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唯美‧酷刑


┼舊文重貼(8) 
【自創】唯美‧酷刑─凌遲篇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佈滿牌位的亂葬崗,藉由風聲發出咻咻的聲音。
瀧澤善也坐在墳墓上,笑看呆愣的少年。 
少年雙眼無神,只是盯著對面清澈的湖畔,
臉上寫滿了疲倦。 
「你是誰?」良久,少年開口了。 
「瀧澤善也…你呢?」 
「……我跟你說,有一個東西一直跟著我,你看的到她嗎?」 
「呵呵…這句話我不懂耶!」善也微微的笑著,雖然那笑容充滿假意。 
「我叫做關奕,你可以告訴我實話了嗎?」少年也坐到了墳墓上,淡藍色的頭髮隨風飄逸。 
「奕嗎?」善也又是一個燦笑。「你跟那隻娃娃有什麼關係?她用一種渴望的眼神望著你。」 
「是嗎?」奕嘴角微揚,「她想殺我,可是卻無法。」 
「為什麼?殺人對她來說應該不難吧?她的身上有濃重的屍臭味。」 
奕嘲諷的冷哼。「因為她不敢。」 
「不敢?」善也無害的笑容透著興味。 
「我很危險的。」奕諾有所指的望向善也。 
「所以你才出現在這裡?」 
「恩。」 
「目的呢?」 
奕睜著大眼原本迷濛的眼神已漸漸轉為清澈,散發出異樣的光彩,他盯著善也笑道
「應該…跟你一樣吧?」 
善也莞爾一笑,輕輕的跳下墳墓… 
夜已經深了,草叢裡竄出點點亮光,加深了善也的唯美,他露出了一抹無邪的笑容。 
「也許…我們的目標一樣呢!」 
奕也跟著跳下墳墓,回以一笑…
「你是在邀請我嗎?」 
「才沒有呢!」善也轉過頭,向前走了幾步。 
奕看著他的背影,冷不妨的笑了… 
螢火蟲飄散在空中,遠方的一個村落似乎燃起了熊熊大火。 
「好美喔!」 
今天,是元宵節。 
「桃,別跑來跑去的,我頭好暈。」
邵穿著制服,手上的打火機顯露出他就是這場大火的主辦人。 
「元宵節就是要快樂麻,邵…」桃跳到邵面前,露出了純真的笑容。 
「救我…救救我!」 
「啊!邵,你看你…都是你精神渙散才沒燒乾淨啦!」桃嘟起嘴,爾後跳到
全身焦黑的人類面前,邪笑道。 
「欸,痛不痛?」 
「痛…好痛,姊姊…救我。」焦黑的手摸到了桃纖細的小手上。 
桃望著那雙黑色的手,上下打量了下。 
「你還是別碰我的好。」 
「我…姊姊,我求妳救我,好不好?」焦黑的手爬上了桃的手臂。 
「阿阿…你先───」    「阿阿阿阿阿阿阿───!」 
「放開你的髒手!」邵手持一瓶黃色液體,毫不猶豫的往那雙焦黑的手上潑去。 
焦黑的手伴隨著慘叫聲,開始腐爛、侵蝕… 
「嗚~~」 
「我阿…剛剛就勸告過你了,不是嗎?」桃冷冷的重踩那焦黑的屍體。 
「不錯麻…還有知覺耶,真好玩。」桃殘暴的笑容越演越烈。 
「桃──有人。」邵懶懶的拿出發亮的小刀。 
「我知道!」桃拿出了一隻筆和一本筆記本,露出了燦笑。 
「喔…這就是火災現場啊?」 
「好像還滿不錯的,很美。」 
二個身影出現在原野上,踏上了焦黑的地盤。 
「你們…來觀光的?」桃在筆記本上寫下一行字。 
善也抬頭瞧了桃跟邵一眼。 
「恩,來看殺人兇手的。」微笑,不輸給桃… 
「善也,這二個人好好玩。」奕難得的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怎麼?你沒看到他們殺人嗎?也許我們會被殺喔!」善也好心的道 
「放心吧,我們不會殺你們。」邵冷冷的嗓音開啟了沉默。 
四個人互視著,只剩下冷風跟死神的聲音。 
「欸,你們知道古代的刑罰嗎?」桃收起筆記本,笑道。 
「古代?」善也露出了疑惑。 
「沒錯,滿清十大酷刑,聽過嗎?」 
善也眼神閃爍。
「怎麼辦?我不知道呢!奕,你知道嗎?」 
奕挑眉。「聽過。」 
桃笑看他們,那個叫善也的…明明就清楚的很。
她走回邵身邊。 
「邵,人家想玩!」 
邵眼神掃過善也跟奕,冷聲道 
「我加入。」 
「YA~~邵最好了。」桃快速的跳到善也跟奕身邊。 
「來重複歷史…好嗎?」 
善也跟奕交換了一個眼神。 
「請多多指教婁!」
重複歷史嗎?有趣! 
