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赤龜】櫻花散落…(三)

x            x                x 
 無論是哪個你,我一定都接受,無怨也無悔。 
 「冷死我了!」龜梨一下舞台就連忙套上外衣,上台只能穿單薄的衣服,而且
 天氣又忽然變冷了,真是奇怪的天氣…。 
 〝沙沙〞… 
 忽來的聲響讓龜梨回過頭,但轉頭之後卻什麼也沒看到,他不由得一愣…
 怎麼回事?太累了嗎?怎麼剛剛會覺得後面有人?還是別亂晃,早點回去吧。
 不過,田口到底去哪裡了? 
 「小、小姐…」
 忽然她看到田口了,她蹲在草叢堆理,往燈火通明的一間屋子裡看,
 看起來偷偷摸摸的,頗是奇怪,龜梨走到她身邊。 
 「妳在幹麻啊?」 
 「小姐,裡面的那個男子妳認識吧?」 
 龜梨將視線停在那個男子身上,阿…遽然是他,他跟老鴇在談什麼?好嚴肅的樣子。 
 「妳好像對赤西仁很好奇喔?」龜梨轉向一旁的田口,這傢伙…該不會喜歡上人家了吧? 
 「咦咦?不是這樣的啦…」還不都是小姐妳對他特別不一樣,所以我才這麼在意…。
 這段話,田口只能吞進肚子裡,她不能讓龜梨知道,自己對她的心意。 
 「那不然呢?」 
 「小姐,他們出來了…」  
 龜梨又把視線落到正要走出房的二名男子身上,等等…二名?那在他旁邊那個就是傳說中〝很欠扁的中丸雄一〞嘍?不過,我怎麼記名字記的這麼清楚?記憶力什麼時候變這麼好的?真奇怪… 
 「去找他們!」拖著田口,她現身在他們眼前。 
 仁一看到龜梨就愣住了,中丸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怎麼?我有這麼奇怪嗎?幹麻愣住?」 
 經龜梨一提醒,二個人才如夢初醒。 
 「不會吧,你真的認識她?」中丸一直以為仁是說好玩的。 
 仁露出了得意的表情,「就跟你說了吧?不相信我…」 
 「什麼認不認識的?」 
 「沒、沒有啦…」仁連忙笑了笑,龜梨狐疑的看了他們一眼後才到… 
 「你們找老鴇什麼事情?」 
 「我發現你真的很關心我耶!」仁衝著龜梨露出燦笑,龜梨卻不理會他,轉而看向中丸… 
 「你就是那個很欠扁的中丸雄一?」 
 「什麼?你說…很欠扁的……什麼?」那是我的名字嗎?我?! 
 「是阿,你同伴是這麼說你的!」 
 「仁…」謎底揭曉,中丸轉頭對仁笑了下…「我什麼時候跟你是同伴的?」 
 「你都這麼親暱的叫我〝仁〞了,我們還不是同伴嗎?」 
 仁絲毫不知道他的同伴已經冒青筋了… 
 「你怎能在美女面前這麼說我!」控訴,這絕對是控訴! 
 「原來你是想在美女面前維持一點形象啊,那你早說麻,我一定說你是個大帥哥!」 
 他們對話…該怎麼說,叫做好玩吧?龜梨點頭想著。
 不過,她對他們口中的〝美女〞十分的介意,也好,也該是透露我跟田口多年來的秘密了。 
 「可以告訴我你們的來歷嗎?」 
 小姐想做什麼?田口在一旁看著他們三個,沒有說話。 
 仁看了龜梨一眼,中丸則看向仁,示意他開口。 
 「我、我們是賣布商,跟老鴇談的是賣布的事情!」 
 賣布?中丸瞄了仁一眼,這傢伙在情急的時候,也是很會撒謊的麻…
 畢竟,在這個年代做賭莊生意的人,通常都會被視為混混一類,
 說賣布的就高尚多了。 
 龜梨點點頭,「那麼有一件事情,請你們一定要保密。」 
 「嗯?什麼?」兩人異口同聲,看起來都八卦的很。 
 「其實呢,我跟田口並不是───」 
 「小姐──」田口拉住了龜梨,低聲道「小姐,你要幹麻?」 
 龜梨嘆了口氣,「老實說,我想交他們這個朋友,所以我不想瞞他們。」 
 田口愣了下,想交朋友?不知為何,這給了他一個很大的打擊。
 小姐想交朋友明明就是好事…可是我為什麼會覺得很寂寞?就好像
 他要離我而去的感覺。 
 龜梨並不知道田口的想法,轉身對他們道  
 「其實我們…不是女兒身。」 
 「喔…這樣啊!」仁跟中丸對望了一眼,然後才同時轉向龜梨,大喊… 
 「你剛剛說什麼?」 
 龜梨嘆了口氣,「我說,我不是女兒身,我是男的。」 
 這次是字正腔圓,他們想聽錯都很難。 
 「不會吧?我不信,你明明這麼美!」 
 龜梨苦笑了下,「天生的,我也沒辦法…你們不信嗎?我可以證明給你們看!」 
 「不、不用了!」仁連忙推拒,他怕自己會打擊太大而暈倒。 
 「真好玩…」中丸的玩性又來了,他棲進龜梨身邊…
 「這套和服下次借我穿穿看,如果可以順便教我跳舞,我搞不好也可以做這行耶!」 
 「請、請你別這樣!」
 忽然,田口出聲了,他費盡很大的勇氣才把中丸推開。 
 「小姐他,不是喜歡才做這行的!」 
 中丸看著田口愣住了…仁更是感觸良多的看向龜梨,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濃濃的心疼湧向他。 
 「你們…很不好過吧?才必須這樣男扮女裝。」 
 龜梨點頭,「我跟你說過了,這裡是很複雜的,能走多遠就走多遠,永遠都別再來了。」 
 對阿,這裡是複雜的地方,怎麼可以因為想交他們這個朋友就要他們常來這種複雜的地方呢?
 最好的方法就是要他們別來了。 
 田口了解龜梨的想法,只是低頭不做任何表示。 
 「你說你叫龜梨和也吧?」 
 龜梨抬起頭看向仁,仁臉上的燦爛笑容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我們兩個,會常來鬧妳,妳要有心理準備!」 
 「我們四個會是很好的朋友吧?」
 中丸也笑了,對他們來說,是男是女都沒有差別。 
 「恩……謝謝你們。」
 糟糕,視線開始模糊了,眼淚就懸在眼眶裡打轉,他們是我除了田口,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田口心理也是暖暖的,這兩個人是好人,這不可否認…。
 但,我竟開始害怕了…害怕這兩個人太過美好,會把一直在我身邊的龜梨搶走…
 田口淳之介,你不能這麼想阿…你不可以…有這種想法啊! 
 看到龜梨的眼淚,田口的心裡也正在流淚。 
 X              X          X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