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黑系】壞掉的玩具


┼舊文重貼(2) 
七大色彩之一-壞掉的玩具 
「雁,你看……」
夕陽西沉的午後,公園裡的一片澄意正照耀著男孩的臉,
他的母親拉著他白皙的小手,輕輕的摸著她那圓滾滾的肚子,
她要他去感受這個生命,並學習去愛他。 
「媽媽的肚子裡有一個小小的生命,他在裡面打滾,等著來到這個世界,
而你,是他唯一的哥哥,雁…媽媽要你去保護他,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離開他…
永遠…不要!」  
──…好的,媽媽… 
        只要妳說的,我一定…一定會照做。 
            可是媽媽…為什麼弟弟出生後……妳就不見了呢? 
       為什麼,躺在床上的妳不再對我微笑了呢? 
黑暗的玩具房裡傳出陣陣屍臭味,散佈在地上的玩具倒臥在血裡,
少年抱著年幼的弟弟,澄色的雙朣柔情的盯著他的臉龐,弟弟手中的橘子已經
發黑,但他卻像是沒看到,依舊痴痴的對懷中的弟弟微笑。 
「我會…一直保護你,一直…。」 
弟弟沒有知覺,仍然安祥的閉著眼,純潔的就像天使。 
少年的微笑慢慢轉變成冷笑,他輕輕的摸著弟弟細嫩的臉… 
「你就是這樣,這麼的脆弱,這麼的…不堪一擊…」 
說著說著,他拿起了一台白色玩具車,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再一次吧…一次就好,再讓我…重溫殺你的感覺,然後…然後…我會一直保護你的。」 
〝啪〞 
門,傳出了拍擊聲,少年露著殘暴的黑眸正盯著站在門邊的二名不速之客。 
「這味道真特別,聽說這叫屍臭是吧?」站在門邊的女子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站在他身邊的男孩緊靠著門,懶懶的閉上眼,似乎不把眼前這個染血的房間當一回事。 
女子總算發現少年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你好,我叫野原桐子。」桐子跳到他身邊,比了比門邊的男孩。「而他叫做伊諾翔。」 
少年依舊盯著桐子,眼神中重新燃起了盛火,桐子回望他,不受影響的靠在他肩上笑道
「也許你不信,不過,我跟他…是來解救你的。」 
解救?江雁扯出一笑。眼神直勾勾的望著門邊的少年。
「你們是誰?…你身上…有血的味道。」 
諾翔總算緩緩睜開雙眼,二個同樣出色的美少年正評價著彼此,
靠在少年肩上的桐子樂的大飽眼福。 
「桐子,趕快解決!」諾翔掉開視線,冷的讓這房間足以結冰。 
「別在意,他很久沒喝血,心情不大好。」桐子安慰似的拍拍少年的肩,
把矛頭指向他懷中的男孩。 
「他就是你弟弟?我記得他叫什麼來著……?」 
「江紀。」門邊的諾翔冷冷的吐出二個字 
「對。」桐子燦笑著「…而你叫江雁,都是好名字。」桐子離開了江雁身上,刻意略過他尖銳的眼神。 
江雁收回視線,百般留戀的看著懷中的弟弟,再度抬起頭時已換上了個更嗜血的眼神。
「不管你們是誰,都別想妨礙我,否則我會殺了你們。」 
桐子像聽到甜言蜜語般的嬌笑,
「你的鄰居因為受不了這房裡的屍臭味,無計可施之下只好請來我這個魔女一探究竟,
你平常對鄰居一定不太好,他們怕你怕的要死,聽說二樓的小女兒二天前被你從頂樓推下去是嗎?還好她堅稱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不關你的事,看來你女人緣不錯,可是我的資料裡
沒有記載你有戀屍癖啊!」
桐子諾有所指的看了看他懷中的弟弟。 
江雁緊緊的抱住弟弟,「我會保護他的,因為媽媽要我…一直保護他。」 
桐子不以為然的搖頭。「可是你媽媽卻因為生下他而死了,所以他是殺人兇手,害你變的孤單的兇手,對吧?」桐子尖銳的聲音帶著笑意,她的眼神變的冷血。 
「不是的…這不是弟弟的錯。」江雁咬住下唇,眼神中有著慌亂。 
「不要再騙自己了,你其實很恨他的,不然你也不會用玩具一次一次的重溫殺他的感覺。」 
「住口,我才不是這樣…我只是…我只是想保護他。」江雁的唇已被咬破,流出了鮮血。 
「保護?對他而言,真正危險的只怕是你吧?」 
「不是的──妳胡說,住口!」江雁怒視著悠哉的桐子,眼眸裡寫滿著殺戮。 
「呵~惱羞成怒真是太難看了。」桐子遙遙頭,邪媚的看著他,眼神裡寫著挑釁。 
「呵呵…呵呵呵…」
突地,嘲諷的冷笑聲自江雁口中竄出。 
「妳…」他放下了懷中的弟弟,一把拉住了桐子,力道強的讓桐子皺眉。
「妳真是個該死的女人,沒錯,我恨他…他就只會哭,又脆弱的可以,哪一次不是我來保護他,哼,可笑…憑什麼要我去保護他?他根本沒有資格當我的弟弟,死了…也是活該!」 
桐子看著他的本性,得意的露出了笑容,一把抱住了他,在他耳邊喃喃開口
「那…你想死嗎?」 
死?…
「我…可以嗎?」 
死亡,這二個字對我而言是奢侈。
已經多久了?好像有十五年了,保護著弟弟、遵守著和媽媽的約定已經過十五年了,
我累了,徹底的累了, 不需要保護著誰,不必顧慮著誰,我真的…可以死嗎? 
「我早說過…我是來解救你的。」桐子淡淡的離開他,走到了諾翔身邊。 
「翔,你不是餓了嗎?…」 
諾翔觀望四周,才邁步走向江雁。 
諾翔不著痕跡的拉住江雁,江雁的眼神空洞,澄色的朣孔因無神而顯的朦朧。
諾翔深深的被這顏色吸引,他輕笑… 
「好美的眼睛,只可惜──」諾翔俯身輕輕的吻住江雁早已乾裂的唇,順便咬破了他的嘴唇。
「可惜…就是太美了!」 
鮮血…自他的嘴邊落下,和地板上的血跡融合在一起。
自江雁澄色的眼眸裡流下的是透明的液體──眼淚,腦中浮現的是媽媽和藹的笑容。 
夕陽西沉的午後,公園裡的一片澄意正照耀著他的臉,
他的母親拉著他白皙的小手,輕輕的摸著她那圓滾滾的肚子,
他感受到生命,也了解…在這一刻他是幸福的。 
〝啪〞── 
門再度被打開,桐子好整以暇的站在房門邊, 
「好吃嗎?」 
諾翔舔了舔嘴唇,眼裡有著滿足。 
「沒有妳好吃。」 
桐子嬌笑,轉身往外走… 
「……走吧。」 
房子裡少了人的氣息, 
           剩下的是澄色瞳孔的哀怨……和, 
倒臥在血泊裡的… 
                壞掉的玩具… 
              ──END── 
後記:
恩,怎麼辦?人家不滿意啦~(翻桌)Q口Q
算了,先湊合著用吧,我快沒時間了~(泣)ˇ
寫完這個,我發現一件事── 
我果然很喜歡桐子跟諾翔的搭配……=ˇ=(炸)ˇ 
2005.2/5 11:35  ‧夜澄沁‧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