「呵呵…好玩好玩,那麼…遊戲開始婁。」 
人類,已經遺忘了的痛苦…在這一刻,你們將會深刻的體會到唷! 
X               X             X 
偉大的造物之主阿…
         你造人的目的…在於殺戮嗎?
自相殘殺…然後自甘墮落…
          最後無奈的落幕。 
X               X             X 
射箭場上,席森正準備參加一場關係到他將來發展的重大比賽。
來來往往的人們緊張也熱鬧的環繞四周,只有他一個人默然的坐在角落。 
「是他嗎?」 
「恩…好像是耶!」 
突然,角落多出了二抹身影…影子掩蓋住陽光,讓森疑惑的抬起頭。 
「喔~長的還不錯嘛!」桃笑著打量他。 
「不錯?哪裡不錯?」邵鄙夷的望著森,擺明了不喜歡他。 
「請…請問你們…認識我嗎?」 
桃跟邵互看了一眼,同時一笑。 
「我們是為正義而來的唷!」桃純真的笑著,森深深的被她的笑容吸引。 
「正義…?」森陶醉的眼在感受到邵的殺人氣息之後收回。 
「恩阿…」桃笑了笑,在桌上放了一個包裹。 
「那是…?」 
「這個你以後會用到的,順便勸你不要想逃走唷。」桃跳回了邵身邊,下一秒就消失在休息區裡。 
森望著他們的背影,桌上的包裹他不知道該開還是不該開。 
他們究竟是…來幹麻的? 
「算了。」森索性拿起了包裹,但遲遲不敢打開。 
他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報告…請參加比賽的選手集合…』 
糟糕,比賽要開始了!
森丟下包裹,快速的跑開了。 
被扔到地上的包裹被一個女孩檢起,她疑惑的打開了紙袋… 
「這是───啊!」 
女孩眼一黑,倒地… 
出手的少年燦爛一笑,也帶著女孩走了。 
X               X             X 
「這…怎麼可能啊?」 
台下的觀眾一片訝然… 
『第一名,席森…』 
「別開玩笑了,席森那傢伙沒有一箭中紅心,遽然也能第一?」 
台下觀眾開始竊竊私語。 
席森低下頭,心情有些鬱悶。
這一定是爸媽搞的鬼,他再三說他不要這樣,可是爸媽把勝負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糟糕,晚來了一步!」 
熟悉的聲音引起了森的注意,是那二個謎樣的人! 
桃站在樓上瞧著裁判室,眼眸裡出現了嗜血的殘暴。 
「阿阿阿阿阿───咿~~~~~」 
慘叫聲伴隨著麥克風的尖銳聲音讓熱鬧的會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每個人都摀著耳朵,不堪噪音的干擾,只有站在眺望台的桃跟邵二人沒有任何動作,
像是早就預知一切搬的看著。 
「恩…藥性慢了一點,不過算了!」桃拿出聖經,開始在上面紀錄。 
邵慵懶的瞪著樓下的森,從口袋裡拿出了二根染血的小拇指,他笑了,漠然的將拇指往
樓下丟去。 
「好痛…」森驚呼,低頭看到的卻讓他愣住了。 
「……唔~~」森摀起嘴,瞪著大眼看著地板上的二根拇指,一陣想吐的感覺侵蝕了他…。 
「嗨!」
「!!……」森驚恐的倒抽了一口氣。「你們…你們…」 
「不好意思,那是給你做紀念的啦,嚇到你了?」桃燦笑。 
森不再覺得桃的笑容燦爛,反而增加他的恐懼。 
「不…不要…」他跌倒在地,狼狽的向後退。 
「怎麼啦?我以為你會喜歡的!」桃邪邪的一笑,惡劣的往前跨了一大步,觀賞著森驚慌的表情。
「你知道嗎?今天是很特別的日子喔!」 
「嗚~~不要,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針對我?我不認識你們!」森大喊,已經不顧一切了。 
邵冷冷的睜開眼,笑道。「我們只是想讓你棄惡從良罷了!」 
棄惡從良?!「別開玩笑了,我哪裡有做什麼壞事!」 
「是阿,這叫借刀殺人是嗎?」桃諷刺的笑著。「你的爸媽…動了手腳,對吧?」 
「!!」為什麼他們會知道?為什麼? 
