我們看,
他們的眼中寫著:價值二個字,我們是那個被評估的人。 
「從今天開始,你們的主人就是我。」 
他說他用幾十億才標到我們,他說我們是很值錢的玩具,
我不知道邵是怎麼看待主人的,我只知道在當下…我恨不得能撕裂他噁心的面具。 
他帶我們巡迴展覽,標題是:活的古董。 
我們…是物品嗎?為什麼被稱為古董?難道在我沉睡的時候古董這兩個字被人換了意思? 
華麗的大殿;讚嘆的人們;貪婪的主人… 
到底經過了幾個春夏秋冬?為什麼現在的人眼中只有錢,而沒有活生生的人呢? 
「邵…你不可以死喔!」 
漸漸的,我跟邵從仇人變成了情人,我愛他,真的愛他…
可是…我們的愛卻建立在殺虐下… 
「如果愛我,就殺了我…」 
我不要…邵,我求你…不要逼我殺你! 
「凱伊他玷汙了我,他不再是我的主人,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他,所以趁我還有理智的時候,殺了我!」 
邵…我何嘗不懂你的心情?我…也不再純潔了。
在他身下的滋味,我徹底厭惡自己。 
「邵…那…你動手吧!」 
「我不行,我…已經失去能力,殺人會帶給我副作用。」 
是阿是阿~每天晚上看到你因殺人的慾望而痛苦,每天晚上看到你因殺人
而帶來的沉睡,邵…經過在地抵下的洗禮,我們都退化變質了,對吧? 
「今天好熱喔!」桃一踏進大殿裡就開始抱怨。「讓我該死的想起了不該想的事。」 
邵冷眼望著大殿,沒什麼表情。「夏天是嗎?」沒什麼了不起的。 
「阿阿~這裡這裡!」桃指著面前的大透明廚櫃… 
「我們在裡面待過,對吧?」桃笑,卻帶了點陰險。 
「恩,廷不錯的感覺!」邵冷哼,充滿諷刺。 
「不知道他在哪耶!」桃東看西看就是沒看到她要找的目標物。 
「不准找他!」邵冷冽的目光射像一旁的桃。 
「我知道了,你吃醋?」 
「就是吃醋,所以我不准。」 
「那我們要怎麼找到他敘舊啊?」 
邵冷笑。「交給我吧!」 
桃的眼神寫滿擔心。「邵…你可以嗎?我不要你變成石頭!」 
邵只要殺人,碰觸到血就會體力不支的沉睡,多殺一個人沉睡的時間就多一分鐘。 
「遲早有一天…你會起不來的!」桃低下頭,臉上的偽裝笑容早已消失。 
邵柔柔的輕撫她的臉,「……如果,真有這麼一天,請妳不要為我哭泣。」 
桃的眼淚早已積在眼眸裡,邵心疼的吻掉她眼中的淚。 
「等我消息…」 
>     邵,其實我知道,你再活也沒有幾年了!
>            如果…我再讓你繼續殺人的話。 
扣、扣 
「請進!」 
咿─── 
門開了,進來的人帶著一把鐮刀。 
「請問你───天啊!」 
「凱伊‧凡斯特,好久不見。」邵面無表情的走近他,他卻一步步的往後退。 
「我我我我…我沒邀請你,你來幹麻?」 
「來幹麻?」邵輕笑。「當然是來敘舊的,你記得你當年怎麼對我們的?」 
「我──」 
「你根本沒資格說話,是不是?」 
「我──」 
「來吧,我答應桃要速戰速決,該用什麼方法處置你才好?」 
「對不起~不要殺我,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你吵死人了,閉嘴!」 
「不要~求求你~」 
「哼…」「你還不懂嗎?來不及了,你的罪孽已經無法洗淨了…」 
「對了,就是那個!」「請君入甕!!!!」 
「請──」 
「那是十大酷刑之一,方法是找個大甕,把人塞進去,然後在甕下面用柴火加熱。溫度越來越高,受刑人也越來越受不了,往往就被燒死在甕裡,我想…你一定很想試試,對吧?」 
「不…我沒做錯什麼…我沒有…」 
「……真該死。」邵橙色的眼眸漸漸的呈現火紅「你將會為你的不誠實付出代價。」 
>      甕…就用那個吧…那個曾經污辱我們的容器! 
「邵,多虧你想到這個方法。」桃正在聽隨身聽,慵懶的倒在邵懷裡。 
「桃,妳這樣我很難動作。」邵拿起了打火機,嘴上說著倒也沒有推開她。 
「沒辦法,我累了麻!」 
邵把視線洛在大殿裡,屍體遍佈的場景讓他笑了。 
「的確是很累。」 
應該有…四、五百人吧? 
「我太無聊了嘛!」桃抱怨著,隨身聽其實根本就沒有播放。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我來表演餘興節目吧!」邵笑了笑,渡步走到了透明廚櫃裡。 
凱伊嘴巴被貼了膠帶,雙手雙腳的筋都被挑斷了,只能癱軟的趴在那裡,用眼神恐嚇邵不要靠近他,邵好笑的看著他… 
「這個廚櫃比較適合當你的棺材呢!」 
「唔唔唔──」被貼了膠帶的凱伊只能發出模糊的單音節。 
「凱伊…你逃不了的,從你買下我們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要死了,
當初,要不是桃還天真,選擇放了你一馬,你根本就活不到現在。」 
「別說那些事情啦!」桃低聲抱怨,開始覺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可笑了。 
「我可愛的桃在催了,不跟你聊了!」邵笑著,走到了廚櫃外面。 
一把火燒著廚櫃,從本來的微小火光變的越來越烈。 
「掙扎吧…也許這樣你才會好過一點。」邵不忘提醒他。 
「邵,你…」 
「怎麼了?」 
桃望著他良久,「你什麼時候會死?」 
邵冷靜的回望桃,「還…很久吧!」 
「……是嗎?」桃看著大火燒著廚櫃,凱伊的肉已經漸漸焦黑,皮下組織不知壞死了多少,
他顯然已經放棄掙扎,也已經失去了對痛的感覺… 
「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天真!」 
「是阿!」仁慈,有的時候是會造成遺憾的。 
熊熊大火燒掉了從前,可是卻燒不掉現在! 
>     我知道,你的很久是安慰我的話…
但是,你錯了…我根本不會為你而哭泣。 
「我們走吧!」 
「恩。」 
我會跟你一起走。 
有著百年歷史的美術館發生了第一件案件,
廚櫃裡的凱伊全身焦黑,根本分不清楚面孔,死狀之悽慘…
美術館散發出陣陣屍臭味,來自躺在地上流滿鮮血的屍體,
都是名人、政治家、有錢人… 
一個黑影從人群中穿出,他的眼神溫柔,卻帶有尖銳的審核意味。 
「真是的…」
都是桐子,害我無法賺錢,必須來找那二個麻煩精! 
「你…在找邵跟桃?」 
唯望著眼前的二個男子,一個笑容滿面,一個卻心不在焉的看著屍體。 
「你們認識他們?」 
「恩,算是…」善也笑的更燦爛。 
「你們……」唯打量了他們一眼。「你們的目標是──」 
「呵呵…」奕難得的笑了。「凱伊的妹妹…雷娜!」 
唯點點頭,瞄了眼他們身邊的空位,扯出一笑。 
「那…你們三位保重了!」 
善也望著唯離去的背影,笑道
「果然是物以類聚。」 
奕也笑了。「可不是嗎?」 
>  統治者的祝福 
>       帶來死亡的樂曲 
>    演奏;     然後   降落。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