「可別發呆阿,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桃拉起無意識的他,低聲道。
「去看看包裹,你就會明白了。」 
包裹?──森隨即衝向休息室,終於在地板上找到了包裹。 
他顫抖著手,無法克制自己的恐懼,眼淚如同斷掉的珍珠般掉落,怎麼也擦不乾。 
「哇~~~走開,走開~!」 
包裹裡,掉出了二顆眼珠子,森戰慄的看著地上的眼珠,
只覺得它們好像正瞧著他,讓他好難受…眼淚也隨之掉出 
「如何?不錯吧?」桃笑了,悠哉的將小拇指丟在森的面前。 
「這是紀念品,紀念你爸媽的忌日,要好好收著阿。」 
森的眼淚不停的掉,無助和害怕讓他抬不起頭。 
「為什麼是我?我爸媽…嗚~~~」 
「哼…為什麼?因為你爸媽犯下了罪過…」 
「罪過?」 
「沒錯,拿錢給裁判,換取你的成功,這就是罪過!」桃蹲下身,輕撫他的臉龐,擦去他的眼淚。
「別哭,再等一下…你就能贖罪了!」 
森凝望著桃溫柔的臉龐,眼淚無意識的從眼睛裡流出。 
「不…放我走…拜託你們,我錯了,對不起!」森拉住桃的衣袖,哀求著…桃卻甩開了他的手,
冷聲道 
「我說過,不要想逃走,現在你的罪孽更深了!」 
森臉色蒼白,無力的攤在地上。 
逃不過了嗎?逃不過了嗎? 
「古代有一種刑罰,叫做凌遲,手法殘忍的很好玩,你想不想試試啊?」邵笑著拿出二把刀子,一把則丟給了桃。 
「邵,人家要第一刀唷!」桃將眼神射向森。 
「不…不要,你們不要過來…走開,…爸、媽…」森一步一步向後退,直到摸到圓球體後才愣住。 
「爸、媽…」森握緊了眼珠子,眼淚滴到了眼珠上,好似他們也在懺悔,在流淚。 
邵冷眼望著他,打了個哈欠。
「桃,開始吧!」 
桃微微一笑。
「好啊!」 
一個閃身,白淨的地板上出現一片血紅,桃白皙的臉上也沾染了鮮血。 
「邵,你動作變慢了!」桃抹掉臉上的血,拿出閃閃發亮的刀子,一步一步靠近失去血色的森。 
「唔…」森只能用眼瞪著桃,腹上的刺痛給他一個念頭──我會死! 
〝刷〞…邵猛力的拔出刀子,白色的制服早已沾染了無數的鮮血,但是他不在乎,
只是好整以暇的看著臉上蒼白的森,嘴角勾出誘人的笑容。 
桃拉住了他的雙腳, 
「凌遲…目的還是要讓犯人受最大的痛苦,因此不但是活的時候施刑,還要求受刑人必須身受多少刀以後才死。據說發展到後來,每次凌遲要由兩個劊子手執行,從腳開始割,一共要割一千刀,也就是要割下一千片肉片才準犯人斷氣。而據說犯人若未割滿一千刀就斷了氣,劊子手也要受刑。」 
美艷的刀子閃著光芒,「阿阿阿阿~~~」慘叫聲伴隨著鮮血濺出,腳指的指甲已全數被桃撬開,
桃眼神中閃著光芒,用刀子挖起腳指頭上的肉,一吋一吋的割,直到腳指頭全被她割下為止。 
「總共是五十二刀,該你婁~」桃持著嗜血的笑容,輕輕的拿出手帕擦拭被血弄髒的小臉。 
邵不動聲色,往小腿進攻。先是把小腿多餘的墜肉割下,直到見到骨頭才停下動作,
「現在累積刀數是────」一閃身,森的小腿骨已經被拉出身體,只剩下爛爛的
皮而已。 
「一百八十二刀,換妳婁!」邵臉上沒有特別喜悅的感覺,只覺得一切都很無聊。
桃看著他的表情,嘟起了嘴。 
「好啦…我知道你比較喜歡觀賞,那我們就……速戰速決吧!」 
飛快的刀法一閃而過,根本就看不清楚她所有的動作,短短的二秒他們身邊已多出許許多多的肉片,但是令人感到可怕的是,森──並沒有死! 
慶幸的是,森的神經已經完全被挑掉了,目前他就像一個空殼,不會流淚、沒有感覺,只有眼
睛還可以轉動,他驚恐的看著自己身旁的肉─曾經從他身上長出來的肉─想哭,奈何卻沒有眼淚。 
爸、媽,如果能夠重來,我不要什麼成就,我只要屬於我們的幸福。 
「開始懺悔了嗎?」桃帶著諷刺的笑迴盪在休息室裡, 
〝啪〞──刀子,冷不妨的射向森的眼睛,頓時血花濺出…劃出美麗的弧度落下。 
「不要廢話太多!」邵冷冷的橙色眼眸沒有太多思緒,殺人對他而言是非常正常的。 
桃握著手中的刀,溫柔的笑了。 
「再見了…可憐的孩子!」 
最後一刀,無聲無息作下完結,  
地上的眼珠子和滿地屬於森的鮮血,似乎也在哀悼著森的罪過…。 
喧嘩的市場裡出現了一男一女,他們一踏進黃昏市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 
桃不以為意的燦笑。
「這個地方還是一樣呢!」 
「恩…」邵也環顧著四周,好像在找尋什麼。 
「嘿~二位,我在這呢!」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手拿剁豬肉的菜刀向他們揮手。 
桃高興的拉著邵跳到他面前。 
「李老闆,好久不見!」 
「阿~妳這丫頭多久沒來看我啦?忘恩負義呢!」 
「我哪有阿…我這不就來看你了嗎?」桃燦爛的笑容馬上化去李老闆的些微埋怨。 
「好啦,這回有什麼好貨?」 
「是這個!」邵冷冷的拿出一袋肉袋。 
「喔?新鮮嗎?」李老闆接下肉袋瞧著。 
「放心放心,現殺的喔,我連骨頭都幫你去好了呢!」桃笑。 
「這樣阿…你們要賣多少錢?」 
「五塊錢!」 
「一斤?」 
「不,是全部。」邵扯出諷刺的一笑。 
李老闆也笑了─商人付有的陰險笑容─「真是好價錢。」 
「李老闆,那我們先走婁!」 
「好,下次再來阿。」 
「恩。」 
李老闆目送他們離去,爾後盯著肉袋感嘆的搖搖頭。 
「可憐阿…可憐。」 
肉袋裡的肉片後來被做成了滷肉、臘肉、肉包、肉湯、肉麵、
甚至還推出了滿漢全席,一桌剛剛好只要五塊錢。 
>   也許,你吃過也不一定呢!(笑) 
沁言:
阿啦啦~不要懷疑,我正在吐當中(炸)ˇ
(正在吃中飯的傢伙!(死))ˇ
我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真是可怕!(汗)ˇ
抱歉的是,你們好像都滿希望我能詳細描述滿清十大酷刑的,
可是看樣子你們是要失望了,畢竟我手上的資料是非常不齊全的,
沒辦法很詳細描述,多包容唷! 
其實這篇文的目的,是來印證:〝唯比邵跟桃要來的人性化〞
這句話的真實,桃跟邵在我心目中..根本不是人!(炸)ˇ
有的時候想到他們都覺得很想吐!(唯:這是你創造的人耶!= =) 
下一篇應該走向詭異派,不會這麼血腥了,如果要看血腥文..去找別
人吧!(遠目)ˇˇ 
2005.2.28  12:55 唯美‧酷刑─凌遲篇 ‧夜澄沁‧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